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21章水嫩美女坐懷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2日 23:13 [字數] 803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如果之前黑痣男一夥不是對蕭婷婷說了那麼無恥的下流話,王小兵還不想找他們算帳。敢對自己的未來嬌妻無禮,直接打倒,決不給面子。

如今,不出一口悶氣,心裡都不舒服。

當軍刀剛剛刺到紅髮男的褲襠時,便停住了,又突然收回了軍刀。

不過,這一嚇,已足以使紅髮男尿褲子了,只見他的褲襠迅速地濕了,明顯是被嚇出尿來了。

「哈哈,之前不是說要用刀在我面前晃,就會嚇出我的尿來嗎?現在怎麼樣?我只用刀在你們面前晃了晃,你們都流尿了,太沒骨氣了吧?」王小兵冷笑道。

紅髮男與黑痣男雖是滿腔怒火,卻不敢發作。

「別以為這麼容易就過關了。你們對我老婆無禮,現在向她求饒,如果她肯饒你們一命,那就算了,不然,我是真的會將你們變成太監!我們就先來算這一筆帳1王小兵陡地冷喝一聲。

紅髮男與黑痣男驚恐地肉跳起來。

而蕭婷婷聽到王小兵稱呼自己是他的老婆,心裡甜蜜蜜的,不過,又因有點矜持,在眾人面前被叫老婆,一時還不習慣,於是佯裝嬌嗔道:「嗯,小兵」

「老婆,別怕,有我在這裡給你撐腰,一切都可搞掂。」他趁機向她表白,並且把原先還不太確定的關係確定下來。

如果稱呼她做老婆,她沒有什麼意見,那就證明她的芳心已真的屬於自己了。

果然,蕭婷婷只是努了努紅唇,伸手拉著王小兵的衣角,佯裝微嗔道:「嗯,你,嗯」

「老婆,現在到你發話了,你說殺,我就殺,你說饒他們一命,我就饒他們一命。」王小兵輕握著她溫潤的玉手,微笑道。

「嗯,不」她聽他在眾人面前稱呼自己是他的老婆,有點不習慣,所以說不。

「好,既然你不想饒他們,那我就廢了他們1說著,手中的軍刀一揚,轉了兩圈刀花,就要往黑痣男的褲襠刺去。

「大哥,請手下留情!大嫂,請饒命,都是我的錯,說話不尊重人,以後再也不敢了。請大嫂饒命啊1黑痣男嚇得魂飛天外了,臉無人色。

之前,黑痣男雖對蕭婷婷說了無禮的話,但畢竟還沒有動手非禮或做更進一步的侵犯,是以,蕭婷婷也並非極為生氣,心頭只是有一點氣而已,如今,見黑痣男哭喪著臉哀求,加上心地本來就仁慈,也就決定饒他一命。

「小兵,不如教訓他一下就算了,別刺他。」她輕輕地扯了扯王小兵衣角,柔聲道。

「聽到沒有,我老婆是個善良的人,不然,今天你就死無葬身之地!還不快向我老婆感謝1王小兵瞥了一眼蕭婷婷,兩人含情的目光相接在一起,彼此心靈都震蕩出一圈漣漪,有一種甜蜜而溫馨的感覺。

她不敢與他灼灼的目光對視,連忙移開了視線,嘴角卻露出一抹嫵媚的笑意。

黑痣男得知自己獲得大赦,不停地點頭哈腰道:「謝謝大嫂不殺之恩,小弟以後再也不敢冒犯大嫂了。多謝大嫂,多謝,多謝……」

「夠了1聽著黑痣男不停地感謝,王小兵揮手道。

「謝謝大哥饒命。」黑痣男逃過一劫,自然興奮。

「這是你得罪我老婆的帳,死罪可饒,但活罪要受。待會還要跟你們算一算我的那筆帳。現在要讓你嘗嘗活罪。」說著,王小兵抬腳踹過去,正踹在黑痣男的小腹上,又加了兩記勾拳,打得黑痣男吐白沫。

另三個打手渾身顫抖,害怕待會輪到自己挨揍。

看了看勞力士,也不知洪東妹什麼時候能來到這裡。其實,王小兵也學過開車,但技術比較生疏,他也想自己駕駛麵包車回去,但想到還是在這裡等洪東妹比較好,畢竟還要到花谷寨去,要跟那個幕後指使好好地算帳。

這種帳,一定要算。

他秉持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信念。

如今,別人來犯,想要致自己於死地,他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絕不會輕易放過那個幕後指使。他已想出了一套對付那個幕後指使的辦法,只等洪東妹來了再實施。

瞥了一眼身邊的蕭婷婷,看著她俏麗的臉蛋,覺得她真是一朵出眾的鮮花。

如今,已基本脫了險,在這車廂里干坐著也沒意思,他咂了咂嘴,目光落在她滾圓的雙腿上,活躍的思緒不禁立刻聯想到她兩腿`之間的勝景,打了個大大的激靈,小腹下面便有了感覺,漸漸地硬了起來。

以他的經驗來判斷,不出一分鐘,便可在褲襠處頂出高隆的「帳篷」。

於是,不得不翹著二郎腿,防止老二鋒芒畢露。

車裡坐著六個人,彼此大眼瞪小眼,也不知說什麼好。那四個打手自然在想著該怎麼逃生,但手腳都被綁住了,無能為力。

王小兵也不會給機會他們,畢竟綁得再實,也有可能被解開的,他不會讓那種情況出現,不然,到了自己再次落難的時候,就沒有希望翻身了。現實就是那麼殘酷,不踩著敵人的肩膀活下去,就會被敵人踩著自己的肩膀活下去。

於是,他冷冷道:「喂,轉過身來。」

四個打手不知道他要幹什麼,都嚇得臉色煞白,像是千年殭屍一樣,但又不敢忤逆他,只得轉過身來。

王小兵右手化掌,不停地劈在四個打手的後頸上,將他們都打暈過去。這種打人致暈的手法,一般人不容易做到的,打得太重,可能直接將人打死,打得太輕,又難以將人打暈。

這是他經過許多次的實踐之後才能做到的。

簡簡單單的劈了四下,只聽到「篷篷篷篷」四聲悶響,四個打手便軟了下去,縮在座位上,暈死過去。隨即,用爛布將他們的眼睛蒙上。

董莉莉看他出手乾淨利落,暗暗佩服他的利害,也不知他是將他們打死了還是打暈了,問道:「他們暈了嗎?」

如饑似渴的目光在她嬌嫩的身子上逡巡著。

「誒,別那樣看人家」她含笑嬌羞道。

「來吧,我們坐到前面去,在那裡可以看風景。」他打開了車門,邀請道。

也不想與四個暈了的打手坐在後車廂里,於是輕移蓮步,下了車,坐到了主駕駛位上。

王小兵坐在副駕駛位上,轉過頭來,朝後面的車廂掃視一圈,再次確認那四個打手沒有哪個是清醒的,便含情地凝視著蕭婷婷。

如今,兩人分別坐在正副駕駛位上,相距頗近,他能嗅到她那淡淡的如蘭體香,沁人心脾,使人精神愉悅。看著她胸前兩座飽滿而堅挺的雪山,他咂了咂嘴,好想登上上面修鍊柔舌功。

這麼一想,小腹下面就更硬了,還震蕩出一圈圈的酥麻。

「老婆,我說個笑話給你聽。」氣氛有點沉悶,兩人都在品味著那溫馨的情意,但這樣干坐著也不是辦法,於是,他決定先把氣氛搞起來。

「咯咯,好矮」她美眸秋波宛轉,兩手把玩著衣角,微勾著頭,柔聲道。

「某村婦第一次進城,尿急,想上廁所,找來找去,卻找不到,無奈之下,只得向警察救助,問道:『同志,前面有幾個公廁,卻沒有母廁,請問母廁在哪裡?』」王小兵不用思索,脫口說道。

聞言,蕭婷婷「噗哧」一聲笑了。

「誒,會有這麼蠢的人嗎?」她露出一口整齊雪白的貝齒,嫵媚笑道。

「呃,這個可難說埃」王小兵體內的欲`火越來越盛了。

「雖然是公廁,但也寫有男廁和女廁吧?」她見他正津津有味地瞧著自己,不禁有些忸怩,輕咬著薄唇的下唇,輕聲道。

「應該是在裡面才寫男廁和女廁吧。以前的人沒什麼見識,也有可能發生一些很滑稽的事的。我聽人說過,在數十年前,沒什麼人見過卡車,突然有一天,有一輛卡車開到山村裡,村民都驚慌四散,大叫著:『大水牛來了!大水牛來了/在當時,人們還沒看過卡車,就會鬧那樣的笑話。現在就基本不會了。無知不但會無畏,還會鬧笑話。」王小兵凝視著她雪白的肌膚,咂著嘴,道。

「咯咯,那也確實有可能。」蕭婷婷感覺兩人之間的情意越來越深,有些害羞道:「小兵,我們什麼時候回去呢?還要上課,誒,都曠了一節課了。」

「很快了。」他可不想回去上課了。

兩人目光乍合又分,卻是有滋有味。

王小兵又轉頭朝後車廂里瞥了一眼,見四個打手依然昏迷不醒,於是深深吸了一口氣,決定嘗試跟蕭婷婷親近親近。

「誒,你別靠過來嘛」見他身子側傾過來,蕭婷婷微微羞怯道。

「呃,你的體香真好聞,淡淡的清香,聞著好舒服。」他閉著眼睛,嗅了嗅,由衷道。

「咯咯,我有什麼體香呢,咯咯,你好怪哦」見他贊自己,她心裡喜滋滋的,但矜持在作怪,又有點忸怩。

如果驟然間伸手去摸她的酥胸,他也下不了手。

畢竟兩人那麼熟,有情有意的,不能做那些頗為唐突的事情。如今只是缺少一點催情的環節,是以,難以下手,想了想,他目光瞥見她的玉趾,便笑道:「哇,你的腳趾好好看啊,腳甲又修剪得那麼整齊,玉色的,是塗了指甲油嗎?」

「咯咯,沒有塗指甲油啊,是天然的。」她微微抬起右腿。

她穿的是粉紅的涼鞋,配上她的膚色,顯得頗為好看。

「我不信,應該是塗了指甲油吧,要不,不會那麼好看,明明閃著淡淡的光澤,不塗指甲油會這樣的嗎?」他佯裝俯下去察看。

「喏,你看清楚了哦,真的沒有塗指甲油呢」她不知是計,還將右腿抬高一點,讓他看真切。

「讓我看看。」隨即,他雙手去握她的右小腿。

剎那間,便握住了。

她有些局促道:「矮,你為什麼抓住我的腳踝矮,放開,嗯」

到了這個時候,他真想採取霸王硬上弓,扒下她的褲子與內褲,然後高舉著不世出的老二,以豐富的經驗與頑強的鬥志作護衛,堅決開發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誓要在那裡開鑿出一條偉大的隧道,為人類造福。

他不停地咽著口水,道:「老婆,我只是想看看你的腳甲是不是塗了指甲油,別怕,我只是想看看而已。」

「嗯,不用抓住人家的腳也能看的矮」她嘟著紅唇,輕蹙著柳眉,膩聲道。

「老婆,我有點近視,要靠得比較近才能看清楚的。一般超過了十厘米,我都看得很模糊了。」他大吹特吹起來,也虧他吹牛功力之高,居然臉不紅,耳不熱,說來還煞有介事一般,教人不得不佩服。

「嗯,你騙人,昨天還說,坐在教室最後一位,都可以看清掛在教室前面的那幅學生規則里的小字,怎麼只一天,就這麼近視了呢?」她的記憶力頗好,翻出了往事。

「哈哈,呃,哈哈,這個……」他忽然記起是那樣說過。

「哼,還說近視呢」她努了努紅唇,表示討厭,柔聲道。

「哈哈,老婆,你有所不知,剛才與那四個鳥人打了一架,可能是用力過度了,所以視力下降了,要等到明天才能恢復視力的。」到了這一步,他也只好硬著頭皮訕訕吹下去了。

反正吹牛不用本。

她又好氣又好笑,伸手來掰他的手,格格笑道:「我還沒聽說過這種情況的呢,咯咯,你就騙人,快放開」

「老婆,我現在視力真的不好,讓我看一看你的腳趾,就看一看。」說著,便左手握她的右腿的腳踝,右手脫她的粉紅涼鞋,轉眼間,便將她的涼鞋脫掉了。隨即,便雙手握住她的腳踝,輕輕一拉,便把她的右腿拉過來了。

而她的右腿腳掌正好落在了他的褲襠上面。

「矮」她嬌呼一聲,渾身打了個大大的激靈,俏臉刷地紅了,連耳根也紅透了。

並不是因為他拉她的右腿而弄痛了她,而是由於她的右腳掌隔著褲子觸碰到了他褲襠里的擎天柱,雖是有布料隔在中間,但一樣能感受到他老二的高度熱情與萬分的激情,她雖沒見過男人的老二,但也知道男人的褲襠里有一個能傳宗接代的小弟弟,乃是人類進化到高級的偉大結晶。

對於一位黃花閨女來說,沒有什麼比茨老牧恕

畢竟,性`愛這東西,是頗為神秘的。

還沒行過房事的黃花閨女特別看重這方面,對於性`愛又好奇又抗拒,好奇的是暗忖男女是怎麼做快**育運動的,抗拒是因為怕變女人。黃花閨女都有個情結,那就是她們視自己為少女或姑娘,絕不認為自己是女人。

女人這個詞,在女人的世界里,一般被認為是上了年齡,或者是行過房事的雌性人類才叫做女人。

而黃花閨女絕大部分不會承認自己是女人。

當然,不論是半老徐娘還是黃花閨女,在男人的眼裡,其實都是女人。因為她們都有共同的特點,只是年紀有些差別而已。

不過,在女人們看來,女人與少女,半老徐娘與黃花閨女,那是絕不相同的兩個概念,就像大象與老虎一樣,是差很遠的。女人把年齡看得很重,她們不喜歡別人問她們的年齡,在她們的心目中,永遠是十八歲。

是故,男人與女人,在看待女人這個詞的時候,由於對年齡這個詞的態度不同,就決定了男人與女人對「女人」這個詞的認知有頗大的出入。

一般來說,自稱女人的,對於性`愛之事沒那麼羞。

而自稱少女或姑娘的人,那對性`愛這種事多半是避而不談的,如果說起來,她們會羞到滿臉通紅的。

很大程度上,在說性`愛方面的事情時是羞還是不羞,可以看出雌性人類是女人還是少女。

如今,蕭婷婷這個少女,兼且是黃花閨女,她就對性`愛方面的東西特別敏感。

如果是行過房事的女人觸碰到王小兵那雄赳赳,氣昂昂的擎天柱,估計會臉紅的佔一成,歡喜的佔五成,假裝鎮定的佔二成,剩下的二成便是佯裝微慍,實質上卻是喜歡得不得了的了。

雖沒有完全接觸到,但她腦海里已有了個初步的印象:比我的腳掌還要長!

她沒有研究過男人的老二。

是以,她不知東方男性的老二標準長度是多少,還道每個男人都有王小兵那種上帝賜與的加大尺寸老二呢。

當腳底貼在他的老二上面時,她渾身有些酥軟,輕顫起來,既興奮又膽怯,暗忖男人的老二那麼粗壯,女人怎麼受得了?她沒有想到有些男人的老二也是很平常的,總的來說,世界上,還是女人的功夫平均值比較強一些。

男人中的戰鬥機不多,普通的播種機比較多。

「老婆,怎麼了?」他微笑問道。

「嗯,你放開人家的腳嘛,嗯,你壞,快放開」她微微晃著身子,有些撒嬌道。

不過,當她身子一動,自然右腿也跟著動,而右腿一動,腳掌自然也跟著動,而她的腳底正好貼在他的老二上面,腳掌一動,自然就與他的老二互動起來,不時地壓向前,又縮回來。

這樣,惹得他的老二起了性子。

雖是數次被她的腳掌壓得傾斜下去,可是倔強的老二卻是充滿了鬥志,誓要豎起來,絕不倒下去,被腳掌一壓,雖是側了側,隨即又彈了回去,依然精神昂揚地豎立著,敢問天有多高。

她領略了他老二的不屈不撓頑強毅力,暗暗心驚與佩服。

「嗯,小兵,放開我的腳」她膩聲道。

「老婆,我還沒看清楚呢,等我再看看你是不是塗了指甲油,只看一下,別急。」說著,他抓住她右腿的腳踝,輕輕地晃動起來,使她的腳底與自己的老二進行近距離的搏鬥,在那緩緩的磨動之中,他用老二大戰她的腳底,一**淡淡的快感傳到腦中樞神經,使人飄飄然。

估計,神仙也沒有這麼逍遙。

「矮,別這樣子,嗯,好酸,小兵,我好酸」她微張著檀口,輕蹙秀眉,嬌`哼道。

「老婆,你的腳掌好好看埃」他咂著嘴,口乾舌燥的,兩眼卻是射出精芒,盯著她胸前兩座飽滿而又堅挺的雪山,好像在修鍊一種透視眼,意欲隔著衣服把她兩座雪山的勝景全收於眼底。

「你,嗯,你,你哪裡看我的腳呢,嗯,都不知道你看哪裡」她俏臉如水蜜`桃,教人見了想咬一口。

「哈?呃,我在看你的腳趾埃」說著,他連忙收回了目光,專心地欣賞她如玉的腳趾。

她又好氣又好笑,試圖縮回腳,但被他兩手抓著,哪裡縮得回去?

而他卻還是邊欣賞她的玉趾,邊用手晃動她的右腳掌,以達到與他的老二摩擦的效果。只有磨擦,才能產生愛的火花。

只磨了幾下,她身子便有些軟了。

「矮,小兵,別這樣子嘛,人家好酸」於是,她轉了個方向,面對著他,然後抬起左腳,來蹬他的手。

「老婆,我只看看你右腳就行了。別用左腳蹬我。」說著,他雙手將她的右腿往自己的胯下一拉一塞,不但用屁股微微壓著她的右腳掌,同時還用雙腿夾`住她的右小腿,隨即,騰出雙手來抓住她的左腳,轉眼間脫掉了左腳上的涼鞋。

「啊,你怎麼坐著我的腳呢,嗯」她能感覺到他的老二在自己的右小腿上磨來磨去的,更撩人了。

「老婆,等我看看你的左腳腳甲,看看是不是跟右腳腳甲一樣的顏色。」他果真雙手又拉又抬她的左腿,但目光卻是看向她兩腿`之間,知道那裡隱藏著男人夢寐以求的神秘山洞,只要到了那裡,用老二去進行友好的訪問,那樣就能得到上帝早已設計好的快活。

「有什麼好看呢?還不是一樣的,嗯」她渾身打著激靈,嬌聲道。

「好像不一樣啊,喏,你左腳的腳甲比較紅潤一點,右腳的腳甲比較粉紅一點,各具特色,都是那麼好看。」他真想撲上去,然後扒下她的長褲與內褲,以老二為先鋒,一探她兩腿`之間的神秘所在,看那裡到底埋藏了什麼寶藏,教人如此想入非非。

他的欲`火已快到頂點了。

她從他灼灼的目光之中能感受到他的那股情`欲非常之濃烈,心裡也不知怎麼辦才好,畢竟她還有些抵觸,沒有想過這麼快就把身子交給他耕耘。

可是,眼下她也感覺到他是要來開發自己的身子了。

當腦海里浮現他那雄壯之極的老二時,就又怯又驚,暗忖要是他的老二捅進了自己的身子,那應該會很疼痛,想到下面要塞著那麼粗大的傢伙,她就渾身打激靈。

「小兵,嗯,我們回去上課吧」她懇求道。

「好,老婆,別急,待會有人來接我們的。你的肌膚越來越有光澤,越來越滑膩了。」說著,他在她的左腳掌上輕吻了一下。

「矮,你為什麼吻我的腳掌矮,別吻」她渾身輕顫起來,既有興奮,也有羞怯。

「老婆,你的腳真好看,這麼光滑,這麼雪白,很少見埃」他細細地欣賞著她的腳掌,由衷道。

「嗯,不嘛,你放開人家的腳」她微微掙扎著,身子半仰在車門上,美`臀對著他。

王小兵咂了咂嘴,又瞥了一眼她的兩腿`之間,露出一抹友好的微笑,好像在說:可以張開`兩腿嗎?

雖沒有聽他說話,但從他的神情,她便看出他那抹笑容的含義里了,渾身又打了一個大大的激靈,隨即,緊緊併攏著雙腿,連忙用手撐著座位,坐直了身子,盡量不要使他看到自己的美`臀。

不過,他閱女不少。

縱使不脫褲子,他也可以想象出女人的臀部的勝況。

當然,不能百分百准,但也有七八成準確,可以用作意`淫的對象。

看著她那楚楚動人的惹人愛的模樣,更是撩起了他的性`欲,本來欲`火就要焚身了,如今被她的迷人神情一吸引,小腹下面陡地又硬了三分,內勁四溢,擎天柱也抖動起來,似乎要發動總進攻了。

她能親切地感受到他老二在自己的右腳掌上不停地震動,雙羞又怯,不知如何是好。

「小兵,你坐著我的腳,好痛矮」她將身子坐得更直了。

「老婆,好痛嗎?」他又吻了一下她的左腳掌,目光盯著她胸前兩座怒突而出的飽滿雪山,聲音頗為興奮道。

「你幹嘛」她撅著紅唇,揮舞著兩隻小粉拳,輕輕捶打著他寬闊的左肩。

「老婆,你好漂亮。」說著,他雙手往前一抄一摟,便抱住了她的纖腰,隨即一拖,便把她的身子帶了過來,使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摟抱住她了。

「矮,你為什麼抱著我矮,嗯,你壞,放開我」她吃了一驚,也不知是怎麼就坐到了他的大腿上,嬌呼道。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520章為嬌妻泄恨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522章顛龍倒鳳(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