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33章她更愛他了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7日 23:44 [字數] 850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離開了小樹林派出所之後,已是下午二點多了。

想到洪東妹的處境也頗為危險,王小兵決定先去找她,把想法告訴她,跟她商量一下,看怎麼應對這次的危機,於是,騎著摩托朝山石集市而去。

不一會,便到了夜城卡拉ok廳樓下。

停好摩托,走到卡拉ok廳大門前,見大門關著,猜測她還在睡覺,便用大哥大打電話給洪東妹。

一會,便接通了。

「喂,小兵,有什麼事嗎?」洪東妹還沒睡醒的聲音傳了過來。

「洪姐,我現在來到你夜城卡拉ok廳樓下了,想跟你說件事。你在哪裡?」他掃視一圈,看有沒有什麼可疑人員跟蹤自己。

「噢!我就下來開門。」說完,掛了機。

一會,聽到有下樓梯的聲音,又過了數秒鐘,大門便被打開了。

洪東妹穿著絲質睡袍,嬌軀的玲瓏凹凸曲線盡顯誘人的魅力,是那麼的流暢,那麼的性感,使人見了性`欲大增。

「洪姐,你今天特別好看。」他笑道。

「那就賞我多些快活吧,別浪費時間了,快上來吧。」她伸手勾住他的手臂,與他並肩走上了樓梯。

兩人一邊上樓梯,一邊接吻。

等上到三樓,進入她的房間,關上門之後,他立刻扒掉了她的睡衣。

而她,也三下五除二,用最快的速度扒掉了他的褲子與褲衩,伸出玉手跟他那漸漸挺拔起來的老二握手,隨即,蹲了下去,祭出柔舌功,服侍他的小弟弟。

他則雙手摩挲著她的秀髮,鼓勵她努力尋找快活的源泉。

當他的小弟弟被她侍弄得泛著光澤之後,他便拉起她,左手摟著她的柳腰,隨即,右手扛起她的左腿,舉著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斜斜地往刺,「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剎那間,他感受到一股肉嘟嘟的溫暖。

於是,便撅動屁股。

「矮矮」

她則雙手摟住他的脖子,享受他老二開鑿隧道所帶來的陣陣快感。

兩人在小客廳里一直干到廚房,又從廚房干到小客廳,然後再干到室里,他已施展出了「金雞獨立?獨立」、「海底撈月」、「仕子騎驢」等等絕招,將她的身子耕耘得軟成了一灘爛泥。

在約莫一個鐘頭里,他就送給她五次。

她的嬌軀油光閃閃,泛著激情的光澤,紅唇因興奮而有點乾裂,檀口也比較乾燥。

於是,他便出到小客廳的酒櫃前,斟了一杯紅酒進來,然後,坐在床上,再抱起她,讓她跨`坐在自己大腿上,依然將老二塞進她的神秘山洞裡,使用「搖擺神功」來使她的快活更上一層樓。

「矮矮,好舒服」她嬌`喘道。

「老婆,來,喝一口紅酒吧。」他用嘴銜了紅酒,對著她的檀口,喂進她的嘴裡。

兩人一邊你儂我儂地做著快活的體育運動,一邊品著醇口的紅酒,別有一番情趣。他的「搖擺神功」越來越嫻熟了,施展起來,使她比做神仙還要更快活。

她秀髮濡`濕而凌亂,披垂下來,平添三分狂野的味道。

兩人又互動了十多分鐘,喝完了一杯紅酒之後,他才緊緊地抱住她,她也緊緊地抱住他,兩人恨不得二合一,永遠不要分開。

「老婆,我要射了。」他正在將精華輸送到老二之上。

「矮,我也是」她膩聲道。

於是,下一秒,兩人同時達到了另一波。剎那間,彼此的靈魂都升華了,輕飄飄的,美妙之極。

他與她就這樣相擁在一起,默默地感受對方的溫存,情意濃濃,粘粘的汗漬使兩人的肌膚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好像真的快要合二為一了。

「老婆,我們出去跳一曲探戈,好嗎?」他輕撫她的美`臀,道。

「嗯,人家下面火辣辣的,走路都是個問題了,哪裡還能跳舞呢,要休息休息才行呢,嗯,都是你太猛了」她伏在他的胸懷裡,小鳥依人一般,微微撒嬌道。

「呵呵,那我倆躺著說話。」說著,他將她抱放下床,自己也躺了下去。

這時,她溫軟的脊背緊貼著他寬闊的胸膛。

他則用右手掰開她的右臀,隨即,將小弟弟往前一送,便又進入了她的體內,雙手登上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一邊揉`搓,一邊說道:「老婆,我今天聽到一個不好的消息。」

「矮,什麼消息呢?」她半眯著秋波蕩漾的美眸,嬌聲道。

「全廣興請來的殺手,不單會對付我,可能順便也會對耕不時輕輕地聳動一下老二,但基本都是齊根沒在她的神秘山洞裡。

「這個我有想過,但還沒有查到那個叫爆頭哥的殺手是否已來到,矮」她檀口微張,道。

「那個殺手可能是長發的。」他提醒道。

「啊哦,你輕些。你怎麼知道是長發的呢?」她被他的鐵爪功弄得雪山有倒塌之勢,求饒道。

於是,他便輕輕揉`搓。

「我是從龍非那裡聽來的。」他對著她的耳朵呵熱氣。

「咯咯,好酸,別吹嘛,人家受不了啦」她輕扭著腰肢,好像要躲開一樣,嬌笑道。

「根據前兩次她所說的,我估計是真的。」他推斷道。

「矮,要是那樣就好辦多了。我們就留意長發的人,再從中找出外地的,就可以了。」洪東妹一邊享受一邊道。

「我有個辦法,不知可不可行。」他又重重地頂了一下。

她「氨地一聲,身子更窩向他的懷裡。

嬌哼了幾聲,她才能說話,問道:「說來聽聽矮,看是什麼辦法。」

於是,王小兵便把自己的辦法詳細地告訴了她,隨後道:「你說這個辦法能不能將那個爆頭哥引出來,從而收拾他呢?」

「咯咯,有意思,就按你的去做。」她感到滿意。

話畢,兩人又小動起來。

這一次,他花了十多分鐘,又將她送上了,這時,兩人都有些累了,不知不覺間,便睡著了。

到醒來的時候,已是晚上七點多了。

王小兵請了假的,所以不用到學校去,他與洪東妹起了床,洗漱完畢,一起吃了晚飯,便到夜城卡拉ok廳的包廂里唱了一個鐘頭的歌,然後,才開始布置收拾爆頭哥的陷阱。

這些事,由洪東妹去做。

王小兵則去找庄向遠,談一談正經事。

傳呼了庄向遠的呼機之後,等了大半個鐘,才接到庄向遠的電話。

「喂,是兵少嗎?」庄向遠的聲音有氣無力,好像快要死的樣子,使人覺得他是在太平間打來的電話。

「你怎麼了?」王小兵問道。

「沒事。」庄向遠咳嗽道。

「你的毒癮又發作了?」王小兵開門見山道。

「是。」庄向遠聲音很低。

「現在在哪裡?」

「在我姐樓下的公用電話亭。」

「你就在那裡等我,我現在過去,跟你談點事情。」

於是,掛了電話,王小兵辭別了洪東妹,騎著摩托趕到庄妃燕的住處,他知道庄向遠可能又去磨他姐要錢買毒品了。

彼時,庄妃燕還沒有下班。

而庄向遠則站在門口處,一臉的猥瑣,像是發虐疾一樣。

王小兵一見他那種樣子,便知他毒癮來了,問道:「你又來問你姐要錢去買毒品?」

「是。」庄向遠勾著頭,道。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王小兵肅然道。

「兵少,我也不想這樣的,但實在忍不住,不吸的話,很難受。」庄向遠一副哭腔道。

「多難受,你也要忍著1王小兵冷道。

庄向遠不敢說話了。

一會,庄妃燕下班回來了,見兩人站在門口,訝道:「你們來很久了嗎?」

「沒有,只一會。」王小兵道。

庄妃燕開了門,三人便走了進去,有王小兵在這裡,庄向遠不敢開口問他姐要錢。

不過,庄妃燕見弟弟那個痛苦的樣子,便也猜想到可能是他的毒癮發作了,掃視一眼,望定王小兵,懇求道:「小兵,你能不能用中藥幫他治一治呢?」

「來,你盤膝坐下來,伸出雙手。」王小兵當先盤膝坐下,道。

庄向遠只得照做。

「你們這是幹什麼呢?」庄妃燕不明所以然,好奇道。

「我有家傳的氣功,看能不能用氣功將他體內的毒素逼一些出來。」其實,他是要用三昧真火去幫他除毒,但還不知可不可行。

「那快點試試。」庄妃燕喜道。

於是,王小兵伸出雙掌,與庄向遠的兩掌印在一起。

隨即,他以眼觀鼻,以鼻觀心,轉眼便進入了虛無寧靜的境界,可以內視自己的體內奇妙世界,用意念呼喚三昧真火。

中級三昧真火與他的聯繫更為緊密,只要他意念一動,中級三昧真火便會從他的氣海里照他的意思運動,化成無數股細小的熱流,從經脈之中匯聚到掌心處。

此時,他雙掌幻化出萬道紅芒,瑰麗之中帶著三分詭異。

庄妃燕驚訝得捂著俏麗的檀口,第一次見他「發氣功」,不禁又驚又喜。

轉眼間,中級三昧真火便由掌心的穴位進入了庄向遠的經脈里。王小兵立刻控制著三昧真火,幫他除毒。

本來,他就用三昧真火幫謝月美驅除過她體內的濕氣,所以,他覺得用三昧真火去驅除庄向遠體內的毒素,那也應該可以。

實事跟他的想法一致。

不過,想要完全驅除庄向遠體內的毒素,卻沒那麼容易。

花了一個多鍾,王小兵控制著三昧真火在庄向遠四肢百骸內遊走了數遍,驅除了一部分毒素,由於自己的精神力消耗得頗多,是以,他只好收回中級三昧真火,要休息幾天才能繼續給他清除毒素。

此時,兩人都汗流浹背。

體內的毒素被清除了一小部分之後,庄向遠的精神好多了。

「弟,有效果嗎?」庄妃燕在一旁看著王小兵「發氣功」,大氣不敢出,一直等到他停下來,才出聲問道。

「有效1庄向遠大喜道。

「小兵,我愛你1庄妃燕喜極而泣,撲進王小兵的懷裡,柔聲道。

「誒,等我先去洗個澡,待會一起吃夜宵。」王小兵因控制三昧真火,渾身是汗,笑道。

「弟,你去打包回來,我們在家吃吧。」庄妃燕拿出錢包,遞了一張老人頭給庄向遠。

「好。」庄向遠也不像先前那樣死氣沉沉了。

看著弟弟有了生氣,庄妃燕也很高興。

畢竟,之前她非常擔心弟弟會因吸毒而殞命,如今看到了希望,自然心情好到爆棚。

「小兵,你真好1她摟著他的脖子,吻著他,一個勁地贊道。

「呵呵,還要經過兩三次才能徹底給他清除體內的毒素,不過前提是他不再吸食,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他。」他如是道。

「有你管著他,他不敢再亂來的。」她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了。

「我盡量管好他。」王小兵便走進浴室里,洗了個冷水澡。等他出來,庄妃燕已換上了家常便服了。

見他出來了,她又撲進了他的懷裡。

「小兵,我愛你1她頗為激動,恨不得融進他的身體里,感激他幫自己弟弟除毒。

「現在要嗎?」他愛撫她渾圓而高翹的美`臀,笑道。

「嗯,今晚再來,好嗎?我弟就要回來了。」她含羞地在他懷裡撒嬌道。

果然,不一會,庄向遠便拎著夜宵回來了。

夜宵有牛肉炒河粉、辣椒炒田螺、牛百葉、豬心炒蒜頭等等,非常豐富。

三人坐在一起,打開飯盒,各種菜肴散發著熱氣騰騰的芳香氣味,使人食慾大振,於是,也不用客氣,先飽食一頓。

吃完夜宵之後,三人便坐在一起喝茶。

此時,王小兵才道:「向遠,你以後不要再吸毒了。」

「知道了。」庄向遠點頭道。

「我再用氣功幫你治兩三次,就可把你體內的毒素清除掉,到那時,你就會恢復正常了。幸好你吸毒還不久,不然,我也難以幫你。如果你還繼續吸食,那就是死路一條。」王小兵嚴肅道。

「我不敢再吸食了。」庄向遠發誓道。

不過,王小兵知道那個壞環境還在,始終有一天,庄向遠還是會重蹈老路的。

是以,想要使他徹底康復起來,不再沾染毒品,那就要將毒源剷除掉,才是治本之計,不然,終究還會發生令人痛心的事情。

「向遠,我跟你說件事。」王小兵點燃一支香煙,道。

「小兵,既然你可以用氣功來清除他體內的毒素,那就不要再管那些販毒分子了,好嗎?」庄妃燕終究怕事,勸道。

「不好,為了你弟弟,也為了其他人,我們一定要將販毒收拾。」王小兵堅定道。

庄妃燕微微嘟著紅唇。

隨即,王小兵盯著庄向遠,道:「我已聯繫了小樹林派出所,跟他們談好了,到時放長線釣大魚,將那些販毒分子一網打荊」

「兵少,我也幫不了什麼忙埃」庄向遠囁嚅道。

「你能幫大忙。」王小兵肯定道。

庄向遠還不知自己可以做什麼,用好奇的眼神盯著王小兵。

「你到時就繼續跟他們做交易,只不過,你的身份變成一個入貨者,向他們拿貨。明白吧?」王小兵解釋道。

「哈?這個啊,我沒那麼多錢埃」庄向遠如今還欠爛頭生一萬多塊。

「錢,這個問題不用你擔心,我會想辦法的。你只要扮好你的角色就行了。其他的不用你管。」王小兵悠然地吐出煙圈,道。

「要是他們發現了,那不是會打死我弟?」庄妃燕擔心道。

「等他們發現的時候,他們已被捉起來了,販毒五十克,就要被槍斃。你說他們有幾個能活下來?」王小兵安慰道。

不過,庄向遠還是有些害怕。

畢竟,他自己雖是在道上混,但與販毒分子比起來,他的兇狠差遠了。

「兵少,我怕我做不來。他們要是知道我跟警方合作,會剝了我的皮的。」庄向遠還沒開始做,便有點發抖了。

王小兵也最怕這一點,要是他在跟那些販毒分子交易時顯出這種害怕的神色,肯定會被看出端倪的,那就真正是糟糕了,是以,安撫道:「向遠,如果你想做一個真正的男人,那就拿出你的勇氣。別像是個婆娘那樣畏畏縮縮的。」

「別勉強他嘛。」庄妃燕心痛道。

「妃燕,這不是勉強的問題。如果想要他日後能獨當一面,那就必須要拿出自己的勇氣。向遠,我一貫看好你,覺得你能做一個黑道老大,你知道做老大最需要什麼嗎?就是膽量。這次正是鍛練你的膽量的好機會。只要你成功了,那就說明你能做一個合格的老大。我向你保證,日後一定會將你培養成老大。」

王小兵激勵道。

果然,聽了他這一番話之後,庄向遠臉龐的憂慮之色減少了許多。

是以,王小兵進一步鼓勵道:「你想想,哪一個做老大的沒有過人的膽量,遇到一點小事,就大驚小怪,你說小弟們會怎麼樣看你?肯定會鄙視你,對吧?所以說,你就把這次機會當成鍛練你膽量的好時機,千萬要抓祝明白嗎?」

「小兵,你別把他培養成黑道老大。」庄妃燕撅著經唇,不悅道。

培養成什麼不好,偏偏要培養成黑道老大。

不過,王小兵已看出庄向遠頗為嚮往做一個黑道老大,是以,才會投其所好,吊起他的胃口。

現在,庄向遠也是一個小小的頭目,但離真正的黑道老大還是有差距的,是以,他也極想成為真正的老大,聽王小兵那樣說,他真的心動了,懦弱的眼神也漸漸地堅定起來。

「姐,兵少說得對,作為一個男人,就是要有膽量。」庄向遠幫王小兵說話。

「弟,你怎麼也這樣子想埃」庄妃燕確實不想弟弟去做那種危險的事了,但之前答應了王小兵,又不好意思反悔,是以,只希望庄向遠自己不願意,那就可以推託了。

哪裡知道,庄向遠被王小兵說動了。

「向遠,你是一個非常有潛力的人,我看好你。」王小兵又贊了一句。

能得到四少之首的王小兵稱讚,庄向糟飄飄然起來了,臉龐居然露出了笑意,傻呵呵道:「謝謝兵少誇獎。」

「還謝呢,哼,你們都是亂來的,不理你們了。」庄妃燕扭著美`臀,自去燒水洗澡了。

王小兵知道她有點不滿的情緒,不過,待會給幾次她,就可使她心中的不快消除。

「向遠,就這麼定了。在扮進貨者的時候,你不能慌張,你一慌張,人家就會懷疑,到那時,你才是真正的危險。只要你夠鎮定,我敢說,你絕對可以漂亮地完成這次行動。如果你表現出足夠的膽量,在半年內,我可以讓你成為這裡的老大之一。」王小兵鼓勵道。

「謝謝兵少,那我拚了。」庄向遠終於鼓起了勇氣,握著拳頭道。

「哼,看看你們,全都是不正經,哼,以後都不理你們了。」廚房裡飄出庄妃燕幽怨的話音。

王小兵與庄向遠面面相覷,相視一笑。

「你在以後的日子千萬不要再吸毒了,如果被我知道你死不悔改,我是會教訓你的,知道吧?你知道你爸媽很疼你,你姐也很疼你。當然,我也很疼你。我們都不想看到你因吸毒而死掉。你要自強,不要做那種相當於自殺的事情,聽明白沒有?」王小兵教誨道。

「知道了,我以後不敢了。」如果是他爸媽說他,庄向遠肯定會頂嘴。

不過,他是頗為佩服王小兵的,所以,對方說什麼,他是很聽話的。這一點,庄妃燕也暗暗高興,畢竟有一個人能管得動自己的弟弟,那就還有救,不然,不知弟弟會墜落成什麼樣子。

「弟,要聽你兵哥的話埃」庄妃燕美妙的聲音響起。

「姐,知道了,你別多嘴。」庄向遠撇撇嘴道。

「喏,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姐希望你好,如果她不關心你,還懶得說你。快向你姐道歉。」王小兵認真道。

「呃,姐,是我錯了。」庄向遠只好朝廚房的方向認錯道。

「咯咯,乖,知錯能改就是好孩子,姐有錢買一台小汽車給你開」庄妃燕頗為歡喜,她也知道,這一切都要歸功於王小兵,是以,心底里更加愛他。

庄向遠做了個鬼臉。

隨後,他便告辭離開了庄妃燕的住處。

房子里只剩下王小兵與庄妃燕,他抽完一支香煙之後,她也燒好了水,要洗澡了。

於是,他幫她把熱水倒進水桶里,提進浴室里。

她穿了浴衣,走進浴室里。

不過,他沒有出去,只是脫了衣服,丟出了浴室外面,便把門關上了。

「咯咯,你不是洗了澡嗎?」她見他光著身站在浴室里,情不自禁地盯著他胯部那條擎天柱,含笑道。

「老婆,我小弟弟來勁了。」他雙手叉腰,一副君子坦蕩蕩的樣子。

「咯咯,你小弟弟越來越強壯了,嗯,現在都是大弟弟了,不是小弟弟了。」她款款飄到了他的面前,蹲了下去,伸出玉手,捧著他神聖的老二,祭出柔舌功,開始跟他的小弟弟作友好的交流。

「老婆,好爽。」他摩挲著她的秀髮,享受道。

「咯咯,你小弟弟青筋越來越粗了。」她的香舌在他老二上面游移不定,嬌笑道。

「它是想跟你做運動了。老婆,來,讓我問候問候你的小妹妹。」說著,拉起了她,讓她倚牆而立,「老婆,張開腿。」

她能聽得懂他專用的術語。

知道他說的「小妹妹」是指什麼,於是,聽話地張開了腿。

隨即,他蹲了下去,施展出柔舌功,侍弄著她的小妹妹,使她渾身打激靈,明顯是快活之極。

「矮,老公,人家好酸好癢」她嬌呼道。

「老婆,你的水出來了。」他興奮道。

「嗯,那你還等什麼呢,你在折磨人家呢」她雙手摩挲著他的黑髮,泉水不停地溢出來,沿著兩腿流下去。

「老婆,我來了1說著,他雙手扛起她兩腿,將她頂在牆壁上,也不用看,只憑藉老二那天生就具有的非同一般的定位功能,屁股一撅,舉著老二飛速刺了上去。

只聽到「噗」一聲響,他便進入了她的身子。

「矮」

她被他小弟弟攻了進來,下面立時脹鼓鼓的,張圓了檀口,春音飄了出來。

隨即,他便大動起來。

剎那間,浴室里充盈著「噗噗」與「啊氨春音。

他一如既往那麼勇猛,招招精奇,式式絕妙,乃是名家所為,進出之間,盡顯王者風範,每一戳,都是那麼的神奇,不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教人嘆為觀止。

庄妃燕的豐`臀被他撞得泛紅。

在激烈的戰鬥之中,她不斷地求饒,可是,他正在高速開鑿隧道,停不下來。

不消十分鐘,她便暈過去了。

但他依然辛勤耕耘,不消四分鐘,又把她給撞醒了。

此時,她嬌`喘連連道:「啊,矮,小啊兵啊,人家啊下面啊,要爆了啊礙…」

「老婆,沒有爆,還是完整的。」他弓著身子,進出如風,興奮道。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提供無彈窗全文字在線閱讀,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質量更好,如果您覺得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高速首發風流小農民,本章節是第0633章她更愛他了地址為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