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601章兩美人的共同問題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01日 23:01 [字數] 855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妞,有人要花很多錢,有人花很少錢。更新速度最快記住即可找到

據說,有人花一碗湯河粉就到了一個妹子,有人花了成千上萬塊,才到一個妹子。

這是技術問題。

其實,妞一般是要花錢的。

不過,技術高了,就不用花那麼多錢,技術差了,那就要多多花錢。

這裡面大有文章。想要把這種高超的妞技術精髓學到手,著實不易,不單要天時,地利湊合,還要人和順勢,才可能集成於一身。

王小兵之前就積累了不少經驗。

是以,他可以用獨到的眼光去看出美人有什麼弱點,怎麼樣才能比較容易地攻陷她。

這一點,說難不難,說易不易,許多人會眼高手底,以為就是那麼簡單的一件事,其實,要想把它做得完美,卻是很不容易,不經過千錘百鍊,也難以臻化境。

王小兵不是大師,但已初窺妞精髓。

因此,他屢屢得手。

研究女人,那是一門學問。

想要把美人吃透,一出手就把握住她們的思想,引導她們進入自己的陷阱,這並不容易。

不過,要是領悟到了其中的訣竅與精髓,那起妞來就會得心應手,只要一出馬,便可馬到功成,將美人的身子開發權弄到手,然後好好地耕耘一番,好看:。

美人,天生就是一塊好地。

誰都想擁有一塊好地,畢竟耕耘起來非常過癮。

像郭愛月這種美人,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但下面還有那麼緊湊,做起快活的體育運動來,也可教人飄飄欲仙。

抽完一支香煙,他便把她弄醒。

一會,她「嚶嚀」一聲,便醒轉過來,微微喘著氣。

他用手梳理著她凌亂的秀髮,凝視著她秋水撩人的美眸,祭出柔舌功,吻住她的檀口,跟她濕吻起來。

被他耕耘了一番,她身子軟癱成爛泥了。

「嗯,你把人家干暈了」她輕扭腰肢,才發現他老二還在自己的神秘山洞裡。

「郭姐,我也想輕些啊,可是輕不了。覺得怎麼樣呢?還滿意嗎?」他輕拍著她的美`臀,吻了吻她的雙峰,關懷地問道。

「嗯,不告訴你」她嬌聲道。

「郭姐,還要嗎?」他又已雙手捧著她的美`臀,緩緩地一上一下。

「矮矮,你好強大矮,干暈人家兩次,還那麼硬,你是不是儲存了十幾年的欲`火,今天都發泄到我身上了啊?」她被他偉岸的老二摩擦得嬌哼連連,胸前雙峰在輕微地晃動著。

「哈哈,郭姐真幽默。」他笑道。

她努了努紅唇。

隨即,他將她抱放在會議桌上,然後爬上去,騎在她的身子上。

「啊矮,你不會真的還要?人家下面有點痛呢,你就不能讓人家休息一下嗎」她已感受到他老二的威力,連忙拍著他的手臂,道。

「郭姐,我會輕些的。」他欲`火還沒降多少。

在這種時候,他要降火。

是以,只好又聳動老二,在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裡開鑿隧道。

起先,他果然是輕進輕出,可是,數分鐘之後,他的速度與力量又提上去了,使她又難以承受,啊啊嬌呼不已。

「啊,啊小啊兵,輕矮」她身子被他撞得猛烈抖動,話音也顫動著。

「我輕不了埃」他如是道。

「啊礙…」

在他進攻頻率越來越快的撞擊之下,她的泉水猛濺。

一會,會議桌上就現出了一灘泉水,粘粘的,散發著一種特別的氣息。

就在這時,會議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了,「咿呀」一聲,使正在會議桌上做著快**育運動的王小兵與郭愛月都吃了一驚。

之前,王小兵算準不會有人來這裡的,其他書友正在看:。

其實,村委的人確實不會在這個時候來,來的是其他人。

當王小兵看到站在門口的那人時,心裡暗道一聲慚愧,覺得還算幸運,剛才沒有把門鎖上,才被人打開了。

而站在門口的就是白秋群。

早上的會議散了之後,柳大鐘並沒有立刻回家,而是騎摩托出了村子。

白秋群還道柳大鐘在這裡,所以來找他,她想買一台新彩電,想問一問他,如果他同意,她就跟村裡的人一起進城逛街,順便買回來,不意看到了春`宮圖。

她睜大了兩眼,盯著會議桌上的兩人。

會議桌上的兩人,也盯著她,三人就這樣你看著,我也看著你。

好半晌,都是一片沉默。三人好像是泥塑木雕的一樣,都定住了,沒有動作,也沒有話音。

王小兵受了一點虛驚,但很快就平靜下來了。白秋群是他的老情人了,被她看到春`宮圖,也沒什麼大事,只是又要分一點女人福利給她而已,除此之外,別無危險。

而郭愛月則不同了。

因為她不知道白秋群跟王小兵有一腿。

如今,被人撞見了好事,她臉色刷地由紅變白,一副驚惶不知所措的樣子。

她想得最多的就是下一步要怎麼做,畢竟,被人看到了,那這件事就極有可能傳出去,傳到唐志義的耳朵,那又怎麼辦?萬千思緒涌到腦袋,使她難以抓住一點思路,腦子處於紊亂之中。

「你們好大膽子埃」白秋群幽幽道。

「白姐。」王小兵訕訕道。

郭愛月則茫然不知如何是好,心怦怦直跳,有如鹿撞。

「想不到你們敢在這裡干矮,哇,你們真是吃了豹子膽了,也不怕被人撞見。」白秋群倒是慢條斯瀾來。

「白姐,我們……」郭愛月不知說什麼才好。

「你們做的好事,哼哼,被我看到了。」白秋群一副要敲榨的樣子。

「白姐,您坐,有什麼條件,您就提,我盡量滿足你。」說著,王小兵才拔出了老二,下了會議桌,拉著白秋群坐下來。

同時,向她使眼色。

他是要她別嚇郭愛月,不然,嚇壞了可不好。

白秋群是個聰明的女人,當然明白他的意思,冷笑道:「你的傢伙好大矮」

聽她這樣說,王小兵便知她是想要向自己討要女人福利了,於是,又連忙轉過身,將郭愛月扶下了會議桌,並且向她使眼色,還用手指著自己的老二,明顯是要她去跟白秋群說那種事。

郭愛月也是個聰明人。

於是,她提上褲子,走到白秋群面前,輕聲道:「白姐,您也試試,。」

「哼,試什麼呢?我可沒那種福氣哦,那傢伙那麼大,不把人給擼死嗎?」白秋群心裡極想迎接他的老二,但表面佯裝鎮定道。

「白姐,好過癮的,你也試試。」郭愛月慫恿道。

「白姐,來,讓我們一起快活快活,郭姐已嘗試過了,她覺得很可以。」說著,他便拉起白秋群。

同時,向郭愛月使眼色。

於是,郭愛月便幫忙脫白秋群的褲子。

「矮,你們這是幹什麼呢,脫人家的褲子,這怎麼行矮」白秋群假裝伸手去撥兩人的手,可是又不用力。

「白姐,來。」王小兵知道她要。

兩人七手八腳,三下五除二,不消十秒鐘,便把白秋群的褲子與內褲都扒下了。

至此,王小兵從後面抱住她,掰開她右臀,將怒嘯不已的老二往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裡一戳,「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矮」

白秋群心裡一陣歡喜。

「白姐,真的好過癮,您好好體會一下。」郭愛月在一邊推薦道。

「啊矮,你們矮,人家可不想干呢,你們卻要強迫人家干,我可告訴你們哦,別在外面跟人亂說」白秋群一邊享受,一邊叮囑道。

她倒顯得理直氣壯了。

殊不知,她早已與王小兵有了一腿。

他聽到她那樣裝`逼,心裡感到好笑,不過,還是忍住了,沒有笑出來。

而郭愛月則非常恭敬道:「白姐,這個我們自然知道,這種事不敢說出去的,一定會幫您保密的。」

「啊矮,那就好」白秋群嬌`喘道。

「白姐,舒服嗎?」他則雙手握住她纖腰,施展「仕子騎驢」,不停地重重撞擊她的豐`臀。

「矮矮,好爽啊,要是能輕些矮,矮,那就更好了矮矮」白秋群彎著腰,兩腿直立並且以三十度角度張開,雙手撐著椅面,背對著他,嬌聲道。

「我會盡量輕些的。」他卻越來越重。

在一旁觀戰的郭愛月不停地咽口水,暗忖幸好王小兵腦筋靈活,想出了這條妙計,不然,今日這樁事情真的沒那麼容易擺平,要是傳了出去,那可太不妙了,心裡非常佩服他的機智。

如今,見他抖動老二的英姿是那麼的迷人,她深深地喜歡上他了。

「噗噗……」

隨著他越來越快的進攻頻率,肉與肉碰撞的聲響也越來越密。

而白秋群起先還能頂住,此時,被他強大的功力撞得身子在劇烈顫動,豐`臀也泛紅,泉水飛濺而出,沿著她兩腿流下來,。

一會,地面濕了一灘。

「啊礙…」

不消六分鐘,她檀口只能噴出春音了。

當時,郭愛月也知道自己曾被他撞得說不了話,現在親眼目睹他的強大進攻力,驚喜得捂著紅脣,真心佩服他的利害。

又過了二分鐘。

這時,白秋群已身子軟綿綿了。

而他的進攻頻率還是那麼的快速與大力,使她要趴下去了。

「郭姐,來扶住白姐。」他一邊飛速地撅動屁股,一邊向旁邊的郭愛月發號施令,讓她也參與這種耕耘工作。

「好。」郭愛月想要討好白秋群。

於是,應答了一聲,立刻過來雙手摟住白秋群的上半身,不讓她趴下去。

而王小兵則用更快的進攻速度來開鑿白秋群胯下的神秘山洞,一進一出間,盡顯大家風範,不論是力量,還是姿勢,都是那麼的經典。

一輪狂`攻之後。

白秋群也頂不住了,在一片「啊氨春音之中登上了**。

自然,她也身子一軟,神智便被如cho的快感與疼痛給沖暈過去了,秀髮披垂下來,渾身散發著激情的熱氣。

王小兵繼續戳了十數下,才停下來。

「郭姐,到你了。」他那雄壯的老二還深深地鑲嵌在白秋群的神秘山洞裡。

「哈?矮,我,嗯,人家已經穿上了褲子呢」郭愛月既想要,但面子拉不下,所以忸怩道。

「來。」他拔出了老二。

隨即,將白秋群扶到椅子上,讓她背靠著椅背坐著。

郭愛月站在那裡,十指絞纏在一起,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剛才,她差點登上了第三次**而暈過去,被白秋群闖了進來,打擾了。

如今,回想起他不世出的老二,她嚮往之。

不過,她有點害羞。

在這種情況下,王小兵覺得自己要主動些,於是,也扶著郭愛月坐在了椅子上。

然後,雙手捧著她的腦袋,舉著油光閃閃的老二,不停地點戳在她的紅唇上,道:「郭姐,來,跟我的小弟弟玩玩,我的小弟弟很溫柔的。」

「嗯,我不」她緊緊抿著紅唇,發窘道。

「來嘛,我們親熱親熱。」他堅持不懈地用老二去敲她的紅唇。

「嗯,不嘛,你為什麼要戳人家的嘴呢」他的老二就在她的面前,近距離觀察他雄壯的老二,她既喜歡又緊張,畢竟,她還沒有試過用柔舌功去服侍他的老二,好看:。

起先,她始終不肯張開檀口。

過了數分鐘,她的紅唇也被他濕潤的老二弄得濕潤了。

這時,她終於被他不世出的老二萬分的堅韌意志打動了,於是,微微張開了檀口,意思是想讓他進來一點點。

不過,他的老二乃沙場上的大將軍,力量之大,舉世罕見,何況,功夫了得,只要有一點空隙,都可以鑽進去,絕對不會退縮,如今,在她微張的檀口前,內勁一震,便長驅直入,一下子塞滿了她的檀口。

「嗯嗯……」

她的檀口張到了最大,才堪堪銜住他小半截老二。

到了這一步,她心底的那抹矜持算是冰消瓦解了,終於可以放開手腳去迎接他的老二了。

而他,輕輕地聳動著。

她則像是服侍皇帝一樣,一雙玉手捧著他的老二,用心地吻著。

至此,她終於承認自己是皇帝的女僕,在皇帝面前,要把自己的那份愛心拿出來,好好地服侍皇帝。

王小兵才剛傳授柔舌功給她,想不到她就已經會使用了,而且,也有模有樣,居然也掌握了七分精髓,施展出來舔他的老二,使他也飄飄欲仙。

見白秋群暈在一邊,於是,他用老方法把她弄醒。

「嚶嚀」一聲,白秋群醒過來。

忽然之間,她見到郭愛月正萬分用心地舔著他的老二,不禁微微吃醋。

「白姐,來,一起才過癮。」他看出白秋群也對他的老二非常的喜歡,於是,便把她拉過來。

她果真蹲了下來,舔了舔紅唇。

隨即,便也施展出柔舌功,雙手握住他的老二,與郭愛月一起服侍他的老二。

此時,兩女同時祭出柔舌功來舔他的老二,他感到舒服得不得了,特別是白秋群的柔舌功功力比郭愛月的更高深一點,作用在老二上面,就更過癮一點。

他左手摩挲郭愛月的腦袋,右手則摩挲白秋群的腦袋。

她們無微不至地關懷他的老二。

而他,可以做的,就是享受這份真誠的服務,好好感受一番她們柔舌功的表演。

在她們細心的服侍之下,他的老二越發有光澤,越發有美感了,像一顆被擦拭得亮的超大號子彈,閃爍著王者的光輝。

「兩位姐姐,先給誰呢?」他準備分發女人福利了。

「矮,給我」郭愛月主動道。

「我也要矮」白秋群爭道。

這時,又是考驗王小兵智慧的時候了,他腦筋一轉,便想出了法子。

於是,笑道:「不如這樣,你們趴在會議桌上,我會一起給你們的,讓你們快活似神仙,來,好看:。」說著,他拉起她們,讓她們上半身趴在會議桌上。

隨後,脫下她們的褲子與內褲。

掃視一眼,一個有挪威森林,一個是不毛之地。

隨即,他舉著剛剛被兩位美人用舌頭按摩過的老二,一下子戳進了郭愛月的神秘山洞裡。

然後,左手摟緊郭愛月的纖腰,伸出右手,將食中二指並擾,祭出「二指神功」,將功力凝聚到二指之上,也以最快的速度戳進白秋群的神秘山洞裡。

兩美人同時「氨了一聲。

他則一邊撅動屁股,一邊施展「二指神功」。

二女被他高超的技術侍弄得渾身通泰,檀口哼出誘人的「啊氨春音,使室內生輝。

當他的老二在郭愛月的神秘山洞裡睡了三分鐘之後,立刻拔了出來,又進入白秋群的神秘山洞裡睡覺,而他則改為用左手施展「二指神功」,開鑿郭愛月的神秘山洞。

真真假假。

但都能帶來快活。

三人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這才是體育的真正意義所在:大家快活,才是真的快活。

由於三人太過投入,把周圍的一切都當作是不存在的了。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私`處,沒有留意外面的情況。就在這時,會議室外傳來「篤篤」的敲門聲。

起先,二女的「啊氨春音掩蓋了敲門聲。

當那「篤篤」聲越來越大時,王小兵首先聽到了,隨即,他將老二深深地戳進白秋群的神秘山洞裡,便停了下來。

這時,兩女還沒有知道。

他便輕輕地拍了拍她們的美`臀,示意她們聆聽。

至此,她們才聽到有人在敲門,不禁擔心起來。幸好,剛才白秋群把門給鎖上了,不然,就麻煩了。

會是誰呢?

三人心裡同時思忖道。

隨著那越來越重的敲門聲,三人的心也加速跳起來。

想不到還會有人來這裡,三人腦子都一片空白,王小兵最先鎮定下來。他知道,如果不鎮定,那就難以找到應對的法子。

剛才,三人在這裡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滿室「啊氨春音,外面的人必然也聽到了,這麼一來,只要那人進來,見到自己,便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是以,王小兵不想讓那人看到自己。

除非來的是黃麗華。

那就無所謂,畢竟,她也是他的老情人。

可是,會議室里沒什麼地方可以藏身,怎麼才能不給門外的人瞧見呢?

這是一個大問題。在思考的時候,他拔出了老二,塞進了褲衩里,輕輕地拉上褲鏈,隨後,也給兩美人提上了褲子與內褲,輕揉她們的酥胸,安慰她們,讓她們鎮定一點,。

兩美人被他揉了幾下,果然鎮定些了。

敲門聲越來越急。

估計門外那人是急著要進來看看到底是誰創造出了這麼優美的春音。

如果再不開門,可能那人要破門而入了。在這種關鍵時刻,王小兵也感到頗為棘手,掃視一眼,會議室里只有一張長形的桌子與數張椅子,除此之外,還有兩個放文件的柜子。

那兩個柜子分成幾,他不可能藏身於裡面。

如果沒地方可藏,那就只有面對門外的人了,但面對那人,肯定不好。

這一點,王小兵想得清清楚楚,只要那人沒有見到自己,那事情就不會很麻煩,至多是懷疑兩美人在這裡自`慰而已。

是以,他一定要藏起來。

可是,想要藏身,也得找個隱蔽的地方才行。

這不大的會議室里,一眼能看盡,有哪裡可以藏身呢,除非是神仙,能變成一隻小螞蟻,那就可藏在桌子下面。

王小兵有點焦急地看來看去,真希望這時自己修鍊到穿牆過壁的仙術,那就可穿牆而去,不用再擔心被人看到自己了,可是,他是個凡人,不會仙術。

環視了數圈,終於找到一個勉強可藏身的地方。

那就是窗檯。

窗戶有深褐色的窗帘。

人站在窗台上,借窗帘來藏身,那也是可行的。

但也極為危險,只要外面有人路過,那就會看到有人站在窗台上,必然會說出來,縱使門外的人沒有瞧見,那以後也會知道。

不過,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於是,王小兵決定冒一次險,便輕吻了一下兩美人,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窗檯。

他的意思是說:我現在就藏在窗檯那裡,你們要想法子好好地纏住門外的人,不要讓他發現窗台上有人。

兩美人頷首同意。

隨即,他躡手躡腳走到窗檯前,跨上去,立在那裡。

如果不仔細看,在室內還真難以發現窗台上面有人。不過,只要走到會議室的盡頭,只一抬頭,便能瞧見窗檯有人了。

前段時間,王小兵也有類似的經歷。

那就是在村長的家裡,當時正與黃麗華與白秋群一起鍛煉身體,想不到村長回來了。

他便藏身於三樓上面,幸好那裡有許多雜物,所以躲過了,事後回想起來,覺得真是驚險之極,暗忖還是去開房比較保險,至少,不用那麼擔心。

如今,又遇到這種情況。

是以,他沒有以前那樣緊張,但也有點擔心,好看:。

站在窗台上,閉著眼睛,他只暗暗祈禱,希望上帝賜福給自己。

而白秋群與郭愛月則臉色煞白,每聽到外面的敲門聲加重一下,她們的心跳就加快一分。

到了這一步,她們也只好橫下心來應付了。

於是,兩美人整好衣服,相互幫對方將凌亂而濡`濕的秀髮梳理一番。

不過,不論她們怎麼弄,都難以將俏臉上的紅暈弄去,那泛著興奮與喜悅光澤的紅暈,讓人一看便知道她們剛才快活之極。

何況,她們一直發出「啊氨春音。

人類的這種特別的誘人「啊氨春音,只要是過來人,聽一遍,便知道是有人在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

門外的人敲門敲得那麼急,分明是聽到裡面有「啊氨春音,聽得欲`火焚身了,想要快點進入看一看到底是誰在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所以越敲越快。

如果開了門,那門外的人必然會用異樣的目光來看自己,是以,白秋群需要與郭愛月想好台詞,不然,待會兩人對起話來,牛頭不搭馬嘴,那就會引起人的注意,說不定那人在會議室內走一圈,就發現王小兵了。

是故,兩美人在統一話題。

「待會,怎麼說呢?」郭愛月貼著白秋群的耳朵,道。

「就說我們在這裡玩耍,反正門外的人也聽到我們發出的啊啊聲了。」白秋群也知道,如果完全說謊,那別人是不信的。

「那要是那人看到了他呢?」郭愛月指著窗檯道。

「到時再說。」白秋群狠下心,道。

如果門外的人沒有見到王小兵,那一切都好辦,不然,事情就變得很複雜。

兩美人也只好聽天由命了,她們也沒什麼好法子,只有按著剛才想好的路子去走,結果會怎麼樣,她們不清楚,她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盡量保持鎮定,不要那麼慌張,讓人看到驚惶的樣子,必然會惹起更大的懷疑。

於是,她們又相互安慰了一番。

隨即,白秋群準備去開門,突然才發覺自己下面有點痛,於是,讓郭愛月去開門。

不過,郭愛月下面也有點痛,她指了指自己的胯下私`處,暗示自己走路會有點痛,要白群秋去開門。不過,白秋群也指了指下面,表示自己有同樣的問題。

兩女相視一笑。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