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85章姐妹倆與他的曖昧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23日 23:21 [字數] 853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女人經常口是心非。

有時很想要,但嘴裡卻說不想要。

像庄妃燕就是這樣,其實她是饑渴難熬,卻要裝出按捺得住的樣子。

不過,當王小兵扒下她的褲子與內褲的時候,她那層偽裝便消失了,露出了廬山真面目。

而他也早看出了她想要什麼。討好美人,不但要用眼去看,還要用心去想,多猜測她需要什麼,那樣才能做到中她的意,討得她的歡心。

女人開心,就容易獻出一切。

如今,王小兵已揣摩出她最需要什麼了,才會放老二出來。

他確實有一段日子沒來跟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知道她千盼萬盼,就是希望自己的不世出老二進入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進行最友好的訪問。

此時,當他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貼在她又深又長的股溝時,她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小兵,人家上班呢矮」她卻是晃著美`臀。

這樣一來,她的股溝夾`著他的老二,當她的豐`臀晃動時,便也帶動他老二運動,在作小小的互動。

「老婆,來吧。」他呼吸變粗了。

「老公」她欲`火急升。

隨即,他那具有定位跟蹤功能的老二深入她的胯下。

不出意料,他的老二憑藉著過人的記憶力,穿越她胯下那片茂密的挪威森林,抵達她的神秘山洞。

隨即,他左手摟著她的纖腰,右手按她的脊背,讓她俯下身子,伏在辦公桌上,旋即,調整一下老二的前進方向,只輕輕一頂,「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這招正是大名鼎子騎驢」。

「老公,啊輕矮」

庄妃燕感到下面脹鼓鼓的,有一種裂開的感覺。

「老婆,我會的,別慌。」他雙手握住她的纖腰,然後大動起來。

「矮矮,別那麼大力矮,人家還要上班呢」她知道,一旦他全力開鑿自己的隧道,那又走不了路。

「盡量吧。」他興奮道。

「等一下,會把褲子弄濕的,先把褲子脫掉。」她的褲子就在腳下。

他每次拖出老二,都會帶出不少的泉水,以那種流量來估算,約莫數分鐘,她的褲子與內褲就會濕了。

於是,他只好抽出老二。

隨即,以最快的速度幫她把褲子與內褲都脫掉了。

這時,她轉過身來,下半身已一絲不掛了,俏臉紅暈飛舞,嬌聲道:「老公,不如晚上再來,好嗎?」

想到還要上班,她也有點怯,畢竟,她是領教過他強大進攻力的,只要他大動起來,待會收不住勢,自己下面必然又會紅腫起來,到那時,扶著牆壁也不知能不能走路了。走不了路,那就幹不了活。

「老婆,我要。」他趕時間。

「嗯」她欲要還拒。

她已正面對著他,於是,他只好施展出「抱虎歸山」了。

雙手扛著她兩條如玉的修長美腿,分開她兩腿,便高舉著又粗又大又長的老二開始衝鋒陷陣。

「噗1

一聲清脆的肉響。

便宣告他的老二又已進入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裡進行友好的訪問。

「矮」她輕輕地嬌呼一聲,春音撩人之極,如一劑春`葯從他的耳朵飄了進去,鼓勵他再接再厲。

他讓她稍微坐在辦公桌的邊沿上,隨即,便抖動起來,起先,是加速度時間,一進一出之間,都是那麼的悠閑,正是大多美人喜歡的運動方式。

「矮矮矮」

她雙手摟緊他的脖子,春音飄飄。

漸漸地,她感覺他的進攻頻率提高了,力量與速度都加大了。

「矮,老公,輕些矮,下面有點火辣辣的了矮」她知道再不求饒,那待會就說不了話了。

「老婆,頂住,我輕不了埃我的小弟弟不理我了,它在自己大動,要跟你的小妹妹親熱親熱呢。」他不停地撅動屁股,將速度繼續往上提,變成了重進重出,次次齊根,可見大家風範。

「矮」她醉眼迷離。

他埋頭苦幹。

約莫數分鐘之後,她身子便軟綿綿了。

而辦公桌的邊沿處,也現出了一條泉水流下的痕,地面濕了一大片。

「啊啊,小矮兵啊啊,輕啊礙…」她感覺下面的疼痛與快感如潮狂涌到腦皮層,心裡只想去掉疼痛,保留快感。

可是,凡事有兩面性。

有快感就會有疼痛,是以,她既想要快感,那就得承受疼痛。

「老婆,挺住啊,我要讓你成為神仙姐姐。」他咬著牙根,收腹挺胸,準備一連狂沖七七四十九下。

「啊啊不礙…」她檀口春音狂噴。

隨即,他凝聚力量於老二之上,弓著身子,開始了令人嘆為觀止的強攻。

果然是一氣呵成,沒有絲毫的凝滯感,看著他那撅動屁股的英姿,就是上帝也要嫉妒,一口氣連戳了四十九下,最後重重一頂。

「矮」

她嬌呼一聲,身子一軟,便暈過去了。

而他,餘力未消,還在她的神秘山洞裡進進出出了十數下,才停了下來。

兩人的私`處的溫度都非常之高,熱烘烘的,像是能把鋼鐵也熔化了。他的老二深深地在她的神秘山洞裡,感受她的體溫與脈搏跳動。

在這美妙的時刻,兩人融為一體了。

人類成仙也就在這一刻了。

旋即,他解開她上衣的鈕扣,扒下她的胸罩,便見到兩座白嫩的雪山。

他曾經在她的雙峰上遊玩觀光過,也在她那又深又長的乳溝里勘探過,如今,是舊地重遊,依然那麼吸引人,使人不舍離開,於是,立時祭出柔舌功,登上她的雪山,與她雪山上的那顆粉紅切磋起來。

「嘬嘬……」

在吻她那顆粉紅的時候,發出清脆的聲響。

吻了數分鐘之後,才停下來休息一會,見她秀髮凌亂而濡`濕地披在俏臉上,便用手將之撩到她的耳後根。

隨即,祭出太極掌,愛撫她的美`臀。摸了數分鐘之後,便掐她人中,揉她太陽穴,將她弄醒過來,抱著她坐在椅子上,老二依然與她的神秘山洞緊緊地聯繫在一起。

「嚶嚀」一聲,她半睜美眸。

「老婆。」他微笑道。

「嗯,叫你別那麼大力,你卻要重重頂人家」她揮舞著小粉拳輕捶他。

「老婆,你知道我輕不了,一旦用起力來,就越來越快的。」他輕輕地拍打她的豐`臀,得意道。

「嗯,不理你了。」她嬌聲道。

他立刻吻住她的檀口,與她切磋切磋柔舌功,兩人都會柔舌功。

濕吻了數分鐘之後,他咂著嘴笑道:「老婆,不是說有事要跟我說嗎?什麼事呢?」

她笑而不語。

他聳了聳老二,道:「說嘛。」

「嗯,先別頂人家嘛」她緊緊摟著他的豹腰,嬌聲道。

「老婆,多頂幾下,對健康有益的。」他又輕輕地聳了聳老二,幫她開鑿了幾下隧道。

「嗯,你頂人家,人家說不了話呢,那你還想不想聽呢」她胯下的泉水還在汩汩而出,連他的褲襠也潤濕了一片。

「好,說吧。」他才停了下來。

要是他大動,她真的難以說話,畢竟,她會被撞得身子劇顫著。

她嬌羞地瞥了他一眼,便道:「我爸媽要我跟你早些結婚呢,我媽也覺得你人還可以。」

聞言,他既喜又愁。

如今,正是創業之初,還不能結婚。

於是,他勸道:「老婆,我們其實已結婚了。」

「嗯,都還沒有登記呢,結婚要去登記的了。我家人叫我們早點結婚生孩子呢,你怎麼看呢?」她吻著他的脖子,道。

「等我賺到錢再結婚。」他如是道。

「嗯,你是不捨得你其他情人吧」她微有醋意道。

「老婆,我還要幾次,來吧,抓緊時間。」他要用行動告訴她,不能獨佔自己,不然,她下面會紅腫。

她也知道自己滿足不了他。

只是作為女人,在愛情方面,她有女人的那種天性的自私。

是以,她想跟他結婚,自己獨佔他,現在聽他說還要幾次,自己根本頂不住,如果不用上班,那還可睡著休息,如今要上班,哪裡能繼續大戰。

於是,嬌聲道:「老公,別矮」

「老婆,我的小弟弟還想要埃」他捧著她的美`臀又動起來。

「啊矮,老公,人家下面已痛了,要是再那麼用力,人家就走不路啦。」她輕拍他的脊背,求饒道。

「老婆,給我吧,我還要十次或八次才行,不然,我的小弟弟會生氣的,那就不好了。」他有意要用行動來向她證明,要幾個美人一起服侍自己才是最合適的。

「矮,別,老公,你先去找其他情人要吧。」她終於想明白了。

要是她一人被他纏著,那下面可能天天會紅腫。

這可不是危言聳聽。

他早已用事實來證明過,使她在家裡休息了一天才能走路。

聞言,他大喜,暗忖要是每個情人都能這麼大公無私,那就美妙之極了,以後也省卻許多煩惱。

不過,他卻裝作不肯離開的意思,道:「老婆,那就再要五次吧,好嗎?也不算多,我會盡量輕些的,別慌,來吧,抓緊時間,我晚上還要回去上晚修。」

「矮,老公,你去找其他情人睡一晚,好嗎?」她再也不敢想獨佔他了。

之前,只是一時心血來潮而已。

如今,想通了。

她覺得,至少要有幾個女人一起陪他,才是比較好的。

只有那樣,一起輪流來侍侯他的老二,各自才不會被他的強攻弄得下面紅腫之極。

「老婆,那再要一次吧。我會輕些的,你下面的水好多,把我的襠部也弄濕了。」說完,他捧著她的美`臀一上一下做起快活的體育運動來。

「啊矮那好矮」她只得同意了。

他將她抱到牆壁前。

她已知道他要幹什麼了,連忙道:「老公,別那麼大力。」

「老婆,沒事的,我盡量輕些就行了。我會讓你快活似神仙的。」他已大動起來,次次直頂她的洞底。

「矮矮,老啊公矮,別啊礙…」她身子劇顫著,四肢百骸好像都要散架,胸前兩座雪山也晃得利害,真讓人擔心會不會坍塌下來。

他可不想浪費時間。

畢竟,晚上還要去見張芷姍,而且,庄妃燕還要上班。

兩人在辦公室里已耽了半個鐘頭左右了,估計這期間,都有賓館的員工找她辦事了。

「噗噗……」

肉與肉的激烈碰撞聲誘人之極。

「啊礙…」她檀口震動著發出膩人的春音。

不出意外地,約莫六分鐘之後,在他勇猛的橫衝直闖之下,又送她上第二波**了。

牆壁上也現出一條泉水的濕痕。

如果不是還要去找張芷姍,如果不是庄妃燕還要上班,他就再送她幾次**,讓她在興奮之中好好地休息一晚。

如今,兩人都有事情要做,是以,他才準備結束了,看著滿臉紅暈的她,他感到很滿意,吻了吻她紅潤的臉蛋,便用老方法弄醒她,祭出太極掌,愛撫她的豐`臀,笑道:「老婆,我要開炮了。」

「嗯」她輕晃著美`臀。

隨即,他將精華輸送到老二之上,陡地一震,便射擊了。

滾滾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裡,庄妃燕感到裡面有一股溫暖在瀰漫開來,使人頗為舒服。

在那一剎那間,兩人靈魂都結合在一起了。

他捧著她的俏臉,深情地吻她。

兩人激吻了十數分鐘,才咂著嘴停了下來,他笑道:「老婆,找個時間,我們好好玩一天。」

「嗯,玩一天,人家哪裡頂得住矮,你那麼強大,如果一天都在玩,人家可能幾天都走不了路呢,我才不呢」她有自知之明,嬌笑道。

「哈哈……」他笑而不語。

旋即,他才緩緩地抽出了老二,找紙巾擦拭乾凈,再將之收進了褲襠里。

庄妃燕感到下面一下子空虛了許多,加上有點痛,穿內褲時幾乎張不開腿,撒嬌道:「都是你,看看,人家現在張不開了。」

「來,老婆,我幫你。」說著,他抱起她坐在椅子上。

然後,就幫她穿內褲。

穿好內褲,就幫她穿長褲,轉眼間,也穿好了。

「還可以走路吧?」他伸手進她的衣服里揉了揉她的雪山,關懷道。

「嗯,還不知道呢,都是你太用力了,害得人家下面火辣辣的。」說著,她站了起來,試著碎步走了兩步,還勉強能走。

「沒事嘛。」他笑道。

「嗯,人家都快要扶著牆壁走了,還沒事呢」她嘟著紅唇道。

「來,吻一下就好了,我的吻具有治療的作用,很靈驗的。」說著,他俯下去,在她的豐`臀上輕吻了兩下,「行了,現在肯定沒事了。」

「咯咯,你壞,人家還沒好呢」她揮舞著小粉拳,輕捶著他的肩膀,嫵媚笑道。

他一把抱住她,吻她的紅唇。

兩人濕吻著。

隨即,他戲謔道:「老婆,我還想再要一次。」

「矮,別,你快點去找其他情人睡覺,人家下面頂不住了。」她怯怯道。

「老婆,那你先休息一下,我到下面去跟朋友吃頓飯。找個時間,我倆在屋裡好好睡一天。」他打開辦公室的門,笑道。

「嗯,你就想呢」她坐在了椅子上,嬌聲道。

他出去之後,把門關上就下了樓。

一樓大堂里,謝家化等人都吃飽走了,王小兵只好自己點了一份飯菜,吃了之後,便去找張芷姍。

張芷姍已在杜秋梅的食品門市部里上班了。普通員工從早上九點上到晚上八點。張芷姍是王小兵介紹去的,所以早上可以遲些去上班,晚上可以早點下班。換言之,她吃了晚飯之後,可以回家休息一下,再去上一個多鐘頭就可下班了。

如果去食品門市部,那就有可能遇上杜秋梅。

杜秋梅也想要女人福利。

是以,王小兵決定在張芷姍樓下等她,反正她傍晚會回一次家的。

將摩托停在樓下,然後坐在上面,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悠然地吸著,剛才與庄妃燕做快**育運奮還殘留在腦海里,整個人都處於亢奮之中,精神特別好。

在這種時候,他覺得沒有學習,那是浪費大好機會。

畢竟,人在腦子活躍的時候,學東西會更快,前段時間,他就是在做快**育運動之中,向安雲秋學會了一句英語口語。

如今,他想要是董莉莉或安雲秋,又或者蕭婷婷在身邊就好,那就可以叫她們輔導自己,應該可以快速學會不少文化知識,做一個祖國大好青少年,要用知識武裝到牙齒。

可惜,美人不在身邊。

不過,晚上可以回去上晚修,前提是先與張芷姍溝通好之後。

他之前聽過張芷姍說過她的表姐有可能會調來這裡,但不知是不是,所以問清楚,早點攀上交情,到時看能不能借她表姐的力量壓一壓三個老古董。

如果不是她的表姐,那又得另想辦法。

黑道就是這樣,不與白道搞好點關係,隨時都會被端掉。

但是,白道有時會經常換人,跟這個打好關係,並不等於就一勞永逸了。因為那人可能會調走。

當調來新的領導之後,又得重新去搞關係,這一點很煩人,可是,不去搞好關係,那就更煩人,而且,有可能混不下去。畢竟,白道是真正的老大,不去討好老大,那就會有許多麻煩。

黑道許多產業都是灰色產業。

如果有關係,那就可營業下去,否則,只能關門大吉。

像洪東妹的卡拉ok廳與地下賭場,都是存在問題的,但有關係,所以生意照做。

如果新調來的派出所所長不給面子,那夜城卡拉ok廳估計可以做下去,地下賭場就難以再開了。

還有林帶喜的溜冰場,以前經常出現打架事件,是白道重點關注的對象,要是沒有關係,早就被勒令關門了。如今,朱由略要被調走了,相當於沒人罩著了,還能不能開,那只有天知道了。

林帶喜請王小兵幫忙,他會儘力。

假如真的是張芷姍的表姐,那還有機會搞好關係。

不然,他也沒辦法。畢竟,人際關係這種東西,不是說搞好就能搞好的,關鍵還要認識。

只有在認識的基礎上,才有機會談交情,要是連認識這個層面都達不到,那就不可能談交情了,如果沒有熟人介紹,想認識新來的派出所所長,那也是極為困難的。

畢竟,人家不會輕易交朋友。

在這個誠信基石坍塌的社會裡,隨便交朋友,有可能要付出難以預料的代價。

如果真的是張芷姍的表姐,那由她來介紹認識,估計是沒什麼問題的,以他跟張芷姍的關係,請她幫這個忙,應該是板上釘釘的事。

不過,認識只是第一個層面。

能不能形成交情,這才是第二個層面。

認識沒什麼大作用,只有彼此有交情,那麼在有困難的時候,才有機會伸出援助之手。

他在想,不知張芷姍的那個表姐長得怎麼樣,他忽然產生一股很荒誕的念頭:如果有機會,泡一泡張芷姍的表姐,會不會成功呢?

想到這裡,他自己都笑了。

經常泡妞,思維就會自動想到這方面。

以他的泡妞技術,只要對方對他有一點好感,那他就有機會成功。

如果沒有好感,那就免談了。縱使付出再多的精力,也難以討得美人的芳心,想耕耘人家的身子,那就難以上青天了。

他好期待見一見新來的派出所所長。

不知不覺間,香煙已燃盡,他將煙頭丟在地上。

看了看手上的勞力士,快要到下午的五點了,估計張芷姍快回來了。

就在他想著要怎麼開口問張芷姍這件事的時候,忽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嗨,王小兵。」

聞言,他轉過頭。

原來叫自己名字的是張惠蘭。

「蘭姐,你怎麼來了?」他沒有料到會碰到她,打招呼道。

「誒,我不能來嗎,我來找我妹妹,你來找誰呢?」她已走到了他旁邊,幽幽問道。

她知道王小兵對她的妹妹張芷姍有意思,如今,見他在這裡,感覺他極有可能來找自己妹妹的了,心忖他或許已跟妹妹有一腿了,而她還在她妹妹之前就跟他有了肌膚之親。

「哈哈,我……」他訕訕笑道。

「你是不是也來找我妹妹啊?」她微有醋意問道。

「是啊,找她有點事,她還沒有回來。」他知道張惠蘭話里的意思,微笑道。

「她還沒有那麼快回來,不過,我在她那裡拿了鑰匙,先進來坐吧,半個鐘頭之後,她就會回來了。」說著,張惠蘭掏出鑰匙,開了一樓鐵門。

王小兵只好跟著她進去,上樓。

轉眼,便進入了張芷姍租住的套房裡。

「蘭姐,今天星期天,沒有出去玩嗎?」他掃視一眼她,見她肌膚比以前好多了。

「到我妹妹這裡來玩,不是玩嗎?」自從領教過王小兵不世出的老二之後,她就深深地入迷了。

其實,她來張芷姍這裡,最主要的目的還是希望打聽一下他的消息,不料在這裡碰上,當真是心花怒放,只是強壓住心頭的興奮而已。

「蘭姐,你越來越漂亮了。」他連忙溜須拍馬一句。

「咯咯,是嗎?」她歡笑著。

她服食了王小兵煉製的美容丸,肌膚確實晶瑩如玉。

「蘭姐,我這裡還有幾顆美容丸,本來想送到你家去的,但近來學習很忙,所以沒有去。」說著,便把用小塑料袋盛著的美容丸遞了過去。

「學習忙?鬼才信,你是忙著泡我妹吧?」她接了美容丸,幽幽道。

「哈哈,沒有。」他倒不好意思承認。

而她,一雙妙目在他的褲襠逡巡著,好像在尋找寶藏一樣。

從她那饑渴的眼神里,他已知道她想要什麼了,不過,這裡是張芷姍的家,他有點顧忌,覺得要是被張芷姍見到了,可能有點麻煩。

正在他思索要怎麼做的時候,張惠蘭卻按捺不住了,挨了上來,一把摟住了他的脖子,便祭出柔舌功要與他切磋,呵著熱氣,急切道:「小兵,你個沒良心的,得到了人家之後,就不理人家了。」

「蘭姐,我也想你。」他愛撫她美`臀,道。

「那你怎麼不打電話給我,你是不是睡過我妹了?」她雙手在他的脊背上摩挲著。

「這個……,哈哈,蘭姐,你妹也快回來了,不如下次再搞,好嗎?」他祭出的太極掌,功力深厚,使她渾身打激靈。

「我妹還要半個鐘頭才回來呢,來吧,老娘想死你了,自從被你干過之後,就深深地愛上你了。每天夜裡做夢也會夢見你。」她口吐真言,情深款款道。

確實,情愛乃世間最奇妙的事情。

他輕吻一下她的紅唇,道:「你老公不能滿足你嗎?」

「誒,別提他了,他的太小了,自從知道有你這麼大的,我才明白什麼叫做小巫見大巫。」她由衷道。

「蘭姐,你過獎了。其實我的也一般般啦。不如改天找個時間,我倆好好聚一聚,好嗎?」如果這裡是他的家,那他願意給她女人的福利,可惜,這裡是張芷姍的家。

「不1她堅決道。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584章她的股溝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586章她需要雲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