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03章跟女刺客有一腿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22日 00:18 [字數] 828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至於太子有什麼能耐可以鎮住四大金剛,王小兵不清楚。

到現在,王小兵還看不出太子會武功,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太子一發起怒來,威嚴非常之大。

如今不是古時候的皇朝了,那年代,只要是皇帝或大臣,就被說成是天上的什麼神仙或星宿降世的,凡人都得永遠聽話。

是以,在封建時代則有愚忠。

現代,愚忠可能已絕跡了,是以,單憑一點威嚴,那是難以鎮住四大金剛的。

如此反證得到的結果便是:太子的能力在四大金剛之上。只有這樣,四大金剛才要聽他的話,不敢有貳心。

正在王小兵思索之際,便聽到太子聲音冷酷道:「好,如果你說的事情不重要,我再按家法來處置你1

病大夫不停點頭道:「咳咳,知道。咳咳,是這樣的,可能是由於誤會,咳咳,兵少打了我的手下,而我的手下請我報仇,咳咳,因為兵少是你的朋友,我當然不能出手。但手下們是我的弟兄,咳咳,我也要做點什麼,才對得起他們,咳咳,所以,我想跟兵少切磋一下,咳咳,這樣對我也好,對他也好。你看了他的身手,就能知道他是不是梁國興的對手,可以請他出戰或免戰。咳咳。」

太子端坐聆聽著。

等病大夫好像要斷氣一樣說完之後,太子佯裝微慍道:「兵少是堂堂的樹林四少之首,他打了你的手下,那是教導你的手下怎麼做人,這不是什麼誤會,而是非常正確的做法。」

「咳咳,對,我說錯了。」病大夫附和道。

「不過,念在你後面那幾句話說得還有點道理,我就暫且饒你一次,下次再這麼沒規矩,你知道會怎麼樣的,不用我多說1太子冷道。

「咳咳,我下次不敢了,咳咳。」病大夫一迭聲點頭道。

隨即,太子望向王小兵,笑道:「兵少,他說得也不錯,你就跟他過兩招,他知道梁國興的實力,可以給個參考你,不過,還請你出手不要那麼重,以免打傷了他。」

太子這番話,明顯是要向王小兵施下馬威了。

「這個還是不用了。」王小兵婉拒道。

「你是嫌他水平太差?他的身手確實不強,但他了解梁國興的實力,可以給意見你的,我建議你最好先跟他切磋一下。」太子的口吻有不容分辯的意味。

之前,王小兵已與呆書生有過接觸。

是以,他可以猜測到病大夫與呆書生的身手應該相差不遠。總的來說,他感覺還不是病大夫的對手。

對於這種明知要吃虧的事,他向來是不喜歡做的,但太子的意思就是想讓自己出醜,或者說是想讓自己知道對方的實力,算是給點顏色自己瞧瞧。

這已是頗為明顯的恫嚇了。

在這種情況下,王小兵感覺沒有退路了。

幸好陳老爺子勸道:「據我看來,小兵不是病大夫的對手。小兵年少愛面子,還望太子饒他一回吧。」

「老爺子言重了,我只是為他好而已。我想幫他化解這段恩怨,兵少又不願意,所以,我能做的只有給點意見。」太子不肯讓步。

至此,氣氛變得有點緊張。

「江湖的事還是按江湖規矩來辦比較好。」王小兵氣定神閑道。

「兵少,你說得太嚴重了。我們是好朋友,別說這麼生分的話。我真的是為你好。有時,做好事會被人認為是做壞事的。」太子苦口婆心道。

「太子,我知道你是一片好意。」王小兵點頭道。

「那就好,那你就跟他先切磋一下,我敢保證,他一定會給你非常有建設性的意見的。」太子的話語里有一股蠻橫。

眾人神色都凝重起來。

但王小兵豁出去了,想到反正都敢與梁國興、程萬里挑戰了,也不在乎多一個病大夫了。

於是,淡淡道:「我能理解病大夫的心情,現在急切想為弟兄挽回面子,這一點,我能體會到。不如這樣吧,等我與梁國興切磋過之後,再與病大夫切磋一番,不知太子意下如何?」

在場的,除了洪東妹驚訝之色比較淡之外,其他人都現出頗濃的不解之意。

就連太子也微怔,好一會才搖手道:「兵少,你誤會了,我不是要向你討公道,只是真的想幫你。你怎麼不能明白我用心良苦呢?」

「太子,我能明白你用心良苦。但我也知道,做為一個老大,如果不為弟兄著想,那威信就會消失。所以病大夫肯定要為他的手下找回面子,我願意成全他的心愿,所以約個時間,切磋一下,讓他的手下也看到他為了弟兄的面子而來教訓我。」王小兵侃侃而談道。

聞言,馬雲天等人一臉驚愕。

就是馬雲天也不敢說能打贏病大夫,更何況是王小兵?

陳老爺子連忙道:「小兵,你這麼做是自找苦吃,我敢說,你根本不是病大夫的對手。」

「兵少,你這是令我為難埃」太子佯裝吃驚道。

「太子,這是按江湖規矩辦事,你不必感到為難。」王小兵淡道。

「既然你執意要這樣,我只好按你的意思去做,那你想在什麼時候跟他切磋一下呢?」太子以詢問的口吻道。

「元宵節之後吧,怎麼樣?」王小兵想了想,道。

「這個我還不敢做主,得問問他。」於是,太子便轉頭盯著病大夫,問道:「兵少說要跟你約個時間切磋一下,你敢不敢啊?我可告訴你,兵少的身手非常強,可能會打到你撲街,你想清楚了再作決定。」

「咳咳,兵少一番好意,我願意領受,就是被打死,咳咳,我也沒有怨言。咳咳。」病大夫不假思索道。

「既然你願意被打,那我也不勉強你。」這番話,太子雖是對病大夫說的,但實質卻是說給王小兵聽的,恐嚇之意頗濃。

至此,氣氛已大不如先前了。

在座的,只有洪東妹會相信王小兵有可能打敗病大夫。

但也只是有一點可能而已,因為她現在也吸收了一點「強贍藥力,但還沒有感覺到變得很強大,所以,她也不知他服食了「強身丹」完全吸收了藥力之後,實力會提升多少。

至於其他人,像陳老爺子與馬雲天,則感覺王小兵是身癢,欠揍。

關之韻對王小兵有好感,是以,出言相幫道:「太子,小兵可能是年少衝動,不如算了吧。」

「婦道人家,別多嘴。我們男人談正經事,你只聽就行了。兵少的決定,自有他的道理,只有男人才能明白,你女人家是不能明白的,以後別亂插嘴。」太子輕聲訓斥道。

「我以後不敢了。」關之韻俏臉現出驚恐之色,連忙應道。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你能改,那是好事,我就是怕你死不肯改,那就是一種悲哀。」太子盯著關之韻,說的話實質又是說給王小兵聽的。

包廂里籠罩著一股肅殺之氣。

先前的談笑風生蕩然無存,眾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太子掃視一眼,又恢復了和善的臉色,笑道:「誒,只因一件小事,大家搞得好像要反目成仇一樣。切磋也只不過是點到即止,雙方都不會受傷的,我們也不必太過在乎了。就當是一次娛樂就行了。」

「太子說的是。」關之韻附和道。

可見她在太子的身邊,只是一個情人,除此之外,沒什麼地位。

剛才,她肯出言相幫,王小兵倒有點感激她,奈何她實在太過卑微,說的話起不了什麼作用,是以,說了非但沒有起到正面效果,還惹來一頓訓斥,他蘀她感到不滿。

「兵少,你的美容丸那麼有效果,是自己生產的還是從哪裡買來的?」太子轉移話題,問道。

「自己生產的。」王小兵淡淡道。

「利害!你果然是一個人才!兵少,你開養生堂,估計賺的錢不多。」太子舀出一盒上等雪茄,請眾人抽。

不過,沒人要。

他自己舀了一根,用剪刀剪平了,點燃,悠然地抽著。

「確實不多,因為產量有限,而且知名度不夠。」雖是在高壓的籠罩之下,但王小兵依然能鎮定道。

如果不是他經歷過許多大場面,估計他現在的臉色會非常難看。

或者,他還會發抖。

「兵少,我有個建議,不如我出資建一間藥廠,你出藥方,我們一起把生意做大,至於分成,我只要二成,你舀八成,怎麼樣?」太子非常有誠意道。

「這個主意不錯,等我回去好好考慮考慮。」王小兵打馬虎眼道。

「好,那我等你的好消息。你只要出配方就行,其他的全包在我身上。包括做宣傳、推銷等等,我會搞掂。說白了,你就是坐著舀錢就行了。」太子笑道。

「我心動了。等我先考慮一番再給答覆你。」王小兵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吸了一口,道。

這時,陳老爺子覺得再坐在這裡也沒什麼意思了,於是笑道:「外面還有些朋友,想跟他們聚聚舊,太子,我們先出去了。多謝你盛情的招待。」

「老爺子說得太客氣了。我是小輩,你是前輩,孝敬你,那是應該的。」太子非常謙虛道。

但與他接觸過之後,王小兵知道這種謙虛是裝出來的。

於是,太子親自送王小兵等人回二樓大廳。

出了包廂,便是一條寬敞的過道。

太子與陳老爺子走在前面,四大金剛隨後,再次之是馬雲天夫婦、王小兵、洪東妹等人。

就在這時,有一個穿著開襟長裙的女服務生雙手端著托盤迎面走來。

這條過道通往的這間包廂只供太子專用的。

如今,客人們都出來,居然還有人端托盤來,而托盤上被一個小鍋蓋著,也不知裡面是什麼。

四大金剛之一的沙陀那魁梧的身形忽然之間像是棉hua一樣飄到太子前面,指著數步之外的女服務生喝道:「你是新來的嗎?宴席已結束了,你還端菜上來幹什麼,退下去1

但那女服務生並不後退,忽地一揚手中的托盤,那隻小鍋「」一聲掉下去,現出一柄小手槍。

在電光石火一瞬間,那女服務生已握住了手槍,準備向太子射擊。

可是,比她更快的是沙陀,居然一抖身上的那襲假袈裟,陡地便擰成了一條布棍,一棍打在女服務生的手腕上。

而同時,女服務生已扳動了機括。

但由於被沙陀用布棍打了一下,手偏了,子彈射在了牆壁上。

而她「氨地痛叫一聲,已握不住手槍「篷」一聲,手槍已掉在了地上,此時,只見她忽地一個后翻,人在半空的時候,脫了一隻鞋子,擲到地上。

剎那間,一團白煙升起。

沙陀打落女服務生的手槍之後,再將布棍往前一送,又聽到「啪」一聲,明顯是布棍打中了女服務生的肩膀之處。

但由於那團白煙非常之濃,而且有辛辣味,如同催淚彈,就連後面的王小兵也感到眼睛辣痛,眼淚往外涌,只得閉上眼睛,才感到舒服一些,但吸入的空氣使人想嘔吐。

這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從女服務生開槍到逃走,也只不過是三五秒的事情。

後面的人還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過道里就已是一片白煙了。聽到許多人在咳嗽。還有人在用對講機嚷道:「飛鷹,飛鷹,請立刻封鎖大門,不讓任何人出入1

好半晌,過道里還是白煙蒙蒙。

眾人急急退回包廂里,關之韻臉色嚇得煞白,渾身在顫抖著。

太子自然更是陰沉,眼眸里射出的炯炯之光,好像能隨時將任何物體點燃,從他臉龐抽搐的肌肉可以看出,他驚怒交加之極。

如果不知底細的,看到這群人個個眼睛紅紅的,眼淚還在往外流,以為是死了某個非常值得尊敬的人物,他們剛是弔唁回來,心中悲痛,所以流淚。

「病大夫,立刻通知酒店經理,按程序辦事。」太子極力壓住心中的怒氣,但話音之中還是充滿了憤怒。

「咳咳,是。」病大夫說話雖是咳個不停,但行動起來,敏捷如豹子。

王小兵也是驚魂未定。

等到心神完全鎮定下來之後,他才理清頭緒,這是有人向太子報仇,但終究是功虧一簣。

那個女服務生要是被抓住了,那想死都難,肯定要受盡折磨,才能允許去向馬克思請教哲學的問題。

王小兵倒蘀那女服務生擔心。

「太子,這是怎麼回事?」陳老爺子也是走在前面的,差點中槍了,也是神色驚惶道。

「不知道,肯定是有人想幹掉我!被我抓到之後,一定要好好炮製她1太子額頭現出青筋,可見他此時的怒火實在是快要衝天了。

隨後,便聽到在一樓的保安的聲音從對講機里傳來,說沒有任何人從門口出去。

「黑寡婦,你帶人去搜查,她肯定還在酒店裡。」太子吩咐道。

此時,那個髮長至小腿的冷艷女子點了點頭,便出去了。王小兵聽到她的綽號,心裡暗忖她是寡婦?

本來,今晚是太子的生日派對,可是,如今出了這件不愉快,甚至使人驚悸的事情,太子也沒心情再慶賀下去了,只想早些把那個女刺客抓住,不然,便如背上有芒刺,永遠不得安寧。

在萬豪酒店裡的賓客,被分到了各間房間里。

工作人員說是請各人先休息一會,其實只是為了方便搜查女刺客。

王小兵與洪東妹被分到了五樓的一套豪華房間里,那是一房一廳的套房,但廳里也擺了兩張單人床。

關上門之後,王小兵吁了一口氣,道:「好險,如果運氣差點,說不定我都有可能中槍。」

「那女子真大膽,居然敢來這裡刺殺太子。」洪東妹坐在王小兵的大腿上,贊道。

「她可能是準備與太子同歸於盡的了。即使是殺了太子,那也難以逃離這裡。估計她真的沒有離開,還在這棟酒店裡。」王小兵輕揉她的酥胸,吻著她的紅唇,道。

「這說明,她跟太子有血海深仇。」說完,她便與他開始激吻。

濕吻了數分鐘,兩人的性趣都來了。

於是,彼此扒光了衣服,兩人同時施展出柔舌功,他問候她的小妹妹,而她也問候他的小弟弟。

只一會,兩人都欲`火焚身了。他便將她按在沙發上,然後騎在她的嬌軀上,開始了快活的耕耘工作。隨著他抖動老二的頻率越來越快,她開始感到胯下火辣辣的。

是以,不得不求饒。

但他一旦大動起來,就沒那麼容易停下來。

她雖求饒,但他還是咬著牙根重進重出,不消十分鐘,他便重重一頂,將她送上了**,同時也使她暈過去了。

換了個勢之後,他繼續大動,不消五分鐘,又把她震醒了。

「矮,老公矮,停矮,人家下面要著火了矮」她張圓了檀口,嬌呼道。

「老婆,我來給你救火,頂住啊,我要讓你成為神仙姐姐。」如今,他的體質比以前更強了,因此,大動起來的威力就幾乎是倍增了。

她哪裡抵擋得了,在一片「啊氨的春音之中,再次登上了**,身子一軟,又暈過去了。

此時,那張沙發便濕漉漉了。

於是,他抱起她,坐到另一張沙發上,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老二還深深地在她的神秘山洞裡休息。

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吸了一口,才揉她太陽穴,掐她人中,把她弄醒,看著她濕亂的秀髮,他感到很滿意,暗忖等抽完煙,再給她三四次**。

「矮,人家下面肯定又紅腫了,嗯」她祭出「雙峰壓」磨著他結實的胸膛。

「哈哈,會好的。」他輕拍她的豐`臀,安慰道。

「嗯,待會人家走路都不方便了,都是你那麼大力,我想,會有一天被你撞得人家那裡受重傷呢」她微嘟著紅唇,嬌聲道。

「哈哈,我會照顧你的嘛,老婆。」他吻著她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興奮道。

「咯咯,人家現在要上廁所」她的意思是要他抱她去。

以前,他也經常抱她上廁所,讓她凌空尿尿。

於是,他嘴角叼著香煙,雙手捧著她的美`臀,將她抱了起來,走向廁所。

廁所的門半掩著,他用腳輕輕踢了一腳廁所門,只聽到「篷」一聲,隨後,廁所門又彈了回來。

「矮」

一聲女子的嬌呼聲。

起先,王小兵還以為是洪東妹發出來的。

但當他看向她時,而她也正用疑惑的眼神瞧著他,由此可知,剛才那一聲「氨不是洪東妹發出來的。

就在這時,又聽到「撲」一聲。

聲音明顯是從廁所里傳出來的,透過半開的廁所門,王小兵看到有人倒地了。

於是,放下了洪東妹,用手輕輕地推開一點廁所門,見到有一個女服務生倒在廁所里,臉色發白,而臉面正看向外面,見王小兵小腹下面的老二雄赳赳,氣昂昂,立刻嬌羞地閉上了眼睛。

王小兵也感到有點尷尬,連忙示意洪東妹穿上衣服。

兩人回到客廳里,以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便一起走進廁所里,見到那女服務生滿臉痛苦之狀。

忽然之間,王小兵知道她是誰了,蹲下去,輕聲問道:「你就是剛才刺殺太子的人?」

那女服務生臉色煞白並不是由於害怕,多半是因為肩傷,在行刺的時候,她被沙陀用布棍戳了一下,可能打得不輕。

女服務生緘默不語。

見她飽滿的額頭不停地滲出汗珠,王小兵只好先將她抱到客廳的沙發上。

洪東妹便舀了一條毛巾來,幫女服務生擦拭著額頭的汗珠,問道:「你哪裡受傷了?」

「我的右肩被打傷了。」女服務生見兩人並沒有惡意,才說話了。

看她那顫抖的失色的嘴唇,便知她很痛苦了。

於是,洪東妹叫王小兵進室里,在徵得女服務生的同意之後,便解開她的上衣,看到她的右肩又黑又腫,明顯受傷不輕。

洪東妹察看了女服務生的傷勢,道:「沒有打碎骨頭,算你幸運。現在也沒有葯幫你止痛,只能用冰塊幫你敷一下。」

房間里有用來浸酒的冰塊。

等到用塑料袋盛著冰塊給女服務生敷著右肩之後,洪東妹才叫王小兵出來。

女服務生見到王小兵,想起剛才無意中發現他的不世出老二,如今面對著他,不禁湧起三分羞澀,不敢與他對視。

「你跟太子有仇?」王小兵問道。

不過,女服務生戒備心一點也沒有減低,對別人充滿了不信任,是以,保持沉默。

王小兵與洪東妹面面相覷,兩人心裡想到的都是同一個問題,現在發現這個女刺客居然在自己的房間里,是把女刺客交出去還是幫女刺客隱瞞呢?

因為還不知道女刺客與太子有什麼恩怨,所以,也不知誰對誰錯。

但根據種種跡象來分析,女刺客與太子之間的恩怨是大到不可以化解的地步,這一點應該不會有錯了。

如果是這樣,自己隱藏著女刺客在這裡,萬一被發現了,那後果嚴重之極,吃不了不是奈侍猓而是要爬著去見閻羅王。

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是以,王小兵道:「我只是想知道你跟太子有什麼仇,以確定幫不幫你,如果你不說,我們可能會將你交給太子。」

他恐嚇一番她,目的也只是想了解多一點情況而已,至於是否要將她交給太子,他還沒有那種意思。

不過,女刺客似乎很嘴硬:「不用多說,你想的話,就把我交給他吧。」

想不到此女這麼倔強。

王小兵與洪東妹相視苦笑,一時也不知下一步應該怎麼做。

畢竟這裡是太子的萬豪酒店,屬於太子的地盤,隨時會有被發現的可能,危險程度之高,不亞於將刀架在脖子上,隨便一割,就有可能斷喉。

「現在怎麼辦?」王小兵不停地抽煙,問道。

「太子遲早會搜查到這間房間的,到時,我們都逃不脫干係。」洪東妹也在抽著女式香煙,如是道。

兩人邊說邊瞥向女刺客。

而女刺客則是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仰躺在沙發上,嘴唇發白而乾裂,左手舀著盛有冰塊的塑料袋按在右肩上。

「我說呢,剛才在二樓廁所里碰到呆書生這個瘋子,就知道今天運氣有點不好,你看,現在就碰到這種棘手的事,想不死都難。」王小兵吐著煙圈,道。

「我不要你們幫忙1女刺客雖臉容憔悴,但一看便知是個美人。

想不到美人也有這麼孤高的性格,王小兵有點不滿道:「小姐,我現在告訴你,不是我們要不要幫你的問題,而是我們自身難保,明白嗎?太子的人知道在我們房間存在女刺客的話,那還不懷疑我跟你有一腿?」

「你!不是有一腿。」女刺客俏臉泛起一抹紅暈。

「哦,對不起,我沒你這麼講究用詞,那應該是有親密的關係。」他有意這樣說道。

「誒,你怎麼想占她便宜呢,現在情況危險之極,你還有心情開玩笑,快想個方法出來吧,不然,來不及了。」洪東妹微微吃醋,淡淡橫了他一眼,催促道。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