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19章安得美人心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2日 02:47 [字數] 811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形勢已到了這一步,王小兵沒什麼好想的了,只有硬著頭皮實施自己的計劃。

如果成功了,那就是猛虎出籠,可以生天了。

機會難得。

要是失敗了,以目前的種種跡象來推測,至多被打一頓,黑痣男還不敢就地開槍打人,畢竟,老闆要看到活人,而不是死屍。

綜合來看,這個嘗試是非常值得做的。成功的話,那就相當於得到了另一次的新生,失敗的話,被打一頓也能承受,連死亡都可以看作是回家那麼輕鬆,又何必計較挨一頓暴打。

是以,王小兵下了決心,一定要將計劃進行到底。

為了自己,也為了蕭婷婷,他拚了,此時不反擊,還待何時?

拚一拚,可能單車變摩托,如果不拚,到了目的地,到時要面對更多的歹徒,那就真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了。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放手一搏。

他不願看到蕭婷婷被這些歹徒凌辱,那就只有拚搏了。

「媽了個逼!你找死是不是啊1黑痣男被王小兵一番激將氣得暴跳如雷,狠不得一槍幹掉他,但又不敢,只是咬牙切齒,渾身發抖,臉上肌肉抽搐,頗為嚇人。

「我說錯了嗎?事實就是那樣,不然,你為什麼害怕到林子去?哈哈。」王小兵仰天笑道。

「媽了個逼!走!再滿足你一次!如果還提要求,直接揍死你個屌毛1黑痣男額頭青筋像蚯蚓一樣突出來,表明他的火氣已到忍耐的極限了。

說著,便與紅髮男一起押著王小兵朝那片小林子走去。

走了數步,又回頭叮囑黑膚男:「喂,看著那妞,別讓她跑了。」

「知道。」黑膚男伸手把車門拉上,站在車門旁邊,點燃一支香煙,抽起來。

如今,王小兵終於創造出了一次良機,能否抓住這次機會,逃出生天,那還是個未知數。以一挑二,空手的話,他有十成的信心打趴他們,可是,兩人手上都有槍械,實在比較麻煩。

這是其一,其一便是自己雙手被綁著。

如果不能將牛皮筋弄開,單憑雙腿,他沒有希望打倒二個打手,畢竟他不會佛山無形腳,不然,一腳一個,兩腳就收拾了他們。

在公路與那片小林子之間的是草地,走在上面,吧茲吧茲響著,王小兵心裡也有些焦急,嘗試著掙扎一下,但真的不可能將牛皮筋弄開,如果雙手被綁著,那什麼都幹不了。目前最迫切之事就是要將雙手解放出來。

怎麼才能弄開牛皮筋?

怎麼才能弄開牛皮筋?

……

他心裡不停地迴響著這句話,全副精神都在想著這個問題,一不小心,腳被草絆了一下,打了個趔趄,差點摔了一跤。

在後面跟著的黑痣男與紅髮男看到王小兵那滑稽的動作,不禁哈哈笑起來。

「看他,害怕得走路都要摔跤,真是好笑。還以為他真是條硬漢子,原來也是這麼怕死的。哈哈,要是真的用刀在他臉上晃兩晃,估計他要嚇得暈死過去。」紅髮男高談闊論道。

「哼,等到了終點,就有他受的了1黑痣男噴著煙氣,道。

王小兵回頭瞥了一眼後面兩個打手,暗忖道:笑,待會讓你笑到死!

轉眼間,便已走到了那片小林子前,林子里有高大的喬木,還有不少藤類植物,裡面比較昏暗,蚊子成團嗡嗡飛來飛去,好像在說:快來給我吸血,快來給我吸血。

踏入林子那一剎那,王小兵靈光一閃,忽然想到可以用三昧真火來試一試,估計能行。

想到這裡,不禁興奮之極。

蚊子雖多,但他也已不在乎了,要是能逃生,那就給蚊子吸些血也值得。

「媽了個逼,那麼多蚊子,喂,就在這裡1看著半空中黑壓壓的成團蚊子,黑痣男感覺再往前走,可能會被蚊子吸成一堆白骨,喝道。

「兩位大哥,我在那樹頭下方便吧,請過來幫我解開皮帶。」王小兵已當先走進了林子。

「媽了個逼,看不出你還想做皇帝1黑痣男凶霸霸道。

王小兵也不理睬對方,走到了一棵杉樹下,便轉身面對著二個打手,等待他們進來。此時,他立刻凝神屏息,在心裡呼喚道:三昧真火,快出來,幫我把綁住我雙手的那條牛皮筋燒斷。

這個計劃能否成功,就在這一刻了。

如果燒不斷,那就悲催了。

一秒,二秒,三秒……

在這等待的時刻里,似乎能聽到聲音在滴答滴答地流逝,也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他不知三昧真火是否能燒斷牛皮筋,如今只能暗暗欺啊,賜我好運氣吧!

隨即,便感覺小腹下面有一團熱量在蠢蠢而動。

轉眼間,那團能量便沿著經脈向雙手流過去,迅速之極,晃眼間,便已從掌心處溢了出來,正是他修鍊出來的初級三昧真火。

自從修鍊成功了三昧真火之後,他的心靈便與三昧真火相聯在一起,也不用出聲,只用思想,便能呼喚出三昧真火。他還沒用三昧真火燒過現實中的東西,不知能否燒斷牛皮筋,當喚出了三昧真火那一剎那,他既興奮又緊張。

興奮的是三昧真火出來了。

緊張的是三昧真火要是燒不斷牛皮筋,那就失望了。

在他運用三昧真火去燒牛皮筋之際,黑痣男做了個「你去」的手勢,吩咐紅髮男,道:「快去幫他解開皮帶。」

「為什麼是我啊?」紅髮男有些不願意。

「媽了個逼,你去不去啊?」明顯地,黑痣男比紅髮男更有震懾力。

「xxx……」紅髮男低聲咕噥著幾句極為難聽的髒話,便朝王小兵走過去。他滿肚子火氣,只想在王小兵身上發泄發泄。

而這個時候,王小兵心頭萬分高興。

只因他的三昧真火居然能燒斷牛皮筋,如今他雙手已解放出來,將三昧真火收回氣海里,然後依然背負著雙手,頗為悠閑地盯著正走過來的紅髮男,還露出一抹友好的微笑,等待獵物送上門來。

紅髮男要過來給王小兵解皮帶,心裡窩了一肚子火氣。

畢竟,沒人願意嗅屎的味道。

如今,紅髮男又見王小兵滿臉帶笑,雖是那麼陽光燦爛的笑容,但看在眼內,就特別不舒服,感覺是嘲笑自己,是以,還沒走到王小兵面前,就罵道:「他媽的,你個狗東西,還要老子來幫你解皮帶,一拳打趴你1

說著,已加快了腳步衝過來。

這種架勢,明顯是想給王小兵一腳。

可是,王小兵乃打架老手,只看他兩肩的姿勢,便知道他要幹什麼了,心裡冷道:過來吧,看我怎麼收拾你!

紅髮男不知是計,邊怒罵邊大步朝王小兵走過去,離王小兵還有一米的時候,便飛起右腳,想掃在對方的大腿上,以解心頭之恨。

在那電光石火一瞬間,王小兵身影往左一閃,以更快的速度抬腿,屈腳,踢出,幾個動作一氣呵成,如行雲流水般流暢,不偏不倚正好踢在紅髮男的褲襠處,砰一聲大響,明顯踢了對方的小弟弟。

一聲令人毛骨悚然的慘叫即時充斥林子。

紅髮男雙手捂著褲襠,滿臉充血,紅如門神,張開了嘴巴,一副極度痛苦的樣子,兩眼如死魚的眼睛往外突出,額頭已滲出豆大的汗珠。身子顫抖著,跪在了地上。

「尼瑪,你為什麼要打我啊1王小兵還是背負著雙手,瞪著紅髮男,道。

紅髮男自然不能開口說話。

在林子外的黑痣男透過葉隙,能基本看清林子里的兩人,只是沒留意,不曾看到兩人是怎麼動起手來的,只見紅髮男已跪在了地上,而王小兵還是站在樹下,頗為氣憤地瞪著紅髮男。

「媽了個逼!敢動手打人1黑痣男呸一聲將煙頭吐掉,沖了進來。

「是他先打我的。」王小兵背倚著杉樹,雙手背負著,露出一副驚恐的樣子,道。

「媽了個逼!讓你拉屎,你敢打人!老子打爆你的睾`丸1黑痣男還以為王小兵的雙手依然被綁著,加上自己手上又有槍,只要衝上去,一頓暴打,就可教訓王小兵,並不曾想到他雙手已解放了。

「不要打我。」王小兵也差不多能去競爭奧斯卡金像獎了。

「媽了個逼,不打你?揍死你1黑痣男揚起持槍的右手,想用仿五四手槍去砸王小兵的頭。

此時,兩人只相距半米左右。

王小兵等的就是這一刻。他背負雙手,就是要讓對方麻痹大意,俗話說大意失荊州,關羽那麼牛`逼的人在大意之下都被幹掉了,莫說黑痣男了。

衝到王小兵面前,再到揚手這短短的一秒鐘之內,黑痣男根本就沒有想到王小兵有什麼反擊的能力,他的注意力只放在了王小兵的腳上,未曾想到對方可以出拳,以為自己兩腳兩拳對付王小兵的兩腳,那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是以,戒備心大減。

王小兵的這一招偽裝做得非常之好。

如今,當黑痣男中路大開,沒有一點防守的時候,便是他出擊的最佳時機了。於是,將渾身的力量都凝聚在右拳之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出一記勾拳,重重擊在黑痣男的小腹上。

只聽到「砰」一聲巨響,黑痣男被打得彎下了腰。

王小兵怒火衝天,雙拳狂風暴雨一般擊在黑痣男的臉上,太陽穴上,只轉眼間,便將他打倒在地,隨即,王小兵撲在黑痣男的身上,掄起兩隻鐵拳,朝對方的腦袋往死里打。不消十秒,便將黑痣男打得暈死過去了。

而此時,紅髮男也已痛得暈死過去了。

為了安全,王小兵又用霰彈槍的槍托敲了幾下紅髮男的頭部,讓他徹底昏迷不醒。

如果不是還要去救蕭婷婷,他現在會在小林子里好好地整治兩個打手,要把他們渾身打到浮腫才停手。

「發生了什麼事?」外面傳來詢問聲。

王小兵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鎮定下來,暗忖道:打趴了兩個,但還有兩個,他們手上也有槍,如果我用槍跟他們對打,那是下策,畢竟我槍法不準,用自己的短處饒長處比較,那只有吃虧的份。

想到這裡,他放棄了用槍與他們對射的念頭。

外面的兩個打手明顯聽到林子里的慘叫聲與打鬥聲,如果要出去,怎麼才可以騙住他們呢?

只要騙過了關,近了他們的身,那就可故伎重演,將剩下的兩個打手收拾。關鍵是撒個什麼謊才能使他們相信自己說的話,說得不好,可能自己會被他們打一槍,那就悲催了,功虧一簣,他可不想看到。

於是,快速轉著腦子。

對於說謊,他並不陌生。平時,他經常會說些善意的謊言。如今,想找一個合理的謊言來騙林子外面的兩個打手,也並不難。

想了想,他便背負著雙手,衝出了林子,邊跑邊喊道:「快來救人,這裡有兩隻野豬!快來救人啊1

黑膚男與長發男都手持槍械,高度戒備著。

如今,見王小兵一副背負著雙手從林子里跑出來,神情是那麼的驚惶,好像真的有一種野豬追著他。兩個打手倒把注意力放在根本不存在的野豬上面了。

剛才,黑膚男與長發男也聽到了林子里傳出來的慘叫,都嚇了一跳,按理說,一個被綁住了雙手的人,怎麼也對付不了兩個手持槍械的人,但他們又隱約聽到有打鬥聲?不過,先前他們聽到黑痣男叱了兩句紅髮男,難道兩人打起來了?至於真實情況是怎麼樣的,黑膚男與長發男簡單的腦子都想不明白,只是有點緊張地握緊了手中的槍械,以防萬一。

當見到王小兵從林子里衝出來,他們頓時緊張起來。

不過,見到王小兵雙手還是被綁住的樣子,又鎮定了三分,再聽他說林子里有野豬,雖是半信半疑,但也有一大半注意力分到子虛烏有的野豬上了。

畢竟,快要到山邊了,這周圍確實有野豬。

是以,黑膚男與長發男根本確定不了王小兵所說的是真還是假。

轉眼間,王小兵便腳步趔趔趄趄地跑了過來,滿臉驚惶道:「快去救人,裡面有兩隻野豬正在咬人,太恐怖了,我差點被咬了。」他說時還渾身哆嗦的樣子,真是演得惟妙惟肖。

黑膚男與長發男面面相覷,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

野豬,只要對它們有一點了解的人都知道,縱使用槍,也難以驟然間解決它們。如果是兩隻野豬,那戰鬥力就頗強了,人要是正面與它們衝突,那估計是玉石俱焚的局面。因此,黑膚男與長發男也不敢貿然衝過去。

說話間,王小兵又已跑近了些。

在這種關鍵時刻,他掃視一圈,先看準黑膚男與長發男所站的位置,根據他們的位置距離,選擇怎麼動手。

莫以為這是很簡單的事,只要處理不好,那就隨時有可能吃一顆子彈。畢竟,這些打手是練過槍的,雖不是百發百准,但這麼近距離開槍,打中的機會還是挺大的。

是故,王小兵不得不格外小心。

到了這一步,要是還栽了個大跟斗,那就是陰溝翻船,太不值得了。

黑膚男站在左邊,長發男站在右邊,兩男相距不到半米,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先打一男,除非一拳能打暈過去,不然,另一男肯定會反應過來,那就危險了。要是能先引開一男的注意力,那就比較容易成事。

可是,怎麼引開一男的注意力呢?

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根本來不及再作什麼安排。

剛才,王小兵用了撩陰腳,把紅髮男給收拾了,如今,也照樣可以故伎重演,先將一男制住,再收拾另一男。

打定主意之後,他選定了先對長發男下手。這是因為長發男手持的是仿五四手槍,而黑膚男拿的是霰彈槍,在近身搏鬥之中,五四手槍更容易駕御,而霰彈槍比較長,不容易使用。

是以,這個策略,王小兵還是選得頗對的。

「你們快去救人了啊1他張大了嘴巴,驚訝地呼喚著,同時,已走到了長發男的面前,佯裝腳步不穩,身子一跌,用左肩去沖長發男的胸膛,而右手握拳,運足了十成內力,以閃電的速度擊向長發男的褲襠。

砰!

啊!

這一聲慘叫聲何其相似,那是歷史的重演。

剎那間,長發男雙眼也像死魚的眼睛突了出來,張大了嘴巴,一個字也說不出來,雙手捂著老二,慢慢地坐了下去,兩眼發暈,漸漸地痛到失去了知覺。

這一切來得太快了。

旁邊的黑膚男還在看著林子那方向,想看看會不會有野豬衝出來,當聽到長發男發出一聲令人毛髮直豎的慘叫,才驚恐地轉過頭來,一看,便見到長發男已坐了下去。

這不是令他最害怕的,令他最害怕的是他看到王小兵雙手已解放了。在他還來不及反應之際,王小兵便已閃身掠到了對方的身邊,左手握著霰彈槍的槍徽,右手握拳重擊黑膚男的肋部。

砰砰砰……

唉呀唉呀……

前一種聲音是王小兵右拳打在黑膚男肋部的聲音。

后一種聲音是黑膚男慘叫的聲音。那砰砰聲與唉呀聲交織成一曲驚悚的樂曲,在低空里迴旋,教人聞聽了睡覺都要發噩夢。

黑膚男被打得肋骨都斷了一條,哪裡還握得住霰彈槍,兩手一松,霰彈槍被王小兵用左手一場

轉眼間,形勢來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王小兵大吼一聲,將憋在心底的怒火釋放出來,雙手握著霰彈槍的槍筒,以平生所有的力氣往黑膚男的腦袋砸過去,莫說是血肉之軀,就是岩石也得粉碎。被他一氣砸了十數下,生生將黑膚男打得滿頭是血,倒地暈死,一動不動。

至此,他還不解恨,掄起霰彈槍,重重地打長發男與黑膚男的雙腿,直打到雙手有些累了,才停下來。

躲在車廂里的蕭婷婷聽到外面發出陣陣慘叫,也不知誰勝誰負,一顆芳心提到了嗓子眼,差點就要蹦出來,渾身顫抖,好像發冷一樣,根本不敢看車外,怕見到王小兵被打到不成人樣,那她會直接暈過去的。

是以,她雙手抱住了腦袋,彎著腰,將頭伏在膝蓋上。

當聽到車門「嚓」一聲被打開之際,她嚇得猛地肉跳一下,將頭緊緊地貼在膝蓋上,更不敢往外看。

「婷婷,沒事了。」這是多麼熟悉的聲音,就像一股甘泉流進她的心田裡,將鬱積在那裡的驚恐統統驅走,給人勇氣,就像小時候被同學欺負,有爸媽出來給自己撐腰一樣覺得安全。

慢慢地,她抬起了頭。

當看到王小兵站在車外時,她高興得立刻撲了過去,眼眶裡的淚花再也忍不住,往外涌,化成一滴滴晶瑩的淚珠,滴在他的肩膀之上。

「小兵,我好怕」她緊緊摟著他的豹腰,柔聲道。

「寶貝,沒事了。我把他們收拾了。」說著,他雙手捧起她的俏臉,輕輕地在她薄潤的紅唇吻了一下,安慰道。

「真的嗎?」她黑而亮的美眸凝視著他,對他充滿了濃濃的愛意。

「對,待會我們就可以回去了。乖,別怕,有我在,就是天塌下來,我也會先幫你撐著。」他非常誠懇道。

「嗯」她知道他說的全是肺腑之言,打心底里感動。

要不是還有手尾要處理,王小兵就趁現在這個機會,扛她進車廂里,然後用柔舌功佔領她的檀口,再脫掉她的衣服,吻遍她的玉`體,最後用不世出的老二到她胯下的神秘山洞去作友好的訪問,以增進兩人的情意。

不過,現在還不行。

四個打手被打暈過去,始終還會醒的,如果現在不採取一些措施,到時釀成嚴重的後果,那倒是得不償失。

於是,他又吻了一下她的紅唇之後,雙手祭出太極掌,輕輕地愛撫她的脊背,道:「你先上車坐一坐,等我處理這四個鳥人。」

「我們報警,好嗎?」蕭婷婷獻計道。

「不好。」他如是道。

為什麼報警不好呢?如果報了警,警察來處理的話,至多當作是一件打劫罪來處理,那就便宜這些歹徒了。如果王小兵是個普通人,那他應該選擇報警,這樣就可以了。不過,他不是普通的中學生,而是有實力的人物,如果選擇報警,那就便宜了對方。

是以,他要私自解決這件事。

教訓四個打手,那還是小事,他只想知道是誰叫他們來綁架自己,把幕後主使找出來,然後報回這個大仇,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為什麼呢?」蕭婷婷不明白王小兵的意思。

「你先上車坐著,我來處理,我把他們拖到林子里。你在這裡待我。」黑道的事情,很難跟她解釋清楚,如果有充裕的時間,那倒不妨向她娓娓道來,以消遣時間,可是如今時間緊迫,不能耽擱,不然,拖久了,要是最終目的地有人出來找這四個打手,那極有可能被發現。

最重要的是這輛麵包車已停在了通往最終目的地的路上,只要有他們的同夥經過,就會被看到。

是以,王小兵道:「婷婷,如果有人問你他們去哪裡了,你就說去追王小兵了。再問你是誰,你就說是他們之中的一個的表妹,搭順風車回家去一趟的。明白嗎?」

「嗯,我知道了。你也要小心。」她叮囑道。

「知道了。」說著,他拉上了車門。

鬆了松筋骨,隨即將長發男拖到林子里,再回來將黑膚男拖到林子里,隨即,將他們的上衣脫了下來,撕爛,用來綁他們的手腳。他用手探了探四個打手,發覺他們只是暈死過去而已。

幹完這一切,王小兵也感到有點累,於是從黑痣男的身上搜出自己的那包好日子香煙,抽出一支,點燃,坐著吸煙提神。

如今,他算是安全了。

十數分鐘之前,他還在擔心自己的安危,覺得自己是九死一生,他不但為自己擔心,也替蕭婷婷擔心。幸好他膽子比較大,敢於嘗試,才扭轉了局面,不然,要是被帶到了最終目的地,那就真的是凶多吉少。

縱使能撿回一條小命,估計也是半死不活,下半生得躺在床上過日子。

到底是誰要綁架自己呢?

對於這個問題,王小兵覺得並不難思考,他雖有不少敵人,但有這個能力可以叫四個持槍械的打手來綁架自己的,絕不是一般的混混,肯定是在黑道上比較有實力的。在黑道上比較有實力的,而且仇恨比較大的,當時的樹林四少之一的霍啟民算是一個。

不過,自從霍啟民被廢了之後,他的手下也散了,不再跟他混了。

是以,這四個打手是霍啟民請來的可能性非常低。

除此之外,王小兵還與不少混混有過恩怨,但那都是以前的事了,而且,那些混混沒這個能耐可以叫到四個持槍械的打手來對付自己。只要是在這一帶混的都知道,想要對付他王小兵,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會是誰指使這四個打手來綁架王小兵呢?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