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51章看美人收內衣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6日 22:38 [字數] 812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謝月雯是第一個下車的,她便先去開門,走進去給王小兵泡茶。

而謝月美是第二個下車的,但她並沒有跨進大門,而是在走廊上等王小兵,準備一起進客廳。

第三個下車的便是王美鈴了,她被他那不世出的老二弄得情迷意亂,下車時,又被他摸了摸酥胸與美`臀,就更加害羞了,連忙進了客廳。

於是,只有謝月美凝望著王小兵。

而王小兵下車之後,褲襠的「小帳篷」就陡地顯現了,將褲襠都撐緊了。

「矮」謝月美低呼了一聲,右掌情不自禁地放到了唇邊,掩住了檀口,美眸里露出嬌羞的神色。

她雖沒見過王小兵不世出的老二,可是,她也知道他褲襠那頂「小帳篷」代表著什麼,而為什麼會有一頂「小帳篷」,她也清楚得很,布料下面,就是男人用來跟女人一起做快活體育運堋

剎那間,她俏臉也紅潮亂舞。

聽到謝月美略帶羞澀的輕呼,王小兵看向她,順著她目光的方向,再看自己的褲襠,頓時明白她為什麼會露出那種羞澀的神色了。

於是,連忙蹲了下來,臉龐火辣辣的,佯裝在檢查摩托跑車,煞有介事似的這裡敲敲,那裡摸摸,一副修車高手的樣子,只有蹲下去,才能使褲襠的「小帳篷」隱藏起來。其實,他也會有臉紅的時候,並非什麼時候都能臉不紅耳不熱的。

謝月美也羞紅了俏臉,連忙閃身進屋裡了。

當謝月雯見到王美鈴與謝月美兩人的臉蛋那麼紅,好奇道:「誒,你們的臉好紅。」

「有嗎?哦,可能是太陽曬的。」王美鈴雙手捧著臉頰,摸了摸,只好找一個借口,將此事掩飾過去。

而謝月美才知道王美鈴為什麼會臉紅,她自己是看到王小兵褲襠里的神器,而王美鈴是接觸到他的神器,豐`臀壓在他的老二上面許久,當然會害羞。

「很熱嗎?今天的太陽好柔和啊,我都沒感覺有熱,又有風吹,好涼爽,妹,你臉怎麼也那麼紅啊?生病了嗎?」。謝月雯怎麼也猜想不出結果,聽王美鈴的話里自相矛盾,非常好奇地追問道。

「哈?沒有矮」謝月美嬌笑道。

她與王美鈴相視一眼,彼此心領神會,當然不好意思說出來。

看著兩美女言辭吞吞吐吐的,謝月雯更加好奇,如果不是與她們一起回來的,還真會以為她們跟王小兵發生了什麼事呢。

可是,她也是搭他的摩托跑車回來的,一路上什麼事也沒有,非常正常,到了家門口之後,大家都相繼走進來,根本沒有任何時間發生男女之間的事情,又沒說過什麼情話,她真的難以理解。

雖再三詢問,但也沒得出答案。

當她泡好茶之後,走出門口,道:「小兵,怎麼了?車子壞了?」

「沒有,剛才聽到有點響聲,看看是不是油管有問題,現在沒發現有什麼不妥。」王小兵蹲了一會,褲襠里的老二終於平靜了些許。

「你不是說很渴嗎?我泡好茶了,還不進來喝茶,很快涼了。今天是在家裡吃飯還是到外面吃飯呢?」謝月雯沒有見到王小兵褲襠里的神器,對於王美鈴與謝月美的古怪行為實在想不通。

「到外面吃吧,我請客。是了,謝叔與阿姨去哪裡了?等他們回來再吃吧。我對這附近的飯館不熟,你帶路就行了。」他深深吸了幾口氣,緩緩地站了起來,終於使「小帳篷」漸漸地平了下去,沒那麼顯眼了,還有一點隆起而已。

「哪能叫你請客呢」謝月雯笑道。

「當然是我請,今天借著你們的運氣,才化險為夷,要酬謝你們。」王小兵笑道。

想起今天的事,謝月雯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她覺得全天雄做得那麼過分,自己都有責任,而王小兵又幫自己的妹妹治病,對恩人如此無禮,就更加內疚。

「雯姐,怎麼了?別放在心上,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我們要積極面對人生,去創造美好的明天,只有用樂觀的態度去面對生活,才會使日子變得豐富多彩起來。」他看出她的心思,於是安慰道。

「沒事。」她苦澀一笑。

「那就這樣定了,我請客,等你爸媽回來,我們就出發。」說著,他已走進了客廳。

起先,謝月美與王美鈴不敢看向他,怕見到他褲襠的勝景,後來又忍不住羞澀地偷瞥了一眼他的褲襠,發現正常了,怦怦直跳的心才平靜下來了。

四人坐在客廳里,聊著王小兵的「神功」,三美女對於他的「神功」都非常的有興趣,但之前已聽他說過他家祖宗傳下來的怪規矩,是以,也沒有再問「神功」的來源與功用。只是聊他「神功」的驚人之處。

客廳里瀰漫著濃郁的情意。

約莫半個鐘頭之後,謝尚中與何芳才回來。

見到全天雄不在這裡,謝尚中問道:「天雄回去了嗎?」。

「爸,別說他了,說起來就叫人惱火。」一說起全天雄,謝月雯心裡就不爽,淡淡道。

「怎麼了?你們又吵架了?因為什麼事吵架了?吵架是很正常的,大家都要忍一忍,別什麼事都發火才行。」何芳還道是一般的事情。

先前,在家裡,何芳與謝尚中也見到全天雄對王小兵有偏見,而謝月雯又幫著王小兵,當時要不是兩老勸著,可能都吵起來了,當兩老不在他們身邊的時候,吵架那也很自然了。

「不是你想的那樣的。」謝月雯臉色不好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你們又鬧矛盾了?」謝尚中追問道。

反正是要解釋清楚了,於是,謝月雯便把全天雄如何找人來對付王小兵,在桔子園裡又怎麼對自己不仁義的事簡略地說了一遍。

等到她說完,謝尚中也怒火中燒道:「想不到這個全天雄居然這麼道德敗壞,月雯,你的做法非常對,要當場跟他斷絕關係,不要再跟他有什麼瓜葛,那種人交不得朋友。要是被我見到了,還要打他兩個耳光。」

「想不到他是那樣的人1何芳也氣憤道。

「走吧,我們到外面吃飯,今天我請客。」王小兵也不想再提這件事,道。

「哪裡話,你是客,又幫美美治病,理應我們請你。」謝尚中確實要請王小兵吃飯,略表感謝。

「誰請不是一樣呢?今天絕對是我請客,如果你們要跟我爭,那我就回家了。如果你們願意給個面子我,那就由我請客。」王小兵微笑道。

「既然這樣,那今天就由你請,下次我們再請回你。大家看看,像小兵這種好男人,真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哪個女人嫁給了他,那就是前生修來的福氣。小兵,我家美美也是個很好的姑娘。」謝尚中頗為欣賞王小兵。

王小兵都覺得耳熱。

「爸!你說什麼呢」謝月美嬌嗔道。

「哈哈,大家走吧,我不知哪家飯館比較好吃,你們帶路。」王小兵怕王美鈴發窘,於是連忙提議道。

「不如到『豐香樓』吧,那裡價錢很實惠,菜肴很多,只要二三十塊就夠我們幾個人吃個飽了。」謝月雯想了想,笑道。

「行,只要你們喜歡。吃飯當然要吃飽,吃不飽餓著肚子沒意思。走吧,我先搭雯姐過去,等認了路之後,再回頭搭你們過去。」王小兵晃了晃手中的車鑰匙,掃視一眼客廳里眾人,豪爽道。

「那走吧。」謝月雯當仁不讓道。

隨即,王小兵與謝月雯跨出大門,上了摩托,嘟一聲,便朝「豐香樓」而去。

路上,謝月雯看著王小兵的背影,數次想開口,嘴唇掀動了一下,但又沒說什麼,最後鼓足勇氣,才道:「王小兵,我想請你幫個忙,可以嗎?」。

「可以埃」王小兵爽快道。

「哦,我今晚想到小樹林集市那邊拿點東西,你可以搭我過去嗎?」。說出口之後,她屏息等著他回答。

「沒問題,反正也有空,很樂意為你效勞。你在小樹林集市那邊買了什麼東西嗎?」。王小兵暗忖她請自己搭她過去,那是不是在向自己暗示什麼呢?

「不是的。呃,其實……,呃,我……,還是告訴你吧。其實我在那邊租了一間房子,有時跟他住在那裡,現在都分手了,我要去把衣服等東西拿回來。想儘快去,免得遇到他,那樣沒意思。」她吞吐了一會,終於說出了實情。

「行!吃了飯之後,我搭你過去。」他點頭道。

說話間,便已到了「豐香樓」。

這座飯館也還算不錯,總共二層,裝潢得古香古色,門前懸著黑底金字「豐香樓」三字,與裡面古典的裝飾十分相稱。

將謝月雯留在那裡之後,王小兵立刻又駕駛摩托跑車回到謝家,搭載謝月美與王美鈴到「豐香樓」,再折回去搭謝尚中與何芳到那裡,總共花了二十多分鐘。

六個人要了一張飯桌,點了菜肴,然後要了一瓶五糧液,主要是王小兵與謝尚中喝,而四位女性則喝飲料。大家有說有笑,氣氛和諧融洽,就像一家人那樣。在席間,王小兵與三位美女不時眉來眼去,特別有味道。

不久,飯菜端上來了。

於是,各人又謙讓了一回,便開始吃起來。

大約吃了半個鐘頭,才吃完,由王小兵付了帳。隨即,他又分別將眾人搭載回謝家,除了王美鈴之外,她步行回家。

謝尚中還要留王小兵在家裡喝茶,但王小兵婉謝了,道:「謝叔,我還要搭雯姐到小樹林集市去拿東西,下次來給美美治病的時候,再跟您喝兩杯。」

「拿什麼東西?」何芳問道。

「一些衣服和其它東西,都跟他分手了,不想再在那裡住了。」謝月雯如是道。

「那也好,搭小兵的順風車過去,如果碰到了他,不要跟他吵,反正已分了。今晚回來嗎?」。何芳點頭道。

「現在還不知呢。如果趕得及就回來,否則,就不回來了,在那裡住一晚,明天再回來也行。反正還要問房東要回壓金。」謝月雯想了想,道。

「小兵,那就麻煩你了。」何芳笑道。

「不用客氣。」他搖手道。

隨即,他又跨上了摩托,等到謝月雯坐上來之後,便發動車子,朝小樹林集市馳去。

謝月雯坐在他的摩托跑車之上,感覺特別拉風,而且,當路人用羨慕的眼光看著她與王小兵,以為兩人是情侶的時候,她的心裡就更加喜悅。

以前,跟全天雄在一起,從來沒有這種感覺,坐在他的車上,就像是坐那種搭客的摩的一樣,沒有絲毫的情意可言。她與他其實是有代溝的,平時說話也很難說到一起,彷彿是不同世界的人。

如今,坐在王小兵摩托車上,卻有戀愛的味道。

「難道我喜歡上他了嗎?怎麼老是想著他呢?誒,才認識就想他了,真奇怪。」她心裡暗忖道。

當看著他的背影時,她就有點想伸手抱住他的豹腰,但又不知他對自己是什麼態度,怕造次了,於是,不敢摟住他,只是在幻想著與他抱在一起的那種溫馨。

夜幕漸漸降臨。

深秋的夜晚有點涼,特別是撞風的時候,還有些冷。

「雯姐,你冷嗎?如果冷,就抱緊我,那樣會暖一些。」王小兵試探她的意思。

「咯咯,不用了,我不冷,今天的溫度不低,還有二十多度呢,晚上也應該還有差不多二十度左右。」其實,她想抱住他,只是不好意思而已。

主要原因還是她與他剛剛認識不久,她雖對他有意思,但驟然間要她與他做很親熱的動作,她有點難為情,就是心裡想做,但又拉不下面子,梗在那裡,說了之後,心裡又覺得惆悵,怪責自己為什麼不同意。

「你在小樹林哪裡租房子?」王小兵換了個話題道。

「新民街。」她湊近他耳朵,道。

「哦,我有朋友在那裡做二手房東的,叫駱駝,不知你是不是租到他的。」王小兵笑道。

「咯咯,真的很巧哦,我租的就是駱駝的出租房。想不到你跟他認識,那幫我叫他退回這個月的租金給我,這個月才過了幾天,可以嗎?」。她笑道。

「沒問題。這事包在我身上,只要你叫到了,就是再難的事,我也要幫你辦成,絕不會讓你失望,我跟駱駝很有交情,只要跟他說一聲,就行了。待會我去找他。」王小兵充滿了豪情,道。

「那先謝謝了。」她歡喜道。

女人就是這樣,只要有便宜占,心裡都會特別快樂的。

路上,兩人海闊天空地聊起來,無所不談,非常和洽,情投意合,倒像認識很久的戀人。

他雖不再叫她抱他的豹腰,但隨著兩人漸漸地相熟,她很有一種衝動想要抱他,但不是他的女朋友,覺得那樣做很突兀,才沒有做出來。

不久,便到了新民街。

那是一條新街,兩邊是店鋪,店鋪後面就有不少出租房。

「喏,從前面那個招牌進入巷子,到了第三間房子再左轉,直走到第四座房子,就到了。」謝月雯指路道。

「你租住這裡多久了,這邊的房子好像是新房,要比其他地方的貴一點。」想到她跟全天雄在一起,他心裡有點醋意,主要是覺得全天雄配不上她。

「上個月才租的。」她笑道。

言談間,便已到了謝月雯租住的那棟三層的出租屋前面。

王小兵很想上去坐一坐,於是道:「雯姐,讓我幫你收拾東西吧,今晚要我搭你回去嗎?」。

「咯咯,上去坐坐吧。今晚夜了,已搭你的順風車來,不好意思再要你送回去。」她掏出了鑰匙,打開一樓的鐵門,嫵媚笑道。

看著她滾圓修長的美腿,快要撐破牛仔褲的豐`臀,與纖細的美腰,還有圓潤的雙肩,他覺得她也是個不錯的美人,暗忖要是能抱一抱那就好極了。想著想著,小腹下面就有點硬了。

「快進來吧。」她招手道。

「好,我把摩托推進去。」於是,他將摩托跑車推到樓梯間里。

停好摩托之後,便上樓,她走在前,他走在後,借著橙黃的燈光,他兩眼津津有味地盯著她渾圓而豐滿的美`臀,咂了咂嘴,好想伸手摸一摸。

樓梯間很安靜,他的咂嘴聲雖很輕,但還是被她聽到了,驀地回首,瞥見他灼灼的目光正落在自己的豐`臀上,剎那間,驚喜交加,由此可知他對自己也有意思,心裡湧起了無限的希望。但不知他是真的愛自己還是只喜歡自己的身子。

「誒,你看什麼呢?」她柔聲道。

「哈?哦,沒什麼,我在看你的牛仔褲。」他知道自己的行為有點突出了,於是半真半假道。

「牛仔褲有什麼好看呢,我穿牛仔褲又不好看,還是前幾天買的,穿起來,自己都覺得不滿意。」她又好氣又好笑,淡淡地橫了他一眼,道。

「哪裡啊,雯姐你穿牛仔褲可好看了,腿又長,屁股又不大不小,穿起來特別的有味道。我很少看到有女人穿牛仔褲能有你這麼好看的。」他立刻溜須拍馬了一句,藉機繼續欣賞她的美腿與豐`臀。

「咯咯,胡說呢。」她心裡歡喜之極。

一會,便上到了二樓。

她租住在二樓的左邊那間一房一廳的套房。

在她開門的時候,看著她俏麗的背影,他就好想從後面抱住她,感受一下她的體溫。

不過,當時有三樓的住戶下樓,把他的念頭給沖淡了,不然,他有可能真的會抱一抱她,跟她零距離相接觸一下。

門打開之後,謝月雯走進去,開了燈,頓時小客廳里亮了起來,她笑道:「進來吧,你要喝茶嗎,我去煮開水給你泡茶,隨便坐,這裡很亂,別見笑。」

「不用客氣,我不用喝茶,你忙你的吧。如果我要喝茶,我自己會去燒水。雯姐,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儘管說,我什麼都可以做的。」他掃視一眼,見沒什麼傢具,明顯是還沒築好愛巢。

「咯咯,現在還沒想到,你先坐。」謝月雯笑道。

於是,他就在那張木椅上坐下。

謝月雯走進了室里,去收拾衣服等雜物了。

見到客廳的門還沒關,於是,王小兵便走過去關上了,再回坐在木椅上。

其實,謝月雯沒有關前門,也就是有點害羞,畢竟孤男寡女同處一室,如果關上了門,那可能會發生很多事情。

如今,當聽到前門被關上了,連忙走到室門口,伸頭出來,問道:「小兵,你關門了埃屋裡空氣有點悶,開門不是空氣更清新一點嗎?」。

「沒事的,陽台有空氣透進來,一樣那麼清新的。雯姐,住在外面,進了屋之後,千萬要記得關門,不然,有賊進來,順手拿走東西,那就後悔了。」他還非常有道理地勸她,其實也約略知道她不關門的意思。

「咯咯,這個也是。」她又繼續收拾衣服。

這一帶出租屋裡比較安靜。

彼時雖只是晚上的七點多鐘,但周圍的人看電視的看電視,休息的休息,沒什麼嘈雜聲。

人一靜下來,就容易想東西。現在,他坐在木椅上,腦海里就浮現謝月雯那圓圓的、滿滿的美`臀,想著想著,下面便越來越硬了,欲`火在經脈里快速流動,使他呼吸也急促些了,渾身充滿了幹勁,好像不發泄一下就很不舒服。

於是,他站了起來。

不過,剛站起來,發現自己的褲襠現出壯觀的「小帳篷」,不禁暗道一聲不好。

但又想走到室門口與她說說話,便斜簽著身子,掠到了室門口,側著身,轉過頭來,往室里瞧了一眼。

「誒,現在不用你幫忙,你先坐著,呆會可能要你幫忙,我再叫你。自己泡茶喝吧。」她正在摺疊她的衣服,將它們放在箱子里。

「雯姐,你好多衣服埃是了,那個衣櫃要搬回去嗎?如果要的話,我請車過來,將它運回去。」他嘴裡說的是她的衣服與衣櫃,眼睛盯著的卻是她充滿了青春活力的身子,道。

「咯咯,不用了,不是我買的。」她在繼續折衣服。

「傢具全都不要嗎?」。他想走進去。

「不要。」她如是道。

他見室里有一張雙人床,兩人在上面鍛煉身體非常合適,數次想進入,但又怕她看到自己褲襠的「小帳篷」會受驚。

如果跟她認識已久,那他敢立刻進去,關鍵在於兩人認識還不久,雖很談得來,畢竟還有不少方面彼此還不了解,在思想上,確實還有需要多溝通,是以,他不好意思做得太突兀。

兩人又沉默了一會。

「雯姐,你這裡好像沒什麼蚊子。」他打破沉默道。

「咯咯,哪裡沒有蚊子,只是少一些,晚上也有的,我都要點蚊香才睡得著。」她瞥了一眼他,見他側著身子,伸頭進來,覺得頗為奇怪。

「冬天快來,蚊子也要冬眠了。只有冬天的時候,蚊蚋才會少很多。掛著蚊帳睡覺,總感覺有一種被籠罩著的不舒服感。我很少掛蚊帳的。」他灼灼的目光在她曲線玲瓏的身子上游移不定,笑道。

「你怎麼那樣站著呢?」她好奇道。

「哈?哦,這樣可以鍛煉腰力啊,腰好腎才好。」他笑道。

聞言,她嫵媚一笑,但不接話,畢竟她也知道這句廣告詞的完整版本:腰好腎才好,腎好女人才喜歡。

其實,他說這句廣告詞,就是她有什麼表情的,如果她俏臉的神色比較平淡或者有點嚴肅,那今晚就別想在這裡修鍊高超的功夫了。如今,她露出了笑容,那證明她心裡並不討厭他說那樣的話。

他心裡覺得有希望。

一會,她將衣櫃里的衣服都摺疊好了,道:「小兵,陽台上是不是還晾有衣服?」

「我看看,是啊,好像有兩套在那裡,我幫你收下來吧,他的那套要收下來嗎?」。他知道陽台的晾衣繩上也掛著全天雄的衣服。

「不用。我去收吧。」說著,她飄出了室。

他也沒有跟她爭著收衣服,畢竟那上面晾曬著胸罩與內褲,他不好意思去收。

「雯姐,你就帶衣服走,電飯煲、水桶、碗筷等等要不要帶走啊?」他瞥了一眼小廚房,想幫她做點事,問道。

「電飯煲與碗筷是我買的,帶回家去,水桶是他買的,地拖與掃帚也是我買的,帶回家也有用。」她仰著頭,舉著晾衣棍在叉衣服,邊想邊道。

「那我幫你收拾一下。」他瞥了她一眼,卻停住了。

因為他看到她那正對著自己的豐`臀好像充滿了魔力一樣在召喚自己,於是便忍不住走了過去。

「電飯煲與碗筷用一個塑料袋裝著吧,那地拖與掃帚就綁在一起,到時我拿走也方便些。」她剛收下了一件胸罩與一條粉紅的內褲,道。

這時,他已站在了她的身後。

他的鼻息已噴在她的玉頸上,她微吃一驚,轉過頭來,問道:「誒,你站在這裡幹什麼?」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