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79章搭美女去兜風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09日 22:23 [字數] 834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笑面郎見識過了王小兵的不凡身手。

不過,他也以獨特的方式向王小兵展示了自己的能力,在默默表達著自己的意思:如果是我跟你打,你就占不了便宜了!

單憑他剛才拉住郭長青的那一下子,便足以說明他的身手也不錯。

這一點,王小兵看出來了。

之前,他只聽說太子的旗下有不少能人,現在看來,確實如此。

這個笑面郎已身手頗為不俗了,那四大金剛是不是更強大?聽說太子有五個實力頗強的手下,除了四大金剛,難道第五個便是這個笑面郎?

王小兵好想當面問一問,但知道問了也不會有什麼結果。

因為他以前聽海高富說過,那第五個是向來不露身份的,是以,別人根本不知道那人是誰。

或者是太子經常要那人做一些秘密的事情,不能公開露面,不然,以後去辦事就會被盯著,是以,才一直不為外人所知。

這是王小兵的猜測。

但那第五個人是誰,他真的很感興趣。

兩番切磋,也只不過花了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便結束了。笑面郎邀請眾人進入飯館坐下,重整杯盞,繼續閑聊。

郭長青與駱軍雖渾身不自在,但也不敢隨便走開,只得硬著頭皮陪客。

由此可見,這個笑面郎真的不簡單。

不過,或者他的幕後老闆是太子,所以郭長青與駱軍不得不給面子。

這時,菜肴陸續被端上來了,笑面郎又點了不少菜,大家一邊吃喝一邊聊著,如果不知底細的,還道這一桌是朋友。

但看郭長青與駱軍那一臉陰鷙,便知在坐的雙方是有過節的了。

「嘻嘻,兵少,飛少,像你們這種人才,太子是非常看重的,有沒有興趣跟太子交個朋友啊?」笑面郎好像中了百萬大獎一樣,張口笑道。

「我這種小蝦米,沒有資格跟太子做朋友埃」王小兵推心置腹道。

畢竟,實際上,他與太子已存在潛在的恩怨了。

一旦跟太子成了「朋友」,那就要交出碎雪,不然,後果會更嚴重。

他是不會將碎雪交出去的,是以,他會婉拒加入太子的旗下,只有這樣,才可與對方保持一定的距離。

聞言,笑面郎的笑容有點僵,道:「那你是不給面子太子了?」

「笑面兄,你誤會了。」王小兵擺擺手道。

「太子其實是一個很隨和的人,不會看小任何人,像你這種有能力的人,他是非常敬佩的。」笑面郎的笑容又恢復了三分自然,稱頌道。

「這個我知道,我向來就聽黑道的朋友說太子的為人非常高尚,而他的身份又很尊貴,像我們這種鄉鎮的人,沒見過什麼大世面,真的沒有資格做太子的朋友。我這是有自知之明。就像一個窮人跟一個富人做朋友,那也是很不自然的。」王小兵舉例道。

「怎麼個不自然法?」笑面郎皮笑肉不笑道。

「比如說請吃飯這個問題,富人請了窮人,而窮人要請回富人,那是很困難的,心裡就會難受,明白吧?」王小兵頭頭是道笑道。

畢竟,人家誠心誠意來交朋友,他也只好溫和地婉拒。

不過,王小兵也知道太子想跟自己交朋友,那絕對不是一件好事,遠的且不說,單說近的,那就是太子想自己做他的手下。

王小兵向來是個不喜歡受羈束的人,如果成了太子的手下,那可能要經常聽太子的調遣,這是一件非常沒意思的事,先不說做的事有多麼危險,只說那種被人呼來喝去的感覺,就教他受不了。

「笑面兄,你看到了吧,這個人就是那麼拽的。」駱軍又開始煽風點火了。

「駱軍,你這麼久沒說過一句人話埃」王小兵淡然道。

「你1駱軍大怒,但不敢動手。

「大家是朋友,不要傷了和氣。」笑面郎做了個冷靜的手勢,笑道:「兵少,如果你跟太子做了朋友,那你的勢力就更強了。」

其實,這只是一種偷換概念的說法,看似是自己的實力變強了,但只是一種依附力量而已,自己根本沒有真正變強大,而真正變強大的是太子,那是由於他吞併了自己的力量。

不過,王小兵卻沒有揭穿笑面郎的這種小伎倆,笑道:「這確實是件好事,但我想退出黑道,正在找機會慢慢淡出去。」

聞言,笑面郎眼神掠過一抹不悅,道:「兵少,你沒眼光。」

王小兵笑而不語。

「你想想,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笑面郎呷了一口啤酒,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說我在這行也混得不錯,不必改行,對吧?」王小兵將煙頭丟進煙灰缸里,道。

「對,那你為什麼不幹下去呢?」笑面郎點頭道。

「笑面兄,我覺得我不太適合做這行啦。所以,我才萌生了退出的念頭。」王小兵一本正經道。

其實,如今他已半隻腳踏入黑道了,想要金盆洗手,那並不容易,因為還有許多江湖恩怨沒有解決,他一人想化解所有恩怨,但別人不會同意,如此一來,就相當於他退不出江湖了。

「兵少,你好好考慮一下吧。」笑面郎建議道。

「好。」王小兵鬆了一身。

「是了,你大哥大號碼是多少,我們可以經常聯絡。」笑面郎非常誠心地問道。

於是,王小兵叫飯館的服務員拿了紙與筆來,把自己的大哥大號碼寫在紙上,交給笑面郎。人家那麼有誠意問要個電話,他不好意思拒絕。

將寫有大哥大號碼的紙張收進袋裡之後,笑面郎便望著王世飛,問道:「飛少,昨天已跟你說了,你意下如何?」

「讓我再想想。」王世飛拖延道。

「嘻嘻,那好吧。但我以朋友的身份跟你說,如果你結交了太子,那你的人生絕對會綻放更大的光彩。」笑面郎笑臉中掠過一抹惱色。

「這個我知道,我也像兵少一樣,覺得自己沒有資格跟太子做朋友。想到要跟太子做朋友,我心裡就非常激動,甚至有點擔心自己會影響太子的尊貴身份。」王世飛腦筋一轉,連忙將王小兵那套說辭搬了出來。

「山貓,你又何必學他。太子給面你,你就應該珍惜1郭長青冷冷道。

山貓是王世飛的綽號。

「我知道太子很給面子我,我會認真考慮的。」王世飛不滿地瞪了一眼郭長青。

「山貓,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姓王的他是看不起太子,你如果也看不起太子,那不會有好下常」駱軍陰聲陰氣道。

聞言,王小兵真想一腳踹飛他。

「駱軍,我沒有說過看不起太子的話,請你別亂放屁,如果還想跟我單挑,那我奉陪到底1王小兵義正辭嚴道。

駱軍才剛被打了一頓,哪裡敢嘴硬,只是氣得臉都紅了,渾身微顫,好像隨時會撲向王小兵,當然,他是不敢撲過去的,不然,那就是找揍。

「軍少,別這樣說人家。」笑面郎淡笑道。

他也聽出駱軍老是想借用別人的力量來教訓王小兵,是以,出言提醒道。

連笑面郎也這樣說了,駱軍只得閉嘴了,悶聲悶氣地喝著啤酒,憋著一肚子悶氣,卻是無處發泄。

不知不覺間,數人便吃完了一頓飯。

王小兵想付帳,但笑面郎搶著付了,之後,駱軍與郭長青就找了個借口辭別了笑面郎,自去了。

而笑面郎卻拉著王小兵的手,神秘兮兮地道:「兵少,別跟他們一般見識,他們都是那種不成器的人,我可以看出,你才是真正做大事的人。」

無緣無故往自己頭上戴高帽,那不是好事。

王小兵感覺這個笑面郎是個頗難對付的人,揣摩一番,也不知對方有何用意,只好繼續觀察下去。

「我哪裡是做大事的人啊,只要能掙三餐填肚子,那就滿足了,不像笑面兄,跟太子混得風生水起,真讓人羨慕。」王小兵還回一頂高帽給對方。

「如果你羨慕,那我建議你跟太子交朋友。」笑面郎適時地插上一句,笑道。

「我確實想,但我又想退出黑道。」王小兵攤開雙手,作無奈狀。

「那兵少先考慮考慮再說。是了,兵少,你平時有什麼愛好沒有?」還沒等王小兵開口,他又接著道:「我呢,平時喜歡收藏些古董,不過,都不是什麼有大價值的東西,只是一些刀啊劍啊之類的。多數都是清朝的,純粹是拿來收藏,自娛自樂的。你有沒有興趣看一看?」

當對方這麼一說,王小兵便起了警惕。

畢竟,自己才剛得到碎雪不久,而對方又正好是太子的人。

是以,王小兵連忙笑道:「笑面兄,其實我對古董不感興趣的,一般來說,我是個比較枯燥的人,對什麼事都不感興趣,除了喜歡睡覺之外。」

一句話便攔死了笑面郎。

不過,笑面郎的修養工夫倒也不差,還是笑咪咪道:「其實收藏古董有很多樂趣的。」

「這個我知道。但我這樣一個窮人,根本沒錢去買古董,所以只好死了這條心。」王小兵暗忖對方用意多半是想套問自己碎雪在哪裡了。

「不如這樣,現在到我家去看看我收藏吧。」笑面郎忽然邀請道。

「哦,今天不行啊,我約了飛哥,要給她妹妹看看病,給她開幾劑中藥。」王小兵連忙找了個借口道。

等笑面郎看向王世飛的時候,王小兵便向王世飛不停地使眼色,要他替自己圓謊,幸好王世飛也還算機伶,點頭道:「是啊,我妹妹平時感覺身體乏力,所以要請兵少給她看看玻」

「噢!兵少原來還懂醫術,佩服!佩服1說著,拱手打揖道。

「我只會開幾劑涼茶。」王小兵擺手道。

他已不想再跟對方糾纏下去了。

於是,看了看勞力士,道:「笑面兄,我下午還有事情要做,現在先得去給飛哥的妹妹看病,下次再聊。」

「好,沒問題。是了,兵少,你好像開了一間養生堂,對不對?」笑面郎雖還想繼續纏著王小兵,但人家都把話說到那個份上了,他也只好暫時放棄了。

「對。」王小兵道。

「那你確實對中藥非常了解。兵少,如果不嫌棄我,請收我為徒,好嗎?」笑面郎忽然道。

聞言,王小兵暗吃一驚,他千想萬想,怎麼也料不到對方會這樣說,其實,他可以從對方那閃爍的眼神看出,笑面郎想拜自己為師是假,估計是想得到自己那些藥丸的配方是真。

於是,連忙搖手笑道:「羞死我了,笑面兄,千萬別這樣。」

「誒,兵少,我真是誠心誠意要拜你為師的。請你考慮一下,我很能吃苦的。」他失望的時候,依然是保持著笑容滿臉,忽地好像醒悟起什麼,道:「噢,我知道了!兵少,你放心,只要你收我為徒,我一定會交學費的,學費的數目絕對不會少。你開個價。」

「不是這個意思。我對中藥只是一知半解,怎麼敢收你為徒啊?」王小兵如是道。

其實,他真的對中藥不太在行。

他能煉製出美容丹、健胃丹等好丹藥,那完全是由於他擁有《丹經》。

不過,別人卻以為他是個中藥大師,對各種藥材的藥性都非常了解,不然,不可能配製出那麼好的藥丸。

「這樣吧,可能是剛剛說這個事,你還接受不了。你考慮一下,我是真的想拜你為師的。明天,我再來拜訪你。你的大哥大不會關機吧?」笑面郎指了指王小兵腰際挎著的大哥大,問道。

「噢,不會,除非是沒電的時候。」王小兵道。

「那好,不阻你給人看病,告辭了。」笑面郎分別與王小兵、王世飛二人握了握手,便走了。

王小兵與王世飛面面相覷,相視苦笑。

等到笑面郎走遠了,王世飛道:「你看他的身手怎麼樣?」

「雖沒有與他交過手,但從他先前去拉駱軍與郭長青來看,他的力量是非常大的,但他的人又不高大,確實讓人吃驚。不過,你看到他的太陽穴了嗎?」王小兵接了王世飛遞過來的香煙,點燃,悠然抽著,問道。

「沒怎麼留意,怎麼了?」王世飛好奇道。

「據我所知,一般練武的人,如果練到了比較強的時候,特別是有內家功夫的人,太陽穴都是比較飽滿的。」王小兵如是道。

「那你是說,凡是太陽穴飽滿的都是練過武的人?」王世飛不解道。

「哈哈,我可沒有這樣說啊,我是結合種種跡象,說笑面郎應該是練過武的,而且,他的底子不差,估計我都不是他的對手。」王小兵吐著煙圈道。

笑面郎給人的第一感覺是一拳能打到他撲街。

不過,當接觸了他凌厲的眼神之後,便又會有另一番感覺:那就是他有韌性,就是打他千百拳,也休想打倒他。

「我也感覺到他身手比較強。當時,我見他一隻手扶起了郭長青,就十分震驚。說真的,像郭長青那麼大塊的人,就是我出盡全力,可能才能勉強扶起他。但笑面郎居然單手就扶他起來了。」王世飛佩服道。

「我也感到意外。」王小兵點頭道:「但他的內家功夫還沒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為什麼?」王世飛好奇道。

「因為他的眼神掩藏不住他的鋒芒。據說,真正內家功夫修鍊到化境的人,就會返樸歸真,從外表一點也看不出是高手。」王小兵彈掉一截煙灰,道。

「哦,這樣。不過,他已算利害的了。」王世飛恍然大悟道。

兩人邊說邊朝桑塔納走過去。

「是了,兵少,他也邀請你加入太子的旗下,你怎麼看?」王世飛直接問道。

「就像你說的,如果成為了太子的手下,那以後就要聽他的調遣了,我就沒有人身自由了。」王小兵笑道。

「你的意思是拒絕?」王世飛猜測道。

「算是吧,我不想做他的手下。我只想做我自己。」王小兵如是道。

「如果你拒絕了他,那他可能會報復你。剛才,我就已從他們的話里感覺到,要是我不答應,到時他們就會聯合起來對付我。」王世飛鬱悶道。

王小兵也不知說什麼才好。

畢竟,他現在也不能給王世飛好的建議。

因為他沒有力量對抗太子,他自己可以拒絕對方的邀請,那是有特別原因的。但他不敢勸王世飛也那樣做,其實,那樣做就相當於跟太子作對了,後果之嚴重,那是不言而喻的。

說話間,便走到了桑塔納前。

「我送你回家吧。」王小兵坐進了主駕駛位上,道。

「到我家坐一下吧,你都還不知我家在哪裡。但我知你家在哪裡了。」王世飛去喝過王小兵家新屋的進宅酒。

「好埃」王小兵同意道。

他便駕著桑塔納,先到了興華街的養生堂,把藥丸交給謝月雯。

隨後,便開車朝王世飛的家馳去。路上,王世飛道:「笑面郎想拜你為師,你怎麼看?」

「哈哈,我不可能收他為徒。」王小兵如是道。

「看他的樣子,好像是真的想拜你為師埃不會有其它什麼目的吧?如果有,那就應該是想藉此來勸你加入太子的集團。」王世飛不知就裡,道。

「可能吧。」王小兵也不便把有人想刺探自己藥丸配方的事跟他說,敷衍道。

「如果你拒絕做太子的手下,那我也拒絕。」王世飛道。

聞言,王小兵心情很複雜。

其實,他在內心的深深處是有一種要跟太子比較一下的潛意識的。

是以,他會希望更多的人不買太子的帳,然後自己與他們結成同盟,一起對抗太子的壓迫。

但問題就是,以眼下的跡象來看,根本沒有能力向太子叫板。

因此,他知道,如果誰逆太子的意,那後果可能都是會被暗中幹掉。鑒於這種原因,他又不希望王世飛學自己的做法。

於是,笑道:「飛哥,你不如就答應他。」

「那你為什麼不加入,叫我加入呢?」王世飛轉頭盯著他,好奇道。

「我只想告訴你,我有一些特別的原因不能做太子的手下,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如果將來有機會,我會讓你知道全部的。」王小兵老實道。

不過,王世飛認為他說的是借口。

是以,笑道:「我也有特別的原因不能加入太子的旗下。」

王小兵也不勉強他,畢竟,這事還得由他自己作決定,別人的意見只能作為參考而已。

轉眼間,便到了王世飛的家。

王世飛的家是一棟三層的樓房,而它周圍一般都是二層或一層的房屋,算不錯的了。

停了車,跟著王世飛進了大門,掃視一眼客廳,傢具不算潮流,但也是比較新款的傢具,電器也中規中矩,應該還差一點點就達到小康水平了。

「妹。」王世飛朝樓上喊了一句。

「什麼事?」這是王美鈴的清脆話音,從二樓的一個房間傳出來。

「王小兵來了,下來泡茶給我們喝。」王世飛知道妹妹跟王小兵有點曖昧的關係,他也認同兩人的關係,道。

「哈?哦,就來1王美鈴的聲音充滿了興奮。

轉眼間,她便穿著有卡通圖案的家常便服下來了,見到果然是王小兵,清澈的美眸里射出喜悅的神色。

「誒,你怎麼來了呢?」王美鈴嬌聲道。

「哦,想到好些日子沒來看你,所以來看看你。」王小兵笑道。

不過,王世飛也不揭穿他的謊言,只當什麼都沒聽到,畢竟,他也略懂泡妞技術,知道這是一種泡妞手段。

如果他不同意兩人在一起,那早就不讓兩人見面了。

聞言,王美鈴笑靨如花,連忙坐下來泡茶給王小兵與王世飛喝,柔聲道:「近來學習忙嗎?」

「哦,挺忙的。快要到期末考試了,正在進行緊張的複習,每天都很累,所以平時沒什麼時間來看你。」他想起了昨天給董莉莉與蕭婷婷複習了十八般武藝,小腹下面不禁就漸漸地硬起來。

「咯咯,是啊,現在大家都很忙。」她秋波宛轉,風情萬種。

王世飛喝了一杯龍井之後,忽然感覺自己有點像是電燈泡,於是咳了一聲,道:「我出去買包煙。」

說著,往門外走去。

「我搭你去吧。」王小兵道。

「不用,很近的,我走路過去就行了。」王世飛一閃身,便出了門口。

客廳里只剩下王小兵與王美鈴。

此時,兩人之間便瀰漫著一層淡淡的曖昧,教人感到溫馨與情意綿綿,彼此一個眼神,便能令對方打起激靈,渾身通泰。

「誒,我剛才怎麼沒有聽到摩托車聲啊?」她含笑問道。

「哦,我不是開摩托來的,我開小車來的。就在外面。」他指了指門外,道。

「你也會開小車嗎?咯咯,真看不出來埃你自己買的小車嗎?讓我看看。」說著,她邁著輕盈的蓮步,飄出去了。

他也跟了出去。

當她看到那輛桑塔納時,神情愉悅道:「小兵,你多少錢買的呢?」

「不是我的,我朋友的。我借來開的,等攢夠了錢,我也買一輛,到時天天搭你去兜風。」他看著她圓潤的雙肩,纖細的美腰,渾圓的豐`臀與修長的美腿,不禁咂了咂嘴,有點興奮道。

她一轉身,便與他那灼灼的目光相接在一起,頓時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咯咯,我不喜歡兜風呢」她嬌羞道。

「來吧,我現在搭你去兜兜風,轉一圈就回來。」他掃視一眼她胸前兩座堅挺飽滿的雪山,邀請道。

「咯咯,不了,我還要複習呢。很快就考試了,現在還不複習的話,就考不好的呢。」她俏臉浮上一層迷人的紅暈,含羞道。

其實,她是想去的。

只不過,驟然之間要她跟他去兜風,她覺得有點忸怩而已。

而他也看出了這一點,笑道:「不用多久的,很快就會回來的,來吧,上車吧。」

說著,他藉機伸手去拉她的玉手。

當他握著她溫潤的手掌時,她也沒有甩開他,而是任由他拉著自己走。

但她紅著臉,微垂著腦袋,柔聲道:「人家還要複習呢,兜風要很久的吧?還是下次吧,好嗎?」

她也輕輕地抽了抽手,但卻沒有用力。

是以,他更知道她是由於少女的那份獨有的矜持所致,笑道:「兜一圈很快的。」

走到車門前,打開了副駕駛位的車門,非常紳士地侍侯她上車了,關上車門,然後自己才坐在主駕駛位上。

「誒,你什麼時候學會開車的呢?」她終於接受去兜風了。

「哦,不久前,你知道我想學開車的最主要原因是什麼嗎?」他邊說邊發動車子,朝前緩緩開去。

「咯咯,我怎麼猜得到呢,你告訴我吧,哦,我猜可能是你很喜歡開車,對吧?」她美眸里秋水蕩漾,情意濃濃,教人看一眼都會陶醉。

「我告訴你,你千萬別告訴別人。」他一本正經道。

「可以。」她以為他有驚人的秘密。

他卻微笑著瞥了她一眼。

旋即,清了清嗓子,字正腔圓甜言蜜語道:「我學開車的原因,就是為了有一天能搭著你去兜風。與你一起看美麗的風景。」

聞言,她滿臉春風,笑意盈盈。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