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23章又嫩又白的美腿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4日 03:22 [字數] 828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接吻是一件技術活。

懂得接吻,那可以使情侶更加恩愛,更加兩情融洽。

世上,不論幹什麼事,雖有天賦之分,但也須經過鍛練才能做得更好。

以前,王小兵的接吻技術也不合格,後來經過黃麗華與白秋群兩位生活老師的指點,便逐漸洞悉了接吻的奧秘,隨之便在不斷地與美人的接吻中積累經驗,如今,也頗有心得了。

像蕭婷婷這種還沒激吻過的黃花閨女遇上他這種接吻高手,那可想而知,在短時間內便可征服她了。風流小農民523

蕭婷婷沉浸在他高超的接吻技術之中,整個人輕飄飄的,如置身於雲端之上。

經過了一番濕吻之後,王小兵體內的欲`火更盛了。

如果還不進入蕭婷婷的神秘山洞裡降降火,那估計經脈要受損了。於是,雙手攥著蕭婷婷上衣的下擺往上一掀,準備把她的上衣脫去。

蕭婷婷嚇了一跳,雙腋立刻夾`緊,不讓他脫。

「矮,你幹什麼,別脫我衣服」她只是想與他接接吻,還沒想到要脫衣服。

「老婆,你不熱嗎?」他自己先脫了上衣,問道。

「別脫衣服」她看著他那壘起的胸肌,頗為著『迷』,佯裝伸手去阻止他脫他的上衣,其實是藉機『摸』一『摸』他的胸跡

「老婆,脫了吧,衣服要是被汗弄濕了不好,來,我幫你脫。」他知道如果要脫她的褲子,她必然反應更激烈,是以,只好先脫她的上衣。

除非是使用蠻力,那肯定可以扯掉她的褲子與內褲。

不過,弄得她驚恐萬狀的,那也沒什麼意思,畢竟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需要雙方自願,那才會創造出無窮的快感。

是以,他寧願慢慢來,也不強來。

她雖情『迷』意『亂』,但心底的那抹矜持依然在作怪,她放不開手腳,要她敞開神秘山洞,歡迎他的老二前來進行友好的訪問,在思想上,她還沒有準備好。她可以跟他接吻,也可以被他『摸』一『摸』自己的酥胸。

但她還接受不了脫光衣服被他欣賞與開發。

於是,她緊緊地攥著自己的上衣,不讓他脫,怯怯道:「別脫,我不熱,我要回去上課」

「老婆,不如在這裡輔導一下我英語口語吧,好嗎?」他心繫萬千學子,只想為他們創造出一套高效率的學習方法,讓他們隨心所欲地考取自己想考到的大學。因此,在快要做快**育運動的時候,他先要以身實踐,看看這種學習方法的效果是不是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麼好。

「現在輔導啊?沒有課本,輔導不了矮」她知識有限,不能隨便給人輔導。

「那教我幾句英語口語吧。」他只好先放棄脫她上衣的念頭,隨即,雙手施展出鐵爪功,又在她胸前兩座雪山上輕『揉』起來,準備邊做快**育運動邊學習。

「那說什麼好呢?whame?」她只好揀最簡單的說。

「啊?我什麼念啊?」他注意力都放在了登上之上,一時沒聽清,問道。風流小農民523

「咯咯,你矮,矮,別『揉』,我現在輔導不了,矮,輕點」她被他鐵爪功『揉』得雙峰『亂』顫,嬌聲道。

「老婆,教我說英語口語吧。」他已開始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正想同時也學習學習,感覺在這個時候學習可以提高學習效率。

「矮,好,矮,別『揉』」她還來不及開口,又感到雙峰傳來陣陣酥軟。

「老婆,教我吧。」他知道既然一下子脫不了她的上衣,那也可改變一下策略,不用脫她的上衣,只把頭鑽進她的上衣,祭出柔舌功,照樣可以攀登雪山,一睹雪山的勝景。

於是,左手摟緊她的纖腰,右手一扯她的上衣,隨即將頭鑽了進去。

一陣濃郁的體香撲鼻而來。

他陶醉了。

「矮,你幹什麼矮,怎麼鑽進我衣服里啊?」她揮舞著一雙玉手,輕輕地拍打著他的腦袋,但又不出力,只是做個樣子。

「老婆,讓我吻一下。只吻一下。」他冒著她的翩翩而掌法的攻擊,勇敢地往她的懷裡鑽進去,裡面光線雖比較昏暗,但憑藉著豐富的經驗,也還能分出哪裡是山腳,哪裡是山腰,哪裡是『乳』溝,看準方向,沖了過去。

「矮,嗯,你快出來,討厭」她又著急又無奈,一雙小粉掌拍打著他的脊背,嬌呼道。

「老婆,讓我吻一下。」他的腦袋已鑽進了她的上衣里。

「不」她已感覺到他呼出的氣噴在自己的小腹上了。

「老婆,別慌。」他的額頭終於抵達她胸前兩座堅挺飽滿的雪山上,頓時感受到一陣膩人的彈『性』,他靈光一閃,立時祭出柔舌功,在她那又窄又深的『乳』溝里修鍊起來。

「矮,別吻,好酸」一急之下,她摟緊了他的腦袋。

剎那間,他的臉龐便深深地埋藏在她溫柔的『乳』溝里,一陣醉人的體香鑽鼻而入,令他心曠神怡,神魂飄飄,妙不可言。

當男人枕著美女胸前兩座彈『性』十足的雪山小小地休息一番的時候,那是極美妙的事情。睡在溫柔鄉里,確實比做神仙還要逍遙快活。蕭婷婷只是想用雙手將他的腦袋壓在自己的酥胸前面,不讓他施展出柔舌功。

不過,她還不太了解柔舌功的特點,不然,就知道這樣做也是徒勞的了。

柔舌功具有伸縮『性』,非常靈活。

縱使腦袋被控制住了,但也難以遏制柔舌功的發揮,畢竟只要嘴巴一張,便可發動進攻,當然是退可進嘴巴里,進可出嘴巴外,讓美女防不勝防。

如今,蕭婷婷雖將他的腦袋壓在了自己的酥胸上,非但沒能限制他使用柔舌功,反而還使他享受到雪山的滑膩與溫潤,教人回味無窮。她沒想到他的柔舌功是那麼的高深莫測,難以抵擋。不然,也會改為另一種防範措施了。

不過,他的鼻子深深地埋在她的『乳』溝里,倒是差點窒息了。

幸好,他的經驗非常豐富。風流小農民523

在不久之前,杜秋梅與庄妃燕等美女也曾使用過這招來對付他,當時,他確實有點措手不及,但數秒之後,他便適應了這種雙峰壓的攻擊,只要用下巴頂在『乳』溝里,便可保平安無虞了。

此時,他心中一喜,用下巴頂在她的『乳』溝里,隨即,深深地聞著她的體香,然後,舌頭一伸,但『舔』到了她滑溜溜的『乳』溝底部。

那感覺,就像『舔』在綢緞上,非常柔滑。

「矮」

她身子顫抖著,打了個大大的激靈,被他柔舌功攻了進來,頓時不知所措了。

興奮之餘,他將柔舌功的精髓發揮出來,舞動濕漉漉的舌頭,披星戴月,不用眼睛,只憑感覺,在她的『乳』溝里搞開發活動,爭取打出一片根據地,以此為中心,發展自己的地盤。

「矮,小,小兵矮,別吻,嗯,好酸」她的嬌軀連連打激靈,輕拍他的脊背,嬌聲道。

「老婆,我就吻一下。」他在施展柔舌功的同時,還可以說話。

「嗯,不」她的『乳』溝幾乎被他開發完了。

他埋頭苦幹,只想盡自己的一分心意,要好好地,用心地,真誠地,把她的『乳』溝開發好,絕對不馬虎行事,搞出質量不過關的工程。他是一位有良心的開發商,不論到哪裡開發,都會把美女的身子開發得既優美又快活。

只一會,他便在她『迷』人的『乳』溝里留下了寶貴的口水,作為到此一游的標誌。

只是瞬息之間,她的『乳』溝便濕漉漉了。

「矮,你快出來,我不」她坐在他的大腿上,能感受到他的老二越來越熱情了,看來就要戳進來。

「老婆,我就出來,再吻一下。」他已把她的『乳』溝佔領了。

如今,他在她胸前兩座雪山之間建立了自己的根據地,可以以此為中心,向四周擴張自己的地盤。於是,他先凝神屏息,吸一口帶著體香的空氣,隨即,以舌頭為先鋒,從山腳處一直往山頂衝上去。

「矮,你幹什麼,別吻我『奶』`子」她稍微掙扎著,晃著身子,拍打他的脊背,又急又羞道。

「老婆,只吻一下。」他是一位實幹家,既然已開始登山,那就干到底。

「矮,你快出來」她晃動豐`『臀』的時候,特別感受到他不世出老二的雄壯,每晃一下,便感覺他的老二輕輕地在自己的『臀』部下面頂一下,酥軟之極。

「我就出來了,別急」說話間,他已登山了她的左雪山,在山頂上觀光遊玩。

「矮,你壞」她瑟縮著身子,窩在他的懷裡。

「老婆」他輕呼一聲,隨即張開嘴巴,一把銜住了她雪山山頂上那顆粉紅,便立刻與那顆粉紅切磋起來,看是他的柔舌功更勝一籌還是她的那顆粉紅功力更深。

她的左雪山已被他佔領,更心急了,但也沒想到什麼好法子保護右雪山。

「矮,小兵,你不出來的話,我要生氣了,矮,別咬我」她感覺到他的柔舌功頗為奇異,居然還會用到牙齒,當真是武裝到了牙齒,自己胸前一顆粉紅,估計不是他的對手,縱使兩顆粉紅一起上,也難敵他的柔舌功。

「老婆,我很快就出來了。」他心裡大喜。

畢竟,他已差不多將她的左雪山也佔領了,只差一點點而已,是以,雙手祭出鐵爪功,也攻了進去,一把捧住了她的左雪山,在那裡溫習起來,又『揉』又搓,每一『揉』,每一搓,都是大家風範,絕對經典。

轉眼間,她被他的柔舌功與鐵爪功侍侯得渾身酥軟了。

「小兵,矮,你,我打你」她嬌嗔著,揮舞著兩隻小粉拳,輕輕地打他的脊背。她也只能如此而已。

「老婆,我愛你。」他嘬嘬地吮`吸著她雪山山頂上那顆粉紅,可惜沒有鮮『奶』喝,不然,就完美之極了。想當年,他在杜秋梅的珠穆朗瑪峰上修鍊柔舌功,累了的時候,還可以喝鮮『奶』補充能量,實在是一舉二得的美事。

「矮,你吻就吻嘛,別咬人家」她只好屈服了。

「老婆,好的。」剛才,興奮過頭,才使用了牙齒,如今,比較鎮定了,只用舌頭去進攻。

彈指間,他便把她的左雪山給吻遍了。

從山頂吻到山腳,又從山腳吻到山頂,整座雪山的每一寸肌膚都粘滿了他獨特的口水,以表示這裡是他的領地,其他男人不可來侵犯。

如今,他擁有了她的『乳』溝與左雪山,以這兩個地方為根據地,再擴張領地。

「矮,小兵,我要回去上課,嗯」她知道自己功力不足,再切磋下去,右雪山必然也要被他佔領,到時上面二點就是他的了,自己只剩下下面一點。

「老婆,我待會跟你一起回去,別急。」他安慰道。

「矮,那你別吻我」她雙手摟著他的脖頸,道。

「只吻一下。」他找借口道。

她也拿他沒辦法,推又推不開,摟又摟不緊,當真是三頭六臂都奈何不了他,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在自己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上遊玩觀光,時不時還修鍊一下柔舌功與鐵爪功,給人一陣陣酥軟。

果然,他佔領了她的左雪山之後,又馬不停蹄地去攀登她的右雪山。

轉眼間,便又登上了她的右雪山。

「矮」

她無可奈何,只有輕扭腰肢,表示抗議。

可是,他是一位有良心的開發商,既然開發了她的左雪山,那就要好事成雙,必然要開發她的右雪山,不然,只開發了一半,還剩下一半不開發,那她的右雪山也會有意見的。秉著好事做到底的人生理念,他誓要把她的右雪山也開發出來。

是以,登上了山頂之後,立刻去見山頂上那顆粉紅,並且與之切磋起來。

「嘬嘬嘬……」

這是他施展出柔舌功與她山頂那顆粉紅竊竊私語發出來的春音,雖不是很響亮,但也足以使人聽清楚。

「矮,別吻,我打你」她雙手又不用力,只是輕輕地拍著他的脊背,倒像是鼓勵他與自己山頂上那顆粉紅好好地交流一番。

「老婆,你打吧。」他在她右雪山上修鍊柔舌功,功力大增,也不怕她這幾招蝴蝶掌的拍打,只當是搔癢,不放在眼內,如今開發要緊,決不能分心,只好把她的右雪山也拿下,變成自己的根據地,才有可能向她小腹下面那神聖的一點發起總進攻。

「矮,你輕點嘛,這麼大力『揉』人家的『奶』`子,我都怕碎了,嗯」她終於承認自己的兩座雪山歸他所有了。

「知道了,老婆,我輕些。」他雙手正捧著她的右雪山,見她求饒,只得將鐵爪功的功力減低三成。

「矮,我『奶』`子都要被你『揉』掉了」她皺著柳眉,微嗔道。

「老婆,沒事的,『揉』一『揉』更健康。」他胡謅道。

「嗯,你狡辯」她嘟著紅唇道。

他還要幹活,不能與他分辯,於是,加大了力度,在她的右雪山上痛吻,從山頂吻到山腳,再從山腳吻到山頂,花了三分多鐘,才把她右雪山吻了數遍,也留下了自己珍貴的口水。

至此,他才把她的兩座雪山以及那條『迷』人的『乳』溝佔為己有。

在美女嬌軀上得到一片領地,那是一種自豪。

此時的王小兵就頗為自豪。

將臉龐伏在自己的領地里,有一種溫馨感,一種安全感,一種成功感,反正是各種感一起襲上心頭,使人十分舒服。有了自己的根據地,那就可向她下面那一點發起最後的衝鋒。他要在兩座雪山之間好好休息一下,然後再開發她下面的重要一點。

在休息之際,他還不忘祭出柔舌功,將兩座雪山周邊的肌膚都遍了一遍。

只花了數分鐘,便把她的上半身都吻了二遍。

至此,她的上半身都屬於他的了。

「小兵,嗯,你幹嘛要吻人家的身子」她膩聲道。

「老婆,我也不想的,但不知怎麼的,我的嘴巴就貼在了你的身子上。」他一邊施展柔舌功,一邊祭出太極掌,在她溫軟的脊背上輕撫著。

「我們回學校吧,好嗎?矮,別吻我『奶』`子」她渾身打著激靈,道。

「就回了,別急。」他還在繼續開發她的上半身,安慰道。

其實,她也並非完全抵觸他的進攻,芳心早已屬於他了,只是還沒有做好思想準備,驟然間要她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開發,她感到很不適應。她也知道,遲早會有一天要把身子交給他耕耘,但沒想到這麼快,她想可能是等高中畢業,或者是等到跟他結婚之後。

不過,如今他已佔領了自己的兩座雪山與一條『乳』溝,起先,她有點不適應。

到了後面,她又沒有那麼抵觸了。

這都是因為她又想通了一點。她覺得,遲給與早給都是一樣的,既然他已攻佔了兩座雪山,如果不是現在發生,那以後也會發生的,加上被他吻兩座雪山也沒什麼,只要保護好下面一點,那就行了。

有了這一層想法,她便把上半身的耕耘權交給了他。

而他也沒有辜負她的期望,用自己最專業,最精心的技術去耕耘著她的上半身。

當她的上半身粘滿他的口水之後,就標誌著他已完全佔有了她的上半身,那是他的私人領地,從今之後,想什麼時候耕耘就什麼時候耕耘。

不過,這也涉及一個問題。

那就是如果沒有佔領她下面一點,那她也許會有反擊的一天,到那時,又有可能被她奪回兩座雪山的經營權。

是以,想要永久地得到她的身子,那就必須把她下面那一點佔領,用老二進入她的神秘山洞,在那裡開鑿一條造福人類的隧道,從此之後,便真正可以出入自由,想什麼時候來開發她的身子都可以。

當他從她的上衣里鑽出來后,見到她俏臉紅撲撲的,比水蜜`桃還要鮮艷欲滴。

「老婆,你真美。」他由衷道。

「嗯,你好壞,我打你」她美眸秋波宛轉,嘟著紅唇,單純之中蘊藏著二分嫵媚,特別引人入勝。

「老婆,打我吧。我願意接受。」他又祭出了柔舌功,一把堵住了她的檀口,與她的香舌切磋起來,發出「嘬嘬」的春音。

她也不是真的很生他的氣,哪裡會得打他,只是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脊背,便與他濕吻起來了。

兩人又融在一起了。

吻了三分鐘,他左手摟著她的纖腰,右手便滑入了她的褲子里,意圖把她的褲子與內褲都扒掉,然後舉著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去訪問她胯下的神秘山洞。

「矮,你幹什麼,別脫我褲子」她嬌羞地橫了他一眼,道。

「老婆,你褲子真好看,我有點近視,不如脫下來讓我看看,怎麼樣?」他找了一個比較爛的借口。

「嗯,為什麼要脫下來呢,這樣子看不就行了嗎?」她撅著紅唇,樣子『迷』人之極。

「好,我就這樣子看看。」他雙目盯著她滾圓的美腿,神思像長了翅膀一樣,早已飛進了她的兩腿`之間,在那裡神遊,尋找著可以令男人快活的福地。

看著看著,他咂了咂嘴,體內的欲`火更旺盛了。

於是,右手按在了她的大腿上,祭出太極掌,輕輕地愛撫起來,是那麼的溫柔,那麼的細心,那麼的高超,又令她連連打激靈。

「矮,你為什麼『摸』我大腿啊?」雖是這樣說,但她又沒用手去撥他的手,還是任由他在自己的大腿上修鍊太極掌。

「我想『摸』一『摸』你褲子的布料,這布料不是很好,有點粗糙,以後我買幾條好布料的褲子給你。」他越『摸』越來勁,真希望這樣『摸』一『摸』,就可把她的褲子『摸』掉,再一『摸』,便可將她的內褲『摸』掉。如此一來,沒了褲子與內褲,她下面那一點的防衛又弱了一些,進攻起來,也容易許多。

「這是校服,布料當然不好,矮,別『摸』」她不停地晃著豐`『臀』,道。

「哦,是埃校服的布料確實不好。」他腦海里只想著怎麼向她下面那一點發起總進攻。

她從他那灼灼的眼神可以看出他的情`欲非常之高,心裡頗有幾分著急,暗忖待會他要是真的用那麼粗壯的老二來戳進自己的胯下,那自己能頂得住嗎?她左思右想,滿腦子都是想著他的老二。

而他正好相反,滿腦子都想著她的神秘山洞。

在他高超的太極掌愛撫之下,她連連打激靈,嬌聲道:「別『摸』了,矮,好酸,人家還要回去上課」

「老婆,待會一起回去。」他用嘴一把堵住她的檀口,不讓她說話。

「嗯嗯嗯……」她的鼻端發出春音。

他左手摟著她的纖腰,右手先在她的美`『臀』上愛撫,然後又滑到她的大腿上,漸漸地『摸』到了她大腿內側,在那裡繼續修鍊太極掌。

這時,他才『摸』到她的褲襠濕了。

女人的泉水一旦出來了,那欲`火也必然很旺盛了。

這是他與眾美女切磋得出來的經驗,能把美女的泉水引出來,那就幾乎可以與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

有了這一點發現,他的信心更足了,暗暗發誓,一定要把她下面那一點佔領,然後用老二去跟她的神秘山洞打招呼,跟她建立情侶的關係,從此多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一起鍛煉身體,不拖祖國的後腿,堅決做一個身強力壯的現代好學生。

當然,他還不是三好學生。

他只能算是一好學生。

兩人吻到情深處,都有些忘我了。王小兵借著這個良機,開始用右手輕輕地扯她的褲子。可能是她真的很投入與他接吻,又或者她的戒備心不像先前那麼濃,是以,也沒有發覺他緩慢地拉自己的褲子。

轉眼間,她的褲子便被扯到了美`『臀』下面。

這時,可能有一陣風吹來,吹進了車廂里,使她感到美`『臀』有些涼,才醒過來,伸手一『摸』,果然褲子被扯到了『臀』部下面,嬌呼道:「矮,你怎麼脫人家的褲子呢,嗯」她連忙用手去拉。

可是,他的速度更快,右手一扯,便把她褲子拖到了她膝蓋下面,『露』出了兩條玉雕般的美腿。

「矮,你壞,快讓我穿上褲子,矮」她一手護著那條已被泉水潤濕了的內褲,一手去拉褲子。

「老婆,你的腿好白。」他邊說邊俯了下去,吻住她的大腿,不讓她把褲子拖上去。

「矮,你,快讓開,我要穿褲子」她推著他的腦袋,嬌聲道。

「老婆,讓我吻一下。」他一邊祭出柔舌功,一邊施展太極掌,作用在她的大腿上,使她難以招架。

果然,她抵擋不住他兩種功夫的進攻,也顧不得拖褲子了,只護著內褲。

畢竟,只要內褲還在,那下面一點也還有保障。

他也不急,乾脆先將她兩條美腿佔領,在上面留下自己不多的口水,又吻又『揉』,把她大腿上那雪白而滑膩的每一寸肌膚都開發一遍,然後再慢慢地向她胯下的神秘山洞圍過去,從四面八方一起發動總進攻,攻進她的神秘山洞裡。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