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75章與美人分享秘密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08日 00:39 [字數] 840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當無數的怨念從王小兵的身上退回到碎雪之後,碎雪的紅芒宛如鮮血一樣,教人看了震駭萬分。

而此時,也正是那些怨念最狂暴的時候。

那些怨念還想作最後一回拚殺,要把王小兵的三昧真火逼退。

如果他的三昧真火還停留在初級階段,那可能真的鬥不過那些聯合在一起的邪惡怨念。

可是,如今他的三昧真火已修廉平了,威力不是初級三昧真火所能比擬的。以中級三昧真火的強大威力,足以震懾住碎雪裡的怨念。

只見那些青幽之光與金光接觸了幾個回合,他便聽到不斷有慘叫響起。

當然,這些慘叫都是那些想要跟三昧真火較量,而被三昧真火燒得痛苦不堪的怨念發出來的,別人聽不到,只有王小兵能聽得清楚。

轉眼間,碎雪裡的所有怨念都不敢再去挑戰三昧真火了。

至此,王小兵算是控制住局面了。

「如果你們以後敢違背我的意志,那我會讓你們在痛苦之中度過每一天1他仰望著手中的碎雪,沉聲道。

那把碎雪嗡地一聲,震動了一下,似乎在回答他,表示以後會忠心耿耿。

此時,王小兵能感覺到無數的怨念不再想來侵蝕自己的身體,而是匍匐在他的面前,願意歸降於他,臣服於他了。

又過了數秒,他體內的三昧真火便退回到了氣海里。

而他也恢復了正常的樣子。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用敬畏的目光凝望著王小兵,把他看成是天神下凡了。

「小兵,你沒事!太好了1林憶娜與馬艷喜極而泣,本來,她們都以為自己會死在他的刀下,如今,非但沒死,連他也恢復了正常,因此高興之極。

「沒有你們愛的呼喚,我可能真的會被碎雪控制。」王小兵感動道。

「咯咯,那是你的陽氣足夠強,不然,誰也幫不了你。」林憶娜算是劫後餘生,俏臉泛著興奮的光彩,嫵媚笑道。

王小兵將碎雪放在刀架上,暗忖現在這把刀是屬於自己呢還是馬雲天呢?

「小兵,這把碎雪是你的了。」馬雲天也看出了王小兵的心思,把話說明白。他現在是十分佩服王小兵。

「師父,可這是你買回來的。」王小兵不好意思收下。

「如果有朝一天你通過碎雪找到了那批黃金,請分一點給我就行了,哈哈。」馬雲天爽朗道。

「沒問題。」王小兵同意道。

剛才,他只接觸了碎雪裡面的怨念,還沒有發現黃金的下落。

「王小兵,請收我為徒,你可能有仙根,日後說不定可以成仙啊1陳老爺子兩眼放光,盯著王小兵,用懇切的聲音道。

聞言,眾人微怔。

王小兵連忙笑道:「老爺子,你也知道我只是陽氣比普通人強一點,其實也是凡人埃」

「這個倒也是。」陳老爺子從幻想之中回過神來,點頭道。

「是了,小兵,你剛才是不是見到了那些怨念?」馬雲天瞥了一眼碎雪,問道。

「是,好強大的怨念,當我握著它的時候,就已感到有什麼東西將我的手攫住,然後,那些怨念就源源不斷地湧向我的頭腦。」王小兵說起來,還心有餘悸。

畢竟,他經歷了一次非同一般的事件。

「那你是用什麼方法將那些怨念驅趕回碎雪裡的呢?」馬雲天見他小腹暴閃出一團金芒,好奇道。

「我也不知,可能是我體內的陽氣激發出來了,然後把陰氣驅走了。」王小兵不會把三昧真火的事情說出來,一旦說了,那就多一分危險。

擁有丹經這個秘密是絕對不可告訴別人的。

就連家人,他也沒有告訴過,畢竟,少一個人知道,就多一分安全。

饒是這樣,還是有人在打那些丹藥的主意,如果再讓他們知道自己有一本丹經,那估計立刻會引來腥風血雨。

「那看來,人體內的陽氣還真能鎮邪的。」馬雲天感悟道。

「雲天,現在這把碎雪終於有了新主人,我們也可以鬆一口氣了。我活了一輩子,直到現在才見識了奇妙的事情,哈哈,幸好長命幾年,不然就沒有福氣看到了。」陳老爺子捋著大鬍子,滿意笑道。

「老爺子說得對。」但馬雲天高興不起來。

這可以從他的臉色看出。

陳老爺子奇道:「怎麼了?你不捨得將這把碎雪給小兵?你須知,他才是它的主人。也只有他,才能鎮得住它。你留來也沒什麼用,說不定它某一天還會奴役你。」

「老爺子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馬雲天連連搖手道。

「師父,不如就讓它繼續留在這裡,估計是最好的了。」王小兵不好意思收師父這麼貴重的禮物,道。

「別說這種話,這把碎雪肯定是你的了,你要帶走,只有你帶它在身邊,以你的陽氣才能鎮住它,留在這裡,它的煞氣就會越來越大,那到時不知又會奴役哪一個了。如果你還當我是你的師父,那就聽我的話。」馬雲天嚴肅道。

「那謝謝師父。」王小兵道謝一句。

馬雲天不是捨不得把碎雪送給王小兵,而是另有擔憂。

「雲天,你有什麼話就說,我認識的你,從來都是個說話爽快的人,不要吞吞吐吐的。」陳老爺子將煙絲放在煙斗里,點燃,嗒嗒吸著。

「老爺子,我是在想太子的事。」馬雲天說出了心中的憂慮。

畢竟太子也想得到碎雪。

但如今碎雪已歸王小兵了,如果太子知道了這件事,是不是會立刻對王小兵動粗?

這確實是一件煩人的事情,把碎雪給太子,那是不可能的,就是王小兵也不會同意,他已接觸過碎雪裡那些怨念,知道它們是非常可怕的,如果它們與太子結合在一起,那太子可能真的會成為魔王。

不過,紙包不住火。

在將來的某一天,自己得到了碎雪這件事肯定會傳到太子的耳朵里。

到了那時,太子必然會有所行動。想到太子的強大,不是一般人抵擋得住的,王小兵也感到亞歷山大。

而馬雲天擔心的也正是這一點。

「今日,在場的各位千萬不要把這件事對別人說,要不,小兵就危險了。」馬雲天掃視一圈,勸道。

眾人點頭,表示會遵守諾言。

但這樣一來,太子就會繼續向馬雲天施壓,要他交出碎雪。

如果不交,那後果肯定是比較嚴重的,除非太子某一天出了意外而一命呼喚了,那事情將會發生質的變化,但這有可能嗎?

陳老爺子紅潤的臉膛也浮上了一層思索之色。

「雲天,你就拖著,估計太子也還不敢動你,我會全力幫你。」陳老爺子承諾道。

其實,如今的陳老爺子勢力已是強弩之末了,在太子面前,確實不值一提,唯一拿得出來,敢於擺在檯面上說的,那就是他還有點威信而已。

要是太子對馬雲天發難,那陳老爺子也很難幫上忙。

不過,安慰一句還是應該的。

是以,陳老爺子只好把自己應該說的話說出來。

「老爺子,你一直都很關照我。這次,我感覺是難逃太子的魔爪。但他要是敢動我,我就跟他拚了1馬雲天雙目精光閃閃,好像正面對著太子,用目光就可射殺對方。

他也知道,想跟太子拚命,那是難於登天的。

畢竟,太子手下的能人很多。

馬雲天的功夫雖不錯,先不說人家使用槍械,只說大家都憑一雙空手,那馬雲天能打贏多少人呢?

五十?一百還是二百人?一個武師,要是真的有絕學的,估計能打贏五十人,那已是封頂的了,這還要那五十人沒有拿著刀棍,不然,能對付二十人,那就是很強大的高手了。

馬雲天的擔憂之色也使在場的人感受到那種無形的壓力。

「師父,如果太子要動你,我第一個站出來跟他拚了1王小兵是個講義氣的人,見師父陷入困境,頓時豪氣滿腔,堅定道。

「好!有你這樣的好徒弟,我也不枉為人一生1馬雲天稱讚道。

「雲天,小兵是個靠得住的人,如果他能把碎雪使用得出神入化的話,那太子手下的四大金剛估計都不是他的對手。」陳老爺子寄於希望道。

「老爺子,你過獎了。我不會刀法。」王小兵笑道。

其實,他說這番話的意思是:我不會刀法,你們兩位是否可以傳一套刀法給我。

不過,陳老爺子與馬雲天都不怎麼會刀法,是以,心有餘而力不足,滿足不了他積極向上的要求。

馬雲天指著刀架上的碎雪,道:「小兵,你會學會用它的。」

「沒有人指點我,我又從來沒有學過用長刀的刀法,怎麼可能學得會呢?」王小兵攤開雙手,無奈笑道。

「你還是沒有理解。那剛才,你有沒有感覺到那些怨念要用你的身體來使出刀法?你好好想一想。」馬雲天面帶微笑,提醒道。

「有。」王小兵肯定道。

適才,他的腦袋被好些怨念佔領之後,便有一種感覺,好像自己刀法很利害的樣子。

當然,那時他自己的意識已被那些怨念逼迫到了心田的最深處,他只是有這種感覺,但實質上是那些怨念有這個能力,而不是他有這個能力。

「那就對了。碎雪是有靈性的,只要你跟它交流,它就會指點你使用刀法。」馬雲天道。

「雲天說得對,小兵,你要用心跟碎雪交流才行。」陳老爺子也同意道。

聞言,王小兵渾身興奮。

「如果是那樣,那我也有可能像張拾來一樣利害?」他笑道。

「這有什麼出奇,這把碎雪已把張拾來的刀法記在了裡面,只要你能跟它作交流了,那就必然可以學到他出神入化的刀法。但還有個前提條件,那就是要求你要具有一定的天賦。」陳老爺子悠然地抽著煙斗,道。

「小兵的天賦算是不錯的。我敢保證。」馬雲天認真道。

「那我就努力嘗試一番。」王小兵高興道。

他不是出生於武將世家,對於習武一事,所知有限,直到前段時間,才算是正式拜了馬雲天為師,天賦如何,也只有馬雲天知道了。

「小兵,你以後千萬不要隨便將碎雪拿出來示人,否則,你會有大麻煩。除非等到你領悟了它裡面的刀法精髓,那你還有一點能力抗衡找上門的強敵。」馬雲天提醒道。

「這個我知道。我不會輕易讓別人見到它的。」王小兵點頭道。

「在學刀法的時候,最好能在一個少人到的地方,那就最好了。」馬艷淡淡笑道。

剛才,她差點死於碎雪利刃之下,如今回想起來,依然渾身起雞皮疙瘩,笑容雖是發自內心,但也略顯蒼白。

「我會的。」王小兵想到一個好地方,那就是在玉墜里。

「老爺子,怎麼了?」正當眾人在給王小兵支招如何防止別人知道自己擁有碎雪的時候,馬雲天見到陳老爺子臉色凝重起來,好奇問道。

「我在想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陳老爺子神色肅穆,不像是開玩笑。

「什麼事呢?是太子要對付我的事嗎?先別管它,今天我們好好炒幾個小菜,喝兩盅。」馬雲天倒很看得開。

陳老爺子搖了搖手。

說到喝酒,他是最喜歡的,但如今卻搖手,馬雲天也感覺有非比尋常的事情。

沉默了半晌,陳老爺子才道:「如果太子知道你擁有張拾來的碎雪,那他會不會派人經常來監視你家人的一舉一動?」

經陳老爺子這樣一問,馬雲天也暗吃一驚。

假如太子派了線眼在這附近監視著自己,現在進入了這個地窖,那眾人的言談必然被偷聽了。

想到這裡,馬雲天連忙道:「走,我們快點出去,別在這裡呆太久了,只要我們出去了,估計他也不知道碎雪落在了小兵的手裡。」

「但願如此。」陳老爺子還是擔心道。

於是,王小兵握著碎雪,跟在馬雲天的後面,與眾人一起走出地窖。

當剛走到樓梯口的地方,馬雲天見到上面投下一個影子,那是由於陽光斜照在人身上投下來的人影。

「誰?」馬雲天大喝一聲。

那個人影一晃,便消失了,可知上面有人在偷聽,如今溜走了。

「糟了!老爺子,可能你猜對了1馬雲天愣在那裡,雙手重重地拍了一下,表明他此時很懊惱。

「我們追1馬艷嬌聲道。

「追有什麼用,就是你捉住他,難道還能將他打死不成?」陳老爺子搖了搖頭道。

眾人一聽,也確實是這樣,別人只是偷聽而已,這種事,就是報警也沒什麼用,現在是法制社會,不論怎麼說,都是比舊社會要有法律了,不可能隨便就打死一個人的。

是以,追出去也沒什麼用。

唯一冀望在上面偷聽的人不是太子的人,只是附近的居民,那就是最好的情況了。

「小兵,你現在得到了碎雪,如果真是太子的人偷聽去了,那就知道落在你的手裡了,你千萬要小心。」馬雲天提醒道。

「知道。我會好好保管它,不會讓它落入太子的手裡。」王小兵堅定道。

「這樣,小兵,你現在立刻回去,只要回到了東方鎮,你就比較安全。」馬雲天想了想,道。

「好。」王小兵同意道。

於是,王小兵辭別了眾人,帶著林憶娜上了車,便朝東方鎮開去。

路上正常,大半個鐘頭之後,便回到了林憶娜的住處。一路上,也沒發現有什麼人跟蹤自己,王小兵才安心了些許。

不過,想到要真是太子的人偷聽了地窖里眾人的談話,那太子肯定會找到自己,如果太子真的派人來了,那要怎麼辦?想到現在還沒有解決三個老古董,本來就夠頭痛了,要是再添加一個太子進來,那就非常棘手了。

事情都這樣了,再擔心也沒什麼用。

是以,他不去多想。

見林憶娜其實也有點擔心,便抱著她上了床,扒掉她的衣服,騎在她嬌嫩的身子上,馳騁了數番,直到把她的身子耕耘得軟成一灘爛泥,他才將精華輸送進她的神秘山洞裡,算是結束了激情大戰。

此時,兩人都在興奮的雲端里,早已把心裡的那抹不快拋到爪哇島去了。

林憶娜在興奮之中暈了過去,他也沒有弄醒她,讓她好好地睡一覺,他則起床穿好衣服,帶齊物品,準備去找洪東妹,把這件奇異的事情告訴她。

碎雪,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差不多是一米長。

這件兵器,帶在身上,不像軍刀那麼方便,負在背上的話,如今是現代社會,又不是古代,總是給人怪怪的感覺,而且,要是背著一把刀在背上,走在大街上,那肯定會被請到派出所喝茶的。

是以,將碎雪放在那裡,這是一個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想了想,王小兵忽然記起玉墜。

於是,嘗試著把碎雪帶進玉墜里,果然,當他意念一動,碎雪便被丟進了玉墜里。

將碎雪藏在玉墜里之後,他暗忖道:「要是我想握著碎雪的時候,是不是只要呼喚它就可以了呢?」

在這種思想的驅動下,他果真用意念呼喚碎雪。

剛剛有了這個念頭,碎雪便霍地出現在他的手裡,就像是憑空而出的。

他不禁大喜,握著碎雪,雖不懂刀法,但也揮舞了幾下,虛空里留下了幾道紅芒與青光交織成的軌跡,刺目而詭秘。

再次將碎雪收進了玉墜里之後,他便離開了林憶娜的家,開著桑塔納到山石集市去。

不久,便到了夜城卡拉ok廳。

彼時已是下午四點多了。

洪東妹已起床了,正在夜城卡拉ok里處理事務,見王小兵來了,俏臉浮上迷人的笑意,道:「種花基地搞得怎麼樣了?我又替你拉了兩個投資客,他們願意出資三萬塊。」

「老婆,謝謝你的支持。」他在她的臉蛋上輕吻了一下,笑道。

「咯咯,我倆還說這麼客氣的話,那沒意思。」她從辦公椅上站了起來,輕移蓮步,走到他的旁邊,打橫坐在了他的大腿上,然後輕扭著腰肢。

當她的美`臀晃動起來的時候,自然就磨動他褲襠里的老二。

「老婆。」他的小弟弟蘇醒了。

「老公,你的小弟弟好像硬了。」她一雙玉手摟住他的脖子,嬌笑道。

他不世出的老二被她彈性十足的豐`臀磨得霍地硬了起來,欲`火也像坐火箭一樣飆升起來,於是,立刻施展出「鐵爪功」,攀登她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在那裡又揉又搓,修鍊高深的功夫。

兩人互動著,做著熱身運動。

不消五分鐘,她便拉開了他的褲鏈,伸手與他的小弟弟握手,然後祭出柔舌功問候他的小弟弟。

而他也按捺不住,扒下了她的褲子與內褲,用柔舌功問候她的小妹妹,使她的神秘山洞溢出了泉水,然後,分開她兩腿,舉著早已茁壯成為大弟弟的真傢伙戳進了她的神秘山洞裡。

於是,便大動起來。

辦公室里響起了撩人的「啊氨春音。

數番馳騁之後,她只得向他求饒,不過,他向來是個有良心的開發商,一旦開始開鑿隧道,他便要全力以赴。

是以,他施展出渾身解數,將她的身子開發得汗津津的,泛著激情的光澤,當見到她胯下的神秘山洞紅腫起來之後,他便將精華貢獻給她,然後仰坐在沙發上,將她摟抱在懷裡,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而老二還深深地在她的神秘山洞裡。

抽了一支好日子香煙,過了過煙癮,他才揉她太陽穴,掐她人中,把她弄醒了。

看著她濕亂的秀髮披垂下來,他用手當梳輕輕地將她的凌亂而濡`濕的長發撩到她的耳後根,輕吻著她的紅唇,問道:「老婆,還滿意嗎?」

「嗯,你好猛」她嬌聲道。

「哈哈,我只想把快樂帶給你。」他輕拍著她的美`臀,笑道。

「咯咯,你每次都是那麼大力,人家下面肯定又紅腫了,現在好痛呢,你是越來越利害了」她撒嬌似的輕輕捶打了一下他的肩膀。

「以後,我每天都讓你為神仙姐姐。」他興奮道。

「咯咯,我才不呢,那樣,人家天天都走不了路,我要叫文娟與帶喜一起來服侍你才行。」她願意與姐妹淘一起分享他的強大。

「哈哈,老婆,我跟你說一件事。」他揉著她的雪山,道。

「什麼事?」她柔聲道。

於是,王小兵把碎雪的事情告訴了她。

聞言,她驚訝道:「你帶碎雪來了嗎?讓我看看。」

「沒有,放在家裡了,明天帶來給你看。」其實,碎雪就在他的玉墜里,只是他不便將它拿出來。

「如果太子知道你得到了碎雪,那可能會千方百計從你手裡奪走。」洪東妹若有所思道。

「我想,那個偷聽的人應該是他的人。」王小兵吻著她的紅唇,道。

「那你要特別小心。」她叮囑道。

「就快要去參加他的生日派對了,那我是去好還是不去好?」王小兵輕撫她滑膩的脊背,道。

「去。」她想了想,道。

如果真是太子的人偷聽了地窖的談話,那王小兵擔心對方會在生日派對的時候下手。

萬一自己被太子擄走了,那後果有點嚴重。以自己現在的實力,莫說對付四大金剛,就是其中一個也沒把握對付得了。

不過,洪東妹的想法不同,她解釋道:「我們更要去參加,假如他真知道碎雪在你的身上,那一定會表現出來的,或者直接問,或者暗示,那我們就可以加強防範。」

「好,那就去。」說著,他將她抱放在沙發上,趴在她的身子上,又大動起來。

室內立時又響起了誘人的「啊氨春音。

一直幹了二個多鐘頭。

此時,她下面已頗為紅腫了,於是,他便收工了。

將她抱上三樓她的房間之後,燒了熱水,與她洗了一個鴛鴦浴之後,便挽著她的小蠻腰,一起下去找飯館吃了頓晚餐,回來之後,兩人先是在包廂里k歌,然後又回到房間里喝紅酒。

酒最能催情了。

喝著喝著,兩人又互動起來。

不消半個鐘,他與她又赤裸裸相擁在床上做起快活的體育運動了。

當把她送上**,並將她弄暈之後,他才進入玉墜里,要好好地與碎雪進行一番交流,但他也不知應該怎麼交流,畢竟碎雪裡的怨念特別多。

握著碎雪,他感覺很不適應。

畢竟,一把二十多斤的刀具,想要輕易揮動起來,那是非常困難的。

據說水滸傳里魯智深的禪杖有七八十斤,王小兵看著手中的碎雪,聯想到魯智深的禪杖,真是佩服對方的力氣之大。

當然,二十多斤的刀,並不是揮不動。

只要習慣了,那就可以揮動。但想要用它耍出一套出神入他的刀法,他感到頗有難度。

碎雪還是十分詭異,刀刃紅芒依舊,刀身青幽之光流漾不停,給人一種具有生命的感覺。不過,此時的碎雪再也不敢像先前那麼狂妄,而是安安靜靜的,真心承認王小兵是它的主人了。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裡面斯文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