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16章他會暖床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09日 22:53 [字數] 368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轉眼間,便到了小樹林集市。

如今,王小兵也挺多仇人的。他終於明白那些黑道老大出門為什麼都要小心翼翼的了。

畢竟,在黑道混得越久,仇家就越多。仇家越多,就越難以解決恩怨,這樣,到了老年,想要金盆洗手,那就不容易了。

是以,俗話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王小兵深有體會。

他現在就覺得不是自己想退出就可以什麼恩怨都一筆勾銷的。

關鍵是那些仇家不會同意跟他握手言和,如果他退出了黑道,那就會受到仇家的加倍迫害,要是還在黑道,仇家還不敢亂來。

因此,王小兵已無法自拔。

他先到養生堂。

畢竟,要把藥丸給龍非。

見王小兵來了,龍非斟了一杯開水給他,道:「老闆,有去找朱志雄嗎?」

「去了,他很好說話。那天他帶我到馬師傅的家去,報了名,只收了一半學費。」王小兵如是道。

「那就好。你用心學,應該可以學到不少東西的。」龍非坐回辦公桌後面。

王小兵從她那閃爍的眼神可以猜出她心裡有事,暗忖不知她又在想什麼詭計準備套自己的藥方了,每每想起她老是想得到自己的藥丸配方時,心裡就又好氣又好笑。

畢竟,把藥方給她,她拿了也沒用。

那些藥方的藥材在外面的世界幾乎找不到,只有他的玉墜里才會有。

龍非忽然道:「老闆,你這些藥丸賣得那麼好,應該會有人嫉妒,不怕有人想得到你的藥方嗎?」

他千想萬想,也想不到她居然這樣說。

因為她自己就應該是準備那樣做的,按常理來說,她會盡量避免談這方面的話題才對。

但現在她自己提了出來,這又是有什麼目的呢?王小兵左思右想,但未得要領,著實想不出她那樣說到底是什麼意思。忽然之間,他心頭一震。

莫非她準備跟我攤牌?

王小兵想到這種情況,不禁暗吃一驚。

畢竟,這麼久她都是小心翼翼地在這裡經營她的目的,如今卻擺明來說,那不是攤牌還是什麼?

如果她攤牌了,那??,那後果就嚴重了。

王小兵輕易可以想到,一旦她開口向自己要藥丸配方,如果不給的話,估計就要發生衝突了。

想到這小妮子終於要來向自己挑戰了,要是在以往,他願意接受她的戰書,可是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別的且不說,單是三個老古董也夠喝一壺了,假如再加上龍非背後的勢力,那怎麼頂得住?

在思索這些問題時,他連香煙的煙灰也忘記彈掉了。

一截長長的煙灰掉到了他的褲子上。

龍非見他出神的樣子,咯咯笑道:「老闆,在想哪位美女呢?」

「哈?哦,在想你埃」他心裡暗忖道:看看這小婆娘,果然是最毒婦人心。想要把我吞下肚子去了,還能那麼氣度悠然地跟我談笑。

聞言,龍非俏臉刷地紅了。

她是知道他對自己有意思的,不敢再與他對視,佯裝看筆記本里的訂貨記錄。

「非非,你今天很美。」他深深吸了一口氣,也作好了心理準備,「我知道會有人想得到我的藥方,但他們得到也沒什麼用的,這其中的原因就不說了。我最擔心的就是有人來威脅你,假如真的發生了,你千萬要保護好自己,我不想看到你出事。」

他這番話,確實是出於肺腑。

當然,也有籠絡她的意思,但如今如果她要攤牌,那什麼都無所謂了。

「呃,我會保護好自己的了,你也要小心。我覺得,極有可能會有人對你不利,平時多與朋友在一起,盡量少些單獨出外,應該會好些。」龍非含羞地瞥了他一眼,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道。

「你今天又見到我印堂發黑了?」他笑道。

「咯咯,有一點。」她道。

至此,他輕鬆了一些,畢竟感覺她不像是要攤牌。

那她為什麼要跟自己說這些呢?據王小兵分析,最有可能是她的心已漸漸偏向自己了。想到這一點,他心裡不禁喜滋滋的。

但同時,也有點緊張。

畢竟,她既然這樣說了,那絕對可能是她獲悉了內部的一些事情。

前段日子,她就這樣提醒過自己,當時,王小兵就猜測會有事發生,果然應驗了,如今,她又這樣說,那證明她背後的勢力可能要對自己有進一步的行動,但應該不是她行動,但她知道,不忍心見到自己出事,才轉彎抹角來提醒自己。

想到這裡,他對她又有了三分好感。

「非非,我經常一個人在外面逛的埃」他試探道。

「那就不好嘛,你近來的運氣可能不太好,那就要多與朋友們在一起,與你的弟兄們在一起,或者他們之中的某一位運氣不錯,那就可借他們的運氣來消災。」龍非真的像一位算命先生了。

「哈哈,人生這麼長,難道我天天要這麼做嗎?」他一步步向她套取自己想要知道的內容。

「那倒不用。」她肯定道。

聊天這裡,他也能確定她是知道一些內幕。

直接問她,如果她肯道出真相,那當然最好,不過,他知道她的心雖偏向自己,但還沒有完全歸降,是以,如果直接問,那倒會使她受驚。

因此,假裝不知道才是上策。

「那總有一個限期吧?」他重新點燃一支香煙,道。

「依我看哦,你的這段不好的運氣可能要持續一年半載,或者過了這段時間,運氣會好起來。」她明顯想告訴他更多,但有所顧忌,總是吞吞吐吐的,藏頭露尾,不能全說出來。

「一年半截?」王小兵訝道。

「運氣的東西,一般都會持續這麼久的啦。」龍非好像對運氣很有研究。

「那就是說,我在這一兩年內都要多與朋友在一起,那樣才可逢凶化吉?這不是折磨我嗎?生死由命,富貴在天,顧不了那麼多埃」他在想,如果她肯告訴自己到底她背後的勢力準備搞什麼陰謀,那就再好不過了。

但她不會說的。

是以,他也懶得問她,以免浪費口水。

「你相信我一次吧,好嗎?我真的會看相,覺得你近來運氣真的不好。」她倒有點替他著急。

「哈哈,好,那從明天開始,我就多些與朋友在一起,爭取借他們的好運氣度過這次的壞運氣帶來的不好結果。如果平安無事,那都是你的功勞,沒什麼好報答你的。這輩子我就跟定你了。」他用戲謔的口吻道。

畢竟,以開玩笑的語氣說這種話,不會那麼尷尬。

龍非聽了,俏臉更紅了。

「你跟著我沒好處的哦,我脾氣爆著呢,可能天天會打你,要你做包身工呢。」她嬌笑道。

「沒問題,我要求很低的,只要睡在你的床上,平時跟你一起出去逛逛街,回家了能有飯吃,即使是做包身工,那我也願意。我會暖床的。」他揚了揚眉,笑道。

「你,嗯」她將手中的圓珠筆朝他丟了過去。

「哈哈……,我先走了。」他身形一掠,已飄出了養生堂,留下一串爽朗的笑聲。

看著他堅毅的背影,龍非微微咬著鮮潤性感的紅唇,秋波瀲的美眸略微含情地凝望著他,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

與龍非的一番談話,王小兵心情愉快不起來。

不過,也不是很差。

至少,他再次印證了之前自己對她的猜測,那就是她漸漸對自己有了意思。

這或許都要歸功於平時對她無微不至的關懷,才會獲得她的好感,從而一厘一毫地感化她,將她爭取過來,變成自己的一枚棋子。

想到付出居然有收穫,他很欣慰。

如果只有付出而沒有收穫,他也不會很沮喪,但畢竟有點不爽。

離開了養生堂,他便朝大街對面的食品批發門市部走去,他要找張芷姍,請她介紹她的表姐給自己認識。

路上,他回味龍非那番使人尋味的話語。

按她說的意思,那就是近來會有人對自己不利。再細細地咀嚼她的話,可以得出更為詳細的內容。

她叫自己不要單獨出外,從這一點,就可猜測出會有一幫人想要動自己,到底是哪幫人要動自己呢?這個問題,他是難以知道了。除非龍非肯告訴他。

從龍非的話里,他就得出這些訊息。

他相信她不是亂說的。

如果選擇相信她,那接下來的日子就真的要小心翼翼才行。

不然,到時陰溝翻船,那就悲催了。他還有偉大的夢想沒有實現,不能年紀輕輕就去見馬克思。

難道那幫人準備綁架自己,看能不能從自己的口中問出藥丸的配方?這一點,倒還真有很大的可能。如果敵手只想要配方,他真的願意給他們,可是,他們要了配方也沒用,因為他們沒有藥材,那必然還會來找自己。

除非肯把玉墜的秘密告訴他們。

不過,那樣一來,就真的是將自己致於絕境了。

玉墜的秘密是萬萬不能說出去的,只要這個秘密傳到社會去了,那就會招來一場史無前例的腥風血雨。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