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43章在她嬌軀內遊走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2日 23:13 [字數] 802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當王小兵說出要跟謝月美單獨在一個房間的時候,在場的人,都感到很不解,也猜不出他到底要用什麼方法給她治頭痛玻

當然,眾人都立時聯想到他是不是想藉機揩油,甚至更嚴重可能要性`侵。就是謝月美也有點難以接受,雖然她有點喜歡他,但也怕與他單獨在一個房間里,如果被他霸王硬上弓,用老二到自己胯下的神秘山洞開鑿隧道,那就麻煩了。

而眾人之中,疑心最重的當數全天雄了。

並非是他擔心謝月美被王小兵佔有,而是他對王小兵有仇,縱使王小兵的話里沒有任何歧義,他也會努力假想出一些弦外之意,用來中傷對方,讓王小兵出大丑,下不了台。

如今,王小兵的態度有點曖昧,話語之中又確實存在使人想入非非的成分,語焉不詳,容易教人產生誤會。如此良機,全天雄豈會輕易放過。那股鬱悶憋在肚子里,差點要憋爆胸臆了,現在有了機會發泄,當然要好好地揭穿王小兵的小把戲。

不過,他也對其他人有點不滿,覺得眾人都那麼看得起王小兵,不將自己放在眼裡,是以,話一出口,便也帶著揶揄眾人的意思。

只要正常的人,都能聽出他話里有刺。

謝月雯頗為不悅,冷笑道:「哦?你聽出他在說什麼了?那請你解釋一下,讓我們聽明白些。」

「沒問題。聽好了。我告訴你們,他說來說去,都含糊不清,故作高深,但偏偏就要求要與美美單獨在一個房間,這說明了什麼?只要是正常人都能聽出,他就是想騙色甚至騙錢。」全天雄憋了一肚子悶氣,如今終於有機會發泄,便滔滔不絕地說道。

他一句「正常人都能聽出」,使在場的人頗為不悅。

不過,幸好他說的也有點道理,不然,別人便當場要跟他爭辯下去。

謝月雯想了想,道:「小兵,你要用什麼方法醫治我妹呢?為什麼要在房間里進行,在外面不行嗎?」

「這樣子吧,你也在一旁看著,三個人在房間里,怎麼樣?但你要發誓,看了我的家傳醫術之後,不能傳出去,你能不能做到?」王小兵也知道不作出讓步不行。

「好,我答應你。」謝月雯點頭道。

「你相信他?你們兩個女的在裡面,難道不怕著了他的道?」全天雄瞪著眼,頗為氣惱道。

「別說了,好不好?我們相信他。你只在外面等著就是了。行嗎?半個鐘頭你也等不及嗎?」謝月雯對全天雄頗為不滿,柳眉輕挑,道。

「哼,好,那就走著瞧。」全天雄好像想到什麼,眼神射出一抹稍縱即逝的興奮光芒,冷笑道。

王小兵早已看在眼內,暗忖全天雄必然想搞什麼陰謀,左想右想,對方想要奈何自己,那唯一的辦法就是去找幫手,如果真的被他找到幫手來,那自己倒挺麻煩的,心念電轉間,便已想出了對策。

「其實,在這裡也行。」王小兵突然這樣說。

眾人又是一愕。

剛才還說一定要在房間里,如今又說可以在客廳里,眾人都不知王小兵在耍什麼把戲。

「哈哈哈,我都說了,他會有什麼能耐,不就是想騙色嘛,哼哼,現在知道不能得逞了,就改口了。你們要小心埃」全天雄雖不想與王小兵在這裡發生口角,但憋在心裡的鬱悶實在太濃了,不發泄發泄都要崩潰了。

「我要求大家蒙上眼睛,坐在一邊,謝月雯不用蒙眼睛。」王小兵也不知自己用三昧真火能不能治好謝月美的頭痛病,也不便與全天雄爭論,只等出了結果再說。只要三昧真火能起作用,那事實勝於雄辯,不用自己說什麼,都可以使全天雄顏面掃地。是以,他只想早點幫謝月美治療。

「那行,我去找幾條毛巾出來。」何芳連忙進裡面去了。

一會,她拿了數條毛巾出來。

全天雄還有自己的計劃要進行,道:「我還有點事,先出去一下,待會再回來。」

「不行。剛才你詆毀我,現在也要在這裡等著,等我幫美美看完病之後,才可以離開,不然,會影響我的氣常」王小兵已感覺到對方要做什麼,淡淡道。

「哼,我要離開就離開,你能怎麼樣?」全天雄明知不是王小兵對手,害怕與他動手,但又愛面子,強作鎮定道。

「很簡單,如果你想離開,就問過我這雙拳頭1王小兵虎目一斂,精芳暴射。

「操,你試試看1全天雄拉不下面子,梗著脖子道。

「誒,雄,就在這裡坐一會不行嗎?就當我求你,行了吧?別爭了,這有什麼意義呢?你也不急著出去吧。」謝月雯感覺兩人要開打了,臉色,顫聲道。

王小兵攥緊雙拳,拳骨必剝必剝作響。

客廳很安靜,落針可聞。

那一聲聲清脆的拳骨聲響在室內回蕩,敲擊著每一人的神經,聽了教人打心底里冒出一股怯意。

全天雄雖愛面子,但之前被王小兵揍過,如今也知道一旦動手,那必然要被他再揍一頓,加上從對方的眼神可以感覺出來,多半已覺察自己的計劃,再勉強去實行,那就太過露痕了。

而女朋友又在一邊勸說,於是,便藉機下台階,冷笑道:「老子本來只是想出去買包煙,那好,看在我女朋友的面子上,就在這裡坐半個鐘頭。」

說著,便坐在了藤椅上。

隨即,謝月雯先幫他把眼睛蒙上,輕聲道:「大家少說一句就行了。」

其他人不清楚王小兵與全天雄兩人之間的恩怨,還覺得是王小兵太過霸道,但他要為謝月美治病,因此,謝家上下也沒人敢說他。殊不知,真正想玩陰謀的卻是全天雄。

在場的幾個先後被蒙上了眼睛,連謝月美也一樣。

只有王小兵與謝月雯沒有蒙著眼睛。

至此,王小兵才走到謝月美的面前,道:「美美,你盤膝坐著,向前伸出兩掌,與我的兩掌相抵。」說著,他也盤膝坐下,伸出雙掌,掌心對著謝月美。

「好。」謝月美也照做了,伸出雙掌,與他雙掌印在一起。

在一旁觀看的謝月雯如墜五里霧,不明所以然。

而其他人都被蒙上了眼睛,那就不知王小兵要怎麼做了,只聽到他說話,各人心裡十分好奇,都想扯下毛巾,但作為一個成年人,又不好意思那樣做,便只好用耳朵聆聽一切了。

隨即,王小兵又道:「月雯,請你把大門關上,我怕待會有人進來,要影響我發功。」

「哦,好1聽他說要發功,謝月雯對他敬仰之極。

其實,王小兵找借口將全天雄困在這裡而已,不想讓對方偷偷溜走,要是被那廝找了幫手過來,那自己一人怎麼能力敵十數人呢?

謝月雯連忙把大門關上了。

隨即,王小兵便以眼觀鼻,以鼻觀心,存心靜思,凝神內觀,心道:「三昧真火,出來。」

他已可以用意念來驅使三昧真火,只要一個念頭,要三昧真火出來,它便會出來。果然,當他用意念來喚它時,轉眼間,便感覺氣海里暖洋洋的,好像有一團熱氣正在緩緩升上來,下一秒,便如有無數熱流在自己的經脈里流走,向掌心處匯聚過去。

這正是三昧真火分成一縷縷從經脈流向掌心。

謝月美聽他說要發功,是以頗為留神。

不消數秒,便可見到王小兵雙掌發出璀璨的光芒,柔和的毫芒閃爍不停,從旁邊看去,有一種詭異的絢爛色彩。

看到這神秘的一幕,謝月雯驚訝之極,雙手情不自禁地放到了檀口前面,掩著紅唇,美眸露出不解與驚喜混合在一起的神色,連呼吸也差點停了下來。

這時,正是王小兵將初級三昧真火輸進謝月美體內的時候。起先,他一時沒有找到切入口,難以將初級三昧真火快速輸進她的體內,只好用感覺去尋找她手掌的掌心,以便將初級三昧真火灌進去。

花了一分多鐘,才漸漸地將初級三昧真火輸進她的掌心。

剎那間,兩人好像連接在了一起。

這種連結,與男女身體的凹凸天衣無縫地結合在一起的情況有所不同,他媽的凹凸鑲嵌在一起,會產生非常大的快感,從而使人快活起來。他的三昧真火其實與他是一體的,有他的意念在裡面,但又不完全是他的身體,不過三昧真火的觸覺的感受,也會使他體會得到。

此時,當三昧真火進入謝月美的經脈之後,兩人便好像靈魂融合在一起,而且,也有點像是**聯結成一體了。

那種美妙的感覺,比他媽的直接交`歡的快感要談些,但精神層面上要歡愉得多。

那是一種更高級的男女精神體育運動。

兩人都沉浸在水浮`交融之中。

當三昧真火完全進入她的體內之後,他肉眼雖看不到裡面的情況,可是,只要閉上眼睛,用心去看,腦海里便能浮現她裡面的一切,從皮膚到筋肉,從細胞到血管,從骨頭到骨髓,都看得清清楚楚。

有那麼一瞬間,他忍不住想往她美`臀下面看看。於是,便用意念使初級三昧真火往她兩腿`之間流過去。

不過,因為是在裡面看,所以,也看不出什麼,跟看其他身體部位的細胞,肌肉等等也沒什麼分別。

但謝月美輕咬著紅唇,俏臉浮上一層迷人的紅暈。

在一旁的謝月雯還以為是王小兵發功幫謝月美看病,才致使謝月美的臉色變紅的呢。

殊不知,謝月美雖被蒙住了雙眸,但能感覺到有東西在自己的體內遊動,先是從掌心進入,暖烘烘的,隨即,便經過手臂在自己的酥胸前停留了一會,轉了幾個圈之後,又往自己的兩腿`之間瀰漫過去。

那種感覺,就像洗澡時被人偷窺。

是以,她俏臉自然就紅撲撲了,嬌羞之極,但又不便開口詢問。

而這時,王小兵的三昧真火正在她的兩腿`之間流連忘返,在那附近一帶湧來涌去,就像一隻溫柔的手在她的胯下愛撫著。

如果不是知道有不少人在旁邊坐著,謝月美必然要哼出連綿不絕的「啊氨春音,她快要忍不住了,胯下漸漸地溢出了不少的泉水,兼且有微微的酥癢感,真想伸手去搔一搔。但轉而想到人家是在給自己治病,因此只好咬著下唇,努力忍著。

在旁靜觀的謝月雯早已被王小兵的「神功」震懾住了,哪裡還會去多想妹妹臉紅的原因。

王小兵的腦海里能接收到三昧真火傳回來的感覺。

當三昧真火在謝月美的兩腿`之間游移不定的時候,就跟他的觸覺正在她的私`處輕撫一樣,他也能感受到她那滑膩的感覺,渾身打了個激靈,小腹下面漸漸地硬了起來。

幸好是盤膝坐著,不然,褲襠里現出一頂老高的「帳篷」,恐怕會嚇壞謝月雯。

轉眼間,他便欲`火焚身了。

但想到旁邊有人,他也不好意思多做揩油的動作,深深吸了一口氣,鎮定心神,暗道一聲慚愧,自己明明是來幫人家看病的,現在卻在人家的身子里看春色,那也太不厚道了。思及此,他連忙懸崖勒馬,穩住心猿意馬,下決心要幫她先治玻

隨即,便將精神集中在三昧真火之上,就像用遙控器控制著機器人一樣,他想要初級三昧真火往哪裡走,便往哪裡去。

他對中醫知之不多,但也聽說過,一個濕氣重的人,體內經脈多不暢通。

根據這一點,他決定用初級三昧真在她體內走一遍。

有了這一想法之後,他立刻付諸行動,繼續催動初級三昧真火回到她的小腹之處,然後,以那裡為起點,先往她腳底走下去。

果然,當他凝神去駕御初級三昧真火之際,便能看到她的經脈有些地方確實不暢通,有些淤積物,像痰不是痰,像脂肪不是脂肪,於是,便用三昧真火去燒。初級三昧真火居然也像激光一樣,很快便將她經脈里的淤積物給清除了。

妙就妙在並不感到很痛。

看謝月美的神情就可知道,她只是輕輕咬了咬下唇,應該是初級三昧真火在燒她經脈里的淤積物時有一點疼痛,但很快就過去了。

一路向下,直到她的腳底,然後,又催動三昧真火往上走,將她上半身的經脈里的淤積物統統清除掉。除了她的腦袋之外,她身體的其他部位的經脈都被他的三昧真火遊走了一遍。

不要以為用意念驅使初級三昧真火就不費神。其實很費神的。十數分鐘之後,王小兵的額頭已滲出了豆大的汗珠,只一會,便汗流浹背了。但他不能停下來,不然,一旦與初級三昧真火的聯繫減弱了,那待會再要驅使它的時候,又得花更多的精神。

就如同一個人,均速行走是最省力的。

而一會快走,一會慢走,這種不均衡的走法就是最累人的。

是以,他只得堅持住,保持著驅使初級三昧真火在謝月美經脈里遊走的速度,不快也不慢,縱使再累,他也要做下去。

畢竟他答應了幫她治病,那就會盡全力去幫她,絕對不會敷衍了事。他繼承了他老爸的基因,有時候就是那麼樂於助人,而不計較自己的得失,也沒有什麼目的,只是想幫一幫需要幫助的人。

如今,他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要治好她的頭痛玻

看著王小兵正在發「神功」幫自己的妹妹治病,謝月美內心的那一抹疑慮便煙消雲散了,她為自己之前懷疑他而感到內疚,覺得自己非常不道德,居然這樣去猜疑一個好人,又想到全天雄那樣詆毀他,更感到愧疚,心裡對全天雄的憎惡又增加了一分。

她比王小兵大幾歲,如今,看到他如此有能力,打心底里佩服他,而且,也生出了三分愛慕,姐喜歡他了。

想到自己居然想跟他在一起,不禁也羞紅了臉。

幸好,她發現他正在聚精會神給自己的妹妹治病,而沒有看到自己嬌羞的一面,心裡既有點失落,又有點輕鬆。

失落是因為他沒看過來,那就不知道自己對他有意思,但凡女人喜歡一個人,都希望對方能知道,這樣,自己的一番情意才不會毫無依託;而輕鬆的原因就更簡單了,那是由於她現在有了男朋友,如果被王小兵看出自己對他有意思,那就會很尷尬。

心念電轉之間,瞥見自己妹妹也是大汗淋漓,而且頭頂還冒著淡淡的煙氣,不禁暗暗驚嘆王小兵「神功」的利害。

此時,正是王小兵催動三昧真火繼續在謝月美體內清除淤積物的時候。

本來,他還想要立刻驅使初級三昧真火進入謝月美的腦袋,看她的腦袋裡是不是鬱積有風,將風除去,那估計就能根治她的頭痛病了。

不過,剛才用初級三昧真火將她玉脖子以下的經脈都疏通了三遍,已消耗了他的大部分精神,不是沒有體力,而是精神很困,如果在這種疲勞的狀態之下驅動初級三昧真火進入她的腦袋裡除風,那存在很大的危險。

畢竟,人的腦部很特別,裡面是千千萬萬的腦細胞。

如果一不小心,將她的腦細胞給燒去了一部分,縱使沒變白痴,也會受傷,輕則可能神經受損,行動變得遲鈍,重則殞命。

鑒於有這種種的危險,他不敢大意。一般來說,他不會做自己沒有把握的事。如果硬要催動初級三昧真火進入她的腦袋,那也可以,就是怕萬一燒傷她的腦細胞,那就悲催了。好好的一個美女,被弄成了一個植物人的話,他一輩子都會自責的。

是以,他決定以後再找個機會幫她除掉腦袋裡的風。

經過初步的觀察,他發現她的腦袋裡確實有風,但還不敢肯定除去了風之後,她的頭痛病是否會痊癒。

如今,只好先看看自己清除了她經脈里的淤積物之後的效果,如果能使她的頭痛病有所好轉,那就說明之前自己所假設的都是正確的,以後就按照那個理論去給她醫治便行了。

隨即,他開始召喚初級三昧真火。

轉眼間,初級三昧真火便從謝月美的體內退了出去,依然由他的掌心進入了他的體內,再歸位到了他的氣海里。

這也只是二十多分鐘的事情,但是,遠比打一場架還要累。他感到自己精神有點不支,眼皮很重,像墜了千斤鉛,很想沉睡,但全天雄還在這裡,絕對不能被對方看出自己疲累的狀態,不然,危險就來了。

於是,連忙進入玉墜里,生吃了一些珍貴的葯村。

這樣,只要十幾分鐘,精神就會恢復不少。

從玉墜里出來,他才將雙手離開了謝月美的雙掌,睜開了眼睛,掃視一圈,見王美鈴、何芳、謝尚中與全天雄都仰坐在靠背椅子上,一副小憩的模樣。

隨即,再掃視一眼旁邊的謝月雯,見她滿臉訝然與敬佩之色,便知道她看到自己在輸出初級三昧真火的那種很特別的情景了,不過,估計她也不知那是什麼,便向她微微點頭,並且露出一個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燦爛笑容。

謝月雯俏臉刷地紅了。

本來,她就對他有意思,正在欣賞著他堅毅的臉龐時,忽然見他望向自己,還道他看出了自己心裡的秘密,一顆芳心有如鹿撞,懷怦直跳,連忙移開了視線,不敢與他對視。

對於一個採花老手來說,王小兵也感覺到謝月雯含情脈脈的眼神里那抹羞澀代表的意義。

「可以解開大家的毛巾了。」王小兵抹了抹額頭的汗珠,輕聲道。

「哦,好」謝月雯俏臉更紅了,迭聲答應道。

隨即,便走過去,給她的爹媽以及全天雄還有王美鈴解開蒙在眼睛上的毛巾。

而謝月美自己解下了毛巾,知道剛才他發「神功」幫自己治病,對他十分仰慕,經過他的一番治療,身子特別舒爽,只是腦袋好像與身體不是一個級別的,不夠清爽。她心裡對他充滿了愛慕,露出嫵媚一笑,含笑的眼眸分明在說:謝謝你。

他也她朝淡淡一笑,表示不用客氣。

而此時,憋了一肚子氣的全天雄見王小兵正在用手抹額頭的汗水,自以為對方是沒能耐才緊張成這樣子的,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我都說了嘛!他懂什麼醫術啊,不就是想騙錢騙色嗎?被我戳穿之後,他就混不下去,看看他,緊張成那個樣子,真是笑死人了1

說著,又假裝很得意地大笑幾聲,但笑聲很生硬。

謝尚中、何芳與王美鈴沒有親眼見到王小兵發「神功」,聽全天雄那樣一說,還道真是如此。

不過,謝月雯是看到王小兵發「神功」的,在沒見到之前,還會懷疑他,如今是親眼目睹,早已信奉他為神明了,對他又敬又愛,不容別人再對他詆毀,加上之前全天雄的那種狹窄胸懷錶現令她很不滿,如今一起爆發,嬌斥道:「你在胡說什麼!你不知道就別亂說1

「我怎麼亂說了?哈?豈有此理。」全天雄還以為謝月雯是顧及王小兵的面子,才那樣說的。

「你就是亂說啊,人家哪裡是緊張才出汗的,你就自以為自己對,什麼也沒看到,就在這裡說人家的壞話,我都看不過去了。」謝月雯柳眉輕挑,嬌斥道。

「我說了什麼嘛?啊?你說說看!不就是揭穿了他的鬼把戲嘛,難道得罪了你,是不是啊?1全天雄瞪著眼道。

「看你,還理直氣壯的樣子呢。他發『神功』給我妹治病,才出汗的。」謝月雯不屑道。

聞言,眾人半信半疑。

「神功?哈哈哈,出汗的神功,哈哈哈……」全天雄對王小兵充滿了偏見,哪裡會相信?

「你這個人啊,真是對牛彈琴。我是親眼看到的,他幫我妹妹治病,才出汗的,不是什麼緊張出汗的,你就在胡說,你這樣子說人家壞話,很過癮的嗎?」謝月雯板著俏臉,冷道。

「喂,我幫你們啊,你到底怎麼了?」全天雄當真氣急敗壞,想打人了。

「大家少說一句。」何芳連忙勸道。

至於王小兵有沒有發「神功」幫謝月美治病,除了謝月雯親眼看到與謝月美感受到之外,其他人都沒見到,當然很難相信。

不過,病已治過一遍了,至於有沒有效果,那問病人就最直接了,有效果的話,病人是能感覺出來的,如果沒有效果的話,病人也能感覺出來,不用爭辯,只問一下就可得出答案。

是以,謝尚中忍不住問道:「美美,你覺得怎麼樣了?」

其實,王小兵也很想知道。

如果謝月美覺得沒什麼效果,那他之前的假設就不對,換言之,就現階段而言,他也沒能力治好她的頭痛病了。如果有效果,那就極有可能幫她根治頭痛玻

先前,他本想問她的,可是,全天雄一開口便說了那番氣人的話,使他還沒空去問她,如今,倒是謝尚中問出來了,他此時倒真是有點緊張,只盯著她的檀口,害怕聽到「沒效果」這種話。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