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25章御女強術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3日 23:27 [字數] 842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小兵知道,現在是分水嶺時期。

這段時間,必然會發生激烈的火併,而且,全廣興極有可能會找人用槍來幹掉自己。

因此,他更需要去見龍非,從她之前兩次的提示來看,三個老古董每次的行動,她都提前知道的。而現在,她的心漸漸偏向他,是以,只要三個老古董有什麼陰謀,那她多半會知道。

夜涼如水。

初特別高遠。

星星在那深邃的夜空里一閃一閃的,像孩子頑皮的眼睛。

駕駛著摩托,王小兵迎著夜風,雖是瑣事纏身,但他心情還不錯,白天與三女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興奮猶存,加上又要開養生堂的分店了,是以,雙喜臨門,想不高興都難。

中午時候,他接到謝家化的電話,知道對方去武館了。

想到很快就要跟梁國興切磋了,王小兵感到有壓力,畢竟那廝練了那麼多年的跆拳道,而自己則是業餘愛好者。

他隱隱感覺到,跟梁國興的恩怨不是那麼容易消除,而且,直覺告訴他,梁國興背後有推手,可能是三個老古董,又或者是其他人,如果打輸了,不但丟自己的臉,也丟詠春拳武館的臉。

作為年輕人,他有求勝之心。

但是否能打敗梁國興,那還是個未知數。他只想多些向馬雲天請教,爭取學多些技擊技巧。

是以,暗下決心以後要多些去武館,學些實用的搏擊技術。

不知不覺間,便回到了小樹林集市。

彼時,才是晚上七點多。

這個時間也不是吃夜宵的時候,是以,他準備等龍非下了班之後,便邀她一起吃夜宵,看她有什麼要提示自己的。

於是,先到山石集市的東妹快餐店去看望老媽許娟。

快餐店一般是在晚上八點鐘左右便打烊了,在那裡陪了一會老媽,等老媽下班回家后,他才去找龍非。

此時,龍非也快到下班時間了。

見到王小兵來了,龍非道:「今天去武館了嗎?」。

「今天沒有去,因為朋友有點事,所以到鎮zhngf那邊去了。待會一起吃夜宵。」他等待她給自己一點提示。

「好埃」她斟了一杯開水給他。

「我今天找了個很有名的算命先生佔了一卦,說我近來運氣真的有點不好。」他拋出話題道。

「我都說了嘛,你印堂有點發黑,主近段時間會有些災難,如果你不重視,可能會出問題。如果你能遇到貴人,那就有可能避過這次災厄。」龍非道。

「那現在我應該怎麼辦才比較好?」他直接問道。

畢竟,如果她知道了什麼消息,那應該會透露一點出來,是以,希望她能給自己帶來一點好消息。

不過,龍非俏臉的神色有點凝重,道:「運氣是會變化的,上次叫你出去旅遊一下,如果你去了,或者就可使印堂的黑氣散開。但現在你印堂的黑氣更濃了一點,主會有更大的危險。」

「這麼嚴重?」他心中有數。

「這個要看你的造化,如果不該死,那不論遇到什麼事,都會逢凶化吉。」龍非道。

從她的話語里,他感覺她可能沒什麼消息。但也有可能是局勢太過惡化,她也沒什麼好方法來幫自己。

轉眼間,便到了九點鐘。

於是,王小兵跟她一起去吃夜宵。

關上店門之後,龍非站在店門口條件反射般掃視一圈,好像在擔心什麼一樣。

王小兵見她那副模樣,笑道:「你在找誰呢?」

「哦,沒有,今日我聽說你跟人比賽游泳,那人溺水死了,是嗎?」。龍非打橫坐在他的摩托後座上,佯裝不經意道。

「是。」他簡言道。

「據說那個人的家族在黑道上很有勢力?」龍非繼續問道。

「他叫全天雄,他哥與他爸都是地地道道的黑道分子,在這裡混了大半輩子了。」王小兵在猜測她準備說什麼。

不久,便到了星記大排檔。

找好座位,點了菜,龍非道:「有人說是你做了手腳,是嗎?」。

她突然這樣說,王小兵倒有點突兀,笑道:「這個事怎麼說好呢,一言難盡,你會相信我所說的一切嗎?」。

「當然相信。」龍非一副期待的神情。

「他是自己溺水死的。」王小兵非常鎮定,撒謊道。

他感覺她在替三個老古董打探消息,既然她要問,那也只好敷衍一番,因為她這樣問本來就是很不明智的,有誰肯承認呢?

龍非半信半疑。

他是從她的美眸里看出那抹猜疑的神色的。

「他家人會相信嗎?你不怕他們找你報仇嗎?」。龍非盯著他,可能是想從他的神色看出端倪。

「怕有用嗎?」。他笑道。

說話間,菜肴小食陸續端上來了,擺在餐桌上,熱氣騰騰。

兩人邊吃邊聊,龍非神色凝重道:「你說的也有理。那要是他們找你報仇,你有沒有對策呢?」

「沒有。」他如是道。

「我覺得他們極有可能要你賠命。」她又裝神弄鬼起來。

「那就要看他們有沒有本事了。他們老早就想致我於死地。」王小兵喝了一口啤酒,掃視一圈,沒見到有什麼可疑人物靠近自己,道。

「你到外地去上學,可能會好些。」她又建議道。

其實,去哪裡上學都一樣,如果真的是到外地去上學就可擺脫如今這種危險,那他也可以試一試。

問題就在於:不論他到哪裡去,全廣興都應該可以找到自己。這是其一,其二,自己的家人在這裡,如果自己離開了這裡,萬一對方欺負自己的家人,那要不要回來?如果要回來,那又何必遠走他鄉?

這縷思緒一閃而過。

隨即,他笑道:「你說這樣能根本解決問題嗎?」。

聞言,她也沉默了,如今,王小兵與全廣興之間的恩怨不是一般的小恩怨,已大到不共戴天的地步了。

換言之,那必然要有一人死掉,才能解決問題。

半晌,她才緩緩道:「我覺得,如果他們懷疑你動了手腳害死全天雄的話,那肯定會向你報仇,這樣一來,你就很危險了。」

「這個我知道。」他點頭道。

「要是他們找槍手來對付你,你怎麼辦?」她終於說到點子上了。

「我能怎麼做?我又不知是哪個槍手,假如知道,那還可以想到應對法子,現在他們在暗,我在明,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王小兵一口氣喝掉大半杯啤酒,道。

他比較擔心的也是對方請槍手。

畢竟,現代的熱武器可以隔很遠就能要人生命的。

「那你也在黑道認識不少人,叫人查一查,看有什麼殺手要對付你,那不是會好點嗎?」。她又建議道。

「殺手無處不在,全國那麼大,查哪裡?」他苦笑道。

「就查我們華龍縣唄。」她毫不猶豫道。

「好!我試試看。」他道。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全廣興可能是準備找槍手來對付自己。

他相信她的話不是亂說的,既然她這樣說了,那必然聞聽到了風聲,才提醒自己。前兩次,她的提醒都變成了現實,如今這次,估計又會是真的。

跟她吃完夜宵之後,便送她回住處。

到了她居住的樓下,瞧著她鮮潤的紅唇,他真想吻一吻她。

女人是非常敏感的,可以感覺出男人細微的情感變化,當他對她產生了情`欲之後,她便從他的眼神里覺察出來了。

「哦,晚安。」她含笑道。

「你買了被子嗎?」。他想到她的家裡坐一坐。

「早就買好了,現在蓋被子剛剛好。」她邊開一樓鐵門,邊道。

看著她那渾圓而高隆的美`臀,他幻想著她胯下的那條股溝與溝里的誘人勝景,不禁咂了咂嘴,真想與她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鍛煉身體。

開了門之後,她忽地轉過身來。

剎那間,她見到他那灼灼的目光正盯著自己的臀部,便知道他在看什麼了。

小巷的燈光雖不算明亮,但照在她的俏臉上,依然可以見到她臉蛋上的紅暈,明顯地,她感到害羞了。

他連忙收回了視線。

「哦,那我回去了。」他知道她不會請自己上去坐。

「誒,你不覺得你一個人經常在外面逛那很危險嗎?以後還是少些單獨外出。除非等你印堂的黑氣消散了,那才可以。」她提醒道。

「知道了。」他與她揮手辭別。

出了小巷,他又掃視一圈,沒見到什麼可疑人物,便擰動油門,加速往東和村馳去。

不消十分鐘,便回到了村子。

他家的小樓房也快建好了,新屋進宅的日子都選好了。

估計在年底,就可進住新屋。新屋的一樓是店鋪,二樓以上才住人,他想開一間賣日常生活用品的店子,讓老媽看店,不用再到快餐店去上班。

回到家,還不到十點。

家人正在看電視,一家人,上學的上學,上班的上班,平時難得坐在一起。

許娟用托盤盛了糯米餅出來,讓丈夫與兒子吃,當作是夜宵,王小兵在外面吃了東西回來,不感到餓。只茶喝。

「小兵,近來我聽你班主任說你經常請假?」王叢樂問道。

「沒有經常啦。」王小兵道。

「快到期末考試了,還不用功?你今年高二了,很快就高三了,努力些,看能不能考上一所好大學。」王叢樂語重心長道。

王小兵興趣不在那方面,難有大進步。

不過,他知道如果跟老爸辯論起來,那就會無休無止,於是點頭道:「知道了,我會努力的。」

「上次說上面的人下來檢查掃盲效果,有沒有達標啊?」王叢樂道。

「臨時改了日程,還沒來。」王小兵道。

「我聽村裡人說王家發被人帶走了,是不是真的?」許娟壓低聲音問道。

「聽誰說的?不知道埃前兩天還見到他,村委也沒有開會通知,估計是亂說的。」王小兵微愣,半信半疑道。

王家發向來有點問題,這是人所周知的。

不過,也不單他有點問題,柳大鐘也一樣有問題,只是柳大鐘的後台比較硬一些。

「我也是晚上回來的時候,遇到六姑婆,聽她說的。說因地陷賠償的事,上面有人將王家髮帶去調查了。」許娟以為兒子在村委,應該早聽到消息。

銅業公司因採礦而經常抽地下水。

而華龍縣屬於石灰岩地質,地底的水一旦被抽幹了,地面就會下陷。

在東方鎮里,或者說,在銅業公司方圓十數公里里,每年都會有村民的田地或宅基地因地下水被抽而下陷,這樣,就由各個村委向銅業公司提出賠償,再發到村民手裡。

東和村也有村民的田地與宅基地下陷,但好多人沒有拿到賠償款。

很早的時候,就有消息說是村委的人瓜分了那些錢。

當然,是在王小兵進村委之前。

村民鬧過一兩次,但沒有得到解決,於是,這件事便成為了上訪的根源。

王小兵這兩天沒有見到王家發,但也不代表他被人帶去調查了,畢竟傳說不太科學,或者是真的,又或者是假的。

「我出去買瓶啤酒。」他找個借口,想到村長的雜貨鋪去看看。

出了家門,便直接朝雜貨鋪走去。

一會,便到了那裡,但已打烊了,他本想回家,但想到居然都來到這裡了,乾脆再走幾步路到村長的家去,假裝買東西,打探一番。

於是,便朝王家發的新屋走去。

轉眼間,便到了那裡,但房子黑燈瞎火的,人要麼是睡覺了,要麼是出去了。

如果人家睡覺了,那也不好意思叫醒人家,是以,王小兵便踱回了家裡,看了一會電視,洗了個冷水澡,便回到房裡,等明天再去打探打探。

躺在床上,抽著香煙,腦海里回想著白天與三女做快**育運動的情景,不禁湧起一陣陣興奮餘韻。

想到謝月雯那嫩白的身子,他下面就悄悄硬了起來。

每每與謝月雯做快**育運動時,他就會聯想到她的妹妹謝月美,不知她倆誰的身子更嫩`滑。

在用三昧真火給謝月美驅除頭風與體內濕氣的時候,也曾到過她胸前兩座堅挺飽滿的雪山與胯下的神秘山洞,不過,是從裡面看,所以只看到細胞組織與筋脈血管,不像從外面看起來那麼誘人。

好奇心使他很想與謝月美做快**育運動,一探她嬌嫩的身子的神秘之處。

他知道,只要再加把勁,那多半可以得到她。

想到這裡,不禁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吐了一個大大的煙圈,暗忖要早日得到謝月美身子的開發權才好,畢竟,採花要趁鮮嫩,老了就要遜色一些。

在腦海里對比了一下謝月雯與葉翠翠身子的優缺點,感覺還是謝月雯更誘人一些。

畢竟,葉翠翠在年齡上要吃虧一點。

他感覺謝月雯做銷售也合適,本來,他想叫張芷姍到養生堂分店上班的,但謝月雯開口問了,只好讓她做。

何況,以後還會繼續開分店,到時再請張芷姍來上班就行了,他要打造一個由自己所有情人組成的銷售團隊,把養生堂開到世界各地去,等到有了一定規模之後,再成立一家像樣的大公司。

公司的名稱他都想好了,就叫做:養生堂有限公司。

他到時要叫林憶娜來做財務部的經理,叫庄妃燕做銷售部門的經理。

想到在自己的公司里,幾乎是自己的情人,那感覺真過癮,在公司里,上班累了,就可做做快活的體育運動,調節調節,那可是最好的工作方式。

他腦海里已幻想出養生堂總部的辦公樓,裡面美女如雲,那真是人間天上。

不過,現在八字還沒有一撇。

想要做到那種成績,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最終是否能實現自己的偉大夢想,還要看自己努不努力與有沒有足夠的運氣。世上的事,有時確實需要一點運氣才行,否則,就差那麼一點不成功就是不成功。

在喜滋滋地聯想翩翩之際,香煙已燃到了煙頭。

於是,將煙頭丟出了窗外。

伸了個懶腰,又想到自己的養生堂分店開在駱軍的電器店旁邊,確實使人有點鬱悶。

如果早知那是駱軍家的電器店,他就不會選那間店鋪了,如今,只好先做著,等到找到更好的店鋪才搬遷。

他粗略估算了一下,店面裝修大約要幾千塊。

這筆錢,他拿得出來。

別看他平時好像沒什麼收入一樣,其實不說飯堂與快餐店的收入,單說銷售藥丸,就有不錯的進帳。

錢財這東西,如果不說,別人是很難看出來的。他就是依靠銷售藥丸,每天都有二百多塊的收入,如今,不知不覺中,銀行帳戶里又已有上萬塊的存款了,他不說,連家人都不清楚。

他準備明天去找裝修師傅,談好價錢,儘早把店鋪裝修好。

心裡記掛著王家發,也不知村裡傳的消息準不準確,如果是真的話,那王家發就倒霉了。

其實,王小兵希望王家發做村長,畢竟,那樣還有個照應,總的來說,王家發雖有點貪,但平時對自己還是不錯的,別看柳大鐘經常對人笑,其實是真正的笑裡藏刀,見到他笑,千萬不能以為他是對人有好感。

其實,柳大鐘的笑,就像門口兩邊的門聯,是用來裝飾的。

假如王家發被革職了,那誰會做村長?

這一點,王小兵比較關心,如今,也沒幾個人合適的,幾個村組長,他覺得他們沒什麼機會。

最有機會的,倒是會計唐志義,這一點,可不是王小兵胡亂想的,而是有根有據的,為什麼這樣說呢?一來,唐志義確實有點能力,二來,這才是最重要的,他跟支書柳大鐘是表親關係,平時,他們也結成一夥。

要是王家發不做村長了,只要柳大鐘支持唐志義,那村長這個職位就落在唐志義頭上了。

其實,本來誰做村長,王小兵是不在乎的。

他在乎的是,如果唐志義做了村長,那自己在村委里就難以混下去了。

之前,為了競爭村長助理這個職位,他就跟唐志義的弟弟唐志旋鬧翻了,也相當間接與唐志義結怨,從平時的言行可以看出,唐志義對於王小兵打敗自己弟弟進入村委這件事耿耿於懷。

假若有機會報復,那唐志義是會做出令人惱火的事情的。

是以,王小兵擔心唐志義做村長。

自己好不容易做了個村長助理,還沒有藉此認識多少權勢人物,就被踢出去了,那豈不悲催?

何況,不論是家人,還是朋友,知道自己在村委里找了份工,都覺得只要好好乾,就會有前途。畢竟,如果沒有考上大學,那在村委里混著,也算不錯,何況,他並非想賺那幾個工錢,只是為了結識人而做那份工的。

他倒希望王家發先不要出事。

畢竟,自己如今還沒有建立起什麼威望,要是選村長,那怎麼掐得過唐志義?

不過,他也知道,村長這種職位,主要還是上面任命的,想到這一層,他不禁豁然開朗,因為他認識葉翠翠,而葉翠翠的姐夫便是東方鎮的書記!

如果能得到鎮書記的支持,那村長就非自己莫屬了!

王小兵情不自禁地笑出聲來。

但是,轉而一想柳大鐘也認識鎮書記,心裡的那份興奮又消失了。

王家發是不是被人帶走調查都還是個未知數,如果只是個假消息,那想這麼多都無謂,於是,連忙收攝心神,不再作多餘的幻想。

一切要等明天去探查過之後,再作對策也還不遲。

如今,他盤膝坐在床上,開始修鍊三昧真火,畢竟,他煉製各種丹藥,需要用到三昧真火。

何況,他已知道用三昧真火,也可以幫人治好一些很特別的病,就像謝月美的頭痛病這類的病,醫院沒法醫,但他可以用三昧真火來幫她治療。

修鍊三昧真火,不但要消耗精血,還要特別安靜。

於是,他用眼觀鼻,用鼻觀心,漸漸地,便進入了一種虛無的寧靜境界里。

當此時,他便能內視體內那個神秘的乾坤世界,不但可以看到自己的肌肉、血管,還能見到筋脈與骨骼,確實奇妙非常。

他的三昧真火已快突破到中級水平。

如今,他以意念喚醒初級三昧真火,一會,它便在他的氣海里活蹦亂跳的,十分快樂的樣子。

三昧真火很奇特,既與他有相聯,又有分別。他可以感覺到三昧真火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但又覺得它只是借住在自己的皮囊里。

他現在可以用意念跟初級三昧真火作一些簡單的交流。

當喚醒了初級三昧真火之後,他便開始將體內的極小部分精血輸送到氣海里,供三昧真火吸收。

看著那團淡藍色的初級三昧真火在津津有味地吸食著精血,他有一種在哺養自己孩子的感覺,很溫馨,很美妙,充滿了關懷與愛憐。

想到自己的人生將會與它緊密聯結在一起,就更加疼愛它。

畢竟,他想要成為地球上的大富翁,那就必須能煉製中級丹藥,不然,單靠初級丹藥,那隻能成為地方性的一個小富翁而已。

只有能煉製中級丹藥了,才可以在商場上叱吒風雲,一投手,一舉足之間,都賺得盆滿缽滿,比世界最有錢的比爾蓋茨更有錢,想到自己一人就比許多國家還富有,王小兵便興奮得死。

他已計劃好了,只要成為了地球的大富翁,那就到世界各地去買地,建立養生堂文化館,讓世界每個角落的人都知道養生堂的存在。

但那是將來的事情。

此時,他只聚精會神將精血供給三昧真火消化。

在幾個月之前,他就感覺自己快要突破到中級三昧真火的境界了,可是,一直未能突破,心裡也有點焦急,幸好能很快平靜下來,一路走來,每天都抽出時間來修鍊三昧真火,堅持不懈,風雨不改。

每每見到淡藍色的初級三昧真火晃出幾縷紅芒的時候,他就興奮已。

因為中級三昧真火呈血紅色。

只要三昧真火由淡藍色變成了血紅色,那就證明已突破到中級三昧真火了,而中級三昧真火比初級三昧真火要有用得多。

是以,他極渴望能突破到中級三昧真火的境界。

此時,當將一部分精血供給三昧真火吸收了之後,又見到它晃出幾縷紅芒。

「難道要突破到中級三昧真火了?」王小兵心裡冒出一句,他全神貫注地盯著氣海里的初級三昧真火,感覺到它的氣息比以前更強了,而那種電波也更濃郁了,是以,才會猜測是不是要突破了。

但以往,也試過幾次這樣的,但最終都沒有突破。

如今,比起以前的情況又有所不同,那就是淡藍色的初級三昧真火晃出的紅芒更多了,明顯有越來越多的趨勢。

他想到要是三昧真火突破到中級水平了,那就可以煉製「壯陽丹」,其他丹藥且不說,單說這「壯陽丹」就是他最希望首先煉製的,如果煉製成功了,他想自己服食一枚,看看效果如何。

畢竟,一晚連御十數女,或者數十女的壯觀場面,那可教人興奮不已。

他期待自己有那種能力。

畢竟,男人一生之中,如果能一晚連御十數女,那已自豪之極了,假如能連御上百女,那真是神仙也要嘆羨了。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624章好姐妹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626章壯陽丹(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