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73章半裸的她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17日 23:23 [字數] 850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林帶喜的欲`火也漸漸地上來了。

只是,她心裡想到桂文娟與王小兵有一腿,有點不自在,正在猶豫間,也不知是把身子開發權交給他好呢還是不給好呢。

如今,她已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壓著他雄赳赳的老二,被他老二的溫度撩撥得渾身打激靈,老是想著他的老二會不會突然衝出來,然後殺進自己胯下的神秘山洞,她還沒有做好準備讓他進來,所以有點擔心。

而與他接了吻之後,她又有點想與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

不過,她感覺這樣做是便宜了他。

畢竟,兩人不是情侶。

當有了這個想法之後,她又有點抵觸情緒,是以,心裡很矛盾。

此時,當被他雙手捧著臉頰之際,她還是不敢與他灼灼的目光對視,輕咬著紅潤的下唇,一副羞澀的樣子。

縱使她是在黑道混的,但對於男女情愛之事,她依然會有臉紅的時候,特別是在心儀的男人面前,她更會顯露出女人溫柔的一面。此刻,當面對王小兵時,她心底里的柔情便湧出來,沒有往日黑道女老大的那種冷酷了。

他捧著她的俏臉,又吻住她的檀口。

兩人又激吻起來。

當感覺完全佔領了她的檀口之後,他決定移師向下,準備攻擊她胸前兩座雪山。

悄悄地,他雙手施展出了鐵爪功,登上了她胸前兩座雪山,在那裡修鍊起來,一會兒揉,一會兒捏,使出渾身解數。

「矮,別揉」她連忙抓住他雙手。

「喜姐,讓我揉一下,只一下就行了。」其實,他已揉了很多下了。

「不嘛,我還要去倒開水,你別揉人家了。」她情迷意亂起來,說話都有點邏輯不清了。

「喜姐,你的奶`子好大埃這麼有彈性,真是少見,太棒了。」他一邊吻著她的玉脖子,一邊繼續捏著她的雙峰,溜須拍馬道。

「嗯,占人家便宜」她既享受又羞澀。

畢竟她也確實喜歡他。

在他高超的揉`搓之下,她身子越來越軟了。

他體內的欲`火也越來越熾盛了,覷個機會,雙手一掀,便把她的那件長袖秋衣給扯開了。

「矮,你幹什麼脫我衣服矮,快把衣服給我,再不給,我要生氣了矮」她伸手去搶長袖棉衣,但夠不著,便揮舞著小粉拳輕捶他的胸膛,一副羞澀的樣子。

「喜姐,你不熱嗎?」他問道。

「我怎麼會熱啊?現在這種天氣,又不做運動,為什麼會熱?」她雙手捂著雙峰,道。

「我有點熱,以為你也有點熱,所以覺得脫開衣服比較涼爽些,我感覺你的身子溫度有點高。」他自己的體溫頗高。

「你胡鬧」她淡淡白了他一眼。

旋即,他左手摟著她纖腰,右手也把自己的長袖上衣給脫開了。

「矮,你別脫衣服矮,你到底想幹什麼嘛?」她心知肚明,但還是問了出來,看他那雙灼灼的眼睛,便知他要幹什麼了。

「喜姐,我有點熱。」他如是道。

「那你放開我,我們分開來坐,就沒那麼熱。」她趁機道。

「那樣說話又要說大聲點才行,我喉嚨痛啊,還是這樣坐著比較好。」他的肌膚已與她的肌膚零距離貼在一起了,相互傳遞著體溫。

他能看到她的乳溝。

在王小兵的人生里,曾到過不少美人的乳溝里遊玩觀光。

如今,只瞥了一眼,便可知林帶喜的乳溝也是一條比較值得去探索的好乳溝,又窄又長,誘人之極。

看著看著,他一俯首,便吻住了她乳溝的入口處。

剎那間,一股滑膩從舌尖傳來。

「矮」

她則是肉跳了一下,雙手輕捶著他的腦袋。

「你幹什麼吻人家那裡矮,酸死了,專門占人家的便宜」她俏臉越來越紅了,似乎要滴出水來。

「喜姐,我不是有意的,剛才一不小心便俯下去了,沒有碰到你哪裡吧?你這裡好滑埃」他舔了舔有些乾裂的嘴唇,凝視著嬌羞無比的她,厚著臉皮道。

「你,看我打你」說著,便真捶他的兩肩。

可是,又不用力。

他倒是抓住了機會,在她輕捶自己雙肩的時候,以最快的手法解開了她胸罩。

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一把扯開了她的胸罩,丟到了旁邊的沙發上,兩眼發光地盯著她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的全景,是那麼的雪白,那麼的嫩`滑,那麼的誘人,確實是上品。

他咽了一大口口水。

「矮」

她再次肉跳了一下,這一回,她更羞澀了。

「你,你幹什麼,脫了人家的衣服,又脫人家的胸罩,你是不是想死矮」她雙掌連忙回護雙峰,但只能捂住山頂,山腰和山腳都裸露出來,特別撩人。

「喜姐,對不起,一不小心碰掉了你的胸罩,我不是有意的。」他顯出一副無辜的樣子。

「占人家便宜,還在胡說呢」她真是氣極反笑道。

「喜姐,讓我摸一下吧。」他誠懇道。

「不」她護衛著雙峰。

不過,他兩手早已達到了她雙峰的山腳下面。

其實,不用她同意,他的雙手也已摸到了她兩座雪山的山腳,感受那裡的溫和氣候,手感頗佳。

「叫你不要摸,你為什麼要摸啊,快停下來,不準摸,你去找桂文娟,她會給你摸的。」林帶喜雙掌只能捂著山頂,如果鬆開手來,那山頂的風光就會被他看去了,是以,她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在山腳那裡遊玩。

「喜姐,我沒有摸。」他咂著嘴道。

「還說沒有摸呢,把人家的胸都摸光了」她輕晃著身子。

可是,這樣根本起不了作用,反而豐`臀還在與他的老二作互動,更加激起了他老二的性趣。

「喜姐,是你在動啊,我的手沒有動啊,還是在原來的位置,你的身子一動,你的奶`子就會碰到我的手埃」這是風動?樹動?心動?

「你還狡辯。」她蹙著秀眉道。

「不敢。」他笑道。

「那讓你看看是我動還是你動」說著,她便靜坐著。

不過,他也當然不再摸她的山腳了,兩手只是托著她兩座雪山,也停了下來。他對她狡黠一笑。

她哭笑不得。

「你,你,我打你」她轉過身來,一雙小粉拳便打過來。

「喜姐,別打,會暈的了,暈了就麻煩了。」他也趁機將她雙腿分了開來,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剎那間,他那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便頂在了她的胯下,雖是隔著褲子,但也一樣那麼強勁有力,差點刺穿了褲子,進入了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要跟她的小妹妹進行一番友好的交流。

「啊啊,你」

她被他的老二戳得渾身酥軟。

「喜姐,你真棒,你的身子太完美了。」說完,他張開嘴巴,往她的右雪山沖了過去。

轉眼間,便銜住了她右雪山的山頂,饒他把嘴巴張到了最大,還是不能將她右雪山的四分之一銜住,確實是因為她的雪山也比較又圓又大。

「矮」

她又嬌呼一聲。

起先,只顧著揮舞小粉拳打他。

根本不曾多想,不意被他分開了自己雙腿,跨`坐在他的大腿上,被他的雄壯老二戳了幾下。

如今,正在想嬌叱他幾句的時候,還來不及說出口,便感到酥胸被什麼東西撞中了,低頭一看,才發現原來是他吻住了自己的右雪山,當真是又羞又惱,驟然之間,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而他,則在山頂上修鍊柔舌功。

看他那吻得津津有味的樣子,便知他的柔舌功高深之極了。

「矮,你別吻嘛,你為什麼要吻人家的奶`子呢」她雙手捧住他的腦袋,想要把他推開。

可是,她在情迷意亂之中,根本不出力,只是輕輕地推了一推而已,哪裡推得開,加上被他的柔舌功攻上了山頂,正與自己山頂那顆粉紅較量著,全副精神都集中在那裡,也沒空再去推他的頭了。

「嘬嘬……」

他狂`吻著她山頂那顆粉紅。

想要征服她山頂那顆粉紅,就得使出渾身解數,這一點,他是清楚的。

是以,一上來他便施展出了柔舌功的最強招數,他起了名字叫做「九九八十一吻」,也就是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將八十一個吻使出來。

果然,當他祭出這「九九八十一吻」之後,便使她連連打激靈,雙手也不再推他的腦袋,而是摟著他的腦袋,似乎接受他前來與自己山頂那顆粉紅作交流了,這確實是一個好消息。

「嗯嗯……」

她膩聲嬌哼起來,誘人之極。

在那美妙的時刻里,他感覺她漸漸進入了角色,心裡暗自高興。

在施展柔舌功的同時,也連忙祭出鐵爪功,雙手捧住她的右雪山,在那裡又揉又捏又搓,十分過癮。

「矮,輕」她嬌聲道。

「喜姐,我輕點。」說著,他將鐵爪功的威力降低三分。

果然,她感到舒服了,微張著檀口,呵氣如蘭,半眯著美眸,秋水蕩漾,自有一股媚態。

他也不客氣,知道天賜良機,要是不把握好,那上帝也會對自己有意見。於是,更加勤奮地與她右雪山山頂上那顆粉紅友好地切磋,看是她那顆粉紅利害,還是自己的舌頭利害。

不消五分鐘。

他便在她的右雪山上留下了珍貴的口水。

隨即,又馬不停蹄登上了她的左山峰,在那裡繼續修鍊柔舌功與鐵爪功。

而她,也不再推他,也不再打他,而是摟緊他的脖子,在享受他兩種功夫作用在自己兩座雪山上的那種舒服感了。

他知道,只要將她的兩座雪山佔領了,那就至少有一半的機會可以將她下面那一點佔領,進入裡面與她作最親密的交流。因此,他不得不使出渾身解數,誓要把她兩座雪山變成自己的根據地。

如今,大功在即。

他將她的左雪山也吻遍了,留下了自己的口水。

隨即,便又不辭辛苦進入她的乳溝里,在那裡勘探勘探,看是不是能發現什麼寶藏。將每一分肌膚都吻遍。

「矮,小兵,別吻,好酸」她領教到他柔舌功的威力,終於認輸了,要求他了。她體內的欲`火也越來越旺盛了,心裡的那股抵觸情緒正在漸漸地煙消雲散。

「喜姐,我忍不住埃」他由衷道。

「啊矮,你快點去找桂文娟,她會讓你吻的。啊矮」她身子越來越軟了。

「喜姐,現在沒空啊,你奶`子又圓又大,好有看頭,我忍不住想多吻幾口。」說著,他又與她山頂的那顆粉紅切磋起來,是那麼的用心,那麼的認真,那麼專業,使人極為敬佩。

「你,你停下來」她不知所措道。

而他,正在自己的根據地上耕耘著,哪裡肯輕易停下來。

他是一位有良心,有責任心的開發商,既然開發了她兩座堅挺的雪山,那就要把那裡開發完整,絕對不留下半點荒蕪之地。

「喜姐,讓我多吻幾下。」他真誠道。

她也無可奈何。

畢竟,他已登上了她的雪山,把那裡的風景都看光了。

對於他的柔舌功與鐵爪功,她也感到滿意,心裡本來就喜歡他,如今被他又吻又捏又揉又搓的,但也沒覺得很憤怒。

只有一點,她感到不自在。

那就是她與他的關係很模糊,不是情侶,接近情侶。

在這種情況下,她確實有些疑慮,要是自己把身子的耕耘權交給了他,那自己到底是他的什麼人嘛。

想到這裡,她心裡就有些失落起來,何況,她也知道桂文娟極可能與他有一腿的,那自己豈不是第三者。而自己是蝴蝶幫的正幫主,桂文娟是副幫主,如今,自己卻要做他的小三,那情可以堪啊!

想到這種情況,她就不高興。

可是,如今她的身子正被王小兵如火如荼地進攻著,撩撥得體內欲`火急升。

她也知道,按這種趨勢發展下去,那遲早會被他得到的。她越來越沒有抵抗力了,每當他多吻一下自己的酥胸,欲`火就增加一分。

欲`火與理智在作鬥爭。

先前,她的理智佔了上風,所以還能抵抗一二。

此時,欲`火佔了上風,她心裡最響亮的那個聲音就是:跟他干吧。

但心裡又還有一個第二響亮的聲音在說:別讓他得手,你跟他的關係不清不楚,讓他得到了,就是便宜他了。

左思右想之下,她忽然嬌聲道:「啊矮,小啊兵矮,我問你,你要老實回答我矮,我在你心目中是怎麼樣的,我倆是什麼關係啊?你說矮矮」

她摩挲他的黑髮。

聞言,他知道她想要聽什麼樣的答案。

於是,舔了舔嘴唇,誠懇道:「喜姐,你在我心目中是一位女神。我們可以做情侶埃」

「矮,那桂文娟跟你是什麼關係啊?矮」她檀口輕啟,呵著熱氣,精神不能集中,因為正在享受他鐵爪功在自己的雪山揉`搓帶來的快感。

「好朋友。」他半真半假道。

其實,桂文娟是他的情人,他沒有老實回答。

這是由於他現在正在開發林帶喜的身子,如果說「是我情人」這種話,那會惹起林帶喜的醋意,可能今晚就到此為止,不能再往下發展了。

而他極想與她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不然,欲`火焚身了。

他下面已硬得不得了,再不進入她的神秘山洞裡降降火,估計經脈要受傷了。

是以,他沒得選擇,只能勇往直前。他雖沒有老實告訴她,但他對她的情意卻是真的,並非假情假意的。

「你騙人」她嬌嗔道。

「喜姐,我怎麼騙你了呢?」他左手撫摸她脊背,右手揉`搓她酥胸。

「你早就跟她做過了吧?啊矮,輕點,還騙我呢」她咬著下唇,淡淡地橫了他一眼,道。

「為什麼這樣說呢?」他裝糊塗道。

「那次,在溜冰場的辦公室里,我敲門的時候,你們為什麼不開門,還要那麼久才開門啊?」她舉出了證據。

「哪次?噢,我記起來了。那次,剛剛與人打完架,有點累,加上又喝了點啤酒,便在裡面小睡一會,怕有人隨便進來打擾,才在裡面鎖了門,當時又沒聽到你敲門,才開遲了。」他胡謅道。

彼時,他與桂文娟忙著穿衣服。

林帶喜在進入辦公室之後,也瞧見桂文娟那副軟成爛泥的樣子。

以她的經驗來看,那分明就是剛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才會有的現象,是以,她才會說他與桂文娟有一腿。

如今,他否認。

可是,她也不相信。但聽他否認,她心裡又舒服一些。

「嗯,你還狡辯,是正常人都可以看出來,你在裡面肯定與阿娟做了那事,我看她滿頭是汗,臉又那麼紅,分明就是做了那事才會有的。」她繼續舉證道。

「哈哈,真的沒有。」他吻住她的檀口。

「嗯嗯……」她還想說什麼。

可是,他已祭出了柔舌功,跟她的香舌切磋起來,使她說不了話。

何況,他左手托住她的右雪山,右手托住她的左雪山,正在加勁地又揉又搓的,要把她的兩座雪山揉得更成熟些。

她又沉溺於享受了。

約莫三分鐘之後,他便將她抱了起來,走進室里。

「矮,你抱我進來幹什麼矮,我還要去倒開水喝呢」她明知故問,一顆芳心怦怦直跳。

「喜姐,坐在床上聊天比較好,順便看看這張床墊會不會是壞的,那就要趕緊換一張新的。」說話間,他已進入了室,走到了床邊,坐在了床沿上,依然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她被他堅硬的老二戳得下面酥癢起來。

不知不覺間,泉水下滴。

起先,泉水只潤濕了她自己的褲襠,不久,便也潤濕了他的褲襠,而且還滋潤了他的老二,使他的老二濕漉漉的,好像更洗了個澡,沒有擦拭乾凈一樣。

先前,他專心致志地修鍊柔舌功與鐵爪功,確實沒有留意下面。

等到抱她進了室,便有感覺了。

由此,他便知道她也是欲`火焚身了,只要再撩撥撩撥她,便極有機會可以進入她的神秘山洞裡進行友好的交流了。

是以,他頗為興奮,雙目精芒灼灼,凝視著她俏麗的臉蛋,吻了吻她的紅唇,笑道:「喜姐,你看這張床墊怎麼樣呢?睡兩個人應該是綽綽有餘,這張雙人床墊質量真的不錯。」

「嗯,我們還是出外面聊吧。」她羞怯道。

「喜姐,要嗎?」他輕聲道。

「要什麼?」她不解道。

那種事,確實不好意思說得太明白。

他也有語塞的時候,此際,他便感覺不知如何說才好了,訕訕地朝她露出一個笑容。

「你好怪矮,問你又不說,到底要什麼嘛?我要去倒開水喝啊,讓我下來」她的豐臀壓住他的老二,感到渾身酥軟。

「就是我的小弟弟跟你的小妹妹親熱一下。」他終於想出了回答的話語。

她沒聽過這種說法。

是以,驟然之間,她愣了愣。

「你的小弟弟?我的小妹妹?我沒有小妹妹啊?我知道你有個弟弟。」她一下子明白不過來。

「哈哈,你說的那個弟弟跟我說的那個小弟弟有點不同。我說的那個小弟弟是在我身上。」他倒有些尷尬,但還是硬著頭皮說了出來,還向她露出一抹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燦爛笑容。

聞言,她俏臉刷地紅透了。

她終於明白了。

「你,你休想」她的脖子都紅了。

「喜姐,好過癮的,你不想要嗎?」他誠懇道。

「嗯,別說了,為什麼要說這種話題呢?我還要去倒開水呢」誰說她心裡不想與他快活快活?只是她說不出口而已,畢竟那種事不宜掛在嘴邊來大談特談的。

他從她醉眼裡瞧出端倪。

於是,祭出柔舌功,繼續開發她胸前兩座雪山。

隨即,以她的兩座雪山作為中心,將她的身子都吻遍了,留下了珍貴的口水。

不消二十分鐘,他便把她上半身每一寸肌膚都吻了至少兩遍,以舌頭為先鋒,一路舔過去,耕耘著她的上半身。

「嗯嗯……」

她只有嬌哼的份,無力抵抗了。

吻完了她的上半身之後,他忽然將她抱放在床上,趴在了她的身子上面。

「矮,你幹什麼趴在我的身上矮,快讓開,人家要起床去倒開水,啊矮,別戳我」她雙腿被他分開了,發覺他雄壯的老二隔著褲子在頂自己的胯下,嬌聲道。

「喜姐,我沒有戳你。」他摟緊她的玉脖子。

「還說沒有」她想夾`緊雙腿。

可是,他趴在她的嬌軀上,牢牢地分開了她兩腿。

他就是想這樣撅著屁股,聳動老二,頂一頂她的胯下撩撥撩撥她,使她的欲`火更旺盛。

從她的眼神與話語里,他就可聽出她的情`欲越來越高漲了,只要再加一把勁,多半能使她欲`火焚身,到時便可與她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鍛煉身體了。

他吻住她的檀口。

旋即,脫出右手來,先脫掉自己的褲子與褲衩。

不消半分鐘,他便赤裸裸一絲不掛了,趴在她半裸的身子上,準備發動總進攻了。

如今,他的老二少了他的褲子與褲衩的阻擋,往前頂的力量更大了,不時地點戳在她的胯下,使她連連打激靈。

他嘗試著脫她的褲子。

不過,還沒解開她的腰帶,她就伸手過來阻撓了。

「矮,別脫我褲子,小兵,你快起來,別趴在人家身上,你好壞」她一手抓住腰帶,一手推他。

「喜姐,我沒有脫你的褲子。」他知道她還有點抵觸情緒,於是,便先穩住她的情緒,又祭出柔舌功與鐵爪功,侍弄著她,要讓她的情緒穩定下來。

「那你別趴在我身子上矮」她嬌嗔道。

「好。」他答應道。

聽到他那樣說,她心裡忽然生出一抹失落。

雖說她還不想把身子的耕耘權交給他,可是,她也有點想與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面對他那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哪個女人不想試一試呢,畢竟,女人都喜歡男人有那樣的大傢伙,只有大傢伙,才能得到大快活。

她還道他真的要收手呢。

不過,他轉了一個身,也躺在了床上。可是,雙手摟住她纖腰。

「矮,叫你別趴在人家身上,你又要摟著人家,這是幹什麼嘛」她也不知自己怎麼了,心裡居然有點高興。

「喜姐,讓我倆來睡在床墊上,看看床墊是好的還是壞的,要是壞的,立刻去換貨。不睡在上面,不知道的。」他振振有詞地勸說道。

「嗯,不」她輕晃了晃身子。

可是,掙扎不脫他的摟抱,反而,感覺他的老二忽然之間伸進了自己兩腿`之間。

如果有褲子的情況之下,不會那麼容易伸過來的,於是,她伸手往下面一摸,突然摸到了他老二的先頭部隊,滾燙之極,又長又大又粗。

「矮」

她又嬌呼一聲。

「喜姐,怎麼了?」他輕輕聳著老二,摩擦著她的胯下。

「啊矮,你什麼時候脫了褲子了?怎麼不告訴我呢」她夾`緊雙腿,但這樣更能感受到他老二的激情,欲`火自然就升得更高了。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4453657,3118045,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