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61章情深款款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31日 22:48 [字數] 850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當見到王小兵走到桑塔納前,打開車門,坐進了主駕駛位上,沈若蘭才相信了。

隨即,她快步走了過去,上了車,坐在副駕駛位上,驚喜道:「小兵,你什麼時候買了小車呢?」

「哦,不是我的,是朋友的,我借來開開,等開熟之後,自己也買一台來玩玩,到時,我天天搭你去兜風。」他向她揚了揚粗眉,挑逗道。

「咯咯,我要上班呢,哪有時間天天去兜風呢。」她甜甜地笑了。

「如果我有了錢,那你就不用上班了。幫忙打理一下養生堂的生意就行了。」他知道她對自己有意思,才敢以戲謔的口吻來說。

不然,他是不敢隨便說這種話的。

果然,她聽了沒有絲毫的惱意,反而格格笑道:「誒,你別胡說哦,我還不是你女朋友呢」

「以前不是,剛才不是,現在就是了嘛。明天,應該就是我的老婆了。」他見她歡笑,便知她喜歡聽自己對她說情話,於是又進一步說道。

「咯咯,誒,你再胡說,我可不敢坐你的車子了。」她嘟著紅潤的美`唇,嬌聲道。

「若蘭,說真的。我要買小車搭你兜風。」他一本正經道。

「咯咯,那等你買到了再說吧,是了,你開車技術怎麼樣啊?不會走S型路線的吧?」她將黑色女式包包抱在懷裡,開玩笑道。

「哈哈,你怎麼知道的啊?我開車就是會走S型路線的埃」他笑道。

說話間,他已發動了車子。

她瞥了他一眼,嘴角不經意間露出幸福的笑意。

「誒,你也一起來參加我同學的生日PARTY吧,好嗎?」。沉默了數秒,她藉機含情地凝視著他堅毅的臉龐,邀請道。

「我不認識你同學啊,你同學是男的還是女的?」他感興趣道。

「男的埃」她一本正經道。

聞言,他微有失望,暗忖不會是追求她的人吧?

她從他臉龐上看到那抹淡淡的失落,嬌笑道:「怎麼了,難道就不准我有男同學嗎?」。

「哈哈,哪裡。」他雖是朗聲而笑,但內心還有一點惆悵。

「老實告訴你吧,我那同學是女的,而且還是個美人呢。」沈若蘭見他在乎自己,是以,心裡喜滋滋的,含笑道。

「哈?剛才還說是男的,怎麼現在又變成女的了?」他心情好起來。

「咯咯,剛才騙你呢」她努了努紅唇道。

「是你初中同學嗎?」。他問道。

「不是,是我高中的同學,她是讀農業的,畢業後分到了縣農科站里。」沈若蘭簡單介紹道。

聞言,王小兵心裡一喜。

他正想帶領東和村村民發財致富奔小康,以村裡現在的條件,最好是先搞農業,提高村民的收入,實現當時的諾言。

但想發展有特色的農業產業,那也並非易事,這是由於需要很專業的技術,不是想隨便搞就能搞的,而王小兵正在躊躇著該去哪裡找個技術員來指導村民種植經濟作物,如今,聽沈若蘭說她的同學就是搞這行的,是以,不禁一陣興奮。

「哦,那是要去會一會她。」他情不自禁道。

「誒,我說了她是美女,你就要去見人家,也太那個了吧。」沈若蘭微微吃醋道。

「哈哈,若蘭,你誤會我了,其實我找你同學是有正經事的。不是聽說她是美女,我才要去見她,而是聽說她是農科站的,才想找她。」王小兵解釋道。

「為什麼?」沈若蘭眨著明亮的美眸,問道。

「我想在我的村裡大力發展經濟作物種植,但之前沒有找到技術員,一直沒有頭緒,現在得知你同學就是懂這個的,我才要去見她。」他如是道。

「咯咯,你真是狗捉耗子,多管閑事。」她笑道。

其實,他還沒跟她說自己做了村長。

是以,他笑道:「你這話說得不對,怎麼就是狗捉耗子了呢?」

「那我問你,一個村子里,管整個村子的是誰呢?」沈若蘭倒像是專家一樣,一副勢要說服他的架勢。

「兩個人吧,支書與村長。」王小兵淡淡道。

「那就是,你知道就好,這些事都是支書與村長考慮的,你急什麼呢?皇帝不急太監急,你是怎麼了?你還是讀好你的書吧。」她嬌聲笑道。

「誒,那也不能怪你,我還沒有告訴過你近來的事情。」他豪爽一笑,道。

「這跟你要找技術員有什麼關係?」她好奇道。

「關係可大著呢,你要知道,我現在就是東和村的村長了,你說說看,我不想辦法帶領村民奔小康,那怎麼行?」王小兵笑道。

聽了之後,沈若蘭一時回不過神來,微微張著檀口,像是泥塑木雕的一樣,美眸凝視著王小兵,打量著他,好像要把他的心肝脾肺腎都看穿,滿臉的訝然與不解之色。

好半晌,她才道:「這個玩笑也開得太大了吧?」

「誰要是騙你,誰是小狗,我有必要騙你嗎?」。王小兵起誓道。

於是,他便把王家發被免職的事簡略地對她說了,又把自己在無意之中當上了村長的事也詳細地告訴了她,只是免去了自己找葉翠翠幫忙的那個環節。

聞言,沈若蘭驚喜道:「小兵,真想不到,你居然做了村長1

「哈哈,那你有沒有興趣做村長夫人啊?」王小兵趁熱打鐵,連忙以戲謔的口吻問了一句。

他是想看看她有什麼表示。

果然,她的俏臉立時浮上了一層紅暈,微微撅著紅唇,嬌聲道:「誒,你別老是取笑人家,好嗎?」。

「若蘭,我說的可是真的埃你看看,我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我會讓你幸福的。」他真想停下車來吻一吻她鮮紅潤濕的美`唇。

「咯咯,我不跟你說了,你老是亂說的。」她笑容可掬。

「是了,你現在複習得怎麼樣了?」他問道。

之前,他就請她努力複習,爭取考一個執業藥師,那到時就可搞一張藥品經營許可證了。

「正在複習中,能不能考上,我也不敢擔保,只有儘力而已。」她柔聲道。

「我需要你的幫助,你能不能考到執業藥師,對我以後的養生堂發展有很大的影響,若蘭,你知道嗎,我正在等待你的好消息。」他誠懇道。

「咯咯,你越是這樣子說,我的壓力就越大哦。」她粲然一笑,道。

「不要有壓力,放輕鬆一些。」他勸道。

兩人的話語之中,充滿了濃濃的情意,不知不覺間,她也把自己與他聯繫在一起了。

言談間,車子已開出了二里多了,這時,他才記起忘了問她要到哪裡去,笑道:「是了,你同學叫你到哪裡會合?」

「哦,咯咯,我還沒有告訴你。她叫我到寶麗酒吧,你知道怎麼走吧?」她想了想,道。

「哦,知道。」他去過那裡。

於是,他便憑忘記,在大街上尋找寶麗酒吧。

「你養生堂的生意怎麼樣?」她將一綹垂至面前的秀髮掠到耳後根,問道。

「還可以。我準備在以後幾年內,在華龍縣裡開二十間以上的分店。不過,這有個前提條件,那就是需要你有資格辦到藥品經營許可證,那才容易,不然,投資速度要慢很多。」王小兵思索道。

「咯咯,你越說我就越壓力大了。」她心裡頗為歡悅道。

「或者,有一點壓力也是好的。」他道。

「咯咯,那我是一定要考到執業藥師才行了。」她在心裡暗下決心,不要讓他失望。

「哈哈,如果你能考到,那我獎勵你五千塊。或者送你一台摩托。」他瞥了她一眼,兩人目光相接在一起,瞬間產生濃濃的火花。

剎那間,彼此心靈都輕震。

那種淡如清泉的情意,使人感到很溫馨,很美妙。

兩人雖沉默了數秒鐘,但那是無聲勝有聲,他與她沉浸在幸福的氣氛之中,身心都是那麼的愉悅,使人羨慕。

不知不覺間,便快到寶麗酒吧了。

王小兵才想起自己沒帶禮物,問道:「我沒有買禮物,怎麼辦?」

「不用的,大家只是坐在一起,除了幫她慶祝一下生日之外,還有就是聊聊天,不用買什麼禮物的,何況,我帶了一份禮物。」她嫵媚笑道。

「那也是,我倆是一起的。」他一語雙關道。

聞言,她俏臉更紅了。

她也聽出他的弦外之音,努了努紅唇,淡淡地橫了他一眼,但嘴角卻含著濃郁的笑意。

停好車子之後,兩人下了車,他笑道:「若蘭,待會向你同學介紹我的時候,就說我是你男朋友就行了。」

「咯咯,你就想呢」她甜笑道。

「是了,我還不知你同學叫什麼名字埃」他問道。

「她叫林珊珊,雙木林,珊就是王字旁,右邊做個書冊的冊的那個珊字。」沈若蘭詳細講解道。

「林珊珊,聽這個名,有點像是美女的名字。」他點頭道。

「哼,還說找她幫你教村民種植東西呢,分明想泡她,哼,你口是心非。」她幽幽道。

「哈哈,吃醋啦?」他笑道。

「吃醋,我才不會呢」她撇撇嘴,來了個華麗的轉身,便朝寶麗酒吧門口走去。

在寶麗酒吧的門口處,已有數人站在那裡了,王小兵估計就是沈若蘭的高中同學,或者是林珊珊的朋友。

其中,有一位穿著牛仔褲,留著一頭長發的身材窈窕美女正在那裡跟眾人說話。

果然,等王小兵走到那裡,沈若蘭指著那大眼美女,介紹道:「小兵,這是我高中同學,林珊珊。」

「你好,祝你生日快樂。」他點頭打招呼道。

「謝謝,你是她?」林珊珊清脆問道。

「噢,我是她男朋友。」王小兵連想也不想,便脫口而出。

因為他知道沈若蘭多半不會出言來反對的,結果正如他所料,她只是微微努了努紅唇,算是默許了。

各自作了簡單的介紹之後,林珊珊道:「人都來了這麼多了,我們先進去包廂坐吧。」

於是,十數人一起走進寶麗酒吧。

林珊珊早已預訂好了一間包廂的,但此時到前台一問,被告知那間包廂已有人了。

於是,她便質問前台小姐,對方說是老闆安排的,本來那間包廂也是有人預訂的了,但後來那人說不要,才給林珊珊的,但隨後,那人又說要,情況就是這樣。而那人認識酒吧老闆,所以可以再次訂下來。

就在這時,門外有幾個男青年走了進來。

為首的便是海高貴。

見到王小兵,他上前打招呼道:「嗨,兵少,來玩嗎?」。

「玩不成了,我朋友的包廂被人佔了。」王小兵雖對酒吧的做法有點不滿,但也無可奈何。

別看一間酒吧好像不值一談,其實,但凡開這種娛樂場所的,不但要在黑道認識不少人,還要在白道有關係,只有這樣,才能順利開下去。

不然,開張幾日,估計就要關門大吉了。

聞言,海高富拍著胸口道:「這個容易辦,我認識這酒吧的老闆,哪間包廂?」

王小兵也不知哪間包廂,便走到林珊珊面前,問道:「珊珊,你預訂了哪間包廂?我朋友認識這裡的老闆。」

「303包廂。」林珊珊用感激的目光凝視著王小兵。

「303包廂。能要回來嗎?」。王小兵把林珊珊的話轉告給海高富。

「哈哈,原來是我要的那間埃對不起,兵少,現在你們用吧,我到朋友那裡去玩玩。」海高富連忙道歉道。

「那就謝了。」王小兵也不客氣。

隨即,海高富帶著人走了。

看到王小兵這麼有能力,沈若蘭也覺得很有面子。

而林珊珊也多看了幾眼王小兵,最後趁旁邊沒人的時候,忍不住悄悄問沈若蘭,道:「你男朋友是在道上混的嗎?」。

「不是,他是村長,他只是認識道上的朋友。」沈若蘭甜蜜道。

「哇,他好像很年輕,現在就做了村長,你吹牛吧?」林珊珊懷疑道。

「誒,這個有什麼好吹牛的呢,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難道我說他是村長會使我生命長達千歲嗎?」。沈若蘭伶牙俐齒道。

「小妮子,幹嘛那麼沖呢,只是隨便說說而已。」林珊珊含笑道。

「咯咯,你還是改不了那種懷疑精神。」沈若蘭笑道。

得知王小兵是村長之後,林珊珊便更加留意他的一舉一動了,不知不覺間,便漸漸對他有了幾分好感。

沈若蘭知道王小兵待會還要跟林珊珊說公事,於是提前幫他說道:「珊珊,我男朋友想請你到他的村子里指導村民種經濟作物,行嗎?」。

「種哪些經濟作物?」林珊珊問道。

「這個不清楚,待會他會跟你說的。」沈若蘭如是道。

「行埃我儘力吧。只要我懂的,那都可以。」林珊珊這麼爽快答應,其實也是想去證實一下王小兵到底是不是村長。

隨後,兩美人歸座,由林珊珊將蠟燭插在三層蛋糕上,點燃,等她許了願,就吹熄。

大家一起為她唱生日歌。

吃完蛋糕之後,眾人一邊K歌,一邊喝啤酒吃小吃。

沈若蘭已把自己跟林珊珊打過招呼的事告訴了他,於是,等林珊珊將麥克風交到別人手裡,休息的時候,他便對她說道:「珊珊,我有一件事想求你。」

「是不是你要請我到你的村子去指導村民種植經濟作物的事?」林珊珊對他的印象很好。

「是。」他點頭道。

「你們要種什麼經濟作物?」她問道。

其實,他也只是想種經濟作物,至於種哪種,他還沒有頭緒,是以,如實道:「我是個外行人,對這些不懂,我只想帶領村民種植經濟價值比較高的經濟作物,帶領他們發財致富奔小康。」

「咯咯,看不出來,你這麼年輕就做了村長,還這麼有抱負。」她讚賞道。

她的俏臉寫滿了佩服。

「只是本分的事而已。」他吐了一個煙圈,謙虛道。

「你比若蘭要小吧?」林珊珊心裡好奇,暗忖兩人是怎麼認識的。

「小一點。」王小兵是個採花老手了,他能從林珊珊的眼眸里感受到那若有若無的情意,頷首道。

「那你想種什麼經濟作物?」她又問道。

「你給我介紹一下,怎麼樣?我對經濟作物不太了解。」他誠實道。

就像張惠蘭跟他說花卉的名稱一樣,他是不怎麼懂的,一般來說,他不知道的不會說自己知道。

想了想,林珊珊道:「經濟作物又稱為技術作物、工業原料作物。指具有某種特定經濟用途的作物。這是狹義的。廣義的經濟作物還包括蔬菜、瓜果、花卉、果品等園藝作物。」

王小兵有點像是鴨子聽雷,雖不懂,但也頻頻點頭。

頓了頓,林珊珊繼續道:「南方的經濟作物與北方有點不同。南方一般是果品、蔬菜與花卉。」

對於這一點,王小兵有點了解,就比如南方種的甘蔗,其實就是經濟作物,但單靠種甘蔗,就想提高村民的收入,那還是不太現實的。

是以,他插嘴道:「哪種經濟作物價值比較高?」

「這個說不定的,就拿桔子來說,有時價格高,有時價格低,這個將影響種植者的收入。而收成每年也不同,所以也影響種植者的收入。在我們南方,一般種蔬菜、花卉與果品比較好。」林珊珊侃侃而談道。

「像東方鎮,你說適合種哪種經濟作物?」王小兵詢問道。

「香蕉、甘蔗、花卉等等都可以,種花卉的技術要求要高些。」林珊珊以學者的口吻,道。

「種花卉的話,有沒有市場呢?」這是王小兵要考慮的問題,不然,到時帶領全村人種鮮花,最後沒有銷售途徑,那就悲催了。

鮮花不是糧食,賣不出去,那就虧大本了。

林珊珊笑道:「如果要種花卉,那必須要到珠三角的花卉市場去聯繫好買主。在本地也能銷售一些,但數量不大。」

「對,種蔬菜也主要是要賣到珠三角那一帶。」王小兵若有所思道。

想做成功一件事,確實不易。縱使有了技術,能種植出經濟作物,但還得找到銷路,不然,一切都是枉談。

「其實種鮮花的話,只要找到銷路,那收入是比較高的。我也略懂種植幾種花卉,如果你有興趣,我們可以談談。」林珊珊越來越喜歡與王小兵合作了。

「行,那我到時怎麼找你?」王小兵問道。

「我寫我的呼機號碼給你,如果你想好了,就傳呼我。」於是,林珊珊用小紙條寫了一個呼機號碼給他。

而沈若蘭一直都在旁邊聽著兩人的談話,她時不時瞟幾眼王小兵,想從他的眼神看看他對林珊珊有幾分興趣,她現在在乎他了,所以很關注他的情感問題。

如果她領教過他那不世出老,自然就會摒棄吃醋這種行為了。

王小兵也知道沈若蘭想看什麼,是以,與林珊珊的談話,他一直都保持著正襟危坐,目不斜視,儼儼君子的樣子。

如果不是有沈若蘭在一旁,他肯定會忍不住多看幾眼林珊珊那堅挺豐滿的酥胸,畢竟,他是一位著名的登山家,攀登過許多迷人的雪山,是以,他對雪山有一種特別的情懷。

在包廂里,眾人玩到晚上十點多,因為不少人明天還要上班,於是便回去了。

王小兵用桑塔納順便搭林珊珊回她的住處。

當得知王小兵會開車時,林珊珊對他的印象就更好了,開始有幾分羨慕沈若蘭了。

等把林珊珊送回家之後,王小兵便駕車往東方鎮的方向馳去,過了人民大橋之後,公路上行人車輛頗少。

沈若蘭喝了幾杯啤酒,俏臉泛著酒光,有三分醉意,話也多了,嬌聲道:「小兵,你是不是對她有興趣呢?我從你的眼神可以看出來。」

她是在旁敲側擊。

「哈哈,不會吧,只是跟她談了談話,你就看出我對她有意思了?」他知道她是在試探。

「她現在還沒有男朋友呢,不過,她的眼角有些高,對於選老公的條件是很苛刻的。」沈若蘭的意思是:你想泡她,那比較難。

王小兵聽出來了。

其實,她有這種醋意,那就表明她真的已愛上他了。

於是,他笑道:「他愛選誰做老公,那不關我的事,我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要對你好。」

「咯咯,我才不信你呢。」她嫵媚之中有三分嬌艷。

果然,女人有幾分醉意之後,會更誘人。

如今,看著她那春情蕩漾的撩人神情,王小兵不禁打了個大大的激靈,小腹下面也漸漸來了感覺,開始硬起來了。

幸好,是坐著開車。

不然,褲襠處的「小帳篷」就頗為壯觀了。

不消三分鐘,他的小弟弟便茁壯成為大弟弟了,渾身散發著激情的溫度。他也喝了二瓶啤酒,體內的酒精起到催情的作用,使他更是欲`火飆升。

於是,他把車子開到了國道邊的一塊空地上。

「怎麼了?」見車子停了,沈若蘭瞥了一眼他,好奇問道。

「噢,沒什麼,我想下來放消三兩水。」確實,他是有點急尿了,於是下了車,走進路邊的田地里,小解起來。

一會,回到車裡,目光灼灼地欣賞著她俏麗的臉蛋。

「你真美。」他咂著嘴道。

「咯咯,現在也方便完了,還不開車。」她滿臉的喜悅,柔聲道。

「等一等,我喝了不少啤酒,感覺有點暈,休息一下再開車,那比較安全。」他的借口也頗為合理。

她也接受了他的建議。

「你要不要去方便一下,我幫你看風。」他笑道。

「還是不了,不習慣在曠野里方便,那多不好意思埃」她其實也有點尿急了。

「若蘭,你這個耳環是真金的嗎?看起來好漂亮啊,一閃一閃的,很有趣。」說著,他伸手過去,佯裝拿起她的那個耳環來欣賞,道。

其實,他是在輕輕撫摸她的耳垂。

「是鍍金的。」她也不閃躲,讓他輕撫自己的耳垂。

「下次我有空的時候,帶你到金鋪里買一對真金的耳環吧。不用多少錢的。」他身子向她移近了幾厘米。

「咯咯,不用了,我戴這個就行了。」她含情脈脈地瞥了他一眼。

當見到他向自己移了過來,便有些緊張,又不知該怎麼做,只得盡量往車門的方向退去。

可是,再怎麼退,也不可能騰出多少空間,畢竟,車廂的大小是固定的,而車門又鎖上了,除非是打開車門,出外面。

「你戴真金的耳環會更好看。」他又朝她移近了二三厘米。

此時,他與她相距不足三厘米了。

她連忙道:「小兵,你幫我看風,我下去方便一下。」

「哦,好埃」他本來是想移近到她旁邊,然後吻一下她的俏臉的,既然她要下車方便,他只好咂著嘴道。

隨即,她下了車。

他也跟著下了車,她便道:「你不許看向我哦。」

「沒問題,你盡量放心就是了。別走那麼遠,夜間可能有蛇。就在旁邊這裡就行了。」他指了指數米遠的一塊小草地,道。

「哈,有蛇啊?」女生對蛇鼠都有恐懼症。

「別怕,有我在呢,你放心就好了。」他拍著胸膛,保證道。

於是,她也不敢跑得太遠,只是在數米開外的小草地上蹲了下去,然後小解,幸好,路燈很灰暗,過往的車輛也看不到什麼。

而王小兵雖不是背對著她,但也是側對著她。

是以,她比較放心。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