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39章床上的男女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21日 01:02 [字數] 838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秀娟與王小兵同在一個村子長大,但自小至大,她也沒有正眼看過他,至於求他相助,那也是第一次。

本來,如果王家發不是與七伯公王富堂一家有齟齬的話,去求王富堂最好了,畢竟,王富堂的大兒子王凱在縣紀委也是個幹部,可是,如今,看來王家發真的是沒什麼門路可走了。

王小兵點頭道:「我盡量想辦法。」

「真的,那太謝謝你了。小兵,你是我見過最好的人1王秀娟滿臉期待之色,柔聲道。

「大家自己人,別這麼客氣。是了,我說句老實話,你媽服食了我的美容丸,現在她的肌膚看起來比你的還要好,你沒有吃我的美容丸?」他有意氣一氣她。

要是在以前,她必定柳眉倒剔,杏目怒瞪了。

但此時,她卻是接受他的評價,勉強擠出笑意道:「我想吃的,但不好意思去向你買。」

「哦,以我倆的關係,別這樣見外嘛,來,我帶了幾顆在身上,你先拿去吃。」說著,便掏出了一隻小瓷瓶,遞給她。

「太謝謝你了。」王秀娟雙手接過去,笑靨如花道。

「客氣,我回去了。」他揮了揮手,道。

「坐一會,還早呢。不到九點鐘。」王秀娟連忙從收銀台後面走出來,站在店門口,甜聲道。

「下次。」他頭也不回地回家去了。

而她,站在那裡,怔怔地出神。她忽然發覺自己對他越來越有意思了。可是他,卻好像對自己不怎麼感興趣,她心裡頗為惆悵。

王小兵回到家裡,又與家人一起慶祝了一番。

他家的新房子已建好了,進宅日子也已擇好,請帖都分發出去了。

除了請一般的親戚朋友之外,王小兵準備把自己的情人們全都請來吃一頓飯,他扳著指頭數了一下,自己的情人居然也有十多位,不禁喜滋滋的。

晚上十一點之後,洗完澡,他便回到自己的房間。

距離與梁國興的切磋越來越近了,他迫切想要煉製出「強身丹」,畢竟,這是關乎面子的事情。

進入玉墜里,從藥材種植地里採摘到各種藥材之後,便將之一一煉製成晶粉狀,隨後,又開始了艱辛而有意義的嘗試配製「強贍工作之中。

每嘗試一次,便能積累一些經驗。

經過前兩次的煉製,他已大概掌握了「強身丹」各種成分的比例。

不過,還是不夠精確,這丹藥,只要各種藥材成分比例稍有偏差,那麼煉製出來的丹藥藥力就會差很多。是以,他不得不再花些工夫,將各種藥材的比例調整一下,估計很快便能煉製成功了。

在嘗試煉製了二個鐘頭「強身丹」之後,他才花一個鐘頭來煉製「壯陽丹」。

但兩種丹藥都沒有煉製成功。

除了煉製丹藥之外,他還修鍊三昧真火,而且,又用三昧真火來拓展玉墜里的空間,爭取早日開拓出大片的土地。

如今,他修鍊出了中級三昧真火,用來開拓裡面的空間,果然速度比以前要快多了,以往,花一天時間才開拓出一點點空間,現在,花一個小時便能完成那個量。

看著玉墜里的空間越來越大,他感到欣慰。

畢竟,玉墜里的空間越大,土地就越多,他就能在裡面種植更多的藥材。

藥材是他發財致富的好東西,藥材越多,他能賺到的錢就會越多,是以,他非常期待將玉墜里的空間越擴越大。

不過,同時,他也想到一個問題。

玉墜的空間可以無限擴大嗎?如果是那樣,那裡面豈不是又是一個小宇宙?

想到這裡,他感到這玉墜真是一件異寶,說不定是什麼神仙留下來的,至於玉墜里還藏有什麼秘密,他不知道,但只要不斷去追求,終究會知道玉墜的所有秘密。

在玉墜里一直呆到凌晨四點多,他才出來了。

如果不是還要去給謝月美治頭痛病,他想一直在裡面嘗試煉製「強身丹」,到中午再出來。

只睡了三個多鍾,他便起床了。

如今,他體內有中級三昧真火,使他的精神狀態比往常要好很多。雖只是稍為小睡一會,但也精神飽滿了。

在家吃了早餐之後,他便開著摩托朝鎮zhngf那邊馳去,一來,是想看看自己的店鋪裝修得怎麼樣了,二來,則是去給謝月美治療頭痛玻

至於王秀娟求自己辦的事,他看情況而定,能幫就幫一幫,不能幫,那就算了。

他如果要幫王秀娟,那也只有去找葉翠翠。

如果王家發的事情不是很嚴重,那估計走走關係,也能減輕一些懲罰。人在這個社會上,就是充滿了人際關係。他算是欠王家發一點人情,所以,有機會的話,他會幫一幫他。

於是,他決定等給謝月美看完病之後,再去找葉翠翠談一談。

如果還有時間的話,他想到縣城的詠春拳武館走一趟,一來是向師父道明自己為什麼經常不去上課的原因,二來,也是準備跟馬雲天聊聊自己跟梁國興切磋的事,盡量爭取到師父的支持。

路上,他頗警惕。

畢竟,如今他與三個老古董的關係更加惡化了,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

本來,以為將那個爆頭哥抓住之後,能揪出全廣興,想不到那爆頭哥居然抱著必死的念頭,不肯道出幕後指使者,如此一來,居然沒了下文。

而那批毒品的下落,王小兵猜測是三個老古董接了手。

可是,沒有證據,想得再多也是枉然。只有把證據掌握住了,那就可將三個老古董一網打荊

他在全廣興那裡安排了兩枚棋子,一就是羅蓮花,她有時能聽到一些有用的事情,但大部分時間都是得不到消息的,二就是鐵手,可惜鐵手還不是全廣興的親信,也難以得到很好的信息。

是以,一時之間,王小兵也還奈何不了三個老古董。

至於龍非背後的勢力,他覺得只要龍非被自己籠絡住了,那就應該不會那麼快發生突變。他準備明天帶龍非去逛逛街,給她買幾套衣服。

胡思亂想間,便已到了鎮zhngf那邊。

他來過幾次謝家,所以,輕車熟路便將摩托開到了那裡。

彼時,才是早上九點多鐘,不過,一般人也應該起床了,除了那些喜歡睡懶覺的之外。

謝家的大門打開,但客廳里沒人。

「有人嗎?」王小兵走進客廳,掃視一圈,問道。

「誰呀?」一個聲音從二樓的房間里傳出來,一聽便知是謝月美的話音。

「我,王小兵。」他抬頭看向樓梯。

「哦!你來了啊!我就下來1謝月美的聲音帶著三分興奮與喜悅,好像恨不得立刻飛下來一樣。

轉眼間,她便從房間里出來了,下了樓梯。

「嗨,小兵,我還以為你今天不來呢。想不到你還是來了1她穿著家常休閑服,平添三分清麗。

「我想早些治好你的頭痛病,拖著也不是辦法,早一天治好,就早一天幸福。是了,你爸媽與你姐呢?」他環視一圈,問道。

「我爸今天要加班,我媽出去買菜了,我姐到你的店鋪去監工了。」她黃鶯一般清脆道。

「哦,那我現在給你治療,行不行?」他目光沿著她如玉的脖子下移到她那飽滿而堅挺的雙峰上,不禁打了個小小的激靈,有點曖昧道。

「可以埃」她欣喜道。

當兩人的目光相接在一起時,她感受到他灼人的情意,俏臉便有了三分紅潤,連忙移開了視線,不敢再跟他對視。

「到你的房間,行嗎?」他提議道。

「哈?噢,可是可以,但為什麼要到我的房間呢?」她微咬著薄潤的下唇,含羞道。

「是這樣的,你知道在我發功的時候需要非常安靜的環境,如果中途被人打擾,我都有可能走火入魔。」他如是道。

她對他的「神功」毫不懷疑。

不過,聽說要到自己的房間去,她還是有點害羞,畢竟,她是個未經過人事的少女。

可是,她也覺得他說得有理,於是含笑道:「那好。跟我來,是了,你吃早餐了嗎?我家還有瘦肉粥。」

「吃了。」他跟著她上了樓梯。

轉眼間,便走到了她的房間前,還未進入她的閨房,便聞到一陣淡淡的清香。

女孩子的房間就是比較整潔,而且都會散發一種清新的香味,要麼是清新劑的味道,要麼是香水的氣味。

她的房間里只有一張單人椅子。

而兩人要坐下來,四掌相對,是以,只有坐到床上去。

進了房間之後,他便將房門關上了。她有點羞怯道:「哦,這個,哦,要關上門嗎?」

「要。」他肯定道。

「哦,關門啊,這個,開著門是不是會好些呢?」她頗為嬌羞道。

「不好。」他晃了晃指頭,道:「你知道我在發功的時候,不能被人打擾的,關著門才不會被人中途打斷,知道?」

他的借口非常合理。

「這樣啊,那好。」她只好妥協了。

「是坐在地上呢還是坐在床上呢?」說了之後,他立刻補了一句:「坐在地上有地氣,可能會對發功有點影響。」

「哦,坐在床上。」她越來越害羞了,俏臉居然有五分紅了,像是熟透的蘋果。

於是,他脫了鞋,爬上了床。

她猶豫了一會,也上了床,盤膝坐在那裡,高隆的胸脯急劇聳動,特別誘人。

「伸手出來。」他也盤膝坐在了床上之後,見她勾著頭,滿臉的紅暈,便知她不好意思了,笑道。

「哦,好。」她好像恍然大悟道。

於是,她伸出了一雙玉手,期間,瞥了他一眼,見他正灼灼地凝視著自己,心跳不禁又加快了一分。

當他的雙掌與她的兩掌印在一起的時候,他能感受到她的手掌的溫度有點高。

「放鬆一點。」他笑道。

「哦,好的。」雖是這麼說,但她的羞意一點也未減少。

他目光掃視一眼她撩人的酥胸,舔了舔嘴唇,向他微微點頭,示意她閉上眼睛,他要開始發功了。

而她也頗配合,立刻闔上了眼瞼。

隨即,他便以眼觀鼻,以鼻觀心,轉眼之間,便達到了虛靜的境界。意念一動,便喚出了三昧真火。

中級三昧真火化成無數細細的熱流,從經脈之中快速匯聚到他的兩掌掌心處,然後,再由她的掌心緩緩地滲進她的雙手裡。

當三昧真火滲進她的肌膚之後,便能感受到她的身子脈搏跳動了。

剎那間,他感覺與她結合在一起了。

而她,也打了個激靈。

這種結合,與他媽的結合頗為不同。

男女他媽的結合,那接觸的面積相對於人的身體而言,其實不算多,最主要的是下面的重要的部分鑲嵌在一起而已。

但現在,他與她的那種結合,就好像在清水中倒進了牛奶,達到了水r`交融的境界,沒有間隙,達到了真正天衣無縫的結合,有一股淡淡的興奮瀰漫開來,使兩人處於一種非常美妙的意境之中。

這種情況,雖不如**重要部位結合的興奮那麼濃,但這種結合,卻是頗有詩情畫意。

他媽的結合,就像烈酒;這種結合,則像是葡萄酒。

而且,當他的中級三昧真火完全進入她的體內之後,他的靈魂似乎也進入了她的身子里。

剎那間,整個人有一種暖洋洋、輕綿綿的感覺。

他能看到她體內的細胞、血管、筋骨,於是,催動中級三昧真火在她的經脈緩緩推進,將她體內的濕氣驅除。

當三昧真火遊走到她酥胸內部時,便在那裡流連忘返了一會。三昧真火雖不是手,但當它在她兩座雪山上不停地盤旋時,也有點像是用手在愛撫她的雪山,使她春心蕩漾,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矮」

她哼出一聲誘人的春音。

同時,只見她貝齒輕咬著紅潤的下唇,一副按捺不住的迷人樣子。

他已感受到她體內的血液正在加速流動,明顯是處於興奮之中了,於是,他再接再厲,催動三昧真火在她的雪山上不停地旋轉攀登。

「嗯嗯……」

她緊緊抿著朱唇,俏臉漸漸緋紅,鼻翼哼出連綿的春音。

「不要」她感到有一對無形的手正在揉`搓自己的酥胸,雖沒有真手揉得那麼用力,但這種揉`搓是在內部進行的,更教人情迷意亂,於是柔聲求饒道。

他也知道不能讓她情緒太波動,不然,待會就難以催動三昧真火進入她的腦袋給她驅除裡面的風了。

於是,連忙將三昧真火往她小腹移去,一路清除濕氣。

以前,當他只是擁有初級三昧真火的時候,用初級三昧真火給她治病時,需要消耗更多的精神力。

如今,當他擁有了中級三昧真火之後,不但不用花費那麼多精神力,而且治療速度也比以前要快二到三倍左右。

轉眼間,他便催動中級三昧真火下移到了她的臀部。

此時,他又忍不住集中精神,使中級三昧真火在她的美`臀上不斷地旋轉。

那種做法,就跟先前在她酥胸裡面盤旋的做法是一樣的,因此,她又感覺到有一隻無形的溫柔的手正在自己的臀部愛撫著。

莫說她只是個還未經人事的少女,就是已行過房事的少婦,此刻被他催動中級三昧真火在臀部那裡游移不定,也會春情涌動,欲`火飆升,難以自拔。

「矮矮」

她又哼出綿綿的春音。

聽她的春音,堪比吃春`葯,他下面也越來越挺拔了。

轉眼間,他的小弟弟便茁壯成長,變成了非常雄壯的大弟弟了,溫度之高,頗為驚人。

有那麼一瞬間,他真想立刻推倒她,然後以最先進的手法,進入她的身子。

不過,如今正在給她治病,是以,他強忍那股欲`火。

而她被他的三昧真火在臀部輕撫著,不禁心癢難撓,體內的血液加劇流動,欲`火快速上升,差不多已把持不住了。

「別」

她感覺是有一隻手在愛撫自己的臀部。

當她輕呼之後,他便又將中級三昧真火停了一停,讓她先平靜一下,不然,估計她會血沖腦。

在專心催動三昧真火給她驅除體內濕氣時,她果然很快便平靜下來了。如果不是她雙手與他兩掌相印在一起,她必然會以為他用手掌來愛撫自己的美`臀。

漸漸地,他的中級三昧真火便靠近了她胯下最神秘之處。

那裡,是女人三點中最重要的一點。

他是一位有經驗的開發商,每每開發美人胯下那一點時,都會為她們量身定出一套非常快活的進攻方式。

想要做到那種程度,便先要觀察,看美人那裡長得怎麼樣,再決定下一步行動。

比如說,要是遇上白虎,那就可以盡情大動。

為什麼這樣說呢?那是由於白虎需求無限,不論怎麼大動,她們都喜歡的。

假如不是白虎,下面又比較嬌嫩,那就得溫柔一些,不然,一旦全力橫衝直撞起來,會使美人吃不消的。

此時,他的中級三昧真火凝聚在她胯下的神秘之處,雖不像在外面看得那麼清楚,但在裡面往外看,也能瞧見她胯下的迷人股溝與神秘山洞,還有那片柔軟的草地。他好想在她胯下的草地里奔跑,然後深入她的神秘山洞,在那裡開鑿隧道。

只是這麼一想,他便有些口乾舌燥了。

而她,也感覺到有東西正在自己胯下的神秘之處窺視。

是以,她也頗窘,俏臉的紅暈又增加了一分,平添三分嬌艷之色,更為吸引人了。

在這種情況下,她有一種很荒誕的想法:那就是他正扒下自己的褲子與內褲,伸頭過來,近距離觀察自己的胯部一樣。

但她也知道,此時兩人正盤膝坐在床上。

而且,自己的褲子與內褲都還沒有被扒掉,這一點,她是可以肯定的。

故而,他也不可能伸頭過來察看自己胯下的風景。可是,她卻真是實實在在感受到他在窺視自己下面的神秘之處。並且,那是一種完全的透視,穿褲子與不穿褲子都是一樣的,在那種窺視之下,連毛孔有多少個都被看去了。

剎那間,她動了動美`臀,以確定自己的褲子與內褲還在。

當百分百確定自己的內褲與褲子還在時,她又安心了一分,但是,那種被窺視的感覺卻是越來越濃,根本無法阻擋。

於是,她夾`緊了臀部,以為這樣就可消除那種被窺視之感了。

可是,不論她怎麼做,都沒法擋住那種被窺視的感覺,她又窘又急,也不知是怎麼回事,無可奈何。

之前,她也感覺到自己的酥胸被完全窺視了,當時,以為是幻覺。

直到如今,她才覺得這是真的,不是幻覺。

漸漸地,她暗忖可能是他有透視眼,正在看自己的身子,是以,她既驚又喜。

驚的是他居然用透視眼來看自己的身子,在未經自己允許的情況下,就把自己的身子全看了,那叫自己怎麼辦嘛。

喜的就是覺得他喜歡自己,而自己也喜歡他,因此,被他看了身子,那也值得。

因此,她在患得患失之中胡思亂想著。

而此時,他將她臀部經脈血管里的濕氣驅除完了,也看了她那迷人的風景,使自己的小弟弟成長為了大弟弟了,雄赳赳,氣昂昂,只恨不得立刻戳進她的神秘山洞裡,在那裡好好睡一覺。

不過,此時是在給她治病,不可能騎在她的身子上。

治完病之後呢?

那誰知道。

王小兵自己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此時此刻,兩人都有點他媽的味道了,彼此其實已交融在一起,如果連**也結合了,那就是史無前例的男女結合了。

估計這種特殊的情況,前無來者,后無古人。

因此,王小兵與謝月美將成為開創歷史的第一人,功不可沒。

本來,他要催動中級三昧真火往下移,去給她兩條美腿驅除濕氣的,可是,既然觀看了她胯下的勝景,他不捨得這麼快就離開。

是以,又故伎重施。

轉眼間,便催動三昧真火沿著她的神秘山洞縱向方向不停地輕撫著。

他與三昧真火本來就是緊密相聯的,雖不像他的手臂,但跟他的氣息與精神是相通的。

換言之,便是三昧真火接觸的東西,他是有感覺的。

如今,當三昧真火在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裡作縱向的遊動時,便有點像是一隻手在那裡輕輕撫摸了。

那種快活之感,清淡如水,但卻是源源不斷,如長江之水,永向東流,無窮無荊

此時,他接收到了中級三昧真火傳遞過來的美妙感覺,一波又一波地涌到腦皮層,化成輕快的興奮,使他連連打激靈。

而且,他的小弟弟似乎也從中汲取到了營養,變得越來越強壯。

他感覺自己快要欲`火焚身了。

如果不找一個神秘山洞來降降火,那他的經脈可能都要受損。

如今,謝月雯又不在這裡,遠水救不了近火,身邊只有謝月美一個美人擁有十分撩人的神秘山洞,只是不知她肯不肯借神秘山洞給自己降降火,這種事,不好意思問出口的,是以,他數次嘴唇掀動了一下,想要說幾句心裡話,但話到嘴邊,又生生咽了下去。

而謝月美也鎮靜不了。

起初,她只感覺自己胯下的神秘之處被窺視了。

此刻,她卻是感覺自己的神秘山洞被人愛撫了。她雖不太懂男女之事,可是,男女兩人只是手掌相印,也不可能會產生這種感覺。她知道,如果男人的小弟弟進入自己的神秘山洞,估計就是那種感覺。

可是,自己的褲子與內褲都還完全穿在身上,怎麼可能會有外物進來訪問呢?

剎那間,她頗為震驚。

關鍵是她想不明白到底是什麼東西在自己胯下的神秘山洞裡不停地愛撫著。難道是他的手在愛撫自己的神秘山洞?

不過,在十分之一秒里,她便否定了。

因為很簡單,她的兩掌與他的雙掌正相印在一起,他不可能擁有第三隻手。

但為什麼會有一隻手在自己的神秘山洞裡愛撫呢?而且,那種感覺,跟有一條棒棒在神秘山洞裡一進一出的感覺非常相似。她完全想不明白,心裡驚慌之極。

何況,被他的中級三昧真火愛撫了一會之後,她體內的欲`火就更盛了。

「矮矮」

她忍不住又哼出了膩人的春音。

她的春音飄進他的耳朵里,又使他的欲`火上升了一分。

如此一來,便形成了一個循環,先是他用中級三昧真火愛撫她的神秘山洞,使她春情狂涌,次后,便是她嬌俏檀口哼出的春音,使他小弟弟越來越雄壯。

這真是一種舉世無雙的事。

如果報道出來,估計全地球的科學家,特別是性學家,都會立馬趕過來,好好地對兩人進行一番人類有史以來最詳細的檢查研究。

那樣,東方鎮將成為一個性文化非常發達的地方。

或者是件好事也說不定。

當然,那還沒有成為現實,如今的東方鎮還不是性都。

王小兵的小弟弟已完全長大了,而謝月美胯下的神秘山洞被愛撫了一陣之後,也開始溢出泉水了。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