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29章煮酒論英雄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7日 05:55 [字數] 815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蕭婷婷站了一會,便已快用盡吃奶的力氣了。

如今,雖要她走幾步路,但她下面又疼痛,腰又酸,真的走不動了,剛跨出一步,下面就火辣火辣地痛著,加上又乏力,身子一軟,就要坐下去。

幸好王小兵眼疾手快,一把摟住她,道:「婷婷,怎麼了?」

「嗯,沒力氣」在眾人面前,她不好意思說下面太疼痛走不了路,微微嘟著紅唇道。

「來,我抱你過去。」他明白她的尷尬之處,於是打橫抱著她走到洪東妹的麵包車前,扶著她上了車。

「小兵,你艷福不淺埃」洪東妹幽幽道。

「哈哈,洪姐,我……,哈哈……」王小兵上了車,訕訕笑道。

「誒,什麼時候到我那裡坐坐呢,你好久沒去了。」洪東妹的意思明顯是在向他討要女人的福利了。

「這兩天去看望你。」他笑道。

言談之間,車子便發動了,朝花谷寨馳去。

蕭婷婷雖不知道王小兵與洪東妹有一腿,但聽兩人的談話語氣,便感覺兩人有過肌膚之親,她心裡又微微不悅,但轉而一想,像他這麼出色的男人,能力那麼強,莫說一個女朋友,就是十個八個,也可以從他那裡得到充足的女人福利。

這是其一。

其二便是她想到董莉莉才是他的正牌女友,自己是後來居上,能得到他的濃濃愛意,也算不錯了,不必要再計較他有幾個情人,想到這裡,心裡又舒服了許多。

不知不覺間,便已進入了花谷寨里。

在黑痣男的帶路下,來到了花谷寨寨尾的三間平房前面,眾人下了車,進了平房裡,洪東妹便讓黑痣男打電話給幕後指使的人。

黑痣男不敢違抗,只得接過王小兵遞過來的大哥大,按了一個電話號碼,等了十數秒之後,接通了。

「喂,老闆,我們已捉到你想要的人了,帶到了花谷寨里,你現在能過來一下嗎?」黑痣男只得按照王小兵之前教他說的話向那人說道。

「捉到了?太好了1王小兵站在黑痣男旁邊,聽到話筒那邊的人興奮道。

「老闆,那你什麼時候過來?」黑痣男想活命。

「我現在沒空,你幫我從他的口裡問出養生堂那裡賣的藥丸的配方,然後再打電話給我。等你辦妥了,我會給你一個好價錢。」王小兵聽話筒那邊的聲音頗為耳熟,但一時之間還沒想起是誰。

「老闆,你自己過來問不是更好嗎?」黑痣男明白,如果叫不來老闆,那他自己就有可能被滅了。

「我過去也沒用,你幫我搞掂就行了。」幕後老闆不肯來。

至此,王小兵已聽出幕後老闆是誰了。

黑痣男一臉無奈地掃視一眼王小兵與洪東妹,做出一個「該怎麼辦」的神情,要把大哥大遞給王小兵。不過,王小兵做了個「繼續保持通話」的手勢,黑痣男不得不又將大哥大放在耳邊。

「謝宏生,原來是你派人綁架我1王小兵忽然怒道。

「……」話筒那邊沉默了一會,可能是有點震驚。

「哼,你識趣的就趕快叫人放了我,要不,洪姐知道了,絕對不會放過你!不信你等著瞧1王小兵繼續吼道。

「老闆,他好像聽出來你是誰了。不如你親自過來審問他,那樣還好一點,我對於審問也不在行,可能問不出什麼。」黑痣男心中暗暗歡喜,覺得這回有生路可活了。

「……」話筒那邊又是一陣的無語。

「你們快放了我,我要去找謝宏生報仇!唉喲,別打我!唉呀,謝宏生,等我出去了,一定不會放過你。」王小兵示意身邊一個強壯青年打自己的肩膀,讓話筒那邊的謝宏生聽到。

「哼,王小兵,居然你聽出了老子是誰,那老子就去好好炮製你!等著,扒了你的皮1謝宏生陰森道。

「老闆,那你快點過來。」說完,黑痣男掛了電話。

王小兵收回大哥大,心裡頗為興奮,畢竟大仇就要得報了。

之前,他就想到多半是全廣興的人馬,果然不出自己所料,但不知是全廣興的意思還是謝宏生自己的意思,但這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向謝宏生討回一個公道。

「大家到屋裡藏好,等謝宏生來了,再出來。」洪東妹吩咐道。

於是,二十多人都躲到了另外兩間平房裡。

王小兵與蕭婷婷坐在中堂的竹椅里,用繩子縛著身,好像真的是被綁實一樣,其實只是套在身上而已。

不久,那個叫興仔的便帶著一個修車師傅回來了,還帶了一箱的酒過來。修車師傅也不知來這裡幹什麼,跟著興仔去見洪東妹。他認識洪東妹。

洪東妹帶著修車師傅到了屋后的竹林里。

「我請你做一件事。」她直言道。

「洪姐,請問是什麼事?」修車師傅心裡七上八下,但猜不透對方的意思。

「一件很簡單的事,你有辦法使一輛麵包車剎車失靈吧?」洪東妹盯著修車師傅,淡淡道。

「這個很容易埃我只聽過要把剎車失靈的修好,沒聽過要使一輛車失靈,這樣,開那輛車不是很危險?」修車師傅笑道。

「我就是要那輛車變得危險。」洪東妹如是道。

「還是第一次聽說這種情況。這樣很容易出人命的。洪姐,要是了出了事故,找到我頭上,那我很麻煩。」修車師傅隱隱約約感覺到對方要自己做的不是好事。

「這是給你的報酬,只要你自己不說出去,那不可能會有人知道是你動了那輛車剎車系統。」洪東妹將一小沓百元大鈔遞給修車師傅。

至此,修車師傅更確定洪東妹要自己做的事非常嚴重。

來之前,修車師傅也問過興仔,但興仔說不知道,是以,他只以為是來幫洪東妹修車,那也沒什麼,畢竟給面子她,以後也少點麻煩。如今,知道不是修車那麼簡單,他也猶豫了,不敢伸手去接錢。

洪東妹是恩威並施,淡淡道:「那你是準備不給面子?」

「不是的,洪姐,只是這種事……,呃,我有點怕。」修車師傅吞吞吐吐道。

「我都說了,只要你不說,我不說,那就只有天知,地知,不會再有其他人知道,你怕什麼,就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是出了事,我也不會將你說出去。這一點,我可以以我的身份來向你擔保。」她目光堅定,不容置疑。

「這樣礙…」修車師傅躊躇道。

「快點作決定,如果你不給面子,那也沒問題,以後要是你遇到什麼麻煩,那就別找我。」洪東妹的語氣驟然間冷了許多。

得罪黑道老大的結果,那不用多想,都是很嚴重的。輕則可能經常被打,重則說不定在某個夜黑風高的夜晚,被意外地死亡,那也是很正常的事,畢竟黑道中人做事是不會按規律出牌的。

「那好吧,我做。只是請洪姐幫我保密。」修車師傅讓步了。

「這個你放心。那就好,喏,這個你拿著,就當給你今天的工錢。」那一小沓百元大鈔,也有一千幾百塊。

「這個不用,朋友之間,互相幫忙,那是很應該的。」修車師傅婉拒道。

……

……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走,太陽也漸漸地西斜了。

三間平房前面,只停著一輛麵包車,那是黑痣男的。而洪東妹的麵包車與手下的摩托,都開到屋后的草地了。

在堂屋裡,只有王小兵與蕭婷婷坐在那裡,兩人眉來眼去的,充滿了情意。

「小兵,我們還要等多久呢?下午曠課了,晚上能回去嗎?如果不回,那就差不多曠了一天的課,班主任找我們談話,那怎麼辦好呢?」蕭婷婷是一個三好學生,頗為遵守學校的規章制度。

「估計不用多久。就說我去幫你堂弟的忙,在跟人講數,所以沒有回去。」他笑道。

「那樣行嗎?」她不善於說謊。

「行,只要我倆保持同一種說法就行了。蘇老師至多只是說兩句,沒什麼事的,放心。」他曠課慣了,對於被老師請去喝茶,那是家常便飯,早已沒了感覺,不會有絲毫的慌張。

而蕭婷婷就不同了,她還沒曠過課,第一次曠課,心裡很慌,想到會被班主任批評,心裡就不好受。

她擔心道:「曠課會不會記小過呢?」

他笑道:「不怕,即使記了小過,我也有辦法幫你消去。這個包在我身上,絕對不會有事。」他說的也並非虛言,憑他在東興中學的人際關係,這點小事要是還辦不了,那就太丟人了。

「我不信,你說的好像學校是你家辦的呢」她格格笑道。

「也差不多了。」他厚臉皮道。

如果不是還要做正經事,他必然要抱起她,揀一個比較隱蔽的地方,扒下她的褲子與內褲,再送她數次高潮,讓她成為神仙姐姐。

蕭婷婷對於他要怎麼對付謝宏生很好奇,問道:「待會那個謝宏生來了,你打算怎麼做呢?」

「哈哈,以牙還牙。」他輕鬆道。

「也打他一頓嗎?」她不懂黑道的兇狠。

「呃,差不多吧,狠狠地揍他一頓,看他還敢不敢那麼拽。」其實,他是要送謝宏生到一個神秘的地方去享受清閑。

「那還用你出手嗎?如果不用,那我們回學校吧,還趕得及上晚修。」她感覺這事交給洪東妹也一樣處理得了,她不想再曠兩節晚修。

「別急,好不容易出來,那麼急回去幹嘛?」他向她揚了揚粗眉,露出一個狡黠的笑意,道。

她從他那有點色的神情看出他分明還想要。

雖然,她很嚮往那種做快活體育運動產生的快感,但下面還紅腫,要是再被他耕耘數次,那一定走不了路,估計休息一天也不行,那就相當於要曠兩天的課了。而且,她想到一旦被他開發自己的身子,那自己又要在痛並快樂著暈去好幾次,她便有些膽怯。

「嗯,今晚要回去上晚修呢」她紅著臉輕聲道。

「哈哈,好,等辦完了事,我就用摩托搭你回去。」他也知道剛剛攻破她胯下神秘山洞的那扇薄薄的城門,要給點時間她休息,不要讓她疼痛過度,不然,會使她心裡對做快活的體育運動產生陰影。

……

……

太陽公公已快站在西邊的山頂上了。

眼看不久天就要黑了,如果謝宏生不來,那就白等了。

王小兵看了看勞力士,暗忖要是謝宏生不來,那晚上也要去找他,跟他算這筆帳,不過如此一來,事情就比較麻煩些,畢竟朱由略曾警告雙方不要亂來,如果明著鬥毆,那就是不給面子朱由略。

但是,謝宏生欺人太甚,王小兵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而此時,那個修車師傅又找到了洪東妹,兩人依然在屋后的竹林里私談。

「洪姐,我已把那輛麵包車的剎車系統弄壞了,只要有人發動了車子,那就沒法剎車,而且速度會很快飆升到六十公里以上。」修車師傅掃視一圈,小聲道。

「很好!行了。這裡沒你的事了。」洪東妹微笑道。

「那我告辭回去了。」修車師傅道。

「你先別回去,我怕你碰到我的仇家,你先在這裡躲一躲,等我的仇家來了,你再回去。」洪東妹提議道。

「那行。」修車師傅也不敢說不字,只得同意了。

……

……

一切都弄好了,只等謝宏生上鉤了。

約莫又過了十多分鐘,王小兵聽到屋前有摩托的停車聲,暗忖可能是謝宏生來了。

果然,不出半分鐘,謝宏生便帶著數個打手走進了堂屋,見到王小兵與蕭婷婷坐在竹椅上,身上縛著繩索,心裡特別高興,點燃一支香煙,吸了一口,陰笑道:「王小兵,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哼哼。」

說著,便掃視一圈,沒見到黑痣男一夥,頗為不解。

「喂,有人嗎?」謝宏生高聲喊道。

「他們去找東西吃了,待會會回來。我只想問你,是你想得到我的藥方還是全廣興想得到我的藥方?」王小兵想到龍非,只想問一問,看背後那股勢力是誰。

「哼哼,好笑,問得幼稚1謝宏生冷笑道:「誰不想得到你的藥方呢?那是錢啊,傻子,有了藥方,就可配製出那些藥丸,拿出去賣,不是錢是什麼?誰不喜歡錢呢?老爺子是不是想得到你的藥方,那我不太清楚,但我可以告訴你,我真的對你的藥方很感興趣。」

「你不會派個底到我身邊吧?」王小兵笑道。

「笑你個毛啊!笑,待會讓你哭!底,我用派底嗎?隨便請幾個人,便可綁架你來了,還派個毛的底!你想跟我斗,還嫩著,再過十年八年,可能你才有我十分之一的聰明。可惜,你難以活那麼長的時間1謝宏生一臉陰笑道。

「你要是派個底在我身邊,那可能早就得到藥方了。」王小兵只是想確定一下龍非是不是謝宏生的人。

如今看來,龍非與謝宏生不是一路的。

本來,當時聽到黑痣男打電話給謝宏生,聽到對方提到藥方,王小兵立刻聯想到龍非,還道龍非與謝宏生是一夥的呢,心裡很是興奮,覺得就要知道龍非的背景了,可是,現在看來,龍非背後的那股勢力還沒有浮出來。

而在這種時候,謝宏生也沒什麼必要說謊。

王小兵要蕭婷婷也坐在堂屋,佯裝被綁架的樣子,就是為了麻痹謝宏生,要從他的嘴裡套出自己想知道的事情。此刻,該問的都問了,也不須再演下去了。

「嘿嘿,想不到還捉了一個美妞來啊!老子今晚可以享受享受了1謝宏生色心大增,色眯眯地打量著如花似玉的蕭婷婷,笑吟吟道。

蕭婷婷雖知洪東妹等人就埋伏在另外兩間屋裡,但見謝宏生那副色相,也嚇得輕顫起來,不用裝,也真的是害怕的樣子。

「恐怕你沒福消受。」王小兵淡笑道。

「哦?看你樣子,好像還有什麼王牌沒使出來,準備來個絕地重生似的,對不對?哼哼,屌毛!你死都沒空了,還管得那麼多。識趣的,把藥方寫出來,老子要是一時心情好,還會放你一馬。」謝宏生將煙頭丟在地下,吐了一口痰,冷笑道。

「我真的好感動,想不到你還有想放我的念頭,哈哈。」爽朗笑聲之中,王小兵輕輕一掙,便將身上的繩索掙開了。

看到這一幕,謝宏生大吃一驚。

王小兵身手不錯,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謝宏生當然也了解這一點,論到單打獨鬥,他絕對不是王小兵的對手,如今見對方一掙便掙脫了繩索,還道是對方真的有強大的氣功呢。

不過,仗著己方人多,謝宏生也還能保持鎮定,喝道:「兄弟們,上1

「啪啪啪……」

王小兵只是鼓起掌來,滿臉陽光的笑容。

謝宏生帶來的那幾個打手沒帶什麼兇器來,只是空手,見王小兵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也不知他的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都不敢衝上來,又見他鼓掌,更是如墜五里霧裡,摸著南北。

就在這裡,藏在另外兩間屋裡的人馬沖了出來,瞬間便包圍住了謝宏生一夥。

剎那間,謝宏生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怎麼樣?」王小兵笑道。

「你,你,原來……」謝宏生又驚又怒,斷斷續續道。

「哈哈,你真的相信他們去找東西吃了?哈哈,逗你玩呢。他們在這裡,看清楚吧,這就是你找的人埃」王小兵指著黑痣男四人,笑道。

「你想怎麼樣!?」謝宏生明知難逃一劫,只得硬著頭皮問道。

「不想怎麼樣,只想跟你喝兩杯。如果你喝贏了我們,那就放你一馬,如果你喝輸了,那你知道後果會怎麼樣。」洪東妹已揮手讓手下搬了桌椅過來,放在堂屋的中央,道。

「你敢動我?」謝宏生臉上的肌肉抽搐著。

那個「我」字還沒說完,只聽到「篷」一聲巨響,謝宏生便側跌在地。正是洪東妹一個鞭腿掃在他的頭上,將他打倒。

「再說一遍?」洪東妹睥睨著還沒爬起來的謝宏生。

「你,你……」謝宏生也是個不小的黑道頭目,好久不曾被人這樣打過,如今被洪東妹掃了一腳,在小弟面前丟了臉,又氣又怒,卻又無可奈何,只有乾瞪眼的份。

「洪姐給臉你不要,那你就是死路一條,爬起來1王小兵又補了一腳,踢在謝宏生的小腹上。

「你們……」謝宏生惱怒之極,又害怕之極,渾身哆嗦道。

「我數三聲,你爬不起來,直接打斷你狗腿!一,二,……」王小兵朗聲道。

到了這種地步,謝宏生哪裡還敢嘴硬,只得急急爬了起來,捂著小腹,額頭在滲豆大的汗珠。

「來,你們四個也過來喝酒。」洪東妹向黑痣男等人招手道。

黑痣男一夥連忙走過來。

洪東妹當先在桌子旁坐了下來,招手讓黑痣男一夥也坐下,隨即,又招手讓謝宏生坐下,謝宏生帶來的其他打手,則被洪東妹的手下帶出屋外去招呼了,準備幫他們鍛煉身體,在很短的時間內將他們變成胖子。

一共七個人坐在桌子旁。

王小兵笑道:「來,讓我說說喝酒的規矩。」

黑痣男一夥與謝宏生都狐疑地盯著王小兵,暗忖酒里是不是下了毒,準備毒死自己。

「其實,這喝酒規矩也很簡單。是這樣的,我跟洪姐輪流敬酒,我們敬一杯,你們就要喝三杯。聽明白了嗎?」他盯著黑痣男,道。

「聽明月了。」黑痣男知道多嘴只會惹來毒打,連忙道。

「你呢?」王小兵目光落在謝宏生身上。

如果是平時敢有人用這樣不屑的目光盯著自己,估計謝宏生會當場發飆,不將對方打死,也會將對方揍成豬頭。可是,如今局勢不同了,他也硬不起來,只想先逃過這一劫,以後再報回仇。

於是,梗著脖子點頭道:「聽明白了,那又怎麼樣?」

「聽明白了就好。看到了嗎,就這一箱酒,有啤酒,有白酒,只要喝完了這箱酒,如果你們贏了,那就放你們一馬,如果你們輸了,那就不好意思了。我們都是同道中人,面子給到這種地步,也算夠仁慈的了。」王小兵指著地下的那箱酒,道。

黑痣男與謝宏生瞥了一眼那箱酒,都在想酒是不是有毒。

從對方的眼神里,王小兵也看出他們的心思,笑道:「酒沒有毒,不用怕。你們想一想,如果要毒死你們,那不如乾脆打死你們,不是更省事,對不對?」

聞言,黑痣男一夥與謝宏生也覺得有道理。

王小兵繼續道:「如果我們先醉,那就是你們贏了,如果你們先醉,那就是我們贏了。這就是規矩。行了,開始。」

隨即,洪東妹便揮手讓一個手下過來開酒並斟酒。

那酒杯是普通的玻璃杯。

第一輪,喝的是啤酒,每人都斟滿了一杯。王小兵端起酒杯道:「來,我敬大家一杯。作為同道中人,應該和睦相處,不要打打殺殺,來,為了消除我們的恩怨,干這一杯。」

話說到這個份上,確實很給面子了。

黑痣男一夥與謝宏生都連忙端起酒杯回敬。不過,王小兵喝一杯,他們要喝三杯。這樣賭下去,他們贏的機會實在太小了。不過,總比沒有機會要好,是以,他們只得硬著頭皮走下去。

等王小兵敬完了一杯,又輪到洪東妹。

「你們敢動我乾弟,本來,我是要好好教訓你們一頓的。不過,小兵說了冤家宜解不宜結,說不想趕盡殺絕,要留你們一條生路。才會有這種喝酒場面。來,我也敬你們一杯,希望你們明白我們的苦心。」洪東妹也一仰脖子,將那杯啤酒喝完了。

「我們都明白。」謝宏生又只得連幹了三杯。

至此,他還道洪東妹與王小兵說的都是真的,心裡大喜,暗忖道:哈哈哈!等老子逃過這一劫,到時再慢慢收拾你們!姓王的,給老子記住,不滅了你,老子不姓謝!敢跟我謝宏生玩,玩死你們!

黑痣男一夥的想法也跟謝宏生的差不多,都是想著等逃過這次的劫難,再想法子報仇。

他們從王小兵與洪東妹的話語里,推測出自己的性命應該沒什麼危險,但極有可能會被暴腠一頓,以他們那強壯的身體,被打一頓也還不致於丟命,是以,心情特別好。

洪東妹敬了一杯,又輪到王小兵敬。

轉眼間,一箱的酒便喝了一半。

黑痣男一夥與謝宏生都有四分醉了,臉上泛著紅光,說話也不像先前那麼害怕了,倒像是幾個好朋友坐在一起,煮酒論英雄。

彈指間,便把啤酒喝完了,箱里只剩下白酒了。

王小兵拿出一瓶五糧液,笑道:「看來你們的酒量也特別大,估計喝完這箱酒也分不出勝負,不如喝完這瓶五糧液,大家就散夥吧。」

聞言,半醉的謝宏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問了一遍,才大喜道:「好!這樣的結果是最合理的,不分輸贏。」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