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49章跟女人幹活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26日 00:44 [字數] 829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以往,每當要村民去做那種沒工錢的公家事的時候,眾人都是拖拖拉拉的。

那時,王家發還算是有點威信的,眾人都尚且是如此,現在,自己剛剛上任做村長,是否有足夠的震懾力與親和力來使村民聽自己的話呢,王小兵心裡沒底。

關鍵,他還不知柳大鐘會不會跟自己一條心。

之前,柳大鐘是想讓唐志義上位的,但想不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最終被王小兵做了村長。

是以,柳大鐘其實對王小兵是不滿的,不過,在表面上沒什麼,不像唐志義那樣將不滿寫在臉上,讓人一看便知道,老狐狸終究是老狐狸。

如今,要是辦不好這件事,上頭責怪下來,村長的烏紗帽都有可能要被摘掉。

而且,如果不表現一下自己的能力,那會被村民看衰的,畢竟自己剛上任,全村人都在拭目以待,想要看一看這個年輕的新村長是真的有兩把刷子,還是只陡有虛表。

為了自己的面子,王小兵暗下決心要把這件事辦好。

於是,他便下了床,出了門,便朝柳大鐘的家走去。一路上,他在想著怎麼才能處理好與柳大鐘的關係。

不知不覺間,便走到了柳大鐘家的小院子前,推開院門,走進小院,見堂屋的門打開,便知裡面有人,於是喚道:「柳支書在家嗎?」。

「誰呀?」一把女聲從裡面傳出來。

正是白秋群。

見了王小兵,她滿臉笑容道:「快進來,你可真是大忙人,想見你一次都不行。」

聞言,王小兵暗吃一驚,要是柳大鐘在家,聽到她這番話,那可有點不妥,於是連忙問道:「柳支書不在嗎?」。

「你怕什麼,他在,我敢這樣說嗎?他說有點頭暈,到醫院去看病了。」白秋群笑吟吟道。

「那我等他回來再過來。」王小兵笑道。

「唉喲,你做了村長,就打算撇了老情人了,太狠心了」白秋群連忙擋在了他的前面,將大門關上,並且閂好了。

「呵呵,白姐,我不是這個意思,近來忙,如果有空,一定給你。」他倒擔心柳大鐘突然回來,那就比較麻煩,而他還想到幾個村組長那裡坐一坐,先跟他們打個招呼,看他們對種樹的態度如何。

不過,白秋群哪裡肯放他走。

只見她以嫻熟的手法,三下五除二便脫掉了他的褲子與內褲,隨即,雙手捧住他那雄壯的小弟弟,祭出柔舌功侍侯他的老二。

轉眼間,他的小弟弟便茁壯成為大弟弟了。

在這欲`火焚身的時刻,他也按捺不住了,將她的衣服扒光了,隨即,施展出「抱虎歸山」,將她頂在牆上,猛烈地進攻起來。

半個鐘頭之後,她便被他侍弄得身子軟綿綿了。

王小兵已給了三次高cho她,然後,抱著因興奮暈過去的她走到床邊,將她抱放在上面,幫她穿好衣服,蓋好被子,便出去了。

幾個村組長之中,要數王老六最有威信。一般來說,但凡村子要出工,其它組的組長都是先看王老六怎麼做的,正所謂有樣學樣,這樣才不會成為被槍打的出頭鳥。

是以,只要王老六願意帶他那組的村民去植樹,那其它組的組長也沒什麼問題。

不過,這個王老六有點倔,而且也頗為不服王小兵。

怎麼樣才能降服王老六,這是一個很棘手的問題,王小兵一邊往回走一邊在心裡分析:王老六這個人喜歡喝酒,那就應該從這方面入手,男人談事情,先喝點酒會比較談得攏,只要喝得暢快了,那很多事情都能迎刃而解。

但問題就在於,王小兵的酒量不大。

喝啤酒的話,他還不錯,但要是喝白酒的話,那他就比較弱了。

王老六算是個酒鬼,五六十度的白酒,他也能喝半斤,想要跟他喝酒,那必須得有點酒量才行,不然,才剛開始喝一會,自己便醉倒在一邊,那就誤事了。

不知不覺中,王小兵已走到了自己的家門前。

「《丹經》里雖沒有專門解酒的丹藥,不過,有些藥材也是有解酒功能的。」他打開門,走進去,思忖道。

於是,連忙進了自己的房間,關上門,眨眼間,便進到玉墜里了,然後翻開《丹經》,對照著裡面的藥材彩圖,在藥材種植地里找出幾種能解酒的藥材,比如雙翼苦參、火紋血菊、雙心扁豆、九尾豆蔻等等,一共八種。

隨即,便將這八種珍貴的藥材放進三腳銅爐里,將之一一煉化成晶粉狀。

以他現在擁有中級三昧真火的能力,要將這八種藥材煉成一枚解酒的丹藥,那並不難,只見他從銅爐里取出八種藥材的晶粉,把它們放在掌心處,隨後,便催動三昧真火,將八種晶粉混合成一團。

漸漸地,八種晶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融合在一起,不停地旋轉,形成一個小指頭大小的丹藥。

一共煉製這種解酒丹藥數枚,花了大半個小時。

這種解酒丹藥的色澤偏紅,如瑪瑙一般,但泛著橙色的光澤,氣味有點甘甜。

「哈哈,如果把這解酒丹藥拿去賣,不知會不會有人買?」王小兵心中一動,便又想出了一條生財之道。

像商嘗官場等等,喝酒成為一種必要的技能。

不過,再會喝酒的人,其實也是會醉的,如果自己的這種解酒丹藥能使人喝千杯不醉,那必然也會有人買。

而且,這個市場其實也不校只要打出了好口碑,那日後自然就會有大量的人前來購買了。煉製這種解酒丹藥比一般的初級丹藥還要容易,如果真的很有效果,那肯定是一條發財之道。

不過,效果到底如何,還要試過才知道。

煉製完解酒丹藥之後,已是下午四點多鐘了,隨即,王小兵便到小樹林集市的煙酒專賣店買了二瓶五糧液,一隻燒鵝和一隻白切雞,打包帶回來,放在家裡。

他要去找王老六喝兩杯。

但還沒有把植樹的事情告訴柳大鐘,估計他也從醫院回來了,便先到他家去。

柳大鐘果然回來了,見王小兵來了,假裝客氣道:「小兵,坐,今天不用上學嗎?」。

「我請了假的。支書,我接到葉所長的電話,說這兩天會有領導從國道經過,要我們把國道旁邊車公嶺那幾個小山丘種上樹苗。」王小兵瞥了一眼白秋群,見她得到了自己愛的滋潤之後,變得更有女人韻味了。

「這確實要重視。」柳大鐘點頭道。

「那現在叫人到村委開會,還是晚上?」王小兵徵詢道。

「小兵啊,我這幾天生病,現在頭還痛得要死,渾身無力,連走路都不穩,得休息幾天,這件事就要靠你了。」柳大鐘立時裝出一副要死的樣子。

聞言,王小兵暗罵一句:頭痛你妹。

他知道柳大鐘這是有意給自己出難題,因為對方說生病,有借口了,如果事情辦得不好,就有推卸責任的理由,何況,鎮書記跟他關係也不錯,不會免他的職務。

自己雖有葉翠翠撐腰,但要是沒辦好這件事,縱使不被免職,也會被批評得體無完膚。

何況,有些村民還在等著看自己的笑話呢。

是以,這次絕對不能丟臉,要把事情圓滿完成,在村民心目中奠定自己的威信與能力。

可是,柳大鐘又給自己出難題,這確實有點氣人,不過王小兵見過了大場面,雖然知道對方有意叼難自己,但臉面上還是帶著笑意,沒有惱人之色。

白秋群知道柳大鐘在裝`逼,便道:「小兵剛做村長,大鐘,你去跟那幾個組長說說,可能會好些。」

「你懂什麼1柳大鐘沉臉道:「人家小兵沒有能力的話,能做村長嗎?什麼事都要你教,你有本事,你去做個村長看看。我跟你說,小兵的能力大著,這點小事,他輕易就能解決。」

在數落白秋群的同時,又給王小兵戴一頂高帽。

白秋群不敢再吱聲了。

剛才,她實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說了一句,確實是想幫王小兵。

但她在家裡是二當家,大當家發話了,她不敢再幫王小兵,不然,晚上將會被罵個狗血淋頭。她冷哼了一聲,一扭豐`臀,便進廚房去了。

王小兵依然微笑道:「呵呵,支書過獎了,我其實沒有什麼能力。」

「小兵,你不用謙虛,你的能力強,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女人沒什麼見識,你不要放在心上。」柳大鐘假裝咳了幾下,表示一下自己確實還在病中。

「支書,那你好好休息,我想辦法完成這次任務。」王小兵知道再跟他多說也沒什麼意思,便站起來告辭。

「只要我病情稍為好點,就立刻去幫你。」柳大鐘皮笑肉不笑道。

從柳大鐘家裡出來,王小兵暗忖這次真得靠自己了。威信是要靠自己的努力去爭取的。

於是,回到家裡,取了五糧液、燒鵝與白切雞,提著往王老六的家走去。王老六是個道地的農民,農閑時就出去做點小工,賺幾個肥料錢。

走到王老六家門口,見到王老六的老婆張翠花正坐在門口織竹筐,道:「張審,六叔在家嗎?」。

「噢,村長,快進來坐,在家。」說著,張翠花朝屋裡大聲喊道:「老六,村長找你。」

但裡面沒有回應。

張翠花站了起來,招呼王小兵進堂屋裡坐。

但王老六並沒有出來,張翠花道:「他在弄屋背的那條水溝,我去叫他來。」說著,便往屋後去了。

一會,穿著膠鞋的王老六來了,神情有點不恭,大剌剌坐在竹椅上,自顧自抽著旱煙,道:「找我有什麼事?」

「六叔,只是想請你喝兩杯。我做了村長,還沒請大家吃飯,今天有空,又知道你在家,所以跟你喝幾盅。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就是我做村長欠缺經驗,你做了很久組長,積累了不少經驗,我想請你指點一下我,看應該怎麼做,才能把村長做好。」說話間,王小兵把五糧液、燒鵝與白切雞擺了出來。

村長來請組長喝酒,這真是降尊屈膝之舉了。

而且,王小兵一席話哄得王老六喜歡之極,這個世界上,千穿萬穿,就是馬屁不穿。

縱使是王老六這種倔性子的人,聽了奉承的話,也非常受用,那張黑亮的臉膛上立時浮上了一層淡淡的笑意。

「哦,這五糧液很貴?」王老六快要流涎了。

「一般,來,我們好好喝一杯。」王小兵開瓶蓋,示意王老六拿杯子來。

於是,王老六急忙去找了兩個大瓷杯出來,擺在矮几上,兩眼目不轉睛地盯著五小兵手中的五糧液,恨不得一口把它吃了下去。

王小兵親手斟了兩杯,然後端起一杯,道:「來,六叔,我敬你一杯。」

「好!來,乾杯1王老六態度友好了許多。

兩人碰了杯,各自喝了一口。

「小兵,我真想不到你能做村長,實話告訴你,有很多人不服你。」喝了半杯五糧液之後,王老六的話便多了起來。

「這個我知道,還請六叔支持我,我要為東和村做一番好事。」王小兵不停地給對方酒杯添酒,道。

「這個好說!我王老六聽你的1王老六拍著胸口道。

這種倔性子的人,一旦表態了,那多半是真的,是以,王小兵竊喜。

「六叔,來,再敬你一杯。以後還請你多指點一下我,如果有什麼做得不好的地方,請你及時告訴我。」王小兵在張翠花到屋後去叫王老六的時候,便已吃了一顆解酒丹藥。

如今,喝了二杯了,居然非常清醒,可見有效。

王老六的酒量在東和村裡是出名的,但此時見王小兵沒有半點醉意,連連誇道:「小兵,你的酒量真好1

「哈哈,六叔的酒量才真是好,這是大家都知道的。我跟你比起來,還是差很遠的。」王小兵覺得自己真是可以千杯不醉,心裡頗為興奮。

「哈哈,能碰到一個酒友,真高興1王老六非常粗獷地笑著。

至此,王小兵已籠絡住王老六了。

其實,世間的事情就是這樣,有時看似很複雜,但真正做起來,當然要對路,那又並不難。

兩人喝了一瓶五糧液之後,王老六臉龐有些泛紅了。但王小兵依然還是毫無醉意,跟沒有喝酒一樣,神智也非常清醒,這說明他煉製出來的解酒丹藥真的很有效。

酒逢知己千杯醉。

王老六的酒量確實也大,與王小兵喝了一瓶五糧液,只有二分醉。

兩人就差沒有稱兄道弟起來之外,其它的無話不談,就好像是老朋友相聚在一起,暢談不已。

王小兵也知道該說正題了,便道:「六叔,上面下了任務,要我們在兩天內把車公嶺那幾個小山丘種上樹苗,得組織村民去種,明天開始,你到時叫村民出工。」

「又種樹?到了年尾,大家都很忙,又沒有工錢,大家不會積極。」王老六如是道。

「我也是這樣想,但上面已下了軍令狀,如果不辦好,那就要懲罰我們,在這種情況下,只有努力去完成這次任務。」王小兵挾了一隻雞腿給對方,道。

「既然是這樣,我就盡量叫他們出工。」王老六抓起雞腿,津津有味地撕咬著吃。

「那就從明天早上開始。」王小兵鬆了一身。

攻克了王老六這塊頑石,其他幾個村組長見王老六帶頭做了,不敢暗中作對。

王老六噴著酒氣道:「小兵啊,出工是沒問題,但要在兩天內種完那幾個小山丘,這可能辦不到,要麼增加人手,要麼延長時間。但我們村可以出工的人就是那麼多了,不可能再增加,所以只有延長時間。」

「你說得對,我想想辦法,再找些幫手來。」王小兵點頭道。

在王老六家裡,一直喝到了晚上六點多鐘,王小兵才離開,之後,他又去找其他村組長,通知他們明天組織村民出工。

果然,那幾個村組長雖然口頭應承,但都暗中去問王老六,看他是什麼態度。王老六已歸降王小兵了,自然也勸其他村組長出工,幫王小兵說了一大堆好話。

初步把工作布置好了,王小兵也輕鬆些了。

晚上,回到家,騎摩托出外面吃了晚飯,然後回家,到自己的房間,又煉製了不少解酒丹藥,準備拿到養生堂去出售。

隨後,又嘗試煉製了幾個鐘頭的「強身丹」,但依然沒有煉製成功,其實,就是差那麼一點點,但就是沒有找到最合理的混合比例。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假若到了與梁國興、程萬里切磋那一天還沒有煉製成功,那就是最鬱悶的時候。

是以,他壓力頗大。

如果不是還要帶村民去植樹,他想花整個晚上來煉製「強身丹」。因明天還要幹事,到了凌晨四點多鐘,便從玉墜里出來,倒頭便睡。

一覺到天亮。

早上七點半左右,起了床,洗漱完畢,吃了早餐,便到村委建築物前,等待各個組長帶人前來。村委成員幾乎都到了,他也叫人通知了唐志義,那廝居然不來。

於是,他問計生專干韓四:「唐志義怎麼還沒來?」

「昨晚我跟他說了的,不知什麼原因。」就是韓四通知唐志義的。

「你再去叫他一次,如果他不來,就叫他以後別來村委了,我們可以重新招一個會計。」王小兵嚴肅道。

於是,韓四騎著二十八寸鳳凰牌單車去了。

王小兵居然能做到村長,那就說明背後一定有人罩著,如果他要開除唐志義,那也是能力之內的事情。

是以,唐志義雖想跟王小兵作對,但聽韓四傳達了王小兵的意思之後,他不得不來,來了之後,還一臉的不滿,好像王小兵有意為難他似的。

「唐志義,我警告你一次,下次還是這麼拖拖拉拉,那你就別幹了。」王小兵不想動對方的原因,主要是給面子柳大鐘,但這是有前提條件的,那就是唐志義不要做得太過分,不然,絕對收拾他。

唐志義梗著脖子,不敢頂嘴。

不久,各個村組長帶著自己那組能出工的村民來了,但人數不多。

這是有原因的,一來是這個任務來得太突然,根本不曾想到會在這時候要植樹的,是以,倉猝之間,招集不到那麼多人。二來就是在下半年,不少村民出去務工了,不在村裡,所以也是造成人手欠缺的原因。

看著只有幾十人,王小兵感到比較棘手。

只憑這幾十人,想在兩天內把幾個小山丘都種上樹苗,那難度真的很大:百分之九十九完不成任務。

如果不能完成任務,上頭責怪下來,那多半是懲罰王小兵與柳大鐘,像唐志義他們,則不會有什麼事,是以,唐志義倒是暗暗高興,睜大眼睛想看王小兵出醜,如果王小兵被免職了,那他就有機會上位了。

一會,載滿了樹苗的卡車來到了東和村,葉翠翠也跟車來了。

見到王小兵已組織了些村民,但人數太少,她問道:「這點人能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任務嗎?」。

「應該很難。」王小兵如是道。

「那再叫多些人出工,如果不能完成任務,那麻煩就大了。」葉翠翠催促道。

她是站著說話不腰痛,不了解情況,王小兵只好解釋道:「現在只能叫到這些人了。沒有再多的了。」

葉翠翠有些不滿。

她沒有看到柳大鐘,問道:「支書去哪裡了?」

「他病了,在家裡,來不了。」王小兵正在想辦法完成這次任務。

「大家先到山上去植樹,一邊干一邊再想想其它辦法。現在能種多少是多少。」葉翠翠更沒有辦法,她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而唯一高興的就是唐志義了。

剛才,他被王小兵批了一頓,心情本來不好,但知道王小兵難以完成任務,不禁幸災樂禍,想看對方是怎麼死的,情緒自然好起來。

王小兵不是沒有辦法,只是不到迫不得已的情況不採用而已。

時間不等人,眨眼便已到了早上九點鐘,再不去種樹,那就更難以完成任務了。

於是,王小兵吩咐各組長帶著村民扛著工具朝車公嶺而去。他與葉翠翠則乘坐卡車,先到車公嶺那裡。

「柳大鐘病得那麼重?」在車上,葉翠翠問道。

「假的,他有意為難我,我要讓他看看,我有能力做好這件事。」王小兵直言道。

「這個柳大鐘,太放肆了,在這種重要時候,還亂來,恃著跟我姐夫相識就這樣目中無人,他不會有好下場的。」葉翠翠自然幫王小兵。

「如果不能完成任務,真的會有麻煩嗎?」。王小兵笑道。

「誒,你別以為我騙你,這是真的,就是我姐夫可能都會被處罰。」葉翠翠一本正經道。

看她的的樣子,確實不像是開玩笑。

「什麼領導從這裡經過啊?」王小兵好奇道。

「好大的,聽說是中央領導,縣領導特別重視,雖只是從這裡經過,但要給中央領導一個好印象。到時會封路的。」葉翠翠道。

「怪不得埃」王小兵感嘆道。

「是了,我叫你找出那幾個經常上訪的人,你把名字列出來,到時要派專人盯著他們的,不要讓他們出來攔路告狀。最好不要讓他們知道有這麼一回事,派人盯著他們,就是以防萬一他們從哪裡聽到了消息。」葉翠翠提醒道。

「待會我給名單你。」王小兵感覺這官場真有點扯`蛋。

不過,這才是特色,舉世無雙。

到了車公嶺那裡,等村民來之後,把樹苗卸下來,然後分派人專門提水,專門挖坑,專門種樹回土。

本來出工的人就少,加上村民的積極性不高,幹了一上午,只完成了不到十分之一的面積。如果照這樣的速度幹下去,兩天過去,至少還有一半的山丘是沒有種上樹苗的。

下午,王小兵又做了村組長的工作,讓他們帶動起村民的積極性。

果然,村組長賣力之後,村民也不敢太偷懶了。

但奈何人數不多,縱使大家幹得熱火朝天,依然還是難以按時完成任務。

一天下來,只種植了四分之一的面積,如此一來,王小兵與葉翠翠都感到壓力頗大,畢竟,不能完成任務,那可是要出大問題的。

傍晚五點半的時候才收工。

幹了一天活,村民也累了,王小兵不好意思再叫他們晚上加班。

而唐志義則是越來越高興了,他覺得王小兵是東和村任期最短的村長了,如果不能完成任務,那在數天內,就會有處罰結果下來。他等著這個好消息,是以,雖幹了一天的活,但他還能吹著輕快的口哨回家。

葉翠翠是這片區域的負責人,要是不能完成任務,也是會被處罰的,是以,她也頗為鬱悶。

收工之後,她請王小兵送她回鎮zhngf。

王小兵領悟她的弦外之音,便同意了,用摩托搭她到了以前到過的那片小林子里,跟她在那塊大石上又**了數番,騎在她的嬌軀上,耕耘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她不斷地求饒說下面頗疼了,才結束激情大戰。

兩人如今是在同一條船上,便有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是以,當兩人裸著身子緊緊相擁在一起的時候,更能體會到那種相互扶持的聯繫,情意也更濃了。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648章新官上任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650章泡女經驗(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