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34章她頂不住了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8日 19:13 [字數] 373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庄妃燕根本不是王小兵的對手,被他進攻起來,只有求饒的份。

以往,她也頂不住他犀利的強攻,可是如今,她感覺他越來越強大了,一旦他命令他的小弟弟發起衝鋒,那她不但美`臀要被撞得震動不已,連四肢百骸都劇烈顫動起來。

此時,她得到三次**之後,便想休息一下。

「矮,小兵矮,讓我喘一口氣矮」她俏臉像是燒紅了一樣,透著興奮的光澤,秀髮散亂地披垂下來,在清純之中帶著三分妖冶,更為迷人。

「老婆,晚上有的是時間休息。」他則埋頭苦幹。

「矮,人家下面要著火了」她用玉手不停地拍打他的肩膀,示意他停一停。

「老婆,別怕,我是來救火的,你下面的火很快就會被我撲滅的。」他繼續保持著非常快的速度開鑿著隧道。

「矮嗯,矮,你矮」她咬著乾燥的下唇,呵氣如蘭,嬌`喘道。

他又一連送她兩次**之後,才停了下來。

不過,此時洗澡水已涼了。

「老婆,水涼了。」他吻著她的酥胸,道。

「矮,人家渾身沒力了,嗯,你下面還在人家裡面矮」她又驚又喜道。

「是啊,老婆,我還想埃你今晚特別誘人,我想跟你一直干到天亮,可以嗎?」他在她兩座雪山上攀登著,一會在半山腰輕吻,一會在山頂與她那顆粉紅切磋。

「矮,不嘛,人家會被你干到下面開花的。」她膩聲道。

「哈哈,開花才能結果埃」他輕拍她的豐`臀,笑道。

「嗯」她嬌哼道。

於是,他又送了一次**給她,才抱她上床,用被單蓋著她的身子,然後才去重新燒水。

十數分鐘之後,他把好的溫水用水桶提前浴室里,再喚醒起,抱她進浴室里,然後洗了個鴛鴦浴,洗到最後,還是有點汗漬,但兩人都有點累了,於是,爬上床,相擁在一起,便沉沉睡去。

一覺醒來,天已亮了。

彼時已是早上七點多鐘,王小兵其實在六點。

不過,他已請了假,是以,沒有起床,而庄妃燕是八點鐘上班,也不用起得太早。

兩人又在床上小小地溫存了一陣子,才起床洗漱,然後,一起到樓下的早餐店吃了腸粉,他便送她到君豪賓館上班,隨後,他回到她的住處,再小睡了一會。

本來,他是想直接到小樹派出所去找朱馨文的。

但朱馨文是早上九點正上班的,因此,八點多去那裡沒什麼用。

一直到了九點多鐘,他便出門,騎著摩托到小樹林派出所,找所馨文商量一下關於如何將販毒繩之以法的事情。

在所長辦公室里,他見到了英氣勃勃的朱馨文。

「誒,這麼早?不讓課?」朱馨文見到王小兵,也頗為訝然,畢竟,今天不是周末,學生是要上課的。

「為了你的事,我請了假,昨晚做了一晚庄向遠的工作,終於說服他了,來向你報個訊。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王小兵在她面前坐下,道。

「你幹得不錯。」她贊了一句。

「朱所長,就是還有一個小小的問題還沒解決。」他凝視著她黑亮的美眸,道。

「請說。」朱馨文含笑道。

「如果叫庄向遠向爛頭生拿貨,那得有錢才行埃」他如是道。

畢竟,他自己也沒那麼多錢來玩這種事,只有公家出,才是最合理的。何況,破了案之後,功勞只是朱馨文的。

朱馨文想了想,道:「這事容易辦,包在我身上。」

「那是不是要派一個人暗中保護庄向遠,以防他有什麼不測。」王小兵提議道。

「這個不用。只要他自己小心一些,沒什麼可疑之處被人看出來,那就比較安全。」朱馨文沉吟道。

這一點,王小兵覺得她說得有理。

是以,他也不想太過勉強她,道:「那從什麼時候開始行動?」

「這兩天內,我們要先準備好一些竊聽器材,還有針眼攝像頭,到時會打電話給你。這件事,除了你、庄向遠以及他姐姐之外,沒有其他人知道?」朱馨文謹慎道。

「沒有。」他脫口道。

其實,他告訴了洪東妹,不過,這沒什麼所謂。

離開了派出所大院之後,本想到洪東妹那裡跟她談一談怎麼樣設下陷阱來裝爆頭哥的事,但想到她應該剛睡沒多久,不想打擾她的清夢,於是,只好先回庄妃燕的住處,修鍊了一會三昧真火,又煉製了一會丹藥,嘗試配製「強身丹」,但還是沒有成功。

到了中午時分,到君豪賓館與庄妃燕共進午餐。

隨後,才拿著藥丸到養生堂。

龍非擔心他的安全,道:「老闆,你印堂的黑氣越來越重了,這段時間還是到外面去旅遊一番比較好。」

「捨不得你埃我只要一天沒見到你,心裡就會思念你。」他淡笑道。

「切,我才不信。」她含笑道。

「誒,我印堂的黑氣真的越來越濃了嗎?」他感覺她不是亂說的。

當然,不是指她真的如神仙一般可以窺知別人的未來,只是她可能知道一些內幕而已。

「對。」她裝神弄鬼地盯著他的印堂看了一會,堅定道。

「那可能是仇家在這幾天內要找我報仇了,得好好地躲一躲才行。」他暗忖必然是爆頭哥已來了。

「有這個可能。」她沒有更多的暗示。

他估計她可能也只是知道一部分內幕,是以,不可能從她口中得知更多的內容。

在養生堂里跟龍非聊了一會,他便離開了,騎著摩托到了洪東妹的夜城卡拉ok廳樓下,打電話給她。一會,她便親自下來開門,挽著他的手臂上去了。

進了房間,關上門之後,她又粘在他身上。

於是,他也大方地賜與她一次**,當兩人躺在床上汗津津地擁抱在一起的時候,他問道:「老婆,布置好陷阱了嗎?」

「布置好了,已將我明天要擺酒慶生的消息散布出去,誰都可以來吃喜宴,不發請帖,各路朋友可以隨便來吃。我想那個殺手估計會來。趁著人多,他容易下手。」平時,在洪東妹現身的地方,一般有她的手下在附近監視,是以,想在平常時候幹掉她,還真不容易。

「我們是直接結果那個殺手,還是將他交給派出所?」王小兵輕聳老二,問道。

「矮,還是交給派出所要好些。」她嬌`喘道。

這樣一來,只要那殺手供出了幕後主使者,自然會有法律去追究主使者的責任。

兩人在床上又激烈地戰鬥了幾個回合,隨後,緊緊擁抱在一起,在感受彼此溫存的時候,漸漸地,都進入了夢中。

醒來的時候,已是晚上七點多了。

不上課的日子,王小兵感到很zyou,這裡走走,那裡逛逛,便又是一天。

如果不是瑣事纏身,他想到縣城的詠春拳武館去一趟,直接找馬雲天聊一聊自己跟梁國興切磋的事。

不過,如今分不開身。

他只好先把最重要的事先辦了,到時再去理那件事。

與洪東妹一起到外面的飯館吃了晚飯之後,又回到夜城卡拉ok廳里,k歌一個鐘頭,隨後,才回到她的房間,跟她商量明天應對突發事件的細節。

其實,無非就是留意可疑人員。

是以,除了加派人手之外,還要準備好打鬥的家生。

如果那個殺手真的敢去的話,那身上肯定有槍,可能還是個神槍手,彈無虛發,並且有能力從混亂之中逃離現常

縱使逃離不了,也有可能是準備同歸於荊

王小兵與洪東妹覺得那殺手有可能會來的原因就是:那殺手不是近處的人,如果不快點動手,日後被發現了,那殺手自己比要殺的人還更危險。

是以,只要有機會,那殺手多半會行動。

商量好了各種突變情況之後,王小兵道:「老婆,我想到縣廣播局和縣電視台去給養生堂做做廣告,你說好不好呢?」

「可以,我支持你。」她吻著他的唇,柔聲道。

「那我改天到縣城去一趟,問一問是什麼價格。」他揉著她溫潤的雙峰,道。

「老公,你那間分店什麼時候開張啊?到時請個舞獅子的前去助興。」她渾身散發出誘人的激情光澤,嬌聲道。

「好。」他愛撫她的美`臀,道。

就在這時,洪東妹的大哥大響了,兩人正在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本來想不接的,可是,電話一直響著。

於是,她便接了,問道:「喂,找我什麼事?」

電話是冼業勝打來的,道:「洪姐,我們賭場來了一位客人,他說要跟你賭兩把,這個人長著一頭長發,不知會不會是我們找的那個爆頭哥。現在怎麼辦?」

「那個客人經常來玩嗎?」她問道。

「沒有,我是第一次見到他,看他的眼神,就不是一般人。」冼業勝如是道。

「那好,你跟他說,我很快就會趕過去,他帶了現金還是什麼?」洪東妹心裡也狐疑得很,問道。

「是現金。估計至少有幾萬塊。」冼業勝道。

「行,我就過去。」說完,掛了電話。

王小兵就在她旁邊,也聽到了冼業勝說的話,心裡總是感覺有點不妥。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