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35章吃她的口香糖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9日 01:24 [字數] 841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等洪東妹打完電話之後,王小兵便騎在她的嬌軀上,開始大動起來。

畢竟,剛才已耕耘了一會,只要再加把勁,就可送她上高潮了。每次開鑿隧道都要認真對待,絕不半途而廢。

在他狂風暴雨般的強攻之下,洪東妹檀口噴出的「啊氨春音連綿不絕。

不消六分鐘,在他重重一頂之下,便將她再次送上了高潮,他又在她的兩座飽滿雪山上面吻了幾遍,才把她弄醒。

「老婆,起來吧。」他吻著她的紅唇道。

「矮,我真不想去,只想在這裡跟你一直幹下去。」她俏臉紅暈亂舞,嬌聲道。

「老婆,你不覺得有點怪怪的嗎?如果那個長發的賭客真的是殺手,他不怕被發現嗎?」。王小兵提出自己的疑問。

「我也覺得奇怪。」她偎在他的懷裡,道。

「那你說這會不會是那個殺手設下的陷阱?」王小兵想了想,道。

「也有可能。但他設的是什麼陷阱呢?難道他在賭場那裡布下了很多幫手,有信心吃定我們?」洪東妹猜測道。

在這種非常時期,兩人不得不多替自己考慮一下。

「不如打電話叫冼業勝查一查,如果發現不對路,再想辦法。」王小兵提議道。

「這樣也好。」於是,她拿起大哥大,傳呼冼業勝的呼機。

約莫三分鐘之後,冼業勝來電話了。

「喂,業勝,你留意一下賭場,看裡面有沒有三個老傢伙的人馬,查清楚之後,立刻打電話給我。」交代完畢,便掛了電話。

大約十多分鐘之後,冼業勝打電話來說,沒有見到三個老古董的手下。

如此一來,洪東妹與王小兵感到有點不解,難道那個殺手單槍匹馬殺過來,憑一人之力就能殺掉想殺的人?

王小兵想了想,道:「他們會不會是引開我們的注意力?」

「你的意思是說,在賭場的那個不是真的殺手,而真的殺手就在夜城卡拉OK廳周圍?等我們出去,就結果我們的性命?」洪東妹也沉思起來。

「有這個可能。」王小兵道。

「那他會藏在哪裡?」洪東妹輕蹙眉頭,道。

「會不會有可能就在停車場那裡?我們會坐車到賭場,必須到停車場,他就在那裡等著我們,見到我們,就立刻開槍打我們?」王小兵猜測道。

「我們冒一次險,怎麼樣?」洪東妹忽然笑道。

「好埃」他願意與她一起共進退。

半個鐘頭之後,一對中年男女從夜城卡拉OK廳走了出來,穿著打扮像是搞衛生的,滿臉皺紋,微微佝僂著背,朝停下場走去。

這時,夜城卡拉OK廳的停車場里已停了不少車輛,有摩托,也有小汽車與麵包車。

一般來說,來夜城卡拉OK廳消費的人都是收入不錯的。

是以,這裡的停車場經常停了不少的在當時比較先進的交通工具。

那對中年男女拿著掃帚與畚斗,正在打掃停車場里的衛生,每經過一輛轎車或麵包車時,都會朝裡面看一眼。

當走到一輛白色麵包車時,那個中年男人瞧見車廂裡面有一個長發的男子正在車裡面坐著,於是,敲了敲車窗,問道:「先生,你是被鎖在裡面嗎?」。

「滾開1那個長發男低吼道。

「先生,如果你被鎖在裡面出不來,那我去叫人幫你開車門,好嗎?」。那個中年男人好心道。

「你再在這裡,老子一腳踢飛你1麵包車裡的長發男火氣衝天道。

這時,那個中年女人也走了過來。

「唉呀,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講道理啊,我同事要請人來幫你開車門,你怎麼這樣凶埃」中年女人幫腔道。

「我草!碰到兩個活寶!下車,趕他們走1長發男吩咐另一個短髮男下車。

那個短髮男從駕駛位走了下來。

「喂,別在這裡哩嗦的,快走開1短髮男開始推搡中年男人與中年女人。

「耶,我們可是在夜城卡拉OK廳上班的,你敢動我們,有人會幫我們打你的。」中年男人目光盯著麵包車裡的長發男。

「草,走不走啊?1短髮男凶道。

此時,中年男人與中年女人交換了一個眼色,隨即,掄起手中的掃帚,朝短髮男暴雨般打下去。

短髮男被打得哇哇嚎叫。

車上的長發男子終於忍不住走了下來。

「我草你個卵子!老子給面你不要,看老子不打死你兩個廢物1長發男立刻向中年男人沖了過來。

就在這時,本來有點彎腰的中年男人忽然直起了腰板,那個中年女人也站直了腰身,開始一起圍攻長發男。中年女人聲音也變得清麗道:「小兵,速戰速決1

「知道1中年男人應道。

隨即,兩人施展出渾身解數,向長發男發起了猛烈的進攻。

至此,長發男才知道這兩個打掃衛生的人是喬裝成這樣的,嚇了一大跳,立刻伸手到腰間,似乎要拔出什麼。

「小兵,小心!他可能有槍1那中年女人正是洪東妹。

「好1王小兵猱身而上,不給機會長發男拔槍,飛起一腳,掃向對方的小腹。

不過,作為殺手的長發男身手並不弱,甚至還強一點過王小兵,只是面對王、洪二人的夾攻,處於下風而已。

另一個短髮男看來是個司機,打架能力不強,想幫忙,但數次被王小兵踢倒在地。

激戰了數分鐘,王小兵一個飛撲,從後面熊抱住長發男,洪東妹雙拳流星般打向長發男的頭部,只聽到「砰砰」巨響,打得那廝滿眼冒金星。

下一霎,洪東妹與王小兵同時使出小擒拿手,將爆頭哥控制住了。

隨後,兩人將爆頭哥押回了夜城卡拉OK廳,隨即將之綁了起來,再搜那廝的身,居然搜出兩支大口徑手槍以及一排子彈。

「小兵,好不好玩?」洪東妹笑道。

「我還以為他一直呆在車裡不出來呢。」王小兵鬆了一口氣,道。

「現在,打電話給派出所,讓他們過來將人帶走。」洪東妹懶得審問爆頭哥,畢竟,問了沒什麼用,到了這一步,交給派出所,自然會有人去辦這種事。

於是,王小兵拔打了朱馨文的電話。

接通之後,道:「朱所長,我已把想要殺我的殺手捉住了,你現在能不能帶人過來夜城卡拉OK廳將他帶回派出所?」

「真的?半個鐘頭到你那裡。」朱馨文訝然道。

報了警之後,王小兵盯著爆頭哥,見他兩眼射出兇狠的光芒,道:「現在你沒戲唱了,來吧,抽支香煙。」

於是,他點燃了一支香煙塞進爆頭哥的嘴裡。

「你們的運氣好一些1爆頭哥倒沒有懼色,一副死十次也會照樣活過來的樣子。

「或許,在賭場那個是你的替身?」王小兵問道。

「在昨天,我已得知你們正在尋找我,於是,我設了一個圈套,想引開你們的注意力,然後幹掉你們。」爆頭哥一邊侃侃而談一邊吐著煙氣,道。

「全廣興請你來的?」洪東妹問道。

「不是。」爆頭哥淡定道。

聞言,王小兵與洪東妹微訝,如果不是全廣興,那還會是誰?

當然,爆頭哥的話也不能全信,王小兵冷笑道:「那你是誰請來的,不會是你自己跑來這裡想要我命的吧?」

「對,就是我自己想要你的命。」爆頭哥獰笑道。

「小兵,別管他,等他到了派出所,會有人招呼他的。看他還敢不敢嘴硬。」洪東妹一腳掃在爆頭哥的小腿上,打得那廝齜牙咧嘴的。

半個小時之後,朱馨文帶著幾個民警來到了夜城卡拉OK廳。

「你們是怎麼捉到他的?」她好奇道。

王小兵把自己的推理,以及如何喬裝成打掃衛生的清潔工,在停車場將爆頭哥擒獲的經過簡略說了一遍。

聞言,朱馨文對他的看法又改善了一分,道:「好了,剩下的交給我們就行了。」

王小兵與洪東妹都以為這次會收拾全廣興,不料爆頭哥一口咬定是自己所為,與別人無關,派出所審訊了兩天,也問不出幕後指使者。

至此,王小兵與洪東妹覺得有點失望。

如果全廣興不倒,那王、洪二人難以睡一個安穩覺。

不論心情多麼不好,地球還在照樣轉動,其他事情也按照應有的規律發展下去。這兩天來,王小兵本來以為會等到朱馨文告訴自己好消息:那就是審出幕後指使者是全廣興,可是,沒有半點結果。

看來爆頭哥是預備死的了。

第三天,朱馨文安排庄向遠去向爛頭生拿貨,安裝在庄向遠身上的竊聽器與針眼攝像頭把交易的現場都記錄下來。

不過,為了釣出大魚,公`安機關還沒開始收網,繼續撒網布局。

庄向遠的表現還算勇敢,沒有被爛頭生懷疑,畢竟,他自己之前也是吸毒的。如今,被王小兵警告過之後,他果然不敢再吸了,至少暫時是這樣。他欠爛生頭那一萬多塊,也由公家出錢墊平了。

不過,這只是公家存放在爛頭生那裡,遲早會要讓他連本帶利還回來的。

將爆頭哥抓起來之後,全廣興那邊也沒了動靜。

王小兵與洪東妹可以放鬆一陣子了,轉眼便又是兩天,已是周四了,這天早上,他接到村委的電話,通知他去開會。

到了村委,見到唐志義那不友好的眼神,王小兵感覺有點不妙。

柳大鐘出去開會了,這次會議由唐志義主持,會議開到最後,他盯著王小兵,道:「王小兵,其實我覺得你不適合在村委做事。」

「那我適合做什麼?」王小兵心陡地一沉。

「你還是去學校讀你的書比較好。」唐志義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語氣咄咄逼人道。

之前,王小兵就感覺會出現這種事情,但想不到對方還沒有真正「登基」,就開始大開殺戒了,這使他非常不悅,本以為會遲些日子來到,不料這麼快便來勸退自己了,當真又氣惱之極。

不過,王小兵經歷過大場面,也有些氣度了。

聞言,微笑道:「唐村長說得有理,讓我考慮幾天,行不行?」

「這個沒問題,你雖然年紀輕輕的,但也要面子,這一點,我可以理解,樹要皮,人要臉,這個事,我不勉強你,你自己想清楚吧,我只是提個建議而已。」唐志義微微昂著頭,睥睨著王小兵,皮笑肉不笑道。

「那行,我很快給答案你的。」王小兵臉龐並沒有顯出怒色。

在座的幾個村組長覺得唐志義的做法有些過分了,但又不便明著幫王小兵講話,只好不停地打哈欠,藉此來抗議唐志義的做法。

王小兵在等葉翠翠的消息。

本來,她說這個星期內會有結果,可如今,已是星期四了,一點消息也沒有。

她雖然答應幫自己在鎮書記面前美言幾句,但也有可能說了之後沒大效果,扭不過柳大鐘,是以,王小兵也沒什麼好怪她的。畢竟,她肯不肯相幫,那就憑她的良心。何況,要是她幫了忙還是不能成事,那也應該感謝她。

散了會之後,郭愛月跟在王小兵身後,掃視一圈,見周邊沒其他人,便小聲道:「小兵,別往心裡去,看開點。」

「沒事。」他瀟洒道。

「我知道你心裡肯定會有點不舒服,來吧,到你家去,我向你賠個禮。你先回去,打開門,我隨後就到。」她含笑道。

「好。」他便先回到家,將大門虛掩著。

一會,郭愛月果然偷偷摸摸溜進了他的家裡,閃進他的房間。

兩人也不用多說,摟在一起,便激吻起來,隨後,相互扒掉對方的衣服,便開始幹起來。他用一招「金雞獨立」將她送上高潮,然後,抱她上床,又使用一招「老漢推車」,再次將她送上高潮。

房間里春音裊裊,極為誘人。

大半個鐘頭下來,她的嬌軀被他耕耘得軟綿綿的,散發著激情的光澤。

「你老公有點拽。」他趴在她的身子上,雙手抓住她雙峰,一邊下面小動,一邊如是道。

「矮矮,別理他,他就是那樣的人。」郭愛月嬌哼道。

「答應我,二星期內不准他碰你的身子,讓他憋死,好嗎?」。王小兵忽然笑道。

「咯咯,不好吧矮」她俏臉如同火燒一樣紅。

「你可以說來月`經了,不許他碰你。你向天發誓會做到,快說。」他騎在她的身子上,撅動屁股,興奮道。

「嗯,為什麼要這樣呢矮」她被他撞得話音也有些顫抖。

他就是要先小小報復一下唐志義。

是以,堅定道:「如果你不答應我,那以後我就不再給快活你了。」

「啊矮,別矮,小兵,自從跟你幹了之後,我才知道什麼叫做快活,你要給我。」她懇求道。

「那你發誓做到我提出的事情。」他每次都重重戳在她的神秘山洞裡。

「矮,那好,我啊發啊誓,如果我啊沒能做到,那就讓上天把我變成小狗矮」她身子被他扳轉過來,又接受他「仕子騎驢」絕招的進攻。

「好1他心裡舒服了一點。

兩人戰鬥了兩個多鍾,才停下來,彼此都汗津津的,他累了,她也累了,緊緊擁抱在一起,休息了半個鐘。

隨後,她起床穿好衣服,邁著凝滯的步伐,扭著美`臀,自往家裡去了。

王小兵則將濕漉漉的床單換開,然後拿到水井旁,打水將臟床單洗乾淨,晾在屋前的晾衣棍上,才用大哥大傳呼葉翠翠的呼機。

半分鐘之後,便接到了葉翠翠的電話。

「葉姐,在上班嗎?」。他赤裸著身子,躺在床上,說道。

「是啊,你在幹嘛?不會又來這邊了吧?」她聲音甜膩膩的,情意綿綿的。

「在家裡,剛才,村委開了會,現在那個代理村長要把我往死里整,葉姐,你不幫我出一口氣嗎?」。他如是道。

「什麼?一個小小代理村長也這麼拽?你的事,我已跟我姐說了,我姐說應該沒什麼問題,你忍一忍,很快就會有任命書下去的了。」葉翠翠也替情人氣憤。

「那什麼時候啊?那個代理村長要炒我魷魚埃」王小兵看到了希望。

「別急,估計就這幾天內吧。」葉翠翠道。

聞言,王小兵露出笑意。

畢竟,被人欺負的滋味不好受,當時,唐志義在會議上那樣說的時候,王小兵真想踹幾腳對方。

不過,想到這種事動武也解決不了,只有在冷靜之中找出正確的解決辦法,那才是上策,是以,他忍了,何況,他也還不算真正失敗。

如今,聽葉翠翠說已幫自己搞掂了,他心裡的鬱悶一掃而空,只等著任命書下達了。

與葉翠翠聊了一會之後,她有事便掛了電話,他剛想小睡一會,但大哥大又響了,看了看號碼,是陌生的號碼,猜測不出是誰打來的,想了想,還是接了。

原來,是鐵手打來的。

「小兵,有件事跟你說。」鐵手的話音從聽筒里傳出來。

「什麼事?」一般來說,鐵手打電話給他,多半不是好事,是以,他心裡狐疑著。

「你的手下是不是在收集那些販毒分子的信息?」鐵手是他的同盟,有話也不轉彎抹角,直言道。

「是。」他也坦誠道。

「我告訴你,人家已懷疑你了。所以,要小心,特別是你的人,叫他們別打聽了,他們做得太明顯了。那個庄向遠是不是也幫你打探消息?」鐵手問道。

「算是吧。」他不敢隨便說實情。

「你叫他別再玩了,不然,他會沒命的。我聽到消息說有人想要弄死他。」鐵手提醒道。

聞言,王小兵打了個冷戰。

畢竟,一旦庄向遠出了事,那他沒法向庄妃燕交代。

之前,他曾吩咐手下去打探毒品下落的消息,可能是自己的手下向人詢問時太過明顯了,被人懷疑了。

「全廣興也有賣毒品吧?」王小兵問道。

「這個我不太清楚。他好像不怎麼信任我,重要的事都不讓我知道。」鐵手有點無奈道。

「那你也幫我留意一下,看他是不是做這方面的生意。」王小兵道。

「這個沒問題。」鐵手同意道。

通話結束之後,王小兵怔了怔,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抽了幾口,才完全鎮定下來。

他不是怕三個老古董,他只是怕庄向遠丟掉性命而已,如果真的一語成讖,那他就沒臉去見庄妃燕了。

幸好鐵手打電話來提醒!

他在心裡感謝鐵手。

隨後,立刻用大哥大傳呼庄向遠的呼機。

約莫七八分鐘之後,庄向遠才回復了電話,問道:「兵少,有什麼吩咐?」

「誒,現在到你姐那裡,我要跟你聊一聊,快點,別拖拉,我現在就過去,你也要快點到那裡。」說完,便掛了電話。

隨即,騎著摩托跑車,趕到庄妃燕的住處。

他有她家的鑰匙。

到了那裡之後,估摸數分鐘之後,庄向遠便來了。

小客廳里,兩人面對面坐在一起,庄向遠分了一支紅雙喜香煙給他,問道:「兵少,聊什麼?」

「你別去跟爛頭生拿貨了。」王小兵神情凝重道。

「為什麼,不是進行得挺順利的嗎?你是不是擔心我會壞事?我其實沒有害怕,真的,我很鎮定。」庄向遠很想在王小兵面前表現出自己的膽量。

「不是這個,你有膽量,我一定會將你培養成老大的的。你大可放心,我說出的話,除非遇到天災人禍,不然,都會兌現的。」王小兵拍著對方的肩膀,用肯定的語氣道。

「那是什麼原因?」庄向遠不解道。

「有人知道你在裝`逼,說要弄死你。」王小兵如是道。

聞言,剛才還說自己有膽量的庄向遠臉龐刷地白了,整個人還猛地顫抖了一下,好像觸電一樣。

他是真的怕。

試問,在這個世界上,誰不怕死呢?

別以為兇狠的混混就不怕死,在打架的時候,因為情緒湮沒了理智,估計是不怕死,但在平時,卻是比普通人還要怕死。

世上沒有不怕死的人。

庄向遠也不算非常兇狠的人,聽到說有人要弄死自己,便真正畏怯了。

「沒事,只要別再接觸他們,估計他們不會動你,何況,我會叫人保護你,只要你別老是單獨到那些娛樂場所去,那應該就不會有問題。」王小兵微笑著安慰道。

「兵少,他們真的要弄死我嗎?」。庄向遠話音也有點抖了。

「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想做真正的老大,那就得看開一點,這樣,膽子就會大些,遇到突變情況才會鎮定些,明白嗎?你看看你現在,又沒有老大的氣勢了。天下誰不會死呢?何必那麼害怕呢?」王小兵勸慰道。

果然,被他激勵了一番,庄向遠慘白的臉龐又回復了一點血色。

「兵少,你說得對,他們如果敢來搞我,我就跟他們拚了1庄向遠握著拳頭,目露堅定之色,道。

「這就對了。在黑道混,想混出個名堂,不單要有膽量,還得有智謀,千萬別陰溝翻船,俗語說,小不忍則亂大謀,講得明白一點就是,不少事情,不要意氣用事,要冷靜下來,好好思考一番,尋找出最好的辦法。你現在要做的就是保護好自己,明白嗎?」。王小兵教導道。

「明白1庄向遠點頭道。

「那就好,只有留得青山在,才不怕沒柴燒。你會有前途的。」王小兵對庄向遠的變化感到滿意。

兩人又聊了一會,王小兵便去找朱馨文。

不久,便到了小樹林派出所大院,停好摩托之後,他有點不好意思進去。

畢竟,才沒多久,就來要跟朱馨文說不幹了,這真有點丟臉,可是,局勢如此,也沒有辦法。

進了朱馨文的辦公室之後,他也不坐,站著道:「朱長所,我先說對不起。」

「什麼事?」朱馨文訝然道。

「庄向遠不能再扮那個角色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終於說了出來。

「為什麼,他不是做得很好嗎?我們上次就收集到了不少證據,只要再進幾次貨,估計就能知道最上面的莊家是誰了。」朱馨文雙手十指交叉,神色微凝,道。

「有人知道他替警方做事了。」他淡淡道。

聞言,朱馨文也沉默了。

如果還繼續讓庄向遠去做,那隻會加速他的死亡。

「你從哪裡得到的消息?我們警方沒有得到這樣的消息。」朱馨文半信半疑道。

「我的朋友跟我說的,估計是真的。不能再讓他去冒險了,不然,他會死掉的。現在,他都非常危險了。我要求警方派人保護他。」王小兵道。

「這個可能不容易辦到,我們人手也有限。何況他現在還沒有真正受到生命威脅。」朱馨文不同意道。

「難道要等他屍橫街頭,才可以派人去保護他?」王小兵有點來火了。

「你別發火。冷靜些。」朱馨文做了個「請坐下」的手勢。

「我能不發火嗎?他可是替你們賣命啊,現在有危險了,你們卻要丟開不管,那你叫我怎麼冷靜下來。是佛也會發火吧?」他坐了下來,指頭不停地敲在桌面上,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朱馨文遞了一片口香糖給他。

他接了,算是第一次吃到她的零食。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