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43章男歡女愛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23日 01:39 [字數] 840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何芳盯著小衣櫃看了一會,轉頭瞥了一眼謝月美,見她臉色煞白,就更加懷疑了。

「美美,你老實告訴我,你在這裡做什麼?」何芳嚴厲的眼神注視著女兒,聲音頗為嚴肅。

「媽,人家在做化學題埃」謝月美眨著可憐楚楚的美眸,道。

「那你剛才臉為什麼那麼紅,頭髮又那麼亂?」說著,她便朝女兒的床上瞥了一眼,見上面的床單不平整,明顯有人在上面做運動時弄亂了。

「臉紅,頭髮亂又怎麼了嘛?」謝月美賭氣道。

「王小兵是不是在這裡?」何芳指著那個小衣櫃,沉聲問道。

「是不是在那裡,你去看看就清楚了唄,幹嘛用問我呢?」謝月美驚極反而鎮定下來了,一副豁出去的態度,道。

本來,何芳以為能逼問出事情的始末。

但如今看來,女兒的神情倒越來越堅定,居然叫自己去打開衣櫃來看,難道他真的不在裡面?那就是自己多心了。

正在猶豫著要不要親自去打開小衣櫃查看一番的時候,聽到樓下有人呼喚道:「阿芳,在嗎?有沒有幫我買蓮藕回來啊?」

這是鄰居張大媽的聲音。

「買回來了,等一下。」何芳只得下了樓,到廚房去拿五條蓮藕給張大媽。

「多少錢?」

「一共一塊三角。」

……

……

張大媽與何芳在說話,房間里的謝月美連忙打開小衣櫃的門,把他拉出來,耳語道:「到我姐的房間去躲一躲。」

不過,王小兵搖了搖頭,輕聲道:「我藏在廁所里就行了,到時,你記得引開你媽,我下樓,從外面進來,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她一聽,只好點頭同意。

此時,何芳已送張大媽出門了,眼看又要上樓來了。

王小兵便以最輕的腳步,飄進了二樓轉彎角處的那個單人廁所,只藏在門后,也不敢將門關上。

不然,會造成「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狀況。

他剛站在廁所門後面一會,何芳便地跑上樓梯了,旋風般掠進了謝月美的房間里,見女兒正在課桌前寫作業,便道:「美美,今天天氣好,我幫你拿衣服出來晾一晾。」

「媽,我剛剛差點又想出解答的方法了,你又把我的思路給打亂了。」謝月美心中暗喜道。

「好了,你自己寫作業吧。」何芳也有點緊張地打開小衣櫃的門。

畢竟,她也害怕看到裡面有人。

幸好,打開小衣櫃的門之後,見到裡面只有衣服,心裡那塊大石頭便落下了。

但照她適才所見的種種跡象,自己的女兒明顯有做快**育運動之虞,於是,從衣櫃里拿出二件外套,就走到床邊,道:「美美,我幫你洗一洗床單吧。」

說著,打量著那張床單。

一看之下,果然見到了濕潤的地方,還有清晰的泉水痕,而且,上面還有幾點血跡。

「媽,我會洗。」謝月美都忘記床單上有血點,忽地醒起,才轉頭道。

何芳能想象到那是處女膜破了的時候流的血,心裡陡地一沉,板著臉問道:「美美,你是不是跟小兵做了?」

「媽,你說什麼呢?」謝月美羞紅著臉,急道。

「你看看你的床單,這是什麼?」何芳拉長著臉,指著上面的血跡,道。

「我有痔瘡,有時上完大便之後會出血。你想到哪裡去了呢。」謝月美急中生智,連忙道。

聞言,何芳怔了怔。

半晌,她才問道:「你什麼時候有痔瘡的?」

「就這段時間,並不嚴重。」謝月美見媽媽有點相信了,膽子也就更大了。

「那我帶你到醫院去看看吧,早點治好它。」何芳有點相信,但又有點懷疑,想帶女兒到醫院去,順便檢查一下謝月美的處女膜是否完整。

「媽,這個你不懂,其實,要治痔瘡,也是等它到了大定了之後才割除的,我的還很輕微,不用治的,只要平時注意一點,就可以了。」謝月美以專家的口吻,說道。

「你有痔瘡,血怎麼弄到床上了呢?」何芳半信半疑道。

「上完廁所,我感覺有點困,便上床躺了一下。」謝月美胡謅道。

至此,何芳雖狐疑,但也沒話好說了。

畢竟她沒有見到王小兵在女兒的房間,只憑猜測,那是不準的。

但她並不死心,出了謝月美的房間之後,立刻又跑到旁邊兩個房間去搜索了一番,也沒找到王小兵,最後,站在樓梯口瞥了一眼轉彎角處的廁所。

此時,謝月美也站在房門口,問道:「媽,你在找什麼呢?」

「哦,沒找什麼,只是不要搞衛生。」何芳從女兒那驚慌的眼神里,感覺廁所里可能有人。於是,便朝那裡走過去。

「媽,讓我搞廁所的衛生吧。」謝月美連忙走上來,拉住了何芳的手臂。

「誒,你認真讀書就行了,這種事由媽做,快點回房間去,媽現在就去刷廁所。」謝月美越是緊張,何芳便越懷疑廁所里藏有男人。

當時,謝月美親眼看到王小兵走進廁所里的。

如今,要是何芳走過去,只要輕輕一推廁所的門,便可知道後面有人了。因此,謝月美真的很緊張。如果被媽媽見到了王小兵,那剛才撒的謊就不攻自破了。

「媽,你做午飯吧,讓我來刷廁所。」謝月美緊緊拉住何芳的手。

「還早著呢,先刷完廁所再做飯也不遲,你快點回房間寫作業。」何芳力氣比女兒的要大,饒是被拉著,但腳步依然向廁所一步步移近。

此時的謝月美真想向媽媽道出真相,企求她的原諒。

可是,要一個少女說出那種跟人做快**育運動的事,確實很困難。謝月美就沒有足夠的勇氣。

母女倆爭著刷廁所,這可能是頭一遭。

等到何芳走到廁所門口時,謝月美知道事情將要被知道,便也不再拖媽媽的手了,站在那裡,呼吸幾乎要停止了,屏息等著何芳見到王小兵之後的斥責聲。

何芳用手一推廁所門,砰一聲,明顯是廁所門碰到了牆壁。

如果門後有人,那必然不是這種聲響的,但她還是伸頭進去看了看,什麼也沒有,不禁大為失望。

而差點昏厥過去的謝月美卻暗暗歡喜。

其實,在何芳剛進謝月美的房間時,王小兵便偷偷地溜了出來,下樓去了。

是以,等到何芳從謝月美的房間出來時,廁所里早已沒有王小兵的蹤影了。他已出到了謝家小院子之外。

「廁所還比較乾淨,以後再清洗吧。」何芳道。

「我說了讓我刷就行了,因為我知道廁所現在還不用刷,你不信呢。」謝月美嘴角掛著一抹得勝似的笑容。

但不論怎麼說,何芳還是懷疑自己的女兒跟王小兵有一腿。

只是沒有當場見到王小兵,是以,也沒有奈何,她在想,或許在自己還沒有回來之前,女兒就跟王小兵在床上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了。她決定跟丈夫和大女兒說一說這件事。

王小兵在外面轉了三分鐘,便回到了謝家。

走進客廳的時候,他朝著樓上道:「美美,你爸媽與你姐回來了嗎?要是還不回來,我先回去了。」

「誒,我媽回來了。」謝月美在樓上應道。

何芳也連忙從廚房裡出來,笑道:「小兵,來了就不能空著肚子回去,在這裡吃午飯與晚飯。」

想到剛才的事情,王小兵有點想笑,但努力忍住了,道:「哦,我今天來,一是想給美美看看還要不要進行最後一次治療,二是來看看我的店鋪裝修得怎麼樣了。」

何芳想從他的臉上瞧出蛛絲馬跡,但失敗了。

「那就對了,一定要在我們家吃午飯,你是我們的恩人。」何芳客氣道。

「別說恩人,我其實也沒有幫到你們什麼忙,請你們別掛在嘴邊,那樣反而會使我折壽。」王小兵搖手道。

「像你這麼謙虛的人,現在真是少了。」何芳笑道。

「我不謙虛。」他笑道。

「好了,你先坐,我去忙午飯。」說著,何芳朝樓上喚道:「美美,還不下來陪陪小兵。」

畢竟,王小兵治好了謝月美的頭痛病,叫她下來相陪說說話,聊聊天,那也非常正常。

謝月美應了一聲,便下來了。

等何芳進去廚房弄午飯之後,客廳里的謝月美與王小兵便相視一笑。

剛才,兩人都有些緊張,如今已化險為夷,不禁都一身輕鬆,而且,兩人都得到了快活,此時腦皮層里還殘留著興奮的餘韻。

兩人已行了房事,那就是情侶了。

如今,彼此一個眼神都是那麼的粘人,含情脈脈的,教人甜到心裡,說話的語氣也是綿綿的,使人愉悅。

不久,謝尚中下班回來了,謝月雯也從興華街回來了。

謝家上下見了王小兵,都喜歡之極,這個給他端點心,那個給他泡茶,十分周到地服侍他。

客廳里,謝月美與謝尚中陪著王小兵說話,而謝月雯則進廚房幫媽媽何芳做飯。

何芳一直對謝月美那帶血點的床單耿耿於懷,於是把自己的懷疑對大女兒說了,道:「阿雯,我跟你件事。」

「什麼事?」見何芳神秘兮兮的,謝月雯訝道。

「我今天買菜回來,上去找你妹妹,她不肯開門,後來,我進去,發現她的床單有幾點血跡,你說是不是她……」何芳指了指客廳,明顯是說謝月美跟王小兵做了那事。

「哈?那你有沒有見到他呢?」謝月雯有點吃醋道。

「沒有。」何芳搖頭道。

謝月雯想到自己那次也是跟王小兵在上面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差點被妹妹撞破了,但掩護著他悄悄離開了,如今,或許妹妹的情況也跟自己一樣,於是,她感覺他真的跟妹妹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

不過,她之前就感覺得出妹妹也喜歡他,應該遲早會發生男歡女愛之事。

如今,聽了之後,雖有醋意,但也不是很強烈。

但想到自己兩姐妹都成了他的人,有點尷尬,有點不甘,是以,心情微微不悅。

到了吃午飯的時候,她也是靜悄悄的,沒有說什麼話,何芳還以為大女兒正在思考自己剛才跟她說的那件事是不是真的,其實她是心裡有點不舒服,不想說話而已。

謝月美則是像只快樂的小鳥,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之前,謝月美很漂亮,現在,經過了王小兵的開發之後,她變得在清純之中帶有幾分成熟的嫵媚了,更吸引人。

王小兵在謝家吃了一頓豐盛的午飯。

飯後,他發現自己的那包好日子香煙抽完了,於是,便真正出去買煙。

此時,謝尚中幫著老婆端碗筷進廚房的水槽里清洗。何芳又壓低聲音把自己的懷疑對丈夫說了。她以為丈夫會幫著她想辦法把事情弄清楚。

不料,謝尚中聽了,居然露出笑容問道:「真的?」

「你什麼意思?」何芳訝道。

「唉呀,這是好事啊!像他那麼出色的女婿,我們打著燈籠也找不到啊1謝尚中興奮地搓著手,道。

「你神經有玻」何芳幽幽道。

「老婆,不是我說你,在處理大事這方面,我比你有眼光,這件事不要去管,讓美美與他好好發展,能釣到他這麼好的金龜婿,那是我們謝家的福氣。」謝尚中叮囑道。

「啾,不跟你說了。」何芳撇撇嘴,便閃到一邊去了。

……

……

而在客廳里,謝月雯與謝月美坐在一起看電視。

平時,姐妹倆什麼都能說的,如今,謝月雯想問一問妹妹是不是跟王小兵有一腿,但這種事,她卻問不出口。

兩人只盯著電視,沉默了一會。

但謝月雯終於忍不住,小聲道:「妹,你喜歡小兵嗎?」

「哈?不喜歡。」雖是這麼說,但謝月美俏臉露出幸福的笑意,明顯口是心非。

「說老實話嘛,他其實挺不錯的,我都有點心動呢,他又幫你治病,你會不喜歡他,我不信,你就說真話吧。」謝月雯旁敲側擊道。

「咯咯,姐,你真怪,好好的怎麼問這些呢」謝月美嬌笑道。

「你不說,那就是喜歡他?」謝月雯打破沙鍋問到底。

「咯咯,我可沒說哦」謝月美打馬虎眼道。

兩姐妹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地聊著,有點像是在打太極掌,謝月雯沒有問得太露骨,謝月美也沒有正面回答。

是以,謝月雯也沒有得到肯定的答案。

等到王小兵買了香煙回到謝家時,見到謝尚中對自己更熱情了。

他還不知道謝家兩位家長都猜測自己跟謝月美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而謝尚中的態度也影響了何芳,兩老默許他跟謝月美的關係了。

謝月雯沒有從妹妹那裡得到答案,於是,便決定直接問王小兵。

但在家人面前,她不會問,只有在私底下,才會談這方面的事情,知道王小兵還要到店鋪去看看,便道:「小兵,不如現在到店鋪去吧。」

「好埃」王小兵還想去找葉翠翠談一談王家發的事情。

於是,他用摩托跑車搭著謝月雯朝興華街而去。

路上,兩人沒有說話。

到了店鋪之後,謝月雯打開了捲簾鐵門,兩人走進去,王小兵掃視一眼,道:「誒,裝修好了埃」

「是,今天中午剛剛搞好的。」謝月雯的聲音有點冷。

「雯姐,怎麼了?」他聽出了她不高興。

她先走過去,把捲簾鐵門拉下,然後開了燈,走到他面前,似乎想問什麼,但紅唇掀動了一下,終究沒有問出來。

「雯姐,誰欺負你了嗎?」他伸手摟住她的小蠻腰,關懷道。

「是,有一個小子欺負我了。」她也摟著他的脖子,嘟著紅唇,幽幽道。

「告訴我,我會幫你教訓他的。他叫什麼名字?是幹什麼的?」他祭出太極掌,愛撫她的美`臀,問道。

「哼,你說到做到嗎?」她先要他承諾。

「當然。」他點頭道。

不過,隨即,他感覺事情有點詭異。

她嘴角溢出一抹若隱若現的笑意,道:「他叫王小兵,聽說在東興中學讀高二。」

「呵呵,雯姐,你說的不會是我嗎?我可沒有欺負你埃我疼愛你還來不及呢。」他輕吻著她的紅唇,笑道。

「哼,你就是欺負我」她撒嬌道。

「那就奇怪了,你既然說我欺負你,那總得有原因吧?」他舔著她的脖子,道。

「那我問你,你是不是跟我妹妹也做了那事?不許說謊,要老實說。」她微帶醋意的眼眸凝視著他,像要把他的思想看穿。

至此,他才知道她為什麼那樣說了。

腦筋急轉了數圈,他笑道:「雯姐,你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呢?」

「嗯,人家就是要問,你快老實說,到底有沒有跟我妹做過那事?」她揮舞著小粉拳,輕輕捶打他的肩膀,追問道。

「來,我們在這裡做吧。」說著,他開始解她的褲腰帶。

「矮,我不,我要你說」她還是輕捶他的肩膀,卻不阻止他脫自己的褲子。

轉眼間,他便扒掉了她的褲子與內褲,然後,施展出大名鼎鼎的「抱虎歸山」,雙手扛著她兩條白玉也似的美腿,將她頂在牆壁上,隨後,舉著老二斜斜往上一頂,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她也顧不得再問他了,闔著眼瞼,享受他的侍弄。

隨著他越來越快的進攻頻率,她的檀口噴出連綿不絕的春音。

不消半小時,她便得到了五次**,同時,也暈了五次,被他開鑿了這麼久隧道之後,她的身子軟成了棉花,任憑怎麼揉`搓都行。

店內還沒有什麼辦公用具,是以,兩人有點累之後,便坐在了地上。

他背倚著牆,將她抱在懷裡,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而老二還齊根在她的神秘山洞裡。

此時,她秀髮凌亂而濡`濕,俏臉紅潤之極,那春情蕩漾的樣子極為撩人。

他掀起她的上衣,解開她的胸罩,祭出柔舌功,登上她胸前的雪山,在那裡用心地跟她雪山山頂上的粉紅切磋著。

而她,始終未能記憶之前提問的那件事,如今能喘一口氣了,於是又問道:「小兵,你告訴我,你有沒有跟我妹妹做過那事?」

王小兵知道瞞得了一時,也瞞不過一輩子。

是以,他想了想,決定如實告訴她,那樣還好些,便簡言道:「有。」

「嗯,你壞,你為什麼還要跟我妹妹做呢?你到底喜歡我還是喜歡她,你說」她輕扭著腰肢,嬌嗔道。

「我喜歡你們兩個。」他由衷道。

「嗯,我不,你要選一個」她又揮舞著小粉拳,輕捶著他的肩膀。

「老婆,我愛你們,我要讓你們性福,相信我,我一定會讓你們感到快活與幸福的。」他一邊吻她的酥胸,一邊捧著她的豐`臀一上一下地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啊矮,嗯矮」她嬌`喘著。

當他又送了一次**給她之後,她便不再談這個問題了,明顯是默許了他的說法。

畢竟,她知道自己一人也滿足不了他,只有姐妹倆一起服侍他,對雙方來說都是件好事,自己也不用承受他太強大的進攻,不然,第二天下面就痛到走不了路。

關鍵是她相信他的話。

溫存了一會之後,他道:「過兩天就要開張了,以後,你就是這裡的老闆娘了。」

「咯咯,哼,人家還要先想過呢,那我妹呢?」她嬌笑著問道。

「她也是老闆娘埃」他輕拍著她的美`臀,道。

「嗯,我沒有聽說過一個店鋪有兩個老闆娘的呢」她嘟著紅唇,嬌聲道。

「呵呵,現在我創造歷史,要讓我的養生堂里有兩個老闆娘。很快就會實現了。哈哈。」他爽朗笑道。

「嗯,你不正經」她撒嬌道。

其實,他想說「我的養生堂以後會有成百上千的老闆娘」,但話到嘴邊,幸好停住了,不然,又會惹起她的醋意,那又要花費不少工夫才能哄轉她。

兩人激吻了一番之後,她忽然道:「聽裝修師傅說,那個駱軍經常過來問這店是賣什麼的。」

「他想跟我作對。」王小兵一針見血道。

「那怎麼辦呢?」謝月雯有點擔心道:「他是這裡的黑社會老大,他爸又是副鎮長,要是他要整我們,那我們的店還開得成嗎?」

「兵來將擋,水來土擋。」王小兵目光堅定道。

「你有辦法對付他嗎?我上次見他那兇狠的眼神,就感覺他對我們不善。」謝月雯憂慮道。

「老婆,鎮定些,我不會讓他得逞的。他敢亂來,我叫他吃不了兜著走,看他到底有多大的能耐。」王小兵可不是信口開河。

當然,他在鎮政府這邊的勢力確實不夠強大。

但也並不是沒有任何實力。

不說別的,單說他認識葉翠翠,就已夠駱軍喝一壺的了。

如果駱軍要動用黑社會來搞事,那王小兵也不怕,大不了從小樹林集市那邊抽調一百幾十人過來,跟對方好好地決戰一回。

換言之,駱軍如果要玩,那王小兵奉陪得起。

是以,沒什麼可怕的。

人活在這個社會上,想要永遠處於無事之中,那是不可能的。

畢竟,在這個弱肉強食的社會裡,充滿了欺壓,只要不夠強大,那就會被人欺負。王小兵在黑道混了一段時間,對此更加有深刻的體會。

與謝月雯快活過之後,便將她送回了家,找了個借口,離開了謝家。

到了外面,他便用大哥大傳呼葉翠翠的呼機。

大約數分鐘之後,葉翠翠又是用辦公室的電話給他復機,一接通,便嬌聲道:「小兵,想我了嗎?」

「對啊,葉姐,你有空嗎?」他笑道。

「當然有,你到我的辦公室來吧。我在這裡等你。」葉翠翠被他侍弄得神魂顛倒,深深地愛上他了。

於是,他將摩托開進了鎮政府大院里,停好了摩托,便輕車熟路走到了她的辦公室。

進去之後,剛關上門,她便摟住他,與他激吻起來。

兩人你儂我儂,扒掉了衣服,便做起快活的體育運動,一起鍛煉身體。

當他將她的身子耕耘得軟成爛泥之後,她已得到了四次**,當然,也暈了四次,如今,一絲不掛,身子閃著激情的光澤仰在那張單人沙發上嬌`喘著。

他要不是在玉墜里吃了些珍貴的藥材,肯定堅持不祝

如今還沒有煉製出「壯陽丹」,他只能吃些補血氣的藥材,不然,也會被各位美人吸乾的。

他趴在葉翠翠豐腴而白皙的嬌軀上,吻了吻她的紅唇,道:「葉姐,王家發的事,你能不能幫忙說個情?」

「你要幫他?」葉翠翠呵氣如蘭道。

「對。」他點頭道。

「他的事,至多就是不用坐牢而已。但不可能恢復村長職位了。」她如是道。

「葉姐,請您幫幫忙吧。」他重重頂了一下。

「矮,那我儘力而為吧,如果不是你,我才不幹這種事呢。」她嬌哼了一聲,應承道。

「那先謝謝您了,來,我再給一次**您。」說著,他又大動起來。

「咯咯,啊矮,輕些矮」她下面已火辣辣了。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642章激情中的意外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644章妞不錯(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