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69章與美人並肩而行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04日 23:34 [字數] 846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之前,王小兵沒有吃那枚「強身丹」半成品時,林憶娜就抵擋不住他的進攻。

而今,他的力量與度都比以前要更強了,是以,她就更難以適應他強大的進攻了,只要他一抖動起來,不消五分鐘,她便要求饒了。

但他一大動起來,極少能停下來的。

是以,她下面雖有點紅腫了,但他還是繼續進進出出,一直騎在她的身子上弄了兩個多鍾,見她身子軟成一灘爛泥,下面也真的腫起來了,知道再開鑿隧道,她明天都參加不了她堂哥的婚禮了。

將第六波**送給她之後,把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了,他才收工。

此時她渾身汗光閃閃,平添幾分濕身的誘惑。

他緊緊摟著她嬌嫩的身子,將她每一寸滑膩的肌膚都吻了一遍,隨後,才弄醒她,一邊愛撫她溫軟的脊背,一邊問道:「老婆,你堂哥在哪裡擺結婚酒啊?」

「在縣城裡。」她呵氣如蘭,嬌`喘道。

「哦,你堂哥在縣城工作嗎?」他吻著她的堅挺雪山,問道。

「是啊,他是縣藝術團的成員,經常會下鄉表演的。」她也輕輕地搖動雙峰,祭出「雙峰壓」來磨他結實的胸膛,道。

「呵呵,原來你堂哥還是個藝術家埃」他笑道。

「嗯,不許笑人家」她吻住他的嘴巴。

兩人激吻了十數分鐘。

隨後,他又騎在她的嬌軀上大動了番。

至此,她下面也頗為紅腫了。一天之內,他把兩個美人的下面都弄得紅腫了。如果在洪東妹那裡呆久一些,必然也會讓她胯下紅腫起來。

最後,兩人洗了個不乾不淨的鴛鴦浴之後,才相擁在一起睡覺。

不過,王小兵一時睡不著,等她入睡之後,再進入玉墜里,一直嘗試煉製了數個鐘頭的「強身丹」,但還是沒有完全成功煉製出來。

之前,他煉製出了半成品,吃下之後,淬鍊了肌肉。

後來,又吃了兩枚,不過,可能藥力只能淬鍊肌肉,是以,效果不明顯,非得完全煉製成功之後,再服用,應該會見到大效果。

半成品已有不小的效果了,如果一枚正品,那效果肯定喜人。

在玉墜里煉製了數個鐘之後,直到凌晨五點多,他才出來,然後倒頭便睡,只睡了三個鐘頭左右,但精神也頗為充沛了。

這天,林憶娜已請了假。

是以,兩人吃了早餐之後,便準備到縣城去了。

林憶娜打扮得花枝招展,如果穿上婚紗,那必然像個新娘,她也在等著那一天:跟王小兵一起拍婚紗照。

九點鐘出門,下了樓,走到停車場,掃視一圈,不見他的摩托跑車,林憶娜訝道:「小兵,你的摩托不見了!你昨晚沒鎖上嗎?」

「我沒有開摩托來埃」他笑道。

「哦,那我們搭巴去嗎?」她微有失望,畢竟,坐巴的話,還要轉車。

「不用,我的車在那裡,看到沒有。再坐三個人都可以。」說著,他指了指十數米開外的桑塔納,笑道。

林憶娜循著他所指,看到了桑塔納。

「你又換回開嘉陵摩託了嗎?」她還道桑塔納旁邊那輛七成舊的嘉陵摩托是他的呢。

「不是啊,你沒看到小車嗎?我從洪姐那裡借來的。」他挽著她的脖子,一起朝桑塔納走過去。

「咯咯,你也會開小車嗎?」她笑靨如花道。

「會埃」

兩人上了車,他發動車子,便朝縣城而去。

路上,他邊開車邊問道:「誒,你堂哥在哪間酒店擺酒啊?」

「萬豪酒店。」林憶娜笑道。

「哇,那間酒店是四星級的啊,消費很高的,你堂哥真有錢埃」王小兵算是第一次到萬豪酒店去吃飯。

「我堂哥有個同事兼朋友,她也是藝術團的,她是萬豪酒店老闆的情人,所以我堂哥到那裡消費可以打折,應該比別人要便宜吧。」林憶娜之前沒想到王小兵會開小車去,心裡特別高興。

聞言,王小兵微怔。

半晌,才道:「你堂哥的那位同事是不是叫關之韻啊?」

「好像是,誒,你怎麼知道的呢?你認識她嗎?」林憶娜的話語之明顯有點醋意,轉頭凝望著他,關心道。

「我不認識她。」他否定道。

「那你怎麼知道她叫關之韻?」她窮根究底道。

「哈哈,你要知道萬豪酒店的老闆叫太子,是縣城裡黑道響噹噹的人物,他的情人,很多人都知道埃我也是聽朋友說的。」他如是道。

「咯咯,我還以為她跟你很熟呢。」林憶娜努了努紅唇,道。

女人與女人之間,也是充滿了較量。

「聽說她很會唱歌,是要認識一下,聽聽她的歌聲。」他醉翁之意不在於酒。

「聽她唱歌?你是知道她長得漂亮,想泡人家吧?既然她是太子的人,估計你泡不到的,還是死心了吧。」林憶娜撇撇嘴道。

「哈哈,我沒說要泡她埃」他微有尷尬道。

「還想騙我呢,我可是你肚子的一條蛔蟲。」她狡黠一笑,淡淡地橫了他一眼,幽幽道。

他打了個哈哈,不敢再與她談論下去。

畢竟,被她說了自己的心思,再說下去,那倒更使人發窘了。

不過,他真的想見識一下關之韻,看一看她是不是像黃勇進所說的那麼漂亮,他只是想欣賞一番而已。

不消四十分鐘,便到了興發商業街的萬豪酒店。

酒店門前,已有家屬在迎客了。

林憶娜的堂哥林興民包了酒店二樓舉辦婚禮,張燈結綵,一片喜氣洋洋。

萬豪酒店內部的裝潢確實金碧輝煌,地面的大理石能映出人的倒影,上面吊著璀璨的高級吊燈,透著濃郁的現代氣息,而樓梯與扶手,還有沙發等,又蘊含著三分古典。

反正,走進裡面,就可感受到西合璧的氣氛。

王小兵暗忖會不會在這裡碰到太子,所以,當走進了萬豪酒店之後,便不停地掃視。

他的這種一副急著找人的樣子,倒叫林憶娜有點吃醋,因為她覺得他是在尋找關之韻,於是微嗔道:「你不會在找那個大美人吧?」

「哪個大美人?」他一時反應不過來。

那是由於他把注意力放在尋找太子的蹤影之上,是以,聽她突然這樣問,沒有聽明白。

不過,隨即便領悟了,連忙笑道:「不是啊,我是第一次來這裡,被這裡豪華的裝飾吸引住了,所以忍不住多看幾眼。」

他只好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

如果說實話,那她應該不會信,只有這樣說,估計她才會有五成相信。

果然,她半信半疑笑道:「誒,你想看大美人就直接說吧,不必這樣遮遮掩掩的,我不會吃醋的。」

她倒說得大方。

其實,他已感覺出她在吃醋了。

於是,笑道:「那好,我真的要好好看看大美人才行,要不,那就是浪費時間了。」

聞言,她俏臉立時罩上了一層醋意。

但他卻是雙手扶著她圓潤的雙肩,嘖嘖讚歎道:「好啊!果然是美如天仙,沉魚落雁,不愧是一個大美人1

林憶娜微垂著頭的。

聞言,還道真的是關之韻現身了,於是抬頭環視一圈,沒見到要看的美人。

隨後,再瞥向他,見他正含情地凝視著自己,她莞爾一笑道:「你說哪位是大美人呢?我怎麼沒看到呢?」

「誒,近在眼前,遠在天邊埃」他笑道。

「咯咯,不跟你胡鬧了。」她知道他是說自己,不禁心花怒放,喜上眉梢。

林憶娜的親戚挺多的,三姑六婆等一大堆,婚宴還沒有開始之際,她便把王小兵引見給每一位到場的親戚。

這種應酬,王小兵還算應付得了。

不過,被各位大媽大嬸拉著手仔細察看,那倒有點不好意思,就像是在市場被人挑選牲畜一樣。

林興民請了婚紗攝影店來全程拍攝婚禮,從新娘出門那一刻開始,都被錄製下來,留待日後兩口子慢慢回味當日的幸福場面。

酒席一共擺了五十多桌。

當婚宴快要開始的時候,王小兵終於見到了關之韻。

關之韻做司儀,拿著話筒在招呼賓客入座,然後在台上唱了一曲《祝福》,聲音有個性,聽了一遍,便教人記住了。

而她的歌聲或者不是最令人入勝的。

因為眾男賓客都盯著她來看,每個人的眼神里都透著一種意思,希望有透視眼,能把她的身子好好欣賞一遍。

之前,王小兵也見過非常有氣質的美人莫盈盈,如果說莫盈盈是有高貴的氣質,那麼關之韻就有一種出眾的古典之美,瓜子臉,大眼睛,直挺的鼻樑,寬闊而性感的紅唇,傲人的身材,這些組合在一起,就構成了關之韻獨特的魅力。

她不但有好看的臉蛋,還有魔鬼一般的身材,確實算得上尤`物。

單是看一眼她高隆的雙峰與渾圓挺翹的美`臀,便教男人的小弟弟來性趣,想入非非,就是用減壽一年作代價,也願意跟她睡一覺。

她是那種使人對床產生好感的美人。

婚宴正式開始之後,王小兵沒有見到太子的身影,估計是林興民請不動對方。

入席期間,因林憶娜是林興民的堂妹,所以坐在家屬就餐的行列里,又得向一眾三姑六婆說奉承話,幸好,他還有點口才,把她的家屬逗得開心不已。

而關之韻也坐在王小兵那一桌。

他與她只隔著林憶娜!

如果之前不是林憶娜有一番吃醋的話,那他會不斷地向關之韻行注目禮。

如今,他不好意思多看她幾眼,畢竟林憶娜就在旁邊,並且正打起十二分精神留意著自己的一舉一動,是以,他只好安分些。

關之韻給人的感覺有點高傲,言辭之間,有一種不將別人放在眼內的意思。

但她見到林憶娜的肌膚晶瑩如玉,也不得不羨慕問道:「你用什麼化裝品,肌膚真好啊?」

「我用很普通的化裝品。」林憶娜如是道。

「不可能,普通的化裝品這麼有效果?你應該是用大品牌吧,是用雅詩蘭黛還是蓮娜麗姿?又或者香奈兒?」關之韻侃侃道。

「真的沒有,我買不起那麼貴的化裝品。」林憶娜在對方面前,有一種被比下去的感覺。

畢竟,關之韻滿身珠光寶氣,光彩照人,貴氣四溢。

「不說就算了。」關之韻有點不悅道。

其實,林憶娜是不想介紹王小兵給她認識,所以沒有說自己是吃了美容丸才會有這麼好的肌膚。

如今,王小兵見到關之韻有點看輕林憶娜的意思,心裡不爽,便道:「她是吃了美容丸,肌膚自然就會好起來。」

「美容丸?什麼東西?街邊貨嗎?」關之韻氣勢凌人,語氣充滿了女強人的味道。

「呵呵,那你看看她吃了街邊貨之後,是不是比你的肌膚還要更有光澤呢?」王小兵挾了一塊豬肚進嘴裡嚼著,氣定神閑道。

聞言,關之韻俏臉陡地沉了下去。

聽到王小兵在揶揄關之韻,林憶娜心裡暗暗歡喜。

「你這是什麼意思?有意來諷刺我嗎?話是不能亂說的。」關之韻有太子罩著,估計平時也是氣焰比較高的。

「關小姐,這不是諷刺,這只是說老實話,如果我要說假話,大可以說你的肌膚比我女朋友的要好,但在座的都是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你的肌膚確實比不上我女朋友的。我說老實話,只是希望你的肌膚會變得更好。」王小兵並沒有被關之韻的氣勢壓住,慢條斯理道。

「我肌膚好不好,又關你什麼事?」關之韻臉色緩和了一些。

「肯定關我的事,因為美容丸是我生產的,由上百種珍貴的藥材配製而成,吃了之後,效果不用我多說,你看一看我女朋友,就可以知道這種藥丸的效果之大了。這不是街邊貨能相比的。」王小兵直視著她那咄咄逼人的目光。

關之韻終於頂不住了,只得移開了視線。

「這麼說來,是我剛才得罪了你。這樣吧,大家都是朋友的朋友,不如就算了,不計較那點小過節,行吧?」她看到林興民等人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便道。

「哈哈,關小姐果然夠朋友。好,那我們之間的小過節一筆勾銷。喏,我身上帶了幾顆美容丸,你可以拿去服用,如果沒有效果,我賠你一萬塊。」說著,掏出一個小瓷瓶遞給對方。

「那謝了。」關之韻接了,不過,她的美眸里流露出狐疑。

誰能知道小瓷瓶里裝的不是毒藥?

俗語說話不可亂說,其實,葯也是不可亂吃的,不然,吃下了就吐不出來了。

林憶娜也感到這桌人都有點尷尬,而她作為一個間人,雖不想幫王小兵介紹美容丸給關之韻,但此時不說兩句,也過意不去,於是連忙道:「我真是吃了他的美容丸,才有這麼好肌膚的。你聽過養生堂嗎?」

「聽過,對了,就是說養生堂有這種美容丸賣。哦,你是養生堂的老闆?」關之韻妙目里射出驚訝的神色,盯著王小兵。

「是。如果以後想買美容方面的藥丸,可以找我。」王小兵笑道。

「真是對不起,我不知美容丸是你生產的,剛才冒昧了,還請不要記在心裡。」關之韻雖沒有買過美容丸,但確實很早就聽說過養生堂了。

她也像其他人一樣,心裡存著懷疑,根本不相信養生堂里銷售的藥丸那麼有效果,還道是江湖騙子找托來到處騙人的。如果不是親眼見到林憶娜那麼出眾的肌膚,她還是不能相信。

「關姐,都說別計較那點小過節了,怎麼還說呢,再說,要罰喝酒。」王小兵擺擺手,笑道。

「好,你是個爽快的人。」關之韻嫵媚一笑道。

至此,王小兵算是與關之韻第一次相遇並且認識了。他對她的身子也有點興趣。

不過,想到她是太子的情人,自己想要趴在她的嬌軀上馳騁一番,真是難以登天,是以,只能過過眼癮而已。

婚宴吃了一個多鐘頭。

隨後,各人便散了,關之韻與王小兵交換了大哥大號碼。

等到關之韻走了之後,林憶娜才悄悄道:「誒,她給大哥大號碼你,及桑俊

「哈哈,這只是一種客氣的做法,沒什麼的。」王小兵安慰道。

「看你那笑眯眯的樣子,就知道你心裡高興得要死了。」林憶娜雖知道他有不少情人,但當面見他泡妞,還是有些不舒服。

但當想起他強大的進攻力之後,又自然會看開一些。

畢竟,她是難以獨佔他的,她一人根本滿足不了他,想獨佔他的結果就是第二天走不了路。

「走吧,我們去逛街,給你買幾套衣服。」他挽著她的脖子,出了酒店,笑道。

「那我要買好看的衣服。」她也用玉臂勾著他的豹腰,腦袋則依偎在他寬闊的肩膀上,嬌聲道。

「沒問題。」他爽快道。

於是,兩人便在興發商業街上相擁而行。

街上人來人往,穿梭不息,兩人在人潮之向前移動,每到一間服裝店,就進去看看,如果她有喜歡的,就買下來。

走了數間服裝店,她只看了一件羽絨外套。

因為時間還早,兩人繼續逛服裝店,就在街上走著的時候,突然有一把女聲在背後叫了一聲王小兵。

他轉過頭來,見到是師姐馬艷,笑道:「師姐,你也來逛街嗎?」

說出來之後,他感覺有點尷尬,畢竟,之前曾對她說了那種表白的話,如今,自己親密地摟著林憶娜,確實是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

「是埃」馬艷掃視一眼兩人,神色有些失落道。

「娜娜,這是我師姐,我在詠春拳武館里學藝。」他向林憶娜介紹道。

兩美人微笑著點頭,表示是彼此相互問候過了,但她們的眼神都隱隱約約流露出一抹競爭的味道。

女人是很敏感的。

王小兵雖沒說馬艷是他的情人,但林憶娜已感覺出兩人有非同一般的關係了。

是以,她也認真地打量了一眼馬艷,見對方姿色也不錯,也不敢小看對方,覺得馬艷是一個強有力的對手。

「是了,師姐,上次跟你切磋,我輸了,說過要給五百塊你,你不要,不如這樣吧,我們一起逛服裝店,也買幾套衣服給你。」王小兵臉不紅,耳不熱說道。

馬艷當然知道他是在說謊。

而林憶娜卻是不清楚有沒有這回事。

「哦,不用了,我們是鬧著玩的,別當真。」馬艷只好替他圓場,笑道。

「肯定要的,一起吧,娜娜,我那次跟師姐比試,結果我輸了,押了賭注五百塊的,但她不肯要,我們買衣服給她吧。」王小兵道。

「好啊,應該的。師姐,走吧。」林憶娜表面這麼熱情,但心裡頗有醋意。

只是在大街上不好發作而已。

馬艷是真的喜歡王小兵,如今,見他在女朋友面前說要給自己買衣服,那是討好自己,雖不想要他的,但不要的話,自己又會感到惆悵,於是佯裝推辭道:「不了,我自己買就行了。」

「走吧,別客氣了。再客氣,我們都不好意思了。」王小兵爽朗一笑,道。

「對啊,來吧,師姐。」說著,林憶娜便挽著馬艷的手臂,拉著她走了。

林憶娜是有意晾一晾王小兵,渲泄一下醋意。

看著兩美人手挽著手而行,王小兵倒覺得很有意思,他暗忖,要是自己的每一位情人都能和睦相處,那就天下太平了。

不然,自己就頭痛了。

如今,他也感覺到林憶娜有點吃醋。

不過,他知道,只要自己在床上好好地侍弄她一番,就可使她心裡的不快統統隨風而去。

馬艷忽然轉過頭來,道:「小兵,我有事想跟你說。」

聞言,王小兵笑道:「什麼事?」

他瞥了一眼林憶娜,從她俏臉上掠過的一抹稍縱即逝的狐疑之色可以猜測出,她肯定在想是不是馬艷要他在二人之作選擇。

是以,他乾脆讓馬艷當著林憶娜的面說,那就少了許多猜疑。

「上次,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太子請我爸吃飯的事,其實,還有其它原因的。」馬艷掃視一圈,見旁邊沒有可疑之人,便說道。

王小兵也走了上去,與兩美人並肩而行。

「什麼原因?」他非常好奇道。

畢竟,之前他感覺太子是想收編馬雲天,難道這還不是終極目標?

林憶娜雖不知是什麼事,但也豎起耳朵,假裝很有興趣的樣子,其實她心裡有點不悅,因為她從馬艷與王小兵的談話之,證實剛才自己猜測二人的關係頗為不簡單,那是完全正確的。

「太子想要我爸做他的手下,這是其一。」馬艷老是掃視周圍。

畢竟,太子的萬豪酒店就在這條商業街上。

而太子的人馬也極有可能會在街上走動,如果被聽去了,那倒有點不妙。

王小兵也知道馬艷有點顧忌,於是道:「走吧,我們先到人民公園裡坐一坐,待會再買衣服吧。反正有的是時間。」

兩美人也沒有意見。

於是,在食品店裡買了不少小吃之後,再往前走。

人民公園就在興發商業街的旁邊,步行十數分鐘就到了,公園本來很大的,但由於商業發展,劃了一半面積建房子,如今的人民公園小了很多,裡面有個小湖,遊人可以租一條小船在上面划船。

進了人民公園之後,找了一處臨湖的石凳,三人坐下。

周遭很安靜,而且沒有什麼閑人。

這時,王小兵才問道:「太子想結交你爸還有很特別的原因嗎?」

「是。」馬艷吃著冰糖葫蘆,道:「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當時,我跟我媽聊到太子要跟爸合夥開武館的事,說著說著,媽就告訴我太子想從我爸那裡得到一件東西。」

「什麼東西?」王小兵抽著好日子香煙,問道。

「那是一把刀。」馬艷瞥了一眼林憶娜,感覺冷落了她,又道:「娜娜,你這身衣服真好看。」

「咯咯,我覺得還合身,就是腰再細一點就好。」林憶娜微笑道。

「什麼刀啊?難道是古董?」王小兵本想等馬艷自己說下去的,但聽她跟林憶娜聊起服裝的話題,便連忙問道。

「算是古董吧。」馬艷不敢肯定道。

「哦,我知道了,你爸收藏著一件很值錢的古董,太子想便宜些得到它,所以才想結交你爸,對不對?」王小兵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

「那把刀值不值錢,我不清楚,但太子確實是想得到那把刀。而他要請我爸吃飯,除了想得到那把刀之外,也是想讓我爸跟著他混。」馬艷望著微微泛起漣漪的湖面,淡淡道。

「那把刀什麼樣子的?」王小兵好奇道。

問了之後,他也感覺出冷落了林憶娜,便親熱地挽著她的脖子,以示心意。

馬艷見他摟著林憶娜,眼神蒙上一層淡若輕煙的惆悵,微微抿了抿薄潤的紅唇,才道:「我沒有見過那把刀。聽我媽說,那把刀長三刀,寬三寸,厚背,薄刃,鋒利無比。」

聞言,王小兵覺得好奇。

「那這把刀除了是古董之外,還有什麼特別之外嗎?」他追問道。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裡面斯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668章美人的稱讚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670章碎雪(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