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03章王老闆的桃花運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02日 23:07 [字數] 852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郭愛月一直站在會議室的門口。

在唐志義與白秋群對話的過程中,她腦子一直幾乎空白著。

唯一在她的腦海里出現的便是她不停地祈禱的一句話:請不要發現王小兵,請不要發現王小兵……

如今,唐志義走向窗戶。

郭愛月緊張得差點要昏厥過去,兩腿軟綿綿的。

畢竟,如果唐志義查看了第一個窗戶,再順便去看看第二個窗戶,那就會露出馬腳來了。

她不知道當唐志義見到王小兵後會是怎麼一種情況,但她很清楚,中午回到家裡,那肯定要大吵一場,可能動手也不出奇。

白秋群則擔心唐志義見到王小兵之後,會在村裡到處知說。

畢竟,一旦傳開了,那她也害怕。

是以,她才會近乎怒喝著要唐志義回來坐在自己旁邊。

但是,唐志義已認定那窗帘後面極有可能藏著人,不去查看一番,心裡不踏實。他確實受過白秋群的恩惠,只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只好先按自己的想法去做。

「表嫂,等我看看這窗帘就跟你坐著聊。」他繼續朝第一個窗戶走過去。

轉眼間,便到了。

當他伸手佯裝去摸窗帘時,心中也緊張起來。

畢竟,要是真的見到那裡站著一個男人,那他也會大吃一驚的,雖然已有心理準備。

不過,他還是希望什麼也沒有見到為好。

他的手攥住了窗帘,卻是不敢一下子拉開,等了兩秒鐘,可能是鼓足了勇氣,才一把拉開了。

「豁啦」一聲,一半窗帘被拉開了,窗台上什麼也沒有,這一剎那,唐志義也鬆了一口氣,他確實不願意看到窗台上站著人,那他也有點不知如何是好了。

如果是村長或支書,那他就更難辦了。

「這窗帘好埃」他訕笑道。

「你神經兮兮的到底是幹什麼嘛?」白秋群柳眉倒剔,嬌嗔道。

「表嫂,你們兩個女人,怎麼會發出那種啊啊聲呢,有點不雅,以後還是少叫出來比較好。」唐志義也憋不住了,便直說了。

「神經病1白秋群吐出三個字。

人家兩個女人在「啊氨地叫,確實沒有犯到他唐志義。

是以,他也不好意思再說什麼,只要沒有見到男人在這裡一起參與發出「啊氨春音,那便行了。

於是,唐志義訕訕地站了一會,便瞪了一眼郭愛月,陰聲陰氣道:「還站在這裡幹什麼,不用去買菜嗎?整天沒所事事的,做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還不快回去1

郭愛月心中暗喜。

如果是平時,唐志義敢這樣呼喝她,必然要反擊。

如今,恨不得立刻與唐志義離開這裡,那這件事就算是度過了危機,於是淡笑道:「老公,要買什麼菜呢?」

「今天做紅燒肉吧。」唐志義邊說邊走了出去。

郭愛月也跟著出去。

在出到門口的時候,回頭與白秋群交換了一個眼神,兩女同時露出欣慰的笑意。

站在窗台上的王小兵也鬆了一身,差點就被發現了,暗道一聲慚愧,要不是上帝眷顧,今天就麻煩了,於是,也悄悄地下了窗檯。

「都說這地方不安全了。」白秋群抹著額頭的微汗,道。

「白姐說得對。」他同意道。

「不如我們找個隱蔽的地方,再來搞,好嗎?」白秋群還想要。

「白姐,我要去買東西了,待會鎮政府會有人先來這裡,說今天有上面的人來抽檢掃文盲工作的效果。」王小兵如是道。

她也聽柳大鐘說過一下,知道有這麼一件事。

「那就下次吧。」她微微遺憾道。

「有的是時間,不急在一時。」他祭出柔舌功,吻了吻她的紅唇,便辭別回家去了。

他的摩托跑車停在家裡,回到家,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悠然地吸著,回味剛才與二女激情大戰的撩人場面,依然興奮不已,不過,被唐志義來嚇了一場,倒是美中不足。

抽完香煙,出了門。

騎著摩托朝小樹林集市而去。

他要買些水果,並且要到君豪賓館去預訂包廂。

一路上,吹著口哨,心情愉悅,剛剛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渾身充滿了鬥志,他暗忖要是現在學習學習,估計效率很高。

一會,他的大哥大響了。

於是,停下車。

在路邊的一棵芒果樹下,他接聽了電話。

號碼是個陌生的號碼,也不知是誰打來的,應該是公用電話的號碼。

「喂,哪位?」他問道。

「小兵,是我,鐵手。」話筒那邊的人道。

「噢,鐵兄,有什麼事嗎?」他與鐵手算是結成了同盟,如今,鐵手為他幹活。

「是,有個壞消息要告訴你。你聽了可能會不高興,我今天聽到全天雄那邊說,他們請了縣城武館的一個人來教訓你。你自己小心點就是了。」鐵手如是道。

「消息準確?」王小兵心情微沉。

「我之前都不知道,今天聽說那個武館的高徒來了。」鐵手道。

前段時間,王小兵教訓了一頓全天雄,估計全天雄不知道是王小兵叫人來打他,不過,他也會怨恨對方,第一次叫鐵手來教訓王小兵,但失敗了。

如今,又請了縣城武館的人。

「那人長得什麼樣?」王小兵想問清楚些。

「這個就不清楚了,估計那人在到處找你,你自己要注意。好了,掛機了。」鐵手叮囑道。

掛了電話之後,王小兵掃視一圈。

路上沒有什麼可疑的人,自己是早上回村子的,應該沒有被什麼人跟蹤。

如果要到小樹林集市去,那可能會被人盯上,也不知那武館的人到底有多強,要是比自己強很多,那真會被打個半死。

想到這裡,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如今,局勢越來越危急了。

全天雄一而再,再而三地來搞事,王小兵已忍無可忍了。

當然,他不會帶人去把對方砍死,那樣,他極有可能要到某個偏僻的平地去吃子彈,他不喜歡吃鐵,所以,不會那樣做。

但他不會放過全天雄。

只要時機成熟了,他要將全天雄徹底擊跨。

現在,他在半路上,去小樹林集市吧,有危險,不去吧,又顯得自己太過畏縮。

何況,這種事,一直這樣躲下去,也沒什麼意思,他不想做縮頭烏龜,與其閃閃躲躲過日子,倒不如勇敢面對,做一個真正的男子漢,那樣還更好一些。

於是,他又點燃一支香煙,吸著,然後騎摩托繼續上路。

不久,便到了小樹林集市。

他先到養生堂。

一般,他都是在中午時分來這裡的。

除了拿藥丸來,還有就是收昨天的一些貨款,每天如此,風雨不改。

「老闆,怎麼今天這麼早呢?你平時不是中午才來的嗎?」龍非斟了一杯開水給他,問道。

「哦,今天有空。」他把藥丸給她。

「老闆,我有件事想跟你說。」她接過藥丸之後,忽然道。

「什麼事?說吧?」他掃視一眼,見她眼神有些閃爍,暗忖她不知要搞什麼花樣。面對她,他總是會提高警惕。

畢竟,她不是省油的燈。

「誒,我不知怎麼說才好呢。」她佯裝忸怩道。

「我跟你,那麼熟了,還有什麼不能說呢。說吧。」他知道她狡猾狡猾的,是以,也裝出一副萬年老友的樣子。

兩人在暗鬥。

只是,龍非還不知他已在設陷阱裝自己而已。

螳螂捕蟬,麻雀在後,說的正是王小兵與龍非現在的關係。龍非以為自己吃定了王小兵,可是,事實上,她已漸漸處在被亍

「我發覺你今天氣色不好。」她以算命先生的口吻道。

「哈哈,你會看相?」他笑道。

「咯咯,會一點吧。照我看,你印堂有點黑,主你近來運氣可能不暢。」她盯著他,仔細看了一眼,微笑道。

「那要怎麼做才能消災呢?」他心裡卻在想,她為什麼要這樣說,這肯定有原因,不會無緣無故說這種話,可是,他又想不出她到底要玩什麼伎倆,腦子轉了幾圈,沒得要領,只好繼續聽下去。

「出去散散心,旅遊幾天可能會好些。」她建議道。

「我要上課埃」他理不出頭緒。

畢竟,近來也沒得罪她,而她也沒什麼反常現象,怎麼今天突然這樣說呢?

他想了又想,也找不出因由,不過,以他對她的了解,她那樣說,必然有她的目的,不然,她是不會說這種多餘的話的。

她力勸道:「出去玩幾天吧。」

「不是我不想去啊,實在很忙,分不開身。」他邊聽邊想。

「那你多呆在學校,學校里有很多人,有的學生可能會使你的衰運消退。」她眼神有些飄忽,明顯是有事瞞著他。

他不會問她是什麼事。

因為問了也沒用,她是不會說的。

「我經常在學校埃這個容易,哈哈,就這樣辦吧。」他笑道。

「我真的會看面相的,你的印堂真的有點黑,主近來可能會有點衰運,真的要注意。」她一本正經道。

起先,他沒有一丁點頭緒。

聽她說了幾句之後,他忽地心頭一震。

因為剛才他接了鐵手的電話,得知有縣城武館的人要來教訓自己。

莫非龍非指的是這件事?如果是的話,那她怎麼知道這件事的呢?突然之間,王小兵頭都大了一圈,畢竟,他發覺局勢越來越複雜了。

為了證實一下,他笑道:「衰運是什麼?不會是考試不合格吧?」

「咯咯,也有可能。」龍非明顯想多說些。

「不過,我不太信這個,你看,我得罪過不少黑道的人,他們可能會找我尋仇,那這個算不算是衰運呢?」他旁敲側擊,終於說到了點子上。

「當然算啊,還說不定真的是有人要向你尋仇呢。」她頷首,表示同意道。

「這個我信。」他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那就是龍非也知道有人要來找自己的麻煩,王小兵腦子有點紊亂。

最令他想不通的是,龍非是怎麼知道的呢?難道鐵手曾經告訴她,或者她從別人那裡聽來的?

可是,這件事,鐵手也才剛剛知道,而且,好像鐵手也不認識龍非,怎麼會先告訴她呢?這不是很奇怪嗎?以王小兵的推理,這種情況是不存在的。

那剩下的就是她從別人那裡聽來的。

可是,從哪裡聽來的呢?

如果不是全廣興那邊的人,並且還要是小頭目之類的,才有可能知道,那其他人很難知道這個消息。

忽然之間,王小兵感覺龍非是全廣興那邊的人。

只有這個推理,才比較合理。

當然,他還要先打電話問一問鐵手,看他有沒有事前告訴龍非。

如果鐵手先來養生堂找自己,找不到,那就把這個消息告訴龍非,而她又轉口暗示自己,那也有可能。

但這種可能性極低。

不過,並不完全能排除,是以,得先問問鐵手,才能確定。

在這件事里,王小兵也看到了一點希望:那就是龍非的心正在漸漸偏向自己,如果她是在向自己暗示會有危險,說明她已被自己先前的行為感動了。

想到這裡,他感到很欣慰。

只要把龍非籠絡過來,那就可知道她背後的勢力是誰了。

他知道,之前自己採取對付龍非的策略是對的,只要按這條路子走下去,極有可能將龍非感化。

「其實,這種事也躲不了。」他笑道。

「別到處去,那就安全很多啦,對不?」她紅唇動了動,還想多說幾句。

「聽天由命吧,如果運氣太衰,可能喝水也嗆死,只要還不該死,從飛機掉下來,也能活下來。」他知道,這樣一味地躲下去,躲了初一,能躲得了十五嗎?

有了問題,就應該想辦法去解決。

問題得不到解決,不論躲多久,始終有一天還是要面對。

王小兵明白這一點,他很清楚,這個問題不是短暫的,只要還沒跟三個老古董決出勝負,那這個問題就一天不會消失。

是以,他決定勇敢面對。

「改改運氣,可能會好些呢?」龍非還在勸道。

「不如我倆一起到外面去旅遊一番,怎麼樣?」他在試探她,如果她同意了,那就說明她的心至少有一半已偏向自己了,否則,還需要多努力。

「咯咯,我要上班呢。」她婉拒道。

「那等你哪一天肯答應我,我再去旅遊。」他早已料到她會這樣答,並不意外。

「你一個人出外面旅遊兩三天,說不定也能改變一下運氣,那樣不好嗎?」她老是勸他,好像有點著急。

難道這與鐵手說的事無關?

要是那樣,那就是另一個陰謀了?會不會是她想設陷阱來誘自己呢?

王小兵心念電轉,畢竟,與鐵手說的事有沒有關係,將直接決定她是否有沒有被自己感化。這個問題,沒人能回答。

「還是不了,一個人旅遊沒意思。」他表明決心。

「咯咯,那也是。」她訕訕道。

有那麼一剎那間,他真想開口問一問她,看她是不是與全廣興有瓜葛。

不過,想到她的處境,縱使問了,在這個階段,她也不可能給自己想要的答案,乾脆別問,浪費口水並不是一件快樂的事。

看了看手錶,已快到早上十一點了。

「我去買點東西。」他告辭道。

「買什麼呢?」她禮貌性地隨口問了一句。

「村委里要招待鎮里的領導,說中午要過來,所以要買點水果回去。」他又掏出一支好日子香煙,點燃,抽了一口,道。

就在這時,有三個魁梧的男青年走了進來。

那三人,都理著板寸頭。

王小兵雖不是正宗的練武之人,但看那三個男青年的剽悍身形,便知是個打架好手。

當那三個男青年走進來之際,龍非的臉色剎那間掠過一抹稍縱即逝的訝色,但很快恢復了正常,但逃不過王小兵的眼睛。

「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你們?」她勉強擠出一抹笑意,問道。

「我們來找人。」那個大眼男青年道。

「請問找誰呢?」龍非俏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僵硬了,看了教人不舒服。

這時,那個大眼男青年瞥了一眼王小兵,好像在認人一樣,看他那輕視的眼神,讓人覺得他很沒禮貌。

「這位是?」大眼男問龍非。

「這是顧客,請問你們找誰呢?」龍非猶豫了一下,淡淡道。

聞言,王小兵便知道其中有蹊蹺了,又打量一眼三個男青年,心頭湧起一個念頭:難道這三個就是縣城武館來的人?

這麼一想,他覺得非常有可能。

三打一,他可敵不祝

如果龍非肯幫自己,那還有得一搏,否則,多半要被捧成豬頭。

他從來不會主動去做吃虧的事,如果店裡三個是縣城武館來的人,那必然是來找自己的,在這種將要吃虧的情況下,他只好佯裝若無其事地走了出去。

出到門口,才鬆了一口氣。

可是,就在這時,那個大眼男忽然道:「那位兄台,請留步。」

話未了,另兩個男青年便已掠了過來,攔住了王小兵的去路,明顯是想動手的意思了。

「什麼事?」王小兵鎮定道。

「你叫王小兵吧?」大眼男又打量了一番他,說道。

一個人,如果連自己的姓名都不敢認,那肯定是遇到了極其危險的事,才會這樣做的。

而王小兵現在遇到這種情況,說危險不危險,說不危險又有點危險,畢竟,如果真是武館的人來打架,他沒有勝算,何況,現在還是一挑三,當然更難以取勝,對方問到自己的名字,是承認還是不承認呢?

以王小兵的性格,他是不會否認的。

是以,他吐了一個大大的煙圈,道:「正是,請問找我有什麼事?」

「哼哼,剛才這位小姐說你是顧客,我還以為真的是,不過,我聽人說過你的樣子,仔細一想,估計你就是這裡的老闆了。」大眼男一副吃定王小兵的樣子。

「她只是開玩笑的。」王小兵幫龍非圓常

龍非臉色有點紅,美眸里有點慍色,整個人的氣質也從清純變成了一種冷酷。

大眼男轉頭瞥了一眼龍非,本想再說兩句揶揄的話,但見龍非的美眸里射出冰冷的目光,頓時收斂些了,於是,又面對著王小兵,微昂著頭,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冷笑道:「我叫梁國興,找你有點事。」

「什麼事?」王小兵知道不是好事。

「是這樣的,我是縣城跆拳道的,從小喜歡武術,所以加入了跆拳道。」大眼男像在介紹自己的榮譽。

王小兵聽了半天,也不知他說這些有什麼意思,畢竟,自己不是跆拳道的學員,其實對方直接說來這裡找自己的目的就行了,轉彎抹角,他不喜歡。

於是,道:「有什麼就直說吧。」

「你果然是個爽快的人,我聽說你也會武術,所以想切磋一下。」大眼男倒說得很客氣。

其實,這三個人不外乎就是想打一頓王小兵,就是不知要打成傷到什麼程度而已,現在還說「切磋」二字,倒使王小兵笑了。

「我不會武術。」王小兵謙虛道。

「不如我們找一個地方,好好地聊一聊武術,怎麼樣?」大眼男笑道。

「現在沒空,我還要回村子里做事,下次怎麼樣?不急在一時吧?」王小兵確實要買東西回村裡,如是道。

「那樣不好吧。」大眼男臉色黯了些。

隨即,他的眼神變冷了。

另兩個男青年也呈包圍之狀,將王小兵圍在人行道上。

「你們不是來切磋武術的,只是想來找我麻煩吧?」王小兵覺得對方老是在裝`逼,乾脆擺明來講,還舒服一點。

「既然你知道,又何必問?」大眼男青年冷道。

「你想怎麼搞?」王小兵鎮定道。

「就是想跟你切磋兩招,反正都是武術愛好者,經常切磋,武藝才會進步。」大眼男青年冷笑道。

對方說來說去,還是要跟自己切磋,如果是大眼男青年一人,王小兵也不懼他,諒他也占不了多少便宜,但要是對方三人一起衝上來,吃虧的必然是自己。他用眼角餘光瞥了一眼龍非,見她沉著臉色,也不知她會不會出手相幫。

「如果我不想切磋呢?」他半眯著眼睛道。

「那就由不得你了。」大眼男道。

至此,雙方火藥味已頗濃。

這時,龍非突然冷笑道:「人家不想切磋,你們硬要逼人家切磋,真是好笑。」

「這位小姐,不關你的事,就別多嘴,你知道,有些事,少管會對你有好處的,要不,到時你吃不了要兜著走1大眼男有恃無恐道。

「哼1龍非悶哼一聲,氣得有點震顫。

「非非,這事你別管,這是我跟他們的事。」王小兵立刻關懷道。

其實,他知道自己這樣做有利無害,畢竟,如此關心她的安危,才能進一步籠絡她的芳心。

不知龍非是不是有所顧忌,聽了大眼男的話之後,只是在生氣,瞪著大眼男,想說什麼,紅唇掀了掀,終究沒有說出,聽王小兵那樣說,倒用歉疚與憐憫交織的眼神凝視他,好像也要說什麼,但結果也沒有說出來。

她可能有心事。

從她那複雜的眼神里,王小兵忽然有點可憐她。

他不知道她顧忌的是什麼,但看她那種欲言又止,滿腔忿氣的神情,便感覺到她應該有自己的苦衷,是以,有三分同情她。

「她最好別管,這種事,她管了就是自找麻煩1大眼男冷笑道。

「哼,據我所知,王老闆是沒有練過武的。」龍非終於忍不住,又開始說話了,冷笑道。

「你別老是說謊1大眼男嘲諷道。

「你還好意思說自己是跆拳道的人,居然三個欺負一個!失禮1龍非反唇相譏道。

「你1大眼男氣得也渾身顫抖,戟指著龍非,怒氣衝天道:「我警告你,別多事,你知道你惹不起的,小心。」

「我有說錯嗎?」龍非冷笑道。

「你當然說錯了,我們有說要三人打他嗎?」大眼男獰笑道。

確實,大眼男等三人從出現到現在,並沒有說過要圍歐王小兵,只是他們的言行,表明他們有那種想群歐之的意向而已。

龍非語塞了。

此時,王小兵淡笑道:「這位朋友,你其實就是想來打我的吧?」

「不是,在這種法制社會,我們怎麼可能打人啊?我們都是文明人,從來不打人,我們來這裡找你,只是想跟你切磋一下。」大眼男說得理直氣壯。

「哈哈,好。」王小兵怒極反笑道。

「那你是同意了?」大眼男見對方笑,倒不自然起來。

「既然你們要切磋,那就切磋,沒什麼大不了的。是三個一起上嗎?」如果空手迎敵,王小兵確實很吃虧,不過,要是對方三人一起上,那他就用軍刀來應付。

對方是空手,他挺放心的。

其實,梁國興三人本來就是要三個來圍歐王小兵的。

現在,聽他這樣說,正想說「如果你想我們三個一起上,那我們就三個一起上算了」這種話。

就在這時,龍非卻輕蔑地嘲笑道:「王老闆,你不用問,他們也是要三人一起上的,看他們像個龜孫子,就知道他們沒種了。」

聞言,梁國興氣得咬牙切齒。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