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31章美女寫他的名字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6日 23:36 [字數] 847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看著她因興奮而紅潤的俏臉與那凌亂而濡`濕的秀髮,他忍不住又吻了吻她的紅唇。

「嗯,你又抽煙了?」她能聞到他的口氣里有香煙的味道,也祭出柔舌功,將香舌伸進了他的嘴裡,與他的舌頭糾纏在一起。

「老婆,你越來越棒了。」他輕撫她的美`臀,讚美道。

「咯咯,你才真的是越來越強大了呢,那裡好像比前更粗大些了。」她十分滿意道。

「哈哈,來,我讓你嘗嘗我的絕活,包你過癮。我已練得差不多嫻熟了。」說著,他便把「搖擺神功」施展出來,用老二在她的神秘山洞裡作圓周運動。

「矮矮」

果然,她驚喜之極,春音裊裊。

她還是第一次嘗試他這麼高水平的老二侍弄,比剛才那種激情的戰鬥少了幾分剛猛,多了三分溫柔。

其實,她也蠻喜歡這種進攻方式的。

於是,半眯著秋水蕩漾的美眸,輕啟紅潤嬌俏的檀口,不斷地嬌`喘著。

至此,他感覺她的情緒已頗為愉悅了,在這種時候,跟她商量正經事,那是最合適的了。

於是,他略微理了理思緒,道:「老婆,你覺得你弟能戒掉毒癮嗎?」

「應該可以吧」她腦袋伏在他的肩膀上,柔聲道。

「據我所知,一般很難戒掉的,只要吸起了頭,那以後就極難戒掉。我看過不少例子。」這個,他說的倒是真的。他要先震懾住她,到時再亮出自己的正題。

「哈?不會吧?」她訝然道。

「知道為什麼嗎?」他雙手輕揉她酥胸,問道。

「送他去戒毒所,難道還戒不了嗎?」她對這方面不了解,以為吸毒跟普通生病一樣,去醫院治一治就會好了。

其實,所謂毒癮,就是會殘留在體內,只要毒素還在,那就戒不掉。

吸毒跟一般的生病不同,想戒毒,那需要經過長時間,並且要求吸毒者要有頑強的意志,下定決心,堅決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那才會有希望。

不然,一切都是枉談。

就王小兵對庄向遠的觀察所知,他可以比較肯定地說,庄向遠難以戒掉。

除非是這個壞環境被消滅了,那庄向遠才會有活下去的機會。這一點,王小兵看出來了,但庄妃燕不明白。

「妃燕,吸毒的人,體內會有殘留毒品,那是會反覆發作的。」他如是道。

「我不懂。」她眨著明眸,道。

「吸毒的人,毒癮每過一段時間就會發作,在發作的時候,如果不吸食,那就會很難受,像你弟說的比死還要難受。在這種情況下,一般戒過毒的也會照樣重新吸毒。」王小兵解釋道。

聞言,庄妃燕興奮的俏臉頓時又浮上一層憂鬱。

他輕輕地吻著她的紅唇,道:「想要真正救他,那只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快告訴我,不論多麼難,我也會去做。我爸媽非常疼愛他,如果他不在了,我爸媽也不知還能不能活下去。」庄妃燕美眸立時有了光亮,急切問道。

「那就是將販毒分子全都捉起來。」他說到了正題上。

「哈?」她微有失望。

原先,她還道他有什麼特別的秘方,譬如有什麼藥丸可解毒癮。

而他卻沒想到這一點,她喃喃道:「你會配製那麼好的中藥丸,難道就不會用中藥替他解毒嗎?」

「呃,誒,你不說我還真沒往這方面想。」他眼前一亮,道。

「那你就用中藥替他解毒埃」她懇求道。

「哪有那麼容易啊?」他道。

王小兵雖修鍊出了中級三昧真火,但他也沒有想到有哪種丹藥可以解毒癮的。

當然,經過庄妃燕這麼一說,他有了一點頭緒,那就是用自己的三昧真火,是否能將庄向遠體內的毒素驅除呢?

這真是一條路子。

不過,是否有效,那他不敢打保票。

「那你好好想一想,看用什麼中藥能幫到他。」她想到弟弟可能會因吸毒而死,心裡就特別難受。

「我會的。不過,還是要將那些販毒分子全都捉祝」他愛撫她的美`臀,道。

「你明知很危險的。」她嘟著紅唇道。

「你想一想,只要那些賣毒品的還在,那你弟又在這裡生活,怎麼可能跟他們斷絕關係?那遲早有一天又會吸上的。據我觀察,你弟的意志力不強。」他如是道。

「要是他們報復我弟呢?」她有一分心動了。

「你也知道我在道上的勢力,按正常情況來說,我可以保護他。」王小兵堅定道。

他是這樣想的,先跟朱馨文商量一下,縱使能人贓並獲,也先不要捉爛頭生,先摸清最上一層的出貨莊家,再將之一網打荊

如此一來,便安全很多了。

至少,他覺得可以將全廣興剷除。

一旦收拾了全廣興,那剩下的兩個老古董,力量就沒那麼大了,要對付他們,也會容易些。

庄妃燕是知道他有實力的。

「我不是有意跟你作對,但你也知道,我只有一個弟弟,如果他出事了,我爸媽都沒法活了。」她說心裡話。

「這個我也想到了,我會跟小樹林派出所所長好好商量,找一套最安全的方法,先保護好他的人身安全,盡量不要讓他出事。這樣可以嗎?」他重重地頂了一下她。

「矮,這樣矮」她春音輕飄道。

「老婆,就這樣定了吧。我會保護好他的。」他用堅定的眼神凝視著她,道。

「好,那我就把他託付給你了,小兵,我真的怕他出事。」她緊緊地摟著他的脖子,用臉蛋輕輕地磨蹭他的脖子,頗為擔憂道。

「別怕,相信我,我會照顧好他的。」他是有擔當的人。

「嗯。」她非常信任他。

至此,他便說服她了。不過,身上也多了一分責任。

畢竟,她已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自己的身上了,一旦庄向遠出了事,縱使她不責罵自己,那自己也會極難過。

是以,他覺得在處理這件事的時候要特別謹慎。

接下來要做的便是去做莊向遠的工作,等他同意之後,再去找朱馨文,跟她商量好計劃,再按部就班,將販毒繩之以法。

想到這次有機會扳倒三個老古董,王小兵頗為興奮。

不過,他也知道,一旦實施自己的計劃,那就相當於跟三個老古董正面交戰了。危險程度之高,不言而喻。

與庄妃燕在床上又做了一個鐘頭的快**育運動之後,他便不再喚醒她,讓她在興奮暈厥中沉睡下去,自己則進入玉墜里,嘗試煉製「強身丹」。

他不想敗在梁國興的手裡。

因此,需要抓緊時間來煉製「強身丹」。

本來,他想將時間都用在煉製「壯陽丹」上面的,但近來自己遇到比較大的危險,如果身手不強的話,那分分鐘有可能被人幹掉。

不說別的,單說全廣興請來的那個叫爆頭哥的殺手,就有可能會要了自己的命。

在這種極度危險的境地中,只有不斷提高自己的實力,才有可能在命懸一線之間尋找到生機。

是以,他打算先煉製「強身丹」。

畢竟,這「強身丹」在現階段而言,對他更為重要。

進入了玉墜的丹域之後,他便到葯地里採摘煉製「強贍藥材,走在藥材種植地里,聞著那濃郁的葯香,使人心曠神怡。

他對這些茁壯成長的藥材有一種特殊的感情。

以後想要做地球的大富翁,他還要依靠這些藥材,是以,他把這些藥材看成寶貝。

據《丹經》里描述,煉製「強身丹」必須要用到塑筋果、三色築骨草、七色鍛肉花等等,《丹經》里對這些藥材有詳細的描寫,而且,還有彩圖,是以,王小兵很容易在種植園裡採摘到。

一共二十幾種藥材。

他先將這些珍貴的藥材放在三腳銅爐里,然後將手掌放在銅爐底。

那隻三腳銅爐非常特別,只要用三昧真火點燃,它便會將放置在裡面的藥材自動煉製成晶粉狀,非常有效率。

不須半個小時,他便把二十幾種藥材都煉製成了晶粉。

這只是第一步而已。

從第二步開始,才是真正困難的時候。

如果《丹經》里有註明了各種藥材的配合比例,那就容易多了。可惜的是,沒有一種丹藥是註明了配合比例的,完全要靠自己去揣摩嘗試。

如今,王小兵也不能投機取巧。

想要煉製成功「強身丹」,只有認認真真,老老實實地嘗試調配,找出最合適的配合比例。

但想一口吃成胖子,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煉製了一個鐘頭,將三腳銅爐里的各種藥材的晶粉都用完了,最後煉製出一枚有點像樣的丹藥,但色澤與《丹經》里那幅「強身丹」彩圖相差甚遠。不過,想到浪費了這麼多珍貴藥材,自己還是嘗一嘗比較好。

於是,張嘴吞食下去。

一股辛辣味透鼻而出,使他有一種想嘔吐的感覺。

這還不是最讓人難受的,當那枚丹藥下到他的胃部之後,藥力漸漸地散發開來,如一道道熱流從胃部向四肢百骸快速透射而出。

剎那間,他的胃就像火山爆發。

「噢!奶奶的!早知這樣,就不吃下去了1他張大了嘴巴。

隨即,一股濃郁的煙氣從他的嘴巴里冒出來,彷彿裡面著火了,使他大汗直飆,渾身震顫。

三分鐘之後,他身上的毛孔也在冒煙。

這時,他感覺自己快要融化了,渾身熱烘烘的,比在蒸籠里還更難受。

他終於知道亂說不合格的丹藥所帶來的苦果了。幸好,這丹藥沒毒,不然,那就悲催了,要是在這裡一命嗚呼了,估計永遠沒人知道自己去哪裡了。

那枚丹藥的藥力一直持續了大半個鐘,才漸漸地消失了。

但藥力都揮發了,根本吸收不了。

唯一的好處就是知道這枚丹藥不是「強身丹」。

從玉墜里出來之後,他渾身都濕透了,身體的溫度還是很高,於是,連忙去洗了個冷水澡,這才舒服點了。

其實,他也有點焦急,畢竟很快就要跟梁國興切磋了。

如果在這一個月內煉製不出「強身丹」,單靠自己練木人樁,那是難以取得勝利的。

縱使向馬雲天請教技擊技巧,但也難以在一個月內融化貫通,短時間內大幅度提升實力。龍非當時說自己去拜馬雲天為師,那有可能會打敗梁國興,但馬雲天已說了,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王小兵想打敗梁國興,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如果不是敗得太徹底,那已很不錯了。

他如今出戰,不單是代表自己,還代表了詠春拳武館。

估計馬雲天是不願意他出戰的,畢竟,要是他敗了,那就相當於丟馬雲天的面子。可是,他自己也不能失信,畢竟諾言已出口,那必然要履行。

人在江湖,無信不立。

即使是對手,他也會盡量講信用。

當然,如果對方使詭計,那他就會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摟著庄妃燕的白嫩嬌軀睡了一覺,直到早上六點半鐘左右才醒過來,於是,連忙起床,他想回學校上課。

而庄妃燕也要上班。

是以,她不敢纏著他,知道他老二一旦發起怒來,那自己就走不了路了。

不過,他還是給了一次**她,讓她多睡一會,自己穿好衣服,戴齊物品,出了門,下了樓,騎上摩托跑車,便回東興中學。

他回去準備請幾天假。

一來,他要跟朱馨文好好商量一下,找出一條將販毒分子一網打盡的好計策。

二來,他感覺到如果自己這段時間經常在學校,一旦全廣興請的殺手來了,那就很容易找到自己,是以,他要隱藏起來,使自己變成在暗處,那會更好一點。

回到東興中學,在飯堂吃了早餐,便到教室去。

謝家化見面就問道:「小兵,昨晚去哪裡睡了,不見你回宿舍。」

「呃,我回家取點東西,所以在家裡睡了一覺。」王小兵掃視一眼,見前座的董莉莉與蕭婷婷正豎起耳朵聽著呢。

「麻痹,老子明明聽你接到個女人的電話,你就出去了。」謝家化是個粗人,知道什麼就說什麼。

剎那間,王小兵有點尷尬。

畢竟,董莉莉與蕭婷婷都是聰明人,聽謝家化那樣說,多半已猜測自己去跟哪位情人睡覺了。

果然,她倆都轉過頭來,凝視著他,董莉莉問道:「王大俠,昨晚不會去與你的師姐約會吧?看你春風滿面的,應該是得手了。」

「哈哈,董女俠,在下是王小俠,不是大俠。」王小兵笑道。

「咯咯,小俠跟大俠有什麼區別?」蕭婷婷嫵媚笑問。

「哈哈,這差別可大著呢。你想想,叫大傻那可是神經非常有問題,叫小傻,那應該還是正常人吧。哈哈。」王小兵分析道。

聞言,兩女才知他說什麼,都莞爾一笑。

「切,小傻也是傻,大傻也是傻,哪裡有什麼區別。」董莉莉撇撇嘴,道。

「哈哈,你說的也有理,算你贏了。」他其實就是想轉移她們的注意力而已,如今,已達到目的的,便適可而止。

果然,兩女也不再追問他昨晚去哪裡風流快活了。

這時,打了早讀上課鈴。

於是,班裡立刻響起同學們那朗朗讀書聲。

王小兵拿出筆記本,這個筆記本裡面記的課堂內容不多,經過大半個學期,這個筆記本越來越薄了。

原因就是他與謝家化經常撕裡面的紙張,用來寫請假條。

如今,他又撕了一張。

他想了想,便在上面寫出請假的理由:村委里有許多事情要辦,村長叫我請幾天假,所以請假。

簽上大名,寫上日期,自己看了看,感到滿意。畢竟蘇惠芳也是知道他在村委里做事的,近年尾了,不論是哪個單位或部門,其實都是挺忙的,有許多工作要處理,既要總結這一年來的成敗,又要展望新一年的希望。

董莉莉不經意間轉頭見王小兵在寫什麼。

於是,悄悄地伸頭過來瞧了一眼,道:「你又請假啊?」

「是埃村委有很多事情要我處理,非常忙,不請幾天假不行。」他說起來,面不紅,耳不赤,煞有介事。

這種半真半假的情況,最教人難以分辨。

不過,謝家化傻頭傻腦道:「麻痹,小兵,怎麼請那麼長的假啊?老子也請幾天,到武館去耍一耍。」

「黑牛,看,爭取考個合格的分數。」王小兵笑道。

「麻痹,老子會抄,怕什麼。」謝家化振振有詞道。

聞言,董莉莉與蕭婷婷都努了努紅唇,表示對謝、王二人不看好,董莉莉從抽屜里拿出一個筆記本,遞給王小兵。

「小兵,這是我這幾天抄的學習重點與要點,你拿去看熟。」她道。

「一本都是嗎?」他不想接。

可是,那是她的一片心意,他只好收下來了,翻開來看了看,又是密密麻麻的字,頓時感到有點頭暈。

這時,蕭婷婷也拿出一個筆記本遞給他,笑道:「小兵,這是我抄的第二本了,你拿著,裡面全是數理化的公式與學習要點、難點,你自己消化消化,估計期末考能考個六七十分。」

「這本也抄滿了?」他翻開來看了看,幾乎滿眼金星。

連同蕭婷婷第一次給他的那本筆記本,如今,他有三本筆記本,裡面都是學習重點與要點,還有是老師課堂的講課內容。

他感覺,要是自己把這三本筆記本看完了,那可能會成仙。人家要吃丹藥才能飛升而去,他則是被三本筆記本給弄得頭大而殞命,自然也飛升而去了。

不過,這是她倆的好心。他心裡感到暖洋洋的。

「小兵,你抓緊時間看吧,過兩天,我跟莉莉再每人抄一本給你。」蕭婷婷叮囑道。

「哈?不用了,有三本就足夠了,我要好好研究一下這三本筆記本里的內容,估計研究到期末考試也研究不完。你們自己好好複習。」他暗吃一驚,連忙勸道。

「麻痹,小兵,不要嫌多。兩位副班長,你們再抄幾本給他,他會好好學習的。」謝家化粗獷笑道。

「黑牛,說話要有良心埃」王小兵苦笑道。

「哈哈,麻痹,看著你學習,老子就高興。你倆要盯著他,讓他天天在班裡學習。」謝家化憨笑道。

兩美女努了努紅唇,便轉過身去,朗讀課文了。

王小兵則拿著請假條,去高二級老師課間休息室里找蘇惠芳。在早讀的時候,她一般會在那裡。

果然,有幾個老師在那裡聊天。

見王小兵來了,蘇惠芳問道:「王小兵,有什麼事嗎?」

「是,蘇老師,我想請幾天假。村委里有很多事要辦,現在很忙,村長叫我請假回去幫忙。」王小兵把請假條遞給她。

「王小兵,想不到你這麼年輕就在村委里做事了,有前途。」

「王小兵,你讀書不怎麼樣,但我佩服你在社會混得真不錯,你是個做大事的人。」

「……」

……

……

休息室里的老師一片讚揚聲。

蘇惠芳聽了,心裡也替他高興,她其實已屬於他的人了,如果不是有世俗的規矩存在,那她早就跟他住在一起了。

如今,她就是希望他能做出一點成績,那等他畢業之後,如果他還來追求自己,就可以答應他,做他的女朋友。她不想他一輩子都在黑道里混,畢竟那很危險,隨時都有可能被剷除。

她也知道他在村委做事,於是,便同意他的請假。

如果不是有其他老師在場,王小兵想吻一吻她的紅唇,今天,她顯得頗誘人。

離開了老師休息室之後,他本想立刻去找朱馨文的,但想到這麼早,可能她還沒上班,於是,便回教室上課,把上午的課都上完了,然後到飯堂去吃了午飯,才騎摩托離開東興中學。

東興中學對於他而言,是個可以隨時來,也可以隨時走的地方。

當然,如果不是張萬全在這裡做校長,那他就沒有這種特權了。他跟張校長算是哥們了。

轉眼間,他便到了小樹林集市。

不過,他還要帶藥丸到養生堂,於是,便先到那裡。

他來見龍非,還有一個目的,那就是看她會不會有什麼重要的消息提示自己。經過前兩次的事情,他確定她跟三個老古董有著非同一般的關係。

但她是不是三個老古董的人,那他不敢確定。

而鐵手沒有打電話給自己,那證明鐵手在三個老古董眼中,估計都不是他們的親信。

停好摩托,便走進店裡,見龍非正在寫著什麼,便輕步走了過去,到了她的面前,朝那本簿子一瞧,原來上面寫滿了字跡,來來去去只有三個字,那就是:王小兵。

「幹嘛寫我的名字呢?」他笑道。

聞言,龍非才猛地抬起頭,見到王小兵就在面前,俏臉刷地紅了,於是,連忙把簿子闔上了,一時回不過神來,吐吐吞吞道:「哈?什麼嘛?哈?老闆,我,呃,這……」

「哈哈,你在練字,對不對?」他見她頗窘,不忍再看她尷尬,便替她圓常

「呃,是啊1她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不停點頭道。

「那買一本字帖回來練要好很多,你這樣練,很難寫出漂亮的字的。」他在沙發上坐了下來,笑道。

其實,他心知肚明。

看她寫了那麼多的「王小兵」,他便感覺到她濃濃的情意了。

可是,平時她卻將情感掩藏得很好,總是表現出有點冷漠的樣子,原來是外冷內熱,如果不是見到這一幕,還難以知道她的內心世界。

因為店外的大街上不時有車輛經過,所以很吵雜,而且,王小兵將摩托停在店門口的旁邊,加上他走進店裡時又輕手輕腳的,沒有發出什麼聲音,更重要的是龍非正在出神地寫著「王小兵」三個字,未曾想到他會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才被他看到了自己的秘密。

少女的心事一旦被窺知了,那她確實很羞。

可能她是準備永遠不告訴他的,但偏偏就讓他知道了。

這時,她連耳根也紅透了,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微咬著紅潤的下唇,似在笑,又似在哭,神情有點怪怪的。

「呃,今天生意還可以嗎?」他岔開話題道。

「還不錯。」她點頭道。

「喏,這是昨天訂的貨,我帶來了。天氣越來越冷了,你得注意健康。」他關懷道。

之前,他就是用這種無微不至的關心來籠絡她的,經過一段日子之後,果然顯出效果了。他感到欣慰。

只要能把龍非爭取過來,那就可把被動變成主動。

如此一來,許多事情都會迎刃而解。

畢竟,假如擁有了龍非這枚棋子,那自己就可完全穩住她背後的勢力,然後再找機會設下陷阱,將她背後的勢力幹掉。

如今,他已看到了希望。

只要她對自己有了意思,那就好辦了。

他會將關懷進行到底,直到將她的芳心牢牢套住,使她逃不出自己的五指山,到那時,便是水到渠成的時候,大事則定矣。

龍非斟了一杯開水給他,不敢與他對視,含羞的眼神老是飄忽不定,好像只要一見到他,便會使害羞增加三分。被他知道了自己的心事,她雖感到很窘,但同時又有點高興。

因為她沒有勇氣對他說,但現在他知道了,是以,她心底也湧起一抹愉悅。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630章在床上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632章女所長思春(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