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都市娛樂 > 風流小農民 > 第0549章三美女玉手落在他頭上

風流小農民

第0549章三美女玉手落在他頭上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5日 23:05 [字數] 810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剛才,當謝月雯聽到獅鼻男說出真相之後,便對全天雄露出了極為厭惡的神色。

這一切,都被王小兵看在眼內。他感覺如果想要謝月雯離開全天雄,那現在就是最好的機會了,只要將這個機會把握好,那就可使她從此與全天雄分道揚鑣。

於是,便準備演一出苦肉計。

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他覺得苦肉計的成功機率非常高。

但他一個人演不來,還需要刺蝟男的配合才行,不過,又不能用言語來指示刺蝟男,那就只好用眼神了。

如果刺蝟男能領悟到自己的意思,那他就繼續演下去,否則,就適可而止,畢竟,到了這個份上,也可以令全天雄顏面掃地了,算是教訓了他,而且,待會還有免費長胖的訓練項目送給對方。

幸好,刺蝟男是個精明的人。

從王小兵的眼色里,他明白自己要做什麼。

因此,當王小兵向他替全天雄求情的時候,他冷笑道:「喂,你別多管閑事,閃開。」

「這位朋友,我不是多管閑事,如果我不是認識他女朋友,又跟他女朋友的家人及朋友相識,我也不會站出來向你求情……」王小兵非常認真道。

「好了!再多嘴,別怪我不客氣了!你退開,我今日遇上這種事,又特別有空,那就要好好處理一下,我辦事,不用你來教我。你看到他了吧?如果不想被揍,就閃到一邊。」說著,刺蝟男揚了揚手中的開山刀,冷道。

「小兵,別做傻事,快過來。」謝月雯柔聲關懷道。

於是,王小兵走到了她的身邊。

三位美女站在他身後。

刺蝟男一連踢了幾腳全天雄,打得他真的快成胖子了。

隨即,一把抓住全天雄的脖子,把他提了起來,冷笑道:「你女朋友不錯啊,我想求你幫個忙。」說著,晃著砍刀,在他面前削來削去。

全天雄渾身疼痛,又見對方拿砍刀在面前比來比去,當真嚇得魂飛天外,不停地顫抖,像跳舞,但又不是跳舞,怯怯道:「你,你有,什麼忙要,要我幫呢?請說吧吧吧,我會,會幫你,你的。」

「好!夠朋友1刺蝟男冷笑道。

王小兵感嘆刺蝟男理解力不弱,領悟了自己剛才對他使的那個眼神。

三位美女見刺蝟男看過來,都打了個寒戰,從對方的眼神里,好像感覺出了一些不祥,俏臉有些白。

刺蝟男帶著三分猥瑣道:「兄弟,我這個忙也不難,只要你肯幫,那一定可以幫到我,那我就放你一馬,再請你吃一頓飯,以後有什麼要我幫忙的,隨叫隨到。」

「行,那就謝謝兄弟了。你說吧。我聽著呢。只要我能幫的,百分百會幫你,這個你放心,我從來說一是一,說二是二,不會食言的。」全天雄覺得反正都沒臉了,乾脆無恥到底,其實,要是在平時,有謝月雯在場,他是不敢這樣說的。

畢竟,他是個經常言而無信的人。

「哈哈,好!你夠爽快!我喜歡!其實,我喜歡你女朋友,你把你女朋友讓給我。」刺蝟男笑道。

「哈?這個,呃,這個礙…」全天雄瞥了一眼謝月雯,暗忖反正都要分手的,現在送個人情給刺蝟男,自己先脫身再說,於是點頭道:「行,她就是你的了1

「哈哈,兄弟,認識你果真是我三生修來的福氣!想不到你這麼有意思,早知如此,我就不打你,跟你做朋友了。哈哈,這麼漂亮的女朋友都不要了。哈哈,是我的了1刺蝟男用手不停地拍打著全天雄的青腫臉龐,笑道。

謝月雯氣得快要哭了。

她千想萬想,也想不到全天雄居然這麼膽小,為了自己的利益,連女朋友都可以讓給別人。

如果以後結了婚,那為了某種目的,可能也會把老婆讓給別人,這種人怎麼可以共同生活呢?如果與這種人做夫妻,那才是杯具。

「全天雄,想不到你這麼無恥下流卑鄙!我算是真正看透你了!王八蛋!混蛋!我很鄭重地告訴你,從剛才開始,我就不是你的女朋友了,你別在這裡自作多情,還以為我是你的女朋友,我呸1謝月雯將滿腔的怒火噴了出來。

「哼,現在你是他女朋友了。」全天雄厚顏道。

「哈哈,太好了,無緣無故得到了這麼漂亮的女朋友,哈哈,太好了1雖是這麼說,但刺蝟男又不看向謝月雯。

謝月美也忍不住了,嬌斥道:「全天雄,你太狼心狗肺了,虧我姐對你那麼好,想不到是這麼一個混蛋,誰要是做你女朋友,那就是前世作孽太重。你個沒良心的,狗頭殺的,以後別再進我們家門1

「請轎去抬老子,也不到你們家了。」全天雄確實沒臉再去了。

「好了,現在就這麼說定了。美女,據說你已是我的女朋友了,要不要親一個。」刺蝟男笑嘻嘻道。

謝月雯既驚又怒,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在這種敵強我弱之下,被人家調戲,狠不得自殺算了,眼睛里的淚花已在打轉,緊繃著俏臉,死死地瞪著全天雄,恨不得咬斷他脖子。

這時,王小兵覺得是自己出場的時候了,踏前一步,盯著刺蝟男,正氣凜然道:「朋友,你如果敢再來調戲她,我就跟你拚了!我不允許你們欺負她們,我要保護她們!你想欺負她,先過我這一關1

他說得字正腔圓,自有一股震懾力。

眾人一怔。

三位美女都感動地凝視著王小兵,忽然發現他的背影是那麼的高大,簡直像是一座泰山,站在他背後,縱使面前有再大的危險,也覺得有一股安全感。

「噢?看來你不怕死?你沒看到我手中的刀?我的刀是用來切菜的嗎?老實告訴你,我的刀是用來砍人的!你不怕死,那就試試看,我很想知道你能挨幾刀1說著,揮刀朝王小兵的脖子劈過去。

「矮」三位美女同時驚呼。

女人看不得這種血腥暴力場面,都閉上了美眸。

不過,刺蝟男也不是真的要劈王小兵,只是演戲而已,手中的開山刀快要劈到對方的脖子時,卻突然停了下來。

當然,王小兵也知道這是演戲,才會如此淡定,就是開山刀快要劈到自己的脖子,依然一副泰山崩於前而不亂的非凡鎮定樣子。不然,早就溜之大吉或者先下手為強,將刺蝟男控制住再說了。

全天雄不得不佩服王小兵。

在那情況下,不論哪個人,都會害怕,但他就看不出王小兵有害怕的神色。

獅鼻男一夥也是瞪大了眼睛,帶著三分敬畏的眼神盯著王小兵,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暗忖果然不愧為樹林四少之首。

「你果然不怕死!我這樣一刀砍下,要是收不住手,縱使不劈死你,也會讓你受重傷,但你眼睛也不眨一下,確實是膽大過天!牛`逼!連我都要佩服你了!我喜歡你這種硬漢1刺蝟男豎起大拇指,贊道。

「什麼話,我是為了正義而站出來的,我怎麼可能看著你欺負我三位美女朋友而不管,縱使我活著,我也覺得沒臉,能為她們做一點事,就是能為她們勇敢地說一句,我也覺得很值得。反正一句話,有我在,絕對不讓你欺負她們1王小兵心中好笑,但極力忍住,倒有幾分威嚴道。

三位美女聞言,感動得不得了。

試問,在這種如此危險的情況之下,有一個男子肯冒著生命危險救自己,這不單是愛,還是一個人勇敢的象徵,這是男人應該有的特質。

何況,就在剛才,全天雄已詮釋了一個無骨男的做法,在危險面前,居然願意把自己的女朋友送給別人,縱使是騙人的話,只要被女人聽到了,也很傷女人的心。這種男人,有幾個女人會喜歡?

女人,需要男人能呵斥她,關懷她,疼愛她。

女人是水做的。

是故,她們不會像男人那麼強壯,在許多事情面前,都顯出柔弱的一面。

鑒於這種情況,絕大多數女人都需要男人的保護,男人就是她們的安全港灣,站在男人身邊,她們應該會感到可靠與安全,不必再孤單與懼怕。

如今,先前謝月雯站在全天雄的身邊時,便沒有安全感,後來,當聽到全天雄說出那麼混帳的話時,整個心都碎了。畢竟女人不是衣服,不是商品,不能隨便交易的。而全天雄卻把她當作了一件商品,甚至一對舊鞋,送給別人。

這像什麼話?

女人都會恨之入骨。

謝月雯就恨死了全天雄,真想抽他三百個耳光。

當王小兵站在她身旁時,她立刻感受到一股安全感,雖還是置身於險境之中,但他善息使她心神安定。

現在,王小兵表現出了男人最強硬勇敢的一面,使三位美女對他喜歡之極,他的形象在她們的心中,就像一座高山,使她們崇敬與愛慕,與他在一起,她們感到安全與愉悅。

特別是全天雄與王小兵站在一起的時候,她們就更能體會到一個可靠、勇敢與堅毅的男人的可貴,那真的比金錢還要更重要。錢是可以掙來的,但良好的品質卻是天生的,是極難學到的,本身有就有,本身無就無。

俗語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說的正是這個道理,人的性格氣質雖與環境有點關係,但主要的還是本身的基因起決定作用。

一個人,本身基因里有良好的品性,那長大了自然會表現出來。要是基因里沒有,那一輩子也別想看到,這就是人與人的差別。

王小兵是天生就有那種剛毅、堅強與勇敢的特性,不用假裝,也會自然表現出來。這次的事件,雖有點表演的成分,但如果真的遇到這種情況,他也會面對困難,想辦法救出三位美女,只是採取姆絞交嵊興不同而已。

見到王小兵如此勇敢,全天雄立時自慚形穢。

這時,三位美女見王小兵安然無恙,都替他開心,她們的美眸里都漾出了開心與感動的淚花。

王小兵回頭瞥了一眼三位美女,笑道:「別怕,有我在,就是天塌下來,我也幫你們先撐著。只要我在,就不讓他們欺負你們。」

「謝謝你,小兵。你是我見過的最勇敢的男人,能認識你,我們都感到無比的自豪與驕傲。不像有些人,只顧自己的利益,把別人的生死置之不顧,簡直可惡到了極點。」謝月雯在稱讚王小兵時,還不忘諷刺一番全天雄。

全天雄聽了,更是抬不起頭來。

至此,王小兵感到滿足了,覺得戲也該結束了,於是向刺蝟男使了個眼色。

刺蝟男也知道該跟全天雄他們算算帳了,於是,先來了個段落式的結尾發言,道:「朋友,看在你的份上,我願意向她們道歉,剛才是我不對,冒犯了她們。能見識到你這種勇敢的人,我感到很高興。」

說著,伸出手來與王小兵握了握手。

全天雄與獅鼻男看著這和諧的一幕,心頭湧起一股寒意。

隨即,刺蝟男轉頭瞪著全天雄,冷冷道:「我現在想通了,像你這種鳥人,連自己女朋友都可以隨便送人的人,還有什麼面目活在這個世上,不如就讓我送你一程1話未了,手中的開山刀已朝全天雄劈了過去。

「啊1

全天雄魂飛天外,居然嚇得尿褲子了。

不過,刺蝟男的開山刀並沒有砍下去,也是停在了對方的腦袋前。

「哈哈,看看你,膽小如鼠,真是讓人厭惡。你看看人家,我劈下去的時候,連眼也沒眨一下,你卻尿褲子了,哈哈,太不像話了。」刺蝟男收回了開山刀,笑道。

二十多人一起大笑起來。

全天雄連臉上的毫毛也丟光了,更不用說臉皮了。

這時,如果地面有一條裂縫,估計他會毫不猶豫地鑽進去,也好過站在這裡受窘。

「你,恃著人多欺負這位朋友,我要你向他道歉,如果他肯放你一馬,那我就算了,不然,我還會跟你算帳。我想起你們這種行為,心裡就冒火,還要在我們的地盤裡亂搞。」刺蝟男用開山刀指著獅鼻男,冷道。

「好,我們認錯。」獅鼻男哪裡還敢嘴硬。

隨即,走到王小兵面前。

獅鼻男剛要開口說話之際,王小兵便做了一個停的手勢。

「你得罪我就算了,你還得罪了我這三位美女朋友,讓她們受了虛驚,如果她們肯饒你,那我就不計較了,要不,我也要跟你們算帳1王小兵往側退開一步,指著三位美女,道。

三位美女粲然一笑。

數分鐘之前,她們還在擔心自己會不會被這些黑道混混欺負。

如今,想不到自己也可以威風威風,當真是想破腦袋也猜不到會這樣,心中的驚恐與鬱悶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興奮。

「你也沒怎麼欺負我們,但你欺負我們的好朋友王小兵,還說什麼欠你們一萬塊,原來是假的,如果沒遇到他們的拔刀相助,我們還以為小兵真的欠你們的錢呢。你們太可惡了。自己打自己的臉,嗯,就打三十個耳光吧。」謝月雯作為代表,想了想,道。

獅鼻男雖極不願意,但奈何局勢所迫,只好同意了。

於是,八個男青年各自打耳光。

「啪啪啪……」

桔子園裡,響起一陣又一陣清脆的耳光聲,交織成一曲耳光交響曲。

全天雄還在驚呆之中,並沒有主動抽自己耳光,想矇混過關,他的褲襠還在滴尿,樣子十分滑稽。

「喂,你比別人高一等嗎?是不是要我真的砍下你的一條狗腿,你才知道我說的話不是耳邊風啊!你個狗東西1刺蝟男揚起開山刀,又要劈全天雄。

「我打,我打。」全天雄顫抖著自打耳光。

看著這些傢伙現在這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又有誰會想到在半個小時之前,他們是那麼的兇惡?

等到全天雄與獅鼻男一夥各自打了三十個耳光之後,王小兵面對著刺蝟男,道:「朋友,多謝你幫我,這個人情,有機會一定會還給你。我這三位美女朋友受了驚嚇,我想先送她們回家,可以嗎?」

「當然可以,請便。」刺蝟男笑道。

「那謝了。」王小兵道。

隨即,瞥了一眼身旁的三位美女,向她們使了個眼色,示意她們跟自己走。

三位美女含情脈脈地點了點頭,然後跟在他後面,看著他寬厚的脊背,嘴角都露出甜蜜而幸福的笑意,輕移蓮步,出了桔子園。

全天雄與獅鼻男一夥也想跟著走,可是,還沒走一步,就聽到刺蝟男吼道:「靠!老子有說讓你們走嗎?站住,你們是不是當我們透明的啊?他媽的,不揍你們這些龜兒子也不像話。」

「大哥,求求你放了我吧。」全天雄哭喪道。

「放你?哼哼」刺蝟男獰笑道。

……

……

王小兵與王美鈴、謝月美還有謝月雯三美女走在小巷裡,彼此一個眼神,都充滿了情意。

「小兵,你不知道,剛才我們看到那個男的要用刀劈你,我的心都要跳出來了,嚇死我了,幸好他沒有劈,不然,我可能會被嚇死呢」王美鈴真情流露道。

「我也是。」謝月美贊同道。

「咯咯,這是很自然的,因為他為了我們冒這個危險,我們怎麼忍心看他被砍呢?」謝月雯也表示自己並無二致。

「是了,小兵,你真勇敢。就像雯姐說的,她沒見過像你這麼勇敢的人,我也一樣,看那個全天雄,居然嚇得尿褲子了,真是丟臉了。雯姐,你還當他是男……」王美鈴還沒說完,說被打斷了話頭。

「別說他了,剛才,我就跟他說得清清楚楚,不再是他的女朋友,我們一刀兩斷,說起他,我就覺得噁心死了,想不到世上還有這種臭男人,之前我怎麼會跟他在一起,真是鬼迷心竅了,想起來,都覺得後悔。」謝月雯口吻頗為懊惱,道。

「他那種男人,別提了。」王小兵笑道。

三美女同時用溫柔的目光凝視著王小兵,都把他當成自己心目中的白馬王子了。

而三美女剛才在緊張的時候,沒有想到彼此都對王小兵有意思,如今,當神經松馳下來之後,彼此都發現對方也用那種粘人的眼光看他。

王小兵只有一個,而她們都對他有意思,這就使她們心裡生出了一股競爭的意識,畢竟,好男人不容易找,像王小兵這種好男人中的好男人,那就更不容易找,是以,她們都在想怎麼才能戰勝對手,成為他的另一半。

不過,要是她們知道他擁有不世出的老二,那就不會這樣想了。

她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也滿足不了他。

一旦上了床,縱使不上床,站著來,他也能教她們啊啊嬌呼不停,而且第二天估計走不了路。

王美鈴想到謝家姐妹二人對付自己一人,自己可能要敗下陣來,心裡有些急,但想到王小兵以前曾說過要自己做他的女朋友,心裡又安穩了幾分。

而謝家姐妹其實又是另一種想法,首先,她們之間就有競爭。謝月雯想到自己已不是黃花閨女,是否能戰勝妹妹,以後成為王小兵的情人呢?這可是個問題,畢竟王小兵與妹妹同齡,更容易走在一起。

想到這裡,謝月雯心裡有些失落。

不過,在還沒有得出結果之前,她又不願意放棄,她已被王小兵迷住了,雖認識不久,但對他已有七分好感了。

女人找另一半,感覺很重要。女人是感性動物,更注重直覺,她們如果對某個男人的直覺很好,那多半願意與他在一起,至少,她們會覺得自己選的另一半是自己喜歡的。

如今,謝月雯對王小兵的直覺感受非常好,以前,她從來沒有這種美妙的感覺,或者是王小兵剛才的勇敢護花表現使她對他的印象立馬變好了許多,所以此時對他有一種依戀感,很想跟他在一起,就是聊聊天,也會感到很愜意。

還有一點,也是謝月雯頗為顧忌的。

當時,王小兵發「神功」幫謝月美治病之後,她就發現妹妹對王小兵很有意思了。

換言之,她覺得妹妹在暗戀著王小兵。如此一來,如果自己又去追求他,那就相當於與妹妹爭情人了,這好嗎?

想到好不好的問題,謝月雯有些迷惘了。她也不想搶妹妹的情人,可是,她也對他有意思啊,女人一生之中,可以傍個大款還比較容易,但想找到一個真正合心水的情人,那確實很難。如今,已找到了,能隨便讓他失之交臂嗎?

謝月雯腦子裡縈繞著這些問題。

她很矛盾。

其實,謝月美心裡也很矛盾。不過,她的矛盾與姐姐的矛盾又有點不同。

在第一次認識王小兵的時候,謝月美便對他有好感,當時,因為是由王美鈴介紹她認識王小兵的,是以,她便用言語去試探王美鈴,雖沒得出準確的答案,但她感覺到王美鈴對他也有意思。

也就是說,王美鈴也在暗戀著他。

這麼一來,她要是跟王小兵在一起,那就相當於搶了好朋友的情人。這樣做好嗎?

她心裡的問題跟她姐姐的很相似,只是她姐姐覺得搶走了王小兵可能會對不起她,而她卻是想著要是搶走了王小兵而可能會對不起王美鈴。

不過,愛情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砍頭不要緊,愛情價更高。從這句話就能知道愛情可以使人瘋狂。女人心裡一旦有了愛情,那也會變得瘋狂。不是說放棄就能放棄的。當愛情來了,就像心房裡已有了情人的副本,不容易忘掉他。

如果要謝月美忘記王小兵,估計比叫她去死還難受。

是以,她也不能自拔。

三位美女走在一起,忽然沉默起來,彼此心裡想的雖是同一個問題,但卻又有不同的地方。

王小兵走在前面,沒有聽到她們說話,感到好奇,因為三個美女在一起,那肯定是嘰哩呱啦說個不停,絕不會靜下來的,於是,回頭掃視一眼,見她們都含情地凝視著自己,見自己也看著她們,她們俏臉,才連忙垂下了頭,移開了視線。

至此,他感覺她們都對自己有意思。

其實,他也對她們有意思,他與她們的想法又有所不同,他是大海,能容納她們三個,只要她們願意,他會讓她們過上性福的生活。

如果雙方都有意思,那可以從對方的眼神與面部的神情看出端倪。王小兵就是從三位美女的眸子與俏臉上覺察出她們對自己的情意非常之濃,以他採花老手的眼光,暗忖只要自己加把勁,就可把她們之中的任何一位的身子開發權弄到手。

「誒,你們怎麼不說話呢?」他笑道。

「哈?說什麼好呢?你頭頂有一張葉子,我幫你拿掉。」謝月雯含笑柔聲道。

「等我來吧,真的有一種葉子,咯咯,我就行了,雯姐。」王美鈴也瞥見了王小兵頭頂上有一張落葉。

「還是讓我來吧。」謝月美也不甘落後。

隨即,三位美女的玉手都落在了王小兵的頭頂上,一起去拿那片落葉。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