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55趴在她嬌軀上看內衣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8日 23:11 [字數] 820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絕大部分的女人,對於性`愛是比較保守的。

一般來說,只有取得了女人的信任,才容易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

不然,女人會覺得沒安全感,那就不會願意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那個沒有受到自己信任的男人。

如今,謝月美對於王小兵有一點信任,如果能確定他是真心對自己,她也會把身子交給他耕耘,問題就在於她還不太了解他,不知他是真心還是假意。

畢竟,想要一夜情的男人很多。

何況,縱使不是一夜情,也有許多男人只是想玩幾次而已。

在這種情況下,她覺得要是自己付出了那麼多,換來的卻是別人的虛情假意,只想在自己身子上發泄一下獸`欲,那她會感到很受傷。

是以,她想先問一問他有沒有女朋友,如果沒有,再試探一下,看自己能不能做他的女朋友,要是他同意了,那就算有了戀人關係,如此一來,跟他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也合情合理。

不過,現在的情況卻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原先,她只以為她是與妹妹或王美鈴競爭,聽他說了之後,便明白自己的情敵還另有其人。

「那你女朋友長得漂亮嗎?她是你的同學還是社會的朋友呢?」她心裡有些惆悵,但又忍不住想了解一下,畢竟暗戀上一個人,不容易隨便放棄。

「呃,你是想聽真話還是假話呢?」他想不到她居然會問自己的女朋友,感到很突然,一時之間,還沒想好怎麼回答,於是,便採用了一種拖延戰術,要讓腦子得到更多的時間去想一個巧妙的回答。

「真話怎麼講?」她微訝道。

「說真話的話,她跟你一樣漂亮。」他繼續在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上修鍊鐵爪功。

「啊矮,嗯,你怎麼那麼大力揉人家呢,奶`子都快被你揉掉了。那假話又怎樣講呢?」每被他揉一下,她就打一個激靈。

「雯姐,那我輕些。你的奶`子好有彈性,太過癮了。我好想一輩子都這樣揉你的奶`子,天天揉,月月揉,年年揉。假話嘛,那就是你比她要漂亮一點點。」他早已想好了答案,脫口而出,笑道。

「咯咯,油腔滑調的」她歡喜道。

其實,哪個女人都一樣,鐘意聽甜言蜜語,縱使表面上不喜歡,其實心裡也喜歡的。

畢竟,人是一種社會群體性動物,自打從娘胎出來,就註定了特別在乎別人的評價,聽到難聽的,自然不悅,聽到合意的,當然喜滋滋的。

在這個世界上,千穿萬穿,就是馬屁不穿。據說原來最高的學歷是博士,後來才有了博士后,但博士后還不是最利害的,在這個世界上,或者說得準確些,在華夏里,比博士后還要更牛`逼的,那就是水王了。

水王俗稱吹牛大王。

試想一想,能把一群牛吹到天上去的人,不利害嗎?

博士后能把一群牛吹到天上去嗎?當然不行,叫他們計算微積分,倒很拿手。

王小兵還算不上水王,只是有時會說些善意,並且無傷大雅的謊言,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世界更美好一點。

就他心裡的本意而言,董莉莉其實還要比謝月雯漂亮一點,其實也只是一點而已,並沒有差太遠,而謝月雯有一種成熟美,綜合起來,二人也就是半斤八兩,難分軒輊。

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他如果說董莉莉比她漂亮一點,那可能會使氣氛變得有點僵,而說她比董莉莉要漂亮一點,那就很合場景。至少,她聽了之後開心地笑了,這說明她非常受用,對於他的這句溜須拍馬的話語很享受。

「雯姐,你身子更成熟。」他由衷道。

「咯咯,你女朋友跟我妹同年紀吧?」她格格輕笑道。

「對,是我的同班同學。」他也不想隱瞞什麼,「雯姐,你褲子越來越濕了,脫掉吧。」

「矮,不,就這樣聊聊天不好嗎?幹嘛要脫褲子呢?我褲子沒濕啊,你亂說」她也不想讓他知道自己欲`火快要焚身了,嬌嗔道。

「雯姐,你那裡的水把我的褲襠也弄濕了,我的小弟弟都有點濕了,待會可能會濕漉漉了。你把褲子脫下,換一條吧。這樣會好些。」他又祭出太極掌,愛撫她的美`臀,淡淡笑道。

聞言,她臉蛋更紅了。

畢竟,她表現出來的是不願意與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可是,她胯下的神秘山洞卻出賣了她,溢出了那麼多泉水,表明她也按捺不住,想要快活一回。

如果他不是過來人,那她還可以亂說一通,可惜,他有女朋友,那當然知道女人來了性趣之後,下面必然會濕潤起來,這是女人慾`火越來越旺盛的象徵。

「你胡說什麼呢,矮,別摸,好酸,人家哪裡有什麼水滴到你的褲襠里了呢?分明是你的汗水弄得,嗯,還要說是人家呢,你好壞」發窘之下,她也管不了那麼多,只好硬著頭皮嗔道。

「雯姐。」他一把吻住她的檀口。

「嗯嗯……」她嬌`哼道。

激吻了數分鐘之後,他又立刻登上她胸前的左雪山,在那裡修鍊柔舌功。

「小兵,嗯,你在人家的奶`子上吻了好多次了,還不滿足嗎?」她一雙玉手摩挲著他的黑髮,柔聲道。

「雯姐,我要天天吻你的奶`子,月月吻,年年吻,直到海枯石爛。」他的舌尖正與她雪山上那顆粉紅在進行別開生面的切磋,還是他的柔舌功更勝一籌。

「嗯,你壞,人家的身子都被你得到了,但又不是你的女朋友,你說怎麼辦呢?」她覺得自己有點吃虧,喜歡他,但跟他卻是一般朋友關係,如今胸前堅挺的雙峰被他又吻又揉又搓,看似很親密,卻不是情侶關係。

「雯姐,我愛你。」他輕聲道。

「矮,你騙人,我又不是你的女朋友。」她說來說去還是想做他的女朋友。

「你是我的女朋友,我是你的男朋友,我會摹!彼不世出的老二已雄壯到無以復加的水平,快要破褲而出了。

「你們男人都這樣,在想得到女人身子的時候,就什麼都可以發誓,一旦得手了,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再也不記得之前說過什麼了。看你就是騙人的,那你之前的女朋友怎麼辦呢?」她輕舞著小粉拳,捶打他的肩膀,嬌聲道。

她以為他會語塞。

不料,他卻非常誠懇道:「她是我女朋友,你也是我女朋友埃」

聞言,她輕扭著身子,表示不滿,嗔道:「那你不是一腳踏兩船嗎?哼,我才不呢」

如果她與他做過了快活的體育運動,那她的思想絕對會改變,到那時,她百分百希望他有多幾個女朋友,不然,她天天走不了路,要躺在床上休息,那倒悲催了。

「雯姐,一腳踏兩船為什麼不行呢?只要能滿足你們就可以了,對不對呢?我對她是真心的,對你也是真心的,我不會拋棄她,我不是那種負心的男人。我是一個負責的男人。」這倒是他的真心話,並非妄言。

「哼,我不信。」她扭著身子。

「雯姐,日久見人心,你會知道我一顆真心的。」說著,又狂`揉她雙峰。

「啊,啊矮,別那麼大力,人家奶`子要是被你揉掉了,看你怎麼辦?一點禮貌也沒有」她頂不住他鐵爪功的威力,嬌嗔道。

「對不起,我忍不住了。你奶`子真的太吸引人了,看一眼,就教人著迷,我看了幾眼,這輩子都忘記不了那麼圓那麼白的好奶`子。」說著,他咂著嘴,祭出柔舌功,轉眼便登上了她的左雪山,同時施展出鐵爪功,兩種功夫作用在她的雪山上。

「啊礙…」她根本抵擋不住,春音飄飄。

小小互動一番,樂趣無窮。

不過,他感覺唯一不美的就是她不肯脫褲子。

而他又不會使蠻去強行脫她的褲子,這樣,就僵持著,沒有進展。

如果想要進攻她下面那一點,必須得將她的牛仔褲與內褲扒掉,不然,他的老二也還鑽不穿兩層布料。

據某新聞說,女人一旦說上牛仔褲,那就相當於給私`處穿上了保護罩,男人是不能進入她們的敏感地帶的,因此,不可能被強`奸的。這種說法非常荒謬,但卻又是真實存在,世上無奇不有。

王小兵不敢苟同。

不過,他覺得女人穿著牛仔褲,確實比穿裙子更保險些,僅此而已。

說女人穿牛仔褲之後,男人就不能進入她們胯下的神秘山洞去搞開發,那簡直不是人說得出來的。

如今,如果王小兵要強行脫謝月雯的牛仔褲,莫說一條,就是她穿了十條牛仔褲在身上,也照樣給她扒走。至於她的內褲,他估計用老二都可以頂穿。

不過,他採花的理念從來都是以和為貴,並不崇尚暴力的。他知道,只要雙方情願,那做起快活的體育運動來,樂趣會更多,愛意會更濃,不會造成一方快活,另一方感到驚惶與痛苦的現象出現。他向來秉持著在溫馨的氣氛之中一起鍛煉身體。

忽然之間,他靈光一閃,想到一個方法。

其實,也是故伎重施而已。

「雯姐,你為什麼還拿著胸罩與內衣呢?」他一邊揉她雙峰,一邊問道。

「矮,我要收衣服矮,你就說要聊天,把人家抱進來了」她俏臉已如水蜜`桃一般,紅撲撲的,嬌艷欲滴。

「哦,對,對,是這樣的。我差點忘記了。你的奶`子太吸引人了,我吻著吻著,腦子就不記得了好多事情。是了,你這件內衣的花紋與顏色都非常好看。」他讚賞道。

「咯咯,有什麼好看呢,還是很普通的。我們這些沒錢的,都是買這種普通貨,人家那些有錢的,都買那些高級的,那才叫好看。」她檀口雖是這樣說,但心裡卻喜滋滋的,畢竟,聽到人讚美,誰的心情都會不錯。

「哈哈,那要看誰穿埃」他笑道。

「怎麼說呢?」她柔聲道。

其實,不論是外衣還是內衣,確實要看什麼人穿的。

所以,王小兵笑道:「如果是一位航空母艦級的重噸位美女,穿什麼內衣都吸引不了人。」

「咯咯,我不信,要是人家站在你面前,估計你又會去揉人家的大胸,去吻人家的奶`子呢。」她淡淡地白了他一眼,揶揄道。

「哈哈,那不會。我肯定是用一種研究的眼光去打量那位重噸位美女,要幫她找出原因,看她為什麼那麼胖,然後給她治療一下。」他左掌托著她的左雪山,輕揉著,右手祭出太極掌,在她的豐`臀上愛撫著。

她完全著迷了。

「矮,別摸」她褲襠都濕透了。

「雯姐,讓我看一下你的內褲,好嗎?」他以萬分誠懇的口吻問道。

「哈?那不行,你壞,看了人家的胸罩,又說要看人家的內褲」她愣了愣,婉拒道。

「雯姐,就讓我看一下嘛,不多,只一眼就行了,然後我們就去收衣服,好嗎?」他雙手祭出鐵爪功,在她雙峰上盡情地揉`搓著,勢要她答允為止。

「矮,小兵,別揉,又酸又麻,人家的奶`子要是掉了,我看你怎麼辦,那麼用力,不體貼人,又不禮貌」她身子窩在他懷裡,不停地鑽來鑽去,以減弱他鐵爪功的威力。

「雯姐,讓我看一下,我就不揉了。」他嘴唇有些乾裂了。

「嗯,不嘛」她也是欲`火焚身了。

「雯姐,就看一眼,很快的,這裡又沒有外人。」他知道她也是快按捺不住了。

她雖有點抵觸,但其實也想與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只是自己的身份不明確,怕被他佔了便宜,自己一無所有而已。

如今,被他的鐵爪功揉`搓得渾身連連打激靈,體內的欲`火也在快速地上升,以這種速度,她估計自己很快便要把持不住,理智難以再控制自己的身子,就會被得他手了。是以,決定讓他看一看。

「矮,好,讓你看。」她嬌聲道。

「謝謝。」他禮貌道。

隨即,她自己伸右手進褲子里,拉出內褲,道:「喏,有什麼好看呢」

他一眼便看清那是條玉色的內褲,薄薄的,非常養眼,但假裝看不清,道:「我近視啊,怎麼辦?」

「嗯,那就別看,反正是玉色的,花紋跟這條也差不多,我都告訴你了,還不行嗎?」她鬆開了手,內褲便縮下去了。

「雯姐,就讓我看一眼嘛,又不用很多時間,只一眼而已,看了之後,我們就去收衣服,好嗎?」他雙手又在加勁地揉`搓她胸前兩座堅挺飽滿的雪山,真誠道。

「不是給你看了嗎?」她無奈道。

其實,他是看清楚了的,不過,他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於脫她褲子。

於是,笑道:「你把腰帶鬆開一些,將牛仔褲褪下一點,那我就能看到你的內褲了,好嗎?」

「不,你又想脫人家的褲子,對不對?哼,剛才說只看看人家的胸罩,後來卻把人家的胸罩弄開了,你壞」她倒看出了他的伎倆,嬌聲道。

「哈哈,雯姐,你誤會我了。其實,我只是好奇而已。好奇是人類進步的動力,只要有好奇,才能使人產生求知的**,從而推動人類的車輪向前發展。所以我要保持這種好奇的動力。」他狡辯道。

「咯咯,我不管你。」她又好氣又好笑道。

兩人相視一眼,情意濃濃。

他咂了咂嘴,道:「雯姐,你就應答我嘛,讓我的好奇心得到滿足吧。」

「咯咯,我才不呢,滿足了你的好奇心,那誰又來滿足我的好奇心呢?」她努了努紅唇,搖頭道。

「我啊,如果你想看我的,我也可以你給看,只要你想看,看多長時間都行,不收費的。向你保證。」這話倒是百分百的真心話。

「咯咯,誰想看你的呢。」她瞟了他一眼,嬌笑道。

「雯姐,讓我看一眼。」他真誠道。

「不」她婉拒道。

於是,他只得又祭出鐵爪功,在她胸前雙峰上揉`搓起來。

她又頂不住了,嬌聲道:「不要揉,我打你,揉那麼大力,想把人家奶`子揉掉。」

「雯姐,讓我看一下你的內褲,我就不揉了。我說到做到,好嗎?」如果可以進入她的神秘山洞開鑿隧道,他確實沒時間再登山了。

「好,就一眼。」她只好妥協了。

隨即,她自己親手將腰帶鬆開了,又解開了牛仔褲的鈕扣,拉開了褲鏈。

他如看著寶藏一樣,盯著她的小腹下面,當她把牛仔褲褪下一點的時候,那條玉色的內褲便露出來了。

「喏,現在你看到了吧,這回,可不許再賴了,我可不依你了。什麼都滿足你了,你該知足了。」她心跳驟然提升了許多,咬著下唇,道。

「好的,我只看一眼。唉呀,我有點近視,看不清楚啊,雯姐,等我俯下來,好好看一看,你再把牛仔褲褪下一點,好嗎?就一點。」說著,他雙手去扒她的牛仔褲,一扒之下,便將她的牛仔褲扒到了臀部以下。

「矮,別脫」她連忙提著褲子。

「好的,這樣就行了,我俯下一點。」說著,他就眯著眼,佯裝正在看她的內褲。

其實,他是在觀察她是白虎還是胯下有一片挪威森林,一看之下,就已發現她是白虎,不禁暗自歡喜。

據說,男人性`欲最強的就是青龍,而女人性`欲最強的就是白虎了。一旦青龍遇上白虎,那激情大戰將是火星撞地球,絕洌估計要爆出激烈的火花。

而今,王小兵正是男人中的青龍,具有不世出的老二,早已征服過許多美女,證實了身體能力之強,實屬罕見。而謝月雯則是白虎,這是宿命還是天意?青龍遇上白虎,那註定要大戰一常

其實,他也知道她欲`火焚身了。

於是,笑道:「雯姐,你的臀好美哦。」

「矮,看夠了吧,我要穿上褲子了。」她連耳根也紅了。

「哦,還沒有看到,太遠了,等我再俯下一點點,別急,只看一眼。」說著,他便將她抱放在床上。

她本想坐著,但在他的推力作用下,不得不躺在了床上,雙手想順勢把牛仔褲也拉上的,可是,一拉之下,發現有東西卡住了,拉不上去,抬頭一看,嚇了一跳。

原來王小兵的腦袋已從她的兩腿`之間冒了出來。

這樣,她拉不上褲子了。

「矮,你幹什麼鑽進我的兩腿`之間啊?」她雙手撐著床面,半坐半仰,道。

「雯姐,我近視啊,看不清楚,我這樣子才能看清楚些,只看一眼。」說時,他雙手也已摟住了她的兩腿。

「矮,別樣子啊,我不習慣,你快點看吧,我還要去收衣服呢,今晚我可能要回家了。」她真是窘到了極點,看著他的腦袋在自己的兩腿`之間,感到頗為滑稽。

「行,我這就看,別急。看完之後,我倆一起收衣服,然後我再搭你回家,還有時間,不用那麼趕的。」他咂著嘴,舔著舌頭,發現嘴裡沒有口水了,真是乾渴到了極點,而欲`火又在持續升溫,當真不舒服。

話畢,他假裝近距離欣賞她的內褲。

其實,他只是想吻一吻她的私`處,跟她的小妹妹親密接觸一下。

隨即,便祭出了柔舌功,拿出渾身解數,勢要將她的欲`火撩撥至最高水平,然後跟她一起鍛煉身體。

「矮,你幹什麼矮,說好只看一眼,怎麼又要吻人家那裡呢,不要吻,好酸矮快停下來嘛」她連忙坐了起來,雙手推他的腦袋。

「雯姐,我不吻了,別推。我這就行了。等我自己出來,你先躺下,你的褲子把我的脖子勒住了,先把褲子往下再褪一點,讓我出去。」他微仰著頭,瞧著她紅如蘋果的臉蛋,輕聲道。

「好」她只好照做。

躺下之後,還把牛仔褲再褪下了一點。

不過,他並沒有退出去,而是從她兩腿`之間鑽了出來。

「矮,你怎麼從前面出來,為什麼不從後面退出去呢?」在他的擠逼之下,她的牛仔褲裙到小腿下面了。

「雯姐,沒事的,我覺得從前面出來比較快些,其實也是一樣的埃」說話間,他的上半身已鑽了出來,至此,卻停住了,就壓在了她的嬌軀之上。

「啊,啊矮,你,你怎麼還不出來呢?你趴在我身上幹什麼呢?快出來,人家還要穿牛仔褲呢,你再不出來,我打你」她又想坐起來,坐不起來,便雙手撐著床面,想往後退。

可是,他雙手摟住她的纖腰,壓在她身上,又使她躺了下去。

「雯姐,別動,我就出來。」他輕聲道。

「那快點埃」她嬌羞之極道。

可是,他只趴在了她的嬌軀上,祭出柔舌功,在她的雙峰上修鍊起來。

她連忙捧住他的腦袋,嬌聲道:「你怎麼還不出來呢,又吻人家的奶`子,你壞,快點出來」

「知道了,我這就出來,別急,很快的。雯姐,讓我吻一下,不多,就一下,好嗎?」他已「嘬嘬」地與她雪山上的那顆粉紅切磋起來。

她也無可奈何,如今被他趴在自己的身子上,想要動都動不了,牛仔褲又被扒到了小腿下面,想要穿上來,那是沒什麼可能了,幸好還有一條內褲護衛著下面那一點,不然,都不知怎麼好了。

「你吻了好多下了,行了吧?」她打著激靈道。

「差不多了。」他吮著她的酥胸,道。

「你不會一直這樣吻人家的奶`子吧,人家還要收衣服呢,你快點出來嘛」她晃了晃身子,但只是徒勞無功。

「我就出來了,雯姐,別生氣,有的是時間,你的牛仔褲卡住了我的屁股,等我弄一下就行了。」說著,又往她身子爬上了幾寸。

這時,他的臉面也已對著她的臉蛋了,四目交投,產生愛意濃濃的電花,兩人都從心底里湧起一抹共鳴,同時打了個大大的激靈,身子都震顫了一下,好像彼此已明白對方需要什麼了。

於是,他撅了撅屁股。

「矮,你別頂我矮」她發現他的老二隔著褲子頂在她的私`處。

「對不起,雯姐,我不是故意的。它是自動頂了你下面。」他趴下去,壓住她的嬌軀,隨即,吻住她的檀口。

此時,確實是無聲勝有聲。室里落針可聞,兩人的欲`火都達到了一個新的境界,呼吸也變粗了許多,在室內,能聽到兩人此起彼伏的呼吸聲。

悄悄地,他騰出右手來,解開了自己的皮帶,將褲子與褲衩都褪了下去,轉眼間,下面便一絲不掛了,而老二得到了解放,歡喜得不停地抖動,內勁外溢,青筋怒突,肌肉條條,果真不愧為沙場上的大將軍。

情不自禁地,他又撅了撅屁股。

「矮,你為什麼又頂我矮,別頂矮」她伸手拍打著他的屁股。

這一拍之下,她吃了一驚,剛才與他激吻,注意力被分散了,沒有留意到他是什麼時候脫掉褲子的。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4453657,3118045,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554章一夜情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556章小妹妹召喚他(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