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57章花痴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29日 23:47 [字數] 830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等洪東妹睡著了,王小兵在她雙峰上遊玩了一番,才進入玉墜里。

他好想煉製一枚「壯陽丹」,看吃了之後,一晚能連御多少女,不過,他也有點擔心,如果吃了「壯陽丹」要連御數十女,那也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情。

畢竟,他現在還沒有那麼多情人。

如果只作用在一個情人身上,那估計她會受不了,下面真的會受傷。

是以,他既期盼自己早日煉製出「壯陽丹」,同時,又有點擔心這種丹藥太過強大。但他細讀了《丹經》里對「壯陽丹」的描述,感覺吃一顆連御數十女的機會不大,連御十數女的可能性比較多。

因為這「壯陽丹」重在治癒男人的陽`痿。

如果煉製出來了,這是許多男人的福音,使他們人未老而小弟弟先衰老的遭遇得到完滿的解決。

但此時他更需要「強身丹」。這是關乎他名譽的事情。他現在不吃「壯陽丹」,小弟弟也有那麼強壯,吃了的話,只能算是錦上添花而已。

但「強身丹」就不同了。

他想打敗梁國興與程萬里,只能依靠「強身丹」,不然,自己可能會被打到撲街。

進入玉墜之後,他便抓緊時間嘗試煉製「強身丹」,每次工作,都能帶來一點點小收穫,那就是幾乎能確定其中一種藥材的比例,是以,再多嘗試煉製幾次,他有信心成功配製出「強身丹」。

轉眼間,便過了三四個小時,但沒有煉製出來。

於是,只得先煉製一些美容丸、健胃丸、除穢丸與解酒丸,每天都煉製一定的數量,那就不用趕貨。

從玉墜里出來的時候,已是凌晨四點多了,他只睡三個鐘頭左右,便能使精神充沛,是以,不需要像以往那樣睡七八個小時。

洪東妹平時都是下午才起床的。

不過,近來跟王小兵在一起,所以提前一點起身。

中午時分,兩人起床洗漱完畢,然後到外面的館子吃了午飯,洪東妹便把桑塔納的車匙給了王小兵,並把一張假的駕駛證交給他。

往常,王小兵有空閑時間,也會拿洪東妹的車子開開。

但沒有開過很長的路程,一般只是二三公里而已,如今,要開到縣城去,他既興奮又緊張。

至於方成仁的事,他就當是什麼也沒有發生,經歷過了大場面,人的心理素質就是不同,在常人會提心弔膽的事情面前,他可以很鎮定。

而方成仁被幹掉的事情,遲早會被傳開的。

當然,如果警方來調查,那也查不出什麼,畢竟,王小兵已做好了應對的準備。

辭別了洪東妹之後,王小兵駕駛著桑塔納朝縣城而去,第一次駕車走遠路,不禁頗興趣,一路上,哼著輕快的小曲,心情很愉悅。

轉眼間,便過了人民大橋。

開車的過程有點驚險,但總算是平安開到了縣城。

於是,王小兵將車停在路邊,便用大哥大傳呼張惠蘭的呼機,讓她復機,問一問她方便在哪裡見面。他感覺她是想向自己索要女人福利。

約莫數分鐘之後,張惠蘭便打電話過來了。

接通之後,王小兵問道:「蘭姐,我現在已過了人民大橋了,你想在哪裡見面呢?」

「那行,你到家旺飯店那裡,我們一起吃飯。」張惠蘭道。

「家旺飯店在哪裡?」王小兵不識路。

「你從興發商業街上去,到了第一個十字路口,左轉,大約走二百多米,看向右邊,就可見到家旺飯店了。」張惠蘭說明路線。

「好的,我現在就過去。」掛了電話之後,王小兵駕車往前走。經過萬豪酒店時,他忍不住看了幾眼那邊,其實,不是想看萬豪酒店的建築,而是想見見太子,他有點羨慕對方那輛紅色跑車。

如今,自己駕駛的這輛桑塔納,在當時來說,也算很不錯了。

但與太子的那輛紅色跑車相比,那還真是比較寒磣,不可相提並論,如果停在同一個停車場,那會有一種低人一等的感覺。

從萬豪酒店經過,沒有見到太子的紅色跑車。

他小心翼翼地駕駛著桑塔納,按照張惠蘭所說的路線,緩緩前進。

不久,便找到了那間家旺飯店,不看裡面,單看店外的裝潢,也還算可以,於是,將車子停好,下車,便站在店門口等張惠蘭。

估摸七八分鐘之後,便見到張惠蘭與一個貌美女子一起來了。

那女子約莫二十五歲,風情萬種,身材窈窕,步履輕盈,走路的姿勢就很迷人,更莫說她俊俏的臉蛋了。她理著齊肩短髮,發梢微鬈,應該是電過,發色呈褐色,配合她精緻的俏臉,平添三分成熟的嫵媚。

當張惠蘭來到王小兵面前,見他還在打量那捲發女子,笑道:「誒,盈盈,你看,又一個被你迷倒了。」

那叫盈盈的姑娘溫柔一笑。

「小兵,她叫莫盈盈。盈盈,他叫王小兵。」張惠蘭簡單介紹一番。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王小兵伸出了手,要跟莫盈盈握握手,其實是想感受一下她肌膚的溫暖。

這種握手禮,是初次相見的朋友最常用的方式。

是以,莫盈盈也沒有拒絕,以頗有磁性的聲音道:「我也一樣,很高興認識你。」

兩人握了握手,如果可以的話,王小兵還真不想放手,就這樣拖著她的玉手,帶她上車,然後開到郊外,再跟她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鍛煉身體。

「我們進裡面邊吃邊說。」張惠蘭見王小兵目光老是掃視莫盈盈高隆而飽滿的酥胸,微有醋意,道。

於是,三人便進了飯店,擇了一副臨窗的座位,王小兵坐在莫盈盈的對面,而張惠蘭則坐在他的下首。三人謙讓了一番,便開始點菜。他雖是吃過了午飯,但為了應酬,也安下心來再吃一頓飯。

點完菜之後,王小兵便把用小瓷瓶盛著的美容丸遞給張惠蘭,道:「蘭姐,這是你要的美容丸。」

「其實,是這位美女想要。盈盈,給你。」張惠蘭從王小兵手中接過小瓷瓶,便交給了莫盈盈。

「要多少錢呢?」莫盈盈拉開包包拿錢。

「哦,不用,我們都是這麼熟的朋友,不收錢。」王小兵搖手大方道。

「誒,小兵,你見了大美人,怎麼連錢也不要了啊,咯咯,看你被迷得神魂顛倒,估計你今晚也睡不著覺了。」張惠蘭幽幽道。

「哈哈,蘭姐真幽默。」王小兵訕訕道。

確實,莫盈盈算得上一個大美人,肌膚白皙,透著一股滑`嫩,給人的感覺就是像是嬰兒的皮膚。而她的五官要是分開來單獨看,那可能不是最上乘的。但配合在一起,就有一種淡淡的傲意,自有一種高貴的氣質,而且言辭間,也彰顯她頗為有教養。

如果她只有好看的臉蛋而沒有傲人的身材,那或許也不能叫做大美人。

但她卻是兩樣都擁有,身高大約在一米七左右,前凸后翹,該大的就大,該小的就小,三圍非常合理,身段很勻稱,使人覺得很養眼。

王小兵在腦海里將她與蘇惠芳作了一番比較。

假如說蘇惠芳是菊花的話,那莫盈盈就是玫瑰,她比蘇惠芳要多一分艷麗。

這或者是莫盈盈經過了精心化裝的原因,佛靠金裝,人靠衣裝,打扮過的姑娘與沒有打扮過的姑娘,看起來是有很大差別的。

總的來說,蘇惠芳與莫盈盈是春花秋菊,各有勝常

「誒,小兵,真不好意思,你本來還要上課,卻叫你帶美容丸來這裡。我請你吃一頓飯,算是補償。」張惠蘭笑道。

「呵呵,不用,這頓飯我請。作為男人,如果不請客,那我自己心裡都過意不去,能請到你們吃飯,那是我的榮幸。」王小兵侃侃而談,沒有絲毫的局促之感。

這是由於他經歷過不少大場面才能做到在交際之中泰然自若。

張惠蘭與莫盈盈也不跟他爭,便把付帳這個重任交給他了。

「蘭姐,我想到電視台給我的養生堂做做廣告,你有朋友在那裡上班嗎?」王小兵端起茶壺,給張、莫二女斟茶,道。

「耶,小兵,想不到你早已跟蹤我,還做了一番調查埃」張惠蘭訝然道。

「哈?我沒有跟蹤你埃」王小兵好奇道。

「別裝了,換了我是男人,我也會對盈盈傾心的,只要看她一眼,就會念念不忘。」張惠蘭微微吃醋道。

「誒,蘭姐,你別取笑我了。」莫盈盈含笑道。

「哈哈,蘭姐,我只是問你有沒有認識電視台的朋友,你卻說我跟蹤你,這是什麼道理啊?」王小兵想爆腦袋也想不出個所以然。

除非是張惠蘭喝醉了酒,才會問非所答。

「小兵,你敢做就要敢承認哦,想妞,那就要大膽一些。」張惠蘭一針見血道。

「呵呵,蘭姐,你真是冤枉我埃你一時說我跟蹤調查你,一時說我要妞,我被你弄得一頭霧水,分不清西東南北了。」王小兵瞥了一眼莫盈盈的堅挺酥胸,咂了咂嘴,道。

莫盈盈只是莞爾,但並不多說話。

隨後,張惠蘭指著莫盈盈,問王小兵:「你知道她是幹什麼的嗎?」

她問這種問題,王小兵哪裡回答得出來?不過,說來也怪,明明之前沒有見過莫盈盈,但卻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他都感到有點奇怪,但又想不起在哪裡見過她。

「盈盈不會是私家偵探?」他笑道。

「咯咯,不是。我做不了偵探。」莫盈盈微笑著否認道。

「小兵,你是真的沒有調查我們,還是假的?」張惠蘭盯著王小兵,想從他的眼神與臉色看出端倪。

「如果我跟蹤調查你們,那就讓老天爺罰我一年不準吃飯。」王小兵發誓道。

「見你說得那麼真誠,我相信你。」張惠蘭滿意道。

王小兵想不明白,自己有什麼可能去調查她們?難道自己真的是無聊之極,才那樣做?他自己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蘭姐,你有沒有認識朋友在電視台工作的啊?」他重新問道。

「有。」張惠蘭爽快道。

「那太好了,能不能介紹給我認識,我想問一下在電視台做廣告要多少錢?」王小兵點燃一支香煙,道。

莫盈盈明顯是不抽煙的,王小兵噴出的煙氣,使她有點咳嗽,於是,他連忙摁熄了香煙,這個小小的舉動,倒使莫盈盈對他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那你問她。」張惠蘭指著莫盈盈,道。

「盈盈,你有朋友在電視台工作嗎?」王小兵只好再次問道。

「咯咯,我叫你問她,不是問她有沒有朋友在電視台工作,是叫你問她在電視台做廣告要多少錢?」張惠蘭笑道。

「盈盈是做廣告的?」王小兵好奇地打量莫盈盈,道。

「誒,小兵,我問你,你平時有看我們華龍縣本地電視台的節目嗎?」張惠蘭忽然問道。

「有埃」王小兵點頭道。

他一般是看本地電視台的新聞,想看看身邊有什麼新鮮事發生。

「那你好好想一想,你在看新聞播導的時候,那個女主持人是什麼樣子的?」張惠蘭提示道。

經她這麼一說,王小兵心裡一震。

因為他剛才對莫盈盈有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現在終於知道是從哪裡來的了,那就是在電視上看到的。

他努力回想著華龍縣電視台播新聞的女主持人的樣子,邊想邊打量莫盈盈,越看看訝然,最後道:「盈盈不會是女主播?」

「咯咯,算你沒有說謊,看過華龍縣電視台。」張惠蘭笑道。

她這樣說,就相當於間接確認了。

「哇,真的嗎?」王小兵眼前一亮,有點興奮道。

莫盈盈不好意思說什麼,只是含羞地微微頷首,表示自己正是華龍縣電視台的新聞女主播。

「哇,今天我行了什麼大運啊,居然能近距離見到女主播,你好,想不到能認識你,你也算是一個有名的公眾人物了,不如現在到照相館,我們合照一張相片留念,好嗎?」王小兵搓著手道。

「咯咯,我沒有什麼名氣的。」莫盈盈謙虛婉拒道。

「誒,小兵,你想要盈盈嗎?我可告訴你,你還是死了心。」張惠蘭一副先知的神情,道。

王小兵笑而不語。

因為他覺得,想美女確實不易,但也並不是完全沒可能。

在他剛才與莫盈盈見面那一剎那,他便感覺到她神采奕奕的美眸里流露出一抹對自己的好感。

只要把這抹好感利用好了,那就有可能到她。

是以,他雖是微笑不說話,但眼神與臉龐的神情已比較明確地向張惠蘭說了一個意思:世事無絕對。

他瞥了一眼莫盈盈,見她俏臉忽然之間浮上一層憂鬱之色,好像有什麼心事一樣,臉蛋的那抹笑意也被淡淡的冷艷所取代了。

張惠蘭似乎沒有看到莫盈盈神情的變化,繼續道:「別以為我騙你,不信,你問盈盈。」

說著,她才看向莫盈盈。

當見到對方神色有點不悅的時候,張惠蘭也知道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於是又連忙道:「誒,怎麼還沒有上菜呢?老闆,快點上菜。」

王小兵也附和道:「都過了十幾分鐘了,該上菜了。肚子很餓了。」

「就來了,再等一兩分鐘。」飯店服務員好聲好氣解釋道。

於是,三人只好再等待。

王小兵心裡很好奇,剛才張惠蘭應該是準備說莫盈盈的男朋友的事的,但為什麼一提起這種事,莫盈盈臉色就變得冷談了呢?

難道她不愛他的男朋友?

那不可能,如果不愛,那就不會在一起。

所以,這條假設是不能成立的,那就只剩下莫盈盈不喜歡別人提起她的男朋友,因為公眾人物也需要**。

王小兵在想她的男朋友到底是誰,居然有福消受這個大美人,每晚在床上不知會多麼**。想著想著,他小腹下面便來了感覺,幸好是坐著,不然,小弟弟頂起的「小帳篷」那將是頗為驚人的。

三人沉默了半分鐘,王小兵問道:「盈盈,做一個廣告要多少錢呢?」

「哦,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我回去幫你打聽一下,到時再告訴你,好嗎?」莫盈盈見兩人不再談她男朋友的事,俏臉的冷淡之色又漸漸緩解下來了。

「那先謝謝你了。這是我的大哥大號碼,如果有了消息,請打電話告訴我,可以嗎?」王小兵也是彬彬有禮道。

「可以。」莫盈盈接過了那張寫有電話號碼的小紙,應承道。

說話間,所點的菜肴陸續端上來了,無非是魚肉、豬肉、牛肉與蔬菜,最有特色的就是那道五香雜錦牛肉了,確實味道不錯。

三人邊吃邊海闊天空地聊著。

但都不敢說情愛的事情,怕再次使莫盈盈俏臉罩上冷霜。

王小兵的好奇心越來越濃,心癢難撓,暗忖待會一定要找個機會好好向張惠蘭打探一番。

他平時不是喜歡八卦新聞的人,不過,現在確實對這件事非常有興趣,不問清楚,心裡總是覺得有個疙瘩存在那裡,使人不舒服。

以莫盈盈的身份,估計她的男朋友會是高官子弟,又或者是土豪。

不過,他猜測,以她適才不想被人提及自己男朋友的事的那種態度來估算,她的男朋友是高官子弟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只有這種情況,才不想被人說起。

要是土豪的話,她應該是不在乎別人提起的。

氣氛和諧地吃完了一頓飯之後,王小兵搶著付了帳,三人走出飯店,他再次懇請莫盈盈幫自己詢問一下做廣告的事宜。

隨後,他道:「你們是開車來的還是打車來的?」

「我們是打車來的。」張惠蘭道。

「你們現在要去哪裡,我搭你們過去。」王小兵還想向張惠蘭打聽莫盈盈男朋友的情況。

「哦,謝了,我自己打車過去就行了,那我先走了,等我問清楚之後,就打電話告訴你。再見。」莫盈盈揮了揮手,便輕移蓮步,到街邊去招手攔的士了。

張惠蘭也正希望這樣。

畢竟,她還想跟王小兵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等莫盈盈走遠之後,王小兵再也忍不住了,問道:「蘭姐,你剛才說到她的男朋友,她好像不高興,他男朋友是做什麼的?」

「說起他的男朋友,那會嚇死你。」張惠蘭神秘兮兮道。

「這麼牛`逼?」王小兵微訝道。

「你跟他沒法比,差很遠,不是指相貌,是指地位。」張惠蘭直言道。

以莫盈盈做電視台女主播的身份,總不會選一個農民做男朋友?不用問,肯定是比較有地位的人,不會是普通人家。

這一點,王小兵早就想到了。

是以,當張惠蘭那樣說的時候,他沒有什麼不悅。

因為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人與人是不能比較的,不然會激死人的。王小兵是個看得開的人,他不會隨便去跟別人比身份高低。

「他男朋友是幹什麼的?」他好奇追問道。

「他男朋友到底叫什麼名字,我也不太清楚,或者她也不太清楚。」張惠蘭以一副肯定的神氣,道。

「哈哈,蘭姐,你這牛可是吹到天上去了,她是別人的女朋友,有什麼可能不知道男朋友的名字,難道她男朋友的名字是非洲某個土族專用的詞語,她不會讀?哈哈,你不知道那是正常的,她不知道的話,那就是非常不正常了。」王小兵笑道。

「誒,我說的是真的埃」張惠蘭煞有介事道。

王小兵感覺到她真的不會說謊,畢竟,說謊也要技術的,不然,會將牛吹到天上去,掉下來砸到人,那可難受了。

是以,他不想跟她爭辯,只是笑著,表示自己對此保留否認的看法。

張惠蘭倒好像受了委屈一樣,較真道:「你不相信嗎?或者這樣說,她可能還不把他當作男朋友。」

「哦,如果這樣,那就有可能。因為她沒跟他交流過,那當然不會知道那人的名字。是那人暗戀她嗎?」當聽說莫盈盈還沒有正式的男朋友時,王小兵心頭湧起一抹淡淡的莫名興奮。

「不是暗戀埃」張惠蘭肯定道。

「那不是暗戀的話,那怎麼可能?如果她不喜歡那人,拒絕就行了。那就不存在戀愛關係埃」王小兵明言道。

「關鍵人家愛著她,也不知她有沒有愛著人家。但從她的行為來看,她可能對那人不太感興趣。但那人要她,她也逃不出那人的手掌心。」張惠蘭道。

聞言,王小兵微愣。

世上有這麼牛的人?他暗忖一句。

「照你這樣說,那人的背景很牛的?他爸是當大官的嗎?」王小兵好奇道。

「官不大不小,不過,他爸比不上他利害。現在他在我們縣城牛`逼哄哄的。快要隻手遮天了。」張惠蘭明顯認識那個追求莫盈盈的人。

是以,王小兵笑道:「剛才,你又說不知道那人的真名,現在又知道他老爸,那你不是在說謊嗎?哈哈。」

「誒,我只知道他姓洪,但真的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張惠蘭又好氣又好笑道。

「那你說說他是幹什麼的?在zhngf里上班的嗎?」王小兵點燃一支香煙,過過煙癮,道。

「不是。」張惠蘭否認道。

王小兵還是聽不出追求莫盈盈的人是什麼身份。

於是,他吐了一個煙圈道:「蘭姐,你說了老半天,也沒告訴我那人是幹什麼的埃」

「他算是個老闆。」張惠蘭口氣不肯定道。

「是老闆就是老闆,不是就不是,怎麼會說算是老闆呢?」他在腦子裡搜索,看有哪個老闆姓洪的,並且這麼牛`逼,但不得要領,沒有想出哪個老闆有這麼強大的實力。

「他有自己的酒店,還有自己的娛樂場所。那你說他是不是老闆?」張惠蘭反駁道。

「這當然是。所以說這就是老闆啦。」他同意道。

「不過,他又是混黑道的。」張惠蘭補充道。

聞言,王小兵微怔。

半晌,才道:「混黑道的,在縣城裡,我想沒有哪個人的實力可以勝過太子了?他跟太子相比較,誰更牛`逼一點?」

「咯咯,你問得真好笑。」張惠蘭嬌笑道。

「誒,這有什麼好笑的,如果他跟太子沒法相比,也沒什麼好笑,像我,跟太子就沒法比埃」王小兵大方道。

「我打個比喻。就好像這樣說,你問是蓮花好看呢還是荷花好看呢?你說,你這樣問有意思嗎?咯咯,你叫我怎麼回答你埃」張惠蘭振振有詞道。

王小兵對各種花名不太熟悉。

是以,他一時之間不明白她這樣打比方的意思。

「不能問蓮花與荷花誰更好看嗎?」王小兵雙手抱胸,非常認真地問道。

「咯咯,你可真是活寶埃誒,我以後叫你花痴,你配得起這個名字。估計全天下,就你能用花痴這個雅號了。」張惠蘭捧腹歡笑著,連眼淚也笑出來。

好一會,她都還在格格笑著。

如果問王小兵鯉魚與鯽魚有什麼不同,他肯定可以準確無誤地說出來,因為他家有一口魚塘。

可是,問各種花名,這還真是他的短板。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656章哄她入睡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658章結婚的真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