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99章內外侍弄她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9日 22:44 [字數] 842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真氣,據說在人剛出生的時候,體內就有真氣。

是以,在嬰幼兒的時候,人的經脈是暢通的,隨著吸入了濁氣越積越多,人體的奇經八脈便隔斷了,是以,真氣也日漸消失。

而人體的的任督二脈本來是相通的,但離開母體之後,便閉塞了。

是以,武林高手一般要先將任督二脈打通,才能使真氣在身體里作完整的循環流動,而真氣一旦可以作小周天或大周天運作之後,那人的體格就會更強壯,更敏捷。

而所謂真氣,一般來說,就是沒有受過污染的氣體。

人在剛出生的時候,就還有這種不受污染的氣體在體內,彼時,真氣是可以在人體內暢通無阻地流動的。

但在出生不久,任督二脈就會自動閉塞,這是由於出於保護人體的作用,畢竟,如果是濁氣在人體內不停地作小周天流動,那豈不是將人的身體全都污染了,非但不能使人健康,反而使人加速死亡。

經過了成百上千年的探索,人類終於掌握了一套可以打通任督二脈的方法。

不過,只有武林高手才能做到。

其實原因很簡單,想要打通任督二脈的閉塞狀態,那只有用巨大的能量不停地去衝擊任督兩個穴位,兩個穴位就像是關上了大鐵門,並非永遠不能打開的,只要能量夠強夠大,那一樣可以撞開的。

只要任督二脈打通了,那氣體可以在體內作完整的流動,這就有利於人的血液循環,使人身強力壯。

但提前條件是在體內的氣體必須比較純凈。

而獲得這種純凈氣體的方法,也就是靠後天的藥物,像「強身丹」就有這種效果。

當王小兵煉化了一層「強身丹」之後,就獲得了不少純凈的氣體,並且還有滾滾的能量與氣體混合在一起,在經脈里遊走不停。

此時,他便感覺那些純凈氣體與能量正在衝撞自己的任督二脈。

但可能是能量還不足夠大,所以還未能沖開,數次下來,他感到在任督二脈周圍的經脈似乎要被撐爆。

這自然是一件辛苦的事情,但他之前沒有掌握引導能量進?量進入丹田的技巧,是以,現在驟然之間,他也難以一下子將那麼多股能量與氣體疏通。

經過了二個多小時的努力之後,他才漸漸地掌握了將能量引入丹田與將純凈氣體納入氣海的方法。

至此,他才感到舒服些了。

剛才,體內的能量與氣體在不時碰撞,真的怕經脈會因此而爆破。

當將能量引進丹田,將純凈氣體歸入氣海之後,剩下的就是要將那些能量轉變成自己的力量,畢竟,由「強身丹」轉化而成的能量,在性質上與他體內的能量有所不同,得先將之同化,才能為己所用。

不然,那些能量就會像不馴的野馬一樣難以駕馭。

而要將「強身丹」轉化來的能量同化,對於他來說,並不難,只要用中級三昧真火來將之燒一遍便行了。

如果他沒有三昧真火,那估計要經過很長時間才能慢慢的同化這些能量,縱使不要一年也要半年,那就大大地減低了他實力的提升速度。

一晚下來,只把一層「強贍藥力消化完畢而已。

但他的體質又比以前要強了一點。

他想,要是有足夠的能量將任督二脈打通,估計自己的敏捷度與力量會有質的提升。

估計服用兩三枚「強身丹」,便能達到目的了,只是要消化丹藥的藥力需要些時間,並非一蹴而就的事情。

他相信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完全能把「強贍藥力消化完畢。

是以,不須著急。

早上的時候,他又煉製了兩枚。準備給洪東妹與謝家化服食,但有個問題,就是兩人沒有三昧真火,難以將「強身丹」消化。

對於《丹經》里說到的「氣煉」,他沒有弄明白,但他猜測可能是氣功之類的,要用氣功來煉化「強身丹」,將藥力吸入體內,但洪東妹與謝家化都不會氣功,那怎麼辦?

其實,他可以將三昧真火輸入兩人的體內,幫兩人煉化「強身丹」。

但這樣一來,自己擁有三昧真火的事就會被更多人知道,其實,這並非一件好事。

想了想,暗忖只要撒個謊來騙騙謝家化與洪東妹,估計兩人也不會知道自己的三昧真火是什麼東西,是以,便帶著「強身丹」去找洪東妹。

一則,是要給「強升服用,二則,是跟她商量一下明天去參加太子的生日派對的事情。

因為得罪了四大金剛之一的病大夫,到時肯定會說到那件事的。

至於要怎麼應付,王小兵也沒有萬全之策。

除了說那是誤會之外,還能說什麼呢?如果太子要重新算帳,那怎麼辦呢?

其實,這些問題都是挺煩人的,人生在世,就是由許多煩惱與杯具集合而成的,間中會有些許的快樂。

人生是一杯苦酒。

他還沒有跟洪東妹說起得罪了病大夫的事。

到了山石集市的夜城卡拉ok廳那裡,才是下午三點多,洪東妹也應該起床了。

是以,他停好車,便在樓下打了個電話給她,一會,接通之後,便聽到她慵懶的聲音:「喂,小兵,在哪裡呢?」

「在卡拉ok廳樓下。」他笑道。

「哦,我下去給你開門」她的話音里充滿了喜悅。

半分鐘之後,她便已把大門打開了,穿著一套絲綢的白色睡衣,胸前高突的兩點十分引人注目,令人遐想聯翩。

她摟著他的豹腰,與他上了樓。

「這兩天去哪裡了呢?打你大哥大,老是關機的。」進了小客廳之後,她斟了兩杯紅酒,遞了一杯給他,然後坐在他的大腿上,一邊輕晃美`臀磨著他的老二,一邊柔聲道。

「快過年了,村子有很多事要忙,想先忙完村子里的事,再做別的事。」他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

「你不會去專心泡妞了吧?」她用嘴含了一口紅酒,喂進他的嘴裡,道。

「哈哈,沒有。」他的小弟弟被她的豐`臀磨得蘇醒了。

轉眼間,便由小弟弟茁壯成為了大弟弟,又硬又粗又大了,溫度極高,充滿了激情。

她也感覺到他老二的情`欲了,於是跨`坐在他的大腿上,繼續用美`臀磨著他的老二,同時,還祭出「雙峰壓」來給他結實的胸膛按摩。

本來,吃了幾口紅酒之後,他體內有了酒精,使欲`火陡地升了三分。

如今,被她用兩種功夫作用在自己身上,體內的欲`火自然如坐火箭一樣飆升起來,再也按捺不住了,於是,以最快的手法扒光了她的衣服,將她抱放在沙發上,然後騎在她的嬌軀上,開始了快活的馳騁。

隨著他一波又一波的強攻,她除了張圓檀口發出「啊氨的春音之外,別無可做。

不消半個鐘頭,那張單人沙發上便濕漉漉了。

而她的身子也軟綿綿了。

於是,他扛起她走進室,換一個作戰地點。

她只得求饒道:「矮,老公,人家下面又紅腫了,今天就到這裡吧。」

「老婆,我還要。儲藏了幾天的精華還沒有獻給你,待會就給你。」他騎在她身子上,一邊大動,一邊興奮道。

她雖繼續求饒,可是,他還在辛勤耕耘。

又是半個鐘頭過去之後,她下面便真的又紅又腫了,於是,她不得不再次求饒。

「矮,老公,你比以前更猛了,怎麼那麼利害矮,我頂不住啦,快饒了我吧,我要打電話叫帶喜與文娟過來服侍你。」她感覺下面真的快要爆了。

「老婆,我愛你。」他趴在她的身子上,滿足道。

她急促地嬌`喘著。

好半晌,她還在哼著「啊氨的春音。

等到他完全停止了進攻,她的呼吸才稍微恢復了正常的速率。但她渾身汗津津的,泛著激情的光澤,而秀髮凌亂濡`濕,平添三分狂野的味道。

兩人緊緊相擁在一起,感受彼此的脈搏跳動。

「老婆,還滿意嗎?」他輕輕地撫弄著她濕亂的秀髮,笑問道。

「嗯,你那麼猛,人家下面被你撞了一個多鍾,都快要爆了。」她微啟檀口,呵氣如蘭,嬌聲道。

「哈哈,老婆,不會爆的。」他輕輕拍著她的美`臀,安慰道。

「老公,前幾天你也沒這麼猛,怎麼今天突然猛了那麼多啊,我記得你以前每干十分鐘左右,都要停一下的,現在你居然一直干我一個小時,是不是真的幾天沒碰過女人矮」她揮著小粉拳,輕捶他的肩膀,膩聲道。

「哈哈,我配製了一種藥丸,可以使人體質變強的。」他笑道。

「真的?」她半信半疑道。

他點頭。

今天來這裡的目的之一,他就是要給她服食「強贍。

於是,笑道:「這種藥丸很難配製的,弄了大半年,才搞出這兩三顆,喏,我帶了一顆過來給你吃。」

「好啊!拿給我看看。」她既好奇又興奮。

「我褲子還在客廳里,你等一下,我出去拿來。」說著,他才從她的神秘山洞裡抽出了閃著王者光澤的老二,下了床,走出室。

從客廳的地上撿起褲子,掏出那枚「強身丹」,拿進室給她看。

接過手,托在掌心處,她嗅了嗅,笑道:「誒,有香味埃真的那麼好嗎?」她是第一次聽說能提高人體質的藥丸,覺得新鮮好奇。

「當然,你吞下去,我用家傳的奇功來幫你煉化一層藥力。」他將她抱起來,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不會有副作用吧?」她看著紫色的「強身丹」,笑道。

「有,就是可以使人變得更敏捷。」他笑道。

她微微努了努紅唇,隨即,便張開檀口,把那枚「強身丹」吞了下去。

吃下去之後,她好像在感覺了一下,笑道:「要多久才能見到效果呢?效果明不明顯呢?」

「如果我不用家傳奇功來幫你煉化,可能你自己消化不了它。」王小兵如是道。

「那快幫我煉化它吧。」她期待道。

「好,你閉上眼睛,用心去感受,注意,千萬要集中精神,待會如果發現有強大的能量衝擊你的經脈,不要驚慌,我會教你一套疏導能量的方法。」他輕撫著她滑膩的脊背,吩咐道。

隨即,她便盤膝坐在床上。

而他也盤膝坐在她的對面,與她兩掌相櫻

爾後,便催動中級三昧真火,從她的掌心處進入了她的經脈里,想起以前曾用三昧真火在體內愛撫過謝月美,如今,他又來了性趣,便先用三昧真火在洪東妹的酥胸里作旋轉。

「矮,老公,有什麼東西在我奶`子里摸我矮,嗯,好酸」她嬌哼道。

「老婆,這是正常的。」他笑道。

一會,他又催動中級三昧真火下到了她的胯下,在裡面愛撫著她的神秘山洞。

「矮,老公,現在又有東西在我下面亂動,矮,好像一隻手那樣摸我那裡,嗯,好癢矮,我受不了啦」她嬌軀亂顫道。

「老婆,我來幫你撓癢。」說著,他將她推倒在床上,舉著老二,「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神秘山洞。

隨後,便大動起來。

他一邊控制三昧真火在她體內愛撫她,一邊用老二給她的神秘山洞撓癢。

「矮,老公,好爽啊,我從骨子裡感覺到快活矮」她下面雖還痛,但此時被他從內至外一起侍弄,使她快活似神仙。

「老婆,我要讓你成為神仙姐姐。」他雙手抓住她雙峰,一邊揉`搓一邊抖動老二。

「矮,我喜歡啊礙…」她檀口只能噴出春音了。

轉眼間,半個鐘頭又過去了。

她已處於極度的快活之中,俏臉紅暈濃郁,眼眸秋波蕩漾,性`欲四射。

看著她因亢奮過度而半清醒的神情,他也知道如果再強攻下去,她可能受不住會停止脈搏跳動,是以,只好停了下來。

她身子軟成了一灘爛泥。

不過,他的中級三昧真火還在她的體內。

此時,兩人不單是**緊緊地連接在一起,而且靈魂也融合在一起了,不分彼此,他就是她,她就是他了。

好半晌,她才稍微恢復了一點神智。

「矮老公,你這種技術太棒了,我喜歡」她跨`坐在他的大腿上,雙手摟著他的脖子,嬌聲道。

「老婆,這是我獨創的絕招,只是要消耗很多體力,一個月做一次就行。」他是不想經常將三昧真火顯露出來,不然,有可能惹來麻煩。

「一個月一次我也感到滿足。」她還在興奮之中。

「好了,老婆,我現在要給你煉化體內的那顆藥丸了。你要做好準備埃」說著,他便催動三昧真火進入她的胃,找到了那枚「強身丹」。

「我已做好準備了矮」她不太相信他的藥丸有那麼好的效果,還道他是找借口與自己做床上體育運動。

旋即,他便用中級三昧真火幫她煉化一層「強身丹」。

大約十分鐘之後,她忽然睜圓了雙眸,現出震驚的神色,身子也在抖動起來。

「矮,老公,我體內好像有很多氣流在動,怎麼會這樣呢?」她俏臉現出一絲痛苦,不解道。

「那是藥丸的能量。你快按我說的去做。」於是,他便把如何駕馭那些能量的方法告訴了她。

洪東妹聽明白了,便立刻按他的話去做。

果然,大半個鐘頭之後,她才漸漸地將那些由「強身丹」轉化成的能量與純凈氣體分別納入了丹田與氣海。

至此,她才知道真的是這麼神奇。

「老公,想不到你這麼有才!我感覺到現在我的身體比以前要更有活力了1她興奮道。

「那顆藥丸還在你的體內,現在只消耗了它一丁點藥力,等你消化了丹田裡的能量,能運用自如之後,我再用奇功幫你煉化那顆藥丸的一小點。」他輕吻著她的紅辱道。

「哇!原來只是用了一點藥丸的藥力啊!太讓人吃驚了1她滿臉驚喜道。

「等我們吸收完藥丸的藥力,估計身手會比以前強不少。你有沒有感覺到,那些能量好像在衝撞我們的任督二脈?」他問道。

「怎麼能知道呢?」她眨著美眸,不解道。

他突然明白了,他自己是可以內視自己的體內,所以能看到能量在衝撞任督二脈。

而洪東妹是沒有這個能力的,所以根本不知能量是不是在撞擊任督二脈,她只知道自己體內有許多熱流在無目的地亂躥而已。

「呵呵,我只是猜測。」他輕輕遮掩過去。

「你這種藥丸叫什麼名字呢?」她腦袋伏在他寬闊的肩膀上,嫵媚笑道。

「還沒有起名字呢,你覺得叫什麼名字比較好聽?」他一邊輕揉她的酥胸,一邊問道。

「矮,不如就叫俠侶丸,好嗎?」她粲然笑道。

「好,就叫俠侶丸。」他笑道。

「那你會不會將俠侶丸拿去銷售呢?」她掀起長而彎的睫毛,凝望著他堅毅的臉龐,問道。

「不會,這種俠侶丸不是普通的藥丸,其實,我拿出去賣,有人買去了也沒什麼用,他們不會煉化它,根本吸收不了它的藥力。」王小兵如是道。

何況,就先不要說能不能吸收的問題。

假如被邪惡的人買去了,真的吸收了藥力,那倒是一件助紂為虐的事情。

是以,他不會將「強身丹」拿去銷售,當然,他會根據自己的觀察,然後決定給哪些朋友服食。

就目前來說,他只準備給洪東妹與謝家化二人服用。

洪東妹已吃了,只差謝家化了。

至於董莉莉、蕭婷婷等美人,其實服食了也沒有什麼用,是以,不會給她們吃。

「我也覺得不要出售的比較好,不然,要是被我們的敵手買去了,那我們倒是吃虧了。」她笑道。

「是了,老婆,你再閉上眼睛,集中精神去體會體內的變化,我幫你將那枚俠侶丸放到體內安全的地方。」他將她抱放在床上,道。

如果讓那枚「強身丹」一直留在她的胃裡,說不定會從她的食道里排出體外。

王小兵將自己體內的那枚「強身丹」納於氣海之中了。

這樣一來,縱使在沒有煉化它的時候,也不會因某種原因而排出體外去了。

當兩人雙掌相印在一起之後,他便用意念催動中級三昧真火,將她胃裡的那枚「強傻攪慫的氣海里。

隨即,便收回了中級三昧真火。

「老公,你是用什麼奇功來煉化俠侶丸的呢?」洪東妹睜開了美眸,好奇道。

「我家祖傳的一種方法。只有這種方法才能煉化俠侶丸。」他祭出太極掌,在她的大腿上愛撫著。

「老公,不如把這種奇功也傳給我吧」她懇求道。

「老婆,不是不肯傳給你,想要學這種奇功,必須得要有九竅才行,我剛才察看了一下你的身子,發現只有七竅,所以學不了。」他只好編了一個借口,道。

對於《丹經》的事,他還不想告訴任何人。

畢竟,這關涉太大了。

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招來一場驚天動地的腥風血雨。

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也為了朋友們的安全著想,他不想把《丹經》的事與眾人分享。

就是家人,他都沒有告訴過。

「什麼是七竅,什麼是九竅啊?」洪東妹追問道。

「七竅便是眼、耳、鼻、嘴、舌、肛門與尿道。這就是七竅了,而一般人都是有七竅的。」王小兵侃侃而談道。

「那九竅呢?」她好奇道。

「九竅,除了眼、耳、鼻、嘴、舌、肛門與尿道之外,還有天眼與法眼,擁有這兩竅的人,才可以修鍊我家祖傳的那門奇功。在我的家族裡,除了我之外,沒有人學到這門奇功,如今,那位傳授我奇功的太公已仙逝了。只剩下我一人會的了。」他不假思索道。

「我真的沒有九竅嗎?」她微微失望道。

「老婆,我不能騙你說有九竅吧?對不對,如果你一輩子都學不會,你還以為我不肯傳授給你呢。就像世上,人的智力是有高低之分一樣,有人有九竅,有人沒有九竅,這是天生成的,改變不了埃」王小兵耐心勸慰道。

「咯咯,反正你會,我學不了也沒關係。」她轉而開心道。

「對啊,我會幫你將體內的俠侶丸煉化,不用你操心。」他輕輕地吻了一下她的紅唇,笑道。

兩人隨即激吻起來。

濕吻了十數分鐘之後,兩人才停下來喘息。

這時,王小兵才問道:「老婆,明天就要去參加太子的生日派對了,我們要不要做準備呢?」

「沒什麼準備好做的,我跟你一起去就行了。」她回味著與他激吻的味道,歡笑道。

「我是怕他對我們下手。」王小兵如是道。

「他想打你碎雪的主意,那確實有可能會對付我們,不過,估計他不會在當場發難。這一點,我覺得自己是看得比較準的。」她輕輕愛撫著他結實的胸膛,道。

「誒,老婆,你見過太子的四大金剛嗎?」他話鋒一轉,問道。

很多人都聽過太子這個名字,也聽過四大金剛,但估計真的親眼見過太子,見過四大金剛的人卻不多。

果然,洪東妹便沒有見過,笑道:「我又不經常跟太子打交道,只是聽說他有四大金剛,但我也沒有看過,怎麼了?」

「我見過了。」他苦笑道。

「哦?在哪裡?是四大金剛的哪一個?」她用臉蛋輕輕地摩挲著他的脖子,問道。

「在縣城裡,他是四大金剛之一的病大夫。如果你見了他,還以為他就要斷氣了。」他回想起自己剛見到病大夫的時候,就有這種感覺。

「病大夫?這是綽號吧?」她笑道。

「是埃」他點頭道。

如果不是聽莫盈盈說病大夫是四大金剛之一,他怎麼也不會猜測得出來。

「那他是穿著白大褂嗎?咯咯,那走在街上不是挺怪的?」她腦海里想到醫院的醫生,嬌笑道。

「如果是穿白大褂,那還算正常。」他搖頭道。

「那他穿什麼衣服?」她好奇道。

「黑色的長袍,我初見他的時候,有一種很虛幻的感覺,就是覺得他可能是從古代來的。」他笑道。

兩人親了親嘴,相視而笑。

「你怎麼認識他的?不會是他請你吃飯吧?」她見他一直在笑談,還道是好事。

「誒,如果他請我吃飯,我都要考慮再三才能作決定。」他又開始揉她堅挺的酥胸,嘆了一口氣,道。

「怎麼了?」她感覺有點不妙。

「我跟他結仇了。」他微微吁了一口氣,如是道。

聞言,她俏臉掠過一抹驚訝。她雖還沒有接觸過太子手下的四大金剛,但也聽說過四大金剛不單身手強,而且綜合實力也是令人仰慕的,任何一個都是能獨當一面的。

如今,王小兵與病大夫結了梁子,她感覺事情有點棘手。

在她的追問之下,他把自己去電視台洽談廣告事宜時打了病大夫手下的事說了,也說到了莫盈盈是太子追求的人。

聽了之後,洪東妹微微吃醋道:「你不會想泡那個莫盈盈吧?」

「哈哈,老婆,如果她給我泡,我就泡得到,不然,難以登天埃」他輕撫著她的秀髮,笑道。

她微微努了努紅唇,表示討厭。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