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47章美女不知的秘密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5日 01:02 [字數] 803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兩美女坐在王小兵的摩托上,她們的體香使他想入非非。

不過,這還不算什麼,當王美鈴胸前兩座飽滿堅挺的雪山山頂不時地觸碰到他的脊背的時候,那才是他渾身酥癢之際。轉眼間,欲`火也上來了,小腹下面硬梆梆的,幸好沒人瞧見,不然,令人嘆為觀止。

如果王美鈴雙峰上的兩點一直壓在他的脊背上,又沒那麼撩人。

關鍵就在於她一會仰向後,一會又傾向前,這樣,雙峰便不停地點壓著他的脊背,就像摩擦一樣,使他感覺舒服之餘大起性`欲。

如果不是還有其他人在旁邊,他估計要停下車來,轉過身去,摟著她,先祭出柔舌功,佔領她的檀口,然後再扒下她的褲子與內褲,用老二到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裡進行友好的訪問。

欲血沸騰之際,他側頭瞥了一眼全天雄與謝月雯。

全天雄兩眼盯著前方,而謝月雯的一雙妙目卻在看王小兵,當王小兵的目光投向她時,兩人四目便交投在一起了。

剎那間,她便感覺到王小兵那灼灼的眼神所含的情意之濃,實在比純牛奶還要濃很多,直滲進了她的心田裡,使她打了個大大的激靈,俏臉刷地紅了,便連忙移開了視線,不敢與他對視。

而王小兵也在瞬息間感受到謝月雯的情意。

說實在的,他對她有意思,但又為她感到可惜,他覺得全天雄配不上她。

如果全天雄玩花招,那他要不要給面子謝月雯而放對方一馬呢?答案是否已給了幾次面子全天雄了。

可惜,全天雄太不聰明了,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在那裡裝聰明,還想來陰自己,是以,王小兵絕對不能原諒他,如果對方敢玩狠的,那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絕不手軟。

至於謝月雯,王小兵覺得她離開全天雄還好些,如果她需要安慰,他願意用愛去滋潤她,讓她做一個性福的女人。他感覺她跟著全天雄,肯定不如跟著自己,就不說其他了,單是女人福利方面,他就能給得更多。

轉眼間,便到了鎮政府前的停車常

那個停車場是要收費的,不過,有人看車,比較安全。

停好車,兩台摩托一共交了一元的停車費之後,王小兵等五人便步行到半里之外的明朝留下的祠堂。

在大街上行走,許多路人都好奇地打量全天雄,見他那副豬頭的樣子,都在想他是被誰揍成那副尊容,卻想不到是他跟王小兵切磋時被打成那樣的。而全天雄在路上總是左看右瞧的,似乎在找人一樣。

「找什麼呢?」謝月雯好奇道。

「哈?沒什麼,隨便看看而已。」全天雄敷衍道。

「這邊挺多小食店的,那間賣芝麻糕的怎麼樣?味道還好吃嗎?」。王小兵不知王世飛的人馬有沒有跟在自己四周。

「怎麼說呢,我覺得還行吧,不知你喜歡什麼口味的,有甜的,也有鹹的,我比較喜歡甜的,你要吃甜的還是鹹的,我買來給你。」謝月美非常感激王小兵的治病之恩,柔聲道。

「不用,我去買。」說著,王小兵便穿過了大街。

一會,便買來了幾塊芝麻糕。

眾人吃著芝麻糕,在街上緩緩走著,朝那間祠堂走去。王小兵一直在觀察全天雄,見那廝總是心事重重的樣子,不停地在尋找什麼。王小兵猜測,對方多半是在找請來的幫手。

不知不覺間,便已走到了那間明朝的祠堂前面。祠堂很宏偉,雕龍畫鳳,雖是瓦房,但頗高,有兩層樓房那麼高。

祠堂前面是一個小廣常

目測小廣場估計數百見方,跟一個足球場差不多大,地面鋪著方形的石塊。

東方鎮的景點不多,這個明朝的祠堂算是東方鎮比較值得看的景點,因此,平時也會有些遊客到此一游,但不多,並不是團體,而是個人。

天氣晴朗,但卻有一股詭異的味道。

王小兵等人站在小廣場上,都在欣賞祠堂大門以及兩側門的豪華建築。

而在別人欣賞祠堂的時候,全天雄卻在看其它的方向,當他看到有七八個男青年向這邊走過來的時候,青腫的臉龐居然露出了一抹獰笑。

王小兵一直在留意全天雄,見他臉現笑容,便也循著他眼睛看去的方向瞧過去,忽然明白對方為什麼會笑了,心裡湧起一抹怒火,之前自己所猜測的居然全中了,如此給面子他,卻不要面子,那就不要怪自己兇狠了。

想著,便踱到全天雄的身邊。

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其實很簡單,就是為了自保。

這是基於王世飛的人馬如果沒及時來,而此時局勢又比較危險,假若那幾個男青年對自己不利,那王小兵準備先控制住全天雄,這樣,才是上策。

全天雄佯裝看祠堂,倒不再左看右瞧了。不過,見到王小兵站在自己的身邊,又不好意思叫他走開,畢竟大家是一起來看景點的,人家站在哪裡都行,這裡又不是私人領地,沒權要求人家站遠點。

何況,那樣做也太露痕了。

三位美女正在津津有味地談天說地,不時偷瞥王小兵,她們不知危險正一步步迫近。

「你們看那龍頭,雕刻得真的很生動。我想這戶人家以前一定很有地位,不說別的,就是建這麼豪華的房子,都不是一般的人能修起來的。」王小兵佯裝什麼也沒發現,笑道。

「你猜對了。聽說這戶人家中過進士的,還在外面做過官,後來,老了不當官之後,就回到了家鄉,建了這座祠堂。其實,這祠堂不單是供奉祖宗牌位的地方,還是私塾,後來私塾沒了,才成了真正的祠堂。」謝月美柔聲解釋道。

「進去要不要收費啊?」王小兵笑道。

「不用的。」王美鈴微笑道。

「不如我們都進去看看,裡面可能更加有看頭。」王小兵用眼角餘光瞥了一眼左方。

此時,那數個男青年已快走到這邊了。王小兵是想讓三位美女進入裡面,這樣比較安全,畢竟一旦動起手來,怕傷到美人。

但眾人還沒挪腳步,那數個青年就走到了王小兵的旁邊,其中一個獅子鼻的男青年目露凶光盯著王小兵,冷道:「喂,王小兵,終於在這裡找到了你,不記得我了嗎?」。

聞言,王小兵真的是一頭霧水。他打量一眼獅子鼻男青年,縱使將腦子裡每一個腦細胞都搜索一遍,也不可能記起對方是何方神聖,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從來沒見過對方,何來認識?他明白這是對方來找碴了。

「請問你是?」王小兵淡淡道。

「你個屌毛,欠我們的錢,居然不還,還東躲西躲的1獅鼻男煞有介事道。

這時,王美鈴、謝月美與謝月雯都糊塗了,也不知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她們心裡其實以為王小兵真的欠對方的錢呢。

而全天雄站在一旁,雙手抱胸,微昂著頭,不論是眼神,還是嘴角,都流露出興奮之極的神色,但並不看向那幾個男青年,只是盯著王小兵,看他怎麼做,一副看熱鬧的樣子。

「這位朋友,你們找錯人了吧?」王小兵微笑道。

「找錯人?你化了灰我們也認得出來,借了我們一萬塊,想不還?」獅鼻男一口咬定,道。

「借你們一萬塊?」王小兵掃視一眼全天雄,見對方露出得意之色,「什麼時候借的啊?我一點印象也沒有,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亂說。」

「嘿嘿,你屌毛借錢想賴帳對不對啊?他媽的,我告訴你,今日拿一萬塊來,就放你一馬,要不,打到你老母都認不出你是誰1那獅鼻男眼中凶光越來越盛,臉上的肌肉擰了起來,已現殺機,唾沫橫飛道。

而此時,已有不少人圍著看熱鬧。

王小兵掃視一圈,見到對方一共七人,如果與他們對打起來,終究自己要吃虧。

如今,他要麼逃走,要麼讓王世飛的人馬出現,不然,不出十秒,雙方將會動起手來,當然,他是不想動手的,畢竟吃虧的事,他不太願意做。

可是,對方明著是來找碴的,沒有選擇的餘地。以他多年鍛鍊出來的跑路能力,那絕對可以擺脫這幾個鳥人,不過,在美女面前逃跑,那也太丟臉了。是以,他不準備逃跑,想先高舉大哥大,看會不會有援兵再說。

「王小兵,想不到你欠人家那麼多錢啊1全天雄假惺惺道。

「哪裡,我根本就不認識他們。突然就出現在我面前,說我欠他們的錢,這太讓人震驚了。我這輩子可能就這一次遇到這種怪事了。」說著,便取下大哥大,舉了起來。

「操!想用大哥大砸人?嘿嘿,沒問題,砸一下,那個大哥大就是我們的了!給你三秒鐘,你是還錢還是想挨揍,任你選擇!不要說不看在朋友的份上不給面子你,現在給足面子你了!說1獅鼻男近乎吼道。

「我有大哥大,就知道我不用向你借錢1王小兵將大哥大挎在了腰間。

此時,外圍看熱鬧的人群之中,有人湧向這邊。

目測至少十幾人。

王小兵心裡淡定了許多,知道王世飛果然是一位有口齒的朋友,不然,自己高舉大哥大,要是沒有援兵出現,那就失望了。

「王小兵,如果真是欠了人家的錢就還,要不,他們要是打你,我也不敢幫忙埃這種事,你本來就沒道理在先,我們想幫你,都說不過去。你們說是不是啊?」全天雄一副全天下算他最識大道理的樣子,還問三位美女。

三位美女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滿臉不解之色。

「他媽的,看你都是想不還錢的了!兄弟們,給點顏色他看看1獅鼻男吩咐道。

那幾個打手,明顯早有準備了,立時一揚手中的兇器,當報紙被扯開之後,鐵棍與砍刀便露了出來。

不過,他們還沒有機會動手,就有一個聲音喝道:「靠!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地盤!還沒問過我們,就敢在這裡動手,也太拽了!媽的,當我們是透明的嗎?」。

聞言,大家轉過頭去,見到一群男青年已走到了旁邊,剛才說話的是一位皮膚較黑,頭髮像刺蝟的男青年,手中拖著一條帶鉤的鐵棍,當先走在前面,瞪著獅鼻男,一副要將獅鼻男生吃下肚子的樣子。

剎那間,獅鼻男驚愕了。

不單是獅鼻男,就是全天雄也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王美鈴也不認識那個刺蝟男,謝家姐妹就更不認識了,三位美女睜大了美眸,像是看錶演一樣,腦子轉不過來,也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這位兄弟,請問是哪條道上混的?我們好像沒有仇吧?我現在在找人要帳,還請你們給點面子,不要從中搗亂,等我們搞掂了這件事,再請你們吃一頓飯都沒問題,怎麼樣?」獅鼻男見對方人多,有點膽怯道。

「這是什麼話?哈?1刺蝟男斜睨著獅鼻男,冷道。

「那你想怎麼樣?」獅鼻男眼神閃爍道。

「想怎麼樣?靠!這裡是誰的地盤,你知不知道啊!?連誰的地盤你都沒有弄清楚,就敢在這裡敲詐勒索打架?」刺蝟男揮著鐵棍,在獅鼻男面前晃著,瞪眼道。

「這位兄弟,看樣子這裡是你的地盤。我們不是來搶地盤的,只是來問他要收帳的。」說著,獅鼻男指著王小兵,又道:「我們只跟他算帳,無意來冒犯你們,更不會在你們的地盤收保護費。」

「靠!在我們地盤鬧事,就歸我們管1刺蝟男怒道。

這時,輪到王小兵鎮定了,他瞥了一眼全天雄,見那廝臉色陰沉之極,暗忖道:待會讓你看好戲!

「這位兄弟,給點面子吧,以後要是你們到了我們的地盤,我們也會給面子你們的。怎麼樣?」獅鼻男也數了數,發現對方人數是自己的二倍還多,打起來,絕對吃虧。

「少在這裡嗦!他媽的,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你們全都跟我們走,到後面的巷子里說話,把事情弄清楚,既然你們說有恩怨,那就說清楚,到時給點好處我們,就行了。」刺蝟男假裝同意道。

「好!兄弟,交了你這個朋友1獅鼻男豎起大拇指道。

隨即,在兩幫黑道打手的挾持之下,王小兵、王美鈴、謝月美、謝月雯和全天雄,不得不通過祠堂的那小條巷,向後面走去。

三位美女神色有些緊張,面面相覷,也不知如何是好。她們不是黑道中人,只要遇到這種事,心裡就會很緊張,想跑開,但被二十幾人簇擁著,根本跑不了,只得惴惴不安地隨著他們走入小巷裡。

其實,王小兵最淡定。

不過,全天雄不知道王小兵的計劃,所以,還道刺蝟男與他不認識,這麼一來,最後還是能打一頓王小兵,心裡頗為興奮。

獅鼻男也一樣,他接到全天雄的電話之後,便帶人馬不停蹄地趕了過來,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全天雄所在的位置,然後跟著他,等到了祠堂才現身。可是,突然出現了刺蝟男一夥,令他吃驚。

想不到會遇到地頭蛇,獅鼻男也感到棘手。

不過,幸好憑藉三寸不爛之舌說動了地頭蛇,是以,獅鼻男心裡安定了幾分。

轉眼間,便走到了祠堂後面的那片空地,那裡有一個桔子園,風吹樹葉發出颯颯聲響,聽來頗為寂靜。

大家走進了桔子園之後,刺蝟男做了個停的動作,轉過頭來,環視一圈,道:「喂,你們之間到底有什麼恩怨,要在我們的地盤上鬧事?」

「這位兄弟,我剛才已說了。這屌毛欠我們的一萬塊,他東躲西躲的,好不容易在這裡找到了他,今日要跟他算清那筆帳,如果我們拿回了錢,可以分二千給你們。」獅鼻男假裝豪爽道。

「好1刺蝟男笑道。

王小兵忽然懷疑刺蝟男難道不是王世飛的人?

這時,全天雄青腫的臉龐又浮現得意的笑容,只等著王小兵被揍。

三位美女既替自己擔心,又替王小兵擔心,她們雖知道他身手了得,可是,要他一個人對付這麼多人,哪裡打得贏?

刺蝟男看了一眼王小兵,語氣明顯溫和道:「誒,聽說你欠了他們一萬塊,是這樣子嗎?要是真的,那就還吧。我們也可以得到些油水。不要賴帳。」

「朋友,我跟你說實話,我根本就不認識他們。更談不上欠帳。我敢指天發誓,如果我欠了他們的錢,就讓上天用雷劈我。如果還不夠,就讓雷公天天用閃電打我。」王小兵指著天空,慢條斯理道。

「真的?」刺蝟男笑道。

「黃金都沒那麼真。」王小兵點頭道。

「這位兄弟,別聽他亂說,他就是想賴帳,要打到他承認為止才行1獅鼻男揚在一旁添油加醋道。

「喂!這是你的地盤還是我的地盤啊?媽的,我還沒叫打,你叫個鳥啊!當我不存在是不是啊?哈?想跟我打是不是啊?」刺蝟男瞪起眼睛,殺氣大增。

「不是這個意思。兄弟,你有所不知,這個屌毛狡猾多端,幾次從我們的眼底溜走,不要看他說得好像是真的,其實他每句話都是假的。只要我們揍他,他才會說真的。不信,我們一起揍他,看他是不是會有另一種說法。」獅鼻男陰毒道。

王小兵聽了,都心驚。

想不到獅鼻男居然也有點心計,如果刺蝟男不是王世飛的人,那就麻煩了。

幸好,刺蝟男立刻吼道:「靠!你算什麼東西啊!?要你教老子做事?他媽的,你是不是想找死啊!再多嘴,立刻打你1

「朋友,他們都在騙你,你只要好好地問他們,他們就會說真話。因為我們兩方之中,有一方說了假話,我敢用生命來保證,他們說了假話。請你問清楚。」王小兵指示道。

「嗯,我相信你說的話。你一個人,估計也不敢在我們這麼多人面前說謊。這麼說來,應該就是你們撒謊了。」刺蝟男立刻瞪著獅鼻男,凶道:「喂,看你個屌樣也知道你們不是好東西,好老實說話了。」

「我們句句是真。」獅鼻男訝道。

「句句是真,真你媽!兄弟們,亮出家生1二十多人圍著獅鼻男一夥,手中的兇器寒光閃閃。

「各位兄弟,這事與我沒關,我想先離開這裡,喏,這位兄弟,抽支煙,請讓我走吧,我還有急事要做。」全天雄發現勢頭有點不對,想抽身離去,連忙諂媚道。

「你是誰啊?靠!什麼時候輪到你嘰嘰歪歪的啊?哈?給我站好了!讓你走,你就走,不讓你走,就站好!你再動一動,將你狗腿都砍下來!聽清楚沒有!?」刺蝟男用帶鉤的鐵棍指著全天雄,狠道。

全天雄也不知所措了。

三位美女不知全天雄的詭計,還在心中可憐他呢。

王小兵瞥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全天雄,暗忖道:想走,沒那麼容易,戲已開始,看完再走!

隨即,刺蝟男用帶鉤鐵棍指著獅鼻男,一字一頓道:「我給一次機會你,讓你說老實話,如果你敢說半句假話,立刻砍你!我向來頗會觀察人,早已知你說謊了。說1

「這位兄弟,你叫我怎麼說呢?都說了他欠我們的錢,在這裡無意之中找到了他,我們只是想問他拿回那筆錢而已,事情就是這樣,還有什麼好說的呢?你不要相信他埃」獅鼻男眼神有些飄忽道。

「靠!找死1話未了,刺蝟男一鐵棍打在獅鼻男頭上。

砰然聲響,獅鼻男整個人被打倒在地。

隨即,刺蝟男又掄起鐵棍往獅鼻男身上招呼,一連打了數棍。

獅鼻男被打得殺豬般嚎叫,雙手抱頭,在地上打滾,跟他來的那六個打手雖想動手,但人家人數是己方二三倍,根本不敢動手。

「再給一次機會你!如果你還不識趣,當我是傻子,那我只好將你打成傻子!現在給我說,你們為什麼要來欺負一個陌生人!?」刺蝟男踢了一腳還倒在地上的獅鼻男,命令道。

「好樣的!這點面子都不給,我早已說了他欠我們的錢,所以才會找他算帳,並不是在你的地盤裡向他要保護費。你打了我幾鐵棍,我可以不計較,只要你不插手我跟他之間的恩怨,以後我們依然可以做朋友。」獅鼻男痛得齜牙咧嘴,喘氣道。

全天雄佩服獅鼻男的勇氣。

不過,刺蝟男並不相信獅鼻男,冷笑道:「看樣子,你不見棺材不流淚1

「這位兄弟,有種就砍死我。不然,我會找你算帳的!你多管閑事,有一日會讓你付出代價1獅鼻男坐了起來,又驚又怒道。

「看你樣子是要將撒謊進行到底了!那我就成全你!看你能堅持多久。我再給一次面子你,別逼我下狠手,我早已從你的眼神看出你在說謊。你想在這裡狡辯,那好,喂,把砍刀給我,先卸這屌毛的左手1刺蝟男接過手下遞過來的開山刀,冷道。

隨即,揚刀作勢要劈。

三位美女嚇得同時發出一聲驚呼,不敢再看,以雙手捂著雙眸。

王小兵倒有點佩服刺蝟男配合得很好,如果刺蝟男是個笨人,那就沒意思了,至多衝過來打一頓全天雄與獅鼻男而已。

當刺蝟男手中的砍刀向下劈的時候,獅鼻男的勇氣終於崩潰了,驚叫道:「兄弟,手下留情!別砍我!我什麼都說!求求你了!不要砍我!我什麼都告訴你1

「我早就跟你說了嘛,你說謊技術不夠高,我早就看出來了,你還要在那裡死撐,又何必呢,我從一開始便知你是在勒索這位朋友了。你們恃著人多欺負人家,我是看不過眼,才拔刀相助。好了,把實情說出來。」刺蝟男收住了刀勢,淡淡道。

那砍刀刀鋒差一厘米便劈在獅鼻男的左臂上。

獅鼻男雖也是個兇狠的角色,但想到自己差點沒了一條手臂,也是餘悸未消,額頭滴下豆大的汗珠。

這時,除了獅鼻男之外,還有一個人心中也驚慌之極,那個人就是全天雄了,他感覺事情要糟了,於是又怯怯道:「這位兄弟,我真的還有要事要做,請讓我離開,喏,我給你一百塊。」

「你什麼東西啊!?以為一百塊就可收賣我了?叫你不要再嗦,你偏要頂撞老子,不打你也不像樣子了,以後別人還當我說話像放屁!媽的,這是你自找的,不要怪我不給面子1說著,刺蝟男掄起手中的帶鉤鐵棍,掃向全天雄的下盤。

只聽到「啊喲」一聲,全天雄應聲跪了下去。

三位美女見到全天雄被打,也替他擔心,可憐他,但又幫不上忙,皆露出一副焦急的神色。

這時,刺蝟男又用帶鉤鐵棍指著獅鼻男,催促道:「別想搞花樣,快把實情說出來,免得我再動手,那就是你自找苦吃!聽到沒有1

「不要再打我了,我願意把所知道的都說出來,請給我一條生路。」獅鼻男一夥在走進桔子園之後,手中的兇器都被對方繳去了,如今,只有求饒的份,想要反擊,都沒機會了。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