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29章與美人的爭執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6日 00:03 [字數] 841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如今,已請葉翠翠去幫自己疏通關係了,王小兵感到有希望了。

從鎮政府回來的路上,他的心情好了很多,當然,是否能如願坐上村長這個職位,那還是個未知數。

畢竟,柳大鐘也認識鎮書記。

但自己已儘力了,如果扭不過柳大鐘,那就不做村長助理了。

不過,他感覺如果葉翠翠肯全力幫忙,那效果應該比柳大鐘還要好許多,就看葉翠翠肯出多少力相幫了。

養生堂分店裝修幾天便行了。

他還要回去找地理先生擇個好日子開業。最好能在春節前開業,那就非常圓滿。

回到小樹林集市時,他有一種感覺,好像自己又被人跟蹤了。但掃視一眼,又看不出有什麼可疑的人物。

但想到全廣興可能已請那個槍手來了,是以,不得不小心些。

估計全廣興也是準備拚命的了。

如今,王小兵可不想拚命,他要查一查那批毒品到底落在了誰的手裡。如果真是三個老古董接了貨,那就可藉此來收拾他們。

於是,立刻用大哥大傳呼幾個手下。

一會,便接到了阿昆、鄭雲、鋒仔的電話,便約他們到君豪賓館里見面。

他停好摩托,剛走進君豪賓館,便遇到庄妃燕,便笑道:「庄經理,你今天的氣色不錯。」

見到他,她也像其他人一樣,露出驚訝的神色,她認識的王小兵之前沒有這種高貴的氣質,如今,卻像是王子了。剎那間,她覺得自己真的找到了白馬王子。

「這些天去哪裡了?」她紅潤的俏臉露出幽怨的神色。

「很忙。」他如是道。

「忙著泡妞嗎?」她向他使了個眼色,要他跟她走。

他知道她要向自己索要女人福利,於是,跟她上二樓,到了她的辦公室里,進去,關上門之後,兩人便纏綿在一起。

不消十分鐘,他便給了一次**她。

畢竟她要上班,而他還要跟手下們談事情,於是,草草了事。

「今晚到我家,你好久沒到我家睡覺了」她用紙幣擦拭著兩腿上的泉水,懇求道。

「看情況。」他摩挲她的秀髮,道。

「嗯」她輕捶他的兩肩。

「有人想幹掉我,現在我要跟小弟們談正經事。乖。」他輕輕拍了拍她的圓而翹的豐`臀,道。

她也是個通情達理的人,於是,不再纏住他了。

聞聽他有危險,她也很著急,道:「那為什麼不報警呢?」

「現在還沒發生,報警也沒用,等到發生之後,可能我已不在了。」畢竟,殺手還沒出現,一切都還存在變數。

「那你要小心些。」她叮嚀道。

「知道了,過幾天,找時間陪你去買幾套衣服。」他吻著她的紅唇,安慰道。

她知道他是喜歡自己的,所以,對於他平時不常在自己身邊,她也不太在乎,只要他心裡有自己就行了。

王小兵要了305包廂,在裡面等手下。

約莫又過了十數分鐘,鋒仔、阿昆與鄭雲等都來了,坐在餐桌旁,聽候老大的調遣。

「你們有沒有聽說近來有一批毒品已到了我們這裡?」這些手下都是他的忠心弟兄,不必轉彎抹角。

「沒有。」幾個手下齊聲道。

畢竟,王小兵沒有販賣毒品,所以,他的手下也不幹這行,裡面的行情,他們自然也知道不多。

「你們盡量去查一下,看能不能查出來,不要做得太明顯,要做得隱晦些,如果查出來了,立刻通知我。」王小兵感覺想要查,那是查得出來的,不過,想在短時間內就查出來,恐怕有點難度。

「知道。」他們同聲道。

「還有,我要你們查一下,看近來有沒有外地人來這裡,就是面生的,平時沒怎麼見過的。特別是與全廣興有接觸的,幫我留意一下,如果有的話,就找人盯著那人。」王小兵吩咐道。

「行。」手下們點頭道。

交代了一切之後,他請弟兄們吃了頓便飯。

吃完飯,已是六點多了,又快到上晚讀的時間了,於是,他騎著摩托跑車回東興中學。

校園裡充滿了生機。

距離期末考試越來越近了,不少學子都希望考個好成績。

當然,也有對成績不在乎的,像謝家化,王小兵,分數對於他們來說,零分與一百分是同樣的,沒有多大意義。

當王小兵回到高二班,聽到謝家化正在牙咧咧笑談在武館的事。

見到王小兵,他笑道:「麻痹,小兵,叫你去你不去,今天,師姐老是問你為什麼不去,問到我煩了,我就說你跟女朋友去玩了,你知道她說了句什麼?」

「不知道。」王小兵掃視一眼董莉莉與蕭婷婷。

兩美人聽到說有個師姐這麼在乎他,都微微吃醋,畢竟,她們希望他留多點精力放在自己身上。

「哈哈,你肯定猜不到的。她說,等你去了,要罰你跟她去旅遊。」謝家化對男女之事一點也不感興趣,不過,在魯月菁面前,他也會有臉紅的時候。

「看你吹的,牛都滿天飛了。」王小兵訕訕道。

「誒,這個哪裡是吹牛啊,早知道你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於美女了,又泡上師姐了吧?」董莉莉幽幽道。

蕭婷婷雖也想問,但比較含蓄,加上董莉莉問了,於是,她只是美眸里流露出淡淡的幽怨之色,盯著他,也想聽一聽他是怎麼解釋的。

「沒有埃」他解釋道。

但是,這種事,越是解釋,便越是麻煩。

兩美人當然不相信,不停追問他什麼時候泡到手的,一直到了上晚讀,才結束。

他感覺到,如果自己的情人們全部能和睦相處,那就是一件好事,不然,到時彼此因爭風吃醋發生吵嘴,那也是一件煩人的事情。

馬艷喜歡自己,他是有感覺的。

所以,謝家化說的話,他是相信的。只是在董、蕭二美人面前,他不好意思繼續詢問謝家化而已。

下了晚修之後,在宿舍里,他才悄悄問謝家化:「黑牛,師姐真的那樣說嗎?」

「我會騙你嗎?麻痹,老子最誠實。」謝家化對著木人樁練習。

「那程萬里有什麼反應?」他問道。

「那**毛說你要是經常不去上課,他要懲罰你。不過,師姐說你肯定有原因的,兩人因你而爭吵了兩句。」謝家化道。

聞言,王小兵感覺自己與程萬里之間的嫌隙是難以消除了。

世上有許多這樣的情況,男的喜歡女的,可是女的卻喜歡另一個男的,看得開的,便算了,看不開的,就動武,最後造成以悲劇的形式收常

「他對我有怨恨。」王小兵道。

「師父知道你要跟梁國興切磋的事。」謝家化道。

「誰告訴他的?不會是你吧?」王小兵如今已是詠春拳武館的一員,那榮辱之事就是武館的事。

「麻痹,當然不是老子。馬師姐說的。」謝家化已脫了上衣,赤膊練木人樁。

「那師父怎麼說?」王小兵吐著煙圈道。

「我沒聽師父親口說,是聽師姐說,好像說你贏的機會很低,叫你最好不要跟梁國興切磋。」謝家化停下來,想了想,努力搜索一下腦子,才記起馬艷的話,道。

王小兵的底子,馬雲天是有個大概了解的。

是以,如果馬雲天說打不贏梁國興,那多半是事實。當然,這是指在短時間內,如果放到十幾年之後,那又難說。

而王小兵自己也感覺跟梁國興有點差距。想要打敗對方,那機會不會超過百分之五十,不過,如今箭在弦上,根本改不了,只有跟他打一場了,是輸是贏,到時再說。

何況,道上許多人已知道了這件事。

他估計是三個老古董散布出去的,當他決定接受梁國興的挑戰後,不到兩天,他就發覺道上不少朋友見了面都會問自己能不能打敗梁國興。

如今,要是做了縮頭烏龜,那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

人在江湖,無信不立。

是以,說出的話,盡量不要食言,不然,威信就沒了。鑒於此,王小兵也不會毀約。

但如今馬雲天為了武館的聲譽,可能會阻止這場切磋的進行,是聽師父的話取消好呢還是如期赴約好呢,關於這一點,王小兵有點猶豫。

畢竟,不聽師父的話,那不好。

但是,自己如果失信於人,那就會被人笑話,這就是左右為難。

現在距離與梁國興切磋還有一段時間,因此,先看看再說,到那時,或許又會有新的情況。他心裡是比較傾向跟梁國興打一場的,輸就輸,至少不能食言。

馬雲天說自己難以贏梁國興,王小兵也是相信的。

就像一個班主任,對於班裡的學生比較了解,是以,一般可以判斷出哪個學生能考上重點大學,哪個學生只能考大專。

只是,這一切都是在正常情況下極有可能發生的,一旦有意外,那就另當別論了。

王小兵並不絕望。

原因很簡單,他《丹經》里有一種中級丹藥叫做「強身丹」,這種丹藥,據《丹經》里描述,那就是吃了之後,可以使人身體比原來更強劍

其實,練武就是會使身體更強壯。

只要煉製出了「強身丹」,服食幾枚,估計也會有效果。

是以,他依然感到有希望,但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還沒有煉製出「強身丹」。

正準備跟謝家化吃了夜宵之後,回來練一會木人樁,然後再進入玉墜里嘗試煉製「強身丹」,以他的經驗來看,要成功煉製出「強身丹」,估計一個月內都可以了。

剛走到飯堂門口,大哥大響了。

接通之後,便聽到庄妃燕的聲音:「小兵,你現在能過來我這裡嗎?」

她的語氣有點焦急,不過,他以為她想要向自己索要女人福利,笑道:「今晚可能沒空埃」

「你過來嘛,幫我管一下我弟。」她聲音有點哭腔。

是以,他知道她遇到了麻煩事,問道:「怎麼了?你弟被人欺負了?別急,先告訴我。」

但她好像執意要他過來,道:「我在家裡等你。」

說完,便掛了電話。

如果不去,估計她會生氣很久。

於是,他叫謝家化自己去吃夜宵,他則騎著摩托跑車趕到了庄妃燕租住的樓下。

抬頭看了看,見她的房間有燈,便喚她的名字,一會,便聽她應了一聲,然後把鑰匙用塑料袋包著丟了下來。

停好摩托,開了鐵門,上了樓,到了她的房間前,房門已打開。

走進去,見到庄向遠自坐在一角,著臉,一副倔強的樣子,兩姐弟不說話,只是坐在那裡,有點像是在鬥氣。

「怎麼了?」王小兵關上門,問道。

「你問他。」庄妃燕眼圈有點紅,指著庄向遠,道。

庄向遠見王小兵來了,不敢再那麼梗著脖子了,但也沒有說什麼,拿出香煙,遞了一支給王小兵,然後自己點燃一支,默默抽著。

「什麼事?」王小兵在他身邊坐下,拍了拍他的肩膀,問道。

「兵少,沒什麼事。」庄向遠眼神飄忽道。

「還沒什麼事,都快死人了!你快向兵哥說一說,叫他幫幫你。」庄妃燕眼眶裡有淚光在閃爍,嬌叱道。

王小兵剛來,還沒聽出姐弟倆為了什麼事而鬥氣,不過,看庄妃燕那欲哭的神情,便知事情有點棘手,但她是自己的情人,如果自己不幫她,那還有誰幫她呢?

是以,他決定問個水落石出。

「說吧。」他聲音嚴厲些了,意思很明顯,要庄向遠自己說。

庄遠向掀了掀嘴唇,想說什麼,但看他那個欲言又止的樣子,明顯是頗為尷尬,不好意思說出來。

「妃燕,你說吧。」王小兵也不勉強他。

「他近來經常問我要錢。」庄妃燕瞥了一眼弟弟,只好自己說了。

「哦,哈哈,這種事啊,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阿遠,以後就少點問你姐要錢。如果真是要用錢,問我吧,我會給你。」王小兵以姐夫的身份,說道。

「你千萬不能給他1庄妃燕快哭出來了。

「為什麼?」王小兵訝然。

不就是幾個錢嘛,如果有,那給他用用也沒問題,沒有的話,那就肯定不會給了。

但看庄妃燕那個悲傷的神情,好像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剎那間,王小兵只是感覺到事情很嚴重,但至此時他依然理不出頭緒,想不出到底是什麼事。

他都有點急了,問道:「我來半天了,還在霧裡埃」

「他吸毒了。」庄妃燕的聲音飄了出來。

聞言,王小兵盯著庄向遠,問道:「你姐說的是真的?」

庄向遠比較佩服王小兵,不敢耍什麼花樣,對他的問話,非常老實地回答道:「是。」

至此,王小兵才明白庄妃燕要自己幫她管管弟弟的原因,起先還道是拿點錢用用,如今看來,庄向遠要錢,那必然去拿去買毒品。

「吸食多久了?」王小兵淡淡道。

「有二三個月了。」庄向遠垂著頭,聲音像是從遠處傳來的,幾不可聞。

「這個時間並不長,你還可以戒得了,聽我說,戒掉,不要再沾染了。毒品會害了你的。」王小兵雖是半個黑道中人,但他並不吸毒。

「我想戒。」庄向遠囁嚅道。

「那你就戒,還有什麼問題嗎?」王小兵聲音有點嚴肅。

庄向遠丟掉煙頭,雙手摸了一把臉面,看看這裡,又瞧瞧那裡,好像正在整理一下思緒,準備怎麼說才更合理。

作為姐姐,知道弟弟吸毒,當然很傷心。

庄妃燕見王小兵能鎮住弟弟,心裡又燃起希望,暗忖幸好是他的女朋友,不然,自己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好半晌,庄向遠才低聲道:「我還欠人家一萬多塊。」

「吸毒欠的?」王小兵問道。

「是。」庄向遠有點懼怕王小兵打他,說了一個字之後,縮了縮脖子。

聞言,王小兵真的想抽他兩巴掌,但人生在世,誰會沒過錯?只要浪子肯回頭,那真是萬金難買。

他感覺庄向遠肯改過,那就行了。

而一萬多的欠債,這筆錢,如果不還,那會很麻煩,畢竟販毒分子十分兇狠的。

除非將販毒分子一網打盡,那就可一筆勾銷,想到這裡,王小兵忽地心頭一亮,問道:「你向誰買的毒品?」

「那個爛頭生。」庄向遠道。

「爛頭生?跟誰混的?」王小兵一時想不起是哪號人物。

「是方成仁的手下。我就是欠爛頭生一萬多塊。」庄向遠明顯是知道如果還不上這筆錢,那小命就不保了。

而方成仁正是全廣興三個得力助手之一,另兩人分別是全天華與謝宏生。

謝宏生已被王小兵送到閻王那裡去旅遊了。

如今,全廣興手下只有全天華與方成仁二個臂膀,全天雄沒什麼實力,只是依附在家族的勢力上的一個寄生物而已。

忽然之間,王小兵心生一計。

他準備叫庄向遠去投案,將賣毒品給他的人捅出來。

不過這樣也極危險,得罪了販毒分子,那肯定會被報復的,除非能把他們一網打荊問題就在於,這樣可能至多只是抓個小蝦米而已,如果漏掉了大蝦,那就麻煩了。

但自己也難以將大蝦揪出來。

如今算是有了一點頭緒,透露給朱馨文知道便行了。

於是,他勸道:「阿遠,不如這樣吧,你到派出所去揭發他們,讓派出所把他們捉起來。」

「兵少,我不敢。」庄向遠打了個冷戰,道。

估計他也是知道販毒分子比一般混混要兇狠得多,不敢去招惹,不然,不是自己被殺的問題,家人都有可能因此受累。

是以,他連連搖頭。

王小兵不是不知道這其中的危險,但沒有什麼更好的方法了。

「小兵,叫他去揭發那些壞人,要是那些壞人報復,那怎麼辦呢?」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庄妃燕有點迷惘地問道。

「確實存在這個風險,除非能把他們全捉起來。」王小兵同意道。

「那還是不要理他們了,阿遠,你自己別再近他們就行了,那筆錢,我們會想辦法幫你還的。」她說的「我們」,當然是指她與王小兵。

出於保護弟弟與家人安全,庄妃燕的做法也並無可厚非。

「那我去吧。」王小兵道。

聞言,庄妃燕又嚇了一跳,連忙道:「小兵,你不能這樣做,他們會殺了你的。」

「但這件事始終是要解決的,如果沒有人去報案,那也是不行的。」想到總是叫別人去做出頭鳥,自己躲在後面,這做法不好,是以,他決定自己親自去報警。

不過,問題在於,要當場人贓並獲才行。

如果是王小兵說要向爛頭生買毒品,估計會引起他們的懷疑。

畢竟王小兵與全廣興是仇家,一個從來不吸毒的仇家說要買毒品,那不是顯得怪怪的嗎?

是以,這件事還是得由庄向遠去做才最合適。

只有是老客戶,那爛頭生才不會懷疑,一旦將爛頭生捉起來了,那就比較好辦了。接下來順藤摸瓜的事情,就交給朱馨文去做便行了。

想到這裡,王小兵道:「阿遠,你也應該知道毒品會害人,你應該勇敢站出來,我願意與你並肩作戰,不論有什麼危險,我都會全力支持你。我跟你去報案,你如果是男人,就站出來,別讓我失望。」

「小兵,你怎麼老是叫我弟去冒這個險啊?」庄妃燕微慍道。

「妃燕,如果不將他們剷除,那不是會有更多的年輕人受害嗎?等你弟弟報了案之後,我會安排他到其他地方去避一陣子,直到將那些販毒分子全都捉起來之後,再叫他回來。」王小兵道。

「不要。」庄妃燕第一次不同意王小兵的看法。

畢竟,兩人的立場有點不同。

不是王小兵不關心庄向遠,只是他是用做大事的眼光來看這件事的,因此,會與庄妃燕的思想有出入。

王小兵也感到難為情。

如果強迫庄向遠去自首,揭發那些販毒分子的話,那太不近情理了。

是以,他也不知說什麼才好,剎那間,小客廳里的氣氛有些沉悶,王小兵與庄向遠繼續在抽煙,室內煙霧騰騰。

三人各自在思考。

王小兵在想,如果這次能把三個老古董一起抓起來,那就免去許多麻煩。

但會那麼容易嗎?這種事,一般都會有替死鬼的,三個老古董在江湖混了一輩子,估計早已準備好替死鬼,要是到時沒有把他們捉起來,那又是一個問題。

從此之後,庄向遠一家可能要遠遠地搬離這裡,才可過一點平靜的生活。

是以,他也感到棘手。

他忽然又想到,如果叫庄向遠以莊家的身份向爛頭生拿貨,是不是會引出大蛇呢?

這個計策有可能行得通,只要拿貨的莊家,才有可能知道最上頭的出貨者是誰,既然那批毒品已到了這裡,那麼肯定會一層一層分下去,最底一層當然就是那些吸毒者了。

但一切都需要庄向遠參與才行。

現在,庄妃燕不同意,那要怎麼辦呢?

如果由於這件事,庄向遠真的死了,那又如何面對庄妃燕呢?

這些問題,紛至沓來,一下子塞滿了他的腦袋,使他也有點頭都大了一圈的感覺。他本來就還要處理很多事,如今又平添一層煩惱,但他不幫她,也沒人能幫她了。

沉默的氣氛約莫持續了十多分鐘。

這時,王小兵道:「妃燕,我知道你是從關心阿遠的生命作為出發點的。這一點是對的。」

「你知道對就好了,跟那些販毒分子作對,本來就極為危險,那些人沒有一個不是心狠手辣的。只要揭發了他們,肯定會遭到他們的報復。」庄妃燕正色道。

「我會去報警。」王小兵淡淡道。

「小兵,你這是為了什麼呢?」庄妃燕有些急了。

「為了眾人。佛說,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呢?如果沒有人肯站出來,那些販毒分子就會一直囂張下去。」他已下了決心。

當然,他也想到,販毒分子會向自己的家人報復。

人生就是這樣,在有些棘手事情面前,總是要作出抉擇,沒有調和的可能。

「我不同意你這樣做。你要是出了事,我怎麼辦呢?你說埃」她說著說著,兩行清淚便流了下來,她內心也挺矛盾的,既想支持他,但這種事,她不敢支持他,但違背他的意思,她又感到很痛苦。

「妃燕,人生自古誰無死?」王小兵吐出一個大煙圈,道。

「但我不允許你死。」她固執道。

他走過去,用衣袖抹乾她臉頰的淚花,道:「人總是要做點事情的,沒有付出,就沒有收穫。」

如今,這是一次收拾三個老古董的良機,他不知另兩個老古董是否與那批毒品有關,他可以肯定的就是,全廣興必然與之有關,換言之,只要把爛頭生捉住了,那就可牽出方成仁,從而扳倒全廣興。

理論上是這樣的,實際操作的時候是否能這樣,那還是個未知數。

如果只捉了爛頭生,而方成仁與全廣興等人都沒事,那就失敗了,畢竟大鱷還在,危險就會更大,瘋狂的報復將無休無止。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628章她發現了端倪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630章在床上(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