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45章陪美人逛街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24日 00:39 [字數] 833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當那個中分男瞥見龍非那如從深淵裡射出來的森冷目光之後,也不禁打了個寒戰。即可找到

而且,當他再看向王小兵時,見對方半眯的眼睛射出的寒芒更使人不安,他心底湧起一抹無以名狀的恐懼,淡淡的,但卻迅速瀰漫全身,使他打了個冷戰。

不過,恃著人多,中分男才勉強鎮定下來。

如今,被對方一個眼神便看得快要害怕起來,中分男當真是惱羞成怒,想借大聲吼叫來驅除心裡的畏懼,喝道:「草尼瑪!你跪還是不跪!?」

說著,伸出食指指著王小兵的鼻端。

須知,王小兵是會小擒拿手的。

當對方的手指指向他時,他只要施展出小擒拿手的「羅漢折枝」,便可控制對方了。

果然,在中分男唾沫橫飛地怒吼之時,只見王小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右手往上一抓,正好握住了對方的食指,隨即用力往下拗。

只聽到「唉喲」一聲,中分男痛得齜牙咧嘴,彎下了腰,雙腳蹲了下去。

下一秒,王小兵抬腿、屈膝,用右膝蓋重重地撞在中分男的臉面上,砰然聲響,便將那廝撞得鼻血、牙血迸流。

這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其他幾個男青年還沒有看清是怎麼回事,便見到中分男倒仰在地,滿臉是血了。

「兄弟們,上1那幾個男青年反應過來之後,才握著拳頭,一起向王小兵轉攻過來。

可是,王小兵見對方有六個人,自己一人實在難以用空拳取勝,於是,拔出了洪東妹贈給他的那把軍刀,一刀在手,寒光閃爍,足可防身。

那幾個男青年見空手沒法靠近王小兵,想要上車去找家生。

不過,王小兵哪裡會給機會他們,見他們想要上車,衝過去,祭出無情的鞭腿,打在他們的身上。

只聽到「唉喲唉喲」之聲不斷響起。

那幾個男青年想上車,但被王小兵持著軍刀迫著他們,使他們沒法上車,那場面,頗有幾分滑稽。

在一旁觀戰的龍非忍俊不禁,捂嘴而笑。見到幾人繞著麵包車來轉圈圈,實在是件很逗人的事情,只是,被王小兵追打的那幾個男青年,則沒有那麼好的心情笑了。

經過的路人也都好奇地瞧著這一幕,但沒人敢上來勸架。

畢竟不知事情的起因,又見王小兵手中拿著寒光閃閃的軍刀,更不敢隨便上來拉架了。

這時,有兩台路過的摩托停了下來,總共四人,下了車,向這邊涌了過來,其中有一個老大模樣的男子,喊道:「不要打了。」

中分男大喜,道:「雞哥,這**毛好拽,快來幫手。」

剎那間,敵方又增加了四個強壯的男青年,龍非俏臉浮上一抹擔憂的神色,畢竟,如果王小兵被打到無還手之力,她也不知是出手好呢還是不出手好,實在是一件煩人的事情。出手不行,不出手也不行。

圍觀的路人也覺得王小兵這回是死定了。

不過,王小兵並沒有現出眾人預料的那種恐懼神色,反而氣定神閑地將軍刀收進了刀鞘里。

這時,那位叫雞哥的老大盯著王小兵,並向他走了過來,而另外三個男青年則跟在雞哥的身後,也是緊握著拳頭,一副要開打的樣子。

中分男也向同夥使了個眼色,要他們準備同時向王小兵發起攻擊。

而龍非也攥緊了雙拳,很想出手相幫,但她的神情很猶豫,明顯是由於一些特別的原因,不便在王小兵面前表露自己的能力,是以,她矛盾之極。

眼看十數人要圍攻王小兵,她也頗為緊張。

而那個中分男囂張道:「雞哥,這**毛有刀,要小心,我們一起上,打死他1

那位叫雞哥的男子走到王小兵面前,居然沒有出手,而是掏出香煙,分了一支給對方,道:「兵少,原來是你埃」

「雞頭,勇哥近來怎麼樣?」王小兵接了香煙,笑道。

「很好。」這位雞頭就是黃勇進的手下,名叫海高富的,如今連忙拿出打火機,幫王小兵點燃了香煙。

海高富在黑道的地位不算高,但比中分男要強多了。

此時,中分男見王小兵直呼海高富為雞頭,那明顯身份沒有比對方低,而且,聽海高富稱呼王小兵為「兵少」,單從這個稱呼來看,就可猜出王小兵的身份非同一般,是以,剎那間,便蔫了一圈。

之前,還道來了海高富之後,己方增加了人手,那就可狠狠揍一頓王小兵了。

但現在看來,情況恰好相反。

見此情景,龍非也鬆了一身,不然,自己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鍾仔,這是怎麼回事?」海高富自己也點燃了一支香煙,盯著中分男,問道。

「呃,這……」中分男支吾著。

於是,王小兵把事情的始末簡略說了一遍,最後道:「這事明顯是他們過分了。」

「鍾仔,你知道他是誰嗎?他就是樹林四少之一的兵少,跟我們的勇哥是拜把子兄弟,還不向兵少道歉1海高富以老大的口吻吩咐道。

聞言,中分男現出驚惶之色,畢竟,得罪了勇哥的兄弟,那可不是鬧著玩的,於是連忙賠罪道:「對不起,兵少,請你大人有大量,饒過我們,以後我們不敢了。請你原諒。」

「你們剛才的話傷到我女朋友的自尊心,你們向她道歉,她肯原諒你,我自然原諒你們。」王小兵淡淡道。

其實,他是個看得開的人。

不過,為了進一步籠絡龍非的心,他才會這樣說的。

中分男一夥也知道是自己不對,如今,又聽王小兵那樣說,頗為緊張,如果得不到原諒,那遲早要被老大打一頓,是以,急忙向龍非道歉道:「請原諒我們,我們有眼不識泰山,以後不敢再這樣了。」

「你們掌自己的嘴巴。」龍非冷道。

聞言,中分男一夥面面相覷,自己打自己的嘴巴,還可以控制力量,被別人打,那可要受傷,於是,便同時掄起手掌,啪啪抽起耳光來。

頓時,公路上響起清脆的耳光聲。

「好了,那就算了,大家扯平了。」龍非也並非一味叼難人的人,見他們都掌嘴了,氣也消了。

「謝謝嫂子原諒。」中分男點頭哈腰道。

王小兵注視著龍非的俏臉,看她有什麼反應,見她微努了努嘴,也沒有出言澄清。

「行了,既然我女朋友原諒了你們,那就不再計較了。」王小兵達到了自己的目的,揮了揮手,道。

「你們走。」海高富吩咐道。

中分男一夥像是得了大赦,又道歉了幾句,便上了麵包車,一溜煙地去了。

隨後,海高富邀請道:「兵少,不如到勇哥那裡喝兩杯,怎麼樣?勇哥經常說你是個值得交的朋友,想請你喝兩杯,你又太忙,都找不到時間。」

「今天可能不行,我要陪我女朋友買衣服。」王小兵指著龍非,笑道。

龍非又努了努紅唇,嬌態可人,但並無惱意。

「這樣啊,那改天。」海高富也是個識趣的人,不敢勉強。

於是,王小兵上了摩托,搭著龍非,朝華龍縣縣城最旺的商業街而去,海高富回家,也要經過那條商業街,便同路而行。

過了人民大橋之後,離最旺的那條「興發商業街」已不遠了,數分鐘車程之後,便到了。

這條「興發商業街」歷史非常悠久,自有華龍縣縣城以來,這條街便存在了,以前,只是一條長几百米的商業街,後來,經過了不斷的建設,如今,已是一條長達二里的商業街,兩邊店鋪林立,商品琳琅滿目,除了商鋪之外,還有不少銀行、酒店等服務行業的營業點。

平時,「興發商業街」就車水馬龍,興旺昌盛。

若是年節時分,那就更是顧客如雲,穿梭不息,整條街摩肩接踵,人挨著人,像是cho水一般緩緩涌動,人頭涌涌,一片繁榮的景象。

平常時分,則還能開車從街道上經過。

普通假日的時候,「興發商業街」也是人多車多,各間店鋪都播放著流行的音樂,使得整條街熱熱鬧鬧的。

在「興發商業街」里,有一間四星緘,叫做「萬豪酒店」。

這「萬豪酒店」高十二層,外牆裝飾著玻璃,在當時來說,那是非常時髦的。裡面的裝潢也是金壁輝煌,王小兵還沒進去吃過飯,但從它面前經過很多次。

以前,他是沒有錢,所以吃不起。

如今,他有了錢,但平時又不會自己獨自跑來這裡吃一頓飯,畢竟東方鎮距離這裡有十數里之遙,若只為了吃一頓飯而來回趕二三十里,他還沒有那個興緻。

何況,自己一人,他也不想來這裡消費。

但現在有龍非在身邊,而且他想籠絡龍非,所以笑道:「非非,想不想在萬豪酒店吃飯呢?」

「哈?哦,不了。」她婉拒道。

「我付得起飯錢,這個你不用擔心。」王小兵笑道。

「咯咯,不是這個意思,我其實不習慣到那麼高消費的地方吃飯。」龍非話語有點勉強的成分。

不過,王小兵還道她是想替自己省錢呢。

此時,一路同行的海高富道:「兵少,這萬豪酒店就是太子的。」

聞言,王小兵不禁抬頭看了看右前方不遠處的萬豪酒店,暗忖這太子果然不是蓋的,有錢有勢,確實是一方的土豪。

這「萬豪酒店」不是一般人消費得起的,但凡來這裡消費的人,非富即貴,反正都是有來頭的,是以,酒店門前的停車場上,都停著當時在華龍縣來說是最先進的交通工具。

當然,那些汽車跟二十一世紀的陸上交通工具來比較,是不值一提的。

但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中期的時候,縱使是一輛吉普車,也是眾人眼中的勞斯萊斯,乃是上等人坐的。

現在誰還會將吉普車放在眼內呢?

但在那個物質貧乏的年代,就是垃圾也會當成是寶。

酒店的門口,停的都是桑塔納、吉普以及麵包車,當然,也有摩托車,不過,這些摩托車可能是在酒店上班的員工的。

而在那些車輛之中,有一輛紅色的跑車,應該是進口的,非常引人注目,王小兵不知它是什麼品牌,但見它線條如行雲流水,就可猜到價值不菲。

「哇,那台跑車不錯1王小兵羨慕道。

「兵少,那台跑車就是太子的座駕,全華龍縣只一台。」海高富道。

「太子真牛啊,要是我什麼時候也買一台這樣的跑車來開開,那就爽。」王小兵嚮往道。

此時,萬豪酒店門口出現一幫人,幾乎是西裝筆挺,皮鞋亮的大漢,但在這群大漢之中,卻有一人穿著橙色的休閑服,十分顯眼,宛如鶴立雞群。

「那就是太子。」雖是還相隔二百來米,但海高富已介紹道。

王小兵正想仔細看一看,但龍非此時卻叫道:「誒,小兵,停車,這間服裝店有一套衣服,我很喜歡,快停車。」

她的語氣很焦急。

聞言,王小兵側頭朝旁邊看去,見到果然有一間服裝店,那是一間小店,他本來想帶她到前面的那間大服裝城去買的,但她那樣說了,也只好停車。

這麼一弄,當王小兵再向前看去的時候,太子都已走到停車場,上了跑車了。

轉眼間,太子的車隊便離開了萬豪酒店。

王小兵想欣賞一下太子的紅色跑車,但龍非卻是好像十萬火急想要買一套衣服那樣,旋風般飄進了店裡。他要陪著她,於是也跟了進去。

本來,海高富要離去的,但王小兵問他太子的事,他也很有興趣說,於是,也停車,跟著進了服裝店裡。

龍非在挑衣服,王小兵則在一旁陪著。

而海高富倒像一位導遊,興緻勃勃道:「在縣城裡,太子的勢力是最大的。」

「勇哥跟他比的話,應該差不多?」因為王小兵要跟洪東妹去參加太子的舞會,才對太子這個人有點感興趣。

「我不敢說。」海高富尷尬道。

「有什麼就直說,我不會跟勇哥說的。」王小兵明白他的意思。

「勇哥跟太子相比,那差很遠。不過,在城效河西那一帶,勇哥的勢力也是不容小看的。」海高富如是道。

王小兵早已猜到這樣的結果,是以,也沒有什麼震驚。

「在華龍縣裡,估計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了。」王小兵第一次感覺太子的強大。

「應該是,在黑道上,不可能還有人比他更牛的,可能是前無來者,后無古人。」海富高感嘆道。

「青出於藍勝於藍。」王小兵笑道。

「兵少,我看好你。以你的能力,也有機會超越太子。」海高富也溜須拍馬了一句。

「哈哈,千萬別說那麼大聲,被太子的人聽去了,那就麻煩了,也不知他會不會來找我麻煩埃」王小兵笑道。

他們只是說笑,但這種笑話確實是不能被太子的人聽到的。不然,海高富就有可能會被教訓一頓。

龍非還在挑衣服,是以,王小兵與海高富繼續聊著。

「我聽說他手下有四個特別利害的人,對不對?」王小兵問道。

「這樣說也沒錯,不過,我聽勇哥說過,他也是從其他道上的人那裡聽來的,其實,太子手下有五個特別利害的人,但平時經常露面的只有四位,還有一位到底是誰,估計沒什麼人見過。」海高富壓低聲音道。

「那四個是他的保鏢?」王小兵好奇道。

他雖沒有接觸過太子,但因太子的名頭非常大,是以,還是能聽到一些關於太子的事情的。

「既是他的保鏢,又是他的得力助手,四人的實力都非常之強,能獨當一面,號稱四大金剛,就是屹立不倒的意思。四人跟太子很多年了,所以深得太子的重用。現在,太子的不少事情都是由四大金剛直接來處理的。」海高富把自己聽來的傳說道給王小兵聽。

「四大金剛?他們真的很牛逼的嗎?」王小兵想到白光偉,不知四大金剛跟他相比,誰更利害。

想不到,海高富跟王小兵的想法有點相同。

「聽說你們東方鎮小樹林集市那裡有一個金牌打手叫做白光偉,說他身手了得,但據我所知,他就敗過給四大金剛。」海高富說起四大金剛,神情都肅穆起來。

聞言,王小兵也是暗吃一驚。

白光偉的功夫已頗為了得了,如果四大金剛的實力還在白光偉之上,那就真是挺駭人的了。

「是真的還是假的?白光偉怎麼會跟他們有過節呢?」王小兵不解道。

「是這樣的,當年,白光偉剛出道沒多久,那時聽說他特別拽,誰也不給面子,想打誰就打誰,一次,在縣城的酒喝酒,跟人起了爭執,之後打起架來。白光偉當然是打贏了。其實,他打的就是四大金剛的手下,於是,四大金剛之一的沙陀就來了,跟他打了一場,將他當場打得暈死過去。」海高富津津有味說道。

「哇,那太子本人會不會功夫啊?」王小兵好奇道。

「聽說會,但這個不是很清楚,沒有聽誰說過他會武功。」海高富笑道。

這時,在服裝店裡挑衣服的龍非嘆氣道:「走,有兩件衣服的款式雖是不錯的,但我不喜歡這種顏色,又沒有其它顏色的了,算了,先別買。」

「那到前面的服裝城去買。」王小兵提議道。

「好埃不如這樣,你開摩托,我走路,看誰更快到那裡。」龍非忽然這樣說道。

「可以埃其實開摩托還慢,街上這麼多行人,想開快一點都不行。」王小兵也沒有想到她為什麼要這樣做,只好同意了。

於是,海高富先告辭回家去了。

王小兵自己駕駛著摩托跑車,緩緩地朝服裝城開去。

而龍非則在人流之中穿行,果然比開摩托還要快,她早已到了服裝城門口,而王小兵還差數十米才到那裡。

服裝城是二層的建築物。

每層的面積達到幾萬平方米,但一樓被分成無數的小攤位,裡面賣的都是衣服與飾品。二樓才是專賣店,買的都是牌子貨,像耐克、李寧、阿瑪尼……

因此,一樓是平民貨,二樓是高檔貨。

假日來買衣服的人也頗多,都是三五成群的婦女,大多數是從鄉鎮上來的,來這裡買些衣服回去過春節。

「上二樓買,款式會好很多。」王小兵道。

「咯咯,二樓的衣服都是好貴的,你要買運動服還是西服?」剛才,龍非的俏臉現出一絲焦慮,如今,又恢復正常了。

「買一套運動服與一套西裝。」因為要跟洪東妹去參加太子的生日派對,所以他想買西服。

「那就買阿瑪尼。」龍非建議道。

「阿瑪尼要多少百塊一套呢?」王小兵並不知道這種品牌貨的奢侈。

「咯咯,幾百塊?你不知道阿瑪尼嗎?哪裡有這麼便宜啊,要過萬一套呢。」龍非粲然一笑,柔聲道。

聞言,王小兵感覺自己的臉龐**辣的。

「哇,這麼貴啊,那我穿著那套阿瑪尼,然後幫那老闆打工算了,用工資付帳。」王小兵訕訕道。

「咯咯,你挺有創意的。」龍非嬌笑道。

他身上帶的錢才一千多塊,全部付帳之後,想要一套阿瑪尼,還是不夠付零頭的錢。

「那我先幫你買幾套衣服。等買了你的之後,我再買。」王小兵終於明白那句「錢不是萬能的,但沒錢是萬萬不能」的真理了。

「咯咯,我有衣服呢,你還是買自己的。」龍非開心道。

「不行,說了是來給你買衣服,你一定要買,不然,我就是食言了,我可不想做食言的人。」王小兵堅定道。

「真的不用。」她眼眸流露出歡喜之色。

「一定要。到二樓去,找一間專門賣女生服裝的店鋪看看。」王小兵真有些擔心自己錢包里的錢不夠,那樣就出大糗了。

幸好,龍非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

「如果你真的要給我買衣服,那好,就在一樓,我挑兩件。」龍非道。

「不要,上二樓,一樓的衣服款式不是很好看。」他也怕上了二樓,要是付不了帳,那就丟臉丟到河對面去了。

「如果要上二樓買,那我就不買了。」龍非堅決道。

「那好,就在一樓。」王小兵也鬆了一身。

隨後,龍非在一個攤子前挑了一件羊毛衫與一件羽絨外套,加起來還不到一百塊。

王小兵叫她再挑幾件,她說什麼也不肯了,是以,只買了兩件,其實,她也是怕他付不起帳,令他難堪,那倒對不起他。

然後,王小兵到李寧專賣店,買了一套運動服。

至於阿瑪尼,他覺得還是以後再買。

買完衣服,兩人離開了服裝城,在「興發商業街」上逛了二個多小時,彼時,已快到吃晚飯的時候了。

王小兵身上還有八百多塊,於是道:「非非,我們到萬豪酒店吃飯。」

「哈?真的不用,我害怕到那種高級地方去吃飯,反而在小飯館里吃,我才吃得安樂。」龍非婉拒道。

「我還有八百多塊,付得起帳的。」他也感覺到她是在給自己省錢,所以只好挑明來說,只有說實話,才更能感動對方。

「咯咯,其實,只吃一頓飯,只要二三百塊都綽綽有餘了。」龍非嫵媚笑道。

「那就是,走。到萬豪酒店。」王小兵豪爽道。

「我真的害怕到那些地方去吃飯,只要走進那裡,我就會感到不自在,整個人都渾渾噩噩的,根本吃不下飯的。」龍非堅持己見。

有一個理論說:當一個女生肯為男生省錢的時候,就說明那個女生已愛上那個男生了。

王小兵是聽過這個理論的,是以,他感覺她對自己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既然她不願意到萬豪酒店去,那他也不勉強,畢竟,強拉著她去吃,也沒什麼意思,於是,兩人便擇了一間普通的飯館,在裡面用餐。

兩人相對坐著,彼此一個眼神,都能令對方感到無窮的情意。

王小兵對太子的紅色跑車特別有印象,在還沒有上菜的時候,道:「非非,你看到太子的那台跑車了嗎?真是好酷埃等有了錢,我也要弄一台,以後搭你去兜風。」

「咯咯,你很喜歡跑車嗎?」她的笑容明顯有點不自然。

「是啊,你不舒服嗎?是不是感冒了?」他邊說邊伸手過去,在她飽滿的額頭上探了探,但沒有感覺到溫度很高。

「沒有啊,我沒事埃」雖然她極力想表現自己很正常,但她的眼神以及她的臉色,都表明她有點心神不寧。

「沒事就好。我還以為你生病了呢。」王小兵笑道。

他是一位比較擅長察言觀色的人,龍非的眼神與臉色的變化逃不過他的眼睛,他可以肯定自己看到她有一種憂慮的神色。

剛才,還沒有進入小飯館,或者說還沒有開始談太子的時候,她還是笑靨如花,說明她的心情還很正常。

就是在說起跑車之後,她的神情就有點不自然。

那麼說,她跟跑車有關?

王小兵推理了一番,但不得要領,畢竟,胡思亂想,不可能會有答案,是以,只想了一想,便不再深究了。

但他隱隱感覺到一縷思路,只是沒有抓住,理不出個頭緒。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644章妞不錯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646章快活曲(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