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17章患難見真情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1日 04:35 [字數] 807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如果不是與董莉莉同班又是同桌,估計蕭婷婷會爭取做王小兵的女朋友。自從那次他幫了她的大忙之後,她就喜歡上他了,隨著時間的流逝,她對他的愛意有增無減,她也知道他對自己有意思,可是,他的正牌女友就坐在自己旁邊,她沒勇氣投進他的懷抱。

畢竟,她不想與董莉莉吵架。

有時,她刻意去忘記他,可是,適得其反,越是想要忘記他,便越思念他。她很痛苦,既不想與董莉莉翻臉,又想做他的女朋友,但她知道兩者不可兼得,想做他的女朋友,就必然會與董莉莉產生間隙,是以,她也不知該怎麼做。

愛情來了,如果不接受,那真的會很折磨人。

每當夜深人靜之際,她的腦海里就會浮現他的音容笑貌,彼時,便是她思念最濃的時候,她恨不得立刻飛到他的身邊去,依偎在他的懷抱里,感受他那股男人的陽剛魅力。

一晚失眠之後,第二天見到他,她就更加難以集中精神上課。

這種情況雖不是天天發生,但也隔三岔五來一回,使她很無奈。她知道自己已逃不出他的五指山,算是他的人了,只是,還沒到時候,是以,一直都沒有與他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她好想找個機會與董莉莉探討一下:兩個人一起做他的女朋友。

但這種想法明顯難以被董莉莉接受,因此,她也不敢說出來,一直憋在心裡。每當在教室里見到王小兵,她就感到心裡很舒服,只要回到了宿舍,就開始思念他。她有時很惱火自己為什麼要這樣。

砍頭不要緊,愛情價更高。

敢問愛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以相許。

她終於明白了這兩句話的含義:愛情可以使人瘋狂。

在愛情的世界里,許多事是不能用平常比較理智的情況下的眼光來看待的,愛情有時是盲目的,但也是甜蜜的,明知是盲目的,卻願意一直走下去,只為了品嘗那一點點的甜蜜,縱使上刀山下油鍋,也在所不惜。

愛情的奇妙之處,難以道荊

如今,聽到王小兵肯為自己出力,蕭婷婷心頭便湧起甜蜜的感覺。

「知道是什麼人問你堂弟要保護費嗎?」作為樹林四少之首,這種小事,只要一出馬,便能搞掂,王小兵是這樣想的。

「不清楚,我就聽他說有人要他交保護費,問我認不認識你,請我求你幫忙。」蕭婷婷微微搖著頭,道。

「哦,那沒事,等那些人來問你堂弟要保護費的時候,叫他們來見我,我跟他們說。」美女開口求到自己,莫說這點小忙,就是大忙,他也會相幫。

「我聽我堂弟說,他們叫他中午拿錢給他們,他們會在校外等他,那怎麼辦?」蕭婷婷微微焦急道。

「這樣啊,那我到時跟你去一趟。」王小兵爽快道。

「那先謝謝你了。」她嫵媚笑道。

「客氣什麼。」他掃視一眼,見董莉莉微有醋意,便笑道:「你倆是我的小老師,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開口,只要我能辦到的,我一定幫你們完成。」

聞言,董莉莉努了努薄潤的紅唇,嘴角溢出一抹笑意,便轉過頭去背誦英語課文了。

「麻痹,什麼人敢來我們學校收取保護費啊,麻痹,老子見了他們,一拳一個打倒,叫他們知道這是誰的地盤,麻痹,老子沒發威,還當老子不到,麻痹,等老子去將他們打成肉醬。」想到可以打架,謝家化剛才那縷困意頓時消散,兩隻牛眼射出精芒,一副興奮之極的樣子。

如果他真的去了,估計不打到人家滿地找牙都不會停手。

不過,這種小事,王小兵自己去走一趟,基本也可解決了。在這方圓十數里內,只要是在道上混的,沒幾個不認識他的,只要他開口,對方就得給面子。其實,這真的是很簡單的一件事,他只想帶蕭婷婷出去兜兜風,藉機揩揩油,藉此來與她拉近些距離。

從軍訓那時起,他就對她有意思。

可是,那時不與她同班,難以接近她,加上當時白光偉正在追求她,不準別的男生去泡她,而他彼時的實力也不敢與白光偉叫板,是以,只能過過眼癮。

後來,收拾了白光偉之後,終於解放了她。加上又是同在一班,還是前後桌,當真是近水樓台先得月,早已將她的一顆芳心俘虜過來了。他知道她對自己有意思,但她的愛意表現得不夠明顯,他想多半可能是由於董莉莉的原因。

因此,他想用摩托搭她出去兜兜風,順便向她表白表白。

早就想耕耘她的身子了,等了這麼久,就是找不到機會去挑逗她,不知她的真正意思,平時,她又經常與董莉莉在一起,難以與她單獨相處,想要創造出這樣的機會,又怕董莉莉看穿,那倒有點沒意思,是以,只想等天然的機會出現,那就可天衣無縫。

果然,只要做好準備等待,那就會有實現的一天。

如今,機會來了!

他覺得正是表現表現自己高大形象一面的時候,故此,一定要帶她去當場看看,讓她見識一下自己的威風,等把事情辦妥,他估計也就是三五分鐘的事情,剩下的時間,便用摩托搭她兜風,看看路邊的風景,同時調調情,那也頗為有滋有味。

打好如意算盤之後,他倒有點迫不急待希望中午放學的時間快點到來,畢竟課餘時間去泡泡妞,那樣可以消除腦袋的疲勞,提高學習效率。

是故,放了學之後,談談情,兜兜風,非常適宜。

而談情說愛這種事,不能有電燈泡在場,否則,會失去許多味道。是以,他也不想謝家化跟過去。加上這種小事,不需要那麼多人去,只他一人去就行了。

「黑牛,我跟婷婷去就行了。」王小兵勸道。

「麻痹,老子要是去,直接將他們打死。看看是誰那麼大膽,敢來我們學校收取保護費。」謝家化雖不明王小兵的真正用意,但也聽他的話,於是放棄跟去的念頭。

光陰易逝。

轉眼間,便到了中午放學的時間。

這是同學們最快活的時候,坐了一上午,聽老師講課,做作業或者做卷子,如今終於可以出來透透氣,吃飽之後還可以回宿舍休息休息,確實是一天之中第二快樂的時候。第一快樂的時候便是下午放學。

王小兵與蕭婷婷、董莉莉到學校飯堂吃飯,出了教室之後,便道:「婷婷,你堂弟呢?」

「我去叫他來。在飯堂門口見。」說著,蕭婷婷便輕移蓮步,自去找她的堂弟了。

想到中午可以帶蕭婷婷出去兜風,王小兵心裡頗為愉悅,吹起口哨來。

在一旁的董莉莉能感受到他的心思,幽幽道:「誒,幫她辦完了事,要快點回來,還要幫你輔導呢。」

「哈?呃,這個埃可能沒那麼快辦妥。」他愣了愣,訕訕笑道。

「我不管,你要快點回來。」她有點小性地努著紅唇,道。

「那我儘快吧。」他應道。

其實,去幫蕭婷婷說情,那不用多久,估計數分鐘之內便行了,但之後要搭她去兜風,這就要不少時間了,兜完風,如果有可能,還想做一快活的體育運動,是以,更要時間。說不定下午又要曠幾節課都有可能。

到了學校飯堂門口,王小兵在等蕭婷婷,董莉莉則去幫他打飯。

其他男生見到董莉莉為王小兵打飯,都羨慕得不得了,一般來說,他們見到男生為美女打飯,實在極少見到美女為男生打飯的,除非那男生真的有極大的魅力,不然,想都不要想。

而王小兵正是有魅力的男生,深得董莉莉的喜愛。

一會,蕭婷婷帶著她的堂弟蕭樂山來了。

「兵哥。」瘦弱的蕭樂山見了王小兵,連忙問好道。

「好,是什麼人問你要保護費啊?」王小兵只想知道那些收保護的混混是哪個幫派的。自從他的實力強大起來之後,就沒什麼校外的混混敢來東興中學收保護費了。他都想不明白到底是哪路混混敢來太歲頭上動土。

「我也不認識他們,那天下午,跟同學出去釣魚,回來的時候,在路上遇上他們。我明明沒有撞到他們,他們偏說我的鄧們,要我賠二百塊,要不,就砍斷我手腳。」蕭樂山神情驚惶道。

「不用怕,我待會跟你去見他們。」王小兵拍了拍蕭樂山的肩膀,道。

「還不快謝謝兵哥。」蕭婷婷催促道。

「謝謝兵哥。」蕭樂山一迭聲道。

「不用謝,都是自己人,快吃飯吧。」王小兵說了一句頗讓人玩味的話。

蕭婷婷自然明白他說的是什麼意思,努了努薄潤的紅唇,滿臉含笑,臉蛋上浮著淡淡的紅暈,一副害羞的迷人神色。她是真心喜歡他,想到他對自己有情有義,覺得要是能做他的妻子,那也是件頗幸福的事。

當然,她還未曾想到要是做他的嬌妻,不但幸福,還很性福。

只要她嘗試過一回,便終生難忘了。

花了十多分鐘便吃完了午飯。

隨即,王小兵帶著蕭婷婷與蕭樂山走到停車棚,推出摩托跑車,跨上去,回頭笑道:「上來吧。」

「咦,你以前不是這台摩托的,什麼時候換新車了。」蕭婷婷打量一眼那台摩托跑車,滿臉羨慕的神色,柔聲道。

「哈哈,換一台好點的摩托,搭你兜風。」王小兵以戲謔的口吻說道。

如果她要生氣,那自己也沒那麼尷尬,而且,這也是一種表白的方式,雖直接,但也不顯得生硬,有迴旋的餘地。

蕭樂山雖是初一的學生,但也知道了一點男女之間的事,聽王小兵那樣說,便明白他是在泡自己的堂姐了,站在一旁,有點不好意思地呵呵笑著,走開不是,不走開又不是,都不知怎麼做才好了。

作為當事人,蕭婷婷聽了心裡喜滋滋的,但因為蕭樂山在一旁,她有點發窘,淡淡地橫了王小兵一眼,但玉`唇卻泛著濃郁的笑意。

「哈哈,快上來吧。」王小兵掃視一眼她健康而嬌嫩的身子,不禁咂了咂嘴,道。

「弟,你先上吧。」蕭婷婷微笑道。

「好。」蕭樂山便坐在了中間。

其實,王小兵是想叫蕭婷婷坐在中間的,這樣,就可體味到她胸前兩座堅挺飽滿雪山給自己脊背帶來的舒服按摩了。可惜,蕭樂山坐在了中間,他微有失望,暗忖蕭樂山不識趣。

蕭婷婷已看出了王小兵的意圖,見他一副如意算盤落空而不甘的神色,又好氣又好笑。

摩托跑車搭二個人,那比較擁擠。

如果蕭婷婷坐在中間,那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必然會擠壓在王小兵的背脊上,那他就享福了。

「他們叫你拿錢到哪裡給他們?」王小兵問道。

「就是東興醫院旁邊的那塊草坡。」蕭樂山早已聽說過王小兵的的大名,知道他能幫自己,心裡也鎮定了許多。

「好。」王小兵擰動油門,朝東興醫院旁邊那塊草坡駛去。

東興醫院離東興中學沒多遠。

轉眼間,便到了。

三人下了車,掃視一眼,見那塊草坡上空蕩蕩一個人也沒有,王小兵問道:「他們是跟你開玩笑的還是說真的?」

「他們當時很兇狠地打我,還向我同學問我的名字,班級,然後才讓我走。他們說要是不賠二百塊給他們,就把我給剁了。我敢肯定他們說的是真的。」蕭樂山回憶被打時的情景,還心有餘悸,臉色煞白。

「他們說是中午?」王小兵也不敢肯定人家會不會來。

「是埃」蕭樂山點頭道。

「那我們等一下吧。走,到那石椅上坐一坐。」王小兵指了指草坡上的石椅,當先走了過去。

三人便走了過去,坐在石椅上等待。

王小兵可不想在這裡等一個中午,畢竟枯坐著沒什麼意思,搭美女去兜風,那才有意思,等十分鐘,如果還不見人,那他就走人。

三人坐在石椅上,蕭樂山不停地看向縣道的兩頭,而王小兵卻不時地瞥向蕭婷婷,嗅著她如蘭的體香,心神頗為愉悅,看著她那滾圓的美腿,他真想伸手去摸一摸。她微勾著頭,不時掀起眼瞼,瞥一眼王小兵,見他正津津有味地盯著自己,便又連忙移開視線,含笑地咬著紅潤下唇,風情萬種,極為迷人。

十分鐘不知不覺間便過去了。

「喂,他們可能是開玩笑的,嚇一嚇你的,你走路回學校,鍛煉鍛煉腳力。」王小兵對蕭樂山道。

「呃,好。」蕭樂山也明白王小兵的意思。

「咯咯,我跟你一起走路回去吧。」蕭婷婷也站了起來,又努了努紅唇,便抬步要走。

「婷婷,我還有個物理問題要請教你呢。」王小兵一陣焦急道。

「咯咯,回到學校我們再討論吧,這裡又沒書,又沒草稿紙,又沒筆,講不明白的。」蕭婷婷雖想與他在一起,但又怕跟他單獨相處,心裡頗為矛盾。

就在這時,有一台摩托車從路的盡頭出現了。

蕭樂山第一眼便認出了摩托車上的青年就是那天打自己的其中一個青年,嚇得顫聲道:「兵哥,他來了1

正在與蕭婷婷眉目傳情的王小兵循聲望去,見路的轉彎處果然有一台摩托車,車上共二人,定睛細看,並不認識那兩個青年,不過,他想等他們過來之後,再以比較客氣的口氣跟他們說明情況,如果對方不給面子,那就堅決打趴他們,以他的身手實力,莫說兩個青年,就是四個,他也不放在眼內。

當然,這是指空手的情況下。

「不要怕,有我在,可以幫你搞掂。」王小兵又拍了拍蕭樂山的肩膀,示意他鎮定。

「弟,兵哥真的很有料,他可以幫你的,別怕。」見到蕭樂山兩腳有些輕顫,蕭婷婷也安慰道。

本以為那兩個青年會直接開摩託過來,殊不知,他們見了王小兵之後,居然調轉了車頭,一溜煙逃走了。轉眼便消失在路的轉彎處。

「哈哈,我還打好了腹稿,準備跟他們講大道理,想不到白費工夫,他們就這樣子走了。」王小兵有一種勝利的自豪感。

「哇,兵哥,你果然利害,他們一看到你就跑了啊1蕭樂山佩服得五體投地。

「我都說了兵哥可以幫你的,看你怕成什麼樣子,臉都白了,以後再遇到這樣的事,就直接找兵哥,他能幫你擺平的。」蕭婷婷也為認識了這麼一位有實力的人而感到高興,說話的語氣充滿了仰慕。

「哈哈,山仔,遇到這種事,先好好跟他們說你認識我,是我的親戚,那他們就不敢欺負你了。」王小兵指點江山道。

「知道了1蕭樂山靠上了這麼一座大山,興奮得兩眼發光。

「好了,我們走吧。」王小兵想搭蕭樂山回去,讓他下車,然後再搭蕭婷婷去兜兜風,縱使沒機會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也可以增進兩人的感情。

他從蕭婷婷的眼神可以看出,今天想與她做快活體育運動,那還有難度。

於是,王小兵跨上了摩托車,笑道:「婷婷,坐這裡。」

「咯咯,弟,你先上。」蕭婷婷早已看出了王小兵的用意,雖想坐中間,但又有點矜持,是以,不願上去。

「我啊?」蕭樂山也明白王小兵的意思,「姐,還是你先上去吧。」

「誒,姐叫你都不聽,快點上去。姐坐後面。」她含笑催促道。

「女士優先。婷婷,不用客氣,坐中間吧,比較安全的。我們兩個男的坐前後,那才符合紳士的規矩。」王小兵搬出大道理道。

「咯咯,我不信這是什麼紳士規矩。」蕭婷婷有些忸怩,既想坐上去,又不想,實在是矛盾之極。

就在三人討論著是蕭婷婷該坐中間還是蕭樂山該坐中間的時候,又見一輛麵包車從路的轉彎處疾馳過來。轉眼間,便到了王小兵的旁邊。

麵包車的車門「嗖」地一聲打開了,衝下四個男青年。

登時,王小兵的臉色變得極為凝重。

並不是那四個男青年長得像牛頭馬面,而是他們手中都有兇器,不是刀棍,而是槍械,二支霰彈槍,二支仿五四手槍,全都指著王小兵。

剎那間,氣氛變得極為恐怖。

蕭樂山又開始渾身打顫,臉色如土,明顯是被這種陣仗給嚇住了。

而蕭婷婷也未曾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景,俏臉也刷地白了,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只盯著王小兵,唯他馬首是瞻。在這種時候,她也只能依靠他了。

「嗨,朋友們,這是什麼意思?」王小兵心裡雖有二分緊張,但見慣了大場面,到底還能控制情緒,至少表面保持鎮定,問道。

「廢話少說,別亂動!不然一槍打瓜你!把他的手綁緊1那個下唇有顆黑痣的青年看來是四人之首,吩咐道。

於是,那個手持霰彈槍的紅髮青年走了上來,用槍嘴戳了戳王小兵的豹腰,冷道:「把手放在背後1

在這種情況下,王小兵也只有照做了,畢竟他不是神仙,面對四支槍,他也不敢亂動。此時他只是在想:這是不是三個老古董派來的人。

「朋友們,至少讓我知道跟你們有什麼仇吧?我好像從來沒見過你們,應該沒什麼仇。對不對?」他只是想確認一下到底是誰要幹掉自己。

「哼,問那麼多幹什麼!該你知道的,自然會告訴你,不該你知道的,別多嘴1黑痣男又發話了。

蕭婷婷姐弟倆嚇得渾身顫抖。

王小兵心裡頗感內疚,本來是要來幫蕭樂山的,現在卻弄成這樣子,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好,朋友們,估計你們是想劫走我,跟他們沒關,放他們走吧。我會跟你們走,任你們處置。」如今,王小兵想著怎麼讓蕭婷婷姐弟倆脫險,到時只有自己一人,那就可隨機應變,逃生的機會就大很多。

「哼,看不出你還挺有情義的嘛1黑痣男冷笑道。

「你說對了,我對朋友向來有情有義。他們只是想搭我的順風車去買點東西,真的與這件事無關。」王小兵雙手已被那紅髮男用牛筋縛了個結結實實。

「哼哼,」黑痣男鼻子冷哼著,掃視一眼蕭婷婷與蕭樂山,最後又多看了蕭婷婷兩眼,色眯眯道:「那個屌毛可以放了,但這個美妞得跟我們走一趟。嘿嘿,好漂亮的妞埃好久沒見過這麼正的妞了1

「小兵」蕭婷婷臉色更白了。

「好,那讓他幫我推摩托回學校吧。山仔,不要告訴任何人。記住了,這是諾言,說到要做到。」王小兵鎮定道。

「知,知道了,我,我不不,不會說,說出去的。」蕭樂山都快要暈過去了。

「還不快滾!要是你敢到處亂說,那我們到學校將你揪出來,一巴掌打死你個屌毛1黑痣男狠狠地瞪了一眼蕭樂山。

蕭樂山連連搖頭,出了吃奶的力氣,幫王小兵將摩托跑車推回學校。

現在,王小兵雙手已被縛了個結實,蕭婷婷倒沒有被綁縛。

那個黑痣男兇狠道:「上車1

隨即,另一個手持霰彈槍的長發男與另一個手持仿五四手槍的黑膚男晃著槍口,指著王小兵,要他上車。王小兵只得上了麵包車。

「小兵」蕭婷婷滿臉驚恐道。

「沒事的,鎮定些。」王小兵露出一個笑容,安慰蕭婷婷。

「快上去,媽了個逼,要老子干到你上去,是不是啊1黑痣男瞪起雙眼,凶光四射道。

蕭婷婷也顫抖著上了車。

隨即,由長發男駕車,另三個男青年守著王小兵與蕭婷婷。麵包車發動之後,便朝與東興中學相反的方向馳去。

「不知是哪位朋友想見我呢?」王小兵知道形勢嚴峻,想要逃生,那先得麻痹這些人,然後伺機反擊,不然,估計這回是九死一生。

「哼,我們老大說你不是個冷血的人,喜歡助人,現在看來果然被我們老大說中了。你不夠冷血,看來成不了大事1黑痣男一副識人無數的神情,冷道。

「我就是有點熱血,偶爾衝動就會幫人,這一點,我承認我改不了,我也不想改。」王小兵心念電轉,暗忖這些人多半是全廣興派來的,道:「全廣興要見我嗎?他該知道如果我出了事,他也只有死路一條。」

這可不是恐嚇,如果他真的有個三長兩短,那洪東妹絕對不會放過三個老古董。

「閉嘴!再多嘴,用臭襪塞你的嘴!不該問的別問1黑痣男用槍嘴指著王小兵的頭,一字一頓道。

「我兜里有包煙,幫我點燃一支,怎麼樣?」王小兵知道再問下去,只有吃虧的份,只好改變策略道。

「嘿嘿,這塊勞力士不錯嘛,待會就是老子的了。」黑痣男像是在察看自己的家產一樣。

「他的大哥大是我的。」紅髮男也提早預訂王小兵身上的東西。

剎那間,四個男青年都在提前瓜分王小兵的物品,亂鬨哄地爭吵起來。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