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31章小路上的激情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8日 02:36 [字數] 813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蕭婷婷是個心地仁慈的美女,看到前面的車子開得那麼快,她也心驚,道:「小兵,沒法子叫停他們嗎?」

「叫不了埃他們開得那麼快,除非我們開得比他們更快,才有機會叫停他們。不過,就到前面那段坡路了,以那麼快的速度,肯定要出事。我們也沒辦法埃」王小兵不得不演戲,假裝心有餘而力不足,可惜道。

「那他們豈不是要掉進山澗里?」蕭婷婷驚訝道。

「有這個可能,但願上天保佑他們。」王小兵在胸前劃了一個十字,就差喊一聲「阿門」這個上帝的名字了。

看著王小兵那滑稽的樣子,洪東妹忍不住笑了。明知前面車子出事的原因,但還能裝出一副真的毫不知情,還要表現出一副真的為仇家祈禱的神態,實在得有點表演天分才行。

不是王小兵不想留條活路給謝宏生與黑痣男一夥,而是他們自己不想要。

以前,還沒真正成為半個黑道中人的時候,王小后也很難理解黑道勢力相爭為什麼那樣兇狠,怎麼不坐下來好好談一談解決。直到他親身參與了黑道的紛爭之後,才悟出了一個道理:在黑道里混,誰手軟,誰就先被幹掉。

黑道就講究一個黑字。

黑字代表的就是兇狠、無情與毒辣。

白道其實也差不多,但白道在表面上還會假惺惺地和睦相處,只是在台下才火併。

而黑道才不管在什麼表不表面的,只要對自己不利的,就用拳頭去解決,直到拚出勝負為止,至於哪一方更有道理,那都是沒什麼意義的,只有拳頭有了力量,縱使很無道理,也會變得有道理。

道理其實也是人定出來的。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成了王,那就可把自己所做的所有事都說成是對的,那也沒人敢反對;成了寇,不論是對還是錯,全都被說成錯的,也沒人能反對。

畢竟,成了寇的,都沒有機會再出來說話。只能任憑成王的胡說了。

這就是歷史。

既然謝宏生一夥都想致自己於死地,如果給機會他們,那就相當於把自己送到奈何橋上面。王小兵不想到奈何橋去喝孟婆湯,他只希望吃美女煲的靚湯。因此,不得不將謝宏生他們送去跟馬克思喝下午茶,不然,老馬一個人在黃泉之下太孤獨。

眼看著謝宏生駕駛的麵包車已進入了那段坡路,王小兵與洪東妹都知道他們難逃一動了。

而謝宏生與黑痣男一夥,原先還有幾分醉,如今早已嚇醒了。

「他媽的!老子要死了1謝宏生不停地踩著剎車,但一點作用都沒有,只像是裝在那裡擺設的。

「叫你剎車,你個狗日的為什麼不剎車?!快剎車1黑痣男還以為謝宏生依然酒醉,又不敢揮拳打他,怕一拳把他打暈了,那車子沒人操控方向盤,以九十公里的時速,轉眼便要掉進山澗里了。是以,只能怒吼著。

「吼你媽個逼啊!老子會開車的時候,你還穿開襠褲1謝宏生其實已清醒了,回罵道。

「啊!救命啊1長發男驚恐叫道。

「大家快跳車1黑膚男已感覺到命運走到盡頭了。

……

亂鬨哄之中,車子已險象環生。以九十多公里的時速在彎曲的鄉道里行駛,莫說是普通司機,就是真正開賽車的也要出事。那彎道又短又窄,謝宏生根本來不及打方向盤,車子便凌空飛了出去。

剎那之間,車裡的人都張大了嘴巴,瞪圓了眼睛,露出驚駭欲絕的神色。

這一刻,他們腦海都只有一個念頭:完了!

也正如他們所想,當麵包車飛下山澗時,直接撞在了對面的石壁之上,只聽到砰然巨響,麵包車粉碎了,掉到澗底的時候,便爆炸了。

一朵衝天烈焰瀰漫開去。

暮色之中,火舌繚繞,迷人之中帶著幾分凄慘。

終於出了一單交通事故。這正是王小兵希望看到的。只有親眼看著仇家去找馬克思喝茶了,他才能睡一個安穩覺,不然,縱使跟美女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也難以徹底放鬆,要時時刻刻保持警惕。

如今,在那一團火光之中,謝宏生與黑痣男一夥升天了。

可惜他們不是成仙,不然,還可以帶家裡雞犬一起成仙,到天上去享樂。他們的骨灰升了天而已。

洪東妹停了車,隔著數百米,看著山澗下還在燃燒的麵包車,佯裝驚呼道:「不得了!他們在這種路也敢開那麼快的車速,不是想找死是什麼?換了我,真的不敢。看來他們的膽子真大1

「上帝啊,請你保佑他們在天之靈。」王小兵又在胸前劃了一個十字。

畢竟他不是正宗的教徒,沒有說「阿門」。

蕭婷婷也張圓了檀口,明顯驚訝之極,她還沒見過這種場面,是以,才會感到震驚。站在王小兵的旁邊,拉著他的手,一副小鳥依人的純情模樣。

「小兵,打電話叫救護車吧。」蕭婷婷輕輕地搖了搖王小兵的手,柔聲道。

「沒用了。他們骨頭可能都被燒成了灰。如果我們打電話的話,到時還會惹來麻煩。算了,遲早會有村民發現的。」王小兵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走吧,我們回花谷寨坐一坐,待會再回去。」洪東妹招呼眾人上車。

於是,王小兵又抱著蕭婷婷上了麵包車。

洪東妹調轉車頭行駛。

「小兵,這件事可能會有些麻煩,我要跟你好好談一談。」洪東妹瞥了他一眼,煞有介事道。

「行,那我先送婷婷回學校,再去找你。婷婷身子有點不舒服,送她回去休息。」王小兵明白洪東妹說找自己商量,那也確實有那麼一回事,但更多的應該還是想找自己討要女人福利,情人需要,他也不會拒絕。

「咯咯,那好,到時記得來我的卡拉ok廳找我。」洪東妹滿心歡喜道。

不久,便回到了花谷寨。

洪東妹還要想法子處理謝宏生帶來的那幾個打手,王小兵則借了一輛摩托,向蕭婷婷招手道:「婷婷,上車。」

「嗯」此時,她咬著牙,也能碎步小走幾步了。

打橫坐在了摩托車後座上,也不管那麼多了,便倚在了王小兵寬厚的脊背上,玉手勾著他的豹腰,已表明是他的情人了。

這裡的手尾有洪東妹處理,可放心離去。

擰動油門,嘟一聲,王小兵用摩托搭著蕭婷婷,離開了花谷寨,朝東興中學馳去。途經那段坡路的時候,山澗下的火還沒完全熄滅,時而還躥起細小的火舌。

「小兵,他們還有沒有可能活著呢?」蕭婷婷問道。

「如果他們還活著,那確實是奇。」王小兵不想多談此事,讓它隨風而去。

「誒,現在能趕回去上晚修嗎?嗯,可能趕不回去了,班主任問到的話,我都不知怎麼回答才好呢」她也聽出他對那件交通事故不感興趣,於是改變了話題。

「哈哈,你下面不痛了嗎?」他笑道。

「嗯,討厭,不許你這樣子說。」她撒嬌似的揮舞著小粉拳,輕輕地捶打他的肩膀,溫柔道。

「好,不說。你的小妹妹還好嗎?」他忽然換了一種問法。

起先,她未能領悟。

所以,好奇道:「我沒有小妹妹啊?你為什麼這樣問呢?你是不是也喝醉了?那開慢一點,人家有點怕」

「哈哈,我用小弟弟去新過你的小妹妹啊,怎麼這麼快就忘記了。那待會再用小弟弟去跟你的小妹妹親熱親熱才行,要打成一片,廝混熟才行。」說時,他小腹下面的老二也確實有幾分來勁了,漸漸地硬了起來。

「嗯,不許你說咯咯,要是再說,打你」她終於明白過來,嬌羞道。

「不要打我小弟弟,我們要相親相愛。」他笑道。

「再說,我叫你再說,打你」她揮舞著左手,輕拍他厚實的脊背,嫵媚笑道。

兩人打打鬧鬧的,非常融洽。

不知不覺間,便上了國道。要不是國道比較多行人與車輛,他就停下車,再耕耘她嬌嫩的身子,發揚傳統美德,將貢獻精神進行到底。

兩人說說笑笑,情意濃濃,羨煞旁人。

不知不覺間,便快要回到東興中學了。王小兵看了看手中的勞力士,發覺剛剛是上晚讀的時間,於是,放慢了車速,由大路改走那條通往東興中學的小路。他想慢慢延挨一些時間,等到上晚修的時間再進入學校。那樣,就不容易碰到蘇惠芳。

小路一般只有學生行走。

在上課的時候,這條小路就空蕩蕩的,難見人影。

「小兵,怎麼不走大路呢?」小路沒有路燈,路邊也沒有住戶,只有月光照路。

「走小路比較安靜。」他忽然停下了車。

「怎麼了?」她好奇道。

「老婆,來,你坐到前面來。」他轉過身來拉她下車。

「為什麼要坐到前面去呢?坐後面也可以啊,還是坐後面比較好,前面好像沒什麼位置矮」蕭婷婷下了車,看了看摩托車的油箱,道。

「來,坐到我的大腿上吧,沒事的,可以坐的。」他想起那時跟董莉莉在摩托車上的經典大戰,想再現當時的激情場景。

蕭婷婷當然未能明白他的意思。

雖不想坐前面,但在他的堅持下,她還是忍痛跨上去了,當豐`臀坐在他的大腿時,才忽然感覺到他的老二**地頂在了自己的胯下,嬌呼道:「小兵,你……,嗯,你那裡頂著我了,好酸」

「老婆,我還要。」他已先拉開了褲鏈,放老二出來透透氣。

「矮,不,人家下面還痛」她嬌怯道。

「不怕的,老婆,我會輕輕地,不會那麼大力的,我們就這樣一邊做,一邊開摩托回去。」他左手摟緊她的纖腰,右手從後面扒她的褲子與內褲。

「矮,我不,你要了那麼多次,嗯,人家那裡還紅腫,不嘛」她雙手提著褲子與內褲,輕聲道。

「老婆,我再要一次。」他忽然祭出鐵爪功,一舉登上她豐滿堅挺的右雪山,狂`揉起來。

「矮」她抵擋不住他鐵爪功的雄渾功力,雙手只得回護右雪山。

其實,他只是聲東擊西而已。

施展出這招鐵爪功,只是為了使她的雙手放棄提著褲子,只有這樣,才能一下子扒下她的褲子與內褲。

當她雙手捂著右雪山,不讓他狂`揉之際,他的右手忽地縮了回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攥著她的褲頭,將褲子與內褲一把扒到她大腿以下,立時露出了豐滿白皙而又渾圓的美`臀。

隨即,他老二接收到進攻的命令,連忙斜斜往上一頂,便在她濕潤的股溝里了。

「矮,別進去,矮,別磨我下面,好酸」她想把褲子與內褲提上去,可是,被他的右手擋住了,怎麼也提不上去,當被他的老二在股溝里前後不停地聳動時,渾身又酥軟了,便也顧不得去提褲子與內褲,只想用手往回去跟他的老二握手。

「老婆,我沒有進去,別怕。」他右手抓住她的右臀往外一掰,讓她的神秘山洞大顯出來。

隨即,老二單槍匹馬,在那片潮濕的挪威森林裡勇猛前進。

眨眼間,便已殺到了她胯下那個正確而神秘的山洞下面,見到兩塊磨刀石果然比以前要大了不少,於是,秉著磨刀不誤砍柴工的理念,再次在那兩塊磨刀石上輕輕地擦著。

「矮,別磨,矮,好癢,人家下面還痛,嗯我不,老公,別進去」她嬌聲道。

「老婆,我沒有進去,只是在外面溜達溜達。」他正在將功力凝聚到老二之上。

「我要回去上晚修,矮,輕些,別進」她想用手握住他的老二,但他的老二深深地在她的股溝里,她握不住,不過,她也還算聰明,想到要從後面去跟他的老二握手,那確實不易,但他的老二在磨刀之際,有一截會伸到她的大腿內側。

於是,她抓住機會,看準時機,突然出手,果然握住了他的老二的前半部分。

「矮,好大,你怎麼有那麼大的呢」她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老婆,別握住我的小弟弟埃」他輕拍她的美`臀,道。

「我就是要握祝」她爹聲道。

一時之間,僵住了。

他想命令老二往回退,可是,她太過熱情了,勢要跟他的老二握手,而且握了又握,不肯鬆手,他也沒有辦法,只好另尋蹊徑,爭取進入她的神秘山洞作友好的訪問。

「老婆,你握壞了我的小弟弟,那怎麼辦呢?」他右手施展出太極掌,在她大腿內側愛撫起來。

「矮,別摸,好酸,嗯,人家叫你別摸」她輕扭著腰肢,可是,當臀部一動,便帶著他的老二擺動,產生摩擦,一股股酥麻瀰漫開去,使她欲`火也漸漸地上升了,而且溢出了不少泉水,正在滋潤著他的老二,好像在招呼他老二洗澡一樣。

「老婆,輕些。」他也有求饒的時候。

「咯咯,我就是要握重一些,誰叫你把人家下面弄腫了,咯咯,我也把你的弄腫」雖是這麼說,但她也不敢用力,畢竟,她現在只是朝聖他的老二,並不是進攻他的老二。

「老婆,我們干吧。我快忍不住了。」他的欲`火確實上升到極點了。

「咯咯,就不讓你干,誰叫你那麼大力呢,矮矮,別摸,矮,你壞」她大腿內側被他愛撫得舒服之極。

他也知道,如果這樣僵持下去,那難以有結果。

於是,又只得採取調虎離山之計,右手再次祭出鐵爪功,以十成功力攀登她飽滿的右雪山。

只聽到「矮」一聲,便宣告她的右雪山又被他狂`揉起來。以她的功力,哪裡抵擋得住他十成功力的進攻,嬌呼一聲,感覺他的功力從右雪山上滲了進來,渾身酥軟,並且有點疼痛,不得不鬆開了握住他老二的玉手,立馬回防,雙手抓住他的右手,才堪堪減低了他鐵爪功的進攻頻率。

而此時,他忽然又抽回了右手,一把抓住她的右臀往外一掰。

同時,老二也作響應,從她那又深又長的股溝里豎了起來,怒嘯一聲,便向她胯下的神秘山洞攻了進去。

如今,她的神秘山洞沒了那扇薄薄的城門,就更加沒了防禦力,只聽到她再次發出一聲「氨的春音,便表明他的老二先頭部隊已進入了她的神秘山洞。

「老公,矮,別進矮,痛矮」她撅著豐`臀,想避開他老二的鋒芒。

「老婆,我要。」話猶未了,他老二力灌神秘山洞,往上一頂。

剎那間,肉與肉碰撞發出的一聲「噗」,便證明他的老二又已齊根在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裡了,兩人的**又天衣無縫地連接在一起,心靈也再次合二為一,產生美妙的共鳴。

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蘊藏著無窮的快活。

當老二進入之後,他感到肉肉的,濕濕的,暖暖的,非常過癮。

而且,他的老二還可以在她的神秘山洞裡享受到非常高級的按摩服務,一漲一縮間,使他的老二得到三百六十度的先進按摩,舒服到死。

當兩人的**完全結合在一起時,兩人都靜止下來,注意力都放在了交接的地方,感受對方的脈搏跳動。

隨即,他輕輕地往上一聳。

「矮,你頂到我裡面最底處了,矮,輕啊,嗯,我不」她還想伸手回來去跟他的老二握手。不過,他的老二已進入了她的神秘山洞裡睡覺了,不想再握手了。

「老婆,我要。」他左手摟緊她的纖腰,右手掰著她的右臀,開始輕進輕出。

「矮,矮,我不,你,你輕啊,不要那麼大力啊矮」她雙手扶著車把,想立起來,避一避他老二的進攻。

「老婆,我會輕些的,別動。」他緊緊摟住她,不讓她站起來,只聳動老二。

「啊矮,人家下面又痛了」她身子又軟下來了。

隨即,他開始在她的神秘山洞裡開鑿隧道。

那「噗噗」春音一聲接一聲,像漣漪一般震蕩開去,使枯燥的夜空平添三分誘惑,教鬼神也上癮。

「啊啊,輕矮,老公,痛矮」她身子偎依在他寬闊的懷裡,嬌聲道。

「老婆,別怕,我會輕些的。你裡面好滑,好爽埃我要。」說著,他猛地頂了兩下,使她嬌呼也大聲了些許。

「矮,我要回去啊矮,上啊矮,晚修啊矮」她胯下的神秘山洞溢出了大量的泉水,把他的褲襠都弄濕了。

「好,老婆,你抓住前面的車把,我要開摩託了。」他一手扶著摩托,一手摟著她的纖腰,準備做一套高難度的快**育運動動作,以打破世界紀錄,為人類增添非物質財產。

「矮,別矮,危險啊矮」聽他說要開摩托,她害怕起來。

「別怕,我開慢一些。」說著,他已發動了摩托。

果然,摩托緩緩前進著。

他一手要扶著摩托,不能捧起她的豐`臀,自然難以快速進攻,不過,他的不世出老二乃沙場上的大將,這點小困難還不放在眼內,於是,聳動起來,也能在她的神秘山洞裡出出入入,作友好的訪問。

「矮,停車矮,我怕」她真的有點發抖道。

「老婆,別怕,沒事的。」他信心爆棚,加上一隻手扶著摩托,確實也夠了。

「會摔跤的,啊啊,快停下來嘛啊啊礙…」她剛剛見到了謝宏生一夥的麵包車飛下了山澗里,心裡確實餘悸未消。

「那好,老婆,我要大動了。」他也想到她可能是受到不久前的那件交通意外的影響,不想再使她害怕下去,便停了摩托,旋即,用右手捧住她的右臀,聳動老二,加快開鑿隧道的頻率。

「啊矮,輕啊礙…」她豐`臀震顫起來。

那肉與肉的碰撞又越來越響,越來越密,暗示著他正在努力地開鑿隧道,準備把她送上**之上。

幸好這條小路沒人經過,不然,聽到這麼美妙的春音,真的要流鼻血。

就是路邊的秋蟲也按捺不住,唧唧地和聲唱了起來,好像在說:哇哈哈,好一幅春`宮圖啊,過癮,過癮……

她下面本來就還疼痛,如今又被他辛勤地耕耘,只感到越來越痛,但快活也越來越濃,她知道自己不久又要暈過去了,聲音柔弱道:「啊,啊輕啊礙…」

「老婆,我已經很輕了。」說著,他的老二反而越來越快了。

「啊礙…」她張圓了檀口,春音猛噴。

不消七分鐘,在他猛力的一戳之下,終於將她送上了**。至此,他還聳動了幾下,才停了下來,但老二深深地在她的神秘山洞裡,感受她的肉動。

她的身子軟成了一灘爛泥,偎在他的懷裡。

兩人的體溫都很高。

夜風輕拂,但也不能使兩人的欲`火降低。他將腦袋從她的左腋下繞過去,祭出柔舌功,登山她的左雪山,與她左雪山上那顆粉紅較量起來,而雙手也祭出鐵爪功,登上她的右雪山,在那裡又揉又搓。

將她的三點都耕耘一番之後,他才揉她太陽穴,掐她人中,把她弄醒過來。

「嚶嚀」一聲,她微微睜開了美眸。

「嗯,你又把人家干暈了,嗯,我不,我告訴我媽媽」她嘟著薄潤的紅唇,呵氣如蘭,嬌聲道。

「老婆,暈了是很正常的。現在不是又醒過來了嗎,還要嗎?」他輕輕地聳了聳老二,微笑道。

「啊,矮,別頂,嗯,你要把人家乾死了,我不」她咬著下唇,皺著秀眉,略顯痛楚的神情,柔聲道。

「老婆,不會死的。會很過癮的。」他祭出柔舌功,一把堵住了她的檀口,而雙手分別登上她的兩座雪山,同時開工,而老二也聳動起來,剎那間,四種功夫作用在她的身子上,使她飄飄欲仙。

「嗯嗯嗯……」她只有鼻端還能哼出春音。

隨即,他的加速度又越來越快。

「啊啊礙…」她再次頂不住,檀口又春音噴涌,身子軟綿綿的,好像沒骨似的,任由怎麼揉`搓都可以。

在他的狂`攻之下,不消數分鐘,又將她弄暈了。

隨即,他將精華輸送到老二之上,凝神屏息,收腹挺胸,猛地一抖,便開炮了,將精華留在了她的神秘山洞裡。

那一剎那,他感到一個男人最偉大的時刻也就是開炮那一瞬間。

真的沒有什麼比那種感覺更美妙的了。

那是一種揉合了成功感與自豪感的非常特別的快感,像醍醐灌頂,使人渾身打激靈,神魂似乎也要乘風而去,飄飄然的,快活到要死。

如果不是待會還要去見洪東妹,她也要向自己討要女人福利,王小兵就在這裡將蕭婷婷送到第四或第五波**之上,讓她變成快活的神仙姐姐。他還有足夠的體力送給她幾波的**。

欲`火稍降了,他便又用老方法弄醒了她。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