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83章人生如戲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2日 00:38 [字數] 846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美鈴被他那種「搖擺神功」侍弄過之後,便完全愛上他了。

隨後,她嬌聲道:「小兵,我什麼都給你了,你要好好愛我,不許愛其他人。如果謝月美向你表白,你要拒絕哦。」

聞言,他微怔。

畢竟,他與謝月美已做過幾次快活的體育運動了。

是以,根本就不存在什麼表白問題了,因為他與謝月美早已超越了表白的階段,到了可以隨時做快**育運動的高級階段。

想了想,他笑道:「老婆,我還要。」

「矮,人家還痛呢」她緊緊摟住他的脖子,兩腿纏住他的豹腰,嬌聲道。

她以為這樣就可限制他了,但須知,他的功力比她深厚許多,是以,一個轉身,便又將她抱放在了車座上,然後以沙場上大將軍的姿勢開始另一番的征戰。

隨著他抖動的頻率加快,桑塔納又開始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她哪裡狂風暴雨般的強攻,在短短的半個鐘頭之內,她便暈了五次,也得到了五次高cho。

但他還在大動,而她的身子已軟成一灘爛泥了,渾身軟綿綿的,檀口呵氣如蘭,膩聲道:「矮,老公矮,我頂不住了矮」

「老婆,再給十次高cho你。」他吹牛道。

其實,他只是嚇唬她而已。

不過,她見他的不世出老二依然堅挺,感覺他真有可能做得到,於是嬌呼著求饒。

而他至多還可以給三次高cho她罷了。他說十次,當然是嚇她,目的只是讓她知道想獨佔自己,那就得有非凡的床上功夫,不然,第二天就走不了路啦。

至此,她胯下也紅腫起來了。

「啊老啊礙…」她還想求饒,但也只能哼出春音。

又得到一波高cho之後,在他停下來喘息之際,她才能找到機會說話:「矮,老啊公,你太強大了矮,我想,起碼要幾個女人一起服侍你才行。」

聞言,他大喜。

畢竟,他想讓她明白的就是這個道理。

是以,他一邊輕進輕出,一邊揉她酥胸,笑道:「老婆,不如你介紹幾個給我。你的同學也可以。」

「嗯,我就知道你在打謝月美的主意」她微微吃醋道。

「哈哈,老婆,你不是說要幾個女人才能服侍得了我嗎?」。他重重地頂了一下,便吻著她左雪山上那顆粉紅,笑道。

「矮,我才不會介紹給你呢」她嬌`喘道。

至此,他已可以揣摩到如果有朝一日她知道自己與謝月美的關係,其實也算是有心理準備的了。

兩人在車裡又卿卿我我了大半個鐘,他把她的身子吻了數遍,才算結束了激情大戰。穿衣服的時候,她因下面紅腫而張腿都不方便。

「嗯,你那麼猛搞人家,現在人家下面好痛呢」她嘟著紅唇,嬌聲道。

「哈哈,老婆,來,我幫你穿。」說著,他便幫她穿衣服。

先幫她穿好了內衣,再幫她穿長衫長褲。

打開車門,從車廂後座下車的時候,王美鈴發現自己走路都不流暢了。

「嗯,人家下面痛」她嬌羞地淡淡地橫了他一眼,美眸里的神色好像在說:都是你弄的。

「老婆,會好的。」他吻了一下她渾圓微翹的豐`臀,安慰道。

「嗯,下次要是再把人家弄得走不了路,就不理你了」她揮舞著小粉拳,輕輕地捶打一下他的肩膀,含笑道。

「哈哈,老婆,我下次盡量輕些就是了。其實,重些應該會爽些埃還滿意嗎?」。他摟著她的小蠻腰,凝視著她那含情脈脈的明澈眸子,問道。

「嗯,不告訴你」她將腦袋依在了他的肩膀上,嬌聲道。

「哈哈,老婆,你先進車裡坐著,我去打些水來。」他非常紳士地打開了副駕駛位那邊的車門,請她進去。

「打水幹什麼啊?」她眨著黑亮的美眸,不解道。

「擦拭一下車座。」他笑道。

她頓時明白了。

畢竟,車廂後座上面的那幾滴處女血,她也瞧見了。

這時,她俏臉刷地又紅了許多,微垂著頭,柔聲道:「小兵,人家那裡出血了,會不會有事啊?」

「哦,放心,沒事的,很正常的。」他輕吻她的紅唇,道。

「真的嗎?處女膜破了都會出血的嗎?」。她對於性方面的了解頗為缺乏,但知道黃花閨女胯下的那扇薄薄城門要是破了,可能會出血。

「應該會。」他也不敢肯定。

於是,他扶她坐進副駕駛位,便拿了一個容器到小河打了點水回來。

將車廂後座的血跡清除乾淨之後,才駕車開上了國道,沿途兜了一圈,看了些風景,便搭她回家了。

回到她家,從出來算起,已是二個多鐘頭之後的事情了。

王世飛回到家可能沒有看到王小兵與妹妹,便猜測兩人是去約會,便也出去了。

當王小兵送王美鈴回家的時候,她家只有她一人。下了車之後,她掏出鑰匙開了門,想上樓去換一條內褲,但上樓梯的時候,幾乎張不開腿。

「小兵,人家上不了樓梯啦」她亭亭玉立站在樓梯口,嬌聲道。

「我抱你上去。」說著,他便真的抱她上去。

一直將她抱到她房間的床上。

「老婆,要睡覺嗎?」。他幫她脫了鞋子,問道。

「嗯,人家的內褲髒了,換條內褲。幫我在衣櫃里拿條內褲來。」她躺在床上脫褲子,這樣就不會那麼痛。

他走到衣櫃前,打開門,從裡面取了一條粉紅的內褲,丟給她。

「來,我幫你脫。」見她脫內褲時小心翼翼的,便知她有些不方便,於是主動承擔起這個任務。

她也同意了,便躺在床上,伸直了兩腿,讓他來幫自己脫掉濕了的內褲。她知道他還會幫自己穿上乾淨的內褲,是以,只等著。

不過,內褲被脫掉,半分鐘之後,還沒見他幫自己穿上內褲。

於是,她抬頭一看,吃了一驚。

原來他也脫了褲子。

「矮,小兵,你怎麼也脫矮」她緊緊夾`著雙腿,嬌聲道。

「老婆,我看到你的小妹妹,我又來性趣了。我再給一次高cho你。」說著,他便舉著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爬上了床。

「咯咯,人家下面痛」她夾`緊雙腿,並且伸手護著私`處。

但他乃是一位有經驗的開發商。

此時,她雖作了一番防護,但也只是螳臂當車而已。

是以,他兩手一掰,便分開了她的兩條滾圓美腿,隨即,拿開她的玉手,便騎在了她的嬌軀上,屁股一撅,「噗」一聲,便又進入了她的身子里。

隨即,便大動起來。

她除了發出「啊氨的春音之外,別無可做。

不消十分鐘,他重重一頂,以雷霆之勢撞在了她胯下神秘山洞的洞底里,使她渾身震顫起來,同時,也因興奮過度而暈過去了。

本來還想繼續耕耘她的身子的,想到還要去找葉翠翠談一談種花基地的事,便將精華輸送進她的神秘山洞,隨後,便拔出了依然雄壯的老二,找紙幣擦拭乾凈,穿了褲衩與長褲,幫她蓋好褲子,便下樓,開車離開了她的家。

到了鎮zhngf大院的停車場之後,他便用大哥大傳呼葉翠翠的呼機。

不久,葉翠翠便復了電話。

「小兵,你找我嗎?」。她的話音是那麼的溫柔。

如果不是見過她的人,還道她是一位十八歲的黃花閨女呢。不過,她也還有些風韻,確實有迷人之處。

「葉姐,我現在已到了鎮zhngf大院的停車場了,想跟你談談種花基地的事。」他如是道。

「哼,你還騙人呢,我從辦公室的窗戶正好能瞧見停車場的,你根本不在那裡。」葉翠翠得意地揭穿他的小把戲。

「那我下車讓你看看。」說著,他便下了車。

「噢!你原來開小車來了啊!我以為你開摩托呢。看到你了,上來。」葉翠翠歡喜道。

於是,王小兵輕車熟路地走進了她的辦公室里。裡面只有他與她,是以,關上門之後,兩人便立刻相擁在一起,激吻起來。

吻了一會,他才問道:「葉姐,上次我托你那件事,有結果了嗎?」。

「哦,快有結果了。」她伸手摸他的小弟弟。

他也知道她想要什麼。

是以,立刻將她抱放在那張具有人體工程學的沙發上,然後麻利地扒掉了她的胸罩與內褲,再脫下自己的衣服,先用老二去訪問她的檀口。

她祭出柔舌功侍侯他的老二。

當他的老二青筋怒突時,他便舉著它往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送了進去。

隨即,便大動起來,他騎在她的豐腴身子上,以最剛猛的進攻方式開鑿她的神秘山洞,誓要打通一條令人興奮的隧道。

辦公室里迴響著他媽的「啊氨春音。

半個鐘頭之後,她的身子便軟成了爛泥,散發著激情的光澤。

他還在大動,使她的神秘山洞溢出大量的泉水,那張沙發也被弄得濕漉漉了。一直弄到她不停地求饒為止,他才停止了進攻。

隨後,揉`搓著她胸前兩座雪山,微微喘氣道:「葉姐,你幫我把那件事辦妥,好嗎?」。

「心肝,我一定幫你搞掂。」她美眸里秋水蕩漾,膩聲道。

「那謝謝葉姐了。」他將她的身子又吻了一遍,才算把女人福利給了她。

穿好衣服之後,他便與葉翠翠告別,本來還想到興華路的養生堂去找謝月雯了解一下近來的生意情況,不過想到要是她也來向自己索要女人福利,那可吃不消。

畢竟,他幾乎把精力都消耗在王美鈴與葉翠翠身上了。

是以,他便駕車直接回小樹林集市。

他相信葉翠翠會全力幫忙,只要上面同意建種花建地,那柳大鐘就沒什麼戲可唱了。

在路上,他想起笑面郎這個人,暗忖那廝纏上自己了,如果明天笑面郎來找自己,那得想個借口來拒見才行。

他不想與笑面郎打交道。

平時,他觀察過不少人,對於哪些人比較狡猾,他是有一定經驗的。

像笑面郎那種人,如果看到他笑,便以為他善良,那就大錯特錯了,他是那種笑裡藏刀的人,只要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他是可以在背後捅人一刀的。

是以,王小兵覺得還是別跟他打交道比較好。

不久,便回到了小樹林集市。

他在鎮zhngf那邊又買了兩份芝麻糊帶回來給龍非。

當龍非見到美味的芝麻糊之後,粲然笑道:「老闆,你又到鎮zhngf那邊去了啊?」

「是啊,要幫村裡辦些事,到那邊走一趟,喏,還暖的呢,別放涼了,趁現在吃,吃涼東西,對胃不是太好。」他關懷道。

他就是要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籠絡住龍非的芳心。

「你也吃。」她嬌聲道。

「我吃過了,你快吃。」他便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他來這裡有兩個目的,一是來給龍非送芝麻糊的,這當然是為了博取她的好感,二便是來看看她會不會對自己說些暗示。

因為之前,他就從她這裡聽到了不少暗示。

是以,只要三個老古董那邊有什麼對自己不利的行動,估計她都會知道,並且以晦澀的語言來提示自己要小心。

一番交談之後,並沒有聽到她說到暗示性的話語。因此,他感覺三個老古董可能還沒有什麼特別大的陰謀。他也覺得合理,由於警方正在調查那批毒品的事,而三個老古董有最大的嫌疑。

是故,他們在這段時間內不敢輕舉妄動。

辭別了龍非之後,王小兵便直接開車回了東和村。距離與梁國興切磋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如果還不能煉製出「強身丹」,那就真的要被羞辱了。他與梁國興之間的恩怨,那是一回事,他與程萬里的恩怨又是一回事。

至於他與梁國興的恩怨,如果打敗了,他只是自己受辱而已。

但他與程萬里的恩怨卻牽涉到馬艷。程萬里極想打趴王小兵,藉此來羞辱馬艷。是以,王小兵更不能敗。

但想打贏程萬里,那又談何容易?

現在「強身丹」又還沒有煉製出來,而碎雪的刀法又不是短時間能掌握其精髓的。

他確實有點焦急。想在這十多天內把碎雪的刀法學會,並且能嫻熟地運用,恐怕只是痴人說夢了。以眼下的情況來看,最有機會成功的還是煉製「強身丹」。

是以,他要集中時間去煉製「強身丹」。

回到家,把自己關在房間里,盤膝坐在床上,便進入玉墜里。

在玉墜里一直呆到晚上九點多,才出來找了點東西填肚子,吃飽之後,再進入裡面嘗試煉製「強身丹」。

弄了一整晚,也算小有成功。

那就是又確定了一種藥材的混合比例,至此,只剩下四種藥材的比例還沒有定下來。

這已經很接近成功了,但別以為四種藥材的比例很好調試,其實也是一種繁雜的工作,沒有足夠的耐心,那人都會被悶死的。

到了第二天早上七點多,他才從玉墜里出來,倒頭便睡。

一般來說,以他現在的身體素質,一天睡三個鐘頭左右,便能精神充沛了。

他入睡之後,也不知是多久,隱隱約約聽到大哥大響了,但又好像是在夢中,他也沒留意。後來,大哥大不停地響著,他便被吵醒了。

從床頭拿過大哥大,接聽電話。

對方是一把熟悉的男聲,問道:「兵少,早上好。」

「噢,好,哈?你是誰啊?」王小兵估計剛睡了一個多鍾而已,精神還有點朦朧。

「嘻嘻,兵少,你貴人多忘事埃我是笑面郎,昨天跟你一起吃飯那個。中午有空嗎,我想跟你說個事。」笑面郎非常好友道。

「中午啊,有。」王小兵敷衍道。

說了之後,他忽然感到有點後悔,因為一時未曾多想,便脫口應承了對方。

其實,他是不想見笑面郎的,畢竟,對方是太子的手下,來找自己的目的非常可疑,盡量與笑面郎保持距離,才是上策。

「好,兵少,我到了小樹林集市之後,再打電話給你。」說完,笑面郎便掛了電話。

「喂,我……」王小兵還想說自己沒空。

但對方已掛電話了,他有點氣惱地將大哥大丟到一邊,倒頭繼續大睡。

當他精神飽滿地醒來時,已快是早上十一點了,起床,洗漱完畢,便打算出去吃午飯,暗忖如果笑面郎再打電話過來,那就說自己沒空。

穿好衣服,挎了大哥大,下樓,剛出到門口,便愣住了。

如果見到鬼,那他都還覺得正常。

可是如今,他見到笑面郎正笑嘻嘻地站在自己的家門口,手裡拎著大包小包的禮物。

「兵少,我到了小樹林集市之後,向人打聽,得知你家在這裡,我就直接開摩托來了。敲門沒人回應,我想你可能還在睡覺,只好在這裡等了。」笑面郎笑容可掬道。

王小兵暗吃一驚。

按正常情況來說,有人帶著禮物來自己家裡作客,那也並不算壞事。

但王小兵想到的卻是很嚴重的一面,那就是笑面郎知道了自己的家在哪裡,以後如果有了衝突,是不是會來找上門來?

這一點,他相信笑面郎是做得出來的。

是以,他見到笑面郎出現在自己的家門口,真是嚇了一跳。

「笑面兄,你太客氣了,要來坐坐,也不用帶這麼多禮物來埃我都不好意思了。」王小兵也只好客氣一番,笑道。

「哪裡,能結交到你這麼好的朋友,那是我三生有幸,這點薄禮,還請你笑納。」笑面郎點頭哈腰,一副視王小兵為上帝的神色,把手中的禮物呈送上來。

「我不能收埃」王小兵婉拒道。

「兵少,你不收的話,那就是不把我當朋友埃你不會嫌我不夠資格?」笑面郎一副痛苦的樣子,可憐兮兮道。

「唉呀,哪裡話,笑面兄,你的身份地位比我強多了,我是覺得自己不夠資格跟你交朋友埃」王小兵攤開雙手,推心置腹道。

「兵少,我其實是個卑微的人。請你不要鄙視我,交我這個朋友。」笑面郎笑面和氣之極。

王小兵想繼續婉拒。

但也覺得推辭不過,只好笑道:「承笑面兄看得起,好,我們是朋友了。」

「兵少,我太感動了。一年前,我就聽說你是個非常值得交的朋友了,現在能交到你這個朋友,我這一生都沒有遺憾了。」笑面郎歡喜笑道。

「過獎過獎。是進來坐還是現在直接到外面的館子喝兩杯?」王小兵問道。

「先坐一下,這些禮物,你也要拿進去埃你爸媽在嗎?」。笑面郎朝屋裡掃視一圈,問道。

「哦,我爸媽晚上才會回來,進來喝杯茶。家裡沒什麼好東西招待,還請你見諒。」說話間,王小兵當先走進客廳。

他心裡非常不自在。

畢竟笑面郎不是個善渣,但現在偏偏在自己的家裡。

轉眼間,王小兵便了一壺茶,兩人品著香茗,西東南北地聊著,他發現笑面郎其實是一個很能聊的人。

不過,他不想跟對方聊。

與笑面郎聊天,他感覺很滑稽,因為他感到對方是有陰謀的。

說白了,他與笑面郎,其實是敵手關係,但現在卻坐在了一起,還要是坐在他家裡的客廳里,這真是有點匪夷所思。

「兵少,你練過武嗎?」。笑面郎佯裝無意問道。

「沒有練過,近來加入了詠春拳武館,想學幾招來防身。」王小兵笑道。

「哇,那你真的很利害,一個沒有練過武的人就有那樣好的身手,如果你練過武,那估計在華龍縣裡,都沒人是你的對手了。」笑面郎誇讚道。

「哈哈,笑面兄說笑了,以我這種料,就是張三丰再世,也難以將我教成高手。」王小兵品嘗一口鐵觀音,擺手道。

「兵少,你加入跆拳道協會更好一點。」笑面郎邊笑邊遞了一支香煙給王小兵。

王小兵接了,但心裡在想這支香煙會不會有葯。

是以,只好先將香煙夾在耳背。

「為什麼加入跆拳道協會會更好啊?」王小兵給笑面郎斟了一杯茶,問道。

「是這樣的,跆拳道協會的會長跟太子的關係非常之好,如果你加入了跆拳道協會,那太子跟會長說一聲,我敢保證會長會將他的真功夫傳授給你。」笑面郎道出了真相。

「哦,這樣埃那我以後考慮一下。」王小兵便知笑面郎又是來做說客了。

他已打定了主意,不論對方怎麼勸說,都以婉拒來敷衍就行了。

「兵少,你跟飛少是好朋友嗎?」。笑面郎忽然問道。

「是。」王小兵點頭道。

「既然他是你的好朋友,那我就告訴你一個秘密。你到時再轉告他。」笑面郎神秘兮兮道。

「什麼事?」王小兵心裡七上八下的,腦筋急轉,在猜測笑面郎將要說什麼樣的秘密,但也不得要領,只好等對方說下去。

「我聽郭長青與駱軍說,他們現在是太子的朋友了,如果王飛世不肯做太子的朋友,他們就視他為敵人,要對付他。」笑面郎吐著煙氣,一副說了天下最重要的事的神情,道。

這個情況,王小兵與王世飛都曾猜測到了。

如今,笑面郎為什麼要對自己說這番話呢?王小兵推測,這應該是笑面郎向自己施壓。

是以,他笑道:「黑道上,肯定會有紛爭。如果郭長青與駱軍要聯合起來對付王世飛,那雙方肯定會有血拚,估計誰也賺不了多少。」

「這個確實如此。」笑面郎笑道。

「王世飛其實很想跟太子做朋友的,只是他有點清高,給點時間他,他會同意的。」王小兵也不想見到王世飛出事。

「那就好。是了,兵少,你的解酒丸效果怎麼樣?我想買些來服用。」笑面郎話題一轉,道。

「有效果啊,我拿幾顆給你。」說著,王小兵上樓。

一會,便拿了數顆解酒丸給笑面郎。

「兵少,你真是一個非常有能力的人,不如就收我為徒弟,行嗎?」。笑面郎言辭非常有誠意。

「笑面兄,不怕跟你說,我其實不懂什麼啊,只是祖上留下了這麼個配方,才配製出幾種藥丸,除此之外,我一無是處埃」王小兵可不願意收對方為徒。

「但相對於我來說,你已是非常利害的人了。請收我為徒。」笑面郎懇求道。

「真的不能埃」王小兵連連擺手道。

兩人其實都是在做戲。

「兵少,請你放心,我是一定會交學費的,喏,我帶了一萬塊來,算是半年的學費,怎麼樣?」說著,笑面郎從兜里掏出了一沓百元大鈔,道。

「不,萬萬不能。笑面兄,我跟你是朋友,所以老實對你說,我是真的沒什麼能耐埃因為我家有很嚴的家規,所以現在還不能將那藥方給你看,不過,等我結婚之後,就有權利把藥方給你看了。」王小兵胡謅道。

「為什麼要等到結婚之後?」笑面郎縱使在驚訝的時候,臉龐依然是笑嘻嘻的。

「按大眾的說法,人一般到了十八周歲就成年了。而我們家族卻是例外,一般要等到結婚之後才算成年,只有成年之後,才有權利做這種事。」王小兵感覺對方是想來套自己的藥方,便乾脆明說了,讓笑面郎抱有一絲希望。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