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17章嬌妻駕到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09日 22:53 [字數] 856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如今,王小兵既因玉墜得福,又因玉墜而惹來不少麻煩。

當然,他的麻煩也不是完全由於玉墜所致,他本身在黑道有個人的恩怨,也帶來不少衝突。

如果他的偉大夢想實現了,他真有可能會把玉墜的秘密向全世界宣布,然後讓地球的科學家來研究玉墜,看能不能發現什麼驚天大秘密。

但至少現在,他還不能公開這個秘密。

轉眼間,便到了食品門市批發部。那裡的員工都對王小兵很尊敬。

員工們以為他是來找杜秋梅的呢,都笑道:「杜老闆不在,出去採購貨物了,要過兩天才回來。」

「哦,我是來找她的。」王小兵指著張芷姍。

張芷姍剛才正在思忖他是來找自己的呢還是來找杜秋梅的呢,心裡不禁湧起一抹比較的意思。

如果他是來找杜秋梅的,那自己就輸了一籌,如果他是來找自己的,那自己就勝了一籌。女人就是這樣,在情敵面前,不比較一番都不舒服,聽他說是來找自己的,她笑靨如花。

員工們都微訝。

畢竟,一幹員工多多少少都知道他跟杜秋梅有一腿。

現在,居然敢來這裡泡杜秋梅手下的員工,那膽子可不小,眾人還不知杜秋梅與張芷姍都是他的情人,暗忖等杜老闆回來,可能會有暴風雨出現。

其實,員工們只是杞人憂天而已。

「找我幹什麼呢?」張芷姍迎了上來,俏臉洋溢著幸福的笑意。

「到外面說,請你幫個忙,來吧。」他當先走出店外,在那棵芒果樹頭旁站定,等她出來。

張芷姍也跟著來了。

「什麼事嘛」她含笑柔聲道。

「你的那位表姐是不是調來這裡上班了?」他開門見山道。

「咯咯,你怎麼消息那麼靈通啊,是不是天天守在派出所門口呢?」她「噗哧」一聲笑了,嫵媚笑道。

「哈哈,這樣都被你猜中了。」他笑道。

「說真的,你為什麼那麼想認識我表姐嘛?」她凝視著他,想從他的眼睛看出端倪。

「跟你說過的。」他笑道。

不過,她不信。

他說是為了找她?找她表姐罩自己,這確實是他的真正目的。

可是,她表姐長得不錯,她感覺他是想泡她的表姐,於是笑道:「咯咯,跟你說哦,我表姐不是那麼容易被泡的,誒,不像我,被你輕易就泡到了。」

「哈哈,你這麼說,我倒想試一試。」他戲謔道。

「嗯,不許你泡她」她微嗔道。

「好。」他笑道。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頗有情意。

她想了想,道:「她是調來這裡上班了,昨天我在大街上碰到她。」

「那就找個機會請她吃飯,介紹給我認識吧。」畢竟,早一天打好關係,對自己更有好處。

「等我先探探她口風吧。」她道。

「那我等你的好消息了,今晚有空嗎?」他揚了揚眉,微笑道。

「嗯,人家每晚都有空啦,就是你沒空,還問人家呢」自從領教過他不世出的老二神奇之處之後,她便深深地著迷了。

「晚上有空找你。」他趁周圍沒人注意,便輕輕拍了拍她美`臀。

她努了努嘴,俏臉笑意盈盈。

告辭了張芷姍之後,想到山石集市的卡拉ok廳找洪東妹。

剛開到半路,便聽到大哥大響了,於是,將車停在路邊,接聽電話,接通之後,聽出是鐵手的聲音。

「鐵兄,有什麼事?」他問道。

「他們叫我帶人去綁架你,全天雄也會跟著去。」鐵手在話筒那邊直言道。

「什麼時候?」王小兵心一沉,道。

「今天吧,原來,他們派了一個人老早就跟蹤你了,你看看周圍是不是有可疑的人,開摩托的,可能是個跟蹤老手,你要怎麼辦?」鐵手道。

「那就將計就計!既然他們那麼想玩,那我就奉陪到底。你們會帶多少人來綁架我?」王小兵邊說邊朝前後掃視一眼,果然見到後面一百米處,有一輛摩托也停在路邊,佯裝在不停地打火。

他忽然記起龍非的話語。

龍非為什麼會知道這些內幕?他越來越覺得她是三個老古董的人。

上次,她也說中了,如今,她也說中了,連鐵手都是現在才知道的,可見,她更早就知道了可能會有這次行動。如果她不是他們的人,又怎麼會知道得那麼早?

這一連串的問題,瞬間塞滿了王小兵的腦袋。

目前,他知道自己是越來越危險了。只要走錯一步,那都有可能殞命。

是以,必須小心翼翼地走好每一步,這樣,才能在殘酷的現實之中活下去,不然,今天可能就是自己最後一天見到太陽了。

這些念頭,在他腦海一閃而過。

而鐵手的話音響起,勾回他的神思:「應該會帶十幾人。」

「這次行動,就是由你跟全天雄兩人帶頭?目的是什麼,是全天雄想教訓我嗎?」王小兵想知道多些。

「這個不清楚。」鐵手如是道。

「他們只叫你來綁架我?不說原因?」王小兵轉過頭,不再去看那個跟蹤自己的男子。

「是,看全天雄的樣子,他也不太清楚,這是由他父親交代的,不過,他好像要急於找你報仇,才會跟著塞們已掌握了你的出現地點,如果不出意外,那是會綁架到你的。」鐵手提醒道。

「我知道了。」王小兵萬千念頭湧上腦際。

他真的憤怒了。

本來,他不想收拾全天雄,讓他活多幾天。

奈何,別人不是那樣想的,對方老是想致自己於死地,這太過分了。王小兵決定給全天雄一個大大的教訓。

「那你自己小心。」鐵手要掛電話。

「鐵兄,我知道怎麼做了,到時你裝著跟我不認識就行。」王小兵已心中有數。

「那就好,待會我們就會出發,你如果要做準備,那就得快點,要不,到時就遲了。」鐵手現在願意做他的底,也是為了以後能在分地盤時得到利益。

「知道。謝了。」兩人說完,他掛了電話。

隨即,不慌不忙點燃一支香煙。

人生在世,許多事情不狠都不行,像如今這樣,自己如果不狠,那遲早會被全天雄弄死。

王小兵深深吸了一口煙,使腦子清醒一點,他如今要解決的就是怎麼應付這次危難,一旦被對方綁架走了,縱使活下來,那也絕對變成植物人或是坐輪椅的人了。是以,萬萬不能給捉祝

如果不是鐵手通知一聲,那就遭殃了。

想到這一點,他感到既憤怒又慶幸,暗忖自己還算命大。

也不知對方綁架自己是單為了替全天雄報仇還是有其它目的,但都不重要,不論有什麼目的,只要被綁架走了,那就凶多吉少。

吸了幾口煙,鎮定了許多。

每每想到自己差點掛了,王小兵手心也冒冷汗。

他盡量不去看後面那個跟蹤自己的人,伸了個懶腰,然後用大哥大傳呼鋒子的呼機。隨後,便駕駛著摩托,緩緩朝前走。

一會,大哥大又響了。

這次,是鋒仔打來的:「老大,有什麼事?」

「你給我準備三四十人,現在就召集起來,待會,就到冶鍊廠那個廢棄的倉庫等我。還有,立刻帶三四個人,來山石集市,要帶著釣魚工具,假裝是跟我去釣魚的。我在山石集市的十字路口等你。」王小兵吩咐道。

「明白,老大。」鋒仔道。

「記得要趕快,你要叫手下到了冶鍊廠的那個廢棄倉庫之後就藏起來。」王小兵叮囑道。

「知道1鋒仔道。

掛了電話之後,王小兵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今天要干一件好事了!全天雄,你想取我性命,那我就跟你玩一玩,看誰的命更大!

王小兵將煙頭彈掉,然後,哼著小調,朝山石集市緩緩駛去,他本來想好好教訓一下那個跟蹤自己的傢伙,但想到那樣會打草驚蛇,於是,便忍了,畢竟,小不忍,則亂大謀。

現在,他還要靠那個跟蹤者幫自己傳遞信息。

是以,還不能動那廝。

本來,從小樹林集市到山石集市的車程不須十分鐘,可是,王小兵卻用了二十幾分鐘。

他在路上走走停停,時而下車看看摩托,假裝摩托有點毛病,他這樣拖時間,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讓鋒仔有足夠的時間去準備,今日,他要好好地表演一番。

磨磨蹭蹭到了山石集市的十字路口。

本來,他想去找洪東妹的,不過,想到這件事自己也能解決,才沒有到夜城卡拉ok廳去。

在那裡等了一會,便見到鋒仔騎著摩托車,帶著兩個手下,出現了。他們都帶著釣魚桿,一副要去釣魚的樣子,這正是王小兵要迷惑那個跟蹤者用的小手段。

不然,難以將全天雄引到自己設下陷阱的目的地去。

「老大,今天是釣魚的好日子1鋒子也頗為配合,還真像是去釣魚的。

「喂,你們買一箱珠江啤酒帶過去,我們要邊釣魚邊飲啤酒。是了,要幾包酒鬼花生。現在冶鍊廠倉庫旁邊那個小湖肯定有不少羅非魚,釣回去煲粥,一定很鮮甜。」王小兵大聲道。

為什麼要大聲?

其實,那是有原因的,因為那個跟蹤者也已到了十字路口。

不用問,那廝是想聽一聽王小兵與鋒仔說些什麼,是以,王小兵乾脆就把話音提高,故意說給對方聽。

於是,鋒仔與兩個手下去買啤酒。

一會,買好了啤酒,四人便朝冶鍊廠那個廢棄的倉庫馳去。

而此時,那個跟蹤者便不再跟蹤了,估計是已完成任務,去打電話告訴想要知道王小兵下落的人了。

冶鍊廠不遠處有一個不小的倉庫,由紅磚砌成的,當年,銅業公司業績最好的時候,擴建了這個倉庫,後來,業績下滑了,這個倉庫也就不用了,四周都長滿了野草,裡面空蕩蕩的,瀰漫著一股霉味。

而距離廢棄倉庫百米左右的地方就是一個小湖。

那湖裡有不少羅非魚。

當然,也有鯇魚,但很難釣到。

「你召集的弟兄都到了嗎?」王小兵停好摩托,問道。

「應該到了,我們是一起出發的,我叫他們先來這裡,而我則到山石集市的十字路口去找你。」鋒仔點頭道。

「怎麼不見人?」王小兵疑惑道。

「這個我也不知,按理來說就該到了。」鋒仔也不解道。

「你有沒有走漏風聲?當時是怎麼跟他們說的?」王小兵隱隱之中感覺有點不妙,忽地心頭又一震,暗忖既然全廣興會派人跟蹤監視自己,那自己的幾個得力手下,恐怕也被跟蹤監視了。

要真是那樣,估計召集到的兄弟在半路就被攔住了!

想到這裡,王小兵也有點緊張。

畢竟,這種事,一旦步驟不到位,那就容易出問題。

假如現在全天雄與鐵手已帶著人馬向這邊趕過來,不出半個鐘頭,就必然會來到這裡,到時,己方四人怎麼打贏人家十幾人?

這事也不能怪鋒仔。

王小兵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先鎮定下來。

隨後,等了三分鐘,還是不見自己的人馬出現,心中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想了。

於是,連忙撥打了洪東妹的大哥大號碼,接通之後,聽到洪東妹在電話那頭問道:「喂,小兵,什麼事?」

「洪姐,我現在在冶鍊廠那個廢棄倉庫旁。」他道。

「你在那幹嘛?」她不解道。

「說來話長,我收到消息,說全天雄想要帶人來綁架我,我想將計就計,在這裡設下陷阱,引他上鉤。」王小兵道。

「什麼?姓全的那廝敢這樣做!我絕對饒不了他!現在把他捉住了嗎?」她急切問道。

「還沒有。」他苦笑道。

他在想,現在的情況非常複雜,自己真有可能被敵方捉祝

「那我現在立刻趕過冉那廝,好好地收拾他1洪東妹話語里明顯飽含著怒氣。

「洪姐,我這邊出了問題。」他如是道。

「什麼問題?」她關切道。

於是,王小兵把自己召集了人馬過來,但卻不見人影的事說了。

聞言,洪東妹道:「會不會是因為路上發生了什麼事,所以耽擱了?你叫誰召集的人馬?」

「鋒仔。可能被攔截住了。」他道。

「那沒事,等我帶人馬過去助你一臂之力。」洪東妹焦急道。

「我估計也有人跟蹤監視你,如果你帶人馬來,全天雄可能就不會來了。所以,要先擺脫監視你的人,再來這裡才行。」王小兵道出自己的想法。

「咯咯,這個我知道怎麼做。」洪東妹信心滿滿道。

「那快點來。」他道。

「你先要保護好自己,等我過去。」她叮囑道。

掛了電話之後,王小兵的心又鎮定了一些,畢竟,如今面臨著非常嚴峻的局面。

一旦今日自己算錯了一步,那就會後悔莫及,成為千古恨,如果他估計不錯,全天雄已帶著人馬火速向這邊趕過來了。

幸好,還有鐵手這個底。

如果真的到了非常時候,還得靠鐵手幫忙脫險。

不過要是那樣做,那鐵手就要遠走高飛,不然,多半會被三個老古董收拾,畢竟,在黑道之中,二五仔的下場是很可怕的。

「你們先離開這裡,去看看怎麼回事。」王小吩咐道。

「老大,你一個在這裡不是很危險,不如,我們大家一起離開吧。」鋒仔提醒道。

不是王小兵不怕死,而是他想到,如果今日自己走了,那又要重新再設一次陷阱,而時間不等人,多拖延一天,自己就多一分危險,畢竟,敵人在暗,自己在明。

這次,還是鐵手有份參與,才會告知自己。

如果下一次不是鐵手一起同行,那自己就不可能知道這消息了。

是以,他要冒一次險,只有這樣,才可引誘全天雄現身,只要捉住了那廝,便好好收拾他。

「你們快點去重新召集人馬,儘早趕過來就行。」王小兵叮囑道。

「老大,那你自己要小心。」鋒仔道。

「我心中有數。」王小兵道。

隨即,鋒仔與兩個手下騎著摩托便匆匆而去了。

王小兵站在那個小湖邊,迎著蕭瑟的涼風,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深深吸了一口,先鎮定一下心神。

今日,他想跟全天雄來決一個生死。

對方不仁,那就不要怪他不義。他已給了許多次面子全天雄了。

可是,全天雄卻完全不領悟,一而再,再而三地想玩陰招,如果不反擊,說不定哪天真會給那廝收拾了也說不定。

就在這時,他的大哥大又響了。

接通之後,聽到是鐵手的聲音:「喂,小兵嗎?」

「是,怎麼樣?你跟全天雄是不是就要向我這邊趕過來?」王小兵吐出一個大煙圈,問道。

「他們已知道你召集了人馬,在半路攔了你的人馬,你還不快逃?我找了個借口脫身,才能打電話給你,現在是全天雄親自帶人去捉你。」鐵手有點焦急道。

「你不來?」王小兵微訝道。

「我要是去了,怎麼打電話給你?」鐵手道。

「知道了,我現在想辦法。」掛了機之後,王小兵凝神一聽,好像聽到摩托聲。

於是,循著聲響看去,見路的盡頭,果然有人趕過來,會是誰呢?如果是洪東妹,那就沒事,如果是全天雄,那就麻煩了。

此時,要想騎摩托離開這裡,那已不行了。

這廢棄倉庫在小路的盡頭,如果駕駛摩托離開,那必然會與來者迎面相遇。

假如來者是全天雄,那不是自投羅網嗎?是以,王小兵不敢再騎摩托,環視一圈,見小湖周圍有不少樹木,於是,便連忙找了一棵大腿般粗的不知名樹木,以最快的身手爬了上去,躲在樹葉濃密處。

而他的摩托跑車則停在廢棄倉庫旁邊。

不消三分鐘,那批人馬便來到了廢棄倉庫前面。

隨即,便聽到全天雄的聲音響起來:「大家快搜一搜,他的摩托在這裡,人肯定在這附近。」

王小兵距離全天雄不足五十米。

幸好那棵不知名的樹的樹葉很濃,如果不是站在樹下向上看,難以發現上面有人。

他已算經歷過不少大場面了,但像今天這樣,倒還是第一次,他也知道什麼叫做大氣不敢出。他倒害怕大哥大忽然響起來。

在這郊外,本來就很寂靜。

除了小鳥的歌唱聲之外,便是樹葉的颯颯聲。

只要有一點其它的聲音,老遠都能聽得到。何況,他距離全天雄並不是很遠。

小湖周圍只有兩處樹木生長比較茂密的,而再遠的地方是平整的菜地,可以一眼看到很遠的地方。

約莫數分鐘之後,聽到有人說:「雄哥,不見那**毛的人影。」

「再給我搜,肯定在這附近。」全天雄道。

「雄哥,這裡也沒什麼藏身的地方,這個倉庫里藏不了人,看一眼,就知道了,他總不會鑽進水裡躲起來吧?噢!有可能在樹上1那人道。

「大家多看看樹上1全天雄吩咐道。

於是,數十男青年開始查看樹頂。

可能是擔心王小兵有幫手,是以,全天雄才多帶了人馬。

蹲在樹上的王小兵手心出冷汗,暗忖自己難道要陰溝翻船了嗎?如果洪東妹不及時趕到,那自己的處境就極為危險了。

來之前,感覺今天吃定了全天雄。

想不到對方也那麼狡猾,居然被反將了一軍。

什麼叫做大意失荊州,王小兵算是有切膚的感受了,不論在什麼時候,都不能太過輕心,不然,就難以有翻身的機會了。

約莫三分鐘之後,有一個混混走到了王小兵藏身的樹下,那廝手裡拿著一把砍刀。

王小兵倒暗暗祈禱,希望那廝不要抬頭往上看,但下一秒,那廝便仰起頭來,看到了站在樹杈上的王小兵。

剎那間,兩人大眼瞪小眼。

「雄哥,找到了1砍刀男興奮叫道。

與之相反的,王小兵心裡倒是涼潑涼潑的,暗忖這回可麻煩了。

轉眼間,全天雄帶著數十手下圍住了那棵不知名的樹木,眾人都抬頭向上看,好像在欣賞藝術品一樣。

「嘿嘿,你也有今天1全天雄獰笑道。

「你也有興趣釣魚嗎?在樹上釣魚不錯。」王小兵淡淡道。

起先,沒被發現時,他倒有點緊張,如今,被發現了,他倒顯得鎮定了,畢竟,死豬不怕滾水湯,他已橫下了心,那股驚慌自然就變淡了。

「哈哈,我們早就算計著你了!你的手下怎麼沒有來啊?」全天雄譏笑道。

「釣魚要那麼多人嗎?」王小兵笑道。

「下來1全天雄喝道。

如今,他幾十人對付王小兵一人,是以,威風凜凜。

王小兵掃視一眼,見他們全都有兇器,不過好像沒有帶槍來,不是砍刀就是鐵棍,是以,他心裡又安定了些許。

「找我有什麼事?」他裝糊塗道。

「我要跟你好好算一算舊帳1全天雄用腳踢著那棵不知名的樹木。

「你帶這麼多人來找我,就是為了算我倆之間的帳嗎?」王小兵跟對方說話,一是想從全天雄口裡探出更多的訊息,二就是想拖時間。

畢竟,洪東妹正在趕來這裡。

他相信她。

「這個你不用知道!給老子下來1全天雄喝道。

「你叫我下來,我就下來,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王小兵冷笑道。

「你不下來就以為沒辦法讓你下來嗎?別他媽的天真了,兄弟們,動手,砍斷這棵樹1全天雄吩咐道。

隨即,便有三個強壯的男青年圍著樹,開始砍起來。

「好了,我下去。」王小兵道。

此時,他的大哥大響起了。

「不準接聽電話!要不,待會當場打死你1全天雄威脅道。

「喂,媽,我在學校里上課,晚上沒有時間回去吃飯了,什麼?煲了排骨湯?哦,我在學校也有湯喝埃對,只要五角錢就能喝一盅了。是啊,嗯,那好,周六不用補課,那周六我盡量回家吧,好……」王小兵在沒完沒了地講著電話。

眾人見他接通了電話,也就靜了下來。

其實,那電話正是洪東妹打過來的,他只是為了拖時間,才會嘮嘮叨叨說起來。

此時,全天雄還道他真是跟媽媽在講電話,如果出聲,那就會被他媽媽聽出來,那樣倒不好,於是,也只得忍了。

而電話那頭的洪東妹起初是一愣。

畢竟,她聽到王小兵稱呼自己做「媽」,感覺他要不是神經有問題,那就是喝醉了。

後來,再一聽,感覺頗蹊蹺,他明明是在冶鍊廠的那個廢棄倉庫旁,為什麼要說是在學校呢?分明是出了事,於是,便駕駛麵包車加速向這邊駛過來。

當王小兵講完電話,洪東妹的人馬也趕到了。

全天雄等人都在樹林里,不知道來的是什麼人,便連忙出去查看。

「雄哥,不好了,洪東妹帶了上百人來了!正向我們這邊衝過來!怎麼辦?」一個混混臉無人色道。

「不可能,我們派人監視著她的,如果她有所行動,那就會傳呼我,但我的呼機沒有收到任何信息,這是怎麼回事?」全天雄也有點慌了。

「雄哥,快逃吧1一個混混提議道。

可是,能逃到哪裡去呢?

因為小湖周圍是平地,平地邊沿是小山丘,那山丘極少樹木,一眼就能看荊山丘後面是山丘。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616章他會暖床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618章美人投懷(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