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27章美女所長請他喝茶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5日 00:14 [字數] 841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路上,幾個村民見到王小兵,都暗暗嘆羨,私底下說王小兵家風水好,出了這麼一個氣質不凡的兒子。

確實,村民都是肌膚比較粗糙的,加上平時不怎麼打扮化裝,縱使是姿色不錯的村姑,看起來也沒有大魅力,畢竟,佛靠金裝,人靠人裝。

打扮對人的形象很重要。

懂得打扮的人,出現在公眾面前的形象會更加受歡迎。

而王小兵雖沒有打扮,但他現在比那些打扮過的人更有魅力,跟普通村民比起來,宛如鶴立雞群,反差特別大,好像他從小生活在皇宮裡,現在是出來散散步,雜在村民之中的一樣。

村裡幾個媒婆,見了王小兵,都準備將來替他作介紹。

畢竟,像他這樣有氣質的人,最容易介紹對象了,以媒婆的眼光,只要對象不是那種世家的千金小姐,那都容易撮合。

從家走到村長的雜貨鋪,王小兵見到不少村民的驚訝與羨慕之色。

走進雜貨鋪里,見只有王秀娟坐在收銀台後面,不見黃麗華,便道:「要一包硬盒的好日子。」

說著,遞上一張十元紙鈔。

同時,他快速地打量王秀娟的俏臉,見她眉宇間有淡淡的憂愁,便知其中肯定有端倪了。

王秀娟坐在收銀台後面發獃,如果不是王小兵說話,估計她都不知道他已走進店裡了,聽到話聲,才抬頭看他,不禁愣住了。

她認識的王小兵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魅力了?

剎那間,她怔怔地盯著他。

「哦,好的。」如果他不是將那張紙幣放在她面前晃動,她還反應不過來。

平時,王秀娟頗為輕視王小兵,見了他,都會露出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如今,她的那股囂張跋扈之色消減了大半,眼神也隨和多了。

這一半是由於他的魅力大增,另一半或者是她有心事。

俗話說:人將死,其言也善。

進一步推理,可得到:當人處境不妙時,也就飛揚不起來。

是以,王小兵從王秀娟之前那愁思的神情感覺昨晚老媽說王家發可能被帶走調查的事極有可能是真的,於是又問道:「秀娟,你爸呢,我找他有事商量。」

聞言,王秀娟忽地白了他一眼,把香煙與零錢遞給他,不再說話。

「我這幾天沒回過村子,今天回來找村長有重要的事商量,麻煩你叫他來一下。」王小兵繼續試探道。

「他不在家。」王秀娟偷瞥王小兵。

「那他什麼時候回來呢?我找他有很重要的事商量。」王小兵目光也在她高聳的胸脯上逡巡一回,道。

「那等他回來再說,我也不知他什麼時候回來,我到時告訴他。」她眼神飄忽,明顯心神不寧,可能是不好意思說出實情,只好含糊其詞道。

王小兵也知道問不出什麼,便走了出去。

一直以來,王秀娟都不將他放在眼內,如今,她也不知自己怎麼了,居然忍不住偷看他的背影,見他離開了,不禁湧起一抹惆悵,心裡頓時有點空虛起來。

直到望不見他的背影,她還沒有收回目光,依然盯著門口,獃獃地出神。

俗話說:女大十八變。

女孩子,小時候可能不怎麼漂亮,但長大了,或者會由醜小鴨變成天鵝。

但男生一般來說沒這種好事發生,不過,王小兵卻大有男大十八變的趨勢,使王秀娟見了他之後,不禁春心蕩漾,居然對他生出情愫來了。

這在以前,那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她自己都感到驚訝:為什麼自己會對他有意思了呢?以前不是討厭他的嗎?

王小兵也從王秀娟的眼神里看出一些情意,以往,她自視甚高,如今,要是她對自己有意思,可以先吊吊她的胃口。

剛離開雜貨鋪,便在路上遇到支書柳大鐘。

「小兵,待會到村委去開會。要說件事。」柳大鐘騎著摩托擦身而過,叮囑道。

「好。」王小兵旋即調轉方向,朝村委辦公室走去。

一路上,他在想,多半與王家發的事有關,如果是真的,那村長這個職位就要空出來了。

不知不覺間,便已到了村委小院子里。村委的成員都到了,大家坐在會議室里,除了王家發之外,至此,王小兵感覺傳言是真的。

「今日,我宣布一件事。」柳大鐘掃視一圈。

眾人都不清楚他要說什麼事。

頓了頓之後,他接著洪亮道:「現在暫由唐志義代理村長這個職位。」

聞言,眾人面面相覷,覺得這個事情來得太突然了,沒有幾個人有心理準備,是以,才會震驚。

柳大鐘似乎看出眾人的心思,道:「上面正在調查王村長,他被免職了。」

至此,傳言成為事實。

果然,跟王小兵預料的一樣,真的是唐志義先拔頭籌了。

唐志義滿臉春風得意,嘴角露出濃郁的笑意,有說不出的興奮,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

會議只說這件事。

散了會之後,唐志義用睥睨的眼神瞟了一眼王小兵,那眼神好像在說:小子,注意點!

如今,被唐志義騎在頭上了,王小兵頗為不自在,見對方那麼拽,微笑道:「唐村長,今日是不是要請大家吃飯來慶祝一下呢?」

「這個以後再說。是了,小兵,你就把這裡的衛生搞一下。」唐志義儼然已是村長了。

「好。」王小兵爽快道。

唐志義本來以為他會反對,想不到一口答應了。是以,也不好再說什麼。

而王小兵則向郭愛月使了個眼色,要她也留下來,準備跟她一起替唐志義慶祝一番,他與她的慶祝方式很奇特,那就是一起做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果然,郭愛月留下了。

等到眾人都離開了村委小院之後,王小兵便拉郭愛月進會議室里,兩人寬衣解帶,開始尋找上帝賜與的快活。

不消二十分鐘,他便送給郭愛月三次**,使她飄飄欲仙,揉著她胸前兩座小雪山,道:「郭姐,恭喜你老公做了村長。你就是村長夫人了。」

「嗯,他只是個代理村長罷了,有什麼了不起的。」郭愛月沉浸在興奮之中。

「今晚他可能會跟你在床上慶祝一下。」他愛撫她的美`臀,道。

「現在被你弄得下面痛了,晚上我要休息呢,才不想跟他搞。你每次都那麼大力,搞到人家下面要爆了,嗯」她輕擺柳腰,嬌聲道。

「來,再給一次**你。」說著,他施展出「金雞dl」,又跟她互動起來。

送了四次**給她之後,兩人才結束了這次激情大戰,她走路都不流暢了,只能坐在那裡休息。王小兵則叼著一支好日子香煙離開了村委,讓郭愛月自己待會搞衛生。

回到家裡,王小兵心情有點沉。

如果被唐志義騎在頭上,那就沒意思了。

想著想著,他覺得要立刻去找葉翠翠才行,叫她幫個忙,如果她肯幫忙,那自己也有可能坐上村長的位置。

於是,立刻推摩托跑車出門,想到鎮zhngf去,等到了那裡再傳呼葉翠翠的呼機,不過,還沒有打著火,便聽到大哥大響了,拿起來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

接通之後,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請問是王小兵嗎?」

「是,請問你是?」問出來之後,他忽然知道對方是什麼人了,那就是朱馨文。

她打電話給自己幹什麼?難道是跟全天雄的事情有關?如今,正是多事之秋,他也感到壓力從四面八方向自己涌過來,體魄稍微弱點,都會倒下去。

「我是朱馨文。」對方淡淡道。

「朱所長,找我有什麼事呢?」王小兵心裡七上八下的。

「沒什麼事,你現在有空嗎?我想跟你單獨談一談,有興趣嗎?」朱馨文聲音也比較好聽,柔中有剛,剛中有柔。

聞言,王小兵有點驚喜。

難道她喜歡上我了?現在忍不住要跟我約會?

雖只是意`yn,但他也覺得有這種可能,有點鬱悶的心情頓時又好起來了。暗忖如果真是她投懷送抱,那就美妙了。

於是,連忙道:「有空。」

「那你出來,在小樹林的興記茶館二樓的包廂等你。來了之後,服務員會帶你進去的。」朱馨文交代道。

「好,現在就過去。」王小兵興奮道。

隨即,擰動油門,風馳電掣般朝小樹林集市而去,聽剛才說話語氣,不像是壞事。

不過,世事難料,還沒見到她之前,不可能確定是什麼事。從之前她對自己的態度,覺得她沒有那麼快喜歡上自己的。

那到底她要跟自己說什麼呢?

忽然之間,他心頭一震,想到一件不好的事情。

那就是朱馨文叫自己出去,那是一種誘捕,只要自己到了興記茶館二樓,就會被埋伏在那裡的民警抓個正著。

畢竟,他確實是對全天雄動了手腳,才結果了對方的。

假如派出所找到了什麼有力的證據,那自己就麻煩了,但他左思右想,也沒有覺得自己留下什麼手尾。

按理來說,自己是張芷姍的男朋友,她又是張芷姍的親戚,應該不會用這種方法來誘捕自己?但想到她對自己有偏見,又覺得有可能。

一路上,興奮的心情漸漸平復下來。

是禍是福躲不過。

因此,他乾脆不去想,多想無益,只會嚇著自己。

轉眼間,便已到了小樹林集市興記茶館,在停車場停好車,便上了二樓,向服務員打聽,便進入了204包廂。

朱馨文已坐在餐桌旁邊,正在喝橙計。

當她見到王小兵時,也愣了愣,不單是她,就是興記茶館的服務員,也同樣露出羨慕的眼神,還有兩個女服務員向他拋媚眼。

朱馨文呆了半晌,在回想前兩次見到王小兵的樣子是怎麼樣的,好像當時沒有這麼出眾的氣質,隔天不見,怎麼就這麼吸引人了?她一生之中,真的還沒有喜歡過哪個男孩子,如今,見到他,居然春心蕩漾,有微微的害羞之感。

「坐。」她招呼道。

他也不客氣,在她旁邊坐下,道:「文姐,今天休假嗎?」

「是,今天輪到我休假。」她妙目不時地掃向他,「你喝什麼,橙汁、茶還是啤酒?」

「什麼都行。」他也感覺到她溫柔的目光正在自己的身上游移,估計是那種非同一般的氣質吸引了她。

於是,她把一瓶橙汁遞給他。

他想喝啤酒的,但她遞了橙汁過來,也只好隨喜了。

「要吃點什麼?」她的神情忽然有點忸怩起來,不像之前那麼瀟洒,談吐泰然自若。

「我不餓,文姐,找我什麼事呢?」他在想:從她現在的含情眼神來看,還真有可能是她喜歡自己。想到這裡,心中又興奮起來。

不過,在等她開口之際,倒害怕她說出全天雄那件事。

幸好,她並沒有提到那廝,只是含笑道:「你在道上混了並不長時間?」

她突然這樣問,他也猜不出她到底想說什麼,於是,便試探道:「其實,我只是認識道上的朋友,自己還不算是真正的黑社會成員。」

「這個我相信你。」她態度轉變了。

聞言,他暗喜。

再瞥一眼她,兩人四目交投在一起,在那剎那間的目光碰撞中,他感受到她眼神的情意。

她也有點含羞地連忙移開了視線,佯裝看易拉罐里還有沒有橙汁,但還是不時掀起眼瞼偷偷地瞄他,見他依然盯著自己,她的俏臉便有些許的紅暈。

「文姐,你這麼年輕就做了所長,不簡單埃」他由衷道。

「這裡面包含很多因素。」她努力裝出鎮定的樣子,但她的臉蛋上的紅暈卻恰好出賣了她。

「不如我們去看一場電影,好不好?」他覺得有機會,立刻提出進一步的要求,只要她答應了,那就有戲了。

不過,她搖了搖頭。

他有點失望。

兩人沉默了半晌,她才道:「我想請你幫個忙。」

聽她這樣說,他感覺不會是好事,但又不好意思拒絕,道:「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幫你。」

「你做得到的。」談到工作方面的事,她變得自信起來,敢正視他了。

「什麼事?」他問道。

「近來,我們收到線眼的消息,稱有一批毒品已到了這裡。」她壓低聲音道:「你有沒有知道這件事?」

「我不知。」他如是道。

她微微頷首,喝了一口橙汁,像是在沉思。

半晌,才道:「我相信你沒有參與販毒的犯法行為,我要請你幫的忙就是,你動用你的人力物力,幫我查一下那批毒品到了誰的手裡。」

聞言,王小兵心往下沉。

眾所周知,販毒分子是十分兇狠的,比一般的黑社會混混要兇殘得多。

如果他做了警方的線眼,幫警方去打探這種消息,一旦被販毒分子知道了,那就極為危險,分分鐘都會丟掉性命。

是以,為了自己的安全考慮,他道:「這種事太危險了。」

「你本來就危險。」想不到她會這樣說。

「人生在世,肯定會有各種危險,就是因為我現在已很危險了,所以不想再增加危險。」他滔滔不絕道。

「如果你肯幫我這個忙,那我就告訴你一個南息。」她開始討價還價。

「不行。」他婉拒道。

至此,氣氛有些沉悶,彼此都在喝橙汁,不說話了。

過了半分鐘之後,她笑道:「這樣,我們交換一些條件,只要你幫我查出那批毒品到了誰的手裡,我會給你好處的。」

「什麼好處?」他想先聽聽。

「據我們警方摸底所得的資料顯示,你干姐洪東妹開有一間地下賭常還有,你干姐洪東妹的契姐妹那間溜冰場也是經常出事的,所以我們準備勒令她關閉。」這時,她的氣勢是所長的味道,不像普通人了。

王小兵沉默了。

如果不答應朱馨文,那估計她是做得出來的。

蝴蝶幫上下都要靠追風溜冰場的收入來生活,如果被關閉了,那就辜負了林帶喜與桂文娟對自己的期望。

這是其一。

其二,洪東妹的收入有很大一部分也是依靠賭場賺取的。

假如她的賭場沒了,那收入就會大減,這對於她來說,將是個問題,畢竟她手下也有不少弟兄需要吃飯,沒了好的收入來源,那必然會捉襟見肘,以後將會收支不平衡,直至瓦解。

洪東妹、桂文娟與林帶喜都是他的情人,她們都希望他能幫到她們。

是以,他也不想使她們失望。

但問題就在於,朱馨文要自己做的事確實十分危險。

何況,一旦做了一次,那就可能會有第二次,如此循環下去,確實不是好事,遲早有一天會穿幫,到了那時,自己就極為麻煩了。

想到這裡,他頭都大了一圈。

喝了大半瓶橙汁,他才道:「為什麼找我做?」

「因為我信你。你又是我表妹的男朋友,不找你,還找誰?加上你的身份頗為特別,只要你願意去查,那肯定可以查得出來,比我們警方還要更有效。」她直言道。

「我做了的話,那以後可能就沒有安寧的日子了。」他坦白道。

「你現在也沒有安寧的日子。」她如是道。

他不否認她的說法。

如今,王小兵確實處於不得安寧的階段,各種瑣事纏身。

「讓我考慮一下怎麼樣?這種事真的太危險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在要作出抉擇的時候,往往是很困難的。

「那你要考慮多久?」她藉機來欣賞他如玉的堅毅臉龐。

「給幾天,讓我好好地考慮清楚,可以?」他十分猶豫,因為這種事不是一般的事情。

「不行,如果這段時間沒有查到第一手莊家的話,那批毒品很快就會分到第二手莊家或第三手莊家手裡,到時想查就更難了。我們要在源頭扼住它,不讓它擴散開去。」朱馨文晃了晃手指,道。

「那今晚十點之前,我給你答覆。」他把易拉罐里的橙汁一口喝光,道。

「行。那我等你的電話。」說著,她抄了一個電話號碼給他。

她看出他有點心動了。

剛才,她說要告訴他消息,於是,他問道:「文姐,你有什麼消息要告訴我?」

「咯咯,這個嘛,我們是作為交換條件的,如果你答應了我的要求,那我就會告訴你。」她有點狡黠道。

「我要先去跟我干姐商量一下,如果不是她做的,我就答應你。」他如是道。

「這個你放心,我們也調查過洪東妹,那批毒品沒有到她的手裡,所以我才會找你,要不然,我肯定不會來找你幫忙。」她又遞一瓶橙汁給他。

他做了個「不要」的手勢。

隨即,道:「那我基本答應你了,你可以把你知道的消息告訴我?」

「好,我相信你不是食言的人,那我就先告訴你。因為全天雄溺水這件事,我知道全家不會輕易放過你,是以,才派人盯著他們,得到消息顯示,他們要找殺手幹掉你。據我們的線眼回報,說那個殺手不是本地人,是從外面請來的,外號叫做爆頭哥。你自己小心了。」她將所得的消息原原本本告訴了他。

「那位爆頭哥已來這裡了嗎?」他感到背脊有涼氣在上躥。

「這個不清楚。」她如是道。

「好,謝了。我會還回這個人情給你的。」他想去找洪東妹商量商量。

「還我人情的最好方法就是幫我查出那批毒品的下落。你可以做得到的。」她希望他立時答應下來。

「晚上給你答覆。」他道。

她也不再勉強他,畢竟,距離到晚上還有幾個鐘而已,不算長時間。

之前,他聽龍非提醒自己,說全廣興可能會請殺手來對付自己,如今,可以確定是有這麼一回事了。

幸好,知道那位爆頭哥不是本地人,那就縮小了查找範圍。

他只喝了一瓶橙汁,便離開了包廂。

來之前,他就感覺不會有好事,是以,此時他也沒什麼鬱悶。

抬手看了看勞力士,已是下午一點鐘了,在這個時間段內,洪東妹一般還在睡覺,他本來不想打擾她,可是,事情非常複雜,不得不去找她多商量一會。

於是,便打她的大哥大。

一會,接通了,她聽到是他打來的電話,興奮道:「小兵,周末怎麼不來找我?」

「洪姐,我這就去你那裡。」他道。

「快來1她柔聲道。

他知道她想向自己索要女人福利,估計她以為自己也是想去跟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從小樹林集市到山石集市,不用多久,到了夜城卡拉ok廳樓下,停好摩托,便走到大門處,見到大門已打開,洪東妹正穿著性感的睡衣站在那裡迎接他。

當見到他時,她也呆了半晌。

「洪姐。」他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笑道。

「小兵,你好有氣質1她也極力回想以前認識的王小兵,看是不是現在這個樣子的。

「別誇我。」他笑道。

「你非常有魅力,我只看了你一眼,便著迷了。」她挽著他的手臂走上了三樓。

「哈哈,你是指我哪裡有魅力呢?是上面還是下面呢?」他用手輕輕地拍了拍她渾圓的美`臀,笑道。

她俏臉。

進入了她的房間,關上門之後,她便像水蛇一樣纏在他身上。

兩人小小互動了一回,便立刻進入了尋找快活源泉的行動,他抱起她,將她頂在牆壁上,一連送她二次**,隨後,又扛著她到床上,再送她一次**,至此,她又因興奮暈過去了。

而他,則點燃一支香煙,摟著她迷人的身子,悠然地吐著煙氣。

等把香煙抽完,他才掐她人中,揉她太陽穴,把她弄醒,輕吻一下她的紅唇,道:「老婆,我遇到了一點麻煩。」

聞言,她微微仰起圓潤的下巴,柔聲道:「說。」

「我收到消息,說全廣興找了殺手來要幹掉我。」他掰開她的左臀,將老二輕輕一送,又進入了她的身子里。

「矮,噢,這個情況,我也想過,知道他們極有可能會那樣做,只是不知他們請誰。」她窩在他的懷裡,左大腿放在他的身上。

「我聽說那個殺手叫爆頭哥,不是本地人。」他道。

「矮,你的消息準確?」她微張檀口,道。

「應該準確。」他點頭道。

隨即,他重重地頂了兩下,使她發出急促的啊啊春音。

然後,又輕緩起來,不然,她難以說出話來,她嬌`喘道:「如果那個爆頭哥來了,那就可找到他。他來了嗎?矮」

「不知道。」他如是道。

「那我待會叫人去查一查。」以她的能力,要找一個人,並不難。

「還有一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如果警方要我做線眼,你說是做好還是不做好?」他輕聳老二,道。

聞言,她忽地睜開了美眸。

「你要知道,如果你做線眼,那有可能會惹起黑道的公憤。」她提醒道。

這個情況,他是清楚的,可是,為了她,為了林帶喜與桂文娟,其實也是為了自己,只有幫了朱馨文一次忙,那以後才有機會請她幫忙。

當然,大忙估計是很難的了,請她幫個小忙,估計還行得通。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626章壯陽丹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628章她發現了端倪(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