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53章美女請客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28日 01:23 [字數] 841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駱大偉把自己光輝的形象表露無遺,就是聖人也要甘拜下風。

養生堂店外的圍觀群眾聽了駱大偉的話之後,再次報以熱烈的掌聲,對他的話語表示滿意。

這世界上,有人高興就自然有人鬱悶。

洪東妹很少這麼低聲下氣來求人的,想不到非但沒有效果,反而惹來駱大偉的一頓訓斥,心頭頓時冒起一股無名火,真想一腳踢飛對方。

不過,要是動手打了副鎮長,那後果也有點嚴重。

是以,她忍住了。

至此,局面看似已定了:那就是王小兵必須關門大吉。

最悲傷的就是謝月雯了,上了還不到一上午的班就要重新失業了,這是經典的悲催人生。

在場的人,全都以為王小兵是走投無路了,除了接受被查封的結果之外,不會再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奇了。

不過,王小兵卻依然保持著冷靜與鎮定。

當然,不是他假裝成這樣,而是他胸有成竹可以震懾住駱大偉。

見對方老是在塑造高大的形象,王小兵知道不當著眾人的面說出自己有靠山,估計也不會有機會說得出來了。

於是,他不慌不忙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吸了一口,吐出一個大大的煙圈,好整以暇道:「駱鎮長,其實我想跟你說,我認識zhngf的一些人。」

原本,以為這樣說了之後,駱大偉會給面子。

想不到他聽了之後,勃然大怒道:「別以為有幾個貪官污吏罩著你,就可以牛`逼哄哄的,我十分明確告訴你,這是我管轄的區域,工商又是我管轄的方面,我就有權來執法,讓你這種想鑽法律空子的人無所可遁1

於是,王小兵覺得還是先找葉翠翠來才行。

轉眼間,便打通了葉翠翠辦公室的電話,道:「葉姐,我這裡遇到點麻煩,你方不方便來一下?」

「什麼事?」葉翠翠問道。

「駱鎮長在我店裡,我店的有些證件還正在補辦中,他要我關店。」王小兵道。

「那叫他聽電話?」葉翠翠道。

隨即,王小兵把大哥大遞到駱大偉面前,道:「葉翠翠葉所長想跟你聊聊。」

聞言,駱大偉臉龐的那股不可一世的囂張之焰頓時消減了一半,臉色狐疑,接過大哥大,一聽,果然是葉翠翠的聲音,整個人都蔫了一圈。

通話約莫一分鐘之後,駱大偉將大哥大還給了王小兵。

從駱大偉的沮喪神情,王小兵可以猜測到,葉翠翠向對方施壓了,如今,駱大偉是進退維谷了。

「既然你的其它證件正在補辦,那就給你一個期限,如果到時還沒有搞好,那你就要自覺停業整頓,不用我們來催你了,聽明白了嗎?」駱大偉的氣勢不像先前那麼牛`逼了。

「好,這個我明白。」王小兵點頭道。

隨即,駱大偉便帶著人馬旋風般走了,來得快,去得也快。轉眼間,便沒了蹤影。

而本以為可以親眼看到王小兵關門大吉的駱軍垂頭喪氣的,他也估計到王小兵有更大的後台,想弄跨養生堂,看來沒那麼容易,於是夾著尾巴回電器店裡了。

十數分鐘之前,店鋪面臨關閉的危機。

轉眼間,便在絕境重生了。

這期間的大起大落,使謝月雯反應不過來,還道這是一場夢。

洪東妹以往也約略聽王小兵說起過認識鎮zhngf的人,但想不到居然一個電話打過去,便把這件棘手的事解決,對他的能力頗為佩服。

「小兵,你認識什麼大官啊?」她好奇問道。

「司法所的所長。」他笑道。

「司法所的所長大過副鎮長?」洪東妹想不明白一個副鎮長居然怕一個所長。

「這個不清楚啊,那個所長對我說,如果遇到麻煩事,就找她,她會盡量幫忙的,可能是她很懂法律的事情。」王小兵胡謅道。

洪東妹也不再追問。

眨眼間,便到了中午,於是,眾人找了一間像樣點的飯館,飽食了一頓。

吃完飯,洪東妹要回夜城卡拉ok廳,王小兵本來也跟車回去的,不過,謝月雯說有事要跟他說,是以,他便留下來了。

其實,謝月雯就是想問一問他與洪東妹是什麼關係。

而他,也想給謝月美作一次檢查,看她體內的濕氣與頭內的風是否完全被驅除,不然,到時頭痛病複發,那又要花更多的工夫來治療。

大家散了之後,王小兵便與謝月雯回到興華街的養生堂。

謝月雯迫不急待地問道:「早上跟你一起來的那個女人是你什麼人?老實告訴我,不許撒謊。」

「我的好朋友。」王小兵笑道。

「我看得出來,肯定比好朋友要好。」謝月雯吃醋道。

「哈哈,老婆,你知道我是愛你的,別放在心上。」他這樣說,也相當於承認洪東妹是自己的情人了。

「人家兩姐妹都是你的人了,你還要其他女人」她嘟著紅唇道。

「老婆,我今晚讓你快活似神仙。」他輕輕地拍了拍她那頗有彈性的美`臀,眨了眨眼,狡黠一笑道。

「嗯」她嘴角溢出一抹甜蜜的笑意。

其實,她也知道他有不少情人,在他家喝進宅酒的時候,便約略猜測到了。

而她只是怕他的心被別的情人佔有了,到時不再愛自己而已,只要他在心裡留一個位置給自己,那她就滿足了。

兩人聊了一下店鋪如何供貨的問題。

小樹林集市那間養生堂,是先有顧客下單,然後王小兵再按單煉製出丹藥的。

如今,有了分店,如果還是按老方法,那就有點滯后了,於是,他決定一月供四次貨,也就相當於一個星期供一次貨。而他半個月過來結一次帳。

「是了,我想給你妹妹檢查一下,看她的頭痛病有沒有複發的跡象。」此時是十二點多,正是學生午休的時候。

「那我到學校叫一聲她。」說著,謝月雯便往中心中學而去。

不消二十分鐘,謝家姐妹便來到了養生堂。

見到王小兵,謝月美歡喜之極,道:「小兵,你什麼時候開第三間分店呢,我到時給你看店。」

「只要順利,明年上半年之內,就會開第三間了,你現在好好讀書,爭取考上大學,那不是更好嗎?」王小兵掃視一眼如花似玉的謝家姐妹,咂了咂嘴,道。

「咯咯,如果考不上,那我給你看店。」謝月美歡笑道。

「沒問題,一定會留一個位置給你,只要你願意。」王小兵瞥了一眼謝月雯,見她微嘟著紅唇。

「誒,不是說給我妹檢查一下嗎?快點,她下午還要上課呢,再不檢查,那就來不及了。」謝月雯見妹妹與王小兵聊得那麼親密,心頭湧起淡淡的醋意。

「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王小兵提議道。

畢竟,他要將中級三昧真火輸送進謝月美的體內,如果被過往行人見到那種神秘景象,可能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是以,確實要找一個寧靜少人的地方才行。

其實,在謝家屋裡就可以了。

「那到我家。」謝月美脫口道。

「在這裡不行嗎?怎麼要到家裡去呢?」謝月雯好奇道。

於是,王小兵把不能在這裡給謝月美檢查的原因說了,最後道:「我的那種神功要是被人看到了,可能會惹來別人的眼紅,日後就沒有安寧的日子了。」

「那你給我妹檢查完之後,要到我這裡啊,我跟你說個事。」謝月雯叮囑道。

「可以。」王小兵道。

於是,謝月美將王小兵帶回了家。

彼時,何芳與謝尚中都不在家,如今,謝月美主動叫他進自己的房間了。

兩人盤膝坐在床上,四掌相印,他便催動中級三昧真火進入她的體內,花了半個鐘頭,仔細檢查了一番,沒有發現她頭痛病有複發的跡象。

隨後,他忍不住用三昧真火在她的酥胸與胯下不停地游移,相當於在她內部愛撫她。

她哪裡抵擋得住,嬌呼道:「矮,小兵,好癢」

「老婆,我來給你治一治,很快就不會癢了。」於是,他收回了中級三昧真火,隨即,以最快的速度扒光了她的衣服,胸罩、內褲都丟到了地上。

兩人早已欲`火焚身了。

於是,他騎在她的白嫩身子上,以男人最雄健的英姿開始馳騁起來。

一波又一波強大的進攻撞得她的美`臀發出「噗噗」聲響,與她檀口哼出的「啊氨春音交織成一曲誘人的床上快活曲。

在半個小時內,她也求饒了四次,可是,他每次都是勇往直前,使她在興奮之中暈了過去。

床單也被她溢出來的大量泉水弄得濕漉漉了。

他趴在她的嬌軀上,一邊祭出「猛虎進洞」,一邊輕揉她的酥胸,當真樂趣無窮。

兩人都汗津津的,每一寸肌膚都泛著激情的光澤,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之後,謝月美都不想去上課了。

畢竟她快要成仙了。

兩人在床上你儂我儂,相互愛撫著,情意綿綿。

「老婆,快到上課時間了,起來。」他將精華輸送到老二之上,然後以內勁一抖,便將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裡了,道。

「矮,我不去上學」她俏臉紅撲撲的,膩聲道。

「為什麼呢?」他吻著她高聳的雙峰,道。

「我要跟你在一起。」她雙手摟緊他的脖子,秋波盈盈的美眸半眯,檀口半啟道。

人類最快活的體育運動莫過於男女兩人結合在一起了,此時,謝月美快活似神仙了,在這種美妙的感覺里,哪裡還想離開他?

「你們1就在床上兩人卿卿我我之際,房門口傳來一把清麗的聲音。

王小兵與謝月美面面相覷,兩人用眼神來詢問,彼此得到同樣的答案:這不是我說的。

於是,兩人都轉頭朝房間的門口看去,見謝月雯已站在那裡,撅著紅唇,既吃醋又微慍,俏臉上罩著淡淡的冷霜,盯著床上的兩人。

剎那間,謝月美「氨地驚呼一聲。

隨即,她想要找衣服,可是衣服都丟到地上了,只好連忙用被子裹住了身子,窘迫道:「姐,你怎麼隨便進人家的房間呢」

「你還好意思說呢,原來是在這裡幹這種事,哼,我告訴爸媽,看你怎麼向他們交待。」謝月雯堅挺的酥胸有韻律地一起一落,十分誘人。

「姐,不要埃」謝月美吃驚道。

謝月雯等了一個多小時還不見王小兵來養生堂,便知兩人可能在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於是,連忙趕了回來,還沒進家門,便聽到那撩人的「啊氨春音了。

三人之中,王小兵最鎮定了。

因為兩女都跟他做過快活的體育運動,他也清楚這只是謝月雯有點吃醋而已。只要給兩三次**她,保證可使她心裡的醋意大減。

於是,他咬著謝月美的耳朵,小聲道:「不如叫你姐也一起玩,那樣就沒事了。」

聞言,驚慌的謝月美連忙道:「姐,你要不要玩呢?」

「哼,我才不玩呢,你們啊,居然,你們太不像話了。」謝月雯雙手叉腰,咬著紅潤的下唇,嬌嗔道。

「雯姐,來玩一玩。」王小兵下了床,朝她走過去。

謝月雯目光盯著他小腹下面的擎天柱,一眨不眨的,連呼吸也驟然間急促了許多。

如果她不想干,那她肯定會轉身離開,但她卻是站在那裡,動也不動,明顯是想跟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於是,他三下五除二也扒光了謝月雯的衣服,將她扛上了床。

「矮,我不玩」謝月雯扭著嬌軀,道。

「姐,好過癮的,試一下。」謝月美還用手分開謝月雯的雙腿,讓王小兵能快速進入姐姐的神秘山洞。

隨即,王小兵騎在謝月雯的水嫩身子上,「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體內,然後開始以全力馳騁起來,一進一出間,都是那麼的有法度,令人嘆為觀止。

謝月雯其實也想跟他做快**育運動的,起初只是礙於面子而已。

如今,衣服被扒光了,而且也已與他結合成一體了,自然就放開了手腳,也「啊氨地嬌呼起來。

又半個鐘頭之後,謝月雯的身子也是汗津津的了。

這時,謝月美問道:「姐,是不是很過癮呢?他那裡好大哦」

「你個死丫頭,人家不想干,你還要幫著他來分開我兩腿,真不像話。」謝月雯身子已軟成一灘爛泥,嬌`喘道。

「咯咯,姐姐,我倆現在都是他的人了。」謝月美的意思是:你也不能告訴爸媽了。

「哼,我要告訴爸媽。」謝月雯含笑道。

「咯咯,姐,你也做了啊,我們扯平了。」謝月美感覺手中有了把柄,笑道。

殊不知,謝月雯早已與王小兵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如今,她只是裝模作樣地在這裡嚇唬人而已,哪裡真會告訴爸媽。

將兩美人都侍弄得舒服了,王小兵便將她們抱在懷裡。

謝月美跨`坐在他的左大腿上,謝月雯則跨`坐在他的右大腿上,他一手摟著一人的纖腰,看著四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忍不住祭出柔舌功,開始了艱辛而有趣味的登山活動。

從一座雪山吻到另一座,翻山越嶺之間,確實是人生一大樂趣。

而兩美女被他的柔舌功服侍得嬌軀亂顫,同時也祭出「雙峰壓」,給他結實的胸膛做按摩。

如此相互運動,確實是羨煞神仙。

三人緊緊抱在一起,纏綿了兩三個鐘頭,那張床單好像剛被水洗濕的一樣,粘滿了兩女的泉水與三人的汗水。大家都興奮之極。

兩美女秀髮散亂地披下來,使她們平添三分狂野的魅力。

「小兵,你要好好愛我們哦」謝月雯用手輕輕撫摸著他寬闊的脊背,嬌聲道。

「我愛你們到海枯石爛。你們是我的好老婆。」他雙手分別拍著她們的美`臀,向天發誓道。

「如果你拋棄我們,老天也會懲罰你的。」謝月美柔聲道。

「就是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會拋棄你們,我要讓你們性福。來,再每人一次**。」說著,他便將兩女抱放在床上,先騎在謝月美的身子上,馳騁一番,隨後又趴在謝月雯的嬌軀上,大動了一回。

兩美女嬌`喘連連。

室內春音飄飄,十分之誘人。

當他將她們再次送上**之後,才點燃一支香煙,悠然地抽著。

想到人生可以經常跟美女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鍛煉身體,他覺得頗為滿意,他偉大的夢想正在一步一步變成現實。

一支香煙還沒有吸完,大哥大便響了。

看了看號碼,居然有點熟悉,因為一時興奮過頭,所以沒有一下子想起來,吐了個煙圈之後,才醒起是朱馨文辦公室的那個座機號碼。

「她找我有什麼事?難道是那件販毒案子有了進展?」王小兵暗忖道。

於是,接了電話。

接通之後,聽到朱馨文成熟的聲音道:「喂,請問是王小兵嗎?」

「是,朱所長,什麼事?」王小兵懷裡摟著兩美女,一邊愛撫她們的身子,一邊問道。

「到我辦公室來,我跟你詳談。」朱馨文道。

「哦,我現在沒空啊,明天怎麼樣?」他正在快活之中,不想到小樹林派出所去。

「不行,現在來。我在這裡等你。要是你不來,那日後我就會找你麻煩。好了,不見不散。掛機了。」說完,朱馨文便放下了電話。

王小兵看著大哥大,暗忖道:耶,現在是隨時召喚我了。

旁邊謝家姐妹也聽到話筒里傳出清脆的女聲,還道是他的情人,心裡都微有醋意,謝月雯道:「小兵,又是哪個情人找你啊?不許你去。」

「哈哈,不是啦,是派出所所長找我。」王小兵笑道。

「我才不信呢,你找借口,明明是你的情人,還要說什麼派出所所長,姐,我們不讓他去。」謝月美撇撇嘴,雙手緊摟著他的脖子,嬌聲道。

「對,我倆要好好管著他。」謝月雯兩手則摟住他的豹腰,附和道。

姐妹倆像是藤條一樣纏住他,使他脫不了身。

他感覺朱馨文應該是有重要的事找自己,不像是開玩笑的,是以,還是要去會一會她。

不過,此時被謝家姐妹摟得那麼緊,除非用暴力,不然,休想輕易擺脫她們,在這種時候,他是有經驗應付的。

於是,一個翻身,便騎在了謝月雯的身子了。

「矮,人家下面還疼,別嘛」謝月雯輕晃著身子,撒嬌道。

「老婆,來,今朝有酒今朝醉,此時不快活,還等什麼時候。」說著,便已進入了她的身子里,開始大動起來。

「咯咯,我去上課了埃」謝月美見姐姐被他弄得四肢百骸劇顫起來,想到自己待會也要被他撞得下面生疼,於是嬌笑著,想下床去撿起衣服來穿。

不過,他一手拉住她的玉手,把她拖了回來。

隨即,祭出「二指神功」,進入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裡開鑿隧道。

剎那間,謝家姐妹同時發出誘人的「啊氨春音,使人聽了幹勁百倍,比吃春`葯更有效。

當將謝月雯弄暈過去之後,接著又弄暈了謝月美。

花了二十多分鐘而已,就把謝家姐妹倆都送上**了,看著她們那泛著汗光的嬌軀,他忍不住又吻了一遍。

隨後,才下床,從地上拾起自己的衣服穿上,帶齊了物品,再用被子蓋好她們的身子,便開門出去了。早上,他是搭洪東妹的桑塔納來的,他的摩托跑車還停在夜城卡拉ok廳的停車場里。

於是,只得搭摩的回去。

一路上,他都在琢磨朱馨文找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事。

其實,除了那件毒品的案子之外,不可能會再有其它事了,他猜測她是找到了重要的線索。

至於是什麼線索,他想了好久,不得要領。

反正到了她的辦公室之後,自然能聽到她親口說出來,是以,便收攝思緒,不再多想了。

下午四點五十分,他終於到了小樹林派出所大院門口,在進去之前,他都要環視一周,看有沒有什麼可疑的人盯著自己。他有一種做賊的心情。

畢竟,他算是黑道一分子,如今,卻要跟白道打起交道來,實在有點荒誕。

轉眼間,他便進入了朱馨文的辦公室。

兩人也算是有點交情了,是以,他也老實不客氣地坐在她辦公桌前面的椅子上,剛掏出香煙,想抽一支,見她做了個「請不要抽煙」的動作,於是,只好將香煙收進褲袋裡。

「朱所長,不會是寂寞,想找我聊聊天?」他戲謔笑道。

不過,她並沒有笑,神情庄雅而大方,正經道:「請不要開玩笑,在工作的時候,我不喜歡說渾話。」

「呵呵,那好,朱所長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王小兵笑道。

「你問到點子上了。」朱馨文這才淡淡一笑。

「誒,說到要幫你忙,你才笑了,這是什麼世道埃」王小兵目光在她胸前兩座高聳挺拔的雪山上行了一個注目禮,道。

「不是幫我的忙,其實也是幫你的忙。」朱馨文也並非笨口笨舌的人,鬥起嘴來,絕不輕易認輸。

他點了點頭,隨她怎麼說,只是盯著她高隆的酥胸。

「誒,做人要有禮貌,別老是看人家的胸部。」她發現他的目光有異,連忙交叉著雙手,擋在胸前,道。

「朱所長,你穿著衣服,就是讓我再近一點看也看不出什麼啦,對不對,我又沒有透視眼,哪裡能看到你內部啊,至多只是看到你的警服而已。」王小兵狡辯道。

「不許看我的胸部。」朱馨文著臉道。

「好,那以後我見了你,都以這種方式跟你交談,你又不會說我看不起你?」說著,王小兵昂起了腦袋,目光直盯著天花板,道。

「咯咯,誰叫你做得那麼誇張埃我只是叫你別老是用那種色眯眯的目光盯著人家的胸脯來看,你知道,人家是會不舒服的,你放正常一點,那就行了。」朱馨文終於露出一抹難得一見的嫵媚笑容。

「不是,你的胸脯特別迷人,忍不住多看幾眼。」他贊道。

「誒,別再說了,再說,我要告你非禮了。」她收斂了笑容,嬌嗔道。

王小兵可以感覺得出來朱馨文真是沒有什麼談戀愛的經驗,還是一塊未經雕琢的美玉,一顰一笑之間,都沒有絲毫的做作之態。

「不會,朱所長,難道你告我用目光去非禮你嗎?」他笑道。

被他這麼一逗,她又笑了。

「誒,別說笑話,我們在談正經事,嚴肅一點。」她的語氣柔和了許多。

「我從鎮zhngf那邊趕回來,有什麼話就直說,現在肚子餓,還沒吃飯埃如果你請我吃飯,那我就有精神了。」他開玩笑道。

想不到她大方道:「沒問題,我請客。」

「好,那我有動力了。」他來了精神,便坐直了腰升說出叫自己來這裡的真正原因。

「不過,你得先答應幫我做事,那我一定請你吃一頓美味的飯菜。」她也會賣關子,俏臉洋溢著淡淡的笑意,補充道。

「切,還以為你真那麼好心,誒,我又沒精神了。」他又彎下了腰,道。

「咯咯,不會那麼在乎吃,有機會,我一定會請你的,現在工作忙,等過幾天,我請你吃一頓大餐。」她露齒笑道。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652章官威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654章日久生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