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57章青龍遇上白虎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9日 23:01 [字數] 824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剛才,王小兵將謝朋雯的玉色內褲扒到大腿之處的時候,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腦袋往前一鑽,便卡在內褲前面了。

此時,她的內褲被他的脖子擋住了。

「矮,小兵,快點把頭退回去。」她胯下的神秘山洞已全露了。

「雯姐,我退不回去,你的內褲把我的脖子給勒住了。」這也並非全是假話,應該是半真半假。

「矮,我不,你要是再不把腦袋退回去,那我可要打你了哦,矮,別吻人家,好酸」她剛揚起了玉手,又放了下來,輕輕地摩挲著他的黑髮,身子連連打激靈。為什麼會打激靈?因為他已在吻她胯下的那片坡地。

他祭出柔舌功,開發她胯下的斜坡。

一般的女人的小腹下面的坡地都應該有一片挪威森林的,可是,她的卻沒有。

沒有挪威森林的女人,就是白虎,據說白虎的性`欲非常之強,一般男人很難滿足她們,只有男人中的青龍才可跟她們一較高低。

如今,王小兵正是代表著男人向她這位白虎挑戰一下,看他青龍利害還是她白虎利害,他以前也遇到過白虎,像杜秋梅與董少容,她們兩人的需要都頗強,不過,在他的強攻之下,她們也要敗下陣來。

此時此刻,面對著第三位白虎,他感覺到很興奮。

因為高手過招,才能過癮。

就像下象棋,如果一個高手與一個低手玩,那沒什麼樂趣可言,只有高手與高手決戰,才有味道。

就床上功夫而言,王小兵與謝月雯都屬於天生就是有天賦的高手,兩大高手已躺在床上了,就要進行激情大戰,他在暗忖這一次征戰,不知是他征服她還是她征服他,誰能折桂,還言之尚早。

「雯姐,不要勒我脖子。」他吻著她的小腹下面,道。

「矮,別吻」她打著大大的激靈。

「雯姐,我不是有意要吻的,你用內褲勒我的脖子,我腦袋要向前傾埃」他雙手摟住她的小蠻腰,道。

「矮,好酸,不要吻人家的那裡,我鬆開,你快出來,別鑽在人家兩腿`之間了,好不好」她雙手拉著內褲,死命想提上來,但被他的脖子擋住了,兩不相讓,才會僵在那裡。

「好。」他又吻了一下她的私`處。

「矮,酸死我了,叫你別吻,你還要吻,你壞」她摩挲他的黑髮,假裝微慍道。

「雯姐,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是你拉內褲,勒住我的脖子,我的腦袋不得不俯下去,才會吻到你這裡的,唉呀,你看,你又用力了,我又吻到了。」他祭出柔舌功,一連在她胯下的神秘之處吻了兩下。

「矮,你快出來」她胯下的泉水汩汩而出。

「那你鬆手。」他提條件道。

於是,她只得鬆開了兩手,不再拉內褲了,讓他出來。

剛才,被她的內褲邊緣勒得他的後頸都現出一條痕來,當她鬆手之後,他鬆了一身。

「你快出去,我已經鬆開了,別鑽在人家這裡,人家都要羞死了。」她的神秘之處被他全收於眼底了,身上沒什麼秘密了,窘迫之際,用手去推他的腦袋。

「不用推,我自己出去,雯姐,你躺下吧,我就出去了。你坐著,我出不去埃」他摟著她,將她緩緩推倒在床上,雙手還不忘在她胸前兩座堅挺飽滿的雪山上修鍊了一番鐵爪功,然後趁她享受之間,兩手立刻將她內褲再往下扯。

轉眼間,她的內褲便褪到膝蓋處了。

「矮」她又坐了起來。

不過,這回,他從她兩腿`之間鑽了出來,半個身子已趴在了她的嬌軀上。

「你幹什麼嘛,怎麼不退著出去,又從前面出來了呢」她伸手去推他,可是,她自己反倒受到反作用力的影響而又躺了下去。

「雯姐,從前面出去比較容易啊,你先躺著,我就出來了,沒事的,很快的。」說話間,果然他的上半身都已鑽了出來,又壓在了她的身子上,立刻施展出柔舌功,開始登山修鍊起來。

「矮,我要穿內褲」她身子輕扭著,嬌呼道。

「待會我幫你穿。」他誠懇道。

「矮,不嘛,我自己穿,你快出來」她摟著他的脖子,也不知她想怎麼樣。

他正在她雪山的山頂與那顆粉紅較量,而且,也祭出了鐵爪功,揉著她的左雪山,使她的雪山不時地變換著形狀。

「雯姐,別慌,我就出來了。你亂動,我出不來,你不動,我就很容易出來,來,別動。我出來就是了。」說著,他又在她的嬌軀上往前爬進了數厘米,這時,便嘴對著嘴了,於是,立馬吻住她的檀口,與她的香舌切磋起來。

「嗯嗯……」她哼出春音。

這時,她胯下的神秘山洞失去了最後那層內褲的防護,**著面對他的老二。

而他的老二早已迫不急待了,青筋怒突,內勁狂涌,不停地顫動著,好像在說:主人,我要打頭陣!

王小兵也接收到老二的請求,於是下了一個命令:隨機應變,該進攻就進攻,該等待就等待,不用太過迂腐,只有靈活多變,才能百戰百勝。

剎那間,老二怒嘯一聲,昂首挺胸,以最雄壯的英,開始向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靠近,因為是第一次攻城,所以不得不認真些,先要勘探一番她胯下的各處狀況,只要了解了地形,才能更加好地發揮自己的能力,平時,它善於在挪威森林裡穿行。

如今,對於一毛不長之地,它也頗為習慣。

轉眼間,便殺到了城門前。

只見它猛地震顫一下,隨即點在了兩扇城門之上。

「啊矮,別頂我,嗯,你幹什麼頂人家」她想起他老二的英,打了個冷戰。

「雯姐,我沒有頂你,那是自然現象,因為我小弟弟比較壯,沒地方休息,所以會碰到你下面的,不過它很善良的,不會做壞事的。」他揉著她的酥胸,道。

「我不,你壞,明明是有意來頂人家,還說不是有意的呢,我還沒同意你呢,你怎麼就要進來呢,你快停下來,我要穿內褲」她扭著豐`臀,躲避他強壯的老二,心裡既想試一試,但又覺得吃虧,矛盾之極。

「雯姐,你小妹妹要見我小弟弟。」他上半身壓著她的上身半,不讓她亂動。

「嗯,我不管,反正我不要」她卻摟著他脖子。

他又撅了一下屁股。

隨即,老二有了動力,又推進了一寸。

「矮,不要進來,你快出去」她反而張開了兩腿,身子有點緊繃。

「雯姐,你小妹妹叫我小弟弟進去,一不小心,就進了一點點。」他收腹挺胸,將內力聚集到老二之上。

「啊,不,你沒有戴套,我不要,快點出去,好嗎,以後等你戴套了,我們再來,聽話,小兵,矮」她雙腿纏住他的豹腰,兩手摟緊他的脖子,但這種勢既非完全配合的態度,也決非要拒絕的樣子。

「我不會射在裡面的。」他又吻住她的檀口。

「嗯嗯……」她說不了話。

隨即,他又撅了一下屁股,再送老二一程。

轉眼間,她的神秘山洞便被他的老二攻了進來,一下子塞滿了,脹鼓鼓的。

「啊,別進來,你的好粗好大,矮,快出去,人家要穿內褲」她第一次接觸它不世出的老二,當真驚喜交加。

喜的是遇到這麼強的老二,不知會快活到什麼程度。她作為女人中的白虎,性`欲自然比一般女人要強,從外表雖難以看出端倪,其實她對性的需要非常之大。如今,初次碰上這麼雄壯之極的老二,感覺可以盡情享受一番了,是以,心裡喜滋滋的。

但為什麼又會驚呢?

那原因簡單,她知道他不戴套,又還不是他的正牌女友,怕懷孕。

他的老二已沾上了她胯下的泉水,但並沒有能降火,到了神秘山洞的洞口,都已頂入了一點點,哪裡還肯退出來。

畢竟,欲`火太盛,要是不降火,那身體的經脈都有可能受損,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只好先進入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裡降降火再說,何況,他知道她也想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因此,他趴在她的嬌軀上,胸膛壓住她胸前兩座傲人的雪山,雙手則捧住她的豐`臀,不讓她晃得太利害,只想早些完全進入她的神秘山洞裡,在裡面觀光遊玩,兼且要降一降欲`火,順便也給她帶來無比的快感,讓她快活似神仙。

「矮,別進」她晃著豐`臀道。

「雯姐,我沒有進,是你晃得利害,有一種錯感。」他步步推進。

「啊,啊矮,明明是你戳進來了,還說人家在晃,嗯,那我讓你看看,我不動了,你也在進矮」她果然停止了晃臀,只想證明一下。

不過,他也靜了下來,只趴在她的身子上,好好感受她的體溫與肌膚的滑膩,還有脈搏的跳動。他如何能感受到她的脈搏跳動呢?因為他的不世出老二已有一小部分進入了她的神秘山洞,能清楚地感受到她的一漲一縮的肉動,非常過癮。

「哈哈,沒進了吧?」他爽朗笑道。

「嗯,你壞,明明剛才是在戳進來」她又開始晃動豐`臀,嬌聲道。

「雯姐,你看,你一動起來,裡面好滑,我就滑進去了。」他也隨著她的擺動而擺動,不知不覺間又推進了一點點。

「啊矮,你壞,又在戳人家了,剛才人家停的時候,你也停,人家動的時候,你也動了」她下面越來越脹鼓鼓的,有一種裂開的感覺,明知難以阻擋他雄壯的老二的進攻,但心裡就是有些許的不服,覺得自己要吃虧。

「是你在帶著我動埃」他興奮道。

「啊,我不,你越來越進了,快出去」雖是躺在床上,但她用力地扭著腰肢。

可惜,他身經百戰的老二像衛星一樣,具有定位功能,只要前頭鎖定了她胯下的神秘山洞之後,任憑她如何晃動美`臀都逃不脫他老二的精準跟蹤。

如今,她將豐`臀晃得很利害,但他的老二已有一部分進入了她的神秘山洞裡,就更加容易跟蹤她美`臀的搖擺方向了,敵不動我不動,敵動我也動,他的老二做到了以靜制動,萬變不離其宗,只要認準了正確的神秘山洞,就可繼續往裡深入勘探。

「雯姐,我就出去。」他正在聚力於老二之上。

「矮,那快矮」但她還摟緊他的脖子。

「好。」他高高撅著屁股。

下一秒,渀佛時間都靜止了,兩人的動作也定格住了。

不過,兩人的呼吸卻越來越粗重,脈搏跳動也越來越快,她既在等他出去,又想他進入。

在她的人生里,還沒有試過被這麼雄壯的老二前來訪問過,現在是又興奮又驚慌,心裡矛盾之極,她不會叫他來進攻,但要是他繼續推進,她也不會怪他。

畢竟,她也有點喜歡。只是身份沒有確定,她感到就這樣被他來開發自己的身子,還要在胯下開焀隧道,那顯得自己太隨便,而且,她也確實有點害怕被他萬千的精子兄弟殺進來,找到自己的卵子,然後結合成一個胚胎。

她以為他真的要出去,心裡一片惆悵。

不過,他並不想出去。

不消數秒鐘,他便將渾身的功力都集中在老二之上了。

此時的老二不但粗壯,而且具極暴發力,乃男人中的戰鬥機,不論力量還是速度,都將使人嘆為觀止。

果然,當他的老二不停地顫動之時,已表明它渴望勝利,勢要以萬分的堅韌毅力在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開焀出一條造福人類的偉大隧道,不達目的不罷休。

而且,他的老二除了要幫她打通隧道之外,還肩負著一個歷史艱巨的任務,那就是要進裡面降一降火,拯救自己,不然,恐怕再過得十多分鐘,自己的經脈都要爆炸了,到那時,縱使不七孔流血,那估計鼻孔流血也是八九不離十了。

於是,他不得不往前推進。

男人,沒有退路。

在這個社會之上,不論做哪方面,男人都只有前進一條路。

就是開焀隧道也一樣,如果半途而廢,突然軟了下來,那會惹來女人們的笑話。

畢竟,雖說女人是半邊天,其實,她們只是男人附屬的半邊天,不像男人一樣是真正的半邊天。她們可以依傍男人,留一條後路。

而男人卻沒有誰可以依傍,男人只有奮鬥,腳步一旦倒退,那就只有滅亡一途。因此,男人從一生下來,就註定了要永不停息,直走到生命的終點,才可以停下來,到了那一天,成功與否,就留待後人去評價。

如今,王小兵也只有前進,不能退後。

在這種開焀隧道的快活而艱辛運動之中,如果停下來,不旦對自己不利,對謝月雯也不利。

因為他需要降火,要是不能深入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那就難以徹底降火,終究使自己的經脈受傷,而也?

揮邪鎪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