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19章美女所長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0日 23:22 [字數] 833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當日,在謝月美的家裡,王小兵就已給了數次面子全天雄了。

如果那時全天雄珍惜面子的話,也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玩陰謀,想收拾王小兵了。

人就是這樣,如果肯改,那在錯了一或二次之後,都應該會改了,如果不肯改,就是錯十次百次,也不會改。

全天雄就屬於那種死不悔改的人。

這一點,王小兵是看得比較準的,他感覺對付這樣的人,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去見馬克思。

他有這個能力。而且,還要做了之後能全身而退,不留下給白道找麻煩的手尾。他會引全天雄來這裡,也正是他精心設計好的,並非胡亂找的地點。

而全天雄還道是王小兵害怕他。

人傻到這種地步,確實是神仙都難救了。全天雄就是太過自大,總以為自己了不起,才會走上絕路。

不過,他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已處於九死一生的險境之中,而心裡還在暗忖等脫難之後,再重新找機會去綁架王小兵,然後將對方打成廢物:一個只能躺在床上或坐在輪椅上的人。

在場的一百多打手聽到王小兵的話,都覺得他胸襟寬大。

眾人都以為全天雄可以平安離開這裡。

只有洪東妹知道全天雄今天估計要在這裡踏上到陰間地府去旅遊的路程了。

但她也還不清楚王小兵到底要怎麼送全天雄去見馬克思,是以,她也頗為好奇,只想看一看他是怎麼做的。

三人圍坐在一起,說些無關重要的話,轉眼間,便已彼此都喝了二瓶啤酒。

這時,王小兵道:「好了,雄哥,我們比賽吧。」

「好1全天雄點頭道。

畢竟,他覺得這場比賽,不論輸贏,自己都可以逃生。

於是,兩人脫了衣服,只穿著一條褲衩,在湖邊做了做熱身運動,然後便走下小湖,由洪東妹發出一聲「開始」的比賽命令,王小兵與全天雄便向小湖對岸游去。

湖邊站了一百多人觀看不正規的比賽。

王小兵的游泳技術比全天雄要高几籌,按正常來說,他一定游得比對方快。

事實也是這樣,不消三分鐘,他就已領先全天雄幾個身位了,眾人都以為全天雄這次要向洪東妹磕三個響頭了。

轉眼間,兩人都游到了小湖中心。

彼時,正是初冬時分,下午幸好還有點陽光,所以在水裡也不是很冷。

湖面閃爍著碎金般的波紋,頗為瑰麗,但在這絢麗的光彩之中,卻暗含著一抹肅殺之意。兩人採用的都是自由泳,手臂划動之處,將水面攪亂,好像打碎了一片金子,散落許多金屑。

此時,王小兵有意減慢速度。

是以,他只比全天雄領先約兩個身位,如果按正常速度,他至少比對方領教約十個身位。

突然之間,王小兵雙手在水裡亂划,而身子不再前進,好像要沉下去一樣,他高聲道:「快來救我!我腳抽筋了!救命啊1

岸上的洪東妹聞言,大驚。

隨即,她連衣服來也不及脫,便縱身入水,向王小兵的位置游過去。

而就在王小兵身後的全天雄也停了下來,踩著水車,浮在水面上,心裡狂喜,暗忖道:哈哈,你個狗日的終於要死了!不用老子出手,你都要被天滅了!哈哈!

這時,全天雄也見到洪東妹向這邊遊了過來。

忽然之間,他惡念陡生。

於是,露出一抹獰笑,便向水裡一沉,旋即迎向洪東妹。

他不是想阻止她救王小兵那麼簡單,而是想把她也幹掉,當他想到今天可以收拾王小兵與洪東妹時,不禁欣喜若狂。

就在全天雄沉入水中之後,王小兵也完全沒入了水中。

洪東妹拚命向王小兵「出事」的地點游過去,但已看不到他的人頭了,只好也潛入水中,看看他到底沉到哪裡去了。

當她在水中睜開眼睛一看,隱約便見到兩條人影糾纏在一起,起先,因為一心想救王小兵,所以沒明白過來。但當她看到王小兵正拖著全天雄雙腳往下沉的時候,剎那之間,她領悟他的計劃了。

全天雄邪念剛生,就發覺自己的雙腳被人抓住了。

大驚之下,想要掙扎開去。

不過,在水裡,他又怎麼是王小兵的對手?根本升不上去,肺里的空氣又快用完了,更是恐懼,亂抓亂打。

至此,他還以為王小兵是在慌亂之中抓住了自己的雙腳,但凡會游泳的人都知道,一旦人溺水了,都會本能地想自救,遇到什麼東西就緊緊攥住,希望藉此往上爬出水面。

其實,王小兵非常清醒。

他沉入水中之後,見到全天雄也潛下水裡,並且向洪東妹游去,他就知道對方不懷好意了。

於是,他心裡更加憤怒,隨即,全速沖了過去,一下子便追上了全天雄,並把他的兩腳抓住直往下拖去,要把他生生溺死。岸上的人見洪東妹下去了,也有幾個人跟著下去了,但都是她的手下。

全天雄掙扎了二分鐘,便不動了。

王小兵在水裡向洪東妹招手,示意她向自己游過來。

此時,洪東妹已能領悟他的意思了,於是,趕忙遊了過去,並且抱住他,將他帶上水面。

隨即,幾個男青年也遊了過來,見到洪東妹與王小兵都浮出了水面,也不再去管全天雄在哪裡了,大家一起簇擁著王小兵游回到岸邊,上了岸之後,王小兵閉著雙眼,一逼溺水不醒的樣子。

「小兵!你醒醒1

洪東妹深情地呼喚著,隨即,嘴對嘴,給他做人工呼吸。

其實,他清醒得很,只是為了把戲演到底,才假裝著被溺了,用了渾身力氣,才忍住了想笑的衝動。

半晌,他才悠悠醒來。

「我在哪裡?我死了嗎?」他假裝驚惶道。

「你終於醒過來了!太好了!我以為你要永遠離開我了!你沒事就好1洪東妹緊緊摟著他,愛意綿綿道。

這時,全天雄的手下才發現老大不見了。

「我們的雄哥不會也溺水了吧?」剛才,眾人都在觀看洪東妹救王小兵的好戲,沒有人留意全天雄。

如今,直到王小兵醒過來之後,眾人才醒起全天雄也在水裡,怎麼不見上來?於是,眾人才你一言,我一語地交談起來。到了這個時候,已過了差不多七八分鐘了,加上在水裡的二分鐘,那就是十分多鐘了。

饒全天雄是水鬼也活不了。

「雄哥剛才為了救我,可能潛入水中,被湖底的水草纏住了1王小兵給了對方一個好名聲。

「你們還不下去救你們的老大!他肯定還在水裡,看能不能救轉他1洪東妹渾身濕透了,嬌軀那玲瓏的誘人曲線極為撩人,掠了掠濕發,冷喝道。

於是,便有數個水性好的男青年下去了。

約莫十數分鐘之後,他們把全天雄的屍體打撈上來,放在湖邊。

一百多人圍著全天雄的屍體發愣,在半個小時之前,他還是個活人,轉眼之間,便陰陽相隔了。

「雄哥,你是個好人1王小兵悲痛道。

「你們抬他回去吧。我們也感到很心痛,今日的事就不要再提了。這是我們心中的創傷。」洪東妹擰乾了衣服的水分,盯著已去見馬克思的全天雄,略微悲傷道。

全天雄的手下便抬著他走了。

至此,王小兵的計劃也終於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回到山石集市的夜城卡拉ok廳,才是傍晚時分,王小兵與洪東妹一起洗了個鴛鴦浴,做了一次快活的體育運動,他才抱著她的嬌軀,出到客廳,坐在沙發上,緊緊摟著她白嫩的身子。

「終於解決了一個。」他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

「你知道嗎?當時,我以為你真的要溺水了,嚇死我了。」她吐露真情道。

「我從小就在水裡混,沒那麼容易出事。當我沉入水中時,見到全天雄也潛入水中,正向你遊了過去,如果我不猜錯的話,他一定是想在水裡幹掉你。」王小兵把香煙放到她的唇邊,讓她也吸一口。

「我感覺有點不對勁。」她同意道。

當時,她發現兩人都不見了,就覺得可疑。她是不相信全天雄會救王小兵的。

在她也潛入水裡時,才見到全天雄向自己游過來,剎那之間,她就大約知道對方想要做什麼了。如果是在岸上,二個全天雄不是她的對手,但在水裡的話,她沒有把握勝他,是以,當時心裡也湧起一股淡淡的驚慌。

就在她擔心之際,卻見到王小兵從後面游過來,抓住了全天雄的雙腳往下拖。

這件事,也只有三人知道而已。

洪東妹的幾個手下雖也下了水,但游到出事地點之後,都看不到事情的真正經過了。

果然是惡人有惡報,全天雄這是咎由自取,他那終日想整日的思想最終把他自己給害了,這就是害人終害己的最好寫照。

洪東妹斟了一杯紅杯,又坐在王小兵的大腿上。

兩人都裸著身子。

他在她胸前兩座堅挺飽滿的雪山上攀登了一會,修鍊了柔舌功與鐵爪功。

「小兵,這次全廣興可能要跟我們拚命了。我們得做好準備,以防他暴起殺人。」她也輕晃美`臀,磨著他那不世出的老二,銜了一口紅酒喂進他的嘴裡,隨後舐了舐紅唇,道。

「這個有可能。」他咽了紅酒,道。

「這可是一次硬仗,可能我們會同歸於荊」她又餵了一口紅酒給他。

「我們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他們想怎麼玩,我們都奉陪到底。」他右手祭出鐵爪功,抓住她的左臀,將之掰開,隨即,舉著老二一頂,便進入了她的身子。

「矮,有你陪我,就是死,我也毫不畏懼了,矮」她享受他老二的服務。

「估計白道不會來找我們。」他捧著她的美`臀一上一下。

全天雄溺水這件事,沒有什麼破綻。

是以,王小兵與洪東妹都不擔心白道會來找麻煩,至多只是賠點棺材錢給全天雄而已。

「應該不會,是了,你認識了那個新來的派出所所長了嗎?聽說她也是個美女啊,跟我年紀差不多。」她也祭出「雙峰壓」磨著他的結實胸膛,一連嬌`喘一邊輕聲道。

「還沒有,我朋友準備把我介紹給她。」他笑道。

「那你不會真的要泡她吧?」她嬌聲道。

「哈哈,看情況。」他笑道。

她努了努紅唇,佯裝微嗔,一邊享受他給予的女人福利,一邊輕捶他的雙肩。

而他的進攻則越來越快,突然抱起她,將她頂在了牆壁上,隨後便大動起來,使她在一片「啊氨的春音之中暈了過去。

隨後,又抱她到床上大動。

一直送給她四次**,他才停了下來,輕吻她鮮潤的紅唇,微笑道:「你下面好滑。」

「嗯,你每次都是那麼猛,弄得人家下面好痛,你就不能輕一些,不要那麼大力嗎?」洪東妹被他連續耕耘了幾次,身子軟成一灘爛泥了,呵氣如蘭,膩聲道。

「那我這次輕些。」他輕輕拖動老二。

「矮,你肯定又會大力的」她雙手摟著他的脖子,猜測道。

果然,他堅持了數分鐘的輕進輕出,隨後又漸漸地加速加力,這不是他不想輕輕地干,而是他的老二具有睿頻的功能,會自動提速,是以,干著干著,不知不覺間就把進攻頻率提起來了。

她照樣頂不住,身子一軟,又暈過去了。

他抱著她一起休息了兩個鐘頭,才叫醒她去吃晚飯。

剛進一家飯館里坐下還不久,飯都還沒吃完,便接到小樹林派出所的電話,被告知要到那裡協助調查。

不用問,王小兵與洪東妹都知道是關於全天雄的那件事。

於是,兩人付了帳,出了飯館,王小兵道:「老婆,我倆要對一對口供才行。就說我抽筋,你下來救我,沒有留意到全天雄。」

「可以,就這個意思。」洪東妹點頭道。

兩人驅車到了小樹林派出所。

果然是全天雄溺水的事。王小兵與洪東妹被分開錄口供。

在那間不大的審訊室里,王小兵看到了新來的派出所所長朱馨文,只見她穿著一身警察制服,英姿颯爽,留著短髮,向後扎著一束,眉彎如月,杏眼清澈而有神,透著一股堅韌,瓜子臉上配上堅挺的鼻樑,越發顯出她的梗直性格,或許是制服不夠寬鬆,使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直聳而起,大有掙破衣服顯露出來的趨勢。

「叫什麼名字?」朱馨文問道。

「王小兵。」他道。

「今天全天雄死了,請你描述一下當時的情況。你說的一切將會作為呈堂證據,請據實說來。」朱馨文直視著他,淡淡道。

「我跟他比賽游泳,游到一半,我發抽筋,後來洪東妹帶人下來救我,那時大家都只關注我,而沒有留意到全天雄。等到我沒事之後,才發現他沒有上岸。等到把他救起來,已遲了。」王小兵暗忖張芷姍的表姐果然長得不錯。

「據我們所知,你與他當時聚眾打架?」她話鋒一轉,道。

「是,不過沒有打成。」他淡定道。

「那你為什麼要跟他比賽游泳?」朱馨文希望從他的眼睛里看出端倪。

王小兵平時看美女,一般是把美女看得羞下頭去,如今,被朱馨文盯著,倒有點不自然,好像她並不懂男女之情,把他看成是女人,又或者把她自己看成是男人,反正就是直視著他,沒有普通美女的那種嬌柔害羞之意。

她給人的印象就是女強人。

一切男人,在她面前,彷彿都會被碾得粉碎。

王小兵終於明白張芷姍說她的表姐是「工作狂,不喜歡談戀愛」這句話的真正含義了。

本來,他是要請張芷姍介紹自己給她認識的,想不到居然在這種情況下見到了她,兩人算是初步認識了,不過,氣氛卻有點緊張。

「我跟他游泳,好像不關你的事吧?」王小兵反問一句。

「請你不要說廢話,我們現在懷疑全天雄的死跟蓄意謀殺有關。你的嫌疑不校」她用圓珠筆敲著桌面,發音圓潤而清晰,道。

「他被溺死了,就賴到我的頭上,你也太野蠻了吧。不錯,我跟他是有點恩怨,不過,我也想跟他早些和解,因為我跟他的恩怨是很小的恩怨,不想再糾纏下去。當時有上百人在看著的,不信你可以去調查一下。」王小兵感覺跟她不好打交道。

「你還沒有告訴我,為什麼要跟他比賽游泳。」朱馨文保持話題高度統一。

「我喜歡欣賞他健碩的身體,這樣行不行?」王小兵揮著手道。

「正經點1朱馨文拍了一下桌子。

這是由於坐在她旁邊的另一位幹警有點想笑的意思,她立刻制止這種不嚴肅場面繼續發生。

王小兵也有點來氣了,道:「那你想要什麼樣的答案,你告訴我,我再照你告訴我的說給你聽,這樣你才會滿意吧?」

「你說出你的原因就行。」朱馨文站了起來,道。

「因為洪東妹來了,不會輕易放他走,所以要跟他比賽決出勝負,如果他輸了,就要向洪東妹跪下磕頭謝罪。現在滿意了吧?」王小兵掃視一眼她豐滿而不肥的身子,估計她應該有一米七左右,但身體各部分比例頗為勻稱,是以,看起來十分舒服。

「你們的恩怨是什麼?」她忽然問道。

其實,拋開與全廣興的恩怨不說,單說他與全天雄的恩怨,確實是很小的事情。

「簡單來說,就是他以前想欺負我一位朋友,我去幫我那位朋友,這樣,就跟他結了點仇怨。」王小兵約略說道。

「有人說,你沉下去之後,全天雄也沉下去,這是怎麼回事?」朱馨文不依不饒道。

「不知道。」王小兵有點不耐煩道。

「你是一位高中生吧?」朱馨文話題又一轉,道。

「是。」王小兵道。

「我們調查過你,你在黑道上的地位不低。不過,我勸你一句,懸崖勒馬,還為時未晚。」朱馨文義正詞嚴道。

「謝謝你的指點,我會努力爭取做一個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禮貌的現代好公民。我向來是很守法的,不做違法的事情。」他覺得她的話不中肯,畢竟,她不了解黑道這行。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現在,不是王小兵想退出就退出的,但他不想多說。

「我們雖還沒調查清楚,但有消息表明你參加過多起的傷人事件,一旦查清楚,你會受到法律的懲罰。」朱馨文俏臉上依然是那麼的死板,沒有任何的笑意。

王小兵暗忖可惜了這張如花的美臉,要是多一分笑意,那世界會更美好些。

「那歡迎調查。」他倔強道。

以往,有朱由略罩著,他平安地度過了幾次調查。

如今如果要翻案,他也沒什麼好擔心的,畢竟,他也沒做什麼特別違法的事情,何況,那些事件,他做得比較乾淨,沒留下什麼明顯的手尾。

「如果你執迷不悟,終有一日你會蹲監。」朱馨文嚴肅道。

「謝謝你的好意,如果調查結束了的話,那我可以走了吧?」王小兵攤開雙手,聳了聳肩,禮貌地問道。

朱馨文揮了揮手,叫他出去。

出到派出所大院里,見洪東妹在那裡等著,她輕聲問道:「問你什麼?」

「一大堆廢話,這個人給我的感覺不容易打交道,可能很難跟她做朋友。」王小兵如是道。

「我也有這種感覺。」洪東妹點頭道。

隨即,她駕駛桑塔納,載著他回到夜城卡拉ok廳,兩人又纏綿起來。正在快活的時候,接到張芷姍打來的電話。

他壓在洪東妹的嬌軀上,老二深深地在她的神秘山洞裡,伸出一根食指放在她的紅唇上,示意她別出聲,然後問道:「姍姐,找我有什麼事呢?」

「我找過我表姐,叫她一起吃夜宵。」張芷姍柔聲道。

「哦,今晚嗎?」他猶豫道。

畢竟,剛才見了朱馨文沒多久,待會又去見她,那倒有點不好意思。

何況,他感覺到朱馨文對自己有點偏見,見了自己不知會不會給臉色看,如果之前沒有與她在派出所里相見,那倒還好點。

「是啊,我表姐好忙的,我花了不少口舌,才請動她呢。」張芷姍邀功道。

「哦,那好吧。」他也不想拂她的好意。

畢竟,是他懇請她叫朱馨文出來吃飯或吃夜宵的,如今,她辦到了,如果又說不去,那會傷她的心。

掛了電話之後,洪東妹問道:「哪位美女約你出去快活呢?不許你去,今晚陪我,好嗎?我倆就在這裡好好發睡一覺,不要去找其他美女了。」

「老婆,我去見朱馨文。」他輕輕聳動老二,道。

「矮矮,你朋友介紹你認識她?」她嬌`喘著,柔聲道。

「是。現在有機會與朱馨文結識,那就要儘早,在她還沒有對我們有偏見之時,能打好交道,那就最好。」他如是道。

「那你晚上回來嗎?矮」她俏臉紅潮亂舞。

「盡量。」他開始大動起來。

她在一片「啊氨聲中登上了**,同時也暈了過去。

只有將她送上**,才可減少許多糾纏,他下了床,用被單蓋在她的身子上,然後穿好衣服,戴齊物品,便出了房間,下了樓,騎著自己的摩托跑車去找張芷姍。

一路上,他暗忖見了朱馨文會是什麼一種場面。

他向來比較擅於觀察人,據他的觀察,想要與朱馨文交朋友,特別是在兩人立場不同的情況下,就更難以做朋友。

但世事無絕對,如果不去試試,又怎麼肯甘心?他現在是蝴蝶幫的幫主,蝴蝶幫的溜冰場還需要他罩著,如果不能與朱馨文打好關係,那溜冰場可能就要被迫關閉。因為溜冰場發生過多次打群架事件,是白道關注的重點對象。

不但蝴蝶幫需要他結識朱馨文,洪東妹那裡也照樣需要這重白道的關係。

不說別的,單說洪東妹的地下賭場,就夠棘手。

黃、賭、毒是公`安機關嚴打的對象,地下賭場這種場所,如果沒有人罩著,那很快會被端掉的。

以前,洪東妹依靠朱由略的關係,才能順利地做下去,如今,朱由略被調走了,如果不能與朱馨文打好關係,那遲早會被端掉,只不知是一個月內還是三個月內而已。

何況,如果與朱馨文建立了好關係,那也相當於重創三個老古董。

鑒於種種的原因,他不得不盡量結識朱馨文。

但朱馨文願不願意跟他做朋友,那又是另一回事,畢竟,她對他有點偏見。

不知不覺間,便已到了張芷姍租住的樓下,在下面叫了兩聲「姍姐」,她便應了一聲,不消五分鐘,她便下來了。

「走吧,我約了她九點鐘在星記大排檔吃夜宵。」張芷姍打扮得非常迷人。

「我晚上見過她。」他笑道。

「哈?誒,原來你早見過她了,那還叫人家介紹給你認識呢」她坐上了摩托後座,伏在他寬厚的背上,嬌聲道。

「我在派出所里見到她,跟她聊了十幾分鐘,不過幾乎是她發問,我回答。你表姐不是個容易打交道的人。」他伸手回去祭出太極掌,愛撫她的美`臀,淡淡道。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618章美人投懷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620章美人笑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