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05章高傲的女人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03日 23:08 [字數] 846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龍非這麼做,也清楚自己有可能暴露身份。

不過,她實在是看不下去,而且,王小兵曾經關心過她,她對他有些好感,因此,才會冒險與梁國興頂嘴。

她的意思是:如果梁國興不主動出手打自己,那自己也就不出手,否則,就是拚個玉石俱焚,也要跟對方搏殺到底,絕不退讓,在斗戰中找回自己的尊嚴。

畢竟,要是梁國興先動手,那她就有足夠的理由來動手。

而王小兵也希望梁國興出手。

只要梁國興打龍非,那王小兵就可以拔刀相助,從而獲得她的好感。

這是其一,其二,一旦龍非出手了,那她應該就準備要偏向自己這一邊了,這樣一來,就可從她那裡得悉一些她背後勢力的消息。

這是一箭雙鵰的好事。

是以,王小兵暗暗祈禱梁國興出手。

梁國興已揚起了右掌,看樣子就要抽在龍非的臉上。

而龍非卻是微揚著俏臉,一副「你打我試試」的神情,大有給對方抽十數巴掌也不會側一下頭的氣概。

當時,氣氛火爆之極。

但梁國興終究不敢出手,或許也有一點了解龍非,是以有些顧忌。

隨後,氣得渾身顫抖,一字一頓道:「你給我記好了,以後我們跆拳道會找你好好解決今日的恩怨,你等著1

「哼,誰怕誰1龍非美眸射出冷光。

她與梁國興站在一起,倒顯得嬌小,可是,氣勢一點不弱,反而比梁國興的更強。

別看她那麼玲瓏小巧,但給人的偏偏就像是一座鐵鑄的美人一樣,任憑狂風暴雨也難以使她的姿勢改變一點點。

梁國興氣得要暈過去。

「既然是切磋,那就要公平。」龍非老話重提道。

「師兄,要不要揍她!?」梁國興的師弟也是一臉的暴戾,看樣子要生吞了龍非一樣。

「我們好漢不跟惡女斗,現在先放她一馬,以後會向她討回這個公道的。」梁國興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臉色鐵青。

「還好漢呢,哼」龍非揶揄道。

「今天老子沒空跟你鬥嘴。」說著,梁國轉頭瞪著王小兵,?兵,道:「你小子要跟我們跆拳道切磋,現在你想怎麼搞?」

他說著說著,倒像是王小兵去踢館一樣了。

「你說話真搞笑。」王小兵道。

「依我看,不如這樣,王老闆需要休息一下,如果真是切磋,那可定個時間。」龍非一直沒有停嘴。

「那也行,既然你們跆拳道要找我切磋,那我就接受你們的挑戰,定個日子,過幾招,也未嘗不可。」王小兵見龍非一直都在幫自己說話,估計是有原因的,是以,也順她的意思說下去。

「有種1梁國興豎起一個大拇指。

「他比你有種。」龍非明顯是對梁國興頗為討厭,他說一句,她就要頂一句。

「你個臭婆娘,不要得意,到時有你死的一天,別那麼拽!老子一定會找你算帳的!得罪我們跆拳道協會,你會知道後果的1梁國興用威脅的口吻道。

不過,龍非並不怕。

至少,由她那冷酷的臉色可以看出她很鎮定。

「跆拳道了不起嗎?別老是拿來嚇人1龍非女中豪傑的氣概,使人嘆服。

若要說到鬥嘴,梁國興自然敵不住龍非的伶牙俐齒,遜色一籌,動手又不敢,吵嘴又要敗下陣來,梁國興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來這裡,他只是想打聽王小兵在哪裡。

想不到,居然會被她這樣阻撓,原本,以為她會與自己站在同一陣線。

結果,卻是大大的出乎意料。可能因為梁國興知道一點底細,所以冷靜下來之後,忽然道:「不用我治你,自有人教訓你。」

此話一出,龍非果然靜了下來。

由此,王小兵也可以猜出,龍非多半是有什麼把柄落在別人的手裡。

當然,這只是猜測,但按現在的種種跡象來看,他的揣摩也並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沒有八分准,也有五分准。

「王小兵,那就明天吧。」梁國興冷道。

「沒問題,跟你切磋嗎?」王小兵知道今日與跆拳道結了梁子,沒那麼容易消解恩怨。

「當然,由我來領教你的高招,不如這樣,到縣城去,由我們跆拳道作東,在我們跆拳道協會的地盤正式跟你切磋一番,你覺得怎麼樣?」梁國興被龍非激了一番,想到王小兵又同意擇日切磋,於是也客氣了三分。

「可以。」王小兵不懼道。

其實,他說「不」,那也沒有用。

因為他已把跆拳道協會的一個學員打倒了,對方想要找回場子,肯定會死纏著自己。

是以,答不答應,其實答案都是相同的,那就是必須要答應,何況,主動答應,臉面還來得光彩一些,不然,自己說「不」,但人家說「要」,那倒沒法下台階了。

小樹林集市屬於王小兵的地盤。

其實,如果他說不,就現在來說,梁國興也奈何不了他。

不過,敵人在暗,自己在明,王小兵知道,遲早有一天,對方會伏擊自己,如果不死,也會受重傷。

因此,他乾脆答應,那情況還比較明了一些,至少,自己不用擔心出門就會遇襲,畢竟已答應了對方的挑戰,那大家就各自做好準備,到那日再好好切磋切磋,分出勝負只是個表面現象,其實都是為了解恨而已。

但龍非又開口了:「這樣一點不公平。」

「你1梁國興怒吼一聲,方圓百米內都能聽到他的獅子吼。

「依我看,既然是要到跆拳道協會去切磋,那就是頗為鄭重的一件大事。這需要給時間雙方準備。不如一個多月之後,屆時王老闆也放寒假了,就可以輕鬆上陣,這樣最好。」龍非自顧自道。

「非非說的也有道理。」王小兵道。

梁國興沉吟。

好半晌,他可能覺得早一個月跟遲一個月,那沒什麼分別。

於是,才緩緩道:「那行,就在你放寒假之後,我們來一次切磋,事先告訴你,如果你輸了,那就要賠我師弟藥費一萬塊,聽到沒有。」

這比搶更牛逼。

「你這不是在搶錢嗎?」王小兵冷笑道。

「如果我輸了,這筆帳就勾銷。」梁國興一副自作主張的樣子,道。

「他們就是想搶嘛,王老闆,那你要小心了。他們可不是人吶。」龍非在一旁冷笑道。

梁國興知道鬥嘴贏不了龍非,不敢再跟她爭辯。

「到時,我們會派人來通知你。如果你不去,那後果自負1梁國興丟下一句,便帶著兩個師弟走了。

看著梁國興那拽拽的背影,王小兵想立刻召集人馬過來痛打一頓他們,看他們還敢不敢那麼拽,不過,想到那樣做了,雖是逞了一時之快,後果也很嚴重的,畢竟,若對方也用這種手段來對付自己,那終究有一天自己也會被群歐一頓。

是以,他沒有打電話召集人馬。

如今,這件事非常複雜。

剛才,龍非一直在幫自己說話,估計她知道一點梁國興的底細。

於是,王小兵假裝順口問道:「聽那個傢伙的口氣,好像他很了不起一樣,難道真是身懷絕技?」

「你聽過縣運動會的跆拳道比賽嗎?」龍非眨著美眸道。

「沒有。」王小兵如是道。

「我聽說梁國興在縣運動會的跆拳道比賽中得過第二名。他上面還有一個師兄,叫方為山,得過第一名。」龍非如數家珍道。

「這麼牛`逼?誒,你怎麼知道的?」王小兵對於龍非的見識有點佩服。

「呃,聽說的。」龍非敷衍道。

他知道再問也問不出什麼,是以,乾脆不問了。

「這麼說來,這個梁國興還真有兩下子?」他暗忖如果剛才與對方交了手,可能自己要吃虧。

「那當然啦,他練跆拳道已有很多年,算得上是個行家了。但還沒到爐火純青的境界,不過,對於一般人來說,也算利害的了。」龍非道。

「那一個月之後,我也麻煩。」王小兵苦笑道。

他是個樂觀的人。

縱然知道自己的處境很危險,依然保持心情快樂。

「你真的要去踢館嗎?你要知道,他們的師傅張大雄更利害。」龍非也替他擔憂道。

「可是,我不去行嗎?估計他們會叫人來找我,伏擊我,我在明,他們在暗,始終會有一天被他們得手。」王小兵如是道。

「那你去了,要是被打傷了,怎麼辦?」龍非關懷道。

「住院埃」他開玩笑道。

「你呀,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也還能說笑,真是服了你了。」龍非佩服他的氣魄。

「那還能怎麼樣?難道哭嗎?有用嗎?他們敢在我頭上動土,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王小兵有點氣憤道。

他首先想動的就是全天雄。

這一切,都是那廝搞出來的,如果不收拾那廝,王小兵心裡太憋屈。

龍非想了想,道:「你不如去拜師學點搏擊技巧,到時跟他們切磋起來,縱使輸了,也不會太傷,或者有贏的機會,也說不定。」

「不是說想去拜師就能拜師的埃」王小兵想起當時為了要跟白光偉比斗,想拜王強為師,可是,拜不成,因此,他知道拜師都是要講緣分的,不然,很難有機會。

「我認識一個武師。」龍非猶豫一下,道。

「噢?」王小兵微訝道。

「只是我認識人家,人家不認識我啦。」龍非見他用好奇的目光盯著自己,連忙解釋道。

「哦,這樣也沒用啊,我還以為你跟那武師很熟的呢。」王小兵感覺她是有點藏藏掖掖的,不過,知道她是有目的來這裡的,就可以理解了。

他的身手,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如果不是碰上真正的練家子,那不會吃虧,不然,有點麻煩。

龍非好像在搜尋著合適的詞語來說話,想了一會,才道:「那個武師叫馬雲天,懂詠春拳,你要是拜他為師,學一些技擊技巧,那會好很多。」

「可惜我不認識他。」王小兵如是道。

「馬雲天欠一個人的恩,如果你去找那個人幫你說情,應該沒問題。」龍非指點道。

「哈哈,問題是我不認識那個人啊,連他姓甚名誰都不清楚,怎麼好意思去求人家呢,去了,估計就是碰壁的料。」王小兵笑道。

「你不是有健胃丸嗎?」龍非淡淡道。

王小兵已聽明白了。

他知道龍非說馬雲天恩人可能有胃玻

不過,問題是馬雲天的恩人會不會相信自己的健胃丸,自己就這樣去自賣自誇,可能會適得其反。

「他如果說我的是假藥,那不是很無聊?」王小兵道出自己的想法。

「這也是個問題。」龍非頷首道。

畢竟,王小兵的養生堂名氣還不夠大,在東方鎮里,有不少人聽過。

但在整個華龍縣裡,知道養生堂的並不多,一來,他沒有做廣告,二來,好事一般都是傳播得比較慢的。

俗話說:壞事傳千里。

人就是這樣,如果是壞事,就喜歡幫你傳出去。

假如是好事呢,別人就不想幫你傳播,覺得幫你的忙,那是便宜了你。這是大眾心態。

王小兵如果自己帶著健胃丸去找馬雲天的恩人,要是那人比較好說話,那還罷了,不然,可能要被掃地出門,何況,一個陌生人出現,然後說這藥丸對胃病有好處,誰敢吃呢?

是以,除非有熟人介紹一下。

龍非也在幫他想辦法,半晌,才道:「你不是認識工商局的局長嗎?」

「呃,是,不過不太熟,一般般啦,要請他經常幫忙,那不容易埃」其實,王小兵只認識工商局局長的老婆張惠蘭而已。

「請局長幫你推薦一下,那人應該就會信了。」龍非道。

「縱使局長肯幫我,那人也未必信。」王小兵道。

他不知那人是做什麼的。

龍非笑道:「那人跟工商局局長相熟的。」

「哦,真的?那我試試看。」王小兵在想龍非是怎麼知道這層關係的,不過,她連梁國興的底細都清楚,這也就不足為奇了。

「最好快點。如果你拜不了師,那就要找洪東妹幫你去說說情,看行不行,這樣或許也可以避免雙方進一步惡化。不然,到時你自己很難處理。」龍非考慮到了方方面面,給王小兵出點子。

王小兵還沒跟洪東妹說過這件事。

畢竟,洪東妹日常要處理很多棘手的事情,他不想隨便去打擾她。

二來,這件事,看起來是件比較簡單的事情,但細細一想,就會發現其實很複雜,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他感覺自己能解決,是以,想靠自己的力量去試一試。

他也知道,或者真的要找洪東妹商量一下。

但洪東妹與三個老古董翻了臉,其實她也說不了情。王小兵是這樣想的。

不過,龍非卻不是這個意思,她是說讓洪東妹去跟另一個人求情,但王小兵並沒有領悟到她的意思,還道她說的是讓洪東妹去跟三個老古董求情。

這是他日後回想起來才知道的。

當時,他沒有想明白。

是以,他決定還是先去找馬雲天的恩人,看能不能靠他推薦一下,拜馬雲天為師,學點技擊技巧。

畢竟,人在江湖,要是沒有兩把刷子,那確實比較危險,黑道是一個很特別的行業,這裡講究的就是打打殺殺,不是斯文人呆的地方,沒有剽悍的體魄與過人的智慧,想要登上權力的巔峰,那幾乎沒有可能。

能不能拜師成功,要去試過才知道。

他很早就想提高一下自己的實力,不論從哪方面來看,這都是好事。

不過,一直沒有遇到肯收自己為徒的能人,之前,想拜王強為師,但王強婉拒了,因為他收了白光偉做徒弟,傳授了不少武藝給對方,結果,白光偉成為了黑社會的老大,這使王強非常不滿,從那以後,他就不肯再收徒弟了。

如今,王小兵知道不論怎麼去求王強,那也是沒用的了。

除非有大機緣。

但一生可能都遇不到大機緣。

因此,他不敢再奢求拜王強為師,只好另投高明了。

「馬雲天的恩人叫什麼名字?他又是怎麼成為馬雲天的恩人呢?」王小兵看了看手上的勞力士,覺得還有時間,便想了解一下。

「馬雲天的恩人叫朱志雄。」龍非緩緩道。

王小兵點頭。

龍非整理了一下思緒,道:「簡單來說,就是當年,馬雲天落難時,是朱志雄救了他。後來,兩人成為莫逆之交。」

「噢,原來這樣。那朱志雄如果肯開口幫我,那還真有幾分希望。」王小兵道。

「當然。」龍非淡然笑道。

「這兩天,我就去拜訪一下朱志雄,他住哪裡?」王小兵隨口問道。

「咯咯,這個我怎麼知道呢,我又不住在他的隔壁,應該是住在城裡,問一問工商局局長就清楚了。」龍非嫵媚笑道。

「這個也是。」王小兵請張惠蘭幫忙就行了。

他與她是情人。

所以,這點小忙,應該是沒問題的。

今天發生這件事,對王小兵來說,其實也不完全算是壞事。

畢竟,他發覺龍非肯幫自己說話,不論怎麼說,都表明她的芳心已有一點偏向自己了,只要再接再厲,估計日後就有機會完全將她感化,到了那一天,就是真相大白的時候了。

如今,他不急於知道她背後的勢力。

原因很簡單,他知道了也沒有能力去對付,那樣,只是徒增煩惱而已。

是以,乾脆不管它,等到跟三個老古董決出了勝負之後,再慢慢來對付龍非背後的勢力,這樣,也有利於自己計劃,不然,背腹受敵,想不死都難。

以他現在的實力,不能同時對付兩邊的敵手。

如今,他只有集中力量對付三個老古董,爭取成為小樹林集市與山石集市方圓十數里的真正老大,這才是上策。

至於龍非背後的勢力,他就先拖住,既不讓龍非知道自己是有意在裝她,也不跟她翻臉,只要她不主動翻臉,那大家就保持這種敵我不明的關係,其實,這是目前對王小兵最好的局面。

想成就一番事業,都得經過許多大風大浪。

王小兵深有體會。

他還想到一個問題,那就是自己的養生堂應該做做廣告。

不然,知名度的傳播太慢了。可能再用十年,才會使整個華龍縣的人知道養生堂的存在,不是不好,而是時間太長了。

他的藥丸都是好東西,已有質量保證了,如今,只要儘快廣而告之,讓更多的人聽說過養生堂的產品,才能快速在消費者里建立良好的口碑。做廣告要錢,但有了知名度之後,那銷售就會隨之增長,金錢也就自然滾滾而來了。

現在,經過了大半年的不斷研究,他已可以盡最大能力煉製丹藥了。

開兩三間養生堂分店,也應該有貨供應。

是以,他準備到縣電視台與廣播局那裡花些錢做廣告,將養生堂搞起來。

想到這裡,他心裡頗為興奮,因為,如果不是今天跆拳道的人來鬧一鬧,他還不會想到去給養生堂做廣告這件事。

可見,塞翁失馬,真的難以斷定是禍還是福。

他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藥品經營許可證,這是一個大硬傷。

但他已跟東興醫院的護士沈若蘭談好了,要她去考一個執業藥師,然後就容易辦到藥品經營許可證了。不過,這事不是一蹴而就的,還要些日子才行。

他並不急,畢竟在東方鎮里,他覺得還是能站住腳跟的。

出了東方鎮,那可難說了。

在東方鎮里,別的且不說,單說張惠蘭,就基本能罩住他。

何況,他還準備跟東方鎮書記的小姨子打好關係,日後能攀上東方鎮書記,那就更有保險了。

先在東方鎮里好好經營自己的養生堂,等到沈若蘭考到了執業藥師,辦到了藥品經營許可證,那就向縣城進軍,把養生堂做大,再向全國,甚至全世界進軍,打造出一片屬於自己的保健品帝國。

不過,現在這一切才剛開始。

是以,他聽完龍非的指點之後,便與她告辭,自去買水果、香煙與預訂包廂了。

水果加香煙,一共用了數百塊,主要還是香煙需要花費多,最後,到君豪賓館去訂了兩個包廂。庄妃燕知道他在村委里做事,也替他高興,畢竟,她不太願意他一輩子都在黑道里摸爬滾打。

畢竟,在黑道里混,難以做長青樹。

一般來說,能善終的都很少,如果能平安活到五十歲,又有不少家財的,那更是寥寥無幾。

黑道不是那麼好混的,內部爭鬥激烈那自不用說,而且,最關鍵的還要受到白道的不定期清除。白道與黑道,其實有關聯之處,可是,白道畢竟在文字上表明是合法的,所以,它自然就有了代表人民的權力。

當黑道勢力過大的時候,人民群眾會有意見。

當人民群眾表達了這種不滿的意見之後,白道就會有所行動。

可以說,白道不會一下子將所有黑道都清除掉,這個不可能做到,但會將一些關係不夠強大的,但又有代崩勢力剷除。

這樣,可以起到殺雞儆猴的作用。

是以,黑道很難混。

王小兵從以往的黑道前輩的一生中,看出了這點真諦。

其實,不是他想混黑道,而是身不由己就一隻腳踏入了黑道,現在,想出去,那是不可能的了。

就像一棵樹,根生長在了土裡一樣,他已與這塊土地的絲絲縷縷都有了關係,一切都盤根錯節,人在江湖,許多事情不能按自己的意志發生,而他只能按事情的發展而走下去。

預訂好包廂之後,他便帶著水果與香煙回東和村。

不久,便到了村委。

搞衛生的時候,不見幾個人影,當衛生搞好之後,村委的人又來了。

當他把摩托跑車停在村委的小院時,便聽到裡面傳出王家發的聲音:「那這次得認真應付才行。」

當王小兵拎著東西走進會議室的時候,見到裡面有一個熟人,那就是葉翠翠,想不到鎮政府派來的人是她。而葉翠翠見到王小兵,也怔了怔。

「葉姐,您好。」王小兵打招呼道。

「哦,原來你是這個村的。」葉翠翠微微頷首道。

「小兵,叫葉所長,她負責我們這片區的。」村長王家發連忙叮囑道。

「葉所長好,來,剛買了些水果來,大家嘗嘗,先吃些水果,潤潤喉,這天氣有點乾燥。」他把幾大袋的水果放在了桌子上。

男的自然是去拿香煙,女的則拿水果。

「王小兵,你不是還上學嗎?今天放假嗎?」葉翠翠問道。

「哦,是啊,沒有放假,我是村長的助理,今天請假回村子里幫著做些事。」他如是道。

「想不到你已工作了。」葉翠翠微訝道。

「葉所長,您吃蘋果還是葡萄,我拿去洗乾淨。」王小兵找了個托盤,將幾樣水果放在上面。

「隨便吧。我是提前來這裡,跟你們說一下情況,這次抽查可能會很嚴,如果不達標,那大家都不好過,村長與支書的烏紗帽可能都會丟掉。你們兩個得努力些。」葉翠翠坐在會議桌的前端,有點高傲的神色,指了指村長與支書,以上位者的口吻道。

聞言,村長與支書臉色都變得陰沉起來。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604章美女的倔強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606章男女互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