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59章紅杏出牆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10日 22:46 [字數] 828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謝月雯跨`坐在王小兵的大腿上,緊摟住他的脖子,兩人的私`處完全結合在一起。她將頭伏在他寬闊的肩膀上,聽他講電話。

看號碼,王小兵不知是誰打來的。

不過,他有了經驗,可以猜出是公用電話的號碼。

接通之後,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腦子一轉,便知是誰了,笑道:「花姐,有什麼事呢?」

打電話給他的正是羅蓮花,在話筒那邊柔聲道:「誒,你現在在哪裡嘛?人家想你了,今晚有空嗎?可以出來坐坐嗎?」

謝月雯也聽到了。

想不到對方一開口便這樣說,他只好對著謝月雯訕訕一笑。

「今晚啊,可能沒什麼空啊,怎麼了?不會又有事找我吧?」他暗忖對方這個時候打電話給自己,真不是時候。

「哼,你個小子,是不是泡到新妞了,把人家給忘了,你太負心了,我饒不了你。咯咯,你猜對了,我就是有事找你啊,沒事找你幹嘛」羅蓮花的聲音聽起來有種尖細的味道。

「什麼事呢?」出於某種原因,他把大哥大換到另一邊耳朵。

不過,謝月雯又伏到他另一邊肩膀。

他對她尷尬一笑。

而她則是挑起了柳眉,美眸里流露出淡淡的幽怨。

她與羅蓮花認識,如今也聽到了電話話筒那邊的聲音,一下子便認出是誰了,暗忖他原來跟羅蓮花也有一腿,不禁有些吃醋。

只聽話筒那邊的羅蓮花嬌笑道:「當然是很重要的事,如果不重要,我也就不會找你了,對不對呢?你想不想聽嘛,如果想聽,我就告訴你,如果不想聽,那就算了,不過這件事關係到你的性命,我想你會喜歡聽的。」

聞言,他微愣。

他會與羅蓮花有一腿,很大原因就是要把她變成自己的耳目。

畢竟,他知道全廣興很想收拾自己,遲早會搞些陰謀詭計,如果不防著點,估計有朝一日會陰溝裡翻船,那就不妙了。

是以,他要羅蓮花幫自己打探消息,如此一來,便可將局勢掌握在手裡,知彼知己,才能百戰百勝,只要有羅蓮花替自己作耳目,那就安全許多,敵方稍有動靜,自己都能未卜先知。

「花姐,我在聽呢。」他笑道。

「咯咯,你出來,等我們見了面,我就告訴你。」她明顯也是有些耐不住寂寞了。

「在電話里說不是更好嗎?我現在有點事,分不開身,下次再請你吃飯,怎麼樣呢?」他一手拿大哥大,一手輕撫謝月雯的秀髮,道。

「不,你騙人吧,你說你現在在哪裡,我去找你,看你是不是真的在忙。只有見到你,我才告訴你。不然,我不說。咯咯,你想好了哦。」羅蓮花手裡握有王牌,自信心滿滿道。

「好,我在小樹林廣場等你。」他同意道。

「不見不散。」話畢,掛了電話。

謝月雯將兩人談話的內容全聽到了,心裡也大約知道他與羅蓮花有一腿。

「哼,原來你跟她也干過吧?除了你的女朋友之外,還有多少個情人,快招來」她輕捶著他的肩膀,嬌嗔道。

「雯姐,除了我女朋友之外,其實我沒有什麼情人,我會跟羅蓮花在一起,是有一個不可告人的原因,請允許我不說,行嗎?」他吻著她的紅唇,輕聲道。

「不,就要你說。」她輕扭著腰肢道。

想了想,他決定告訴她。

清了清嗓子,他便把自己要羅蓮花替自己刺探消息的事情告訴了她。

聞言,她微訝道:「那你跟羅蓮花的關係不是單純的情人關係?你是在利用她嗎?」

「對,我有利用她的意思,但絕對不是那種只利用她而不愛她的做法,我也愛她,畢竟,她願意冒險為我做事,單從這一點,我也應該愛她。」他不想騙謝月雯,只想讓她知道自己不是負心漢。

「哼,那我不能幫你做什麼事,你肯定不愛我」她嘟著紅唇,佯裝微慍道。

「不,我非常愛你。」他捧著她的美`臀一上一下。

那肉與肉碰撞的「噗噗」又響起來。

「矮矮」

她下面傳來陣陣快感,張開檀口,哼出春音。

待會還要去見羅蓮花,他想先將她送上**,讓她休息一會,再打一份消夜回來給她吃。

於是,便將她抱放在床上,然後扛著她兩腿,用那招賴以成名的「老漢推車」來進攻她,莫要看這招「老漢推車」平淡無奇,一旦動起來,威力卻是非常之大。

「啊,小啊兵,不要那麼重,人家下面又有點火辣辣的了,你那麼大力,人家下面會受不了的,輕些啊矮,慢些矮」她已領教過他不世出老二的高超功力了,如今不敢再揶揄了,只得事先求饒道。

「雯姐,我會輕些的。」他抖動的頻率卻越來越高。

「啊,啊,輕礙…」她身子劇顫起來。

他也顧不得那麼多,畢竟還有其他事要去做,不早點送她上**,都難以脫身。

於是,將功力凝聚到老二之上,以最勇猛的方式,在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裡開鑿隧道,一進一出之間,都帶出大量的泉水,不論是前進還是後退,都那麼的有法度,確實是名家風範。

「啊啊,人家下面要開花啊矮」她雙手拍打著他的胸膛,求饒道。

「雯姐,開花好啊,開花才能結果,讓我們的愛情結出最甜美的果實來吧,好嗎?」他一邊大動,一邊安慰道。

「啊不啊礙…」她胸前雙峰似乎要坍塌下來。

他卻在埋頭苦幹。

在他強大的進攻之下,這次不消八分鐘,便將她送上了第二波**。

聽到她檀口發出一聲短促的「氨,身子一軟,便又暈過去了,美眸闔著,俏臉紅潮滾滾,身子泛著激情的光澤。

他忍不住又重重地挺了幾下,本想立刻下樓去找羅蓮花,但一動起來便樂趣無窮,也停不下來,便繼續大動著,數分鐘之後,又將她震醒了,她口中發出「啊氨春音,卻說不了其它話語。他花了七分鐘,便將她送上了第三波**。

但還是忍不住在繼續開鑿她的隧道。

轉眼間,便又震醒了她。

「啊礙…」

她已軟綿綿了,身子像一團爛泥。

瞥了她一眼,他感覺她興奮到有些迷糊了,便稍微停了一下,趴在她的嬌軀上,輕聲道:「雯姐,還好嗎?」

「啊啊,你啊輕」她呵著熱氣,柔聲道。

看著她已醉的眼神,他感到非常自豪,能令白虎的女人求饒,那也是一種成功。

如果不是羅蓮花要找自己,那今晚就一直與謝月雯在床上鍛煉身體,干到明天早上估計都沒什麼問題,至多就是明天睡一天而已。

不過,他也還有許多事情要做,比如明天他還要帶龍非回家吃飯,這也是一件大事,弄得不好,分分鐘都會使自己處於更危險的境地,只要把龍非籠絡好了,那以後的局勢又會轉好一些。

是以,他明天必須要帶龍非回家吃飯。

而今晚,他也估計到羅蓮花要對自己說的事,多半是關於全天雄的事。

他不知道全天雄被刺蝟男打成什麼樣子,但略為想一想,便可猜出全天雄縱使不住院,也要在家躺幾天。

全廣興作為小樹林集市與山石集市一帶黑道有名人物,兒子被人打成那樣,當然咽不下那口氣,他沒有什麼好辦法去找刺蝟男報仇,那就只好將仇恨加在王小兵的頭上了。

而王小兵要去見羅蓮花的目的,也就是想知道全廣興會用什麼方法來對付自己而已,畢竟,知道跟不知道那是差很遠的,譬如說,如果知道了全廣興要請殺手用槍來對付自己,那就得特別小心。

但他還不清楚全廣興會用哪種手段來陰自己,是以,他必須去見羅蓮花。

如今,又與謝月雯在這裡顛龍倒鳳著。

人世間,最快活的便是做男女快活的體育運動了,沒有什麼事情比這個運動更教人著迷的了。

如果不是王小兵的意志控制力比較強,估計他也賴得去見羅蓮花,乾脆就在這裡與謝月雯玩個天昏地暗就算了,畢竟人生追求的就是快活,這是人生的真諦。

可是,他還處於奮鬥的人生階段。

是故,還得考慮不少事情。

他趴在她的嬌軀上,改用「猛虎進洞」這招侍侯她。

「雯姐,我去見一見羅蓮花,待會打個消夜回來給你。」他一邊聳動老二,一邊說道。

「啊,啊,不矮,不准你去矮,為什麼要去見她呢?啊矮」她一雙玉手緊緊摟著他的脖子,嬌`喘著,只想與他這樣一直做著快活的體育運動。

「雯姐,她有重要的事跟我說,我要去聽一聽,可能真的對我很重要,如果沒聽到,那我比較危險,有人想要取我性命,我得防著些。」他用右肘撐著床面,一邊聳動老二,一邊用左手揉她胸前的雪山。

「矮,嗯,不去嘛矮」她心裡有些吃醋。

「我會回來的。」他突然停了下來。

她咬著下唇,凝視著他。

下一秒,他將全身的精華輸送到老二之上,以內力作燃料,突然點燃引子,開炮了。

那一剎那間,天都亮了,滾滾精華瞬間便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裡,這標誌著他到過裡面一游,算是對她的無私貢獻。

「矮,你射了?」她嬌聲道。

「是的,雯姐,我射了。」他非常老實地回答道。

「嗯,你沒戴套,人家說了不讓你射在裡面,你偏偏還要射」她輕晃著胸前兩座雪山,嬌嗔道。

「雯姐,我愛你。我也想拖出來的,但你裡面太滑,我拖不出來,又忍不住了,就射了,沒事的,很有營養的,還要嗎?」他雙手揉著她的雙峰,輕聲道。

「矮,你壞,還沒經過人家同意,就射在裡面了,又要找借口來逃避責任,嗯,我打你,看你以後還敢不敢這樣子」她想到自己跟他的關係有點單薄,心想可能是吃虧了,揮著小粉拳,輕捶他的脊背。

「老婆,我愛你。」他抱她起來。

他坐在床上,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感受她肌膚的溫潤。

雖對他射在裡面有點不滿,但聽他稱呼自己做老婆,她又歡喜起來:「要是人家懷孕了,那怎麼辦呢?」

「老婆,要是懷孕了,那就生出來,那是我們愛情的結晶,等我們有了小寶寶,我們的心就更加聯結在一起了,不對嗎?老婆,你真棒」說著,他輕輕地拍打著她的豐`臀,由衷道。

「矮,不跟你胡說了」她雙手摟緊他的脖子。

兩人又小小互動了一下。

隨即,他笑道:「我先去見羅蓮花,你在這裡等我埃」

「那你要快點回來,要是遲了,我不饒你」她用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磨他的胸膛。

「那不如我帶她來這裡,買消夜回來這裡吃,好不好呢?」他想到要是羅蓮花也要向自己討要女人福利,那倒不如一起給她們。

「好矮,不過,你不能跟她說我倆的事情。我不想讓她知道,要是被她知道了,可能會到處亂說呢」謝月雯也想讓他在自己的身邊,這樣,她覺得他就難以與羅蓮花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

「她不會說出去的。」他緩緩地抽出老二。

「矮,你的好大」她真心道。

她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親眼看到他油光閃閃,肌肉條條,青筋怒突,形如子彈的老二,心裡暗暗讚歎。

見她看得有些愣住了,他拿起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老二之上,笑道:「你摸一摸,它很善良的,以後會經常跟你的小妹妹打招呼的,也是你的常客了。」

「咯咯,你壞」她嬌羞地縮回了手,笑道。

「老婆,我出去了,」他吻了一下她的額頭,然後將她抱放在床上,便下床穿衣。

「你要快點回來哦,不許在外面跟她那麼久,人家還要你回來幫人家收衣服呢」她得到了三次**,還想再得到多些。

「很快回來的。」穿戴結束之後,他又吻了一下她的紅唇,隨即,便出去了,下了樓,騎上摩托,出了小巷,駛向小樹林廣場,在那裡等羅蓮花。

一會,便到了小樹林廣常

但還沒見到羅蓮花的身影,也不知她是真的有事情要告訴自己還是只想向自己討要女人福利。

自從他給了幾次**羅蓮花之後,她便非常著迷了,每天都想著要跟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嘗過了他不世出的老二,她對全天華褲襠里傳宗接代的傢伙再也不感興趣了,畢竟,她知道什麼叫雄壯。

廣場里人來人往。

王小兵掃視一圈,暗忖不知羅蓮花什麼時候才來,點燃一支香煙抽著。

想到自己的處境其實也頗危險的,心裡有點緊張,他也知道,常在江湖走,怎能不挨刀?問題只是什麼時候挨刀而已。

他曾經觀察過黑道里的前輩,發現沒有幾個最後能混得很好的,要麼是被仇家做了,要麼就是到風景秀麗的地方去吃子彈,要麼就是吃上了免費的國家糧,反正就難以善終。

思緒縹緲之中,他記起一句話: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這句話像鎚子一樣敲打著他的心靈。

夜風雖不冷,但他還是打了個小小的冷戰,並不是身體冷,而是心有點冷。

他現在算是個黑道人物了,但還不是真正的職業黑道中人,不過,照這種趨勢走下去,他以後會成為全職黑道老大。

混黑道,機遇與危險同在。

只要不得罪白道,或者有白道在背後罩著,那就能混得風生水起。

如果沒有白道勢力的支持,終究會成為白道的盤中餐,混得越大,死得就越慘,畢竟,白道也需要殺雞儆猴。

從這一刻起,他忽然像是明白了不少道理,像全廣興這種對頭,還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就是正在虎視眈潰他覺得自己要多認識幾個有權有勢的人物才行,不然,一旦高層有什麼運動下來,那就要被當靶子來打了。

也是在這一晚,他確定了自己需要走的路線。

不論以後還混不混黑道,多認識白道有權有勢的人物,其實都是一件好事。

畢竟這個社會是個人際關係的社會,認識大人物越多,就越能辦成別人難以辦到的事情,就越容易做成大事。

他也知道,自己一隻腳踏入了黑道,如今想要全身而退,那是不可能的了。很多仇恨恩怨已結下,不是他說算了說能算了的,除非仇家們一夜天光全都從地球上消失了,那他就可以無憂無慮地退出黑道。

可惜,他的仇家都還活在地球上。

而且,他們離他並不遠。

因此,他有點怕。

畢竟,他也是一具血肉之軀,不是刀槍不入的神仙。

腦子正在思索這些人生大問題的時候,忽然有一個聲音從側面傳來:「誒,在看哪位美女呢?」

隨即,他才回過神來,聞聲便知是羅蓮花了,笑道:「花姐,你今天穿的這身衣服真漂亮,一下子年輕了好幾歲,看起來頂多就十七八歲那樣。」

「咯咯,真的還是假的?」她歡喜之極。

「黃金都沒那麼真。」他笑道。

「咯咯,我也覺得我穿這身衣服還不錯呢,原來我們的眼光一樣。」她俏臉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是了,花姐,不是說有事要告訴我嗎?我來了,現在告訴我吧,是不是全廣興要搞什麼對我不利的陰謀?」他丟掉了煙頭,借著遠處微弱的燈光盯著她,問道。

「誒,怎麼一見面還沒有聊兩句,你就這麼焦急地問呢,難道我待會不會告訴你嗎?人家想你了,有時做夢也夢見跟你在一起了,你卻不知人家相思的苦處,哼,你太狠心了」她嬌聲道。

「花姐,我也想你埃」他笑道。

她朝他走近一步。

隨即,她好像嗅到了他身上有一股女人的下體的味道,問道:「你剛才是不是跟你的情人在床上?」

「哈?沒有,我剛才騎著摩托在外面兜風,後來接到你的電話,就來這裡了,你怎麼會那樣說呢?」他怕承認之後,惹起她的醋意,那她要是不肯說出她知道的事情,那就麻煩了。

「騙人,我聞到的。」她又嗅了嗅。

「花姐,別說這個,我們說別的。」他沒有洗澡,身上確實有謝月雯下體的味道。

「那你先老實說,你剛才是不是跟你的情人在床上?」她微微仰著頭,深情地凝視著他,好像不問出個所以然就不罷休。

「花姐,這種話題沒什麼好聊的,不如我們聊一聊怎麼美容,好嗎?」他感覺她確實是嗅到了自己身體上謝月雯下體的味道,有些訕訕道。

「不,我就是想知道那個。」她固執道。

其實,她也有點吃醋。

想了想,他覺得乾脆對她說了還比較好。

「花姐,你真利害,我剛才是跟好朋友在一起,剛做了一次,你的電話就來了。」他半真半假道。

「哼,還說沒有呢,人家也想你了,小兵,我也要,你也讓我快活快活吧,好嗎?」她已偎在了他的懷裡,嬌聲道。

他倒擔心被熟人瞧見。

畢竟,他與她的丈夫一家有仇。

要是被她丈夫的熟人看到了,再轉告她的丈夫,那麻煩就大了。

但他也知道要是不給她一點女人的福利,估計她不肯開口,畢竟她也是他的情人,情人想要女人福利,他一般會滿足她們。

於是,腦筋一轉,想到反正還要回去侍弄謝月雯,不如也帶羅蓮花回那裡,一起將她們送上**,倒是省了不少時間,不過,唯一的小問題就是怕她倆短時間內不願意,那就弄巧成拙了。

不過,沒有比這個更好的辦法了。

「花姐,走吧,我帶你到一個地方去。」他輕輕拍了拍她的豐`臀,當先朝自己的摩托跑車走去。

她也知道他叫自己去幹什麼,不用問,多半是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這正是她需要的,心裡有多高興,那就別提了,只恨不得邊走邊脫衣服,到了那裡,就可立刻投身於人類最有意義的體育運動之中了。

她也開了摩托來的。

於是,他在前面帶路,她跟在他後面。先去星記大排檔打了三份消夜,便到謝月雯那裡去。

不用多久,便來到了謝月雯租住的樓下,出來的時候,他帶了鑰匙,於是,打開一樓鐵門,推摩托進去,便帶著她上樓。

「你租住在這裡嗎?」她疑惑道。

「我的那位好朋友住在這裡,你認識的。」他笑道。

「我認識的?誰啊?我沒有認識誰住在這裡啊?」她更加不解了,極力回想,也記不起是誰。

當時,全天雄與謝月雯租下這裡,也不是經常住的,只是有時夜了不想回家,那就在這裡過一晚,有時在這附近與朋友相聚,也在這裡歇一歇,是以,也沒告訴過羅蓮花。

「她姓謝。」他笑道。

「姓謝?我沒有認識姓謝的朋友住在這裡啊?」她搖頭道。

他也不想直接告訴她,待會她見到了謝月雯,自然就會知道答案了。轉眼便上到了二樓。

開了門之後,他招呼道:「進來吧。」

「你說我認識你的好朋友,到底是誰嘛?」她好奇道。

「哈哈,進來就知道了,不用我說,你只要看一眼就會有答案了。」他把三份消夜放在了小餐桌上面,便走進了室。

羅蓮花一頭霧水,怎麼也想不起自己認識哪位朋友住在這裡,她都是第一次來這裡,暗忖多半是他在開玩笑,不然,那就是自己失憶了,這有可能嗎?

而謝月雯還躺在床上。

「花姐來了。」他走到床邊,吻了一下謝月雯的紅唇道。

「那等我先穿好衣服再出去。」她坐了起來,感到腰有點酸,下面有點痛,只想躺著。

他也看出她有些不便,於是道:「來,我抱你出去吧,不用穿衣服,用被單裹住就行了,那樣也很方便,反正被單要清洗的。」

聞言,她嘟了嘟紅唇。

剛才,他的話最明顯不過了,是說反正還要做快**育運動的,穿上衣服又要脫下來,太過浪費時間。

不過,她想到羅蓮花來了,突然有一種局促感,畢竟,羅蓮花可能還不知自己與全天雄分手的事,要是驟然看到自己跟王小兵有一腿,那多半會讓她大吃一驚。

其實,事情就是這樣的。

當王小兵與謝月雯在室里輕聲說話時,羅蓮花也聽到了。

起先,她沒怎麼留意,但周圍很安靜,她聽多了幾句,便感覺裡面那個女的聲音很耳熟,但又不能確定,於是便走到室門口,朝里看了一眼。

這一看,果然使她大吃一驚,整個人都肉跳了一下。其實,她心裡首先震驚的倒還不是見到謝月雯,而是想到謝月雯知道了自己的秘密,那就尷尬了,接下來才驚訝怎麼謝月雯也在這裡。

忽然之間,她知道王小兵與謝月雯也有一腿。

隨即,她怦怦直跳的一顆心便鎮定了些許,畢竟,自己紅杏出了牆,而謝月雯也出了牆,這就算彼此扯平了,不會成為把柄。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4453657,3118045,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558章抱著她抽煙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560章舔她(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