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89章向美女請教問題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4日 22:51 [字數] 856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小兵是醉翁之意不在於酒。

他把車子停在路邊的一片小林子里,那是有用意的。

這裡很安靜,時不時還有歡快的小鳥在歌唱,實在是談情說愛的好地方。縱使沒做什麼事,只是吃吃東西,聊聊天,那也會令人很愉悅。

何況,孤男寡女在車廂里,說不定會擦出火花。

是以,他才會選擇在這裡吃芝麻糊。

「在店裡吃也可以,不過沒有那種詩情畫意。我們在這裡吃,看著大自然,聽著鳥兒唱歌,這才是享受生活。」他侃侃而談道。

「看不出你是個浪漫的人耶」她嫵媚笑道。

「哈哈,跟你一起享受生活,那才是真正的享受。」他向她揚了揚粗眉,帶著三分挑逗的口吻,道。

「誒,我可不習慣在野外吃東西哦」她不敢與他那灼灼的目光對視,微垂著腦袋,一副清純而成熟的迷人神態。

「來吧,趁熱吃。」他打開一份芝麻糊,用羹匙勺了一匙送到她的嘴邊。

「咯咯,我自己會吃。」她嬌笑道。

笑聲如銀鈴般悅耳。

他渾身來勁,真想立刻騎在她的身子上,與她一起鍛煉身體。

「舒曼,讓我喂你一口嘛,來嘛,就一口。」他非常有誠意地把羹匙放到她面前,笑道。

「咯咯,不」她黑亮的美眸里流露出喜悅的神色。

「就一口嘛。」他堅持道。

她猶豫了一會,終於張開了檀口,吃了他餵過來的一羹匙芝麻糊。

「味道怎麼樣?是不是還不錯?」看著她那沾了點芝麻糊的紅唇,他想幫她舔乾淨,問道。

「真的還可以。」她歡喜道。

「都說味道很好,不然我也不會介紹給你。」他笑道。

隨即,他把那份芝麻糊遞給了她,她接了之後,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看著她那輕動的紅唇,他越來越想吻一吻了。

「舒曼,喂我吃一口吧。」他笑道。

「咯咯,你也有一份啊,幹嘛不打開吃呢。」她努了努紅唇,表示討厭,但俏臉的燦爛笑容卻表明她此時的心情非常愉快。

「你喂我吃,那才會更有味道,只喂一口,好不好?這裡只有我倆,沒有其他人見到的,只有你知我知,快點嘛。」他藉機伸手放在她滾圓的大腿上,輕輕地愛撫著。

「矮,你別摸人家嘛」她嬌嗔道。

「哦,我不是故意的,舒曼,只喂我一口。」他輕搖著她的玉手。

「咯咯,你自己有啊,我才不喂你呢,別動手動腳的,我不跟你胡鬧,快正經些吃你的吧。」她含笑道。

瞧著她那紅暈漸升的俏臉,他體內欲`火急躥。

於是,舔了舔嘴唇,道:「舒曼,就喂我吃一口。我也喂你吃了一口呢。」

「咯咯,我沒有要求你喂我啊,我才不呢,你快吃你自己的那份,再拉我的手,我可惱了矮」她將那份芝麻糊放在了車頭上,揮舞著小粉拳,輕輕打他。

「禮上往來,應該喂我一口。舒曼,別小氣了。」他輕呼道。

「咯咯,我哪裡小氣呢,明明你是無禮要求,我不習慣喂人呢」她自己用羹匙勺了一匙送進檀口裡,嬌笑道。

「舒曼,快點嘛」說著,他的身子向她移了過去。

剎那間,他與她相距咫尺間了。

「矮,你別靠我那麼近矮,快坐好一點。」她伸出玉手輕推他。

這一推,使她嬌羞萬分,因為她的玉手不小心碰中了他的褲襠,才知他的小弟弟早已聳立在那裡,像一條擎天柱了。

「舒曼,快喂我吃一口。」他被她碰了一下小弟弟,渾身打了一個激靈。

「你快坐回去,你那裡怎麼又硬了啊,讓它軟下去嘛」她咬著薄潤的下唇,含羞勸道。

「舒曼,喂我吃一口嘛。」他卻向她趴了過去。

「矮,別過來,好,我喂你吃。」她終於讓步了,柔聲道。

他只好坐了回來。

於是,她用羹匙勺了一匙送到他的嘴邊,微撅著紅唇,嗔中含笑。

他張口吃了,咂著嘴道:「好好味道埃舒曼,你喂我吃的真的比天下最好吃的菜肴還要好吃。」

「咯咯,現在行了吧。」她淡淡地橫了他一眼。

「要是再喂多幾口,那就好了。」他咂著嘴,回味無窮道。

「嗯,你就想呢,我不喂你了,你自己快吃吧。」她幫他打開了另一份芝麻糊,催促道。

他不是想吃芝麻糊,只是想吻她而已。

見她櫻唇上沾著芝麻糊,很想去舔一舔,腦筋一轉,便想到了一個好辦法,佯裝一副有點痛苦的樣子,道:「剛才燙著舌頭了。」

「咯咯,誰叫你要喂呢,活該呢」她粲然笑道。

「不知有沒有腫,你幫我看看好嗎?完了,這樣幾天都不能吃東西了。」他把腦袋湊了過去,張開了嘴巴,卻不伸出舌頭,道。

他是想趁機靠近她。

她當然看不清他嘴裡的舌頭,道:「你不伸出來,我看不了。」

「就是舌頭的中間那部分,你看看是不是紅了。」說著,他便伸出了舌頭,並且繼續向她移近。

「不用挨這麼近的,你快坐回去,我看得見。」她後仰著,叮囑道。

「那你看清了沒?」他的嘴巴距離她的檀口只有十多厘米了。

「等一下。」她果真仔細幫他察看舌頭。

就在她注意力集中在他舌頭上面的時候,他的上半身忽地向她移了過去,眨眼間,他伸出來的舌頭便舔住了她的玉唇。

「矮,你幹什麼」她嬌呼一聲,連忙用手推他。

不過,他雙手已摟住了她的小蠻腰,趴在了她的身子上,結實的胸膛壓在了她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上,而舌頭不停地舔著她的紅唇。

「你幹嘛舔人家矮」她左右晃著腦袋,閃避他的柔舌功。

「舒曼,你的唇上有芝麻糊,我幫你舔乾淨。」他吻住了她的朱唇,不讓她再擺脫了。

「嗯嗯……」她緊閉著檀口,只有鼻翼哼著誘人的春音。

起先,她不願意張開檀口。

他也沒有辦法,他的舌頭只能在她的紅唇外面游移不定。

忽地,他靈光一閃,計上心來,於是,兩手輕輕一捏她的柳腰,使她「氨地嬌呼一聲,自動張開了檀口。

這時,他的舌頭便長驅直入,剎那間便佔領了她的檀口,與她的香舌纏綿起來。

她雖揮舞著小粉拳打他厚實的脊背,但也接受了他舌頭進來訪問自己香舌的事實,漸漸地,她便不再打他,而是摟著他的脖子了。

至此,他才算真正佔領了她的檀口。

於是,他便將她打橫抱了起來,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矮,你那裡好硬,頂到人家了」她的美`臀正好對著他的褲襠,必然能感受到他老二的堅硬與撩人的溫度。

「舒曼,我沒有頂你。那是自然現象。」他咂嘴著,回味剛才與她激吻時的味道。

「你抱著人家幹什麼矮」她輕輕地扭了扭柳腰。

不過,這麼一扭柳腰,豐`臀自然也晃動起來,便磨著他的小弟弟,雖是隔著褲子,但也惹起了他小弟弟的性子,變得更硬了。

是以,只動了一下,她便不敢再動了。

「舒曼,讓我抱一抱,你的身子好溫暖。」他的呼吸變粗重了許多。

「現在你抱過了,那放下我吧。兩人摟摟抱抱的,你不害羞嗎?」。她俏臉紅撲撲的,像能擠得出水來。

「我倆都是情侶了,還有什麼好害羞的呢?」他目光近距離盯著她那急劇聳動的雪山,感覺欲血沸騰。

「咯咯,哪裡呢,我們還不是情侶矮」她嬌笑道。

「舒曼,你這裡好大。」他想進行登山活動。

從他那灼灼生光的眼神,便知他想要做什麼了,是以,她連忙用一雙玉手捂住了酥胸。

「你別想打我這裡主意」她微嗔道。

「呵呵,我不是打主意,我是隔著衣服,看到一個大概的形狀,就知道你這裡特別迷人。」他瞟了一眼她那一直向下延伸的乳溝,詭辯道。

「嗯,你別老是盯著人家胸部看。你要是再看,我惱了,你就知道我脾氣有多大了」她嘟著紅唇,只有可愛的樣子,沒有多少生氣的成分。

「舒曼,只是隔著衣服看看埃」他笑道。

「那也不行。」她刁蠻道。

「剛才,你碰到我下面呢,那你是吃我豆腐。」他一本正經道。

聞言,她「噗哧」一聲笑了,好半晌,還嬌笑不止,笑得花枝搖曳,平添幾分誘人春色。

等她笑夠了,才喘氣道:「你,你真是豈有此理」

「我們這個社會,是講究人人平等的啊,你碰到我重要的部位,那也是吃我豆腐。」他笑道。

「嗯,你胡說,那我問你,你平時有聽過說女生吃男生的豆腐嗎?都是男生吃女生的豆腐吧?」她振振有詞道。

「但凡事都有第一次,你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吃男生豆腐的美女。」他眨眨眼,道。

「嗯,我哪裡吃你豆腐嘛,我打你」她忍俊不禁,揮著小粉拳輕捶他的肩膀,就像給他按摩一樣。

「哈哈,我想起一句很好聽的話。」他開心笑道。

她則不解地盯著他。

見他神秘兮兮的,忍不住問道:「又想起什麼歪點子呢?」

「打是親罵是愛,你現在吃了我豆腐,又打了我,那是……,哈哈。」他凝視著她嬌羞的俏臉,笑道。

「嗯,我說不過你,你就會佔人家便宜」她又揮舞小粉拳打他。

他體內的欲`火越來越旺盛了。

於是,立時祭出柔舌功又吻住她的檀口,與她濕吻起來。

兩份芝麻糊被晾在了一邊,他與她此時都沒空吃芝麻糊了,因為接吻比吃東西更有味道。

只聽到「嘬嘬」聲在車廂里回蕩不已。

他的左手本來勾著她的柳腰的,吻著吻著,他便施展出鐵爪功,開始在她的左雪山山腰處彈起鋼琴來。

這是他的試探之舉。

對於黃花閨女來說,只要觸碰到她們的最敏感部位,一般都會引起她們強烈的反應的。

而這種強烈的反應又分為自然條件反應與生氣的反應。自然條件反應則是由於黃花閨女心底的矜持作怪而引起來,是一種正常現象。

而生氣反應則是她們還不能接受別人觸碰她們的敏感部位。

這代表她們還不會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是以,如果姚舒曼突然發火,反應非常激烈,那今天就只能與她接接吻,到此為止了。

不然,則會碰一鼻子灰的。

當他的左手五指輕按在她左雪山的山腰處時,她「氨地嬌呼了一聲。

隨即,連忙伸手握住了他的左手,微嗔道:「你別按人家的奶`子,你得寸進尺,我真的要惱了埃」

從她的神色來看,並不屬於特別激烈的那種。

因此,王小兵感覺有戲可唱,但還須再試探幾次,以確定能不能一起鍛煉身體。

「舒曼,我沒有按你的奶`子啊,我是不經意間碰到一下的,就像你剛才碰到我褲襠一樣。」他露出一副無辜的神情,道。

「還不經意呢,那麼大力按下去」她嬌嗔道。

「這不算是吃豆腐吧?」他笑道。

「這就是標準的吃豆腐,你吃人家的豆腐,以後別吃了。」她揮著小粉拳輕捶了一下他的肩膀。

「那我吃我芝麻糊,總可以吧?」他笑道。

聞言,她又好氣又好笑,神情嬌羞而快樂,美眸閃爍著喜悅的神色。

於是,他伸手拿起羹匙,果真勺了一匙芝麻糊來,先送到她的檀口,道:「舒曼,吃一口吧。」

「嗯,我不吃。」她嘟著紅唇,含笑道。

「吃嘛。快點啦,都要涼了,吃了涼東西,肚子會不舒服的。」他勸道。

她猶豫了一下,便又張開了檀口,吃了他送過來的那一匙芝麻糊,雖是極力忍住笑,但嘴角溢出來的濃郁笑意,充分說明她心花怒放。

隨即,他笑道:「舒曼,給一半我吃。」

「咯咯,我才不呢,我都吃進嘴裡了,不是還有很多嗎」她嬌笑著,要將芝麻糊咽下去。

不過,他立刻祭出柔舌功,吻住她的檀口,以最精髓的功力將舌頭伸了進去,把她的檀口撬開了,用舌頭卷了一點芝麻糊出來,津津有味地咂著嘴,笑道:「終於吃到了。」

「咯咯,你幹嘛吃人家的口水矮」她甜笑道。

「你的口水很甜埃」他讚美道。

聞言,她神情極為愉悅,滿面春風,喜之不禁。

她淡淡地白了他一眼之後,歡笑道:「你就是胡鬧,看我怎麼教訓你」說著,揮舞著小粉拳不停地輕捶著他的雙肩。

此時,她的身子也在晃動著。

他又找到了好時機,左手便再次祭出鐵爪功,在她那高聳的左雪山山腰處繼續彈鋼琴。

自然,當他五指按著她酥胸上時,她立時「氨地嬌呼了一聲,嬌嗔道:「剛才叫你別按,你怎麼又按人家的奶`子啊?」

「舒曼,我沒有按你的奶`子埃」他正經道。

「還說沒有呢,明明很用力地按人家的左胸,還五個手指一起動呢」她嘟著紅唇道。

「舒曼,剛才你打我的時候,你的身子在動,而你的奶`子又那麼的豐滿,你一動,你的奶`子就動,我的手其實沒有動,是你的奶`子撞在我的手上埃」他滔滔不絕道。

「嗯,你太狡猾了」她撒嬌似的捶打著他結實的胸膛。

他則哈哈開心笑著。

隨後,道:「舒曼,我真的沒有按你的奶`子,如果按了,那是不一樣的。」

「還想怎麼不一樣呢,難道要把人家的奶`子按破才算是按嗎?你要是再按,我給點顏色你看看。」她微微仰著嬌俏的鼻翼,神情雖微慍,但卻頗為迷人,有一種冷艷感。

「不是的,如果是按了,那肯定是這樣的——」他一邊解釋,一邊伸出了右手。

同時,右手也施展著鐵爪功,按在了她的右雪山上。

他這是正大光明的一抓。

當手指緊緊捏著她的右雪山時,頓時能清晰地感受到那股醉人的彈性與誘人的溫潤。

哇!好爽!好過癮!黃花閨女的胸部果然不一樣!太棒了!剎那間,無數溢美之詞湧上王小兵的腦海里。

「矮」

姚舒曼張圓了檀口,嬌呼著。

隨即,她窘迫道:「你居然敢明目張來按人家的奶`子,你說,你想怎麼樣?」

「舒曼,我只是向你演示,說明如果真的按了你的奶`子,那肯定是這樣的,所以,我剛才真的沒有按埃」他以老實人的神情,說道。

「你,你,你吃人家豆腐,還真多理由」她不停地扭著腰肢,嬌聲道。

她這麼一晃動,美`臀自然就與他的小弟弟產生了摩擦。

剎那間,她又感受到他小弟弟的萬分激情與火山一般的溫度了,雖是隔著褲子,但也傳遞到了她胯下的最敏感之處。

此時,她一連打了幾個大大的激靈。

而他,小弟弟被她的豐`臀挑逗得英氣勃發,欲`火衝天,渾身血液循環也加速了,感覺到熱烘烘的。

他的額頭已有一層微汗了。

於是,他便三下五除二脫掉了上衣。

「矮,你幹什麼脫衣服矮,快把衣服穿上。」見他光著上身,她更加嬌羞了,不單她的俏臉,就是她的玉脖子也像是火燒雲一樣。

「舒曼,我熱埃」他如是道。

「不許脫衣服,快穿上。」她嬌聲催促道。

「好,待會我就穿上。先讓我涼爽涼爽。舒曼,你額頭也有點汗,脫開外套吧。」他勸道。

「我才不脫呢」她雙手抱胸。

如今,光著上身抱著她,那種感覺又更美妙了。

他在幻想,如果兩人都是一絲不掛地相擁在一起,那世界就是真的太迷人了。

從剛才他在她酥胸上彈鋼琴的情況來看,她的反應算是不大不小,屬於正常範圍之內。像這種情況,一般只要步步為營,不須著急,花點時間,終究可以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

得出了這樣的結論之後,他心情非常興奮。

於是,腦子一轉,又想到一條小計,便笑道:「舒曼,我有一個好奇的問題想問,但從來沒有問出來,可以問你嗎?」。

「什麼問題?」她抱著胸部,道。

「女人為什麼都要戴奶`罩呢?」他以探討的口吻問道。

此時,他的眼神,包括他的語氣,確實沒有半點褻瀆的意思,真的是以一種求知的態度去詢問的。

聞言,她又淡淡地橫了他一眼,道:「不知道。」

「我猜,會不會是戴奶`罩,就可以使奶`子變大呢?」他有意亂猜,目的就是引她說話。

果然,她聽了哼一聲,道:「那你也買一個來戴戴,看你的胸部會不會越來越大,那不就是知道了嗎?」。

「好主意啊!我怎麼沒有想到呢1他興奮道。

「咯咯,你不會真的要買來戴吧?那就是天下奇聞。」她忍不住又嬌笑起來。

「不過,唉呀,我真的不能戴啊,萬一我戴了奶`罩,胸部真的變大了,那我不是成了人妖?」他以若有所思的口吻道。

「咯咯,人妖?你就想呢,你肯定成怪物」她笑得花枝招展。

氣氛變得更為曖昧了。

此時,他笑道:「舒曼,你告訴我嘛,為什麼女人都要戴奶`罩呢?」

「咯咯,你再問,看我不打你。怎麼問這種問題呢,不準問。」她又揮舞著小粉拳輕捶他的肩膀,叮囑道。

「舒曼,孔夫子說不恥下問埃」他笑道。

「咯咯,那你去問孔夫子吧,反正不能問我,我不管你問誰。」她含笑道。

「那好,這個問題先不問。舒曼,讓我看一下你的奶`罩是什麼顏色的,好嗎?」。他終於問到了點子上。

她翻了個白眼,不理睬他。

「舒曼,讓我看一眼嘛。看一下,又不會有什麼損失。」他懇求道。

「不許。你別妄想了。我才不會答應你呢」她雙手捂著雙峰,嘟著紅唇,以不容商量的口吻道。

「其實我已看到了。」他笑道。

「你什麼時候偷窺人家嘛嗯」她嬌嗔道。

「不是偷窺啊,我現在就能隱隱約約看到你的奶`罩是乳黃色的啊,喏,你的奶`罩的邊緣突出來了。」他指點道。

「矮,你色死了,不許看」她伸手捂著他的眼睛。

此時,她雙手分別按在他兩眼上。

他等的就是這種時刻,於是,兩手攥著她衣服的下擺往上一掀,隨即,把頭往裡一鑽,再放下她的衣服。

剎那間,她的上衣便罩住了他的腦袋。

而他的臉龐則緊貼在她胸前兩座嬌嫩的雪山上,嗅著那淡淡的黃花閨女特有的體香,他真的陶醉了。

「矮」

她再次嬌呼著,連忙伸手去推他的腦袋。

可是,她的上衣罩住了他的腦袋,除非將上衣撕破,不然,不可能推開他的腦袋。

「你幹什麼鑽進人家的衣服里去矮,快點出來,我打你」她揮舞著小粉拳,不停地拍打著他的腦袋。

「別打,我要暈了。」說著,他伸出了舌頭,探進她那條誘人的乳溝里。

「矮,你別吻人家的奶`子」她玉手加快了拍打他腦袋的頻率。

「我暈了。」說完,他便真的不動了。

一般來說,女生見男生暈了,其實都會驚慌的。

而姚舒曼也一樣,聽說他暈了,還不怎麼信,但感覺他貼在自己的酥胸上真的不動了,便有點慌了,道:「小兵,你別暈埃」

「舒曼,我又醒過來了。」說著,又伸出舌頭舔她的乳溝。

「矮,別吻我奶`子」她又拍打他的腦袋。

但她又不是真正用力的那種,只是用了一二分力氣而已,是以,只相當於給他捶骨罷了。

當他的舌頭靈活地在她的乳溝里進進出出的時候,她渾身打著激靈,於是,連忙雙手摟緊他的腦袋,不讓他隨便移動。

此時,枕著她兩座豐滿的雪山,他真的是處於溫柔鄉里了。

那種美妙的感覺,神仙也要羨慕。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的兩座飽滿雪山被奶`罩罩住,未能見到廬山真面目。

於是,他雙手神不知鬼不覺地繞到了她的脊背上,以最快的速度解開了她的奶`罩,只要將她的奶`罩往上一推,便可見到兩座傲人雪山的勝景了。

「矮」

她打了個激靈,隨即,嬌嗔道:「你幹什麼解我奶`罩矮」

「舒曼,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摟住你,想不到手指碰到了那裡。我現在給扣上去。」說著,他雙手扯著她的奶`罩往上拖。

「不矮,你在脫我的奶`罩,快停下來」她嬌呼道。

「哦,對不起,我一時緊張,現在幫你扣上。別急埃」他兩手猛地一扯她的奶`罩,豁啦一聲,便扯上去了。

剎那間,他便零距離枕在她兩座溫潤而飽滿的雪山上了。

此時,沒了奶`罩的阻隔,那種美妙的感覺就更醉人了。他只要把舌頭往外一伸,便能吻到她兩座雪山了。

「矮,你壞,快出來,別吻人家的奶`子」她情迷意亂,除了不停地推他的腦袋之外,別無可做。但她的上衣又罩著他的腦袋,根本推不開。

是以,她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但她又沒有生他的氣,那是由於她已真的愛上他了。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