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73章美女求英雄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06日 23:19 [字數] 848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世間人類的眼根叫肉眼。天人的眼叫天眼。兩者都是色法。

天眼的品質極精緻,能見肉眼所不能見的。如肉眼見表不見里,見前不見后,見明不見暗;而天眼卻表裡、粗細、前後、遠近、明暗等都了了明見。

天眼不是我們平常時所說的「眼睛」,而是抽象出來的境界「眼」。

佛能見凡人所見,是肉眼;見諸天所見的境界,表裡遠近等,是天眼;能達虛無我性,是慧眼;了知俗諦萬有,是法眼;見佛所見的不共境,是佛眼。

而世間就有人有天眼。

陳老爺子便是其中一個。據說擁有天眼的人,可見鬼神。

說得更明白一些,就是擁有天眼的人能看到平常人看不到的一些比較虛幻的物事。

之前,馬雲天就感覺王小兵的陽氣比常人要強,但也只是感覺而已,如今,聽權威人士陳老爺子也說王小兵的陽氣十分強大,他便確然相信自己之前的猜想。

王小兵的陽氣之象表現的那麼出眾,多半是由於他體內有三昧真火的原故。

「老爺子,你再看準一些。」馬雲天敬請道。

「不會看錯的。我敢肯定,你徒弟的陽氣是我一生之中所見到最強的人了。」陳老爺子正色道。

「爸,其實我們來找你,就是想跟你說一件來。據王小兵說,他感應到有一樣東西在召喚他,但不知是什麼東西,但他能肯定是在我們家附近。」馬艷見時機到了,連忙措辭道。

聞言,王小兵與林憶娜想偷笑。

不過,馬雲天與陳老爺子微怔,隨後,馬雲天才正經問道:「小兵,是真的嗎?」。

「是。其實,從第一次到師父的家裡,我就隱隱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召喚我一樣,但不敢肯定,後來,又有這種感覺,但也不太明顯,現在,我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好像有什麼召喚我,要我到那裡去。」王小兵毫不猶豫道。

畢竟,馬艷已說謊了,他只好替她作圓常

「難道那把碎雪已開始認主人了?」馬雲天沉思著,自言自語道。

「雲天,該讓你徒弟看看那把碎雪,或者,只有他才能鎮得住它。這些天來,聽你說太子對那把碎雪有興趣,我就有點心神不寧,總感覺要出大事。如果被太子得去了,那後果非常之嚴重。」隱老爺子捋著一掌長的鬍子,憂慮道。

「但我怕小兵鎮不住它,反被它役使,那就麻煩了。」馬雲天道出了自己的擔憂。

這也並非他杞人憂天,當時,他自己就差點被碎雪奴役了,如果不是天雷幫了他一個忙,估計問題就大了。

此時,回想起往昔的事,餘悸猶存。

「雲天,我雖然不敢說百分百肯定他有能力鎮得住碎雪,但至少在八成機會以上。那把碎雪的煞氣越來越重,如果再不找人鎮住它,那我的符都難以鎮住它了,到時,它遲早還是會出來役使人的。」陳老爺子語重心長道。

「那好,現在我們就回去。」馬雲天對陳老爺子的話向來比較相信的。

聞言,王小兵心裡一陣興奮。

本來,還不知牛年馬月才能見到碎雪呢。

想不到機緣巧合,如今卻要去見它了,又聽陳老爺子說自己有能力鎮住它,立時湧起一股自豪,彷彿自己是地球上的救世主了。

一行五人,乘坐王小兵的桑塔納,不久,便回到了馬雲天的家。

「小兵,我現在想跟你說一件事,你聽了之後不用太驚訝,同時,要先答應我,不隨便對其他人說,能做到嗎?」。馬雲天坐在客廳的太師椅上,問道。

「我發誓,師父對我說的話,我絕不泄露出去。」王小兵知道馬雲天要說碎雪的事,但佯裝不清楚。

說完,他用手肘輕輕碰了碰林憶娜,讓她也發個誓。

於是,林憶娜也發誓道:「我可以保證,我不會把聽到的內容告訴別人。」

至此,馬雲天才滿意地點了點頭,隨後,便把自己到上海去旅遊得到碎雪說起,一直說到自己差點被碎雪奴役,然後又說了自己如何知道碎雪跟黃金藏點有關。

王小兵不停地點頭,表示非常感興趣。

其實,他都從馬艷那裡聽過一遍了,不過,沒有馬雲天說得那麼詳細。

但事情的主要內容都是一樣的,聽完之後,王小兵一迭聲嘖嘖稱奇道:「噢!這碎雪真神秘!師父,這碎雪真的知道黃金的藏處嗎?」。

「應該知道。」馬雲天肯定道。

「據說,那把碎雪被盜走之後,張拾來曾派人四處尋找過,但沒有找到,後來他去香港了,在某次酒席上,無意中向友人透露過碎雪有可能知道黃金埋藏的地方。之後,便流傳了出來。」陳老爺子銜著煙頭,道。

「那要跟碎雪交流才能獲知黃金的藏處?」王小兵問道。

「是,因為那把碎雪已通靈了,不是一般的刀具,有緣人一定可以跟它作意念的交流。」馬雲天點頭道。

「爸,那把碎雪藏在哪裡呢?」馬艷迫不急待道。

她也好想見識一下碎雪。

馬雲天又沉思了一會,可能覺得是應該讓王小兵去嘗試一下,看能否鎮住碎雪,於是淡淡道:「就在我們那個小花園的下面。」

說著,他便帶著大家走出了客廳。

別墅的左邊是塊空地,被馬雲天買下來了,作了花園。

花園不算大,應該是百平米左右,但在花園的中間位置,有一塊大石板,約莫數平米,一眼看去,也不會覺得有什麼特別,當然,會覺得有點突兀,可能會聯想到那下面原本是一口大井。

走進花園,聞著花香,使人心曠神怡。

眾人走到那塊大石板旁,馬雲天道:「小兵,來,我倆把這塊石板掀開。」

「好咧,師父。」王小兵爽快應答了一聲,隨即捋起衣袖,彎下腰,雙手已抓住石板上面的一個鐵環。

石板上有四個大鐵環。

「老爺子,不用勞煩你,這種粗活,我們來干就行了。」見陳老爺子也要幫手,馬雲天連忙勸道。

「什麼話,你是欺負我老了沒力氣嗎?老實告訴你,我雖沒有年輕時那麼大力了,但現在依然渾身是勁,抬這塊石板,我肯定能勝任。」陳老爺子也已彎腰抓住了其中一個鐵環。

馬雲天不好再說什麼。

於是,三個男人一起吆喝一聲,同時使力,將石板抬了起來。

當大石板被移開之後,才發現下面還有一扇鐵門,門上用白紙紅篆的符紙作交叉狀封著。

而鐵門上的鎖頭也是拳頭那麼大,如果單是看這把鎖,還道下面埋藏著金銀珠寶。

馬雲天望了一眼陳老爺子,眼神里充滿了詢問的神色。

畢竟,被鎮封在下面的是一把有靈性的刀。

陳老爺子微微頷首,表示可以打開。他相信王小兵有能力鎮得住那把碎雪。

又猶豫了一會,馬雲天才掏出了鑰匙,但當把鑰匙插進那把大鐵鎖的時候,雙手不禁有些發抖,明顯是內心恐懼所致。

任憑誰,如果曾被那把碎雪差點奴役過了,當要再去看它時,也會害怕。

好半晌,才將有點生鏽的大鎖打開了。

隨即,由陳老爺子將兩張寫著奇形怪狀符文的符紙揭開了。

在揭開符紙那一剎那,馬雲天情不自禁地後退了一步,他倒擔心那把碎雪突然從裡面飛出來,那就駭人了。

幸好,符紙被揭開之後,一切都正常。

和煦的陽光照在大家身上,本來是挺溫暖的,但此時,在場的幾人都有一種涼颼颼的感覺。

大鎖被打開了,但沒人敢一下子打開鐵門。

林憶娜緊緊握住王小兵的手,明顯是打心底里感到驚懼。

縱使像馬艷這種有膽量的女生,此時也是滿臉緊張之色,畢竟就要面對著那把碎雪,不知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

眾人沉默了一兩分鐘。

隨後,聽到馬雲天「咕嚕」一聲咽了一口口水,他便雙手抓住鐵門的兩個門環,用力往上一拉。

只聽到豁啦一聲,鐵門便被打開了。

原本以為打開了鐵門,就能立刻看到碎雪了,但卻沒有。

原來,映入眾人眼帘的是一道斜斜向下的樓梯通道,在門口那段樓梯,倒還看得清楚,再下面的就變得昏暗了,也不知到底有多深。

「師父,下面是一個地窖嗎?」。王小兵問道。

「是,我們下去。」馬雲天臉色有點怯,抹了抹臉,執著手電筒,當先往下走。

腳步聲在通道里迴響,更襯托出那份幽靜。

一般鬼片里都是這麼死寂的,就在觀眾情緒很平靜的時候,突然畫面現出一個極恐怖的鬼怪,可以嚇得觀眾尖叫。

如今,王小兵緊跟在馬雲天背後,暗忖會不會突然跳出幾個面目猙獰的魔鬼呢?是以,他也頗為緊張,手心都在出汗,畢竟現在是去見那把殺人無數的碎雪。

越是向下走去,便越感到寒意。

而一眾人誰也不說話,但都能聽到粗重的呼吸聲。

走了數級之後,馬雲天伸手在壁上按了一下,只聽到「得」一聲,通道便有了燈光。他剛才正是按了燈掣。

有了燈光,就有了光明,有了光明,眾人心裡的緊張又減少了一分。

樓梯比普通的一層樓樓梯級數要多一半左右,不用轉彎,是直走到地窖下面的,而地窖估計有四十個平米,下面空蕩蕩的。

不過,在地窖的中央位置,擺放著一張八仙桌。

八仙桌用紅布蓋著,在橙黃的燈光下,顯得十分詭異,而地窖的四壁都刷成了白色,這樣一來,紅布的紅色便反射到牆壁上,使整個地窖充滿了神秘感。

而在八仙桌上,放著一個刀架。

刀架之上,自然就是那把有靈性的碎雪了。

它是被一個玻璃罩罩在裡面的,從外面看,可以看到刀身上貼了不少符文,而玻璃罩上,也一樣貼了不少符文。

大家站在八仙桌旁邊,看著玻璃罩里的碎雪,連大氣都不敢喘。

王小兵親眼看到碎雪,便隱隱感覺到它的血腥味,這刀,就像馬艷之前說的一樣:三尺長,三寸寬,方頭,厚背,薄刃,沒有護手刀柄。

這把碎雪詭異之處就在於,它通體透黑,但刀口處卻泛著紅芒,而刀身卻有淡淡的青色幽光在流漾,好像淡淡的流水在上面流過一樣。而仔細觀察,還可以發現它時不時會輕輕地顫動一下。

如果不是知道它是一把殺人無數的刀,估計會聯想到有地震。

畢竟,刀放在八仙桌上,應該是不動的。

如果動了,那多半是地震帶來的效果。而當看到碎雪在微動之際,眾人都不由自主地後退了一步。

在地窖里很安靜,當碎雪在輕輕地漾動時,便能隱約聽到那種似有似無的嗚嗚聲,就像夜晚站在荒野里,聽著風吹幽谷的那種嗚嗚聲,使人寒毛直豎。

「它的怨念越來越大了1陳老爺子倒抽一口涼氣,訝道。

「老爺子,你看,它好像要將身上的符文震落。」馬雲天指著那把碎雪,驚惶道。

剛才,眾人只是打量碎雪的樣子,如今,聽馬雲天這樣一說,便都留意起刀身上的符文,果然,那些符文似乎也從刀身上滑落下去。

「不得了1陳老爺子臉色驚懼道。

「老爺子,怎麼辦?我們是不是要退出去?」馬雲天詢問道。

此時,在地窖里的眾人都感覺到一絲絲使人恐懼的念頭,彷彿是從遠古而來的邪靈,正要鑽進人的腦子一樣,使人恐懼。

陳老爺子也不知如何是好。

「如果再沒有人能鎮得住它,那就要見血光之災了1陳老爺子的聲音也顫抖起來。

聞言,在場的眾人更是膽戰心驚,都不約而同地吞了一口口水,如果是在地面上,那聽不到什麼聲音,但在安靜的地窖里,卻能聽到「咕嚕咕嚕」的聲響。

林憶娜膽子本來就比較小,聽說有血光之災,便連忙摟緊了王小兵。

其實,馬艷也有點害怕了,她也想撲進他的懷裡,不過,卻沒有勇氣那樣做,只得抿著紅唇,努力忍住那份濃郁的懼意。

到了這個份上,馬雲天與陳老爺子同時轉頭瞥向王小兵。

如今,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了。

他咧嘴笑了笑。

不過,笑容很勉強,畢竟他也害怕。

舔了舔嘴唇之後,他努力保持著鎮定,微笑道:「師父,這把碎雪真的很邪惡埃」

「小兵,現在就看你的了。我們是沒辦法鎮得住它了。你也聽老爺子說了,如果還沒有人能鎮得住它,那就要見血光之災了。」馬雲天神色凝重道。

「呃,師父……」

王小兵想說自己不會刀法。

不過,轉而一想,如果自己退縮,那會辜負師父、師姐,以及林憶娜的期望。

於是,想了想,道:「我也不知能不能控制住它,但我願意盡我最大的努力,如果我被它奴役了,還請師父將我打暈。」

「這個你放心,我和老爺子會全力救你的。」馬雲天點頭道。

「小兵。」林憶娜緊緊地握住他的手。

雖是兩個字,但包含了她此時心裡的複雜心情,有擔憂,有鼓勵,有緊張,有害怕,有驚惶……

王小兵輕輕地拍了拍林憶娜的手臂,示意她鎮定一些。事到如今,他也只好挺身而出了。眾人都在看著自己,如果不表示做點什麼,那也太不對不起大家了。

「師父,我應該怎麼做?」他請示道。

「小兵,你把玻璃罩打開,然後握住刀柄,鎮定心神,只要你抗拒住了它裡面怨念的侵蝕,那你就是這把刀的主人了。」馬雲天指點道。

「好1王小兵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隨即,他緩緩走向中央的那張八仙桌,每走一步,都感覺自己腳步很沉重。

而且,每向八仙桌移近一寸,他就嗅到了更濃的死亡的氣息。那是一種教人快要窒息的味道。

兩眼盯著被玻璃罩罩著碎雪,他的瞳孔里映出了碎雪刀刃上的紅芒與刀身上的青色幽光,心裡不禁湧起一句話:我能鎮住它嗎?

胡思亂想之際,便已走到了八仙桌的旁邊。

而其他人都站在地窖的牆壁邊上,一眨不眨地盯著王小兵,不願漏過他的每一個動作。

此時,王小兵與那把碎雪已近在咫尺了!碎雪在輕顫,而他也在輕顫,畢竟平生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神奇的東西。

之前,他很好奇想見碎雪。

如今,碎雪就在他的面前,但他卻感到亞歷山大。

畢竟,一旦打開了玻璃罩,那不知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他不是神仙,他也沒有把握鎮住它。

不論怎麼說,它曾經是一把噬人無數的利刃。

單是看著它刀刃上的紅芒,就已教人震驚了,如果再要握住它,真的需要萬分的勇氣。

連吞了幾口口水,他都鼓不起足夠的勇氣,於是,他轉頭掃視一圈,見眾人正在專心地盯著自己,無奈之下,只得橫下一條心來,伸出輕顫的雙手,捧住了玻璃罩。

玻璃罩本來不重,但聯想到如果打開了玻璃罩,碎雪就有可能飛出來。

是以,玻璃罩在他的手裡好像有千斤重。

估計至少靜止了兩三分鐘,王小兵才吞了一口口水,呼吸也急促起來。

隨後,舔了舔有點乾裂的嘴唇,又回頭掃視一眼眾人,見大家都滿臉期待地盯著自己,便緩緩收回視線,將力量貫注到雙手,捧著玻璃罩往上移。

每移開一寸,他心裡就寒冷一分。

不知不覺間,他已汗流浹背了,如果是平常時候,他不可能出這麼多汗。

至於用了多長時間把玻璃罩移開,他不清楚,不是五分鐘就是八分鐘,要是在正常情況下,不需要一秒鐘,便可以將玻璃罩移開了。

當玻璃罩被移走之後,便能更清楚地聽到碎雪的嗚咽聲了。

剎那間,王小兵感覺到自己血管里的血液也快要凝住了,他怔了怔,腦子有一瞬間是空白的。

之後,腦海里回蕩著幾句話:噢!它真的會發出聲音!太不可思議了!現在怎麼辦?伸手去握住它嗎?它會不會劈向我?

而且,當玻璃罩被移走之後,碎雪的顫。

看它那晃動的樣子,好像真的會從刀架上飛起來一樣,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他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才緩緩地伸手過去,也不知用了多長時間,才握住了刀柄。當他的手掌與刀柄相接觸那一剎那,他感覺到有一種被電電了一下的跡象。

起先,一切都正常。

「原來我真的能鎮住它1王小兵心裡不禁湧起一陣興奮與自豪。

隨即,他想把碎雪拿起來,發現拿不動,還道碎雪被焊死在刀架上了,仔細一看,並沒有焊接過的痕。

於是,使盡渾身力氣,將它往上提。

此時,終於提動了它!

他知道自己剛才為什麼提不動它了,原來它至少有二十斤那麼重!

雖將碎雪從刀架上提了起來,但畢竟它很重,他從來沒有使用過這麼重的刀,於是,刀身忽地向下,錚一聲,刀頭便觸到了地面上。

剎那間,刀身上的符文都被震開了,散落一地。

陳老爺子看到王小兵安然無恙,不禁呵呵笑道:「我說了他的陽氣比常人要強,現在終於證實了。」

話猶未了,只見那把碎雪刀刃上的紅芒大盛,而刀身的青幽之光則漸漸斂去,被紅芒所佔據,轉眼間,整把碎雪都被一種紅芒所包裹。

「小兵,小心1馬雲天驚叫道。

此時,王小兵也感覺到有東西好像攫住了自己的手一樣!

那是刀身上的紅芒正漸漸地向他的手掌上蔓延過來,好像要將他吞噬掉一樣,實在駭人之極!

起初,他只感到手腕有些熱。

約莫十數秒之後,他便感覺有無數的怨念似乎正在通過自己的經脈源源不斷地湧向自己的腦袋,似乎要佔領自己的腦殼一樣。

那些怨念雖看似無聲無息,但卻給他無比猙獰的感覺。

而當有怨念在侵蝕自己的腦袋時,他便有了痛苦,渾身痙攣起來,臉面的肌肉也有些扭曲,更令人震駭的是,他的臉面罩上了一層幽幽的青芒,使人感覺到更為可怕。

「喝1

他低吼了一聲。

在場的人都不約而同地肉跳了一下。

「哈哈!我才是王者!誰敢再上來向我挑戰1他的聲音彷彿也有點低沉而嘶啞。

聞言,眾人便知他被碎雪裡的怨念影響了,不禁驚懼萬分。

而此時,王小兵也感覺有一抹很濃郁的怨念正在自己的腦海里想作主宰,使自己說自己不想說的話。

漸漸地,他自己的意識在變得模糊,有點不知自己在做什麼的味道了。好像自己的四腳百骸都不聽自己的指揮一樣,而有別的意識在控制自己的身體。

而他右手也已將那把碎雪拿了起來,橫擔在了右肩上,氣勢萬鈞,給人一種君臨天下的威勢。

不過,他的臉龐依然罩著一抹淡淡的青幽之光,而眼神卻是睥睨一切,嘴角斜斜向上揚起,扯出一抹俯視眾生的霸氣。

在場的眾人被他的這種強大的氣勢壓得差點喘不過氣來。

他的人雖像是一座山那樣屹立在那裡,但他的神卻好像正在動,給人一種就要揮刀劈砍的感覺。

其實,王小兵自己都不知自己在做什麼了。

他只是隱隱感覺到有一個強大的怨念正在試圖完全控制自己的身體。

不過,他自己的意識雖變弱了,但也還存在,只是不能使動四肢而已,但還可以模模糊糊地想問題。

「這是怎麼了?」

「為什麼我不能使動我的手臂?」

「難道我已被刀里的怨念控制住了嗎?這就是被奴役?」

一連串的問題湧上他的心頭,但沒有一個可以得到解決的,反正他像是在跟別人在爭這具皮囊。這個身體本來是他的,現在卻要去競爭了,荒謬而真實。

眾人看著靜止不動的王小兵,心裡七上八下的,不知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

大家都不清楚他是控制了碎雪,還是碎雪控制了他。

地窖里靜得出奇,落針可聞。

約莫數分鐘之後,只見王小兵身上也罩上了一層淡淡的青幽之光。

隨即,他大吼一聲,高高揚起了手中的碎雪,作勢要劈砍出去,那種泰山壓頂的威勢,好像就是一個鐵人在他面前,也會被他一刀劈成兩半。

剎那間,地窖里瀰漫著濃冽的殺氣。

「他可,可能被,被控,控制了了了……」陳老爺子也是見過世面的人了。

不過此時見到這種駭人的詭異場面,不禁說話都巴結起來。

馬雲天也感覺到事情有點不妙。

可是,單憑王小兵這麼吼一聲,還不足以說明他被碎雪控制了。

是以,馬雲天也沒有立刻衝上去攻擊王小兵,只想再看看,或者這正是王小兵與碎雪在較量的時候,外人不宜打擾。

而王小兵確實正是在跟那些怨念作鬥爭。

只是,他覺得有點力不從心。

此時,林憶娜也驚懼萬分,但心愛著王小兵,見他有異樣,便奮不顧身沖了上去,呼喚道:「小兵」

話未了,已從後面抱住了他。

而馬艷也情不自禁地沖了過去,雙手拉住了王小兵的左手,驚恐而關切道:「小兵,快放下碎雪1

「你們兩個快回來1馬雲天知道,一旦王小兵揮動手中的碎雪,那馬艷與林憶娜將毫無疑問會被劈成兩段,從此香消玉殞。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672章好姐妹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674章愛使他蘇醒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