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33章抱著美人在懷抽煙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8日 23:01 [字數] 814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其實,王小兵也想在女生宿舍里過一夜,與蕭婷婷好好大戰幾百回合,當然也要與董莉莉激情斗戰三百回合。前提是女生宿舍里的其他女生不介意他在這裡與兩位美人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不過,縱使其他女生沒意見,他也難保董莉莉會不吃醋。

畢竟董莉莉還不知他與蕭婷婷已有肌膚之親。要是知道了,以他對她的了解,她多半是會醋意大發的,到時要怎麼哄轉她,令她接受這個事實,他還得動一番腦筋。

他遇到過這種棘手的事,但只要好好地勸說董莉莉,用愛去滋潤她,應該可以使她心裡的結解開。

如今,他大動著。

蕭婷婷下面真的更加紅腫了。

隨著他老二越來越快,越來越猛的進攻,那肉與肉碰撞的「噗噗」聲也越來越響,越來越密,與她檀口哼出的「啊氨春音相映成趣,使單調的女生宿舍平添三分情趣。

只聽到她「氨地一聲短促的嬌呼,身子一軟,便暈過去了。

他還重進重出了十數下,才停下來。

兩人的褲襠都濕漉漉了。

如果不是還要趕去見洪東妹,加上舍管很快就會上來催促離開,他就再送她二次**,讓她今晚快活勝神仙。

將她抱放在床鋪上,祭出柔舌功,將她胸前兩座堅挺飽滿的雪山吻上十數遍,才抽出老二,用紙巾擦拭乾凈,又幫她擦拭乾凈兩腿`之間的泉水,便拉上她的褲子與內褲,用被單蓋在她身上,吻了吻她的紅唇,才感到心滿意足。

本來,還想燒水給她洗澡的,但已來不及了。

因為樓下的舍管已在叫了。

是以,他走出了女生宿舍,反手將門關上,便下樓去了。

騎上摩托,便去山石集市的夜城卡拉OK廳找洪東妹商量大事。本來,還想到教室去寫一張請假條的,不過,要是到了教室,必然會被董莉莉纏著問這問那,頗為不方便,是以,乾脆沒有回教室。

將摩托推出了校門之外,便擰動油門,嘟一聲,在夜色之中前進。

今晚幹掉了謝宏生,這是一件大事。

幸好,這只是一件交通意外將謝宏生帶到了馬克思那裡去。縱使白道要查,也難以查出什麼端倪。是以,白道調查這一層倒不用太過在意。

主要還是要防三個老古董驟然發難,畢竟謝宏生是全廣興的得力手下。三個老古董是否會短時間內就發起報復,那還未可知。不過,反正都與他們翻臉了,早就預備跟他們大幹一場,也無所謂了。

王小兵前去與洪東妹商量的是怎麼應付白道的調查,還有就是布置一下對付三個老古董的方法。

到了這一步,雙方已水火不容了。

一山不能藏二虎。

如今,要麼是三個老古董在這裡做土皇帝,要麼就是王小兵與洪東妹在這裡做老大,決沒有和平共處的可能,王小兵既希望決戰快點到來,分一個勝負,也不用經常牽挂著這件事。但同時又希望不要那麼快發生,只想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炮製三個老古董,一步一步將他們的力量削去,讓他們變成無牙老虎,屆時便可輕易收拾他們了。

不知不覺間,便已到了夜城卡拉OK廳。那裡照常營業,音樂從裡面飄出來,表明不少人正在包廂里K歌。

不論是保安還是員工,都知道王小兵與洪東妹的特殊關係。

是以,他們也把他看成老闆。

畢竟,女老闆的老公,其實也算是老闆,都是一家人,誰說了都一樣。

停好摩托,走到門口,問保安,得知洪東妹已回來了,便直接上樓去找她,各個員工見了他都點頭哈腰,對他特別恭敬。

洪東妹早已在房間里等著他了,酒杯也準備好了兩個。

當王小兵進來之後,她就給他斟了一杯紅酒,幽幽道:「你泡妞技術越來越利害了,你到底有多少個好妹妹,快從實招來。」

「哈哈,沒有幾個啦,是同學來的。」他坐在沙發上,小抿一口紅酒,訕訕笑道。

「鬼才信,你愛我有幾分?」她挪到他的身邊,坐了下來,柔聲道。

「無人可代替。」他凝視著她的美眸,堅定道。

「咯咯,我不管你有多少女朋友,只要你真正愛我,那我就滿足了。你以後會變心拋棄我嗎?」她一手端著高腳杯,一手摟著他的脖頸,問道。

「永遠愛你。」他肯定道。

隨即,她用嘴含了一口紅酒,自己咽了一半,再把紅唇湊了過來,緊貼著他的嘴巴,把半口紅酒喂進了他的嘴裡,等到他把那半口紅酒吞下去之下,兩人便祭出柔舌功,開始切磋起來。

吻著吻著,她便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而他也放下了高腳酒杯,兩手同時祭出了鐵爪功,伸進了她的衣服里,輕揉起來。

「你是不是跟她幹了?」從看到蕭婷婷那一刻,她就想問這個問題,因為心裡裝著這個好奇,不問不舒服。

「重要嗎?」他微笑道。

「只是隨便問一問,以我的猜測,你應該是跟她在車上乾的,不會是她的第一次吧?被你那麼大力地干過,她肯定走不了路。」她分析得頭頭是道。

「哈哈,這個……」他雙手加了兩手功力,攀登她胸前堅挺的雪山。

「矮,你告訴我嘛,是不是她的第一次?」她追問道。

「是。」他點頭道。

「那你愛我多一點還是愛她多一點。」洪東妹雖是黑道女老大,但她跟地球上的女人也沒有什麼分別,對於性`愛,她也一樣會有點自私。

對於情人問的這種問題,王小兵不用想就可以回答,因為他脫口而出的必然是他的真心話,不是經過斟酌說出來騙人的。他用一顆真心去愛她們,從來沒有用兩種標準去看待她們中的任何一個。

是以,他不假思索道:「一樣。」

「哼,我知道你心裡愛她多一點。」她雖已大約想到他的答案,但又想試一試他,是以,假裝微嗔道。

「你摸著我的心,它會告訴你,我愛你們,勝過於愛我自己。」說著,他便握著她的玉手貼在自己的胸口處,讓她感受自己的心跳。

「咯咯,看你說的,故弄玄虛。」她又含了一口紅酒,餵了一半給他吃。

兩人忍不住又激吻起來。

他剛剛耕耘了蕭婷婷白嫩的身子,其實欲`火不是那麼旺盛了,不過,喝了點紅酒,加上又受到洪東妹的挑逗,下面不禁又漸漸地硬起來,轉眼間便雄赳赳,氣昂昂了。

而洪東妹已有幾天沒有得到他的愛的滋潤了,晚上寂寞難耐,要不是想到他在學校里的宿舍里住,她真想去找他好好地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一起鍛煉身體,過**良辰,相擁睡在一起,做一個好夢。

下午,當見到蕭婷婷那副紅暈滿臉的神情,便想到他與她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

一想到這裡,洪東妹體內的欲`火也上來了。

如果不是還要處理謝宏生的事,她早就在花谷寨那裡向他討要女人的福利了,如今,兩人在小客廳里,加了點紅酒助情,又擁抱在一起了,早已是**,只要衣服一脫,便可立刻進行激情大戰了。

「洪姐,你身子好有彈性。」他溫柔地愛撫著她的美`臀,由衷道。

「叫我老婆」她跨`坐在他的大腿上,不停地晃動美`臀,目的在於磨他的老二,要惹起他老二性趣。

「老婆,你說三個老古董會不會立刻來找我們算帳呢?」王小兵左手摟著她的纖腰,右手祭出鐵爪功,登上她的左雪山,揉`搓起來,問道。

「矮,可能會來。」洪東妹把謝宏生帶來的那幾個打手放了。

「那我們是不是要準備一下。」他也知道,如果沒有一點準備,要是三個老古董真的來了,那就會措手不及,說不定會被幹掉都有可能。

「我已通知了冼業勝去召集人馬了。」她雙手也愛撫他的脊背,道。

兩人體溫快速上升。

只小小地互動了一下,彼此的呼吸都變粗重了。

「老公,我要」她扭著纖細的腰肢,使豐`臀像石磨一樣旋轉,磨著壓在臀下的他的老二,嬌聲道。

「老婆,我也要。」他立時將頭鑽進了她的上衣里,舔著她小腹。

「在這裡還是在到床上?」她已迫不急待地脫起衣服來,憋了幾天的欲`火,終於有機會發泄了,只恨不得立刻將他揉進自己的身子里,永喳不世出的老二。

「就在這裡吧。」說著,他便將她放倒在沙發上。

兩人就像兩團烈焰,已燃燒起來。

他以最快的速度將褲子與褲衩都脫掉了,隨即,坐在他的小腹上,幫她脫褲子與內褲,三下五除二,便扒下了她的褲子與內褲,咂了咂嘴,便俯下身去,祭出柔舌功,在她兩腿`之間輕吻起來。

「矮,好酸」她渾身打著激靈。

「老婆,你這裡好有彈性。」他的舌頭在她的大腿內側肆意舐著,讚歎道。

「你這裡好粗大,啊矮」她的俏臉正面對著他的小腹下面,能近距離瞧見他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讚歎道。

他在她最敏感的地方吻來吻去。

而她也雙手十分虔誠地捧著他不世出的老二,在祭出九陰白骨爪給他的老二按摩的同時,也施展出柔舌功,像舔冰琪琳一樣侍侯著他的老二。

不消三分鐘,她的私`處便溢出了大量的泉水,使那片挪威森林頗為濕潤。

而他的老二也已青筋怒突,肌肉條條。

兩人再也按捺不住了。

旋即,他坐在她一條大腿上,雙手抱住她另一條大腿,用的正是那招獨創的「醉漢搖櫓」,也不用去尋找,只憑老二靈敏的嗅覺,便在她那片潮濕的挪威森林裡找到了她的正確的神秘山洞,微微一用力,只聽到「噗」一聲,他的老二便齊根在了她的神秘山洞裡。

半個鐘頭之前,他的老還還在蕭婷婷的神秘山洞裡睡過覺。

他作了一個比較。

蕭婷婷的神秘山洞更為溫柔,也更為緊湊,就像一個本來穿四十號鞋的人穿上了三十八號鞋一樣,緊繃繃的,但在耕耘了幾番之後,又寬鬆了些許。

而洪東妹的則像三十九號鞋,又比較松一點。

不過,兩美女的神秘山洞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當他的老二在裡面的時候,便像回到了家一樣,暖暖的,肉肉的,頗為溫馨。

如今,他的老二在洪東妹的神秘山洞裡,十分舒服,既柔滑又溫暖,教人回味無窮。

「矮,老公,快矮」洪東妹下面酥癢起來,嬌喚道。

「老婆,就來了1今天他與蕭婷婷做了好多回快活的體育運動,不然,以他十成的功力,一上來便要叫洪東妹頂不祝

「矮啊,你是不是把精力都放在她身上了」在他老二作加速度的時候,她以為他沒了力量,幽幽道。

「老婆,我要大動了。」話猶未了,他果然猛抖起來。

那肉與肉碰撞發出的「噗噗」聲極為清脆響亮。

「啊啊,老公,輕,輕矮,輕些矮」至此,她才知道他精力大把的,想到自己可能要暈了,連忙求饒道。

「老婆,輕不了啊1他是一位有良心的開發商,在開鑿隧道這種工作之中,絕對不可以半途停下來,不然,絕對影響工程質量,而且,鑽頭也容易受損。

是以,他只有咬緊牙根,誓要將她送上**。

隨著他風馳電掣的高速進進出出之中,帶出的泉水也飛濺起來。

那「噗噗」聲與她檀口哼出的「啊氨聲此起彼伏,教人聽了興奮之極,欲`火焚身。

不消八分鐘,在他猛如虎的進攻之中,連續重重地撞了數十下她的豐`臀,只聽到她「氨地一聲,身子一軟,便暈過去了。

他還是雙手抱住她一條大腿,繼續在開鑿隧道,速度也沒有減慢,因為慣性的問題,依然在高速地進進出出。他想連著送她上兩次**,也不需要用老方法喚醒她,就這樣一直干到她醒過來。

果然,兩分鐘之後,她又被他撞得昏昏迷迷地醒了。

「矮啊,輕啊礙…」她俏臉紅暈亂舞,醉眼秒水蕩漾,聲音微弱,求饒道。

「老婆,輕不了埃」他還是保持著一貫的重進重出的作風,不停地撅動屁股,每一次,都深入她的神秘山洞,隨後,又幾乎將老二拖出她的神秘山洞,但在將離未離之際,便又重重往前一頂。

室里春音繞樑。

又花了七分鐘,他重重一挺,再次將她送上**。

這時,他還進進出出十數下,才停下來小小地休息一下,畢竟剛才是用十成功力去進攻她。

看著已軟成一灘爛泥的洪東妹,他感到非常成功與自豪。如果是跟她切磋散打,估計半個鐘頭之內都還分不出勝負,可是如今,他只要老二一抖,便將她弄暈過去了,誰強誰弱,不想可知。

他將她抱了起來,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而兩人的凹凸處緊緊地相接在一起。

經過一番激情大戰,兩人都汗津津的。

他祭出太極掌,輕撫她溫軟的脊背,同時,張開嘴巴,祭出柔舌功,登上她胸前兩座飽滿的雪山,肆意地吮吸著。將她身子的每一寸肌膚都撫摸過了之後,才用老方法弄醒她。

「嚶嚀」一聲,她悠悠地醒過來。

「矮,老公,你怎麼不輕些啊,我下面要裂開了」她趴在他的身子上,雙手摟緊他的脖頸,微微喘氣,膩聲道。

「老婆,我也想輕,但一重起來,就輕不下來。」他左手摟緊她的纖腰,右手輕拍她的豐`臀,笑道。

「矮,你干暈了她多少次呢?」她總想與蕭婷婷比較一下。

「好像是七次左右吧。」他自豪道。

「矮,你也太強大了吧,現在又把我干暈了兩次,這都九次了,你不會還能再干吧?」她逐漸清醒過來,才發現他的雄壯老二依然在自己的神秘山洞裡,驚喜道。

「老婆,再干三五次,應該沒什麼問題。」他如是道。

「矮,那你要輕點啊,我下面會受傷的,啊,矮,輕點」她的豐`臀被他捧著又頂了兩下,嬌聲道。

「老婆,我還要。」說著,他抱起了她,走到牆壁前,將她頂在了牆壁上。

「啊矮,輕啊矮」她知道他又要大動了,連忙求饒道。

不過,他將臉龐埋藏在她胸前兩座雪山之間,感受那股彈性與溫暖,隨即,弓著身子,施展出「抱虎歸山」,又開始開發她的身子。想到半個多鐘頭之前,剛用這招征服了蕭婷婷,如今又要征服洪東妹,他感到非常自豪。

在他的狂攻之下,不消八分鐘,又將她弄暈了。

牆壁上,留下了一條泉水的痕。

隨即,他將她抱到床上,施展出「老漢推車」,將她撞到醒過來又暈過去,再施展出一招「仕子騎驢」,又將她撞醒,醒了還沒半分鐘,再次暈過去……

他使出渾身解數,將她的神秘山洞開發了數遍。

轉眼間,她的神秘山洞便也紅腫起來了。

至此,他才覺得有些累了。

幸好,他還可以進入玉墜里吃些珍貴的藥材,補一補能量,雖然不能立時恢復元氣,但也可以使體力比平常更快的速度恢復。

兩人的胯下都濕漉漉的。看著她軟綿綿卷在一團的身子,他露出了勝利的微笑。

旋即,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抽抽煙。

其實,只是為了解煙癮而已。

煙霧繚繞之中,他想到了蕭婷婷,不知她在宿舍里是睡著了還是扶著牆壁到陽台那裡用電飯煲煮水洗澡。想到沒能幫她煮水,他微有歉疚,暗忖以後要加倍補償她,讓她更加性福。

神思一閃,又想到董莉莉。

估計她在教室正替自己擔心,而且,可能還會在想自己與蕭婷婷是不是去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當她回到宿舍,見到蕭婷婷的神情,極有可能看出端倪。那她應該會有點吃醋。以後怎麼哄轉她,雖不是大問題,但也是個小問題。

不過,他有信心使她消除心中的不快。

隨即,又想到蘇惠芳與姚舒曼兩位美女,他也想在她們的身子上耕耘一番。

他知道蘇、姚兩位美女對自己都有意思,而自己也對她們有意思,這樣,終將有一天能夠在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但是,如果不抓緊時間去泡她們,以她們的年齡,估計不久也會在家人的催逼下而要去相親。

所以,他要分秒必爭,奪得她們身子的開發權。

他也約略想到她們還不願意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自己,那多半是由於身份問題。這個問題,他也感到棘手,除非再等兩三年,那就可自然解決了。

可是,兩三年是很長的時間,其實不能等,一等下去,感情就會變淡,那樣就難以再得到她們的芳心了。

是以,他暗暗下決心要儘早將她們的身心虜獲。

思及此,他手中的香煙已燃了一半,長長的一截煙灰快要掉下來,於是,連忙將手伸到床頭櫃的煙灰缸上,彈掉煙灰,又繼續抽著。

他的腦子特別活躍,暗忖要是蕭婷婷或董莉莉兩美女在這裡就好了,那就可叫她們輔導自己學習,以現在的領悟能力與充沛的精神,必然可以大大地提高學習效率,一連學會幾句英語口語,那應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看著懷裡的洪東妹,他輕輕地吻了吻她的紅唇,又緊緊將她摟在懷裡,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而老二則深深地在她的神秘山洞裡。

他還沒有弄醒她,想讓她多休息一會。

想到三個老古董可能會來找碴,他微有緊張,畢竟,他還沒有通知自己的人馬過來,要是三個老古董此時殺來,那就麻煩了。幸好洪東妹已叫冼業勝去召集人馬了,要是今晚真的開戰了,那結果會如何,誰也說不定。

最大的可能便是兩敗俱傷,誰也占不了便宜。

其實,他不想看到這種結果。他想看到己方大勝的結果。

但是,世事十**不如意,很多事情不會按自己的意志去改變,只會順著必然的趨勢發展下去。有時,明知事情會這樣發生,但也無能為力去挽救,這種情況是最悲催的。

人就是悲催的集合體。

偶爾,他會暗忖今晚會不會是自己最後存在的日子。

其實,這也並非亂想。只要三個老古董集中了所有力量殺過來,那就是真正的一場大規模的黑勢力火併,死數十人都沒什麼奇怪。在這種激烈的廝殺之中,誰也不敢說自己不會被流彈或利刀擊中。

除非不到現場,不然,一切都有可能發生。

作為老大,洪東妹與王小兵是肯定要到場的,不然,蛇無頭不行,老大都不在,那手下們縱使肯留在那裡搏殺,鬥志也提不上去,估計打到最後,也是一盤散沙,終將會敗下去。

是以,只要三個老古董來了,那王小兵與洪東妹必然要現身與之較量。

就是因為這樣,才存在極度的危險。

莫說現代是個熱兵器時代,就是冷兵器時代,也有暗箭、飛鏢之類的,照樣容易殞命。

人就是這樣,當想到自己的生命可能會隨時消失,才會更加珍惜當前的時間,要好好地利用好每一個鐘頭,每一分鐘,甚至每一秒鐘。

王小兵就是這樣,從決定幹掉謝宏生那一刻起,他就感到自己的生命其實也離死亡很近了。只要三個老古董請個殺手,在某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趁著自己下晚修回宿舍之際,只要一槍,估計就能結果了自己的性命。

想到這裡,他也有點緊張。

畢竟,他所想的其實是很有可能會發生的。

誰不愛惜生命呢?就是螞蟻也懂得愛惜自己的生命,就不要說靈長類的高級動物了。何況,王小兵還有偉大的夢想沒有實現,如今,充其量只是實現了百分之幾而已,身邊也有幾個情人,但對於他那個要娶一千幾百個嬌妻的偉大夢想來說,實在算不了什麼。

只要生命還在,才有機會去完成夢想,去與嬌妻們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如果命都沒了,那就什麼都沒有了。

他向來不相信十八年又是一條好漢這種說法,畢竟十八年太久了,等到十八年之後,自己認識的美女都老了,那就非常沒趣了。他要趁美女正在妙齡的時候,與她們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鍛煉身體。

但明槍易擋,暗箭難防。

他也不知道仇家在什麼時候要來對付自己。要是仇家明著來,那還沒什麼問題,要是暗著來,那就極為危險了。

雖然安插了羅蓮花作為棋子,替自己打探全廣興那邊的消息,可是,羅蓮花也不是萬能的,她也會有許多消息打探不出來的。因此,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她的身上,那也是不靠譜的。

那有什麼方法可以提前預知仇家會採取什麼手段來對付自己呢?如果真的有方法,那就萬事大吉了。

他能找到方法嗎?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