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97章豪門少爺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9日 00:07 [字數] 838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從莫盈盈的神情來看,王小兵能猜到黑綢男的身份不低。

但黑綢男在太子勢力里處於什麼地位,那他不得而知,估計也就是一個中等的頭目而已。

王小兵在沙發上坐下,等著莫盈盈說話。

她斟了一杯桶裝水給他,在他對面坐了下來,好像一時還平靜不下來。

可能是剛才那一幕嚇著她了,她將平生的勇氣使了出來,才堪堪使自己沒有暈過去。當時,她俏臉漲紅了,就知她既激動又害怕。

「盈盈,先深呼吸幾下。」他建議道。

於是,她果然深呼吸數下,俏臉才漸漸地恢復了正常的色澤,胸前兩座飽滿而堅挺的雪山的聳動頻率也沒有那麼快了。

約莫三分鐘之後,她才輕啟檀口,柔聲道:「剛才真是危險之極。」

「我看那個穿黑長袍的人像是就要去殯儀館的樣子,他到底有什麼能耐啊?如果不是你叫我走,我真想一腳踢過去。」王小兵掏出香煙,想抽一支。

不過,莫盈盈指了指休息間的那個禁止吸煙的牌子,他咂了咂嘴,只好將香煙放入褲袋裡。

「如果你動手了,那你就慘了。」莫盈盈訝然道。

「他們人多,那當然。」王小兵笑道。

「就是他一人,你都對付不了。」莫盈盈端起紫砂茶杯,小抿一口茶,肯定道。

「不會吧?那麼牛`逼?論體格,你比不上我,除非他有什麼絕招,像金庸小說里的那些高手,比如西毒歐陽鋒的蛤蟆功。哈哈,他總不會蛤蟆功吧?」王小兵向來是樂觀的人。

「虧你還笑得出來呢,你真的不知道他是誰?」莫盈盈睜大了美眸,道。

「難道是太子的親戚?」他猜測道。

她搖頭。

「你聽過四大金剛嗎?」她忽然問道。

「當然聽過啦。哈哈。」陡然間,他呆住了,若有所思道:「你是說他是四大金剛之一?」

「對,他就是四大金剛之一的病大夫。」莫盈盈點頭道。

聞言,王小兵真的感到震驚,一直以來,他以為四大金剛都是極為高大的人,想不到黑綢男便是四大金剛之一,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哦,怪不得他口氣那麼大1王小兵吁了一口氣,道。

「別看他好像要斷氣的樣子,聽說可能是他修鍊的那種奇特功夫致使他那樣的。」莫盈盈牽動一下身子,換了個坐。

「三招內他能打倒我?」王小兵不服道。

「這個我不清楚,但他說得那麼有信心,縱使三招內不打倒你,也有可能打傷你。」莫盈盈如是道。

假如病大夫的內勁很強的話,那也確實有可能在三招內打倒或打傷王小兵。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四大金剛之一的病大夫。

沉默了一會,莫盈盈掀了掀長長的睫毛,問道:「太子邀請你去參加他的生日派對了?」

「沒有,只是邀請了我的一個好朋友,我的好友叫

我跟她一起去。我同意了。很快就到了。」王小兵解釋道。

「那你準備怎麼向他說明白?」莫盈盈雙手放在大腿上,坐很優雅。

他的目光忍不住在她堅挺的酥胸上留連一番。

「我一定會讓他知道,我並不怕他。如果他問我跟你是什麼關係,我會告訴他,我喜歡你,氣一氣他。」他以戲謔的口吻笑道。

「咯咯,你千萬別那樣說。」她嫵媚笑道。

「他派人來監視你,這太不尊重你了。連接炊家進行警告,我蘀你感到不滿。」他如是道。

她垂下了視線,默然不語。

從她沉思的神色里,他能感受到她的無奈。

「假如有一日我的力量可以跟他一拚,我一定會幫你,讓你擺脫他的陰影。」王小兵目光堅定道。

「那你什麼時候有力量跟他對抗呢?」她也希望有人來治一治太子,算是蘀自己出一口氣。

「快了,快則一二年,慢則三五年。」他認真道。

其實,他也不知自己什麼時候才有力量跟太子抗衡,或者一輩子也沒有那個實力。

不過,為了給一點希望她,他只好如此說,畢竟,他也不想看到她每日都在憂思里生活著。

「咯咯,那我等你的好消息。」她淡然一笑,道。

「你放心,有我在,如果太子敢來欺負你,我就跟他拚了。」他胸臆間充滿了激昂的鬥志,揚著拳頭,道。

「能交到你這麼好的朋友,我感到很幸運。」她黑亮的美眸盯著他,讚賞道。

他有點飄飄然。

「是了,你爸是做哪行的?」他目光在她滾圓的大腿上逡巡,咂了咂嘴,道。

「我爸是文化局的,如果你以後想開書店或音像製品的店鋪,可以來找我爸。他會儘力幫你的。」她倒很熱心道。

「好1他歡喜道。

書店他是不會開了,音像製品店他還有可能開。

又聊了一會之後,便有電視台的工作人員來叫莫盈盈去準備播報新聞了。

王小兵獨自一人坐在休息間里等莫盈盈。他思緒翻騰,過幾天見了太子,該怎麼說呢?如果說得太過激烈,那可能會給自己招來大麻煩,但說得太低聲下氣,自己又太難受。

是以,他一時之間也想不出應該怎麼辦。

聽病大夫的口氣,這件事好像沒那麼容易了結,樹了一個強敵,那始終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回憶當時病大夫說的話,估計那廝真的有兩把刷子,否則,不敢誇這樣的海口。王小兵對四大金剛雖有點忌憚,但同時又很想與他們切磋一下,看他們的實力是不是真的那麼強。

他已聽別人說四大金剛很強大,但畢竟還沒有親眼目睹過,始終有些不服的意思。

忽然又想起笑面郎,他暗忖,如果笑面郎也是四大金剛之一,那他算是見識過四大金剛之一的實力,雖還有三個的實力沒見識過,但也會有個大概的基準。

想要使自己的實力在短時間內得到提升,那只有將「強身丹」煉製出來。

「晚上回去之後,得集中精力去嘗試煉製它才行。」他仰坐在沙發上,雙手枕著後腦,思忖道。

……

……

等到莫盈盈下班,已快是晚上七點鐘了。

王小兵駕駛著桑塔納,搭著莫盈盈,朝她的家馳去。在她的指路下,不久便到了她的家。

那是一棟三層的小樓房。

一樓是客廳與飯廳,二樓有一個小客廳。

聽說王小兵是來給莫盈盈老爸莫海華治病的,莫盈盈的媽媽段芝非常高興,熱情招呼,彼時莫海華還沒有回家。

後來,接到莫海華的電話,說是在外面吃飯,不回家吃飯。

於是,段芝便舀出碗筷,盛情邀請王小兵一起就餐。王小兵也不客氣,幫手盛飯,然後坐在紅木飯桌旁與她們一起吃飯。

吃飯時,段芝問道:「你在中醫院上班?」

聞言,王小兵有點尷尬,笑道:「不是,我沒有在中醫院上班。」

「哦,你出來單幹的吧,那也好,在醫院裡呢,就比較穩定,但收入比不上在外面單幹。」段芝一直認為王小兵是讀醫學出來的。

王小兵也聽出了這層意思,有點難堪。

但他覺得這個謊還是不說的好,不然,以後是會穿幫的,於是,便半真半假道:「哦,我不是在外面單幹,我爺爺是赤腳醫生,我從他那裡學到一點醫術。」

「你醫過這類病症嗎?」段芝忽然懷疑起來。

「沒有。」他如是道。

「那你的出診費要收多少呢?」段芝感覺王小兵有點像神棍了。

「不用收錢的。我跟盈盈是好朋友,聽她說起莫叔叔有這個癥狀,我感覺我能治好,所以就來了。」王小兵從段芝的臉色看出了狐疑。

「那你的藥箱呢?」段芝好奇道。

從進門那一刻起,段芝就沒有見王小兵帶有任何的醫療器械,就是一個小藥箱也沒有。

「我看病不用帶什麼的。」王小兵微笑道。

「那你總要開藥方吧?紙與筆我家都有,只是你什麼也沒帶,能給人看病嗎?」段芝越來越覺得王小兵是江湖騙子了。

「不用開藥方的,我幫段叔叔看一次,估計就好了。」王小兵信心滿滿道。

至此,段芝充滿了好奇,同時,她也極為懷疑王小兵的醫術,於是,用詢問的眼色瞥向女兒莫盈盈。

「媽,小兵用的是家傳的醫術,他說要消耗生命才能發揮那種奇功的效果的。待會我們就可以看到了。」莫盈盈只好照王小兵所述的意思講了出來。

聞言,段芝不屑的臉色化成一片嘲笑。

笑聲有點令人不快。

「咯咯,我長這麼大,幾十年了,還第一次聽到這麼好笑的事情。王先生,你不會是在街邊專門給人算命占卦的吧?」段芝揶

揄道。

「阿姨,我知道你懷疑我,但等莫叔叔回來,我就可以證明給你看了,今晚治完之後,立時可以見到效果。」王小兵心裡雖有氣,但畢竟見過了大場面,臉面保持著微笑,道。

「那好,王先生,我也想看看你的奇功到底奇成什麼樣子,咯咯,你別見怪,我是從來沒聽過像你這樣行醫的,確實感覺你有點不正常。」她忍不住繼續笑道。

「媽。快吃飯吧。」莫盈盈見王小兵神情頗窘,連忙道。

「王先生,如果你真的治好了我丈夫的病症,我就幫你宣傳,保證以後會有許多人找你治玻」段芝雖收斂了笑意,但眼眸里那抹不信之色依然濃郁。

殊不知,王小兵搖了搖手。

隨即,道:「正好相反,如果我治好了莫叔叔的小病,還請你們給我保密。」

「媽,我不是跟你說了嗎,小兵要發揮那種奇功的威力的話,是要消耗生命的,他不能給那麼多人看玻」莫盈盈解釋道。

「哈哈,這可是天下奇聞埃王先生,你是我見過最幽默的人。」段芝毫不客氣道。

「段阿姨,人不可貌相。」王小兵平靜道。

「不是這個意思,我沒有說你是騙子,我的意思是說,像你這麼偉大的人,那世上真的很少有。」段芝嘲謔道。

王小兵知道再辯論下去也沒什麼意思。

一般人,如果聽到自己這樣說,估計也是會懷疑的,是以,王小兵原諒段芝的無禮。

事實勝於雄辯,只要把莫海華的寒熱病治好之後,那就可使段芝閉嘴了,是以,他迫切等莫海華回來。

接下來的時間,氣氛有點不和諧。

與先前的熱情相比,段芝變得冷漠了許多,也不再招呼王小兵了。

王小兵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滿不是滋味,如果不是給面子莫盈盈,他早就離開了。畢竟在這裡受到了非常不公平的對待。

作為一個正常人,莫盈盈其實也有懷疑,但希望莫海華的病早些好起來,才迫不急待地請王小兵來了,如今回想一番,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但她又不好意思表現出來,便只好耐心陪著他,先等他給自己爸爸看完病再說。

「小兵,你是真有那種醫術吧?」她小心翼翼地問道。

「有。」王小兵堅定道。

不過,他話鋒一轉道:「如果你沒有亂說你爸的癥狀,我肯定能治好。不然,那就是另一回事。」

「應該是那種癥狀,他去看過醫生,聽說醫生是那樣說的。」莫盈盈給他斟茶,道。

「那我有能力治好你爸的小玻」他肯定道。

……

約莫到了晚上九點鐘,莫海華才帶著一身酒氣回來了。

莫海華有一個大啤酒肚,身材不敢恭維,但符合當官做宦的人的發福身材標準,不過,他的五官倒是相貌堂堂,使人一看便覺得此人官氣很足。

可能是他在回房換衣服時,段芝跟他說了王小兵的事。

是以,下樓來到客廳之後,便直接道:「王先生,聽說你有一種奇功可以治好上熱下寒的病症,怎麼治法?」

「很簡單,你盤膝坐著,伸出雙手。」王小兵示範了一次。

「王先生,我們都是成年人,就不說幼稚話了,如果你想騙錢,那我勸你還是早點收手,別亂搞了。」莫海華以精明人的口吻說道。

「莫叔叔,我不喜歡聽這種亂評論的話,因為你還沒有見過我的醫術。」王小兵針鋒相對道。

「好,王先生,如果你治好了我的病,我會重重報答你的1莫海華想等王小兵耍完hu樣之後,再狠狠數落一番。

於是,他便按王小兵所說的坐坐好。

王小兵盤膝坐在他對面。

「把你的雙掌伸出來,與我的兩掌印在一起,然後閉上眼睛。」王小兵吩咐道。

雖有點不願意,但這也不過是舉手之勞,是以,莫海華還是照做了,只是臉龐的嘲笑神色頗濃。

而段芝與莫盈盈則站在一旁觀看。

莫盈盈俏臉上現出很複雜的神色,既有緊張又有期待,而且還有擔憂。

畢竟王小兵是她請回家的,如果只是個騙子,那爸媽肯定會責備自己,同時,她感覺王小兵的人挺好的,要是到時被自己的爸媽訓斥,那自己都不好意思。

有這種種的因由,使她微微咬著薄潤的下唇,像是在默默為王小兵祈禱。

段芝則是微揚著嘴角,露出不屑的弧度。

從她在飯桌間聽到王小兵說得那麼神奇之後,她便不相信他有什麼高超的醫術了,只等他玩完hu樣之後,便不客氣地批他一頓。

此時,母女倆都目不轉睛地盯著王小兵。

王小兵以眼觀鼻,以鼻觀心,轉眼間,便進入了虛無的境界,隨即,便用意念催動三昧真火。

在他的中級三昧真火還在經脈中遊動之際,從外面看,一切都沒什麼變化。是以,段芝無聲地冷笑著,那嘴角扯出的嘲笑極濃。

一會,王小兵的中級三昧真火已開始聚集到兩掌之中了。

這時,他的兩掌便散發出璀璨的光芒,兩團紅芒在繚繞,神秘而迷人,這正是中級三昧真火要進入莫海華經脈的那一剎那。

看著這詭異的場景,段芝與莫盈盈都呆住了。兩人張大了嘴巴,睜大了眸子,顯出萬分的震驚。

爾後,段芝與莫盈盈面面相覷,都露出驚喜的神色。

王小兵以前用三昧真火幫謝月美治過頭痛病,是以,對於控制三昧真火在別人體內經脈遊動,那是庖丁解牛,遊刃有餘。

果然,他發現莫海華經脈里積集的濕氣頗重,經脈不暢,才產生上熱下寒之症。於是,便驅動三昧真火,幫莫海華打通經脈,驅除濕氣。

半個鐘頭之後,兩人都是汗流浹背。

而段芝與莫盈盈一直保持著同一個站,根本沒有改變過。她們實在太過驚訝了,不願意錯過每一秒鐘,只想多看一看王小兵的奇功。

轉眼間,又是大半個鐘頭過去了。

此時,王小兵已用中級三昧真火將莫海華的經脈都疏通了一遍,驅除了濕氣,已治好他的上熱下寒之症了。

在收回中級三昧真火之際,他的兩掌又發出那種柔和的紅芒,使段芝與莫盈盈嘴巴張得更大了。

至此,段芝臉上的那種嘲笑神色已消失殆盡,代之的是敬佩之色。

莫盈盈俏臉則浮現喜悅與興奮。

喜悅是她知道王小兵沒有騙自己,覺得交了這麼一個好朋友,真是三生有幸。

而興奮則是她感覺他已幫自己爸爸治好了小病,不禁頗為亢奮,只想好好地大嚷幾聲,以抒發心中的莫名激情。

「莫叔叔,怎麼樣?」王小兵用紙巾擦拭著額頭的汗珠,問道。

「好!好!好!你果然有奇功!剛才冒犯了你,還請你多多包涵,我沒有什麼見識,當時以為你是騙子,才說了幾句嘲笑的話語,請你別往心裡去。」莫海華比了個大拇指,連聲讚歎道。

「這都是誤會,別提了,哈哈。」王小兵一笑泯恩仇。

「小兵,我也向你道歉,之前聽你說得那麼玄,我以為你是江湖騙子,想不到你真是有奇功。我也是見識少,才會做這樣的傻事,求你別記在心裡。」段芝非常虔誠道。

「段阿姨,言重了。這只是誤會,現在消除了誤會,我們別再說這件事了。」王小兵搖手道。

「對,只是誤會,我們別提了。」段芝也附和道。

「小兵,我認識不少像我這種年紀的人,他們也有我這種病症,你幫他們看一看,然後收些報酬,應該不錯。我介紹他們給你認識。」莫海華感激道。

他也以為這是報答王小兵。

其實,王小兵根本不希罕他的介紹,於是佯裝為難道:「莫叔叔,你可能有所不知,我不能給那麼多人看玻」

「是怕不好開價嗎?那沒什麼難的,你覺得要多少就開多少,他們願意給就看病,不願意給就拉倒,對不對,又不是強迫他們看病,這有什麼難的呢?」莫海華指點道。

「不是這個意思。」王小兵笑道。

「阿華,你還不知道欠了小兵多大的人情呢。」段芝幫王小兵說話。

「這確實是個大人情,小兵,我家經濟還過得去,給一萬塊報酬你,你覺得怎麼樣?」莫海華也算大方的了。

「不要錢,我免費給你看病的。」王小兵連連搖手道。

如果不是想泡莫盈盈,他就收一萬塊報酬了。

莫盈盈神色凝重道:「爸,你知道嗎?我們欠小兵的人情是無法用錢來還的。」

聞言,莫海華一臉不解道:「我聽不明白你們的意思,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還有其他隱情嗎?」

於是,莫盈盈便將王小兵那套謊言說了出來。

聽了之後,莫海華嘖嘖稱奇,拍著胸膛道:「小兵,想不到為了幫我治病,累你減笀幾個月,這真是無法用錢來償還,只要你以後有什麼事要我幫忙,就是豁出去,我也會全力幫你。」

「謝謝莫叔叔關照。」王小兵笑道。

其實,他在心裡說:我想娶你女兒,可以嗎?

但在現在來說,他與莫盈盈的關係還沒到那一步,是以,他不會說那種話。

隨後,莫家上下把王小兵當成是貴客,熱情招呼,盡顯主人的好客之道,使王小兵都不好意思了。

四人坐在客廳里,莫海華專門負責給王小兵泡茶與斟茶,而莫盈盈則負責給王小兵剝瓜仁,段芝則負責給王小兵削水果。

王小兵感覺自己像是豪門裡的少爺。

在享受的時候,他幻想著莫盈盈以身相許,那自己就當仁不讓,幫她完成這個願望。

不過,這只是他的意`淫,看著莫盈盈清純而嫵媚甜笑,他就渾身來勁,好想騎在她嬌嫩的身子上作一番勇猛的馳騁。

大家歡快地聊著。

當得知王小兵開了養生堂之後,段芝更是敬佩,嘆道:「小兵,看不出你年紀不大,但這麼有能耐1

「段阿姨過獎了,比我有能耐的人多的是。」王小兵謙虛道。

「像老三的兒子有小兵這種能耐,那就好了。」莫海華觸景生情,感嘆道。

莫海華在兄妹之中排第二,上面有一個大哥,下面有二個弟弟與三個妹妹,兄妹們不是在政府部門工作就是下海經商,算是豪門。

他說的老三就是他的弟弟莫海峰,莫海峰有個兒子叫莫家雄,與王小兵年紀差不多,但非常不成器,說得好聽點就是不成鋼,說得難聽點就是敗家仔。

在縣城裡,莫家雄有阿斗的美稱。

阿斗就是劉皇叔的兒子。

莫家雄是個標準的huhu公子,除了吃喝玩樂,一無是處。

莫家兄妹幾人的兒女之中,有出息的還真沒有幾個,像莫盈盈都算有出息的了,還有莫海華的二弟莫海天的女兒莫家慧是交警,也算有出息,而莫海華大哥莫海誠的兒子莫家雲現在在做外貿,也算可以。

除了這三個子侄輩比較有出息之外,其他的都是泛泛之輩,不值一提。

與父輩相比起來,這些子侄輩已江河日下,估計等到父輩不在的時候,他們的勢力就要小得可憐了,不再有父輩的威風了。

也怪不得張惠蘭說莫家已今非昔比了。

說到家族子侄不爭氣的事,客廳里開始瀰漫著淡淡的鬱悶氣氛。

這是莫家家族的事,王小兵也幫不上什麼忙,是以,他覺得也該回去了,畢竟還得抓緊工夫嘗試煉製「強身丹」於是告辭道:「莫叔叔,段阿姨,盈盈,時間不早了,我要回家了。」

「還早,再坐一會嘛。」莫海華挽留道。

「不早了,我走啦。」他站了起來,瞟了一眼莫盈盈,笑道。

「那有空常來坐,你不肯要報酬,那隻好讓我們多點招待你,記得要多來這裡吃飯埃」段芝客氣道。

「好。」王小兵應承道。

於是,在莫家上下歡送下,王小兵駕駛著桑塔納回東和村。

他感覺莫盈盈看自己的眼神與之前有點不同,如今她秋波宛轉的美眸里,總是帶著一點情意。

雖是得罪了太子,但他覺得值得。

當他亮出自己的奇功之後,便使莫盈盈對他的印象有了更進一步的好感。

這可以從她的眼神、臉色與話語里感覺出來,以他如今的條件,想要完全虜獲莫盈盈的芳心,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唯一使王小兵感到有些不自在的便是太子這個人。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