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09章與美人的距離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25日 00:33 [字數] 839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不過,用摩托跑車搭著柏秀瓊出去的時候,王小兵還是很小心地留意周圍的情況。

畢竟,他被人跟蹤過。

如今正是危險時候,多留個心眼,才不容易陰溝翻船。

如果太子的人真的跟蹤王小兵,肯定會想辦法將兩人拍攝下來,幸好柏秀瓊之前行刺太子時是易過容的,縱使太子懷疑柏秀瓊就是刺客,但沙陀肯定會說柏秀瓊與刺客面容有點不同。

如此一來,便又安全一分。

至於在還沒有完全查出刺客真正身份之前,太子不會隨便派殺手來行事。

是以,王小兵才敢用摩托跑車搭著柏秀瓊出去,做得自然些,即使有敵人在附近,也會令之狐疑。

畢竟,越是危險的行事方式便越安全。

一般常人的思維都是這樣想的:如果行刺了太子,那肯定不會再隨便露面了。

因為沙陀是看過刺客的面貌的,估計早已請人將之描畫出來了,分到每一位手下去觀看認知了。

在這種情況之下,女刺客只能藏起來,那才是最安全的。

但王小兵與柏秀瓊便偏偏是反其道而行,這樣,反倒可以迷惑敵人的耳目,得到真正的安全。

轉眼間,他與柏秀瓊便來到了那間家私店門前。

家私店老闆還記得王小兵在不久前買過一張雙人床,而當時攜帶來的姑娘並不是柏秀瓊,是以,趁柏秀瓊不注意,向他眨眨眼,意思是:嗨,靚仔,你又換老婆了埃

王小兵笑而不語。

這種事,越是解釋便越教人不信。

除了保持沉默之外,別無更好的方法了。他只叫家私店老闆介紹一張好床。

家私店老闆當然又介紹了一張最貴,但頗為豪華的雙人床。

「小兵,不如買一張便宜的。」柏秀瓊勸道。

「差不了多少錢的,就買這張吧,老闆,叫人送貨。」王小兵指著那張豪華的雙人床,豪氣道。

家私店老闆歡喜之極,收了錢之後,立刻叫司機與搬運工將床送到王小兵的家裡。客房裡擺兩張雙人床,依然還有比較闊的空間。

看著兩張雙人床,上面雖是空蕩蕩的,但王小兵可以想象著會有兩位美人在上面休息。

想著想著,便意`淫自己也在兩張雙人床上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想到得意處,不禁露出狡黠的笑意,使柏秀瓊頗為好奇。

「誒,你笑什麼呢?」她柔聲問道。

因為她的聲音很輕,所以他沒有注意。她便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他愣了愣,才回過神來,問道:「你對這張床滿意嗎?如果不滿意,可以去換一張,你躺在上面試試看。」

「咯咯,我一個人睡這麼大的床,好寬哦」她坐在床沿上,試了試雙人床的彈性。

「睡兩個人都綽綽有餘埃」他笑道。

起先,她一時之間沒有聽出弦外之音,還在繼續試著雙人床的舒適度。

他接著又道:「如果新婚夫妻買這樣的床那也挺有好意頭的,紅色本來就表示大吉大利,誰能娶到你,那是三生修來的福氣。」

聞言,她仰起嬌俏的臉龐,用含羞的目光凝視著他。

在他那灼灼的目光之中,她感受到他此刻頗濃的情意,不禁芳心有如鹿撞,俏臉忽地飛上一片紅暈,連忙垂下了視線。

「哦,珊珊怎麼還沒有回來呢?她床上放著的是什麼書呢?」林珊珊的床上擺著幾本書。

「秀瓊姐,我搭你去買幾套衣服吧。」他在她滾圓的美腿上行了個注目禮,咂了咂嘴道。

「呃,我身上沒什麼錢耶」她有點忸怩道。

「哈哈,我先借給你,但可鄭重告訴你,我借給你的可是高利貸啊,每天收利息一百塊的。」王小兵戲謔笑道。

「咯咯,那我可不敢借呢」她嬌羞地瞥了他一眼,含笑道。

「走吧,隨便去買幾套,等以後有合適的時間,我再跟你進城裡買幾套好的。」王小兵熱情地拉了拉她的玉手。

剎那間,她縮回了手,俏臉更紅了,眼眸里流露出羞澀的神色。

畢竟,她為了報仇,曾經把情愛之事拋到爪哇島去了。

不過,她始終是一位黃花閨女。

在應該談戀愛的時候,她再怎麼抑制自己的感情,但還是難以阻擋內心對愛情的渴求。

當他說要給她買衣服時,她便感到這就是淡淡的情意,她的心田裡流過清淡的甘泉,使她身心頗為愉悅。

「哦,我不是有意的。」他連忙道歉道。

「咯咯,你平時也這樣隨便拉女生的手嗎?」她雙手十指輕輕扭鉸著,微有窘態道。

「沒有啊,我有一種感覺,好像與你早就相識一樣,沒有什麼隔閡,所以親熱了一點。」他深情地凝望著她的俏臉,由衷道。

她努了努紅唇,表示討厭。

「走吧,等我們買好衣服回來,估計珊姐也回來了。」王小兵晃了晃摩托跑車的鑰匙,招手道。

她口中雖說不用,但還是跟著他下了樓。

那輛桑塔納被洪東妹開走了,王小兵只好用摩托跑車搭她前往小樹林集市。

其實,他喜歡用摩托跑車搭載她,這樣,她胸前的兩座堅挺飽滿雪山便會時不時地觸碰到他厚實的脊背,使他渾身酥軟。

快要到小樹林集市的時候,王小兵的大哥大忽然響了。

停車,拿起大哥大,看了看號碼,卻是個陌生的號碼,很像是公用電話的號碼。

雖不知是誰,但還是接通了:「喂,請問找哪位?」

「喂,是王小兵嗎?」對方的聲音是一把女聲,一聽便知是林珊珊的話音。

「是,怎麼了?買好了材料嗎?」王小兵能聽出林珊珊的聲音裡帶著幾分焦急的味道,心裡往下沉。

「材料是買好了。」林珊珊柔聲道。

「那找車拉回來就行了,有事嗎?」王小兵隱隱感覺有什麼不對頭。

「是啊,我們買了很多的材料,但這裡有司機承攬運貨的,因為他們開價很高,所以我們想找別的車,但他們不給,說如果我們不用他們的車,就別想將貨拉走。」林珊珊語氣急促道。

王小兵心寬了些許。

畢竟,這一帶屬於自己的地盤,這點小事,估計能擺平。

他早就聽說在建材市場里有人欺行霸市的了,但以前沒有與自己發生什麼關係,並不在意。

「你在那裡等我,我現在就過去。」王小兵安慰道。

「那你快點來埃」林珊珊催促道。

掛了電話之後,又打了兩個電話,隨後,他便駕駛著摩托跑車向建材市場飛馳而去。

建材市場距離小樹林集市二里而已,那裡是一個比較小的建材市場,但也有不少建材產品出售。

約莫五分鐘之後,便到了建材市常

在建材市場入門不遠處,便能見到有一撥人聚焦在一起。

當摩托車聲響起,那撥人都向這邊看過來,而其中便有林珊珊與東和村的人在那裡。見到王小兵來了,林珊珊快步走了過來。

「小兵,就是他們要我們用他們的車,還不準說價錢。」林珊珊指著那撥十數個強壯男青年,道。

因為王小兵是村長,她只能找他,除了找他之外,也別無他法了。

那伙男青年見到王小兵來了,都露出驚訝的神色。

畢竟,王小兵在這一帶的名頭還是比較大的,但凡在黑道混的,多多少少認識他。

由於他是樹林四少之首,是以,實力自不用說,而那些男青年也知道他的能耐,感覺這回頗為麻煩。

王小兵停好車,走到那撥男青年面前,問道:「你們老大是誰?」

這時,有一個鷹鉤鼻的高瘦男子站出來道:「王小兵,請問這件事跟你有什麼關係?」

「我是東和村的村長,這是我的事。你們識趣的就別再來找麻煩了,不然,到時你吃不了要兜著走。」王小兵直把鷹鉤鼻看得低下頭去。

但對方沒有讓步的意思。

於是,王小兵冷道:「你們的意思是要玩到底咯?」

鷹鉤鼻一夥有十數人,他們恃著人多,在眼下也沒有害怕的意思,鷹鉤鼻有點怯場道:「王小兵,我們是井水不犯河水,你知道我們跟誰混的嗎?」

「聽說全天華是你們的老大。」王小兵不屑道。

「知道就好,你識做的就按規矩來辦,不要壞了規矩。」鷹鉤鼻壯著膽子,道。

柏秀瓊站在王小兵身旁,一副要出手相幫的樣子。她覺得自己欠了王小兵的大人情,是以,他的事,她會儘力幫忙。

不過,他不太想讓她出手。

畢竟一旦有人知道她會功夫,傳揚出去,那就有可能引來突變。

是以,他瞥了一眼已攥緊雙拳的柏秀瓊,做了一個「你先退後」的意思,同時用眼神提醒她不可衝動。

她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便退到了林珊珊的身邊。

林珊珊則是頗為緊張。

在王小兵向林珊珊敘述柏秀瓊的時候,並沒有說她會功夫。

因此,林珊珊也不清楚柏秀瓊是個練家子,只知道她跟太子之間有血海深仇而已。此時,見王小兵一人面對著十數剽悍的男青年,便替他擔心。

王小兵見過大場面。

這種小場面,他根本不會放在眼內。

當然,不是說他現在就可空手打贏十幾人,但他有能力鎮住這撥不講道理的傢伙。是以,虎目一斂,精芒暴盛,一字一頓道:「不要說是全天華,就是全廣興敢來動我的事,我照打不誤1

聞言,鷹鉤鼻嘴角扯出一抹嘲笑的弧度,好像在說:就憑你一人對付我們十幾人?嘿嘿,笑話!

果然,鷹鉤鼻也是這樣說的:「掂量掂量自己,別說我們不給面子你1

話猶未了,便聽到建材市場門口外傳來轟轟的摩托車聲,轉眼間,便有數十輛摩托車涌了進來,許多摩托車後面搭乘著一到兩個強壯的男青年,一看他們的派頭,就可猜出是在黑道上混的。

而來者正是王小兵的手下。

不多,只有六七十人而已,一下子便將鷹鉤鼻等人圍了起來。

「阿昆,問問他要收多少保護費,不論多少都照給,我們待會再給他們算總帳1王小兵盯著鷹鉤鼻,淡淡道。

這時的鷹鉤鼻臉色都青了。

剛才,是恃著人多而還能壯膽,如今,力量相差懸殊,隨時都有可能被打到變形。

是以,鷹鉤鼻男再也硬不起來了,渾身微微顫抖著,他早就聽說王小兵比較有實力,但想不到一下子便叫來了幾十人,整個人被震懾住了。

林珊珊與柏秀瓊見王小兵的人馬來了,頓時感覺到他在黑道真的有實力,不禁都用敬慕的眼神凝望著他挺拔的背景。

之前,兩人還怕他被群毆。

如今,她們已確定他完全有能力擺平這件事。

是以,兩美人都長長地吁了一口氣,緊張的心情也寬鬆了些許,不過,依然還是微有擔憂,事情還沒有停下來,就有可能產生變數。

「喂!我老大問你想收多少保護費1阿昆走到鷹鉤鼻男面前,揚手左右開弓,啪啪就是兩掌。

鷹鉤鼻兩邊的臉龐立時現出幾道血痕。

「敢打老子,你們等著1鷹鉤鼻被打得兩眼冒金星,但還嘴硬道。

「我老大問你想收取多少保護費?你敢不回答?1說著,阿昆又揚起手來一陣猛摑,打得鷹鉤鼻男鼻血直流,臉頰都紅腫起來。

「你們不要打架,這樣打,也會受傷的。如果是用鐵棍來打頭,那就更嚴重了,你們不要打架埃」王小兵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一邊吐著煙圈,一邊勸道。

「老大,我們打架不關你的事,我跟他有個人恩怨。兄弟們,拿鐵棍來,等我掄幾棍這**毛1阿昆向後招了招手,嚷道。

隨即,便有人將一條沉手的鐵棍交給了他。

這一次,鷹鉤鼻再也不敢嘴硬了,連忙求饒道:「大哥,我錯了,你們隨便請車吧,我們不會再阻撓你們。」

「我警告你,如果你玩花樣,到時你去了殯儀館,那可別說我不事先提醒你。」王小兵彈掉一截煙灰,「立刻給我滾,再給我見到你,打到你起不來1

鷹鉤鼻男哪裡還敢逗留,如喪家之犬落荒而逃。

看著王小兵三下五除問題,林珊珊與柏秀瓊都覺得他挺有能力的,對他頗為欣賞。

「小兵,那現在到哪裡請車呢?」林珊珊問道。

「我有朋友是在運輸車隊里開車的,可以找他。」王小兵道。

「老大,我有親戚是開貨車的,可以叫過來幫忙,收一點油錢就行了。」阿昆敬了一支香煙給王小兵,連忙介紹道。

「那好,就交給你了。」王小兵同意道。

於是,阿昆便立刻騎摩托去找他的親戚了,而王小兵還要帶柏秀瓊去買衣服,但又不好意思離開,因為林珊珊正在旁邊看著。

「珊姐,還要我幫忙嗎?」他笑道。

「哦,你有急事嗎?」林珊珊見他是跟柏秀瓊一起來的,暗道兩人正在談戀愛,心裡湧起一抹惆悵。

「沒有,秀瓊姐要買幾套衣服,我搭她過去,你要不要買衣服?」他掃視一眼兩美人,見她們都有點羞澀的神情,暗忖她們是同一個房間的,如果將來自己也在那間客房與她們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鍛煉身體,那就美妙了。

「哦,我不用買衣服。那你先吧。」她勉強露出一抹笑意,柔聲道。

而柏秀瓊確實要買衣服,是以,王小兵與林珊珊辭別了,便帶著柏秀瓊往小樹林集市而去。

女人與女人之間,如果同時對一個男生有了感覺,那彼此都可以從對方的臉色與眼神看出端倪的。而柏秀瓊就感覺得出林珊珊看向王小兵的眼神有點粘人。

「小兵,她好像喜歡你。」柏秀瓊貼近他的耳朵,道。

「什麼?」風聲使他沒有聽清楚。

「我是說,林珊珊喜歡你,她是你的女朋友嗎?」柏秀瓊把話音提高了,問道。

自從她心底的情竇初開之後,她便對王小兵有意思了,當她被壓抑的情感爆發出來時,連她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去打探他的感情情況。

「她是我的好朋友。」他笑道。

「我可以問你一個很私人的問題嗎?」她鼓足了勇氣,終於問了出來。

「可以啊,我倆這麼熟了,還有什麼不能問的呢?」他將車速減慢下來,以曖昧的口吻道。

他感覺到她噴發而出的情意正在包裹著自己。

聽他那樣說,她嘴角溢出淡淡的笑意,道:「你有女朋友嗎?」

「你說呢?」他覺得她就是會問這類的問題,是以,只想聽聽她的意思,看她的口吻如何。

「咯咯,你肯定有。」她猜測道。

「男人怎麼能沒有女朋友呢?哈哈,你也是我的女朋友埃」他笑道。

「誒,我哪裡是你的女朋友呢?你亂說呢,我才不是你的女朋友呢,咯咯。」她伸手輕輕地捶打著他厚實的脊背,含笑嬌嗔道。

「如果你不是我的女朋友,那難道是我的男朋友嗎?」他反駁道。

「咯咯,我不跟你玩這種文字遊戲。」她嬌笑道。

談笑間,便已到了小樹林集市。

他陪她在幾間服裝店裡逛了一圈,買了幾套衣服。

回到東和村的時候,林珊珊也已將材料帶回來了,正在指導著工人將材料擺放在種花基地里,準備著搭建花棚。

柏秀瓊生性比較活潑,是以,也到現場去湊熱鬧。

而王小兵正好有機會去找龍非。

近來,他感覺局勢越來越嚴峻了,得去找她聊一聊,看她有什麼暗示。

到了小樹林的養生堂之後,龍非斟了一杯開水給他,眼神閃爍道:「老闆,這幾天忙著什麼呢?」

「就是忙普通的事,村子里要搞種花基地,天天忙那個。」他在沙發上坐下,笑道。

「哦,那搞得怎麼樣了?」龍非的神情有點凝重。

從這一點,他感覺有點問題。

於是,佯裝請教道:「你幫我看看印堂還黑不黑?」

「好。」說著,她便走到他的面前,假裝很認真地盯著他的額頭看,「好像又比以前黑了不少。主你近來可能會有厄運。誒,你今晚運氣不佳。如果不能躲過的話,那就危險了。」

「近來好像沒有得罪什麼人埃不過,你說得也有點對,昨晚,去參加太子的生日派對,還被小樹林派出所的民警捉了回來。」他點頭道。

「什麼事?」她好奇道。

「說我販毒,不過,之後證明我是被陷害的。」王小兵煞有介事道。

「哦,是縣城的太子嗎?他邀請了你嗎?你跟他是朋友?」龍非露出微訝的神情,連珠炮似的追問道。

「我是跟一個朋友去的。」他簡言道。

她理解似的點了點頭。

他有一種預感,那就是她有什麼暗示要提醒自己,於是問道:「是了,你說我近來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哦,按你印堂的發黑程度來說,那可能會有危險。不過,如果你肯散財消災的話,就有可能避過這次的危機。」她佯裝又認真地瞧了瞧他的印堂,道。

「散財消災?」他不解道。

前兩次,她的暗示都比較准。如今,他覺得她也不是亂說的。

不過,他猜不透她所說的散財消災是什麼意思,也沒感覺到誰要來勒索自己,是以,怎麼會「散財消災」呢?

「怎麼說呢,散財不一定指金錢。」龍非想了想,道。

「那以你的猜測會是什麼呢?比如哪個種類的?」他腦子急轉著,但卻理不出個頭緒來。

「哦,等我幫你算算吧。」她居然也開始掐指算起來。

「哈哈,原來你也真的會算命啊,真看不出。」他看她那副頗為認真的樣子,笑道。

「我以前略為學過一下,但也不怎麼准啦,不過,有時又有點准.」說著,她閉上了眼睛,不停地點指,紅唇輕動,好像在說著咒語。

其實,他看了真想笑。

因為他知道她是在演戲,這一切,都是假的。

問題就在於她,她以為他沒有看出來,不然,她也免去了這一套,但那樣一來,她可能不會再說什麼暗示的話。

是以,他也不能揭穿她。

約莫數分鐘之後,她忽地睜開了美眸,道:「我的第六感告訴我,可能是關於古董一類的。」

聞言,他陡地震了一震。

因為他沒有向她透露過碎雪的事,她說的古董多半是指碎雪。

一直以來,他都認為她是三個老古董的人,所以暗忖道:難道三個老古董也對碎雪有興趣?

畢竟碎雪裡藏著一批黃金的下落,只要把碎雪堪破了,那就有可能知道黃金的埋藏點。

但他又想起三個老古董也參加了太子的生日派對,這麼說來,莫非三個老古董已歸順了太子,是以,龍非雖是三個老古董的人,但現在也相當於為太子幹事?

這個推理,還是比較合適的。

「古董?我家向來不是積富之家,哪裡來的古董啊?」王小兵攤開雙手,表示不明白道。

「據我所推算,你近來應該得到了古董之類的東西,或者是有點歷史的,有嗎?」她又掐了掐指,試問道。

「沒有埃」他否認道。

「那就不準了。如果你以後得到了古董類的東西,最好不要,將它交給最需要的人,那就可化險為夷了。」龍非指點道。

「那現在我沒什麼危險吧?」王小兵追問道。

「我不知準不準埃以我的推算來看,其實你是得到了一件古董的,或者你不肯老實說罷了。要真是那樣,那你肯定會有危險。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龍非忽然說了一句有點哲學味道的話。

他心裡有點紊亂,如果三個老古董也幫太子找碎雪,那就證明太子的力量已滲透到小樹林集市一帶了。

如何對付太子,他還沒有一個詳細的計劃。

之前,與洪東妹簡單地聊了一下,就是準備找陳老爺子出面,團結力量,一起對抗太子。

但現在八字還沒有一撇,是以,也不知行不行得通。

「那麼說來,如果我到時獲得了一件古董,就會有人來找我麻煩了,是這個意思嗎?」王小兵問得更直接了。

「應該是吧。如果你得到了什麼不祥的古董,真的還是丟開為好,別留著,那會給你帶來壞運氣的。」她眼神頗為複雜,既有憂慮,又有關懷,既有期待,又有失望。

反正,她是真心關注他的安危的。

畢竟相處了這麼長時間,她對他也有了情愫,如今,如還說不上很愛他,但對他也頗有好感了。

「那我會小心的。以後你就做我御用的算命師吧,怎麼樣?」他由她的暗示里知道,要麼是三個老古董,要麼是太子,會向自己發難。

「咯咯,我才不呢。」她露出一個頗為蒼白的笑容,苦澀道。

看她的樣子,好像眼看著他要受難,但自己卻幫不上忙而感到憂心忡忡似的。

這一切,都被王小兵收入了眼底。他早已知她對自己有意思了,就是因為某些很特別的原因,她沒能將心底的那份情感釋放出來,一直壓抑著。

而他也隱約知道極有可能是由於她的身份很特別,所以使她與自己始終保持著一段距離。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