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45章收岳父做徒弟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3日 23:08 [字數] 803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有一個成語叫做「大智若愚」,那是說,真正有智慧的人,在平時看來,就像是一個有點笨的人。

為什麼要有點笨呢?道理很簡單,只有「笨人」,才不會使共事者保持高度的警惕心。換言之,可以麻痹眾人。為什麼要麻痹眾人呢?這都是為了成就做大事。

想做一番大事,期間必然會遇到很多坎坷,許多攔路虎會出來阻撓,不讓其成功。

只有「笨人」,攔路虎覺得出來攔路是浪費力氣。

因此,「笨人」成功機率要大很多。

擁有「大智若愚」的人,如果再加上一點點好運氣,往往很容易成就大事,到了功成名就之日,便是大眾真正認識其的時候。

世上,「大智若愚」的人極少。

而「大愚若智」的人特別多,就是本來就沒怎麼聰明,但偏偏要假裝出很聰明的人比較多。

全天雄便是「大愚若智」的人之中的一個。論到聰明程度,他其實並不比王小兵聰明,不過,問題就出在他自己認為自己比對方要聰明很多。

如此一來,他在想問題的時候,就覺得自己想的計謀很奇妙,對方是不可能看出來的,只要自己略為動一動腦子,好像就能教對方死無葬身之地的樣子。他認為縱使王小兵能感覺到自己的計謀,但也沒能力應付,只能被自己牽著鼻子走。

焉知俗語云:螳螂捕蟬,麻雀在後。

王小兵稱不上「大智若愚」,但絕對不是「大愚若智」。

全天雄所想所做的一切,王小兵早已心中有數,從一開始,他便佔了上風,設下重重陷阱,讓對方鑽進來。

如果全天雄真的聰明一點的話,他就知道自己應該早些夾著尾巴溜走,如此才能全身而退,少惹麻煩,不會引火燒身。可是,他先入為見,覺得自己比對方要更勝一籌,隨即,問題便來了。

要是他身手能力比王小兵強,那也可自保無虞。

如今,他根本沒想到要自保,只想著怎麼揍王小兵,出一口悶氣。

這樣一來,他的防守意識就非常低,加上本來就不是王小兵的對手,那就可想而知結果會怎麼樣了。

王小兵站在院子的空地上,道:「行,不過,你千萬不要出重手,我這招『羅漢折枝』非常特別,可以借力打力的,你出的力越大,我反擊的力就越大。所以,你出手要輕些。」

「行,明白了1全天雄點頭道。

其實,他心裡正在想:操,說這種話,簡直連三歲小孩都騙不了!還真把自己當成張三丰了!

這時,謝月雯也感覺出全天雄是想借這種機會來報復王小兵,於是連忙叮囑道:「雄,點到為止。」隨即,又提醒王小兵:「小兵,你要小心,要不,以後再教他吧。」

「沒事,我們只是切磋一下。順便指點他一招擒拿手。其實,學會了擒拿手,用來防身,那是不錯的。而這招『羅漢折枝』又比較簡單,只要學幾遍,估計都學會了。今天就教他這一招吧。」王小兵佯裝說話沒力氣。

他演得很逼真,像真的很累。

全天雄暗暗歡喜,感到自己報仇的機會來了。

他是這樣想的,以對方那種疲憊的狀態,他也不須怎麼進攻,就衝過去,雙手抱住王小兵的豹腰,隨即扛起,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旋轉,再將之丟出去,便可令對方顏面全無。

如果王小兵被丟出去之後還能站起來,並且發怒,那全天雄就可真正找到借口跟他對打,如此一來,便可狂`揍他了。正常情況下,打他不贏,現在敵疲我逸的大好局面,要揍一頓對方,估計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十拿九穩。

有了這一層想法,全天雄恨不得立刻飆過去。

「王小兵,準備好了嗎?我要出手了。」他已弓著身子,蓄勢待發。

「沒問題,過來吧。出手千萬要輕些埃要不,我怕一旦使出『羅漢折枝』會傷著你。」王小兵緩緩抬起雙手,就像一個快要燈枯油盡的人一樣。

「好,你就將『羅漢折枝』全力使出來,讓我看看它的真正威力,不用管我,我是個能挨打的人,就是被打幾拳踢幾腳,都沒什麼事的1全天雄皮笑肉不笑,攥著雙拳,明顯是在發力,準備衝過去。

看著王小兵那副疲累的神情,他覺得不用吹灰之力便可將對方抱摔出去。

其實,王小兵很給面子他了。

如果不是看在謝家的份上,便不會提醒他,如今,算是提醒了他,或者說是暗示了他,可是,對方居然不領情,眼神還是射出那種興奮與兇狠交織成的目光。

在這種情況下,王小兵只好教訓教訓全天雄,天賜良機,要是不用,那也確實對不起上帝,本來,他設下這個陷阱,只要全天雄本分做人,那就不會上當,可是,對方偏偏想占些便宜,報一報以前的仇,這就莫怪他不留情了。

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下,全天雄低吼一聲,朝王小兵沖了過去。

單看他那狂奔的速度,便知是拚命的架勢。

看著自己的男朋友居然這麼卑鄙,謝月雯非常生氣,斥道:「全天雄,你幹什麼啊?只是切磋一下,也不用出全力的1

可是,全天雄哪裡會聽得進去,只想著這個好機會降在自己身上,一定要好好把握,以前被王小兵揍得差點不成人形,如今正要將他打倒在地,以雪心中之恨,只恨不得再超常發揮幾成力氣,哪裡肯減低進攻力量。

見全天雄不理自己,謝月雯感覺王小兵要受傷,但又幫不上忙,微張開檀口,頗為驚訝。

彈指間,全天雄便衝到了王小兵面前。

隨即,他像一隻發瘋的水牛,張開雙臂,想要全力抱住王小兵的豹腰,再扛起,快速丟出去。

不過,想象跟事實往往會有出入。如果一切都像他所想的那樣,那估計全天雄已得手了。可是,問題就出在王小兵身上,因為他體力根本沒有消耗什麼,之前也是精神有點累而已,如今,吃了珍貴藥材,早已恢復得七七八八了。

見對方毫無防守意識地衝過來,王小兵笑了。

要不是全天雄剛才一連說了幾番非常拽的話,他也不想出重手。

何況,那廝還想趁自己疲累的時候來狂`揍自己一頓,這種卑鄙的人,真是不值得給面子,於是,他心裡已決定狠狠教訓對方。

當全天雄奔到前面,彎下腰,張開雙臂,準備抱自己的腰的時候,王小兵身形往左後略退一步,同時,雙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住了全天雄的右手,將對方的右手往左上角扭上去,使之失去平衡,再抬腿、屈腳,用右膝蓋重重撞在全天雄的臉面上。

砰然巨響,全天雄被撞得身子直了起來。

這時,王小兵左手抓住對方的右手,騰出右手,握拳,屈肘,用右手肘再重重地撞在全天雄的臉面上。

這是第二次撞擊對方的臉面,已打得全天雄鼻血、牙血迸射,最後,繼續用右膝蓋重重撞在對方的小腹上,將之撞得倒飛出二米多遠,一聲慘叫,便跌在地上,爬不起來。

如果全天雄不是大意,王小兵想輕易地將他打倒,那還是比較困難的,至少,在一招之內打不倒他,如今,只用了一次肘撞,二次膝撞,便將他打得面目全非,倒地差點暈死過去,雖還沒昏,但那副面部肌肉扭曲的樣子已表明他痛苦之極。

在場的人還沒看清楚王小兵是怎麼出手的,全天雄便倒在地上,只是一眨眼的工夫。

「叫你不要出重手,你不信1王小兵跑過去,扶起全天雄。

謝月雯雖惱全天雄,但他畢竟還是她的男朋友,也連忙奔到他身邊,扶著他另一邊胳膊,問道:「怎麼了?」

「沒,沒,沒事,事。」全天雄臉面立時腫了起來,還殘留著殷紅的血跡,看起來怵目驚心,那濃郁的血腥味使人想嘔吐,他痛得臉都青了,幾乎窒息。

剛才,王小兵最後那一下膝撞,絕對是全力撞他,就是要好好教訓他,教他收斂目中無人的性格,也是教訓他之前亂說話,一招解決他,也不想與他周旋下去。本來,還想跟他玩玩的,想到還有許多事情要做,於是速戰速決。

謝月雯連忙扶著全天雄進了客廳。

拿毛巾的拿毛巾,取溫水的取溫水,眾人又忙著給全天雄清除臉上的血跡。

半晌,全天雄才緩過一口氣,想到居然被王小兵一招打得趴在地上,好像死狗一樣,而且還要在女朋友的面前,又是在女朋友的家人面前出此等大丑,他極為尷尬,只想鑽進地里去。

「沒什麼事了吧?」王小兵暗自好笑,問道。

「沒事。」全天雄滿臉陰鷙,「你那招『羅漢折枝』確實利害1

「下次有機會,我教給你,只要你學會了,估計十個八個人都打你不贏,只要一招在身,便可行遍天下。」王小兵極力忍住笑,侃侃而談道。

全天雄雖然聽出王小兵是在揶揄自己,但又無可奈何,心裡憋著一股悶氣,快要氣炸了胸膛,左想右想,忽然心中一亮,又想出一條餿主意,便也擠出一個勉強的笑容,道:「那以後要找個機會再向你請教。」

「沒問題。」王小兵爽快道。

謝月美、王美鈴與謝月雯三美女見王小兵醫術又強,身手又高,對他的愛慕已達到七分了,心中把他視作白馬王子了。

而謝月雯知道是全天雄不對在先,現在王小兵打傷了對方,她一點也不怪他,只怪全天雄不會做人,處處刁難詆毀人家,如今得到這樣的懲罰,也合情合理,算是上天給點顏色他看看。

被揍了一頓的全天雄臉面都胖了。

如果他老媽在這裡,估計一下子也難以認出他是誰。

「傍晚我請大家到酒店吃飯。現在我去買包煙。你們要買什麼嗎?」緩過氣的全天雄打著如意算盤,道。

「你方便嗎?不如我去幫你買回來吧,要什麼煙?反正我也想去買包煙。別客氣。」王小兵從全天雄那狡黠的眼神里讀出了對方的想法,主動道。

「不用,別把我看成是豆腐做的才行。我雖不是特彆強壯,但也還算強壯,挨幾拳幾腳,那不會有什麼事,只是臉有些腫,除此之外,肚子不痛了,頭也不暈了。」全天雄的肚子還隱隱作痛,撒謊道。

「那你幫我買一包好日子吧。」王小兵道。

「行。」全天雄匆匆出去了。

其實,王小兵再次暗示全天雄,叫他別亂搞,不過,對方太笨,居然沒有聽出自己的意思,他也沒辦法。

剛才,他主動要幫全天雄去買香煙,有兩個作用,其一便是提醒全天雄,要其別再胡來,其二便是試探一下對方。果然,從這看似的簡單一問之中,他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訊息。

等全天雄騎上摩托出去之後,謝月雯走過來,微笑道:「小兵,真不好意思,他對你那樣無禮,我代表他向你道歉。請你原諒。能不能看在我們的面子上,饒他一次,不跟他計較那麼多呢?我知道你是個大量的人。」

一頂高帽扣在王小兵的頭上。

其實,不是他不想饒對方,而是對方不領情啊!

這叫他怎麼放全天雄一馬?剛才,全天雄出去,必然就懷著陰謀,王小兵已覺察出了,對方既然想玩,那就奉陪到底,他並不怕,水來土擋,兵來將擋。

不過,如今是在謝家作客,加上美人這麼真誠地懇求,縱使撒個善意的謊,也要有所表示,不能冷口冷麵地拒絕她。他其實感到有些為難,說謊吧,那對她不公平,但不說謊吧,又會直接使她內心受傷。

想來想去,他笑道:「行,我不計較他之前的事。」

其實,他說這句話的意思是:如果全天雄以後不搞搞震,那他也不會去動他,不然,那就是另一種說法了。

「真是太謝謝你了。我想他被你教訓了一頓,應該會收斂些了。我就知道你是個爽快的人,能認識你,真是一種榮幸。」謝月雯終究是不了解全天雄,露出嫵媚的笑容,道。

「不用客氣。」王小兵心裡覺得可惜。

以他的估計,全天雄出去多半是找幫手,如果快的話,估計立刻就會帶幫手來這裡找自己,慢的話,則還要半個鐘左右,是以,不得不防。

在鎮政府這一帶,王小兵只認識王世飛。所以,他想打個電話給王世飛,請對方幫自己準備些人馬,如果全天雄不搞事,那就算了,如果搞事,那就有個應付,不會顯得措手不及。

不過,他不想讓謝家的人以及王美鈴知道這件事,畢竟,說出來也沒什麼意思。這純粹是他與全天雄的個人恩怨,要解決,也是兩人之間解決,不用牽連無辜的人,這種黑道勢力的爭鬥,動輒便會傷人的。

「忘了,我去買兩瓶啤酒回來。」王小兵找了個借口便出去了。

等到離開了謝家,便立刻傳呼王世飛。

一會,大哥大響了。

接通之後,聽到是王世飛的聲音:「兵少,有空了嗎?快過來,請你喝酒。」

「飛哥,空是有空,不過還要辦件事,現在有個忙想請你幫一幫,不知你方不方便。」王小兵笑道。

「什麼話?跟你這麼熟,還說這麼客氣的話,我聽了,背脊起雞皮疙瘩了。快說,要我做什麼,只要不是叫我脫光衣服滿街跑,其他的事我全力幫你。」話筒那邊的王世飛豪爽道。

「那先謝謝了。」王小兵欣慰道。

交朋友,是一門學問。

但同時,除了學問之外,還有就是運氣。

想要交到一個好朋友,在自己有困難的時候,不用開口,對方也會主動來幫忙的,那真的不容易。

人生在世,誰不會有幾個朋友?但眾人的朋友,可以肯定地說,絕大部分是狐朋狗友,平時吃吃喝喝,那必然到場,在正常的情況下,看不出哪個朋友更真心。

一旦出現了麻煩,需要幫助的時候。這時就能見出人心,感受到人情冷暖了。平時一呼即至的朋友,打他們的電話,多半是不接,或者匆匆說兩句便掛機了。想叫他們幫個忙,但連說的機會都沒有。

如果狐朋狗友沒落井下石,那就算正常了。

有些許的狗肉朋友,在別人困難的時候,非但不幫忙,還站在對立面狠狠攻擊之。

人生要是交到那樣的朋友,豈不是一種悲催?俗話說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交朋友不是一見面就能看到別人的心的,所以,什麼朋友都有可能交上。

不過,話又說回來,凡事不可苛求。

能交到知心朋友,那最好,交不到,那也不必妄自菲薄,積極快樂做人,才是活著的最基本準則。

王小兵與王世飛相識時間不久,但他可以肯定:王世飛是一位值得交往的朋友,不是那種只可同樂,不可共苦的正宗狗肉朋友。

「你不會請我去跟我妹說,說你喜歡她吧?如果是這樣,哈哈,那可免了。你自己就行,我最怕這個了。哈哈,這個可說在前了。我無能為力。」在王小兵頓了頓之際,王世飛猜測對方的心思。

「不是。」王小兵笑道。

「那是什麼事嘛?」王世飛追問道。

「你現在能叫到十幾個人嗎?」王小兵開門見山道。

「這有什麼難,不要說十幾個,就是幾十個,我也叫得來。要打架?跟誰?」王世飛語氣也變得關切起來。

「現在還不知啦,不過很有可能要打架,你先叫二十人左右,派一個人到謝月美的家的附近,在那裡監視著我,只要見我將大哥大高舉過頭,就是需要他們出現的時候,並且,到時請你的人幫我教訓一個跟我在一起,梳中分頭,面部青腫的男子,行嗎?」王小兵道。

「可以!要我到場嗎?」王世飛問道。

「這個不用,你只叫你的手下過來就行了。如果我不將大哥大高舉過頭,他們就不用出現。」王小兵叮囑道。

「你的行為怪怪的,哈哈,好吧,我現在就立刻去叫人到你那邊去監視著你,按你的計劃行事,二十人夠嗎?如果不夠的話,我幫你叫三四十人,短時間內都辦得到。」王世飛道。

「不用那麼多,有二十人足夠了。」

「好。」

……

……

掛了電話之後,王小兵吁了一口氣,如今,就看全天雄的了。

如果那廝安分一些,那就什麼事都不會發生,不然,到時必然再狠狠教訓他一頓。

以王小兵的估計,全天雄要是真的去找幫手,那不會超過十人,至多就是七八人,是以,己方有二十人左右,足以應付。

他沒有去買啤酒,打完電話之後,便騎著摩托回到了謝家,停好摩托,走進去,道:「我想了想,反正全天雄說要請我們到酒店去吃飯,買啤酒也沒什麼用,酒店有酒水賣的,在那裡買就行了。」

「是啊,剛才跟你說,你又說一定要去買。」謝月雯笑道。

「小兵,你是用什麼方法幫美美治病的呢?」剛才,王小兵出去之後,眾人都談論了一番他的神功。

「哈哈,這是家傳醫術,不能告訴別人。其實,不是我不想告訴大家,而是祖訓里立下了一條規矩,如果把這種醫術跟外人說了,那就要驅逐出家門。所以請大家見諒。」他胡謅道。

不過,也沒人懷疑他。

「那就是說,如果是你的親戚,就可知道了?」謝月美粲然笑道。

「差不多吧。不過,一般親戚也不會問這個的,他們基本知道這個事,只要我們願意說,他們就聽,不然,也很少問。」王小兵臉不紅耳不熱,道。

「我好想知道埃」謝月美嚮往道。

「咯咯,只有一個方法你可以知道。」王美鈴嫵媚笑道。

「你有方法嗎?說說看,是什麼好方法。」謝月雯一時未能想到王美鈴話里的意思,問道。

「咯咯,一定要我說嗎?」王美鈴掃視一眼,見謝家姐妹點頭,笑道:「那我說了,你們可不許惱哦。他不是說是親戚就可知道嗎,嫁給他,那不就是可以知道了嗎?」

聞言,謝家姐妹俏臉同時刷地紅了。

雖是開玩笑的,但王小兵也有點不好意思,訕訕地笑而不語。

謝家姐妹都瞥了一眼王小兵,見他正看過來,連忙移開了視線,俏臉浮著迷人的紅暈,嬌艷欲滴,美麗不可方物。

「誒,這小妮子,就會胡說。你看,你把小兵都說得不好意思了。這種話也敢說,咯咯,噢,我知道了,可能是你想嫁給他,肯定是這樣,才會這樣說。」謝月雯紅著臉道。

「哪裡嘛,人家只是說有個方法可以知道他家傳的醫術而已,本來是不說的,你們卻要我說,那我只好說出來了,說出來了,現在倒好,你們自己心裡有鬼,卻要賴在我頭上呢,咯咯,看你們的臉,都紅了。」王美鈴心裡湧起一抹醋意,畢竟,她能感受到謝家姐妹對王小兵有意思。

「你們真胡鬧。」何芳解圍道。

「是了,小兵,你那種醫術很消耗體力的嗎?」謝尚中問道。

「差不多吧,能堅持半個鐘頭,牧恕N業筆閉嫻暮芾邸!蓖跣」如是道。

「小兵,如果你不嫌我老,可以收我為徒,我想跟你學那種醫術。這個有問題嗎?」謝尚中厚著臉皮問道。

聞言,在座的人都露出訝然的神色。

王美鈴與王小兵可能不清楚謝尚中的脾氣,而謝家姐妹最了解父親了,謝尚中是一個很愛面子的人。如今,肯這樣求王小兵,那證明他真的很想學那門「神功」。

可是,這門「神功」不容易學到手。而王小兵也不敢隨便收他為徒。不是有沒有學費的問題,而是一旦收他為徒,那就會讓他知道自己的秘密,多一個人知道《丹經》的秘密,就多一分危險。何況,縱使收謝尚中為徒,也傳授不了什麼給他。

於是,王小兵婉拒道:「這個比較難。」

「先不要拒絕,你再多考慮些時間,如果哪一天你想收徒了,一定要將我考慮在裡面,這樣行嗎?」謝尚中真誠道。

「這個呢……,哈哈,怎麼說呢,這是家傳的醫術,一般不外傳,因此,基本不會收徒弟啦。不過,要是哪一天要收徒弟,那一定……,哈哈,不能收你做徒弟,我們可以共同研究。」王小兵得意之際,差點老氣橫秋起來。

「聞道有先後,你比我強,做我的師傅,那也很正常。」謝尚中道。

「這樣不好,我會折壽的。」王小兵笑道。

其實,不收謝尚中做徒弟,是有一個很特別的原因的,簡單說來,就是這樣的:王小兵對謝月美有意思,如果某一天把她娶做了嬌妻,那謝尚中就是自己的岳父了,而要是收謝尚中做徒弟,那他就是岳父的師傅,這不是亂了套嗎?

是故,不論如何,他也不敢收謝尚中做徒弟。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