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65章春光四溢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13日 23:21 [字數] 831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小兵在想,如果明天真的有人在自己的養生堂搞事,那龍非會不會出手相幫?

想到這個問題,他自己覺得有點好笑,他只是想到她可能要裝出一副害怕得要死的樣子,便感到滑稽。

像她那樣一個身手不在自己之下的美人,假若不知她底細的人,見她露出楚楚可憐的樣子,或者會很愛憐她,對她產生一股關懷與愛戀交織在一起的情感。

不過,他見識過她的能力。

是以,只要見到她在裝`逼,他暗忖自己會不會當場發笑都是個問題。

假若她肯出手相幫,其實也不能說明她對自己有了感情,至多只能說明她不想養生堂被砸,畢竟她還要借那裡掩飾身份。

如果她不出手,那王小兵就可依計行事。

打完電話之後不久,第二煲水也燒開了,於是,他泡好溫水之後,就回到室里,將兩美人弄醒。

「我已燒了洗澡水,泡好了,去洗澡吧。」他在中間,左手摟著謝月雯,右手摟著羅蓮花,輕輕地摩挲著她們光滑的脊背,笑道。

「那我先洗吧。」謝月雯有點害羞道。

畢竟,她還沒有與其他女人在一起服侍過同一個男人。

如今,三人都**裸一絲不掛地擁抱在一起,她感到有點不適應,主要是之前沒試過這種情況。

「雯姐,我們三個一起洗吧。那樣省些時間。」他掃視一眼兩美人,伸手在她們的豐`臀上輕輕地拍了拍,露出一抹略帶狡黠的笑意,輕聲道。

「哈?我不」謝月雯嬌聲道。

「來嘛。」他笑道。

三人之中,只有謝月雯不願意,羅蓮花無可無不可。

於是,他扛起謝月雯走進浴室里,隨後,又馬不停蹄回到室將羅蓮花扛起,將她送到浴室里。

謝月雯渾身泛力,要扶著牆壁才能站穩,見他抱羅蓮花進來了,微有不悅,蹙著秀眉道:「小兵,我不習慣這麼多人一起洗澡。」

「這個很容易辦的,只要多嘗試就會習慣了。來吧,我們三個一起洗,我幫你倆搓身子,別猶豫了。三人一起洗澡,必有我份。」他雙手叉腰,舉著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掃視一圈,見兩美人都要扶牆而立,微笑道。

「雯妹,有什麼可害羞的呢」羅蓮花不以為然道。

「我不習慣」謝月雯堅持道。

「反正你也看過了我的,我也看過了你的,沒有秘密了,想不到你那裡那麼白。」羅蓮花瞥了一眼謝月雯的胯下。

「別看人家嘛,有什麼好看的呢,你那裡那麼多毛,真嚇人,這樣好尷尬哦,我們輪流來洗吧,好嗎?」謝月雯連忙側著身子,雙手下意識地捂住了下`體,也瞥了一眼羅蓮花的胯下,幽幽道。

「來,快洗,水要涼了。」王小兵拿起毛巾蘸了水,先在謝月雯的酥胸上搓了幾下,又幫羅蓮花搓了幾下。

「不嘛,那樣你們先洗吧」謝月雯想要走出去,但身子一軟,差點坐下去。

她下面頗痛,走路很不方便。

正在給羅蓮花搓胸的王小兵見到謝月雯要跌下去,一抄手,便摟住了她。

「雯姐,別動,我幫你搓就行了。」說著,祭出柔舌功,登上她的左雪山,然後幫她搓洗右雪山,當真是功夫高超之極。

「啊矮,別,好酸」謝月雯被他吻得渾身酥軟,只得雙手摟著他的脖子,緊貼他的胸膛,既想與他再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但下面又頗痛,想起要是再被他戳進來,那會更痛,心裡又有點怯。

「雯姐。」他右手扛起她左腿,一戳,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矮,你又進了?」她驚喜道。

「是。」他誠實道。

羅蓮花在一旁看到他又進入了謝月雯的身子,頗為吃醋,輕移蓮步,從後面抱住了他。

「小兵,我們在洗澡,怎麼洗著洗著,又搞起來了啊,水要涼了,我們還是先洗澡吧,好嗎?」她一邊搖著他,一邊往後拖,想把他分開來。

「花姐,別急,讓我幫你搓身子。很快就能洗好澡的。別拉我,我先弄三分鐘。」他正撅著屁股,在謝月雯的神秘山洞裡進進出出忙碌著,也騰不出手來給羅蓮花搓身子,勸道。

「不嘛」羅蓮花不依道。

於是,他不得不突然抽出老二,又戳進羅蓮花的神秘山洞裡。

「氨一聲,羅蓮花露出了笑意,心理終於平衡了,也摟住他的脖子,不再催他一起洗澡了。

「你們搞吧,我要去睡覺了,整天都搞,連澡也不洗了。」謝月雯下面剛被他戳了幾下,欲`火正升起來,但他的老二便撤退了,美眸射出幽怨的目光,撇撇嘴道。

剛戳了數下羅蓮花的神秘山洞,他又拔出了老二。

「噗」一聲,又捅進了謝月雯的身子。

當他在給謝月雯的神秘山洞開鑿隧道的時候,羅蓮花又吃醋了,照樣是催他快洗澡。

他當真有點力不從心,畢竟一人要同時滿足兩女,確實很難,並不是他沒有體力,而是只有一條老二,如果有二條老二,他必然要教她倆同時快活似神仙。

不過,世上無難事。

他轉念一想,反正是硬的東西就可應付一下。

於是,在給謝月雯的神秘山洞開鑿隧道的時候,併攏右手的食中二指,往下一抄,便塞進了羅蓮花的胯下神秘山洞。

「矮,小兵,啊矮,你怎麼用手來戳我呢?矮,好舒服矮,你太有才了,居然想出這種方法來。」羅蓮花扶著他的肩,渾身興奮得亂顫,像是發冷一樣。

「哈哈,小意思。」王小兵自豪道。

終於將兩美人同時滿足了。

如果他腦子不夠靈活,今晚就會使兩美人吵嘴,那就大煞風景了。

羅蓮花雖有點計較,但想到總比沒有要好,於是,也接受了他的「二指神功」的侍侯,「啊氨地嬌哼起來。

當他將謝月雯的身子開發得軟成一灘爛泥之後,便又拔出雄壯的老二,送進羅蓮花的體內,隨即改為用「二指神功」來侍侯謝月雯,輪流來使她們感受自己老二的滾熱激情「二指神功」的奇妙之處。

小小的浴室里,春光四溢。

兩美人檀口噴出的春音在浴室里縈繞不散,交織成仙曲,教人難以自拔。

性趣來了,人便難以自控。王小兵也想停下來,但老二欲`火一直保持著旺盛的狀態,是以,不得不在她倆的神秘山洞裡乘涼降火。

他就知道洗鴛鴦浴會洗不幹凈的,在給她們搓身子的時候,就會來感覺,如果沒感覺,那也不是男人了,看著她們那曲線玲瓏的嬌軀,如何能不來性趣呢?何況,他本來就還有欲`火在經脈里遊走。

三人搞了足足大半個鐘頭。

洗澡水也涼了。

兩女沒力氣站了,只得坐在了地面上,嬌`喘著。

縱使王小兵身強力壯,但不間斷地這樣來搞下去,也感到有點累了。

看著兩位身子軟綿綿的美人,他將她們緊緊摟在懷裡,除了感受她們肌膚的溫潤之外,還感受她們胸前雙峰的迷人彈性。

「矮,洗不成澡了」謝月雯微嘟著紅唇道。

「我再去燒水。」他承擔重任。

於是,他又抱起兩美人,將她們扛回室里,再到廚房用電飯煲煮開水。

等到再煮好兩煲開水,泡成兩桶溫水時,兩美人幾乎睡著了,他搖醒她們,又將她們扛回浴室里,便幫她們搓身子。

這一次,倒還算順利。

只是中途他忍不住又進入謝月雯的神秘山洞裡作了一番友好的訪問。

等到幫她倆搓好身子,也勉強算洗了個澡,見她們都有點累了,便拭乾她們身上的水珠,將她們抱回床上。自己再到浴室洗個冷水澡。

等洗好冷水澡,走進室里,見到兩美人都沉沉地睡去了。他也不想打攪她們,在她們中間躺了下來,一邊摟住一個,也小憩一回。他年輕,體力很快恢復,加上他立時進入玉墜的丹域里,吃了幾種珍貴的藥材,使體力恢復速度更快。

在丹域里,他修鍊了一會三昧真火。

隨後,又用三昧真火煉製些美容丸與健胃丸,半個鐘頭之後,再用初級三昧真火拓展玉墜里的空間。

經過他的不懈努力,終於將玉墜里的空間拓寬了數平方,這點面積,雖小得很,但用來種藥材,也算可觀了。而且,他還會繼續拓展玉墜里的空間,爭取開出更多的土地,用來種植藥材。

藥材量太少,成為致富的瓶頸。

他現在煉製丹藥的能力已不錯了,但就是藥材不夠,不能擴大生產。

這對於他以後開養生堂的分店是極為不利的,畢竟有店沒貨,那是浪費資源,他現在煉製的初級丹藥,需要以量來佔領市常

縱使提價,初級丹藥也難以提多少。想要做地球的大富翁,單憑那一點點初級丹藥是難以辦到的,只有把量提上去了,才可以達到目的。不然,做個地方性的小富翁,那應該沒有問題。

如果有一天,他能煉製中高級丹藥,那又是一回事。

不過,他不會輕易賣中高級丹藥。

畢竟中高級丹藥都有非常強的功能,有些能使人獲得短暫的特別能力。如果是被壞人得到了,那後果有點嚴重。

是以,要是真的修鍊出了中高級三昧真火,能煉製中高級丹藥了,他也不會隨便拿出去賣,當然,像「壯陽丹」這種可以造福全球男人的好丹藥,他還是願意與有興趣的朋友一起分享的。

可惜,他還沒修鍊到中級三昧真火。

老早就感覺觸摸到中級三昧真火的氣息了,但就是不能突破,他也沒辦法。

就像在鏡子前,看著自己的影子,卻是不能真實地擁抱它一樣,有一種縹緲的感覺,但它又確確實實是存在的。

他把《丹經》看了一遍又一遍,就是想瞧瞧在每一頁裡面是不是會有夾層,藏有前輩的修鍊心得筆記,如果找到了,那就可以少走許多彎路,遺憾的是,他沒有找到什麼註釋筆記,唯有靠自己了。

至於什麼時候能突破,他沒底。

感覺很快了,但可能這個「很快」會是一百年。

在現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只能多煉製初級三昧真火,如果產量提上去了,一樣能成為大富翁。

不然,總是戀著中高級三昧真火,如果一不小心,這輩子都沒能修鍊出來,那就悲催了。自己的偉大夢想還需要大量的金錢來實現,如今,他能給美女精神上的享受,在物質方面,他還力不從心。

畢竟,他銀行卡里的數字不夠大。

如果是準備娶三五位嬌妻,那他現在基本都能實現夢想。

但他是想娶成百上千的嬌妻,因此,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別的不說,就是建房子給嬌妻們住都需要一大筆錢。

如果再算到要撫養孩子,給嬌妻們買新衣服等等,那就需要更多的錢了,是以,沒錢是娶不到那麼多嬌妻的。他需要錢,目的就是要用來實現自己的偉大夢想。他堅信,只要自己堅持下去,就有機會實現。

他從未放棄過。

以如今的趨勢來看,他也確實有可能實現自己的夢想。

但想登上成功的高峰,那是需要經過許多坎坷的,還有不少攔路虎會出來阻撓,他要做的,就是跨過一道道坎,然後擊退一個個攔路虎,勇攀巔峰。

想到有朝一日可以娶到成百上千的嬌妻,他便感到非常興奮,當遇到困難,遇到麻煩,只要想一想成功之後可以過的快活日子,他便會用百倍的勇氣去面對一個又一個的困難,始終保持著堅韌的鬥志。

不過,轉念一想,如今還是要先保護好這間養生堂才行。

如果連第一間養生堂都搞不好,那就別想再開什麼分店了,這對他是一次考驗。

從玉墜里出來之後,他又抽了一支煙,再思索一遍明天要怎麼應付有可能來養生堂鬧事的混混,還有就是要怎麼討好龍非。

他在想,如果龍非在餐桌上突然向自己的老爸問起美容丸的事,那有點麻煩。畢竟他曾對她說藥方是祖傳下來的,要是她聽說連王叢樂也不知道一點點美容丸配方的事,那就從反面說明自己在說謊。

畢竟她是個聰明人。

要是被她聽出了端倪,或者又會發生其它意外也未可知。

不過,有時聰明反被聰明誤,如果她向王叢樂詢問,那得到的答案必然是「沒聽過」這類的話。

如果了解王叢樂,那就會知道他向來是說老實話的,但龍非應該對王叢樂不怎麼了解,是以,當聽到那種說「不知道」的話語時,也有可能會懷疑是王叢樂不肯相告而已。

想到這裡,王小兵心裡又鎮定了些許。

他真的好想將龍非捉起來,問一問她到底替誰賣命。

可是,想到如今正是多事之秋,要集中力量與三個老古董決戰,是以,不宜再惹事端,不然,真的吃不了要兜著走,那就悲催了。

抽完一支香煙之後,他輕輕地搖醒羅蓮花。

「嚶嚀」一聲,羅蓮花微微睜開了美眸,慵懶道:「小兵,幾點了?」

「快要十一點了,你今晚是在這裡過夜還是回家?」他弄醒她的原因,就是問她要不要回去。

「哈?這麼夜了。我也要回家了。出來時,只說去買點東西,還不回去,恐怕不行了。」她翻身想起來,但感到身子有些乏力,下面又痛,幸好不是很痛,還能坐起來。

剛才,三人激情大戰,衣服丟了一地。

後來,他把三人的衣服都撿起來,堆放在椅子上。

如今,他翻抄著那堆衣服,從裡面找出上衣,褲子與胸罩還有內褲,一一遞給羅蓮花。

羅蓮花穿好衣服之後,站起來,試著走了兩步,但步伐很凝滯,明顯是下面疼痛而不敢跨太大的步子所致。

「能走嗎?」他笑道。

「你扶我下去吧。」她感覺下樓梯有些吃力。

「行,我抱你下去吧。你能開車嗎?」他走到她身邊,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應該可以吧,幸好沒被你戳那麼多次,要不,人家下面要真的腫起老高,那就開不了車了。」她雙手摟著他的脖子,情意綿綿道。

「哈哈……」他笑而不語。

隨後,開了門,把她抱下了樓,出到一樓大門之外,將她放下。

她的女裝摩托還在樓梯間里,於是,他又幫她推出來,還幫她啟動,道:「上來吧。」

「我腰有點酸,還好能坐著。」她輕輕地扭了扭腰肢,之前被他猛力撞了半個鐘頭,真的渾身乏力了,但開摩托不像踩單車,只要坐上去了,就不用什麼力了。

「能開嗎?」他吻了一下她的紅唇。

「能吧。」她嬌笑道。

「那好,我就不送了,如果他們還要做什麼對我不利的事情,請你立刻告訴我,好嗎?」他愛撫她的脊背,輕聲道。

「咯咯,我替你做底,你怎麼謝我嘛?」她提條件。

「給你想要的。」他輕捏著她的酥胸。

從她的眼神里,他就知道是想要自己向她保證:以後會給她女人的福利。

而她也確實是想那樣,嫵媚笑道:「那好,只要我聽到什麼對你不利的,就立刻打電話給你。」

「花姐,你真好。晚安。」他又輕吻了一下她的紅唇,微笑道。

「晚安」她幸福地笑了。

望著羅蓮花駕駛著摩托消失在小巷的街角之後,他便上了樓,回到室里,脫了衣服,上床抱著謝月雯,與她一起做個好夢。

一覺到天亮。

看了看勞力士,已是早上七點多了。

如果不是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他真的想就這麼抱著謝月雯,與她睡一天。

曾經,董少容曾提議要跟他一起玩一整天,他感覺很有趣,如果玩一整天,他很想知道到底是他會累趴還是她會累趴。

如今,他就有這樣的機會。而謝月雯也有空,如果要跟她玩一整天,估計她受不了,下面會又紅又腫,沒兩三天,都難以恢復正常水平。可惜自己還有事情要辦,才放棄了與她激戰一天的想法。

他還要去布置一下伏擊的事情,於是,便起床了。

謝月雯也醒來了,摟緊他,嬌聲道:「今天是星期天,你不用上課吧,起那麼早幹什麼呢?」

「噢,還有點事要辦。老婆,我現在送你回去,好嗎?」他祭出鐵爪功,登上她的左雪山,在那裡輕揉著,道。

「嗯矮,不嘛,這麼早回家幹什麼呢,再多睡兩個鍾,吃了午飯再回去吧。你搭我回去,行不行?」她也伸出玉手輕撫他厚實的脊背。

「老婆,今天有人想在我店裡鬧事,我得去防著。下次再找時間陪你。快起來,我送你回家。」除了要應付來鬧事的混混之外,他還要帶龍非回家吃飯,真的很忙,而且,晚上還想找蝴蝶幫的正副幫主說一個事,是以,他是忙得不可開交。

「是真的還是假的?」她窩在他的懷裡,問道。

「當然是真的。」他又趴在了她的身子上。

「矮」她夾`緊雙腿。

不過,他兩手一分,便撥開了她的雙腿,隨即,舉著早已怒嘯不已的老二,只往她胯下衝去。

他的老二在她的胯下耕耘過,對於那裡的環境頗為熟悉,也不用看,只憑著嗅覺,直戳過去,只聽到「噗」一聲,便又已進入了她的體內。

「矮,你還要啊?」她怯怯道。

「老婆,再送你一次**。」他便大動起來。

「矮啊,別矮,人家下面還痛呢」她揮著小粉拳輕捶他的肩膀。

「老婆,我要大動了,頂住啊,很過癮的。」他使用的正是「老漢推車」這一招,扛著她兩腿,猛進猛出。

「啊礙…」她感受著痛並快樂著。

他知道,只有先將你送上**,在她非常愉悅之下,跟她說什麼,她都會答應的。

是以,他才會一上來就大動,重進重出,單聽那肉與肉碰撞的「噗噗」聲便知道他是全力出擊了,以這種高強度的撞擊,她根本頂不祝

她雖領教過他不世出老二的強大,但如今再切磋起來,依然沒有半分贏面,被他撞得身子劇烈顫動起來,胸前兩座堅挺飽滿的雪山也好像地震一樣,猛烈地晃動著,似乎一轉眼間便要坍塌下來似的。

不消七分鐘,她「氨地一聲又暈過去了。

他餘興未消,繼續大動著。

又過了三四分鐘,她便被他撞醒了,檀口哼出連綿的「啊氨春音。

他知道達到目的了,如今她正在**還沒完全消褪之際,跟她說什麼都行,便輕進輕出,笑道:「老婆,待會我送你回家吧。」

「矮啊好矮」果然她爽快道。

「老婆,我又要射了。」如果不是今天有很多事情要做,他會再至少送她幾次**才開炮。

「嗯,別矮,你沒戴套,人家會懷孕的,啊矮,你太強大了。」她輕扭著豐`臀,佯裝很在意他射在裡面,其實她心裡倒希望他開炮。

而他從她那流露著無限興奮與喜悅的眼神里看出她其實是喜歡自己開炮的,於是,也不猶豫,立刻將精華輸送到老二之上,再以內勁作推助,突然一抖老二,便開炮了。剎那間,他又感到天亮了。

而她,也感到一股暖流在下面涌動。

「老婆,我射了。」他趴在她的嬌軀上,老實道。

「矮,人家還不允許呢,你又射了,矮,你壞矮」她雙手摟緊他的脖子,膩聲道。

「老婆,你下面好滑啊,我忍不住,就射了。還要嗎?再來一次怎麼樣?」說著,他果然再次將精華輸送到老二之上,又一抖老二,便開炮了。

「矮,還射人家矮」她玉唇泛著喜悅的笑意。

「好棒啊1他由衷贊道。

他開鑿了她的隧道,對於她下面那一點比較滿意。

「嗯,你壞,這麼霸道,人家不同意,還連續射人家」她嘟著紅唇嬌聲道。

「老婆,還要嗎?我可能還能再來一次。今天就貢獻給你了。要嗎?」如果他要開炮,確實還可以再發一炮。

「不嘛」她已上癮了。

不過,他今天還有許多事情要做,得留著點精力,沒有開第三炮。

兩人又互動了一會,激吻了十數分鐘之後,他便抱她起床,走進浴室里,讓她先洗漱,然後再抱她回室。

隨後,他便下去買早餐,兩人一起吃了之後,他又幫她將要帶回去的東西都裝進包里,便送她回家。不消半個小時,便到了她的家門前,扶她進去,謝月美去上補習課了,不在家。只有謝尚中、何芳在家。

謝尚中又要留他吃飯,他差點脫不了身,再三解釋,才抽身回來。

回到小樹林集市,大哥大又響了。

那是公用電話號碼。

「喂,哪位?」他問道。

「我啊,小兵,麻痹,聽鋒仔說你要跟人打架,怎麼不叫上老子啊?」謝家化聲如洪鐘道。

王小兵耳膜都差點被震傷了,將大哥大拿遠一點,笑道:「我現在在小樹林集市啊,過來吧,等你吃早餐。」

「好,老子立刻過去。等我去了再開打。」說畢,謝家化掛了電話。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4453657,3118045,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