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13章美人發難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19日 03:28 [字數] 825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酒這種東西,實在很奇妙,只要喝了,那平時不說話的人可能會變得像八十老太一樣嘮叨個不停;平時膽子小的就會變得膽子大;平時力氣小的也會驟然間變得力氣大些。

自古以來,人們的生活就不曾離開過酒。

上至王公大臣,下至平民百姓,對酒是又愛又恨。酒能成事也能壞事,它是一把雙刃劍。

如今,王小兵就是要利用這把雙刃劍的有益一面。

以他的估算,只要張芷姍喝得有三四分醉了,那必然就無話不說了,到時,大家越談越投契,越談越來『性』趣,不用多想,也知道可以在床上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來鍛煉身體了。風流小農民513

張芷姍確實不會喝酒,從她小抿一口啤酒那輕蹙秀眉的神情可以看出來。

「怎麼啤酒味有點餿味呢?」張芷姍喝了一小口,『露』出一個不喜歡的神情,問道。

「那不是餿味,啤酒是經過發酵得來的,那是啤酒特有的味道,喝慣了就沒事了。姍姐,你應該多喝點啤酒,其實,適量喝啤酒,也是可以美容的。」是真是假,他也不太清楚,只是聽說過。

「是啊,不但可以美容,還可以使血『液』暢通流動,確實是對身體有益的。」杜秋梅也在一旁附和道。

「咯咯,但我不喜歡這種味道。」張芷姍終於『露』出一抹嫵媚的笑容,道。

「喝多幾次就行了。以後我們聚餐,會經常喝點酒,比如啤酒,葡萄酒,雞尾酒之類的,女人不用海喝,但也要會喝一點才行。」杜秋梅侃侃而談道。

張芷姍笑而不語。

氣氛剛剛有點活躍,但又沒了話題,陷入沉默之中。王小兵轉念一想,笑道:「我說個笑話給你們聽,如果覺得好聽,那你們就飲一口啤酒,如果不好聽,那我就飲一口啤酒,怎麼樣?」

「好啊1杜秋梅熱烈歡迎道。

「我喝多了會醉耶」張芷姍不知是計,柔聲道。

「只喝那麼一點點,哪裡會醉,我告訴你,就是不會喝酒的人,喝個一瓶兩瓶,都不會醉。」王小兵胡吹道。

「他說的是真的。啤酒不容易醉的,跟喝水一樣,就是比白開水要有營養些。」杜秋梅笑道。

張芷姍沒怎麼喝過啤酒,也確實不知自己喝到多少才會醉,聽兩人那樣說,還道真是喝個一二瓶都不會醉。其實,一般不會喝酒的人,只要喝半瓶,基本就有三四分醉了,喝一瓶,那可能就有九分醉了。

啤酒的酒精度數不高,但也是會醉人的。

想了想,張芷姍笑道:「那好吧。」

王小兵端起玻璃杯喝了一口啤酒,潤潤喉,清清嗓子,道:「一位漂亮mm從的士下來,司機突然趕忙把頭伸出車窗外,沖著漂亮mm大聲喊道:『小姐你像雞。』漂亮mm臉一紅,扭過頭來怒罵道:『你tmd的才像鴨/然後的士走了。這時,漂亮mm才追著的士喊道:『師傅,我相機,我相機/」

「誒,之前她不承認像雞,後面又怎麼自己說像雞呢?矛盾。」張芷姍沒轉過彎來。

「咯咯,姍妹,你錯了,他說的是用來拍照的相機埃」杜秋梅糾正道。

「哦,原來這樣子,咯咯」張芷姍明白過來。風流小農民513

「那你們是不是要喝一口啤酒?」王小兵做了個請的手勢,道。

「那當然,你講笑話給我們聽,而且還不錯,我們聽了,心情很好,作為回報,就喝一口,但不能喝多,約定是一口,那就是一口,來,姍妹,我跟你乾杯,喝一口。」杜秋梅做起專門的托來,也像模像樣。

無奈之下,張芷姍只得端起酒杯與杜秋梅碰杯,抿了一小口。

「姍妹,大口的喝,這樣獎勵他,要他繼續講笑話給我們聽。」杜秋梅明白王小兵意圖,於是慫恿道。

「對,姍姐,你根本沒有喝吧,只用舌頭點了一下。」王小兵瞥了一眼張芷姍的酒杯,道。

「哪裡,喝了。」張芷姍嫵媚笑道。

「再補一口吧。」杜秋梅勸道。

在二人的輪番勸說之下,張芷姍只得又補喝了一口,看她輕蹙秀眉的樣子,她真的不喜歡啤酒的味道。

一口一口地喝,不用多久,也可以喝個三二杯了,到時,張芷姍自然有三分醉意,大家聊起來,氣氛就會更活躍。

萬丈高樓從地起。

王小兵也喝了一口,又繼續道:「某男看到一則廣告:不開刀,不住院,讓你的生`殖器輕輕鬆鬆變大變粗。看完廣告大喜,於是立刻匯款。數日之後,收到郵包,急切地打開一看,『操』,原來是一個放大鏡1

這一回,兩美人都聽懂了。

「噗哧」一聲,張芷姍掩嘴而笑。

「快點報答我,喝一口啤酒。」王小兵催促道。

「姍妹,我們快喝一杯,讓他繼續說笑話給我倆聽,來,我敬你一杯。」杜秋梅又舉起酒杯,與張芷姍碰杯。

張芷姍不知是計,又喝了一大口。

隨即,王小兵又說了一個笑話,兩美人再喝了一大口啤酒。轉眼之間,一杯啤酒便見底了,隨即,他給兩美人又各斟滿了一杯……

如此循環反覆下去,不知不覺間,張芷姍便已喝了三杯啤酒了,也就差不多相當於一瓶啤酒,她俏臉紅暈飛舞,醉眼『迷』離,明顯有四分醉了,腦袋雖還有幾分清醒,但不那麼害羞了,話也多了。

這正是王小兵希望看到的。

餐桌上的飯菜沒吃多少,而啤酒倒喝了四瓶。

「來,吃一塊魚肉。」王小兵挾了一塊魚腩送到張芷姍的嘴裡,微笑道。

「你也吃一塊。」有些醉意的張芷姍也挾了一塊給他。風流小農民513

如果在完全清醒的時候,她是沒有膽做這個的,除非杜秋梅不在這裡,不然,她是決做不出的。

「你們真恩愛矮」杜秋梅喝了點啤酒,體內欲`火上升,也已按捺不住了,兩眼盯著王、張二人,羨慕道。

「梅姐,你也吃一塊。」說著,他也挾了一塊給杜秋梅。

「咯咯,那謝了。」杜秋梅張嘴一口吃了。

「嗯,不」張芷姍湧起一股醋意,撒嬌道。

「來,姍姐,坐到我大腿上,我餵給你吃。還有許多魚腩肉。」他一把將張芷姍拉了過來,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酒能『亂』『性』,果然一點也不錯。

他沒椎閆【疲體內欲`火也越來越盛了,小腹下面早已豎起來,頂起了醒目的「小帳篷」,如今,張芷姍坐在他的大腿上,正好被他的雄壯老二頂個正著,啊了一聲,移了移豐`『臀』,坐在他一條大腿上。

不過,她的豐`『臀』被他的老二磨來磨去,渾身酥軟之極。

「矮,別」她如今不是怕羞,而是下面還有點痛,怕被他再強攻幾番,那明天就真的走不了路了。

「姍姐,好熱矮」說著,他已開始脫衣服了。

「是啊,真的很熱,我也出汗了。」杜秋梅雖是在一邊作觀眾,但也已欲`火焚身了,自己先脫開衣服。

「矮,你?」看到杜秋梅脫衣服,張芷姍倒有點害羞。看著杜秋梅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她感到吃驚與羨慕,想不到居然有這麼大的『奶』`子。

轉眼間,王小兵便脫光光了,緊緊地摟著張芷姍,也開始幫她脫衣服。

「別,我下面還痛」張芷姍感覺他又要進攻自己了,不禁有些膽怯,但喝了點啤酒,『性』`欲也上來,既想干,又不想干,頗為矛盾。

「姍姐,我會輕些的,別怕,我要讓你成為神仙姐姐。」說著,他已扒下了她的長褲與內褲,『露』出了雪白的豐`『臀』,青筋怒突的老二立刻在了她那又深又長的股溝里,準備衝鋒陷陣。

「別,人家要休息」她佯裝要起立。

不過,他抱緊了她,繼續脫她的休閑褲與內褲,不過,她微微掙扎著。這時,杜秋梅已赤『裸』『裸』一絲不掛走了過來,幫忙脫她的長袖與內褲,只一拉,便扯開了。

「矮,你為什麼脫我褲子啊?」張芷姍又羞又惱,撅著玉`唇,道。

「姍妹,你不熱嗎?大家都是熟人,脫了也沒什麼,快點吧,別浪費時間。」杜秋梅早已按捺不住了,要不是這裡是張芷姍的家,她就先要跟王小兵行一番雲雨再說。

「我不,你們都醉了」她用雙手捂著下`體,皺眉道。

「姍姐,梅姐是有些醉了,不用管她,我們干我們的好事,讓她看好了。」他已扛起了她的左腿,只讓她右腿落地作支撐。

這一招正是大名鼎鼎的「金雞獨立」。

張芷姍並不是害羞與王小兵做快活的體育運動,而是旁邊有一個『裸』體美人在觀看,她非常不習慣,加上還有幾分清醒,便有些抵觸,不停地晃動嬌軀,雙手『亂』抓,想要掙脫開去。

不過,杜秋梅卻在前面抓住她的雙手,不讓她『亂』動。

「你們幹什麼?快放開我」張芷姍咬著下唇,嬌聲道。

「姍姐,我要。」說著,王小兵舉著老二,下了進攻的命令,隨即,老二以萬分昂揚的鬥志,在那片頗為『潮』濕的挪威森林裡穿行,憑著敏銳的嗅覺,很快便到達那個正確的神秘山洞,在洞口濕了濕身,隨即,怒嘯一聲,以大將的勇猛,霍地沖了進去。

只聽到「氨一聲嬌呼,張芷姍的神秘山洞便又被他的老二來訪問了。

「噗」地一聲,便宣告他的老二已齊根沒在了她的神秘山洞裡。

剎那間,兩人的肉體達到了天衣無縫的結合。

「小兵,快點干矮」杜秋梅下面酥癢起來,可見欲`火之盛,出人意料,要是得不到降火,那估計要傷到自身的經脈。

「梅姐,別急,很快到你。」他應諾道。

「矮,你們,矮,矮」張芷姍隱隱之中感覺他與杜秋梅也有一腿,但如今正與他激情大戰,被他進攻,她沒空多問,檀口只能哼出誘人的春音。

隨即,他便大動起來,那「噗噗」聲越來越密,越來越響,最後連成一片,與張芷姍檀口哼出的春音交織成一曲醉人的春曲,在小客廳里回『盪』,繞樑不散,催人奮發向上,特別有意義。

看著張芷姍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在劇震,杜秋梅都暗暗吃驚。

以那種極高的震動頻率,如果時間久了,估計雪山真的會倒塌下來也未可知。想起待會自己也要被他那樣強攻,不禁打了個大大的激靈。不過,下面頗為酥癢,相對於畏怯,她更希望他的老二來自己胯下的神秘山洞進行友好的訪問。

「啊啊礙…」

張芷姍檀口張圓了,春音猛噴,四肢百骸似乎都要散開去一樣。

隨著他越來越強的攻擊,她終於頂不住了,加上下面本來就還痛,如今又被他馳騁了一番,再也堅持不住了,身子一軟,便暈了過去。幸好有兩人在一前一後扶著她,才沒坐到地上。

他將她抱到床上。

杜秋梅也跟了進來,催道:「小兵,輪到我了。」

「梅姐,就來。」他把張芷姍放在床上,在她雪山上修鍊一番柔舌功。

「她暈了,快給我吧,忍不住了。」杜秋梅走了過來,將他的身子扳轉,摟住了他的脖頸,主動祭出柔舌功,與他較量起來。

旋即,兩人便「嘬嘬」地激吻起來。

吻了數分鐘,他便開始以舌頭作先鋒,吻她的身子,其實,他只想再去攀登她的珠穆朗瑪峰,以呈現當年的壯舉。果然,他功力非凡,一下子便登上了她的左胸那座珠穆朗瑪峰,在上面修鍊柔舌功與鐵爪功,特別有味道。

「小兵,快點給我」杜秋梅下面快要著火了。

「就快了。」他剛剛耕耘了張芷姍的嬌軀,並不急著再開工,只想在杜秋梅的身子上遊玩一番。

是以,在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遊玩了一番之後,又馬不停蹄地吻到了她兩腿內側,在那裡繼續修鍊柔舌功。

如此一來,杜秋梅便熬不住了,忽然拉著王小兵,將他推倒在床上,然後施展出「觀音坐蓮」,以巾幗英豪的姿態騎上了他的身體,開始了進攻。她的「觀音坐蓮」是從他那裡學來的,如今要用來與他較量。

不過,他胸有成竹,對於徒弟的功力,他頗為了解,不須擔憂。

於是,只躺著,豎起老二,等待她進攻。

只見她豐`『臀』重重一落,便坐在了他的老二之上,與他二合一了,剎那間,她感到下面脹鼓鼓的,似乎要破裂開去一樣。不過,她之前與他做快活體育運動時,有過這種經歷,早已熟習,並不害怕。她急須降火,於是,便撅動豐`『臀』,一上一下,與他不世出的老二較量起來。

剎那之間,「噗噗」聲再次響起。

室內春音飄飄,羨煞神仙。

他頗為熟悉這招「觀音坐蓮」,也不用怎麼拆招,只躺著,以靜制動,以不變應萬變,任憑她如何撅動屁股,他只是豎起老二來招呼她,看她能怎麼辦。

果然,不論她的豐`『臀』是直上直下,還是帶有傾斜角度的上上下下,都難以令他的老二屈服。

他的老二靜靜地豎起來,氣勢萬鈞,等待反擊的機會。

掌握了主動進攻的杜秋梅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快活,俏臉春情『盪』漾,嬌`哼連連,正在享受之中,檀口哼出的「啊氨也頗為悠閑。

王小兵對付這招「觀音坐蓮」則是綽綽有餘,閑暇之餘,雙手祭出鐵爪功,倏忽便登上了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上面,在那裡狂`『揉』起來,每一『揉』,每一搓,都頗有大家風範。

「輕些,啊,要被你『揉』掉了,矮」杜秋梅不得不求饒。

「梅姐,沒事的,掉不下來的。」他專心修鍊鐵爪功,安慰她。

無奈之下,她只好趴在他的結實胸膛之上,這樣才能有效地限制他鐵爪功的威力,不然,待會可能真的要被他『揉』掉兩座珠穆朗瑪峰。

果然,因為距離太近了,他雙手施展不開鐵爪功。

不過,他還可以祭出太極掌,在她的豐`『臀』上盡情地愛撫著。

兩人在有滋有味地較量著,確實是一對知彼知己的名家,每一招,每一式,都是那的嫻熟,那麼的經典,決沒有多餘的動作,每個動作都能令人產生快感。

不消七分鐘,杜秋梅便有些累了。

而王小兵卻正好相反,剛才與張芷姍大戰了一回,消耗了些體力,如今躺在床上,相當於休息,體力恢復了不少。

隨即,他一個翻身,便將杜秋梅壓在了身子下面,狡黠笑道:「梅姐,準備好了嗎?」

「小兵,千萬要輕些,不然,我會暈的。」每次切磋起來,她都會暈過去。

「暈是正常的。」他笑道。

「我要醒著跟你干。」她期望道。

「那我盡量吧。不過,我一動起來就難以輕慢下來。」說著,他雙手扛起她兩腿,使用的正是「老漢推車」這一招經典的絕招。

起先,他按她的要求去做,輕進輕出,但數分鐘之後,他的老二不滿了,作為馳騁沙場的大將,居然如此溫柔地小打小鬧,那不是大將的作風,大將就應該重進重出,把真功夫施展出來,才配得上這個稱號。

於是,不知不覺間,他又快了起來。

「啊啊,啊,小,啊輕礙…」杜秋梅感覺他力量越來越大,速度越來越快,不得不求饒道。

「梅姐,我輕不下來了。」對於開鑿隧道這種工作,一旦高速運作起來,那就盡量不要停下來,不然,工程質量會受影響,而且鑽頭也有可能受傷,只有一鼓作氣,將隧道打通,才可收工。

「啊礙…」杜秋梅檀口張圓了,也只能噴出春音。

他咬著牙關,渾身肌肉突起來,表明他正在全力進攻,為人類造福,爭取早日拓寬一條隧道。

不消八分鐘,他重重一挺,把她匾蛔玻使她身子劇烈地震顫,只聽她「氨地嬌呼一聲,便暈過去了。

這一剎那,他終於把隧道拓寬了。

完成了一波工作,他感到頗為自豪,有一種成功感縈繞在心頭,使人興奮不已。

看著床上兩條白花花的誘人嬌軀,他感覺自己很『性』福,幸好自己有足夠的能力征服她倆,不然,就可惜了。特別是像杜秋梅這種如狼似虎的半老徐娘,功力與經驗都頗為深厚,若不是遇上他這種男人中的戰鬥機,估計也沒幾個男人能征服她的。

他祭出柔舌功,在兩美人的嬌軀上吻來吻去。

直到把兩美人的身子吻了數遍,才停下來,坐在床上,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悠然地抽起來。煙氣繚繞之中,他思緒縹緲。

傍晚時分,差點與謝宏生決成了一次死戰,如果當時真的幹掉了對方,那後果也有點嚴重,要是朱由略不肯幫忙,那估計也要到號子去吃免費的國家糧,甚至要吃子彈。他不喜歡吃鐵,想起來,雖沒什麼好害怕的,只是有點討厭而已。

經過了這一次的短兵相接,三個老古董會加快籌集力量的步伐。

至於什麼時候進行總決戰,他不清楚。

以他的猜測,全廣興必然會加大力度想方設法來刁難自己的養生堂,首先斷掉自己的主要經濟來源,這麼一來,沒了經濟作支柱,自然實力就要打節扣。

不要以為黑道就不需要錢。

其實世界上的萬事萬物的道理都是一樣的。

國家與國家發生戰爭,最重要的是要有雄厚的經濟在背後撐腰,只有這樣,才能保證前線的供給。如果經濟太弱,那就打不了持久戰,被敵方一拖,便死翹翹了。

而黑道之間的火併,也是同理。

沒有雄厚的經濟實力,那也玩不了持久戰,而且,黑道的人也是要吃喝拉撒的,並不是那些凶神惡鬼,只張開嘴巴,吃些西北風就能填飽肚子的。何況,西北風不經常吹,就是想吃西北風,也得等到冬天,要等三個季節那麼久,估計是鬼也要被餓死。

如今,王小兵叫人過來打架,一般不用給工錢。

不過,吃頓飯,送些香煙,那倒是需要的。

跟他混的人不少於一百多人,其實,都是需要他出錢養的,一旦沒了主要經濟來源,那就養不了那麼多手下,實力自然就會變弱,久而久而,就成了個獨頭將軍,兵也是自己,將也是自己,那就悲催了。

是以,他覺得全廣興這招有點陰毒,想用溫水煮青蛙之招來慢慢炮製自己。

不過,就近段時間內,他估計全廣興還搞不出什麼大風大浪,畢竟他有縣工商局罩著,不會那麼容易倒下,將來會怎麼樣,那就難說了。

他已跟沈若蘭談好了。

只要沈若蘭考到了執業『葯』師,那就相當於養生堂多了一層保險。對於開分店,也是極為有利的。他暗暗祈禱,希望沈若蘭能成功考到執業『葯』師。

忽然之間,想到沈若蘭需要自己保護,心頭湧起一股男人氣概,暗暗發誓一定要好好保護她才行,他之前答應過她,說要找女的保鏢去保護她。其實,他只是想找蝴蝶幫的正副幫主去保護她,反正林帶喜與桂文娟都那麼有空,去干點事也好。

不過,他還不敢肯定她們會答應自己的要求。得去找她們商量過之後才會知道結果。

至於什麼時候去找她們,他想應該是在這幾天內。

如果沈若蘭出了事,那他會內疚的。

畢竟,他還需要她幫自己的忙,不然,養生堂的困難會更大,到時真的可能會被壓跨也不出奇。

除了沒有『葯』品經營許可證這個困難之外,他的三昧真火還沒突破到中級階段,也是一個瓶頸。

有了中級三昧真火,他就可以煉製中級丹『葯』,不但如此,還可以用中級三昧真火拓展玉墜里的空間,增加土地的面積。有了土地,就相當於有了『葯』材,以現在玉墜里的土地面積來估算,生產出來的『葯』材是不夠煉製大量丹『葯』的。

換言之便是難以開更多的分店。

畢竟,分店要有實物才行,不然,開一間空店在那裡,只會浪費錢財。

他每晚都有修鍊三昧真火,每次都感覺要突破了,但就是突破不了,只差那麼一丁點,明明已觸『摸』到中級三昧真火的境界了,卻捅不破那薄薄的一層膜,硬是被擋在了初級三昧真火的境界里。

對於修鍊這種事,他知道越急便越難成事。

是以,他放平了心態,只把自己該做的做好,其它的便是順應天意,不想強求。

想到三昧真火,便想到這個周六要去給謝月美看病,如果自己用三昧真火都不能幫她治好頭痛病,那就無能為力了。中級丹『葯』還煉製不了,不然,倒可以煉製幾枚中級丹『葯』給她服食,可能會有些效果。

他能做的,便是盡量去幫助她,希望能治好她的頭痛玻

胡思胡想之間,香煙已燃到了煙頭處,他聞到一股焦味,才回過神來,將煙頭丟出窗外,深深吸了一口氣,渾身又恢復了力氣,看著還沒醒過來的張芷姍。他將她抱了起來,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將老二送進她的神秘山洞裡睡覺,這才準備把她弄醒。

可是,她醒了之後看到杜秋梅,必然會發難,該怎麼應付呢?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