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69章美人赴鴻門宴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16日 09:44 [字數] 838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當王小兵目光望向牛仔褲女的時候,牛仔褲女嚇得更加顫抖了。

畢竟,剛才王小兵說要讓她的臉上長几條刀痕出來,如果真的被說中了,那成了花臉婆之後,這輩子就毀了。

「大,大哥,請放我一馬。」牛仔褲女也跪了下去。

那場面,倒很滑稽。

總的來說,有一點像是一對新婚的鴛鴦正在向父親或者岳父叩頭行禮的味道。

王小兵真想好像電視里的皇帝那樣說:愛聊平身。又或者說:一拜天地,二拜父母,三夫妻對拜。

不過,他說出口的卻是:「好了,別這樣子哭哭啼啼的,不像個樣子。你們這樣跪我,會使我折壽的,難道你們學會了巫術,想要咒死我?」

「不,不……」兩人大吃一驚,連忙站了起來。

「我可以放你們一馬,這樣,你們就可以鎮定了吧?」王小兵又喝了一口啤酒,淡淡道。

「謝謝大哥饒命之恩,我們以後再也不敢冒犯大哥了,請原諒我們的無禮。」與在養生堂里那時的跋扈氣焰相比較,如今喇叭褲男與牛仔褲女就像是喪家之犬,除了求饒之外還是求饒。

「好。」王小兵點頭道。

聞言,喇叭褲男與牛仔褲女都還不敢太相信。

王小兵隨後道:「我可以很鄭重地告訴你們,如果以後再來我店搞事,我向天發誓,會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懲罰。」

「我們不敢了1牛仔褲女一個勁搖頭道。

「不敢了就最好,今天算不上懲罰,我做人算厚道了,要不,你們都得躺在床上休息一年半載1王小兵話音驟然低沉起來。

「這個知道,如果你不手下留情,我們都得進醫院了。謝謝你給面子,以後我們再也不敢冒犯你了。請原諒我們這次的無禮。」喇叭褲男點頭哈腰的,神情恭敬,道。

「既然你們也砸了全天雄的店鋪,那就算扯平了,我不會再跟你們計較這件事,不過,我警告你們,如果下次再來搞事,我會加倍懲罰你們,要是你真的想跟我玩,那我也可以很認真地跟你說,我會奉陪到底。聽明白沒有?」王小兵掃視一眼,道。

「明白。」喇叭褲男點頭道。

其實,王小兵不認識喇叭褲男,所以,這番警告震懾力還不夠強。

於是,他喚鋒仔過來,道:「你幫我查一查他們的底細,如果我的養生堂被人砸了,我首先要找他們來問一問。」

「好,待會我就去查。」鋒仔應道。

只有掌握了喇叭褲男的各種底細,那就隨時可找到他。

這樣一來,喇叭褲男就真正會有所顧忌,畢竟,每時每刻都在別人的注視之下,一旦有所行動,除非離開華龍縣,不然,後果非常嚴重。

隨後,王小兵放走了喇叭褲男一夥。

謝家化道:「小兵,不如再揍他們一頓,反正可以當沙袋來打。」

說著,便捋起衣袖,追了過去,一邊奔跑一邊叫喇叭褲男一夥停下來,一副不再戰三百回合不罷休的樣子。

喇叭褲男一夥見凶神惡煞一般的謝家化帶著人馬追過來了,嚇得屁滾尿,發聲喊,全都恨自己不多長一對腳,那逃跑起來就更加快了。如果不是王小兵喝住了,估計謝家化一直追下去。

「黑牛,你帶弟兄們去吃飯。」說著,掏出幾張紅牛,遞給他。

「你不去?」謝家化接過了錢。

「我還要到店裡去看看,到君豪賓館吃吧,那裡打五折的。說是我請客就行了。我好朋友庄經理也認識你。」王小兵交代道。

「那好,哈哈,老子好久不到君豪賓館吃飯了,今天又可以去大吃一頓。小兵,要不要我打包回去給你啊?」謝家化人生四大喜事之一便是大吃大喝了。

「不用。」王小兵笑道。

隨即,謝家化興緻勃勃帶著數十弟兄去吃飯了。

王小兵還要到養生堂去帶龍非回家吃飯,沒空跟弟兄們一起吃飯。

對於今天喇叭褲男來鬧事這件事,王小兵感到很滿意,畢竟自己沒什麼損失,而且,還多少博取到一點龍非的好感。

他在想,如果多發生幾次這樣的事,估計自己就有機會感動龍非了,不過,也只是有機會而已,實際上可能比想象要難得多,畢竟她不是那麼容易被感動的。

八字還沒一撇。

但他也感到滿足了。

世上許多事急不來的,就像修鍊三昧真火,他能保持平靜心態。

到了養生堂,見龍非神情還有些失落的樣子,笑道:「非非,別怕,我會保護你的。」

「是有點怕,想不到那麼多人衝進來,嚇死我了,要不是你在這裡,我都不知怎麼辦才好了。」她勉強擠出一抹笑意,柔聲道。

「快到下班的時間了,今天就提前下班吧。走,到我家去,我媽可能已把飯菜都弄好了。」他知道她到自己家作客,可能會懷著想刺探藥丸配方的目的,乾脆就將計就計,成全她好了。

「那好埃」她收拾東西。

鎖好店門之後,她上了他的摩托跑車,跟他回家。

王小兵家的三層樓房還沒完全建好,如今依然住在原來的舊屋裡。

不久,便到了東和村。

「老闆,我心裡有點緊張。」她如是道。

「有什麼好緊張呢,就當是老闆請你吃飯好了。」他知道她說緊張的意思。

畢竟跟他回家,那都有點說不清的關係,在別人看來,多少也有點情侶的味道,但兩人又還不是情侶,是故,她有點局促。

到了家門口剛停車,還沒下車,王小兵知道今天是表演時間,反正開了頭,就一直表演下去算了,於是裝出非常熱情的樣子,朝著裡面喊道:「媽,你出來看看,我給你帶誰來了。」

許娟從廚房裡出來了。

「這位就是非非吧,人長得真不錯。」許娟也照兒子之前的叮囑行事。

「阿姨,您好。」龍非連忙問候道。

「小兵,看看人家多麼有禮貌,真是一位好姑娘。怎麼還買禮物呢,不用那麼客氣的。」許娟拉著龍非的手,熱情笑道。

「阿姨,您過獎了,我其實不懂什麼,小兵還做了老闆,比我強多了。也沒什麼禮物,就買了些水果來,還請您別見笑。」龍非眉花眼笑,心情特別好,嫵媚笑道。

說話間,三人已進入了堂屋。

王小兵的弟弟王志文與爸爸王叢樂也在家。

「這是我爸,這是我弟志文。這是非非,我好朋友。」王小兵忙著介紹道。

「叔叔好,志文好。沒有買到禮物來,只買了幾斤水果,大家嘗嘗。」說龍非不會交際,那很不對,她也非常在行。

「坐吧。喝不喝茶?」王叢樂招呼道。

「謝謝,我不喝茶,因為喝了茶,我晚上會睡不著覺的。」龍非便在一張藤椅上坐了下來。

「那也是,不喝慣的人喝了茶,是會很難入眠的,那喝飲料吧。小兵,是不是還有幾瓶橙汁在家裡,還不拿出來。」王叢樂吩咐道。

「好。」王小兵道。

拿出了橙汁之後,便用塑料杯倒出來。

「我幫阿姨去做飯吧。」龍非喝了一口橙汁,忽然道。

「不用,你是客人,怎麼能叫你動手呢。坐著看電視吧。這《地道戰》還不錯。」王叢樂最喜歡看這些打仗的片。

「我想跟阿姨學些燒菜的技巧。」說著,龍非便走進了廚房裡。

王小兵也只好跟進去。

許娟當然不肯讓龍非幫手,叫她到外面坐著看電視,王小兵也勸她,龍非不好意思,便又出來了。

「誒,小兵,能不能參觀一下你的房間呢?」龍非忽然問道。

「可以埃」王小兵早已料到她會這樣。

於是,便帶她進了自己的房間。

「我的房間有點亂,別笑,平時東西都是亂丟的。」他估計她還會問自己在哪裡配製藥丸。

「咯咯,不亂,收拾得挺整齊的,你這個窗口好大,夠明亮。」她站在那張書桌前,環視一圈,一副非常感興趣的樣子。

「到年底,可能就要搬進新宅了。到時請你過來喝進宅酒,如果你想租房子,也可以租我的家。租金可以算便宜一點。」他瞥了一眼她,以戲謔的口吻笑道。

「到時再說。」她淡然一笑道。

他不知她心裡是否還在想著怎麼弄到藥丸的配方。

不過,縱使她現在沒有這種想法,但心底里絕對還會想辦法弄到手的。

除非到了她肯跟自己坦白說出她來這裡的目的之後,估計她就真的不會再有那種想法了。但要等到那個時候,也不知是什麼日子了。

她明顯還想說些什麼。

不過,紅唇輕微動了動,好像意識到什麼,便又不問了。

他可以從她那躊躇不決的神色猜出,她心裡有些矛盾,可能是在想要不要繼續刺探藥丸配方。

可見,先前在養生堂里的那一幕,真的有點效果,如果天天發生一回,那估計不出一個月,就可把她的芳心俘虜過來了。

不過,那也不妥。

要是天天都發生那樣的事,遲早會被看出端倪。

一旦被看穿了自己的苦肉計,那之前做的都泡湯了,白費力氣。

這還不算什麼,可能還會真正惹惱龍非,便她的心變得更加冰冷,做事更加無情,那問題就大了。

是以,他得步步小心。

現在,他與她斗的就是看誰更有耐性。

在還沒撕破臉皮之前,什麼可能都有機會發生,局勢或好或壞,都是個未知數。

在兩人短短沉默的數秒鐘之內,彼此的內心都在想著這件事,但在表面上,她卻像是在很認真地欣賞那盆仙人掌,而他則在翻著高一的語文舊課本。

其實,她對仙人掌不感興趣。

而他,也一樣對語文課本不感興趣,

兩人都在做自己不喜歡的事,但卻還表現出一副很有興趣的樣子,或者,這就叫裝`逼。

他站在她後面,不時拿眼瞟她婀娜的身子,欣賞那黑亮的秀髮,圓潤的雙肩,盈盈一握的纖腰,渾圓而結實的美`臀還有修長的**,看著看著,不禁咽了幾口口水,小腹下面升起一股熱量,老二居然蘇醒了。

她似乎也感覺到他在看自己。

忽然間,她轉過頭來,與他灼灼的目光相接。

剎那間,彼此的心靈都打了個大大的激靈,她俏臉立時浮上一層紅暈。

而他,臉皮雖厚,但也有些尷尬,訕訕一笑,連忙將目光收回來,繼續看語文課本,但腦海里已盛滿了她嬌軀的影子。

有那麼一剎那,他心頭湧起一股衝動,真想從後面抱住她,然後祭出鐵爪功,開始攀登她胸前兩座堅挺飽滿的雪山,再扒下她的褲子與內褲,用老二到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進行最友好的訪問,以增進兩人的感情。

房間里情意綿綿。

就在這時,許娟在廚房裡喚道:「小兵,幫我去買一瓶醬油回來。」

「好的,是要生抽還是其它牌子?」王小兵將語文課本丟在抽屜里,走到廚房門口,問道。

「生抽吧。」許娟道。

「我現在去買。」王小兵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可能在獨自的情況之下,龍非心底的那股好奇冒起來了,多半是想看看他的房間有沒有值得留意的東西,是以,在看來看去。

「非非,我去買醬油,一會就回來。」他說明道。

「行。」她微笑道。

等王小兵出了門口之後,龍非便回到了堂屋裡。

王叢樂與王志文都在全神貫注地看正在播出的電影《地道戰》,看得津津有味,比入定還要更專註。

「坐吧。」王叢樂招呼道。

「叔叔,小兵平時在哪裡配製那些藥丸的呢?」她終於忍不住問了出來。

「什麼藥丸?」王小兵配製的藥丸,王叢樂根本不知是什麼東西,只是聽說是用於美容與治療胃病的。

「就是店裡賣的那些。」龍非訝然道。

因為王小兵曾說那些藥丸的配方是祖傳下來的,那王叢樂不可能不知道。

王叢樂很老實道:「聽他說是跟他同學一起研究出來的,我都不清楚那回事。你最好問他。」

不過,龍非果然不了解王叢樂的為人,聽了之後,卻是半信半疑的,還道自己問得太露骨了,暗忖王叢樂也是一隻老狐狸,居然還說王小兵與同學一起研究出了美容丸。

這有可能嗎?

當然沒有可能,那麼好的美容丸,絕不是隨便能研究出來的。

可是,王小兵卻是那樣對王叢樂說的,他不敢向家人說起玉墜的事,畢竟,萬一家人在無意之中泄露出去了,那後果很嚴重。

是以,他寧願不說出去,就自己知道行了。

龍非問了一次,還以為王叢樂開始提防她了,於是,也不敢再問了。

只是有一點,她非常好奇,那就是王小兵配製那些藥丸到底是在什麼地方,在家裡?沒什麼可能,因為她雖還沒完全看過他家的每間房間,但至少一半已看完了,另一半,多半也不是什麼作坊。

那他的作坊會在哪裡呢?

這個問題,使她對於他的配方更加感興趣。

殊不知,王小兵自有洞天別地,只要他自己不說,沒人知道戴在他脖子上的玉墜才是真正的作坊。

王小兵到村長的雜貨鋪里買了一瓶生抽醬油,黃麗華與王家發都在那裡,如果只有黃麗華在那裡,那王小兵估計又要向她貢獻一點精華了。

「小兵,過幾天,可能有上面的人來檢查掃盲工作,那天,你得請假回來做點事。近來學校的學習不是很忙吧?」王家發點燃了王小兵分給他的香煙,問道。

「不忙。」王小兵道。

「那就行,到時我打電話通知你。」王家發吞雲吐霧道。

「那我先回去了,家裡來了一個客人,要拿醬油回去做飯。」王小兵感覺龍非會問自己家人關於藥丸的事,想趕回去,使她不敢開口。

「來了親戚?」黃麗華倒想跟他快活一回。

「不是,是一個好朋友,來這裡吃一頓飯。」王小兵笑道。

剛才,黃麗華藉機向他使了個眼色,應該是叫他有空多來這裡找她。王小兵卻裝作沒瞧見,畢竟還有許多事情要處理,沒空陪她。

如果有空閑時間,他倒願意給她女人的福利。

出了雜貨鋪之後,旋風般回到家。

彼時,王叢樂、王志文與龍非都在專心看《地道戰》。

王小兵還道龍非沒有問過什麼,但剛坐下來,便聽王叢樂說道:「小兵,剛才非非問我,你的那些藥丸是在哪裡生產的?」

「在一個比較遠的地方。」王小兵神態自如道。

畢竟他預料到她會那樣做。

倒是龍非有些尷尬,想不到王叢樂還會翻出來說。

「老闆,你那裡有多少員工呢?我有個朋友現在正在找工作,你那裡還招人嗎?」龍非想到反正都被知道了,乾脆找個借口問下去。

「員工有幾個吧,不是很多,關鍵很難上手的,普通人要培訓很久,培訓成本比較高,所以一般不招生手,等過段時間,如果招了,我給你朋友留一個位置。」王小兵侃侃而談,煞有介事一般。

「那謝了。」龍非訕訕道。

其實,經過這麼一番對話,龍非覺得王叢樂比想象中要狡猾。

可是事實上,王叢樂卻是一個道道地地的老實人,但在有時候,在某種特定的情況下,老實人說的話,更會被認定是說謊。

就像現在這種情況,龍非會認為王叢樂問王小兵,那是有目的的,而目的很簡單,就是要通知兒子,告訴他有人正在窺視他們家的祖傳藥丸配方,暗示要他小心提防。

她確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王小兵胡謅一通,心裡也在暗忖龍非是不是聽出了一些什麼端倪。

如今,敵我雙方這麼近坐著,他真想用最真誠的口吻問一問她,到底為什麼要那麼執著想知道藥丸的配方。

但從她的表現來看,之前她受的感動很快便消散了,換言之,就是感動指數還不夠強,沒有透進她心田的最深處,難以使她真正改變想法。

不過,龍非這一次也確實是好奇心大於目的。

她只是忍不住想知道而已。

這跟她為誰工作,而懷著明確的目標去刺探有所不同。

談笑間,許娟已把午飯做好了。王小兵與龍非都進去幫忙端菜、拿碗筷與飯勺出來。

菜肴就是家常小菜,但很精緻,菜香滿室,使人食慾大增。肉類有砂仁燜排骨,紅燒鯉魚,燈籠椒炒牛肉,菜花炒瘦肉與白切雞,蔬菜有兩樣,一是蒜仁菜心,二是清炒白菜。湯則是豬腳燉藥材。

如果不知底細的人,看龍非忙著給人盛飯,還道她是王家的媳婦呢。

但事實上,她與王小兵關係頗為美妙。

說她不喜歡王小兵,那也不完全對,因為她對他有一點點意思

可是,相對於那一點情感而言,她接近他的不可告人目的性則更濃,帶有一種陰謀的意思。

因此,兩人有敵對關係。

不過,他與她又有老闆與員工的關係。

三種關係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張複雜的網,而會影響這張網結構變化的則是現在看起來不太重要的兩人情感。

一旦兩人的情感發展到了情侶的關係,那敵對關係就有可能被削弱,只要削弱到了一定程度,那就會化敵為友,從此使她成為他的一顆棋子,又或者說是他的情人與戰略夥伴。

是以,他與她之間的變數非常之大。

飯桌間,許娟問道:「非非,你家是哪裡的?」

「我家在鄰鎮。」龍非好像早已想好了答案,倒也沒有顯出停頓的意思。

「家裡有多少姊妹呢?」許娟只是想跟她聊聊天,並不是有意去套她的家底,但偏偏碰得那麼巧,幫了王小兵。

「我是獨生女。」龍非笑道。

剛才,她感覺到王叢樂夠狡猾,如今,又聽許娟這樣問,暗忖王小兵是不是設了個鴻門宴,準備軟硬兼施。

她疑心重,處處設防,所以當別人無意問到她的**時,她就感覺別人是有不可告人的用心,想要對付自己,但她還不敢肯定王小兵是否懷疑自己。

而王小兵以前也問過龍非同樣的問題,但答案卻不相同,是以,他更確定龍非的身份可疑,如今,見老媽問了她兩個問題,她眼神有些飄忽起來,便知她心裡漸生厭感,於是連忙笑道:「非非,挾菜吃,不用客氣。我們都是很隨和的。」

「咯咯,我自己挾就行了,不用挾給我。」她見王小兵挾了一塊魚腩到自己碗里,笑道。

「等我們新屋進宅,你記得要來埃」王小兵岔開她敏感的話題。

「對,非非,那天你一定要來。」許娟道。

……

……

隨著飯局越來越接近尾聲,龍非倒有點擔心自己能不能平安離開這裡。

畢竟,她覺得王小兵好像早已看出自己的身份,現在是設下這個飯局來釣自己,估計吃完了飯,就要說到點子上了。

不過,她身手也不錯,感覺如果要衝出去,也應該不是問題,問題就是這裡是東和村,待會會不會再來些人,那就可難說了,或者菜里會不會下了**菜,那就更糟了,想到這裡,她連最後一小半碗米飯都不敢吃了。

本來,之前她答應來這裡吃飯,確實是想刺探一下配方。

可是,現在卻感覺自己處境非常危險。

這正是她疑心太重的表現。

好不容易吃完一頓飯,龍非笑道:「老闆,我也該回去上班了。」

「不用那麼急,還早著呢,剛吃完飯,坐一會,我們聊聊天,待會我送你過去。」王小兵還走到大門前,把鐵門關上了,只讓木門打開。

「店裡可能會有生意,在這裡坐也是坐,在店裡坐可能還會接到訂單,那不是更好嗎?既可以休息,又可以賺錢,一舉二得。」龍非邊說邊掃視一圈,看王家的人是不是個個都手執利刃。

可惜,大家都是笑容滿臉。

「別急。」王小兵坐下,點燃一支香煙,道。

「不如這樣吧,我還想買一張床墊,老闆可不可以順便搭我到小樹林的家私城裡看看。」龍非急著脫身,坐在這裡心神不寧。

「行埃」王小兵爽快道。

想不到他答得這麼乾脆,她又懷疑他是不是要有所行動了。

於是,也已暗暗運勁,準備一遇到麻煩,立時施展重手,殺開一條血路,衝出王家再說。

不過,王小兵卻是慢條斯臘氡茶,然後深深吸了幾口香煙,將煙頭丟到煙灰缸里,便打開了鐵門,道:「走吧,我陪你去逛逛。」

這又大大出乎龍非的意料。

本來,她已準備開打,憑武力衝出去了。

然而,人家卻若無其事地開門了,根本就沒有要關門滅自己的意思。

剎那間,龍非心裡湧上一股歉意,感覺自己想得太過分了,人家明明是好意來招待自己,而自己卻把人家當敵人看待。

但有一點她還是有些狐疑的,那就是王叢樂剛才提醒王小兵藥丸的事與許娟探聽自己家庭情況的事,從她的角度去看,這兩件事分明就是針對自己的,當然,她也覺得有碰巧的成分。

這確實是冤枉之極。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4453657,3118045,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